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日 星期二

愛不簡單(16) 年度會議


一個月後全家出動去接小咪要帶她去迪士尼樂園和小瓶的員工會合
迪士尼的魅力不只是對小孩有效、連小星去過東京迪士尼三次了還是興奮得很
當然從沒去過全球任何一家迪士尼的阿信更是極度震撼
(不要說迪士尼、阿信這輩子只有去過小學戶外旅行的那種鳥鳥的小遊樂園)
所以玩得高興的不只小孩、阿信也是瘋到不行
盡興的連玩了三四天後
小瓶讓大家休息一個白天之後
晚上請大家來她的總統套房開年度會議
說到這裡屆要稍微停下來解釋一下小瓶的公司了
小瓶是個富三代
他的爺爺開疆闢土、在二戰後台灣經濟起飛時代白手起家
跟台灣財團幾乎走的都是一模一樣的路子
不敢一開始做什麼、
台灣經濟起飛後都先涉足房地產然後證卷然後銀行
這些都具備之後就可以被人叫做財團了
小瓶爸爸是獨生子出生就註定要和父親一起奮鬥
所以在他手上事業雖然說沒有突飛猛進
但是也算是守成有功
但是進入二十一世紀
財團的規模、進步程度漸漸比不上台灣其他大公司了
這時小瓶爸非常有遠見的把事業交給小女兒而不是兩個匪類兒子
小瓶的做法非常直接
把沒有競爭力的銀行、證卷通通賣掉
用一半現金一半股票的賣法換來國X、富X兩個姓蔡最大財團的股份
現金則拿去買玉X銀行股票、這座山的獲利也從來沒給她漏氣
接著把建築集中在廠辦大樓
吸引台灣傳統產業尤其三重、蘆洲、五股這種傳統產業地段
短短五年、小瓶家公司業績降低到只有以前的百分之三十、雇用員工人數不到以前的二十趴、但是利潤暴增十倍
這種戰功本來應該讓人除了佩服還是佩服
只是董事會裡那些老人、尤其清一色的老男人對於女人在上面這件事還是有很多廢話
小瓶知道要擺脫他們就不能只有資產重新處份這點成績
要在別的地方再做出成績
不想讓公司只依靠建築一個產業所以建立了新事業群
新事業群的建立依照巴菲特心法、也就是說著重在人類一定會買的東西
比如說刮鬍刀、只要有男人就一定要刮鬍子所以買舒適刮鬍刀是穩賺不賠的事業
小瓶想的就是食衣住行的食、
台灣每天都有人要開餐廳
開餐廳容易開但是也容易倒
但不管開門、還是倒閉換人、餐廳就一定要用廚具
傳統廚具已經有幾千百萬家公司了
但是高級品質進口廚具和特別規格廚具組還是有很大市場
小瓶就把新事業群專心放在這些高級餐廳的know-how上面
一發現有高品質低知名度的外國廠商(尤其是歐洲日本)就快速大量進貨或者直接當代理商
提供有意開高級餐廳的老闆們低利貸款(但是條件當然是一定用他家的產品)
這樣快速的繁衍相關事業、數年已經有十一家公司開起來了
所建立起來的事業群在台灣都會區建立起一定的成績了
而這些人當然只認得小瓶這個慷慨大方的好老闆
什麼總公司什麼董事會都是屁、但是名義上還是母公司子公司的關係
小瓶掌控著集團真正有潛力、有未來性的一切事業
而要牢牢掌控人才
這種出國玩樂犒賞幹部順便開年度會議的模式已經變成內規了
玩樂部分已經結束
現在只見小瓶的員工們個個如臨大敵、神情肅然的走進總統套房
各個部門主管一人五分鐘、先報告今年業績、然後展望未來一年工作
聽他們發表成績就知道小瓶的商業天才
業績達標只是份內的事、沒有人敢不拼到設定目標的
兩成以上的成長率、二十五趴的盈利成長都是剛好而已
全部只有兩家公司的成長率比預期多五趴
兩個公司負責人都是臉色鐵青、幾近發抖的在做報告、
感覺如果再施壓給她們的話就會崩潰的樣子
這兩人其中一人剛好就是負責賣酒
小瓶認識阿信之後就把公司生意涉足到酒吧這行業來
現在台灣七八家大飯店的酒吧都變成小瓶公司經營的連鎖企業
接著又進口了幾種酒來賣
日本清酒、蘇格蘭威士忌、墨西哥啤酒都賣得不錯
只是一款新進的西班牙啤酒銷售不夠好
這名主管有點認命的口吻述說她用過的三四種方式但是都沒有起色
現在想要孤注一擲把年度廣告預算一半大約兩千萬挪過來砸在廣告上、一注定江山
想要問老闆同不同意
小瓶沒回答她轉過頭去問阿信『你覺得呢』
阿信正在喝水、差點被她突如其來的問話嗆到
他尷尬的看著大家不知該說什麼
小瓶溫柔但堅定的說『說吧、我知道你一定有想法的』
阿信看大家目光都在看他、勉強微笑
『請大家把頭轉過去看螢幕、不要看我、我會緊張
我是覺得這個時代就不要砸大錢做廣告了、尤其不要砸錢在沒有效益的電視廣告上面
先不說廣告、讓我們從根本設定談起
這瓶酒的定位是什麼?
以下是個人不負責想法、僅供參考
我看了這包裝覺得很適合把消費群定位在OL白領
熟女、至少是輕熟女
     (圖與文無關、只是形容輕熟女)
三十到四十歲、中產階級、中等職位
然後、很重要的、
未婚、一定要未婚女性
已婚的女人沒有時間跟你搞浪漫喝這個
對已婚的女人來說啤酒酒精濃度不夠強、太娘了、
沒辦法喝醉忘記老公小孩公公婆婆姑姑嬸嬸嫂嫂這些沈重的家庭壓力
(觀眾爆笑)
所以是定位在未婚輕熟女
然後不要拍那種不知所云的意象廣告了
拍有劇情的微電影吧
找個不要太漂亮但是看起來很親切的女星、有一點知名度、最好是演劇團的那種有實力的演員
分作四集
第一集演上班
又被老闆催、又被菜鳥氣得要死、又忙到想殺人
在昏暗的回家路上拖著腳步走進酒吧
在吧台邊、高跟鞋脫掉、人虛脫到差不多半趴在桌角了、然後一口乾掉這瓶酒、
中年熟男大叔酒保溫柔地笑笑看她
女主角瀟灑的揮手、另一隻手勾著皮包、晃啊晃的走出門去
說一句對白出現、喝完回家去、明天繼續
第二集、女主角忙得半死才有辦法趕去和男友吃飯
等了半天的男友、
一點都不體貼的埋怨女人遲到
囉嚕唆唆念東念西的說一大堆
埋怨天地父母兄弟姊妹
女主角乾脆趁著男人在電話時尿遁走了
然後在繁華城市的車水馬龍的夜色中、邊走邊唱歌邊喝啤酒
告訴自己算了、今晚不要再說了、有話明天再說

