2017年4月23日 星期日

條子與大小姐(13) 吃醋

說完故事、吃完飯、王小明和程程帶著客人來到附近的大飯店
阿龍閒閒的行李早已拿進去放好了
王小明送他們到飯店後並沒有回家而是電梯繼續往上
程程定好了總統套房讓自己和老公小孩享用
王小明帶兒子去洗澡、在大浴室裡玩水玩的不亦樂乎
徹底消耗孩子的精力、一出浴室就累到睡著了
程程換上了非常動人布料很少的睡衣在床上等老公
王小明裝得一副急色的樣子要跳上床
程程伸手擋住他
『想要嗎?』
『想想想、聽說大肚婆會特別好玩、會分泌那個、、哈哈哈、嘻嘻嘻、呵呵呵』
程程忍住笑『要的話就先給我誠實招供』
『什麼?』王小明張目結舌
『別裝蒜、你為什麼教龍哥那些有的沒的』
『什麼啊?太太你說什麼我聽不懂』
『我們距離很遠聽不到你說話、但是、我用你的嘴型來猜、再加上你的骯髒手勢、我大概猜得到你在說什麼』
『我是想要促進人家夫妻的感情、你說我是骯髒姿勢?哪個姿勢比較髒、我來試試看』
程程挺著大肚子『來啊、敢你就來啊』
王小明這下流東西真沒什麼不敢的
手和嘴巴就在程程身上摸來摸去、然後還學韋小寶唱十八摸
程程很快就大聲討饒
王小明得意的看著老婆
『哈哈、知道誰是老大了嗎?想要威脅我、你不知道我專門在威脅別人的嗎?』
『知道了、老公饒命、老婆知道錯了』
突然起身壓在他身上、坐騎在他腰間『來啊、推我啊』
王小明這下沒輒了、乖乖不敢動了
『說、為什麼要說那些話、他們夫妻感情出問題嗎』
王小明笑笑『八卦、你的名字是女人』
『你給我說喔』
王小明想了一下才說
『那個閒閒小姐就是腦袋太好了、好到有點笨
就會在好日子裡面找自己麻煩
簡單說就是什麼都有了之後就會貪心想要更多、
這個男的花心、下個就希望是忠厚老實
老實的又嫌人家笨、希望靈活一點的
靈活的又嫌沒錢
等到錢夠多的來了、又覺得銅臭味太重沒有情趣
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然後呢
就有人看到一些畫面、叫我可以的話就給她懸崖勒馬一下
給她煞煞車、不要笨了』
『外遇?』
『沒有啦、就有些嘴巴花花、輕浮無聊的男人喜歡招惹她、她大概也覺得好玩吧、畢竟家裡的有點悶有點太安靜』
『你說的是你嗎?我是說你這種型的、嘴巴花花輕浮無聊』
王小明有點驚訝『你這樣想我啊?好吧、我今後盡量、、、』
程程有點後悔、趕緊打斷他『我開玩笑的、不是說真的、我不覺得你輕浮』
王小明臉色暗淡下來轉過頭去不說話了
程程不知道他是在演戲還是真的生氣
『對不起、我說對不起了、真的是說笑說過頭了、抱歉啦、來、我的ㄋㄟㄋㄟ分你喝一點』
王小明輕輕推開她起身到廁所去了
回來時看到程程坐在床邊
雙手抱住了臉在哭
哭的厲害、身體一直抖動
王小明吃了一驚『幹嘛啦、怎麼了?我又沒在生氣、你是怎麼了、突然這樣?乖乖不要哭、哭在你身痛在我心』
坐在她身邊輕輕拍她
程程突然起身、一臉的笑意
『不是只有你會演好不好』
王小明被老婆作弄到、先是呆滯、跟著兩人大笑
程程倒了杯香檳跟他貼在一起在窗邊看夜景
王小明用嘴餵老婆喝一小口、自己吞一大口
『我會不會喝大多酒啊、你可得要控制我的酒量啊、我不想有酒癮啊、已經有管閒事的癮頭了、再來一個我可受不了啊』
