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1日 星期四

愛不簡單(20) 前妻

阿信和三女狂歡整夜、氣力用盡、一覺睡去竟然隔天下午三點多才醒來
起床上廁所邊尿尿邊想自己這樣荒淫無度可不是長久之計
問題是、不管長久或是近期、我都沒計、現在除了享受生活、承受幾個美人恩之外
好像就沒想過什麼、什麼都沒想、那我幹嘛不接受鉅款算了?自己敲了自己腦袋幾下、問自己到底在想什麼、實在想不懂就不要再想了
沖了個澡、刷洗一番、發現莎莎已經準備好自己的衣服放在浴室架子上了
全部新的、當然全部名牌
阿信不知道這有多貴但是知道一定很貴
反正自己就處在五星、、不不不、是六星甚至是七星級的大飯店裡面
一切一定是極盡奢華之能事
幹、自己那個民宿相較之下真是狗窩豬窩、是給中國人住的地方
自己邊想邊笑、好像至今為止民宿沒有招待過中國人、
還好!不然心裡一定會覺得不舒服
尿完了、走到床邊看了全身赤裸還在美夢中的小星
那青春的肉體已經享受了不知道多少次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的幸運
阿信搖搖頭叫自己不要想了、悄悄的走出去想找莎莎
走到門口、心想找什麼莎莎、自己還有一個女兒要照顧啊
出了臥室遇到那小鬼不知道會怎麼吐我槽
但是還好有莎莎、莎莎一定會搞定她的
不管怎麼忐忑還是要出去面對、阿信深呼吸一口、慢慢走了出去
天亮了再看過這地方、更覺得這裡真是皇宮
而莎莎果然坐在餐桌前、看她的神情大概比自己早個一個小時起床吧、阿信這樣猜
莎莎看到他給他一個甜美的笑
阿信抱抱她親親她、心想媽的這動作已經變成自然反射動作了、我根本是電影裡的外國人了
莎莎把果汁遞給他、阿信吃吃喝喝之後、有點不想問又必須問的問她
『小咪呢、不會在客廳打電動吧』
做夢也沒想到莎莎說『她回學校了』
『她?回學校?美國那個?』
莎莎說『是啊、因為某些原因、還有她自己很想回去、所以我就讓她搭飛機回美國了』
『回?那叫做去!回台灣、去美國!不是回美國、去台灣
而且、我的重點是她才七歲耶、雖然是天才、但是她是七歲小孩』
阿信有點急了
莎莎還是很沈穩、很端莊的坐著、帶著那個美麗到想要讓人跪下膜拜的完美笑容

『可愛的爸爸、緊張起來好可愛啊、容我提醒你她是八歲不是七歲、上禮拜才幫她舉辦過生日派對』
阿信知道她跟著要把她處理事情的方式說出來所以就靜下來聽
『我早上六點叫一個秘書過來這邊、然後和司機保全一起帶著她上機、
而小魚、人還在美國的小魚會在美國機場那一邊等他們
兩個大人會一起帶著她回學校去
這是從這裡出發、我抱著她說拜拜的照片、這是機場出境的照片、這是上機後手機關機前的照片、現在在天空的他們沒辦法傳照片、一下飛機就會再傳相片回來
來、我們拍一張傳過去、他下飛機就會看到、、來、看這邊
這樣你放心了嗎、
如果會擔心他們擺爛、不夠認真負責去照顧小咪的話
放心好了、因為我有烙這樣一句話告訴他們這任務有多要緊
我說、如果我女兒有任何一點差錯、她們最好把自己賣到非洲去當妓女、因為那將是我會做的事、他們自己賣了還可以自己賺那筆錢、我賣的話錢就歸我了』
莎莎說完笑著看著阿信『這樣你放心了嗎?』
阿信突然覺得兩個秘書好可憐、好像遇到穿著Prada的惡魔般的老闆
雖然不知道她威脅人的話是真的有說還是假的、
但是他很確定她屬下沒有人敢不戰戰兢兢、小心謹慎到死
莎莎要是生氣、恐怖起來的時候、連小瓶也比不上
阿信『所以你、、、我們做了一整晚、、、嗯、那個、還不用睡覺、把這些都安排好了、才去休息?』
莎莎淺淺的笑『是啊、因為某些原因、所以要快、小咪也想快點回學校去就是了、我還好、小瓶睡到八點就起床了、然後就工作到現在了』
