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5日 星期二

愛不簡單(13 )飆車


阿信和三個女友在書房胡天胡地雜交做愛一個段落
把女人一個一個抱起來快步逃進二樓莎莎小瓶臥室裡去
(這幾個女的不知怎地、都不會走路了)
然後一次抱一個進浴室去梳洗、把她們放進大浴缸內泡澡休息
之後還要幫小baby洗澡
阿信自己隨便沖澡一下、裝作沒事般的下樓
先進書房把剛剛做愛過的痕跡證據都消滅掉
然後假裝剛睡醒似的進去飯廳
果然小咪已經坐在裡面自己吃飯了
她看到阿信進來也沒打招呼只是淡定的看著他
阿信心裡七上八下的就怕她剛剛有聽到看到什麼
小咪自己吃自己的沒說什麼只是問『她們人呢』
阿信裝的很自然地說『都說累了、在房間休息、叫我拿些東西上去要在房間吃』
小咪繼續吃飯過了一會兒才說
『別擔心、我再幾天就去住校了、不會打擾到你們了、你們玩樂起來就更方便了』
阿信心裡偷罵一句『媽的、我就知道、這傢伙真是人小鬼大、什麼都瞞不過她』
裝做沒聽到、在她身邊坐下來、吃了一大口牛肉
然後說『喂、女兒、到了新學校你不習慣、覺得不舒服、有任何不喜歡、你都可以打電話給我、我會去帶你離開換學校、
我不會跟你說什麼堅持下去、不要放棄什麼的啊
你智商多少都好、對我來說你就是個小孩啊而且是我的小孩、你快樂比較重要
其他什麼成就什麼前途、那些玩意不重要、一點都不重要』
小咪聽了笑笑
『好感人、老爸、你想要說好聽話的時候你真的很會說ㄋㄟ、難怪這些女人都喜歡你、都愛你愛成這樣子』
阿信笑笑沒敢回答
『那、你有聽進去吧、不要死撐啊、能念就念、不行就換啊』
『好、我不會勉強的』
『還有啊、如果有人敢欺負你、千萬不要跟人家衝突啊、你身材這麼嬌小、要是打起來會受重傷的、那些白人黑人力氣很大的、你千萬要保護自己啊』
『好、知道啦』
『還有啊、、、』
小咪皺眉頭聽爸爸還要說什麼
『還有、最重要的是不要嫌你爸爸煩、我難得有機會唸一唸』
父女兩個笑笑說說、阿信吃了一點東西
小咪就催他『你不是要拿東西上去給她們吃』
阿信有點囧、說不話來
小咪說『書上有教說小孩不要去管父母親的交友狀況、
尤其離婚過後、你們各自交了男女朋友要用自然心對待』
頓了一下『不過老爸、你好花心啊、愛一個又一個、你到底喜歡哪一個』
看一下門口確定沒人
『我本來以為你最喜歡莎莎姨、只是你好像就是顧慮小瓶姨的感覺、所以你一直很壓抑、後來你和小瓶姨居然也好起來了、這我就不太懂了、這算是轉進策略嗎?
然後你最近和小星在一起、我以為你是夾在她們兩個之間所以乾脆放棄了、
結果、現在是怎樣?你們是個快快樂樂的大家庭?這是古代家庭的一夫多妻制嗎?
