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7日 星期四

愛不簡單(14) 高爾夫賭注

阿信和三個女人的關係變成世人眼中驚世駭俗的開放關係
好像色情小說寫的唬爛劇情
不過還好那種一男三女的「遊戲」不是天天玩只有偶爾為之
所以阿信沒有被吸成人乾
而阿信的「疲累」因為小咪開始上學而有所變化
小咪入學那一天
這家子全員出動、連潔西都被帶出場
阿信開著X5、一群人浩浩蕩蕩的陪小咪入學

小咪裝的酷酷的不說話但其實心裡也很緊張、畢竟要面對是陌生環境和足以和自己匹敵的聰明小孩
她心裡壓力也相當大
阿信也有點怕怕的、這種場合不是他熟悉的領域
他還事先讓小瓶莎莎教他一堆社交用的英文
還好、別的家長也和他一樣緊張、沒什麼人四處找別的家長哈拉
等到一切順利的開學典禮之後阿信在學校附近繞了一下
就離學校最近的城鎮開車兜圈子
想說距離這麼遠、一次要開四五個小時的車程、實在遠的要命
要來載小咪回家也好、要來探望她也好
要前一天在附近找的地方過夜才行
所以想先找看看有沒有便宜乾淨的旅館
但、又一次證實了有錢人想的就是和你不一樣
小瓶坐在後座邊滑手機邊指揮小星在導航器上輸入住址
她看了幾個地方之後就直接打電話叫仲介過來
然後非常阿莎力的把三間看過覺得可以的房子通通買下來
阿信聽了超想問「你在想什麼」、
不過話到嘴邊還是沒說出口、小瓶完全猜到他的心思
『與其把錢給旅館賺、還要忍受髒死人的浴室、被單
不如投資房地產、自用出租或是未來漲價再賣都可以
我始終信奉馬克吐溫說的
「把錢拿去買地皮吧、因為土地是不會再長出來了」
長期來看、房地產是有賺無賠的生意
除非核戰、地震、海嘯、殭屍病毒蔓延
如果真那麼倒霉到那地步、有錢也沒用了、所以你就相信我吧、
你要煩惱的不是那是我的錢或是我的房、而是你要選哪一間?要怎麼佈置?
當然是現在啊、不然呢、明天再開車來嗎?你瘋了啊?』
阿信笑一笑、把車開回去重新看一遍那三個物件
大家投票決定
四比零決定選擇最小的一間、就此決定新的住處
接著四個人找了個小餐館吃飯休息一下
小瓶效率無敵的律師把一切手續搞定
三間屋已經轉成小瓶某個基金會的財產
看看時間已晚、乾脆直接輸入導航看看最近的五星級大飯店在哪裡
不過看到一百五十公里距離、決定改問四星甚至三星的
找來找去看到有一家提供住宿的高級高爾夫球俱樂部只離二十九公里
就決定過去住宿一晚
本來不是會員是不能進住的、但是開到俱樂部的同時、小星就已經駭進他們的電腦去、完成入會手續了
只是到了那裡、那邊的管理人員堅持一定是有問題、不肯放他們進去
因為那地方根本是只有白種男人才能入會的富豪俱樂部
黃種男人和女人還帶了個嬰兒更是絕對不可能放進門去的
阿信覺得這根本是列強割據中國、上海公園門口貼個『中國人與狗不得進入的』的進化現代版
阿信想要放棄、快快離去再找個旅館睡覺過夜
小星卻不肯走、和俱樂部的人硬凹
吵著吵著後面出來一個白髮蒼蒼的老紳士、站在一旁聽了小星的強辯、說一切申請合法、他淡淡的插話說句那是不可能的、
小星胡扯說『我和創辦人交情很好、所以才給我特例、讓我當會員』
老紳士說『不、女士、那是不可能的』
小星說『你憑什麼這麼說』
老紳士說『因為我就是創辦人』
阿信小瓶莎莎一聽之下忍不住都笑了出來
被抓包的小星很尷尬
混水摸魚摸到大白鯊算她倒霉
小星臉紅紅的摸摸鼻子、訕訕的跟老人道個歉轉頭要走了
這時車裡的潔西本來在睡覺、被大人的笑聲驚醒哭了起來
老人聽到小孩的哭聲、心腸一軟
