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5日 星期一

愛不簡單(21) 故友重逢


阿信一回頭看到小星正溜回吧檯坐好
知道她剛剛有湊過來偷聽
他笑嘻嘻的走回去『聽到多少』
小星裝傻『什麼?聽什麼?』
『沒偷聽啊、那好、我本來是想說你沒聽到的部分給你聽、既然你沒來偷聽表示說你不想聽的話、那就不說故事了』
小星立刻招了『我什麼都想聽啦、說啦、拜託啦』
『嘿嘿嘿、是不是想說我會說些什麼故念舊情的話啊、還是說看我是不是會約她出去打分手砲啊』
『你很粗魯耶、我才不會想這麼噁心的事、
哎呦、誰會不吃家裡的上等菲力而去吃路邊的牛肉乾、還不知道產地、不知道製造過程、然後原料來源可疑的』
『家花永遠最香、尤其你即使不叫做玫瑰而是叫其他名字也無法掩飾你的芬芳』
       (圖與文無關只是形容小星的芬芳)
說著在她耳邊深深地呼吸一口、
『你實在好香好甜、我願意一輩子沈醉在這柔美的香氣中』
石頭在旁邊又吃了一驚
他看過阿信和客人說話的各種方式
風趣、機智、感人的都看過
但是他第一次看到老闆泡妞的手法
原來老闆這麼厲害、我真的該拜師了、二十五歲了還沒辦法脫魯就是欠個高手當老師
等一下無論如何要把阿信拖到一旁、就算下跪也要他答應收徒授課

阿信又和小星親來抱去的好一會兒後
走進吧台替小星調了杯  粉紅佳人、坐在她身邊
溫柔的說『我唬爛的、嚇她的、我沒殺人、真的沒有、不是現在要抵賴、我真的沒殺人』
簡單說了小陳和他的關係、後來小陳老公意外死於浮潛的事、
而安安就是因為要調查那個案件才來到這裡和他認識的
阿信接著很慎重地說
『小陳老公死後、我真的和她無關、沒有發生過關係、一次都沒有
當然她也沒懷孕、我剛剛亂說的
她後來移民美國、已經嫁了一個有錢的生意人
生了兩三個孩子、我們沒聯絡很久了、都是看FB、她貼圖我才知道的
重點是都跟我無關、我一點股份也沒有、剛剛全部都是亂說的、
就覺得這樣嚇她很過癮、有點變態但是真的不是事實
只有她二哥把資料放安安住處是真的、我就想奇怪、那麼討厭我的人怎麼會來我家、
他走了之後我就看安安扭捏不安的樣子
我就留心注意一下、安安那天才就把資料密封起來放在冰箱裡面、虧她想得到、
我知道不會是好東西、但也只是想而已、不關我的事就沒去理他更沒偷看
不過剛剛講出來真的震撼力十足
安安真的被我嚇到了、哈哈
後面那個安安大哥二哥的事也不是我去舉發的
我根本不知道她二哥幹了什麼事、也不知道她大哥幹了什麼人、
真的不是我去舉發的』
小星打斷他『我知道不是你、當然不是你、因為那是我去舉發的』
剛剛嚇到安安說不出話來、現在換阿信張口結舌了、
『你?不可能、你根本不認識他們』
小星有點害怕『你先答應不罵我、我才要說』
『好、你說』
『那時我們不是在海灘打人、後來我去買筆電、駭進去銀行整了那個阿強一家子
第二天我們躲在飯店哪裡都沒去、你和小咪睡了、我很無聊、就上網查資料
那時才發現你是我以前受莎莎委託去調查過的目標的老公
然後我就把相關的人物查過一遍
就發現安安小姐二哥有用保密軟體
他不用就算了、一用我看了就手癢、一定要看他寫些什麼、和誰說些什麼
破解之後、我就一時衝動、
因為我突然想起很久以前莎莎姐說過
她和大哥去求婚被女方家人言詞汙辱的事、、、
反正就懷著報復心態就把他的通訊紀錄傳給調查局的人
啊查完二哥之後想說乾脆連大哥也查
這位大哥沒用保密軟體、但是有很多對話都刪掉、沒刪掉的也都封鎖
我就想辦法去找出已刪的對話』
『等一下、已經刪過的、還可以找得出來?』
『基本上電腦上只要曾經出現過的、就可以讓他再出現、不過有些很麻煩就是了』
