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5日 星期五

愛不簡單(18) 臨時董事會


在董事會緊急召開的十分鐘後、
當陳大炮志得意滿的坐在主席位置上、宣布小瓶一家人的死訊時、
他順便貓哭耗子嘆了幾口氣然後語帶不屑的說我就知道這些搞同性戀的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只是可憐的董事長要白髮人送黑髮人了
貓哭耗子之後、他開始重複自己說過好幾次的提案
鼓吹公司必須把握時間大力投資中國房地產、
董事會其他成員好幾個都笨笨的跟著他被套牢了
此提案一出當然獲得大力支持
正要投票表決的這個摸們
會議室大門一開、小瓶爸爸帶著小瓶一家子走了進來
莎莎本來從不願意踏入總公司、雖然她在小瓶固執堅持下也是董事
(兩人大吵小吵鬧過不下十次、但是小瓶就是堅持要、莎莎只好順著她)
現在為了看陳大炮驚呆的嘴臉只好破例
另外阿信身為保鑣一定要隨身護衛
小星駭客任務在身也不能不來
如今不管把小咪潔西交給誰都放不下心
只好全數帶著就這樣浩浩蕩蕩的一家人全走了進去
如果不是小瓶對陳大炮企圖殺害她家人的憤怒太過激烈
她看到這混蛋的表情時可能就笑出來了
張口結舌、連口水都隨著嘴角流了出來、接著全身發抖、激動地站了起來、
指著小瓶大叫一聲『你你你你不是、、、』
小瓶沒說話就瞪著他、手一揮
為了戲劇效果、阿信把披頭散髮的潘姨用力地推倒在地上、讓她直接跪在大家面前
然後小星把剛剛到銀行拿出來的錄音檔用手機播放出來
只放短短幾十秒沒說到重點、只是要讓陳大炮知道他和潘姨的電話被錄音了、
證據已經被牢牢掌握了、他是死定了
這時會議室一片寂靜、再蠢的人也大概都猜到是陳大炮暗地雇人想要幹掉小瓶卻完全失敗
身為大家長的小瓶爸說話了、只聽他咬牙切齒的衝著陳大炮
『你甘有需要架狼毒、連我查某囡麻要殺』
陳大炮見人證物證齊全、完全抵賴不過、被逼到絕路的他突然抓狂、手抓著一支筆就往小瓶衝過去
應該就是失去理智、不然拿支筆有什麼殺傷力、大概是抓到什麼就拿什麼了
瘋子暴起意圖傷人、御前侍衛自然向前護駕、
而阿信根本不需用力打他、
借力使力、手一推、腳一掃
這門發狂向前衝的大炮直接把臉撞進大理石地板上去
鼻血狂噴、門牙撞斷的他掙扎著慢慢爬起來的同時、
小瓶爸宣布了他的死刑
『我給你兩個小時時間離開台灣去中國、兩小時後我就報警、
我進來公司之前已經通知銀行你破產了、已經有一堆人包括黑道衝去你家了、
所以你連家都別想回去、你給我直接去機場、帶著你家每一個人、
聽好了、是每一個、你家任何人敢留在台灣的我都會趕盡殺絕、你聽清楚了嗎?』
(其實是他到了中國小瓶爸才更方便趕盡殺絕、但是這笨蛋應該不知道)
陳大炮夾著尾巴淒慘無比的滾出公司
董事會裡的董事們一片寂靜無聲
小瓶爸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就大家互看
這時小瓶露出笑容、那是一種冷冷的笑法、好像是決鬥勝利者踩在對手屍體上的那種笑容
一個長相標緻穿著性感的美女卻散發出一股慓悍殘酷的氣息

                       (圖與文無關、只是解釋穿著性感長相標緻的意思)
她環視著大家一言不發卻已經說出了千言萬語了
『順我者生、逆我者亡』大概可以描述那個意思
這個臨時董事會就在無聲之中劃上句點
十幾名董事猶如驚弓之鳥快快逃出這裡、
就算和這事件沒關係也不想待在是非之地了
就算中國房地產的案子會賠上幾千萬甚至幾億也不想再說了
剩下小瓶父女和阿信等人
小瓶爸看著女兒和她的家人先打破沈默『這我查某孫啊、快點過來給我抱』
莎莎把潔西遞過去『叫阿公』
小瓶爸對著她說『那你呢、我沒聽到你叫我爸』
莎莎嚇了一跳、
因為小瓶父母一直以來對她都保持陌生的禮貌、所以她也一直都叫阿姨叔叔的客氣稱呼
這是第一次聽到小瓶爸這樣跟她親熱說話
莎莎有點靦腆的叫了聲爸
阿信看他們一家團圓、給小星使個眼色、牽著小咪緩緩要走出會議室
小瓶爸叫住他
『這位是?剛剛好厲害啊、一招就打倒陳大炮、身手很棒啊』
