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8日 星期一

愛不簡單(19) 魔鏡

幾個人嘻嘻哈哈的從浴室出來不久就見到主客到了
其實小瓶爸媽也不過住在一兩百公尺之外的另一棟豪宅而已
小瓶會買這地方也是因為想要多一點自由、
更是保護莎莎不受多嘴多舌的親戚窺伺他們的生活
異性戀人類對他們不了解不熟悉的同性戀族群有著幾乎是殘忍的好奇
小瓶爸爸媽媽之外、小瓶大哥沒來、但小瓶大哥二哥的老婆、小孩全部都來了
小瓶二哥死掉、對二哥的家人來說都是一場解脫
一個喝酒吸毒維生的畜生帶給家人的是無止盡的羞辱和折磨
所以即使大家都知道二哥死前三天和小瓶曾經有過一場激烈的打鬥、然後才在醫院裡吸毒過量而死
但二哥家人和小瓶之間的關係不但沒有變壞反而意想不到的比起前親密多了
而大嫂是個有進取心的女人、
她也知道這個家以後的掌門人不會是自己的老公而是小姑
他對小瓶可是畢恭畢敬、而小姑的女人莎莎更是她巴結的對象
所以小瓶一提議在她這裡舉辦家庭聚會
這些親人就趕緊趕過來
阿信有點尷尬的一ㄧ和這些人問好
小星還好、有點拘謹但是還是嘻嘻笑笑的
小咪靠在兩個年紀比較近的女孩旁邊看他們玩手機、感覺還蠻自在的
小瓶爸不愧是商場老將、一下就把氣氛炒熱大家有說有笑
阿信丟開不自在的感覺、恢復酒吧老闆的身手、對話應答讓人舒服愉快
小瓶爸說笑之餘也夾雜了些商業上的故事
隨便問問的口吻、要阿信提供看法
阿信沈著的實問實答、
不懂就說不懂、一點也不扭捏造作
懂的事情就簡單扼要的回答、不會賣弄也不會表現出自鳴得意的樣子
他的表現不只小瓶爸看了喜歡、連小瓶媽也刮目相看
親切的幫他夾菜、替他倒酒
歡歡樂樂的一頓飯吃到酒足飯飽
大家離開飯桌來到大客廳
那應該叫做遊戲廳
有各式各樣的玩樂器具
阿信看到一張很讚的撞球桌、這是大人玩的、
小人可以玩旁邊Wii之類的電玩
小瓶爸拿根球竿拋給阿信、自己也拿一根就下場玩了起來
兩人有來有往、算的上棋逢敵手
最後阿信打九號球卻在洞口繞了一圈沒進、讓小瓶爸贏了
小瓶爸笑說『你不是故意的吧?這樣會不會太明顯?』
『我是太多年沒玩了、手感不太好、你讓我再練幾天、當年手感練回來、保證把你電得金細細』
『好、來玩、禮拜天來玩、一局一千』
『可以玩小一點嗎、不是玩不起、我是怕我贏的太爽不好意思』
小瓶爸哈哈大笑、和他乾了手上啤酒
小瓶爸突然很有感概的發表感言
『差點又要經歷生離死別的痛苦、
還好這次老天爺有眼讓你們一家人得脫大難
女兒全家死裡逃生的感觸很特別也更覺得自己要更懂得感恩
財富、權勢什麼的都不重要、只有家人最重要了
我只希望你們大家都能夠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其他真的都不重要
接下來、公司可能會有所調整、我想今天來分財產吧、先分一點
大房二房、大家都分一趴的股票
今天不在場的兒子都沒有份、不過也不是單獨給你們兩個媳婦、就讓在座的孫子孫女、未成年已成年人人都可以分到、
我知道你們大概會覺得我偏心
公司權力什麼都給小瓶了
其實啊、第一、小瓶的工作量最重、第二小瓶為家裡賺的錢最多
第三、她做得越好、我們家族就越興旺、這道理大家要懂、不是家裡的錢分來分去就好了、而是要賺外面的錢進來、我們家族的未來才更穩固、
而以後不問是男是女、是什麼身份、我都不管、能抓老鼠的貓才有的吃、不會幫忙的我不會給你的、這樣大家懂吧?我說得夠清楚吧、你的貢獻度才是一切
懂就好、懂才乖
以後大家都要相親相愛、 一起為家裡事業打拼啊』
小瓶爸接著轉過頭來看著阿信