程程頭靠在他下巴看了一下風景問說『萬一閒閒有外遇、你會怎麼做?』
『這種事外人插不了手的、勸男人離婚、遠離婊子以策安全啊』
『屁啦你、你一定會想一噸的方法整人的』
『我不會好不好、男女之間的事、合則來不合則去、當年你要把我、
我抗拒不了、就只好抓緊被單、默默的一個人哭泣、讓你蹂躪我、我也不曾做些什麼啊』
『對不起、你剛剛說什麼、我沒聽清楚、你再說一次』
『好巧、我也沒聽清清楚、剛剛我有說話嗎』
程程突然想到『合則來不合則去、當年是誰用屎尿炸彈丟追我的小學弟的?』
『學弟追過你?誰?真的?我怎麼都不知道?』
『裝蒜大王、騙子大王、唬爛大王、還有屎尿大王』
『小姐我跟你很熟嗎?你這樣做人身攻擊、我告你毀謗的』
夫妻兩人在五星級飯店總統套房中享受一起回憶的幸福氣氛
那是程程警校畢業、開始和王小明一起工作的第二年
當天不知道什麼事情耽擱了、程程晚了十分鐘
這段空擋就夠王小明走進某個科室和學妹警花喇賽、逗得幾個年輕妹妹笑得花枝招展、青春肉體抖啊抖的
               (圖與文無關、只是解釋青春肉體)
程程虎豹母完全不發出聲音殺到他背後差點伸出爪子要一巴掌打掉他的頭、
學妹一看到正宮來了就立刻發現有工作還沒做、落跑散開
王小明不用回頭就知道老婆來了、對著空氣又說又笑、然後一個迴旋、
『這不是我心愛的老婆嗎?我的程程美人你到哪裡去了、我好想你啊!所謂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程程冷冷的『屁話說夠了嗎?我才一下下不見就搞了三個妹妹、我要是三天不來、你不就要要開雜交轟趴了』
王小明托腮沈思了一下『我搞了三個妹妹?這是社交你一定要講成雜交、嗯、不過你這主意不錯噎、我怎麼都沒想過?
那你什麼時候要請假三天還是請個八天、我來訂一下房間』
程程哼的一聲『好啊、社交是吧、好、我隨便就可以找小白臉來社交供我淫樂』
王小明戲劇性的大笑、笑到差點斷氣
程程氣得轉身走開
走到外事課、找一個高官的兒子、年輕又靠勢到不知道要怕王小明的無辜青年
程程口氣像是在叫狗『喂、你上次不是說要請我看歌劇?還請不請?好、今晚七點到我仁愛路的住處去接我、住址?連我住址都查不到、你警察別幹了』
這樣像是約會的社交好定好時間了
程程在警局門口遇到王小明、兩人還是一起上車了
車子一發動程程就說『麻煩回仁愛路、我要換衣服、穿美美的去聽歌劇』
王小明嘿嘿笑幾聲、乖乖聽她的吩咐
回到程程的房子、女主人一進房就脫光光
更衣室內外來來去去的忙來忙去
把一堆衣服拿出來丟出去
王小明坐在床上、不斷地提供意見
這件太保守、這件沒露奶、這件太紅了、這件不夠青、這件是比基尼嗎?
你都選露肩又爆乳了還穿什麼胸罩啊?
胸罩穿白色的你大學生啊裝什麼清純
馬甲?這東西怎麼穿啊?哈哈哈好好笑這世界真有這玩意、
哇、你從B罩杯擠成DEFG了、幹嘛打人?你有C?騙人?好啦、有C也是我強力吸出來的、哈還押韻、幹嘛還打
高跟鞋就是要高啊、你穿這是運動鞋嗎?
這塊布是什麼?毛巾啊?你披一塊布在肩膀上幹麻?你要遮的話就不要穿露肩的?又不是甘地
口紅擦這色太淡了啦?紅一點、像熱血一樣紅才顯得出熱情啊
你到底會不會化妝啊?你是要去看話劇還是要上去演啊?要不要叫個化妝師來幫忙?我殯儀館認識幾個?