小瓶親熱的拉住他的手
『這是莎莎的大哥啦、當年救了莎莎、後來跟她在宜蘭開酒吧的就是這位阿信大哥』
遲疑一下、跟莎莎眼神交會之後就說了出來『潔西的爸爸就是他啦、精子就是他出的』
阿信大吃一驚、心想這種事你講出來幹嘛
但小瓶沒理他、繼續介紹
『這是小星、我和莎莎好多年前認的妹妹、
她和阿信在不是我們介紹的狀態下認識然後戀愛、真的、世界就真的有這麼巧的姻緣』
然後介紹小咪『這是阿信的天才女兒、智商一百六十、比我還高、她當然也是潔西的姊姊』
阿信一臉尷尬的想要逃出去這地方但小瓶不肯放手
『爸、晚上來我邊吃飯吧、大家一起過來吃、大哥大嫂在不在、在的話通通過來啊』
死裡逃生的幸運讓小瓶和他爸爸都覺得過去一些小事小摩擦都不用放在心上了
還是家人最重要了
這樣親親抱抱之後小瓶帶大家回家去準備晚宴、
就是和阿信做愛製造出潔西的豪宅
莎莎抱著潔西一進房就大聲介紹『爸爸媽媽就是在這間房子裡把你給、、、』
說到這裡才驚覺小咪也在、趕緊懸崖勒馬沒有說出來
大概是過度緊張過後極度放鬆、連莎莎這麼謹慎的人也一時口沒遮攔
本來以為小咪沒聽到、想不到這小鬼把自己背包一丟躺在沙發上大嘆一聲
『累死我了、跟你們這群大人混真是好累、尤其你們混亂的關係真是讓我小小的心靈疲累不堪、我好想快點回學校去』
阿信在女兒身邊躺了下來
他從昨晚到 現在都處於戰鬥狀態、雖然都只是快速過招、一下就結束
但是二十幾個小時的精神緊繃狀態讓他終於受不了了
他昨晚緊盯著每一個人
飯店的人、警方的人、機場的人、開車的人
像隻老虎要捕殺獵物一樣處於隨時可以暴起傷人的狀態緊繃著
現在的他已經累到沒辦法說話了
過沒幾分鐘真的就發出鼾聲、睡得不省人事了
小瓶把自己外套給他蓋上
牽著小星的手給她介紹這房子
『這間本來是客房、你一說要逃出日本我就重新裝潢過了、要給你住的、結果你給我放鴿子、就一直空到現在
諾、看喜不喜歡、要改就叫設計師來討論一下、你看床會不會太小、本來是給你一個人睡的、現在又多一個』
小星突然從後頭抱住她
『還好、有我的男人在保護我們、不然要是你們怎麼了我都不知道我該怎麼辦』
小瓶回頭抱住她
『是啊、謝天謝地有你們幫我、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在這種生死關頭我才體悟我有多愛你們』
說完就親她、不是那種表示親情的親法、是把舌頭伸進去的深吻
小星熱情的擁抱回應著
小瓶很快的把兩人衣服脫光躺到床上去了
這段時間以來、兩人做愛的次數已經多到數不清了
對彼此的身體是那麼的熟悉、很快的讓雙方舒服的達到高潮了
休息一下、小星喃喃的抱怨怎麼這個場景可以沒有英雄救美的英雄時
莎莎帶著阿信進房來了
說帶也很奇怪、因為她人是整個掛在阿信身上、要人家公主抱把他抱進來的
阿信是睡到一半被挖起來的臉
原來是莎莎把潔西哄睡之後出來、把小咪抱到房裡去睡
然後親了親阿信把他吵起來、然後要阿信抱她、指引他進小星房間
阿信一看他們已經坦誠相見了、
苦笑說『饒了我吧、我現在沒力氣了、消風了、沒力氣服侍三位了』
小瓶勾了勾手指『過來、讓我來服侍大英雄、大俠救命之恩小女子無以為報、只有以身相許』
莎莎勾住他脖子又是一個吻『我這輩子居然讓你救了三次、你叫我要怎麼感謝你才好』
小星說『喂喂、什麼對白都給你們搶著說完了、我還能說什麼』
有點賭氣的說『話給你們說、動作我先做』說完就來脫阿信的衣服
阿信笑笑『我身上臭死了、要也讓我先去洗澡、何況我真的沒力氣了、表現不好有損我的名聲』
小瓶說『你連動都不用動、讓我們來、你做植物人就好』
阿信說『這麼香豔?』
『保證你一生難忘』
『這24小時的驚悚的確一生難忘』
『就是恐懼之後才要用極度性愛來收驚』
阿信被帶到大浴室去、三個女人六隻手幫他洗澡然後舒舒服服的泡在大浴缸裡
小星最直接、貼在他身上、小瓶莎莎分坐在他身旁
莎莎問說『大哥、你那招手刀直刺在哪裡學的、這樣一刺就把殺手制伏了、好厲害』
阿信先是呆滯了一下才說
『你們知道嗎、當時我裝醉靠近那殺手要看清楚他時、
他眼神告訴我、他已經看破我是裝的了、
如果當時我有一點點遲疑的話、我們現在不知道會怎樣?