『如果你們保證不會再來、也不會吵到別的客人、我可以看在這個小baby的份上、把我私人的房子借給你們住一晚』
然後又對小星說『條件是你要告訴我的職員、你是怎麼駭進我們電腦的、讓我們補上那個漏洞』
一行人被引導進到老人的別墅
果然豪華又有品味的好住所
只是稍微顯得有點孤寂
感覺的出來老人是孤家寡人獨居在此
大概是這樣所以看到小潔西才會慈悲心大發
而一頓飯吃下來、老人就不只是喜歡小孩而已、這一行四個人都讓他覺得很舒服
阿信本來就是讓人覺得舒服作為生計的酒吧老闆
用眼神鼓勵你繼續講話、用微笑讚嘆你的談吐、用肢體動作恭維你的存在
老人家話匣子根本停不下來
莎莎小瓶心情好願意施展王后級雍容華貴魅力的時候、會讓人覺得如沐春風般自在愉悅幸福快樂
本來以為小星會覺得剛剛駭客任務失敗會覺得不自在
結果老人好像跟她超投緣的、把她當孫女看待
而且小星那副娃娃臉超能唬人的
讓老人以為她才十八歲
下個月要過25歲生日的小星開心得不得了
最年輕的她反而比最老的阿信更在乎年齡這件事
總之、四個大人和一個小嬰兒讓老人這頓飯吃的開心得不得了
到了第二天、根本不管俱樂部只能讓會員進入的規定
老人只想炫耀自己的產業給這幾個新朋友看
非常熱情的邀請客人來到俱樂部餐廳和大家一起吃早餐
當然、這幾個人的膚色、性別、和年紀都引起俱樂部會員們的側目
有幾個老一點的和老闆打招呼時、
用開玩笑的方式問老朋友是不是打算改收會員標準了
被問煩了的老紳士有點煩躁
接著有個大概是天性比較愛挑釁中年大叔經過阿信身邊時
用怕他聽不懂的慢速度、英文一個一個字的問他『你知道什麼是高爾夫球嗎?』
阿信聽了只是笑、用一樣的慢速度回他
『我知道!高爾夫球是紳士的運動、啊、你知道紳士是什麼嗎?』
老闆和三個女人聽了都大笑
中年大叔被笑之後見笑嗆聲『既然你知道、那就來較量一場啊』
阿信還沒說話、小瓶就說『怕你啊、要比之前先說賭注是什麼?』
中年人二話不說『你說賭什麼就賭什麼』
小瓶說『賭你的會員資格?我輸了、幫你繳未來十年的會費、我贏了換我當這裡的會員』
中年人『是跟你賭、還是跟這位先生?』
小瓶說『今天就是你輸給女人的日子』
『好、十分鐘見』
『做不到、淑女換衣服要半個小時』
『好』
老闆二話不說立刻把自己最好的一套球竿借給小瓶
小瓶回房換了一套衣服出來
阿信本來以為他會穿休閒服、方便運動的衣服
結果她穿的是短褲裙配上一件緊身白 T恤加上球鞋
阿信問她『這是故意讓男人血液流向下半身、專注力盡失的穿著嗎』
小瓶笑道『有效啊、你看你剛剛眼睛都直了、人家出門的時候哪有想到這種場景啊、不然我有好多套高爾夫球服啊、只是一套都沒帶到啊、只好穿這樣囉』
這場賭注好像已經在球場傳開了
一大堆會員都決定不打球了、都擠來看美女和中年男之戰
在第一洞開球時、中年男說『Lady first』
小瓶說『NO 、你先吧、我對球場不熟、我要參考你的打法』
小人之心說得這麼直接就不算小人了
中年男就先開球了
白人、男人、長年打球的會員、還敢跟人對賭
果然打得不差、開球就250碼
小瓶拿出木竿、裝的呆呆的問說『這裏怎麼大一粒木頭?高爾夫球竿不是鐵做的嗎?好奇怪喔』
有人聽了失笑、有人還在想到底是不是開玩笑的時候
小瓶居然用輕快的滑步、像螃蟹那樣、橫著快快兩步助跑、然後把球打了出去
阿信好像在一部喜劇電影看過這種玩法的、但是現實狀態下真的沒看過
不是他沒看過而已、是所有人都沒看過
重點是這球居然只少少落後對手中年男的球後面二十碼左右
這樣一球、觀看的群眾大譁
『太扯』聲和掌聲此起彼落
中年男完全收起了輕視之心、這才知道小瓶絕對不可以小看