『天啊、OMG、她是人嗎?』
『因為陳大砲的事這幾天要快點處理、有時效性啊』
『你剛剛說某些原因、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你要來杯咖啡嗎?』
阿信看她不說也就不問了
潔西在一旁嗯嗯啊啊的自說自笑、
莎莎逗逗她親親她也跟她嗯嗯啊啊的童言童語對話
阿信說『我真不想破壞這畫面、想要永遠沉浸在這幸福氛圍裡
你真的好美、真的、看多久都不會厭倦
只是說我想、既然回台灣來了、我還是去看看自己的酒吧吧』
莎莎說『如果你沒說、我也要勸你回去看看、我安排一輛車載你、然要穿的很趴、要搞得像是衣錦還鄉的樣子、讓老朋友羨慕一下』
阿信笑說『那有人問我要說我現在在做什麼』
『就說你簽中了樂透、現在每天都在煩惱該去哪裡燒錢』
莎莎決定了、就動起來
一邊幫阿信裝扮
一邊把小星叫起來
如果是阿信叫、沒有半小時小星是不會醒的
但莎莎只是在她耳邊說了幾句話、小星十五分鐘就刷洗完畢了
莎莎沒給她穿的太時尚、就她平時習慣的緊身白T加牛仔褲而已
然後一輛勞斯萊斯 尬個司機在地下室等著他們

阿信知道莎莎的安排還有些特別的東東、不過不知道她葫蘆裡賣什麼藥、只有自己去看了才知道了
帶著小星去看自己畢生心血、阿信的心情也有歡喜也有緊張
又怕自己畢生的努力結晶讓這位千金大小姐看不上眼
又有點怕六個月沒回來了、自己的店會不會維持不好變得很墮落、爛到自己都不想承認了
貴死人的好車又穩又快的開上高速公路進了雪隧很快到了宜蘭
阿信小星兩人坐在後座親親熱熱的說說笑笑
還好這車前後座之間沒能夠升起一道玻璃隔開
不然小星一定又會肆無忌憚的玩起成人遊戲
即使這樣小星也不太管司機有沒有看到
親啊抱啊的、跟阿信之間的熱情一點都沒有怕人家看的
在落日前一小時、車子開到了酒吧
阿信牽著小星的手站在自己的店前面
有點近鄉情怯的不敢踏進去
跟小星介紹
『這是我的店了、技術上來說是小瓶的、我錢還沒有還給小瓶、
因為我最近在想說乾脆把股權分成四份
一人一份、讓這店變成我們四人的、你覺得好不好、會不會太白癡、
你跟小瓶會不會覺得太好笑
我是一千五百萬賣掉的、我知道對你來說是小錢、不過心意比較重要
這邊是酒吧還有隔壁的民宿、一共六間房出租、我自己住在二樓那間、
小是小了點、不過有我大大的愛』
小星黏在他身上
『哪裏會小、有你的地方永遠都好大、跟你雞雞一樣大』
阿信笑說『你一定要什麼都扯到那邊去是吧』
小星說『快點進去吧、我要上廁所、我內褲都濕了不能穿了要去脫掉』
阿信不知道她說真說假的、小星有時候會裝得像蕩婦來開玩笑、
趕緊給她指引方向、酒吧的廁所不在裡面、
故意設計在酒吧外邊、免得有酒客醉倒在廁所然後被關在裡面
阿信跟小星說自己先進酒吧點杯涼的等你
一進去就明瞭莎莎說的「某些原因」是什麼了、
是安安、媽的、是安安
安安在店裡堵他
阿信一眼就看到她、呆了半秒決定不動聲色、看她要做什麼、人在吧台坐下來
酒保是他以前請過的一個工讀生、叫石頭
想不到莎莎叫他回來顧店
阿信跟石頭要了可樂那啤酒
石頭放下啤酒時小聲無奈的說
『安安姐中午等到現在了、我開門準備她就擠進來了、跟她說還沒營業也不管』
阿信點點頭沒說話
安安就走了過來站在他身後
阿信坐在高腳椅上回頭望著她
仔細一看、媽啊、怎麼變這麼老
安安小了他四歲、阿信今年實歲三十八虛歲三十九
安安應該是三十四、但是她看起來像四十五、再看一眼、應該是五十超過了
完全掩飾不住的老態
她又穿的太年輕了、妝也畫得太濃、反而讓整個氣質顯得更糟糕、一股風塵味顯得很俗氣
阿信有點驚訝也有點同情
相較之下
阿信這半年時間、充足的運動、快樂的生活、無憂無慮的旅行、再加上戀情性生活超級無敵圓滿
整個人看起來充滿活力、能量無限