程程就這樣給他弄的又氣又笑
弄了快兩個小時、終於打扮完畢
程程舉手投足無不像是巨星般的風範
走紅地毯般的在王小明面前走來走去
王小明做個拿著麥克風的假動作『小姐小姐、程程小姐你終於決定放棄沒前途的警察工作、投入演藝事業了嗎』
程程呵呵的幾聲『我只是出來丟垃圾啦、我在家都這樣穿啊、哪有很漂亮?沒有啦、隨便穿而已啦』
王小明做了個很噁心縮在牆角吐的動作
程程作勢要踢他
然後向後站定『老公、我出去參加我社交活動了喔、普通朋友社交啦、隨便喇賽認識的啦、不要想太多啦』
王小明裝出菲傭的口吻『代代、尼慢慢丸、偶會跟先生說你去開房間了、代代你回來要帶消夜給偶哦、我要茲麥噹噹』
程程看他沒有吃醋的意思、哼的一聲就真的給他走出去了
王小明還在門口給她飛吻、揮手、手上拿著她的性感內褲當手帕在揮
等到電梯門要關上的時候、王小明突然伸手擋住了電梯
程程有點高興、心想你雖然說不在乎還是會吃醋吧
想不到王小明說『你有帶嗎?』
『什麼?』
『保險套啊』
『去死啦』
『我是好心提醒你要戴上保險套才能保安全』
『滾開啦』
『我是說真的、從頭包起來、不然你會後悔的』
『你要我回去的話就說出口求我、不然我要走了』
『求你幹嘛、我是要你小心慢走、提醒你安全是很重要的喔、保持十公尺安全距離、十公尺恐怕不夠、十五比較好』
程程只氣他不吃醋、不想聽也聽不懂他說什麼
用力連續一直按關門按鈕、坐電梯下樓去了
程程氣歸氣、坐電梯到一樓時也就恢復了冷靜
她才不敢真的跟小學弟去看歌劇
這個王小明會做出什麼事鬼才會知道
想到這裡、她才想到、他剛剛說什麼?
十公尺?十五公尺?安全距離?從頭包起來?
邊想邊走想到出神、她走到大們口警衛上前來拍馬屁誇獎她穿得好漂亮都沒聽見、
一走出大門小學弟穿的人模人樣的西裝畢挺、開開心心的從他的賓士車下來
一輛嶄新、拉風的賓士轎跑車就停在側門邊十步左右的地方
說不出原因單純就是直覺、程程對著學弟大叫
『對不起、我家裡突然有很要緊的事、我得回去、今天對不起了、改天我再補償你』說完就要往回走
學弟看起來是想要走向前挽留她、但是才走了一步
程程就聽到一聲巨響、有個東西從高空砸了下來、正中學弟賓士車的車頂
ㄅㄧㄤˋ的一聲巨響
那東西是個桶子、桶子在巨力撞擊之下當然撞得不成形狀、裡面的東西都散飛出來
程程想她眼睛所看到的一定就是她想的那個東西、但是她即使親眼看到也不想相信因為實在太噁心了
一桶黃棕色的液態黏稠的糞便
程程嚇得大叫、而且是連續不斷的尖叫
轉頭要跑的同時、賓士車的周圍突然跑出來了五六個人、
完全不知道從哪裡跑出來的、個個都是清潔人員的裝扮、而且都是矇面
他們各拿了一桶不小不一的「噴桶」
從四面八方把廚餘倒向賓士車和學弟
然後立刻消失
等到這幾個人的動作結束為止、學弟都像是被點穴一般的動彈不得
然後學弟發出了比程程剛叫的那聲慘叫還要尖銳的淒厲叫聲
程程一點義氣都不講的逃進了家門、唯一還能做的人道反應是對學弟大叫
『我叫救護車了、啊、不是、我叫消防車來、你等一下、灌水車馬上來』
三步併兩步、程程氣到抓狂跑回家去
一開門雖然知道不該笑、但是還是忍不住
因為看到這白癡用報紙剪了一個王冠、一臉的假鬍子
然後手拿報紙折成的劍、
赤裸上半身只拿了她的一條紅色裙子綁在脖子上當作披風
他從家裡走出來迎接程程
看得出來他正在演話劇
『I am 亨利五世』英文夾中文的念
然後說出名言『I see  I come   I  conquer』 
程程沒好氣的『那是凱撒』
『騙肖噎誰規定的、你不懂啦、是凱撒偷了亨利五世的台詞』
『要偷也是亨利偷、凱撒早了他一千年』
『穿越、以前就有穿越這回事了、他來到古代、改變了歷史、不然凱撒早就死了、不能打到印度去』
『去印度的是亞力山大帝』
『什麼時候去的?有沒有帶埃及豔后一起去?』