『所以你就找到他大哥的偷情紀錄』
『是啊、我就想說、既然做了那就乾脆再幹一次、就寄給他老婆和女生的老公了』
阿信不敢置信的看著她、拿起了自己調的酒喝了一大口、口氣盡量柔和地說
『這次就算了、以後沒我答應、不要再幹這種事了』
小星看他沒生氣就靠在他懷裡撒嬌說『是、遵命』
阿信到門口探頭看了一下、說『她應該已經走了、不過我們還是走捷徑算了、我不想再看到她了』
他們從酒吧裡面的暗門溜上民宿二樓、溜進他以前的住處
阿信摟著小星靠在窗邊看夕陽、用著鬱鬱的口氣哀怨的說
『我是不是太過份了、好像把人往死裡打
應該看過去夫妻一場的份上、留點餘地給她才對、我覺得自己實在是有點過分』
『你是正當防衛好麻、不用想太多』
『還有、不給媽媽看女兒好像也真的很過分、你幫我寫簡訊給小咪講一下、叫她打電話給媽媽問候一下吧』
『你不知道上幾次的電話內容都是尖叫、哭泣、怒罵、詛咒嗎?』
阿信沈默一下『所以我是對的?不給他們見面是對的?』
『當然、這樣比較好、至少對小咪好』
阿信沈默 、等到兩人看到日落進了太平洋才跟小星說
『謝謝你、謝謝你保護我、我很感激、不是你這樣和她對幹我沒勇氣這樣去嚇她、然後我又會自己難過好幾天』
小星抱著他的臉『你很奇怪耶、面對壞人不管幾個你都一下子把他們通通撂倒、
但是面對她、你一句話也不說就這樣默默的讓她囂張、是表演君子風度嗎?』
『我真的不會處理這種事情、我不知道我該怎樣表現情感、當年我連該不該跟她結婚我都猶豫不決半天』
『所以莎莎姐逼你結婚你才結的?』
『莎莎跟你講這種事?』
『她說她事後好後悔、覺得很抱歉、
當年她也覺得你們兩個不是太合適、
但是當時你和莎莎之間的感情似乎有點變質了
她有點害怕、萬一你這個娘家跑了、
她好不容易才佔盡優勢的婚姻關係、不知道會不會也跟著完蛋、
所以她極力贊成你們結婚但是這個贊成帶著小小的自私心態
然後小咪生出來之後、安安不願意來宜蘭想要勸你搬去台北市去做事
她就覺得慘了、事情要糟了
後來果然不對勁了
所以她一查到安安外遇、她覺得她幾乎是同等對不起你』
阿信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小星繼續說『所以當我以你的戀人身份出現時、她幾乎想跪下來感謝我了
她說如果沒有我的話、
難道要小瓶或她自己取代安安的位置來彌補你嗎?不可能麻
就算是小瓶這樣偶而跟你、、那樣這樣
她們兩人的關係會變得很糟糕吧!
還好有我、我不但可以當你老婆、還可以當小咪的媽媽、
我的出現根本就是一個完美
所以莎莎姐才消除了那股內疚、罪惡感
然後、也才有和你做愛的心情、
當然這也包括了她想要一個孩子、一個像潔西那麼可愛的孩子的渴望』
阿信覺得自己要暈倒了
『我的天啊、莎莎也太暗肚了吧、我真不敢相信她想這麼多』
小星抱住他『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有好多人在關心你愛著你呢』
『謝謝、誠心的謝謝、本來應該先來做愛表達感謝、不過我快餓死了、還是吃完飯再來吧』
兩人纏綿一下回到酒吧、想跟石頭說一下就去吃飯
結果一進酒吧就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
阿信加快腳步、不可置信的在嘴裡說著『不會吧』
果然他沒聽錯、現在的吧檯站著的是瑪莎、他當年的老闆、引他進酒館這一行的恩師
阿信大步向前、激動地抱住她
瑪莎一開始還沒看清楚是誰、尖叫一聲
『靠腰啊、是要嚇死人啊、靠、你怎麼變這麼年輕、靠腰、當年像小老頭一樣的傢伙、今天變這樣子、靠、你妖怪啊、還會返老還童』