『我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這種大恩大德用言語無法形容、
請容許我庸俗的用金錢來感謝你吧
請你加入我們公司的董事會吧
就由你來代替陳大砲的位置、
當然只有繼承股票、不可以繼承放炮的習慣』
後面雖然接了冷笑話但是阿信還是笑不出來
阿信不知道小瓶家公司的股權一趴是多少、陳大砲的股權是多少
但是一定是億來億去的數字
這是不可能收得下去的禮物、但是他不習慣在大家面前推來推去的
只有淡淡的說聲謝謝、然後更小聲的說『我會和小瓶商量這件事的』
阿信覺得自己好像電視劇的豪門家族、本來就暗潮洶湧的在爭家產了
突然冒出來一個私生子來爭大家長的寵愛、一伸手就要最多
只是說難笑的是這個私生子是自己在演的
不知道等一下會不會有槍戰、搞不好還有人在酒裡下毒什麼的
阿信突然胡思亂想、
『會不會是我從前幾天的迪士尼的夢幻世界裡陷入幻想、走不回現實空間、其實我現在是在做夢、做春夢、不知道褲子裡是不是濕了、夢遺了?』
腦袋裡自嘲的想法飄來飄去
耳朵卻聽到小瓶爸等人開始道別、一一離去
這時已經一點多快兩點了
莎莎對著小咪比了一下
小咪乖乖到小星房間去睡覺了、
阿信看了讚嘆
『不要說是我、連安安也沒辦法像你這樣、手指一比就乖乖聽話、你這新媽媽真是了不起、你不是在後頭偷打她吧?有沒有用煙去燙她?還是用皮鞭?』
莎莎笑說『沒辦法、我的真實身份被發現了、小孩子不聽爸媽的話而把偶像的話當作聖旨很正常的』
小瓶說『先說明一下、並不是慾火焚身所以趕小孩去睡覺、是想說趕緊說清楚、不然你以為是我指使的、跟我無關啊、別拿三明治扔我、是我爸突發奇想啊、我根本不知道他要會這樣』
『我知道、我有看到你驚慌的臉色』
                    (圖與文無關、只是貼爽的)
阿信和三個女人走到另一個小客廳去
這裡牆上有面很大的鏡子
阿信說『別這麼緊張啦、我沒有說不要啊、
只是說茲事體大不能夠光靠我自己決定、也不是我們幾個商量就可以決定的
我覺得這時候來問問人以外的神奇力量好了』
莎莎奇怪『所以你是要通靈、還是要占卦、還是用塔羅牌』
『不用這麼麻煩、我有更快的方法』
阿信從背後抱住小瓶、緊緊的貼著她、聞了她的髮香、
『我的天啊、女人真是好聞、你要我抱著男人我真的做不到、我只能贊成女同性戀、沒辦法支持男同性戀』
小瓶不知道他要幹嘛、隨著他移動
阿信來到鏡子前面、對著鏡子裡的自己和小瓶說
『魔鏡啊魔鏡、請問我可以接受小瓶爸要給我的巨額財富嗎?』
三個女人正要開口罵他神經
阿信突然很大聲的說『有沒有感覺到?魔鏡在回答了』
當然什麼都沒聽到
阿信很激動地說『不是用聽的、是用感覺的、你沒感覺到嗎?』
小瓶從鏡子裡給了他一個白眼
阿信很大聲的說『你沒感覺到嗎?我貼著美女、抱著她、還偷摸她ㄋㄟㄋㄟ卻完全軟趴趴的、這就是魔鏡在啟示我們啊』
然後又請示『魔鏡啊魔鏡、如果不接受是不是比較好』
然後自己又演得好逼真
『你感覺到了嗎、你看、魔鏡把它變硬、好硬好長好大好粗好可怕、天啊、簡直是跟金箍棒啊、、、』
啊個沒完的叫聲中、小瓶回頭吻了他
『好啦、知道你不要啦、不會勉強你啦』
阿信一副被冤枉的樣子
『是我不要的嗎、是魔鏡的力量啊、你為什麼不信』
他快快放開小瓶又去同樣姿勢從背後抱住莎莎
『來、不要說我唬你、莎莎來、我們重問一次、接受、你看軟綿綿的、不接受、你感覺到了吧、硬邦邦的比石頭還硬』
然後又放開笑到快要跌倒的莎莎、抱住小星
『小星、跟她們說、說我沒說謊、接受嗎?你看、是不是比海綿蛋糕還軟、不接受、是不是比法國麵包還硬』
小瓶說『這位小星小姐是跟你一夥的、你說月亮是方的、她也會說是是是、本來就是、從后羿射月亮開始就是』
『后羿射的是太陽吧、你瘋了啊、還是魔鏡的魔力讓你秀抖了』