第三集
終於在過年節慶可以休息的女主角
卻受到家人、親戚的催婚轟炸
(可以把那些你結婚了沒、有對象嗎?要參加相親嗎?這些廢話編成歌)
女主角像消風的氣球一樣無力
最後趁亂逃出家門
躲在以前校園角落之類的地方
一個人舉杯對月獨酌
『有時候、啤酒才是你最好的朋友』
第四集
在公司開會和外面廠商之類的年輕帥哥針鋒相對
已經差不多吵起來的激烈
下班、回到自己住處、有人來開門
卻是帥哥捧著鮮花上門來求愛
兩人乾材烈火抱成一團
女主角幾聲嬌喘呻吟好聽極了
完事之後、共享一根煙、一瓶啤酒
但是年輕帥哥卻有電話來了
想掩飾一臉驚慌、慌張的神情、和閃爍的對話(女友打來查勤)
女主角翻白眼、把煙捏熄、一口乾掉啤酒
把男主角褲子衣服抓起來丟出去、開門比個請的動作、把衣裳不整的他一腳踢出去
男主角邊講電話邊穿衣服還邊做了個打電話給你的動作
女主角帶著冷笑、伸出中指、關上鐵門
轉身又去冰箱拿出啤酒、
『幹、我眼睛又給蛤仔肉糊到、這世界好男人是都死光了嗎?』


    (圖與文無關、只是形容上床後的衣裳不整)