啊呦、大人好亂啊』
阿信臉紅耳赤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自己灌了一杯紅酒、吶吶的說『不要說你不懂、我也不懂』
小咪看他沒有否認就笑一笑
『放心好了、你自己高興就好、我不會管你的』
又吃了幾口才跟阿信說『爸、我有跟媽媽聯絡』
阿信嗯的一聲很不自在的『她還好吧』
『聽起來是很不好、又哭又叫的、蠻歇斯底里的』
阿信不知該說什麼
小咪又說『電話裡說不下去她什麼都不聽就一直說她要說的、我後來就改用臉書簡訊、結果、傳了一大堆字、蠻、、、蠻亂的』
『說什麼』
『問我在哪?叫我回去、說你不會照顧我』
『你怎麼說』
『我說我很好、不用擔心、放心、其他的我什麼都沒說』
『我不擔心啊、只是我們住人家的家裡、要是跟她說了、萬一跑來、製造莎莎她們的困擾、我們很失禮而已』
『你不擔心她?』
『這樣說好像很冷血、畢竟夫妻一場、只是說我為她擔心也沒用了、
我選擇的路就這樣了、是好是壞只有接受了、你也是如此、她也該如此啊、是不是?如果她不能好好過自己的生活、要怨我、我也讓她怨恨了
只是事情走到這裡、就學著接受、然後學著成長、不要再被過去所牽絆了
畢竟明天終究是另外一天了』
阿信看了一下小咪
『啊、你沒讀過「飄」啦、所以不知道我說什麼、哈哈哈、小鬼畢竟是小鬼、智商再高有些書還是沒讀過、哈哈哈、終於贏了一回合』
小咪翻了翻白眼『真是夠了、你快拿飯菜去餵你的老婆們啦、她們都快餓死了吧、都幾歲了、還這麼無聊』
『“老婆們”這說法蠻好笑的』
『不然要怎麼說、女朋友們?紅粉知己們?床伴們?』
『夠了、請繼續吃飯、吃飽早點去睡』阿信被她說的想逃走了『再廢話的話、我請莎莎下來陪你了』
用威脅果然有效、小咪乖乖吃飯、不再吐他爸的槽了
阿信把一盤飯菜端上樓去餵他的 ”老婆們“
這幾位”老婆“個個都像是癱瘓般的不會動了、都要他親自餵食
阿信手忙腳亂的同時、心想『這就是豔福無邊的代價了』好像一次養三個嬰兒一樣、
另外一個真的嬰兒在旁邊無辜的看著他們、不知道這幾個大人在玩什麼遊戲
累得半死之後終於結束阿信荒唐的一天
第二天開始三個女人好像講好的樣子
把阿信的時間分割切成三份
早上大清晨的阿信要陪小瓶去慢跑運動練拳
之後要幫滿身大汗的她洗澡
洗澡通常就要順便做些什麼好玩的
做完、小瓶就草草吃點東西
接著去書房看Email、聽取員工跨海公司進度報告、檢討投資策略之類的工作
女皇工作的時候是生人勿近、六親不認的
這時阿信就輪到陪莎莎吃一頓至少一個小時的早餐
然後兩人會一起看書、一起聽音樂、一起做些家事、一起帶小孩玩
莎莎和小瓶最大的分別就是
莎莎喜歡跟阿信膩在一起做事情、不管什麼都好、
性愛反而沒有很熱衷、一兩個禮拜來一次就很多了
阿信後來聽莎莎害羞的解釋、她跟小瓶之間是天天都要一次以上、但是跟男人就比較沒有那麼多慾望、能夠和阿信上床已經是她心理狀態的極大突破了
而小瓶和阿信之間的性行為則是比較像是當作運動在做的、越做越健康
做完之後小瓶她喜歡兩人一做完就各自分開休息
阿信一開始不懂、每次做完了就要學教科書上教的、還要慢慢愛撫不敢立刻離開
後來兩人溝通過後、雙方都非常高興的做完愛就分開、各過各的
而小星通常會睡到中午才起床
阿信光是要哄她起床就要一個多小時
小星這輩子從沒機會像小孩般的撒嬌(她的世界只有埋首工作的爸爸和無數的僕人)
阿信填補了她童年的遺憾、讓她體會被照顧的快樂
接著四個人一起吃中餐
這餐通常至少也要吃兩個小時、
莎莎吃完飯要散步、阿信就帶著孩子和她一起走個過癮
回來休息到三四點就換陪小星騎腳踏車
原來小星看到小咪在騎車覺得很羨慕
她這麼大了還不會騎、因為她爸從沒時間陪小孩玩
所以阿信就從頭教起
小瓶很乾脆的又買了四架和小咪的腳踏車很像的腳踏車
一家人每天就一起騎車
只是過沒幾天小星練熟了就嫌棄她的車太娘了
換買了一輛跑車型的
小星總是像瘋了似的狂衝猛跑
阿信體力比她強很多、但是追起來也是很吃力可見小星衝得有多快
又過兩天小星想要升級買了輛摩托車
她買回來之後才給大家知道
莎莎一看到就大力反對、認為肉包鐵太危險了
所以小星騎了兩三次就乖乖賣了
她聽話賣掉摩托車、莎莎就訂了輛Mustang給她算是給她獎勵

小星好像對追求速度上了癮
阿信提醒她很多次、還示範給她看、要她注意安全
小星卻還是一直狂飆、飆到出車禍把野馬都撞壞了
也不知道這天才女生是真的糊塗還是裝白痴
她把車撞壞了想掩飾偷偷去買了輛車回來頂替、但她卻買了輛大黃蜂回來

除了顏色有點相似之外整個車是完全不同的
阿信一看到車很訝異的問她野馬呢?