阿信抱著小星做些猥褻的動作、突然停止、指著懷裡的小星
『既然要給、幹嘛不給她啊、你給小星啊、給她不就解決了、他幫我接受就好了、我們夫妻一體、給她就是給我』
小瓶也抱著莎莎坐下來『給她?不用了』
阿信還以為她要說小星不適合、
結果小瓶說的是『她早已經是我們公司董事了』
小星莫名其妙的說『什麼?』
小瓶說『我們認識大概一年多的時候、有一次視訊通話、講著講著我突然有電話來了、是個討厭的傢伙要來借錢的、那女的自以為是我的閨蜜、裝熟魔人我實在很受不了、我就開始演了、
不是跟她說我的賓士司機很窮我的四個園丁很窮我的九個女僕很窮我的十二個秘書很窮那種憋腳的演法
我演得可精彩了
就是把自己財務進出說了一遍
說自己有幾千萬的頭寸還要找人調、實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說實在的我也沒說謊
只是我還有些好幾個不是我名字的戶頭我沒說而已
然後呢、我忘了這位小姐還在跟我們視訊中
她居然信以為真、可見我演得很好
然後第二天我的戶頭居然總共匯了十億進來
我嚇呆了
最扯的是她沒說
然後戶頭查也不認識、因為這人用十幾個假名、人頭帳戶
四面八方的把錢匯過來
我還以為是詐騙集團新手法什麼的
還在銀行裡面搞得雞飛狗跳的
倒楣的行員經理被我風颱尾掃到、被我罵得狗血淋頭
最後終於知道是這位小姐天才的把我演技當作是真的、寄錢來幫我忙
把她手上的「零錢」寄過來給我
要幫我度過”難關“
天啊、受不了這種白癡、我知道是她的當天就和莎莎衝到日本去了
結果把她找出來她還裝蒜
錢當然也不肯收回去
我最後沒辦法就跟她說
錢放在我這裡、我當你的銀行、利息照算、一毛不會少、
然後她就變我們公司董事了、
只是我沒跟她說很清楚、
我只是跟她報告過前大概買了什麼股票什麼土地房地產、
把她名列董事之位也略為提了一下
不過很明顯的、這人完全沒在聽』
小星這才想起來『哦、那個啊、哈哈、原來你說的是這個』
阿信說『那你繼續給她就好了啊、我這老婆家裡金山銀山、有沒有都沒差、我不一樣、我拿了雞雞軟掉、那就慘了、絕對不能拿雞雞開玩笑』
小星大笑回頭抱著他猛親
小瓶著說『知道了啦、不會逼你了』
說完站起來、手伸出來
『來吧、跟我跳支舞吧、跟我共舞來答謝你的救命之恩吧』
阿信落落大方的跟她跳舞
莎莎轉身從iPod選了首圓舞曲
阿信居然有模有樣的跳了起來
小星很驚訝『天啊、我老公真的什麼都會耶』
阿信聽到了、邊跳舞邊回答『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
說到這個興致來了就繼續回憶
『撞球我從六年級開始就很厲害了
那時候被哥哥帶去球場、哥哥都會找些肉腳來玩、然後我會演出披著羊皮的狼
大概就像金光黨那樣
喂喂、我跟你說這個小孩家裡很有錢、但是是個白癡、我們來找他打球騙他的錢、他這麼小一定會輸你的
就大概這樣、我就要裝的智障一樣、先輸幾球、但是最後一定會搶到九號球入袋
你們不知道、壓力多大啊、完全不能輸啊、輸了不但要賠錢還要被打、
我記得有一次輸給一個也是扮豬吃老虎的高手、結果給我哥打的兩天都沒辦法坐下、不過也就是這樣、你看到現在球技還是麼強、剛剛我岳父贏的多開心啊』
這種遭遇讓女人憐惜心高漲
莎莎接過小瓶和阿信共舞
開舞前先親了親他
『那跳舞呢、跳舞跟誰學的?』
『這個啊、我不是在山上流浪、都跟原住民混、原住民都能歌善舞啊、
不過跟他們跳是跳原住民舞蹈
跳久了就大概知道怎麼跟節拍走
然後有時候沒地方睡、會去學校借住
有些小朋友的社團活動會有西洋的舞蹈
像華爾滋、恰恰、探戈就是那時候學的
人借住在別人屋簷下什麼都幫忙做一點