程程這才發現自己不該跟他瞎纏這些
『你』她氣鼓鼓指著他『有必要這麼沒人性嗎?』
王小明一臉莫名其妙的無辜
『Lady what happen? I don’t know what you talking about』
程程扯著他到窗邊看
學弟和賓士車已經都不見了
看來都被他毀屍滅跡了
程程對著他正要開始罵
王小明抓著鼻子『你好臭喔、你是剛剛偷烙賽是不是啊、好噁心的味道』
對著後面大叫打掃阿姨『阿姨、阿姨快拿肛溫溫度計來』
『拿那東西幹麻』
『塞住你的屁眼讓屎不會再出來啊』
『你這變態中的變態、噁心、下流、你很、、、』一時詞窮
『很帥、很強、很會做愛、我都知道啦、不要一直誇獎我、我會害羞』
『修林阿嬤啦』
『林阿媽享年九十有六、自小品學兼優、乖巧聽話、嫁到林家之後、相夫教子、遵守婦道、從不討客兄、乾隆皇帝特賜貞操牌坊以茲紀念、尚饗
程程知道跟這個傢伙瞎纏下去絕對輸定了
頭腦一動、把臉往他身上擦下去
『你幹嘛』
『我剛剛被轟炸波及到成果分享給你』
王小明大叫『你幹嘛啦、走開啦、不要啦、我不要跟烙賽女抱來抱去、黏來黏去啦』
他越叫程程就黏得越緊
最後他像隻蟲似的滾倒在地上、不斷哀嚎不斷扭動
程程看得呆了然後爆笑出來
『這世界怎會有你這種變態動物啦』
程程去找了條皮帶來抽他、把他喝止住
最後逼他起來幫她卸妝、幫她更衣、當然也要幫她洗澡
然後在大浴缸裡洗了很香豔的澡、
還順便做了很無恥、很不能說給十八歲以下的人類聽的事情
休息一下、程程突然很撒嬌的跟他說『老公還是會吃醋麻、你裝的不在乎我就很生氣、氣到想說就真的跟人家去看歌劇算了、還好、你有吃醋』
王小明閉著眼睛一副要睡著的樣子
『要吃去吃糖醋排骨、不然吃薑絲炒大腸、醋都加很多』
『哼、跟我說、說你嫉妒得要死、說看到我要跟別的男人出去就快抓狂、說、給我說』
王小明嘿嘿兩聲、突然很正經的說『下次、不要了!』
『就這樣哦、不行、你要講的很激動、很嫉妒的樣子』
『好了、夠了、不要再玩了、我想大便了、你再說我可能會噴出來』
程程真的怕這人噁心到說到做到、一個轉身逃出浴缸、但是身體在外用手用力壓住他『變態、你真是世界最噁心的變態、不過我要聽、你今天就是要說、我不管』
王小明臉上帶著怪異的微笑、看著她美麗的身體、
一字一字慢慢的說『以後別這樣招蜂引蝶了啦、會出人命的』
程程覺得這句微微的帶著陰森恐懼的話說出了她要的意境
『這樣有一點點那種fu啦、那種為了你願意為了我與世界為敵的感覺』
『喂喂、我是被你逼著說的、我才不會去殺人、你比我更變態、你這變態女、來、這裡有根香菇、吃了治變態、你先舔幾下』
兩人水乳交融的談笑、受到重創的小學弟就給他完全忘記了
後來聽說心靈受創過重的他請了一個禮拜的假沒上班、有沒有試圖自殺就不知道了
程程後來試著找他想要賠他賓士車的修理費用
但是只要試著接近他、那小學弟就會嚇到屁滾尿流、有多遠滾多遠了
唉、早聽人勸告不就好了、他一開始接近程程就有前輩勸他不值得為了女色丟掉自己性命
自以為家世不錯一定沒人敢碰他的年輕人把金玉良言當作放屁
還自以為幽默地說橫刀奪愛才是真愛
勸告他的那個學長聽說屎彈事件後、嘆了口氣『千金難買早知道、我就說沒有後悔藥可以吃的』
後來聽說警局菜鳥受訓手冊上面都有明文規定、菜鳥報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帶去認識王小明和程程
一定要強烈規定菜鳥重複說十次『絕對絕對絕對不可以去招惹那個男人』
然後再重複念一百次『絕對絕對絕對不可以去招惹那個男人的女人』
最後再把屎炸彈這件慘案拿出來當作受難者教材

教導涉世未深的年輕人千萬不要拿自己的生命來開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