小星卻裝死說『這就是了啊』
等到莎莎小瓶都跑出來車庫看
六隻眼睛瞪著她
她才乖乖承認自己出車禍了
被唸了一頓之後被禁足十天
但小星後來還是偷偷跑去飆車
通常都是她玩電腦玩到半夜趁大家都睡了之後才跑出去飆一飆
但是她就是太過大膽(或說太過白癡)
在路上看到有人在玩車就接近過去然後尬車競速結果撞車收場
這次車子毀了人受一點輕傷然後警察帶到醫院去
警察半夜三點半打電話到家裡來
阿信心急如焚的開車衝到醫院去、
到了之後、眼睛氣到冒火的瞪著她
如果不是警察在旁邊護著她恐怕阿信就要打下去了
回家的路上阿信始終不發一語、小星撒嬌求情都不理她
一到家裡門口、小瓶莎莎裹著睡袍站在門口等
看她下車就急得衝過來
小瓶『有沒有怎樣』一句話還沒說完
莎莎就給了她一個巴掌、
然後抱著她這裏看那裡摸確定她沒事、才抱著她大哭起來『我們擔心死了』
小星超小聲地不停說說對不起
小瓶牽著她的手進她房裡、帶她去洗澡
邊洗邊安慰她邊勸戒她
大家住在一起就不可以做出讓親人擔心的行為、不是你喜歡你高興就好、
念了一陣子、莎莎進來換手、原來潔西起來了要吃ㄋㄟㄋㄟ
小瓶一出去莎莎用溫水幫小星洗臉撫摸著她臉頰跟她道歉
小星一直說不用、是她該打
莎莎親親她的臉、抱了她好久然後才幫她擦乾身體吹乾頭髮
兩人坐在梳妝台前、莎莎抱著她
『當年我自殺的事、阿信小瓶有跟你說吧
當時我傻傻的以為小瓶真的不要我了、就心一橫跳到海裡去、是阿信拼死把我拉回來的、重生的我其實一直很害怕
怕自己又失去
怕自己有哪一刻不懂得珍惜
怕我擁有的一切會遇到任何災難
所以我外表看來好像很輕鬆自在、其實我ㄍㄧㄥ的很緊、隨時處於戰鬥狀態
就怕有我不能處理的時候
所以我超喜歡在大哥身邊的
大哥雖然看起來什麼都很隨性、但他穩若泰山的感覺給我好強大的依靠
當然小瓶也是、小瓶的自信和力量就是會讓我覺得好安全
但是你知道嗎
就是有你出現這一切才是圓滿
我當初遇到你就把你當妹妹當女兒當自己的親人看
雖然妳並不需要、但是有一個需要我照顧的人在身邊、我就會覺得超幸福的
你說要逃家出來我就偷偷的想
你一定要來我身邊和我住
就是要、沒有什麼理由、但是我就是認為我的身邊這個位置就是你
好啦、說實話我剛認識你不久之後、就甚至有想過
如果連床上的時候都可以有你、讓我抱著我就更爽了
我會不會太貪心了、呵呵呵、變態不小心說出來了
           (圖與文無關、只是解釋莎莎心裡的畫面)
結果妳居然是跟大哥一起來了
我的天啊、、
老天實在對我太好了、我的願望甚至是慾望完全得到滿足
這是我的家
你們都是我夢寐以求的家人
這段期間以來我沒說、但是希望妳感覺到、我有多愛你
我不敢說、就是我希望無論如何我們在一起的時間可以越長越好
我怕我要是說出來了、你搞不好會害怕、
怕我是不是有病、變態!那種佔有慾過度的神經病
所以我從來不說
然後就是剛剛了、
從大哥接到警察電話衝出去開始、我就一直胡思亂想、想到快抓狂了、小瓶一直安慰我說你不會有事、
但是我就是拼命想說是不是我最幸福的日子就這樣結束了
少了你、大哥搞不好也要走了、我的世界會不會這樣就分崩離析
我才會那麼激動、你瞭解嗎?對不起我不該打你的』
小星聽完、一句話也沒說眼淚就就像水龍頭一樣狂流了出來
兩人緊緊摟在一起至少有十分鐘
等到小星哭完了有力氣了、
開始對莎莎又親又抱甚至要去脫她衣服
莎莎手刀敲了一下她腦袋
『笨蛋、你老公還在生氣、你都忘了啊』
小星這才想到阿信都不理她人都不知道跑哪裡去了
心裏七上八下的出來找
結果人沒在房裡、去莎莎房間看也沒有
小瓶餵完了孩子看她慌張的找老公、幸災樂禍的看著她
小星一副小學生做錯事站在那裡不知所措的樣子