一群人走到球附近
小星跟小瓶報告
『第二竿全力直線追求距離就好、第三竿試試從這角度切進果嶺』
莎莎抱著潔西在後面說『用英文、大聲點、讓他們聽到』
小星還沒說話、莎莎又先對中年男那群人說『請問有什麼規定嗎?我們可以上網蒐集情報、一起討論球路什麼的嗎?』
對方很有風度地說『請便』
小星這就懂了、大聲的『根據統計資料顯示、用七號竿從這角度切入的話、直接上果嶺的機率有七十五趴、
如果是六號竿從另外的這個角度的話、只有四十五趴』
話說完、阿信就接著『現在風吹西北北、風速三米、四十米上方的風速比較高、應該有四米、、不對應該是五米了、
所以你目標瞄準這邊一點、高一點』
中年男一群人忍不住眼睛不斷的往他們身上看過來、心裡都想『這些人是誰啊?』
果然小瓶揮竿球就上果嶺、穩穩的追在對手後面
第一洞四竿平標準桿兩人平手
但是中年男已經感受到壓力了
在第二洞開始就開始失常
一洞之內就發生了進長草區、沙坑兩次失誤、馬上落後三竿
再下去更是如此、小星提供精準無比的資訊、光是那些機率就聽到腦門發麻
阿信觀察氣象的口吻好像印地安人在追殺獵物般純熟
莎莎偶爾來幾句語氣嚴厲但是嚇人的命令
盡量都用英文、偶爾用中文相互溝通
讓別人知道他們說什麼卻又有點不確定他們說什麼、
只知道這群人散發出一種好像什麼特別行動小組之類氛圍
用一種完美的專業團隊合作的表現把對手壓得死死的
打到第九洞時中年男已經落後了兩位數了
這時他的朋友忍不住使出賤招
在小瓶揮竿的時候打了一個大聲的噴嚏
小瓶不受影響、照樣揮桿打出好球
但是球竿脫手往那個笨蛋飛過去
小瓶裝出大吃一驚的樣子叫道『小心』
眼看球竿要砸到人的一瞬間
阿信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在砸到人前的瞬間伸手把球竿抓住、救了那人
全場爆出如雷掌聲
中年男邊鼓掌邊瞪了幫倒忙的朋友一眼、
小瓶過來道歉、中年男當然連聲說沒關係
等一下輪到中年男揮竿、他一站定位置
潔西突然哭了起來
眾人當然回頭看、莎莎把小孩舉得高高的跟她說話『寶貝乖、寶貝不哭、媽媽贏定了不需要你出聲幫媽媽嚇對手了』
和嬰兒說話來諷刺對手、這招讓中年男又是臉色一紅
還好潔西還不會說話、不然她會跟大家說是她媽媽偷捏他屁股
中年男回過神來盡量專心在球上面
但是他要揮竿同時、阿信居然放了一個響屁
群眾當然哄堂大笑
中年男又被打斷
第三次站定要揮竿
突然手機聲大做、這次是小星來亂的
小星非常抱歉的說『這裏不是收不到訊號嗎?我以為沒訊號所以沒轉靜音、真是抱歉』
下一秒鐘、在場所有人有帶手機在身上的居然同時都響了起來、
小星露出得意的微笑、這當然是她的駭客高招了
四人輪流打擾之下、中年男平常實力的一半都發揮不出來、打得偏離球道進了樹林、氣的亂揮球竿發脾氣
在走向下一洞的路上
莎莎對氣唬唬的中年男說、為了表達歉意她來唱首歌吧
說完就唱起了歌劇杜蘭朵公主徹夜未眠的名曲
她一唱完、阿信就接著唱了『鄉村小路伴我回家』
莎莎馬上加入兩部合唱
唱著唱著下一洞又到了
小瓶氣勢如虹又是穩穩的領先
阿信有點開玩笑的唱起了 BeeGees的I will win again
現場有些觀眾也加入合唱
到了下一洞中年男還是打得很爛
阿信居然安慰起他來、低沈而且所有人都聽得到的音量
『先生啊、你太想要贏了所以太用力了、
用力過度就失去了準度
我想麥克喬丹平時練習那麼多不是因為想要力氣更大、而是在練出一個剛好的力道
剛好、不多不少剛剛好是人生最難的一個課題吧
你大概是因為對手是女的所以有輸不起的壓力