再加上前幾個禮拜小星他們幾個女生在染髮的時候、把他抓起來一起染
他一頭黑白相間的灰髮現在變成了茶色
加上莎莎給他準備的好衣服好鞋子
他要說自己三十歲也有人信
安安一看就知道、離開她之後他的生活過得很好
這點讓她不知道怎地那股火氣就就在口吻中完全散發出來了
『你過得很好嗎?給有錢女人養了、吃軟飯的生活很愉快啊?哎啊、吃好穿好住得好還坐人家的賓士車很有志氣啊?』
阿信一句話也沒回沒有火氣或是不爽的神情只是靜靜地看著她、
心想那是勞斯萊斯、說它是賓士
就像說台灣人是中國人一樣、很侮辱人的
他靜靜的不回答只讓安安越火
『你過的怎樣不甘我的事、但是我要看我的小孩、小咪呢、你把我小孩交出來』
謝天謝地、莎莎真是仙女下凡來幫他的、原來是這樣所以一大早就把小孩送去美國
要是小咪現在看到安安這個樣子、阿信會覺得自己真的對不起小孩
阿信腦子裡想著感謝莎莎、一句話都不想說
安安看他不說話、聲量就更高、語氣就更兇
『你們一回國我就得到消息了、不過你真的太卑鄙了、昨晚回來今天又把她送走、
你這算是什麼、就算跟我離婚、也沒權力完全不讓我看我的孩子啊』
阿信心裡琢磨了一遍、應該是莎莎得到情報、有警察把小咪入境的消息告訴安安他家人、畢竟他們是警察世家、得到這種資訊一點都不難
難的是莎莎知道安安她知道了、所以一大早就快刀斬亂麻、連他的同意都不問、就快快把人送走、阿信早上還有點怪她現在卻充滿感激
說真的今早莎莎要是沒訂到機票、搞不好會比照回台灣時辦理、直接租一架灣流私人飛機把人送走
安安一定是睡過頭了、她一直以來都學不會早起、
等到又有警界的朋友跟她通報時、小咪已經離境了
面對安安的質問、阿信他還是一句話都提不起勁跟她說
半年前如此、半年後還是如此、只有一種深深悲哀的感覺
這時小星突然快步走了進來
『老公我跟你說、我剛剛在廁所以為我胸罩掉了、找來找去都找不到那個吊帶、好討厭、結果我摸半天才發覺是我忘了穿胸罩啦、哈哈哈、好好笑哦、好羞恥哦』
說完她把她的巨乳用力的貼在阿信背上
『你不要動、我要保持這姿勢、不然被人看到好丟臉、
都是你害的啦、不是把人家弄的整晚睡不著、就是幹到人家昏過去才要停、
害我都昏昏沈沈的、才會忘了穿』
                       (圖與文無關、只是解釋什麼是胸罩)
說完才一副現在才看到安安這個人的樣子
『你認識啊?這位大嬸』
阿信低聲回答『我前妻』
小星啊的一聲大叫充滿歡喜
『你是那個喔、我一直想說我要好好謝謝你說、
不是你、我這輩子都不知道我可以幸福成這樣子
我真的要好好謝謝你、這個男人真是無上的至寶
我天天睡前都禱告感謝上帝的賜福
只是常常會弄到沒辦法睡啦、哈哈、好丟臉哦、怎麼說出來了
怎麼會讓我這麼幸運這麼Lucky
上帝對我好好
你讓我好好謝謝你、讓我請你喝杯酒吧、你點、多貴的都沒關係喔
算是我讓我表達一下我的謝意』
安安被小星她這樣一亂、不知道該氣還是該哭
諷刺的言詞加上偽裝的感謝以及最氣人的年輕貌美與性感身材
      (圖與文無關、只是形容年輕貌美與性感身材)
剛剛來還在連續攻擊的安安瞬間失去銳氣
只能沒有風度的板著臉說了句『不用了、我不想喝這家店的東西』
然後酸酸的說『這種咖小、你甲意就撿去配』
阿信露出笑容回頭拿起自己的可樂那喝了一口、然後把自己的啤酒遞給小星
小星惡作劇的做出猥褻的姿勢、先伸舌頭舔了一下、又把玻璃瓶放在嘴邊來來去去的、然後發出超噁心的呵呵呵的淫笑、
喝了一大口之後把酒瓶放下抱住阿信吻著他、酒都讓他喝下去
『有沒有更加美味啊』
阿信嗆到、大聲咳了起來
吧檯裡想要躲得遠遠的石頭看得呆了
阿信跟他做手勢才趕緊遞過紙巾讓前老闆擦嘴
小星邊幫他拍背邊說『你把我精心製作的啤酒吐掉是什麼意思?』