小瓶噗哧一笑叫她過來、要給她指點高招
『男人慾火一起、怒火就會消掉』
帶她來到更衣室、把自已和莎莎的內衣櫃打開、
命令小星『找最會引人犯罪的衣服穿起來』
小星平時仗著自己身材傲人、很少會穿這些性感內衣睡衣
現在可顧不得了、趕緊挑了件黑色蕾絲什麼都遮不住的睡衣
穿上賠罪裝
                 (圖與文無關、只是解釋小星可能的服裝)
一路找到廚房才看到阿信他一個人坐在餐桌前發呆
桌上擺了酒杯和威士忌
看來已經喝一些了
阿信看到她進來有點勉強的笑
站起來拿了杯子倒了一點酒給她
自己乾了一小杯
無奈的語氣沙啞的聲音說『你如果要離開我、麻煩你早點說』
小星吃了一驚『你在說什麼?』
阿信自嘲地笑
『我已經老到不太能接受同樣的打擊了、所以要請你給我一點心理準備』
小星很生氣
『我是在電腦方面遇到很難的難關過不去、所以才開車出去兜風、想說要刺激一下自己、看能不能有靈感、就剛好看到有人也在飆車、靠過去和他們一起玩
那群笨蛋好像有喝酒、車子控不好擦撞到我、我才出事、你現在是想到哪裡去?』
『我想說你嫌我太老太悶了、想要出去找刺激、
我想到我不該限制青春年華的你、
我想到說我是不是太早跟你上床了、是不是有了性愛、尤其你是第一次、所以會有難以割捨的考慮
我想到說尤其你和莎莎小瓶之間也可以相處的很親密了
是不是我應該考慮退場了』
『你到底有什麼問題啊
身體是二十歲的強大、腦袋是七十歲的多慮
拜託你不要這麼看不起我好嗎、我在你眼中就是水性楊花的賤貨是嗎』
換阿信驚訝地望著怒火中燒的她
『我出車禍你都不關心我受傷嚴不嚴重、還想要跟我分手』
阿信有點被她冤枉的氣惱
『我是說你如果想跟我分手、要說清楚、我哪裡說過要分手』
小星明快的說『好、你沒說我也沒說、那就不要說了、
我覺得跟你這種想太多的人說再多都是浪費、還是用行動來表示最乾脆』
說完居然跪下去去拉他褲子
阿信在坐在椅子上想要後退被她拉住
小星接著居然幫阿信吹喇吧
阿信想要推開她卻被她緊緊含住
阿信忍不住大笑『我跟你說、心理醫師說男女間的關係用性交來維持是很脆弱的、隨時會崩潰的』
小星這時站了起來、那件暴露的睡衣完全不造成阻礙的讓她一下就坐進阿信的已經堅挺起來的身體裡去
然後很豪氣地說『沒關係、我們除了性交、還有口交、還可以乳交、我想最近就可以嘗試肛交了』
阿信抱住她看著她『我是很認真的跟你說、我快四十了、你是青春無敵美少女、我真的怕我耽誤你
如果你要走、我真的不想阻止、、、』
去做什麼小星根本就不想聽、張嘴吻住他
『閉上你的嘴啦、你再靠北我就吸乾你、讓你想大也大不起來』
在小星的主動之下兩人在廚房激烈的性交
很快的小星就高潮了
小星大叫了一聲然後用力咬住阿信的肩膀
用力咬、咬到出血才停
『你是我老公、你是我的爸爸
我根本沒有爸爸、你知道我意思的、有卻比沒有更可悲
所以從頭講
你是我男人、我老公、我爸爸、我的一切
莎莎小瓶像我姊姊、像我媽媽
小咪像我妹又像我女兒
你們是我家人
我永遠的家人
你再跟我講幹話、說三小叫我去找別的男人什麼的、、、、你沒這樣講就是這種意思啊、
反正你再這樣說、我就這樣咬你、咬死你
今晚是我不對、我真的只是用速度刺激我的思考、我本來真的只打算繞一圈吹吹風大概十分鐘就回來、我已經這樣跑三四個晚上了
也都沒事、今天心血來潮跑太遠了也太不小心了、我以後真的不敢了、原諒我』
這樣溝通之後、不說開快車、小星再也沒開車了、回復到每天騎腳踏車的日子

大黃蜂和野馬都變成了阿信、小瓶的座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