不過你這樣想是錯的
雖然你面前的她是個貨真價實的女人、
更是個漂亮、智慧、身材很棒的女人
但是她的意志超越男子漢
她的心智力量根本不是一般人能追趕得上的
我只是想要告訴先生你、
你今天遇上的對手是世界級的高手、不只是在高爾夫球場上而已
而是在任何一種競爭場合她都是會大獲全勝的菁英
所以你應該懷抱著欣賞她並且感謝自己有幸有機會能和這種偉大女性交手
這樣一來、你的球技也會恢復正常、等一下輸了也不會覺得丟臉
就好像那些廣告、一堆球星化妝成老人去街頭鬥牛那種
你知道他的真面目之後就不會為了自己的慘敗覺得沮喪了
更好的一個比喻是
凱恩斯的同學、開學時進入牛津宿舍遇到了同為新生的凱因斯、
談了幾句之後
大吃一驚、他以為他未來的同學個個都優秀成這副德性、害他好自卑幾乎想要退學了
結果才了解原來他運氣太好、入學後第一個遇上的人就是世界最聰明的人類之一
一個好像愛因斯坦般的人物
所以如果你覺得自卑是正常的、不是你的錯』
這番話好像安慰了中年男和他那群朋友但是其實效果是讓他們的氣勢更弱一層去了
結果完全沒有意外、
只是到了最後一洞
眼見中年男輸的一敗塗地要讓出會員證的第十八洞開打前
小瓶突然回頭跟大家說『抱歉、我身體有點不適、你們知道的、女生的毛病、我想這個比賽下次再繼續吧』
中年男死裡逃生之餘只有對小瓶的風度感激涕零、並且表達無止盡的敬仰佩服
在場觀眾報以熱烈的掌聲
連老闆都親自過來為小瓶的球技和風度讚嘆
並且當眾宣布、歡迎小瓶成為本俱樂部第一位女性會員
眾人歡天喜地的回到餐廳舉行盛大的入會儀式慶祝
小瓶和莎莎當場歡喜的擁吻有點嚇到某些保守的臭男人
小星則在回程偷偷摸摸的拉著阿信離開大路往樹林走去
阿信有點知道又不敢確定的問『你不是想、、、吧?』
小星笑的詭異『快啦、我快忍不住了、快來啦、都是你害的』
『我?害你?』
『對啊、你實在太帥了、我好感動、我現在那裡好像有火在燒一樣、不滅火不行』
阿信回頭就溜走、不肯跟她去樹林野戰
小星跟在他後面扯他不斷的跟他鬧
阿信受不了她的盧小小
快步走進俱樂部主建築時趁沒人看見時抓著她進了殘障廁所
小星很高興的把門鎖上
兩人連衣服也沒脫、把褲子褪到腳下就快速交合起來
小星一發出呻吟、阿信就吻住她、不敢發出聲音、
讓她快快的慾望得到滿足、小星緊緊的抱住他
阿信說『你是聽我這樣誇獎小瓶、會覺得很緊張是不是?』
小星忙說沒沒有沒有、
但事實是她看到小瓶在球場上綻放萬丈光芒
一來覺得為自己有這種傲視人間的姊姊感到驕傲
二來有有點小小的自卑、而內心也有點怕自己男人的心都被姊姊吸引去了
阿信一看就懂了
『傻瓜、她是世界的女皇、你是我的公主、你們根本不同、所以完全不能也不該拿來比較好不好』
小星聽他這麼說、眼淚立刻就跑出來了
『月亮又圓又亮是天空的主角、但是有人會說夜空中有月亮就好、小星星很醜不應該存在的嗎?』
小星高興的把臉埋在他懷裡
『好了、再不出去、萬一被看到就好笑了』

小星整理好衣服先出去
阿信等到自己生理反應消失才慢慢溜回大餐廳
小瓶莎莎被眾星拱月、一群男人圍著
阿信站在遠處看著她們、內心有點感動又有點怕怕的陌生感
她們真的生來就是要做照耀世界的大明星的
自己能演配角在她們的人生劇本裡軋上一角已經很棒
自己並無他念、
只是會有點怕怕的、站在燈塔下的自己萬一有天被看不到了也是剛好而已
正在胡思亂想、老先生老紳士老闆不知何時已經站在自己身邊了
『我必須要跟你們道歉』
『道歉?』
『昨天我見到你們時、其實還是會抱有對別種膚色不同種族的偏見
我還是會想我們能處得來嗎?我會不會討厭跟你們相處?