連這種缺人要舞伴的事情也做一點
久了就會一點了
但是還是有點卡卡的』
莎莎說『已經很棒了、大哥你真的隨時都能讓人驚艷呢』
阿信讓她誇獎覺得很開心
一支曲子結束
回頭想要換小星跳
小星很難過的說『我不會、我連小孩子園遊會跳健康操都同手同腳』
阿信笑著說『來、把鞋子脫掉』
自己也脫掉鞋襪
他把小星的腳放在自己腳上
讓她跟著自己旋轉舞動
小星好高興、抱著阿信猛親猛親的
也算是跳舞的跳的好開心
又是一曲之後、阿信已經全身汗水了
小星疼惜老公、自動下場休息又換小瓶和她跳
莎莎把小星帶到一旁、換成慢舞音樂親自教她跳
阿信抱著小瓶讓她快速旋轉幾圈
『每看到女生這樣把裙子轉的像陀螺、我就覺得美到不行、好感動、不像男人又臭又髒、對不起了、我的臭酸汗臭很噁心吧』
『你知道我喜歡你的味道』
從小瓶嘴裡說出這種話、阿信答不下去了
默默地摟著她跳舞
小瓶說『當一個男人放棄了幾十億的酬謝、他的汗水變得比CK的香水更有勁』
阿信大聲的驚叫
『幾十億?、、、是幾十?是一十二十還是九十』
小瓶說『陳大砲的股份大概是十趴、價錢最好的時候應該有到四十幾億將近五十、最差也有三十吧』
阿信裝出懊惱的聲音
『現在再去跟魔鏡商量一下、是不是還來得及、問問看是不是可以拿個一半十五億換成雞雞變成半軟不硬看可不可以?』
三個女人都笑得花枝招展的
阿信等他們笑得差不多了、突然很正經的說了一句
『我只是盡力讓自己變成可以配得上你們的男人、錢這玩意、夠用就好、不要拿自己不該拿的比較好』
小瓶聽了情緒激動的跳到他身上來
摟住他用力的舌吻下去
吻了一陣子、手去拉開他褲子拉鍊
『魔鏡啊魔鏡、這是不是世界上最好的一根雞雞』
『是是是、比白馬王子的馬的那根都來得長』
阿信也很激情的去脫她內褲、但是那禮服很礙事、
小瓶也來不及脫了、伸手把丁字褲稍微撥開就對準阿信陰莖插了進去
               (圖與文無關、只是形容小瓶莎莎小星身上的衣服可能是這樣)
兩人穿著衣服激烈的站著做愛
小瓶叫得超大聲的、很快地達到高潮
她全身重量都放在阿信身上、阿信一個沒站穩、兩人就跌了下去、
小瓶想要從他身上站起來
然後就聽到慘叫一聲
女人趕緊圍上來看、
原來阿信要配合小瓶站起來換個姿勢結果褲子拉鍊夾到陰毛了
阿信痛的眼淚都流出來了
三個女人先是同情接著就大笑
阿信哀怨的生氣『真的很痛耶!還笑』
然後又說『這故事告訴我們、不要逞一時之快不脫褲子做愛』
小星跪著爬過來『好可憐的老公、我來幫你脫』
阿信褲子被脫掉之後、小星就爬了上去、他也沒脫衣服就坐了下去
『好久沒做愛了、好飢渴哦』
莎莎輕輕的敲了她的腦袋『還不到兩天吧、是多久?』
『這樣的一天比十天還要長、而且過了換日線還要再加一天』
小星自從和阿信相愛以來、除了經期之外真的沒有一天沒做愛的
加入莎莎小瓶之後本來以為兩人之間的性愛會減少
但是萬萬沒想到結果相反、兩人之間的慾火越燒越旺根本停不下來
小星壓在阿信身上也很快滿足了
莎莎說『好了就換人』
小星說『哼、偏不下來、你求我啊』
莎莎兩隻食指伸出來威脅她『快點、不然我發動攻勢了』
說完也不等了就開始搔她癢
小星怕癢、一下就滾了下來
換莎莎接棒
莎莎動作溫柔多了、不像兩個慾女一副要吃人的樣子
『不管你要不要三十億、你都是我們的好男人、是我們要趕得上你配得上你、不是你來追趕我們』
『謝謝、但是請注意、不是我拒絕的、是魔鏡、和三十億交臂而過、我現在痛不欲生』
『欲生?那我們就來生吧』
四人就在客廳地毯上瘋狂的做愛起來

直到天快亮了才停止

(圖與文無關、只是說這段寫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