那一招說真的是身體自然動作的、不是想好才動手的
至於那招是誰教的啊?哈哈、是看一個女的用過這招、她的名字我忘了、這招也有個名字我也不記得了
不過教她的師父我記得很清楚、叫作白眉』
小瓶皺眉頭『白梅、白色的梅花?』
『不是、是白色的眉毛、白眉』
莎莎懷疑『怎麼會有這麼怪的名字?』
小星看著阿信的笑臉突然想到『這不是哪一部電影的人物吧』
『Kill Bill』
三個女生同時『切~』的一聲噓他
住台灣的小確幸就是就算你不去電影院看也保證在家裡看過N遍重播
穿著李小龍黃色緊身衣的女主角(不論劇內劇外的名字都忘了)拿支日本武士刀亂砍亂殺


後來被壞人抓住活埋
她就用絕招、手刀打破棺材板逃出去
阿信當時用手刀插向殺手喉嚨時完全沒想過自己用什麼招數
唯一想到就是用最快速度打倒他
不然萬一他掏出槍來、不管哪一個女人被他打到阿信都受不了
事後在飛機上阿信才想到這輩子從沒用過這招打過人、怎麼會在這時候這地方使出這招?
想了半天才記起來曾經看過的這部電影有類似的招數
現在事情告一段落可以放輕鬆了、就拿出來說笑了
阿信笑著說『白眉另外一招我還沒練成、因為那招需要人家幫忙、
明天開始記得拿把劍刺我、我就可以練習用輕功跳到你的劍上面去』
小瓶說『那鐵掌水上飄的功夫呢?』
阿信說『這位施主的見識淵博、佩服佩服、不過這已經屬於另一個門派了、
我不像慕容世家「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練那麼多門派的功夫、
我個人認為呢、做人啊、還是踏實點好』
小星『現在跳到周星馳了、這是西遊記降龍篇、啊、我說、明天開始我們四個人宅在家裡哪裏都別去、就把剛剛說電影都看過一遍、好不好?』 然後裝的很羞怯地說『可以邊做愛邊看電影嗎?』
阿信溫柔的笑『為什麼你一定要在我累到不舉的時候給我這麼誘人的邀約』
三個女人往他下部看去
『明明很有精神啊』
『一如往常啊』
『一柱擎天啊』
『這是人體自然反應!面對三個絕色美女而且是赤裸美女、我是一定要升旗致敬的、但是身體有時就是和心境配合不起來』
小瓶說『你是擔心我爸待會要來所以會怕是不是』
她解釋『我知道你是在不高興、我不該沒你同意就跟我爸說出你我的關係、只是這是個好機會、我爸一時激動、已經接受我和莎莎的事、又承認潔西是他外孫女了、乾脆點、讓他一次知道我的家人成員、不然夜長夢多、你哪知道這些有錢人以後會不會想偏了、對你們做些有的沒的蠢事』
嘆了口氣又說『在社會打滾越久我就越見識到、有錢人輕易掌握他人生死的權力的時候、有時是多麽輕挑多麼任性、我可不容許別人這樣對你們這樣亂來』
接著又跟阿信撒嬌『所以你別生氣啊、我不是沒頭沒腦的亂講一通的、我是深思熟慮過的好嗎?
誒、你真的是因為我跟我爸說了、所以現在不想跟我做愛啊』
阿信嘲諷的表情說『對啦、我怕我跟他喝酒、會邊喝邊誇獎你、哇、你女兒好會夾、吸得我好舒服』
話說出口覺得自己講的太兇了、趕緊裝三八
『來來來、岳父大人再乾一杯、慶祝我和小瓶的性愛圓滿、再幫你家添孫子
唉、小姐你隨便一句話造成我內心衝擊無限ㄋㄟ、你不知道心理因素是造成陽痿的最大成分嗎?