這樣四集在網路上放送造成口碑後、緊接著在超商、量販店上架並且作些銷售活動
個人認為零售價放在七十、最初一個月買一手就打八八折來衝量
三個月後就只在量販店進貨、超商就放掉、接下來集中在酒吧銷售
如果反應好、就再拍第五集來小火慢燉一直廣告下去
還是不行的話就放棄
轉攻一瓶一百五的小眾手工啤酒吧
說到這裡
阿信停下來看大家反應
在場的主管自然是掌聲大作反應熱烈
一來是阿信的主意真的不錯
二來是這些主管都跟了小瓶多年了
小瓶的家庭狀況就算沒聽過同事說過也看過八卦雜誌寫的
眾所週知莎莎是小瓶的心肝寶貝
而莎莎工作的酒吧老闆阿信、大夥這幾年來也都多少有接觸過
這一年老闆小瓶移居美國生子、看起來像是要定居海外了、
只是大家都沒想到小瓶移居國外居然連阿信都帶著
不只阿信連阿信的女兒也帶著、另外還帶了一個巨乳辣妹
這幾天在樂園裡看到這正妹跟小瓶莎莎阿信等人親熱的不得了、宛如家人的樣子
現在公司年度會議上不但讓他們都參與、還要阿信發表意見
再白癡的員工也知道此人將來在小瓶家中一定是有相當地位
他既然說出口了、再爛主意也要說讚讚讚、何況聽起來的確是好主意
那幾個劇情的確蠻吸引人的
廣告下去搞不好真的會讓啤酒大賣
所以這時候趕緊拍馬屁才是重點、不然到時被小瓶莎莎點名做記號的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小瓶很滿意宣布、會議結束開始慶功、感謝過去一年的辛勞、然後要求每個人都要大喝特喝喝個痛快
這些主管們、不論男女、雖然喝的暢快、但是說話都很少甚至有點戒慎恐懼不敢張狂
三年前曾發生過一件人倫「杯」劇
有個傢伙仗著自己業績驚人、得意洋洋的在這慶功宴上大灌黃湯
腦袋進了水、
說了一個嘲笑女同性戀沒雞雞所以做愛不能過癮的不好笑黃色笑話
然後粗魯的用手指著莎莎要繼續說下去、
他要說什麼沒人知道、因為下一秒小瓶已經用香檳酒瓶砸中他了
整隻酒瓶砸過去
那人當場倒在地毯上昏迷不醒
在場的人只記得小瓶站在那傢伙旁邊笑邊把香檳倒在他臉上
環視全場笑著說『他太開心了、喝到倒下去了』
話是笑著說的、
但是眼神的那股殺氣、雖然不關他的事但有人看到嚇到連退好幾步撞到桌子摔倒在地
之後同事要參加宴會酒會之類的都會善意互相提醒
要說話之前千萬要篩選字眼
如果管不住舌頭的最好跪求同事一棒把自己敲昏
那個好像似乎有意圖要說笑嘲笑莎莎的傢伙不是被打就算了
直接被打死還比較痛快、沒死還有無止盡的活罪在等你
所以現場同事們雖然嘴巴有在喝、但是沒什麼說話、氣氛有點嗨不起來的小悶
酒過三巡
小瓶站到阿信面前把拿了一瓶剛剛講的西班牙啤酒給他
『你是隨口說出來的、還是腦子都在想這種情節啊』
阿信似笑非笑『有些事臨時想的、大部分是自己在送貨補貨開車跑來跑去的路上、自言自語自己想出來的、
沒什麼新意、只是無聊自己想說如果有一天叫我賣這酒、我會怎麼做、就這樣腦力激盪、然後就說出來了』
莎莎坐在旁邊的沙發『大哥的大腦像愛因斯坦一樣、值得保存』
阿信『你一定要這種方式誇獎人嗎?你這是誇獎吧?好恐怖』
小星說『要拍剛剛說的那電影我要當女主角』
小咪搶著插話說『對不起、人家說的對象指的是熟女、你太幼稚了不適合』
小星又跺腳又發癲的叫說『我不管我不管我至少要演第四集』
阿信看她這樣趕緊溜到一旁去
小咪猛翻白眼
小瓶裝作沒聽見似笑非笑的和身邊的同仁說話
莎莎笑嘻嘻的招手叫小星坐她身邊、
在她耳邊說『要發騷也等人走啊小姐、妳這騷貨、全部的人都在看你了、等等人走了你就知死』
小星裝作很害怕的樣子叫說『小咪、我晚上陪你睡』
她知道唯有小孩在身邊時、莎莎才會有所顧忌不敢對她太狠
結果小咪卻背叛她老師『我才不跟幼稚鬼睡覺』
這幾人嘻嘻哈哈玩得開心
周遭的同事卻紛紛感覺自己是電燈泡在一旁妨礙別人辦事
一個一個找藉口遁逃離去
小瓶站在門口送客『大家盡量玩、吃光喝光把錢花光為國爭光、明年我再安排更好玩的地方』
一人一個信封、裏頭一千塊美金現金做為今晚的最後高潮
讓所有人頓時產生『士為知己而死、人為小瓶奮鬥、人生無憾矣』的幸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