阿信好高興『怎麼會是你?你什麼時候來我這裡的』
『阿、就你那個小馬子啊、他看我老了、酒館生意又不好、就給我安排來這邊、我還真是不好意思呢、當年還覺得她不好、想不到到頭來還給人家照顧、真丟臉』
阿信當年曾經帶莎莎去看過瑪莎
很自然的兩人互看不順眼
瑪莎比較粗俗比較直接然後有時還會三字經亂噴
莎莎個性比較內斂、說話慢條斯理、對人彬彬有禮不喜歡衝突
兩人見過一兩次、阿信就知道不要再帶莎莎去了、免得製造衝突、
當時小瓶還沒出現、他就已經知道這個妹妹外柔內剛、絕不是好惹的人物
避免瑪莎倒霉他還是隔離兩人比較開心
相對的、瑪莎和安安相見之下還能有說有笑的、
所以整體而言、瑪莎對安安的印象是比莎莎來得好
她跟阿信說話時、老是叫莎莎叫做“你那個害羞的小馬子”
而幾個月前、瑪莎一來老了(六十剛過)
二來她沒出息的兒子給他惹了個大禍、欠下鉅款
瑪莎罵完兒子還是鼻子摸摸、怨恨的把自己生意頂讓給別人換現金
結果在窮困潦倒之際、居然接到莎莎的電話、請她過來這邊工作
這真的是及時降下的雨、雪中送來的碳
瑪莎當然高高興興地過來宜蘭賣老命幫阿信看店
莎莎連住處都給她找了
就阿信以前租的公寓
那整棟樓小瓶都買下來了
一樓二樓給瑪莎石頭住、租金全免但是自付水電、三樓原來是阿信住的就留著空在那裡、四樓五樓租給別人
這有錢人想的做的就是不一樣
小瓶買下這房子的原因是因為莎莎死裡逃生之後住過這裡、所以要買下來感恩紀念
(她後來有跟莎莎坦白、她當時是怕萬一莎莎跑去跟阿信住的話、她至少可以住在樓上樓下就近監視、即使不能衝進去抓姦至少也要聽聽看有沒有咦咦啊啊啊的叫聲、
而阿信知道自己租屋住處竟然給小瓶全買下來時、嚇到想要連夜搬走
當時也有點覺得倒霉、沒事好像介入人家情侶之間當小王、但是天知道自己當時連一個莎莎的手指也沒摸過)
總之
瑪莎看到阿信也很開心
兩人大聲又笑又叫的互相問候
阿信說了一陣、回頭看到小星、連忙把她抱住
『這我老婆、年輕貌美、身材一流、頭腦超好、證明我祖先有積德、不然怎麼可能有這麼好的女孩愛我』
    (圖與文無關、只是形容年輕貌美、身材一流)
瑪莎也不管阿信現在是他老闆不是員工了劈頭就罵
『你吃幼齒補眼睛補過頭、這麼幼齒你也吃得下去、摧殘民族幼苗、你之所以變那麼年輕就是會採陰補陽對不對?』
轉頭跟小星說『小妹妹你有沒有二十歲、我幫你叫警察把這隻性侵未成年少女的大色狼抓走好不好?』
小星笑道『不好、我不抱著老公我睡不著』
『小妹妹我跟你說、阿姨年紀大看的人比較多、外面還有好男人啦、不要眼睛給蛤仔肉糊到、揀這個賣龍眼的』
阿信咳了幾聲表示抗議
瑪莎說『我有說錯嗎、我就是這麼正直啊、你不高興我也沒辦法啊、吾雖愛汝但吾更愛真理』
阿信沒想到這以前他玩的梗、瑪莎居然記得、而且也學會了
兩人說笑一陣、阿信約她一起去吃飯
瑪莎說不用出去了、她煮給他們吃就好
說到煮飯、瑪莎真的有一手的、當年還沒看酒館之前賣的是飯菜
只是後來發覺做吃的實在太累、還是賣酒輕鬆
阿信和小星讓她表演、端出五六樣小菜來、吃得不亦樂乎
三人又說說笑笑一陣
瑪莎端了小杯高粱對阿信說『你幫我跟莎莎說一下、當年我有眼不識泰山、還常跟你說他的壞話、叫她小馬子什麼的、
想不到我落難了、是她救我的、我真是感激不盡、她沒來我就謝謝你了』
阿信不知道莎莎幫瑪莎幫到什麼程度、只得端杯酒說
『我當年不是你收留大概就餓死了、後來我幫過她、而她幫到你、大家互相而已、不用放在心上』
瑪莎說『你不用放心上我可要放在心上、救的是我的命不是你的』
這晚就在和老有重逢的愉悅的氣氛中開心的度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