根據統計、百分之七八點七八七八的陽痿都是心理壓力造成的』
莎莎和小星大笑
小瓶邊傻笑邊跟他道歉   
『不用說對不起啦、我又沒怪妳、我只是、、、、、』
阿信想了一下才繼續說『只是我不習慣啦、我和莎莎和你一共用了十年才彼此習慣成為家人、你現在硬加你爸進來、我會怕怕』
說到這裡、趕緊抱著小星『不過有些人就不需要長時間才會適應、就看對眼就可以做愛了、然後就很愛很愛很愛了』
莎莎誇獎『頭腦真好、轉得好硬』
小星親親阿信『什麼轉得好硬、我老公和我是天作之合、天造地設好不好』
小瓶『夠了、人在水裡亂放閃小心被電到』
頓了一下小瓶忍不住八卦
『我跟你們說、莎莎已經知道了啦、你們兩個不知道、潘姨應該是我爸的情婦、至少曾經是
現在應該不是了、不過很難說、她是尼紀大了點了不過還談不上年老色衰啦』
阿信不可置信的看著她『所以你們有錢人就是這樣玩的?老爸把情婦放在女兒麾下、讓你罩著她』
小瓶笑『我只是猜測好嗎?有些事情不需要說得那麼白、說出來有點破壞畫面』
接下來聲調變得有點陰鬱『你們不要覺得我家人恐怖、我猜我爸會很嚴厲、很兇狠的對付潘姨、
那個陳大砲和他的家人一進入中國境內應該也會有人去對付他們
這種事一旦發生、就要讓所有的人知道、想要對付我們這一家人後果不堪設想、這樣才能有效嚇阻那群混蛋』
說完、小瓶突然抱住阿信
『你接下來要陪我們喔、一天二十四小時的陪我們、不然我會怕、像上次在你酒吧被人家綁起來一樣、
後來我心靈受創、看了好久的心理醫生才平復過來』
『屁啦、你當時勇猛無敵的樣子我記得才清楚了、我的酒吧才受到嚴重創傷』
這件事小星沒聽過、趕緊問是發生過什麼事
莎莎、小瓶好像是說相聲似的
兩人一人一句、接龍似的把故事說給小星聽
阿信人舒舒服服的泡在水裡、懷裡抱著美女、耳朵聽著過去的英雄事蹟、就這樣睡著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小星才把他親醒
『白雪公主起來喔、你的岳父岳母都來了喔、醜女婿也是要見公婆的』
阿信醒來、看小瓶莎莎都已經離開浴缸了
問小星『我睡了多久』
『大概十幾分鐘吧』小星愛憐的抱著他『你真的不喜歡小瓶爸爸他們啊』
『不是啊、我幹嘛討厭我不認識的人』
『那你為什麼這麼抗拒的樣子』
『緊張、面對陌生人會緊張』
『騙人、我從沒看你怕跟人接觸的』
『對象不同、心情不同』
『那如果要跟我爸見面呢?』
『我會嚇到吃不下睡不著』
小星嘻嘻一笑『那是因為?』
『吃了人家女兒、作賊心虛啊』
『所以你現在很怕等一下岳父岳母跟你說話』
『那叫說話嗎、那是拷問吧』
小小睡了一下、心情變得輕鬆
阿信演了起來
『年薪?家庭?離婚?幾次?小孩大小?有沒疾病?家族遺傳病史?智商?雞雞長度?勃起強度?
一次多久?多久一次?』
小星被他逗的笑到差點跌進水裡
小瓶聲音突然傳來『最好我爸會問你這個啦』
『不是你爸問的、是你媽』
『如果我媽有這樣問你的話、千萬記得跟我說、我送你一輛賓士』
『那我寫起來、叫她照問、我分她半輛、可以嗎?』
莎莎拿著大毛巾走進來『快起來啦、他們快到了、你自己問她可不可以啦』
阿信有點忐忑不安的離開浴池
小瓶莎莎已經穿得花枝招展、雍容華貴的樣子美極了
雖然全身都打扮好了還是進來幫他擦拭身體
阿信有點不好意思、『我自己來可以了』
小瓶說『不行、我要表達我對英雄最崇拜的心意』
莎莎催促小星起來、要幫她穿衣打扮『不錯啊、沒有監守自盜、有聽話乖乖把大哥叫起來』
『什麼話啊、我是那種人嗎?』小星很不服氣地說然後接著『時間不夠啊、我想要但是怕做到一半被打擾、那比不做還難過』
『我就知道你這個小騷包』
說笑之間、阿信和小星都穿好衣服了
所謂佛要金裝人要衣裝
果然穿上好衣服、男的帥、女的俏
郎才女貌這句成語就是這樣用的
阿信有點好奇
『小星可以穿你們的衣服、啊你們是怎麼弄到這麼合我身材的衣服?』
莎莎有點害羞的『以前不是常跟安安姊一起逛街、他有時候會買你的衣服、那時候常聽到你的尺寸聽久了就記得了、
啊、有時候自己去逛的時候會看到一些東西、覺得適合你的、就買下來了、想說以後有機會可以當作禮物送你、就買了放著、今天就派上用場了』
阿信聽了很感動、抱了她親了親
『不好意思呀、我從沒記得你的尺寸、從沒買衣服送你穿、只會幫你脫衣服』



(圖與文無關、只是形容脫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