阿信伸一根手指示意她稍等、又咳了幾聲、接著拿起啤酒也喝了一口、然後渡到她嘴裡讓她喝下去
小星笑的很開心『我就知道老公最好了』
安安看的嫉妒到快瘋了
『這辣妹他哪裏把來的、很明顯的他的生活過得很棒啊、他怎麼可以過得這麼好、比我好這麼多?』
這半年來安安的生活猶如活在地獄裡一樣
離婚、情夫落跑、肚子裡小孩流掉、爸爸生意出現問題、哥哥一個被捕一個受傷、媽媽也精神不穩
而這個失去聯絡的前夫似乎一帆風順、完全是自己的相反、
他臉上帶著那副春風得意的愉悅然後完全不屑和她說話的高傲
更是重重的刺傷了安安
安安只好不斷重複
『小咪呢?你居然讓一個七歲小孩自己坐飛機、你算是什麼家長、我要上法庭來爭監護權、小孩不能給你這種沒有資格當父親的人帶』
阿信心想『八歲了、小咪八歲了、上禮拜我們才在迪士尼樂園舉行生日派對而已』
想歸想、阿信還是不想和她說話
他知道安安現在根本沒能力打官司
這是恐嚇的廢話、完全沒有殺傷力的廢話
想不到小星聽到這裡對安安說
『這位太太、我是阿信先生委託的律師、如果您要提出訴訟的話、麻煩請您的律師寄一份正式的文件過來
我們可以來討論一下、
不過呢、根據你所簽署的離婚協議書的內容、你已經放棄了監護權和探視權、現在出爾反爾似乎有點太遲了』
『他是趁我情緒激動的時候沒看清楚文件、硬逼我簽字的、那根本不算』
『情緒激動、是發生什麼事情呢?是你看到什麼嗎?』
小星用一副完全知道當晚發生過什麼事的口吻在嘲笑安安
安安更火了、氣得破口大罵、什麼三字經都罵出口了
小星以勝利者的姿態慢慢把手機拿起來、表示處於錄音中狀態
安安失去理智想要動手打人
阿信站在小星身前讓她不能越雷池一步
小星火上加油『笨哦、老公你幹嘛擋她、她打我我們可以多告她一條傷害、到時候要賠錢要關她都可以』
安安這時才退後、氣到不知何時已經淚流滿面了
『好、你好、算你狠』
轉身要跑走
阿信快步到門口拍了一下她肩膀止住她
安安以為他會念舊情的份上給她一點安慰或是答應讓她見見小咪的
做夢也沒想到阿信在她耳邊說
『有幾件事我跟你說一下
小陳的老公、你記得嗎?你來查案的那個死在海裡的小警察?
我跟你說、他是我殺的、我從民宿這邊、偷偷溜進海裡、神不知鬼不覺的在水裏幹掉他的
因為他打電話來恐嚇我、說要找人強姦莎莎、要燒掉我酒吧、然後、、
那白癡就死在海裡了、
他可愛的老婆、小陳變成了未亡人
後來就來這邊讓我幹著玩的
最後為什麼要移民、因為懷孕了、她在美國生了一個男生、我的兒子
你當什麼偵探啊、連這都查不到、真的太好笑了
再來、
你哥哥的案子、是我去檢舉的、妳二哥相信你、把收來的髒錢還有資料交給你、
你資料收在冰箱、錢放在天花板還有儲藏室的置物櫃、對吧?
你以為我笨到這都沒看到嗎?
資料我拍照留底傳給調查局的
而你大哥和情婦上床、是我給她老公通風報信、他才去抓姦的
你都沒想過怎麼會這麼巧啊
而你爸那筆土地、、嘿嘿、那就跟我沒關係了、我沒那麼厲害、至於誰有這麼厲害、嘿嘿你應該知道
說這個是要跟你說、
你不要再白目了、我不是你惹得起的、莎莎不是你惹得起的、另外有更多人不是你惹得起的
你在那邊造謠破壞莎莎的名譽只是在找死而已、
你一點都沒傷害到我、更別說莎莎了、你只是讓人看不起你而已啊!笨蛋!
我真的受不了我自己、怎麼會娶這麼笨的女人當老婆、
當年的你當情婦幹一幹還好、當老婆就、、、唉、算了、不說惡言、已經說太多了
我跟你說等小咪長大一點、我會觀察你、看你有沒有恢復正常、如果有的話、我會讓她和你見面的、
現在的你不太適合當她媽媽、
你不要再來了、記得、控制你的嘴巴、夠了、真的、夠了』

說完、就轉身回酒吧了、留下一身冷汗嚇得半死的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