我錯了、我錯得太厲害了』
停了一下老先生說出他想說的重點
『其實、我有一個兒子、他是個醫生、但是他不肯跟我相處
跑到泰國去了、在那邊娶了一個泰國女人、還生了一個小孩
我們已經很久沒有見面了
我猜我還是有種族歧視、對他的選擇很生氣』
阿信看著老人笑笑『不是歧視、是不了解而已
每個人都對自己陌生的事物感到害怕、我來美國之前也是很怕
怕自己不能適應
怕自己在白人的世界會看起來像是個傻瓜
怕、幾乎讓我不敢踏出一步
只是我很幸運、我的朋友讓我勇敢』
阿信轉過頭面對著老闆
『年紀並沒有讓我們更有智慧、而是讓我們懂得如何掩飾自己的恐懼』
老闆笑的非常開心『謝謝你、你是一個讓人勇敢的智者』
『要我幫你訂機票讓你勇敢走出去嗎?』
老闆笑『不用了、我現在就去打電話、跟我兒子談談、我老猴一隻還是不要出遠門好了、或許他們回來看我才是個好主意』
莎莎不知道在身邊站多久了、顯然已經聽到他們的對話了
『您還是去亞洲走走吧、如果您願意、我們很樂意幫你安排住宿、在泰國我們還是有些關係、可以安排很舒服的地方住、
就當作是您在這裡給我們舒舒服服的住一晚的回禮吧』
老紳士握住她的手『從今以後、只要你們喜歡、這裡永遠歡迎你們隨時光臨』
很開心的交了一個好朋友之後
阿信婉拒了再住一晚的邀請、因為要回小咪學校看看她
年紀那麼小的女兒頭腦再聰明做爸媽的都放不下心
一行人上了車子剛開出高爾夫球場
小瓶從副駕駛座就把臉貼過去狂吻阿信
然後很妖嬈的說『老公、把褲子脫下來吧、我幫你吹喇吧』
阿信笑罵『神經病、你想幹嘛』
『我這輩子聽到的誇獎太多了、
唬爛過頭的馬屁、恰恰好處的讚美、噁心想吐的肉麻我都聽過
但是我從沒想到說我可以跟凱恩斯擺在一起相提並論的
做夢也沒想過經濟學家可以讓我下面濕的一塌糊塗的、來吧、讓你口爆在在女皇的嘴裡做為答謝吧』
莎莎、小星都笑的很大力
小星說『我老公真的很厲害、不是那種鋒芒畢露、人人景仰的厲害、但是就是、、、』
莎莎接口『就是厲害到讓你心服口服』
小星說『對對對、就是全身都服氣』
莎莎探過身子在她身上聞啊聞的
『你這小騷包、剛剛把我大哥拉到樹林去做了對不對』
小星辯解『當然沒有、我是那種不知羞恥的女子嗎?光天化日之下在高爾夫球場的樹林裡性交、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真是太令人不齒了』
『別騙人、你的嘴角在偷笑』
小瓶『她一定聽到老公在誇獎我、心生嫉妒、才中途拉人搶了我要吃的營養液』
小星大聲喊冤『亂講、我老公根本還沒射出來、我才一次他就草草結束了不肯再繼續』
阿信說『請三位收斂ㄧ下、我女兒還小、請不要污染她好嗎』
潔西一上車就睡得香甜、四人的笑鬧根本影響不到她的美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