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4日 星期三

愛不簡單(23) 夜店

小瓶上班後、莎莎在餐桌上宣佈
『等等十點就有理髮師、造型師、裁縫師輪流過來、你們不要跑啊』
阿信奇道『幹嗎?叫一堆師來?』
『你自己的主意、當然你也要拋頭露面啊』
『什麼啊、越說越糊塗、你不要浪費篇幅好不好』
『你剛剛跟我老婆提醒、說要讓她出現在風花場所、所以晚上都定好了、先吃飯、然後夜店、最後酒吧、再續ㄊㄨㄢ酒吧二、再來爛醉酒吧三、
結局是晚上一點在路邊吐一吐然後回家』
阿信搖手晃腦的、連忙否認『剛剛不是我、我剛剛在睡覺、你們出現幻覺了、不然就是有人用人皮面具冒充我、一定是這樣』
小星卻很高興『好啊好啊、好像很好玩、我要去我要去』
莎莎說『人人有份、個個有獎、不用想說可以逃得過、
啊~、我真的不愛去那地方
一堆小屁孩臭男人看著你意淫、
一堆白痴騷貨穿得像妓女、說話像妓女、做的事也像妓女、內心根本也就是妓女
問題是真的妓女會跟男人要錢、她們這些白癡還不用錢就給人家用
真是白癡、難道富二代富三代上過你就會想要娶你回家?可能嗎?
更何況真的富二代富三代平常根本不會去那種鬼地方
是像晚上這樣、我們約了才會出現啊
啊、說這些幹嗎
我要準備去叫保姆來了、叫兩個保姆再調一個秘書過來、用人海戰術來顧著潔西、不然我安不下心』
莎莎去拿電話叫人、
阿信轉頭跟小星說『你不覺得那些保姆、秘書很可憐嗎?要是潔西咳嗽感冒打噴嚏、她是不是會把她們通通殺了?』
小星摸著下巴、點頭稱是『沒錯、我也是這樣想、更有可能一個個分屍丟到海裡餵鯊魚』
莎莎對他們翻了翻白眼、不理他們
這天就在不斷的量身打扮中度過
造型差不多好了就會讓女傭去請莎莎來看
莎莎大概都是看一眼然後更改一些就算OK過關
有一兩個比較誇張的造型、莎莎不滿意、瞪了設計師一眼然後一句話不說走出去
設計師嚇得立刻把小星全身的行頭脫下來重新來過、跟小星說了一百萬次的道歉、求她千萬美言兩句、不然他會死無葬身之地的感覺
而阿信被打扮的覺得自己完全不像自己了、
『天啊、我又不是郭富城、金城武,你這樣幫我裝扮我感覺自己好娘』
設計師化妝師邊陪笑邊解釋『先生你的外型比較粗獷、我試著讓你整個的線條顯得柔和一點、請耐心等我完成、如果不喜歡我們再改回來』
阿信也不想為難人家、他看莎莎好像操有這些人的生殺大權似的、要是說話批評了他們、搞不好就是一陣腥風血雨、讓他們人頭落地
後來和莎莎小星吃下午茶的時候
他忍不住問莎莎『你到底是什麼惡勢力、讓這些人這麼怕你?』
『沒有啊、我是一個平凡的家庭主婦而已』
『夠了、這種謙虛有個名字叫做虛偽、很噁心的、說實話不用浪費作者的時間、他寫這系列已經有點掰不下去的江郎才盡了、如果不是床戲還有打鬥戲碼還算有趣、連我這主角也不想看了』
莎莎笑笑『如果我對這些人這些店有不滿的聲音傳出去的話、基本上我和小瓶的朋友圈都不會再去光顧了』
『這圈子意思就是一堆有錢的要死的王子公主就對了』
『也包括了小瓶公司、關係企業的員工、我們會把這些店的招待卷優惠卷分給同事享受的、
我有一次閒閒沒事找帳簿出來看、
光是我帶去、介紹的顧客的營業額恐怕就有百萬之多』
『等等、百萬指的是一個月嗎?還有、你可以看人家的帳冊?』
『可以啊、生意好一點的、想要擴張又沒錢的、
或是功夫練到一個程度想要自己開店的、小瓶多少都會投資一點、不然就是租房子給他們、
所以我跟店長、老闆說一聲、他們什麼都會乖乖呈上來、只是我是一兩年才看一次、心血來潮時想要知道個大概而已、
至於百萬指的是多久的營業額?我跟你說、我有一次曾經抓狂亂瞎拼、一天買五十幾萬的衣服香水鞋子』
『好、我懂了、你是惡魔!難怪這些人怕你、更慘的是惡魔居然是衣食父母、不怕就是白癡了
請問、惡魔小姐、你頭殼是壞掉嗎?這種生活不過居然跑去酒吧當酒侍?你神經啊?還有僱用你的人一定也是白癡』
『而且是個可愛的白癡喔』
說完臉湊過來親他臉頰
『瞪什麼瞪、我是不能親啊、不能親他、我就親你』說完就轉頭親了小星
小星說『我哪敢瞪你啊、你是惡魔耶、剛剛那個小姐你瞪她一下、她差點跪在地上拜託我、要我跟你求情、千萬別跟她老闆說、
她說他媽媽最近住院、要是沒了工作她會死的』
『她把你的頭弄的像鳳梨、穿得像一顆高麗菜、而且是爛掉的高麗菜、我沒罵三字經已經是很客氣了、難道還要讚嘆她的藝術造詣啊、
我是要帶妳出場去炫耀、吸引世人目光不是要喝果菜汁』
莎莎的形容讓小星笑到差點跌下椅子、阿信也笑到東倒西歪的
夜幕低垂
莎莎帶阿信小星先去吃晚餐
一家以貴聞名日本料理
三人下了賓士S600的同時、小瓶的BMW750也到了
餐廳老闆自己出來迎接貴客
小瓶穿的是紅肉李的套裝、綁上馬尾的俐落更強化她精明幹練的形象
    (圖與文無關、只是形容穿上紅肉李的帥氣)
簡單說、就直接引用那些噁心的暢銷言情小說總裁系列裡面的那些帥到不像人的形容詞來形容小瓶就對了
高、帥、酷、然後很高很帥很酷、然後超帥超酷
最重要的是、有錢而且是有錢的要死、
總之就是不論男女一看就會愛得要死的高富帥
小瓶一下車就走過來抱住莎莎
『老婆、我好想你、你真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尤物』
莎莎的確是的、白色禮服小露香肩、身材曲線曼妙、什麼都看不到但是看過去就知道這女人性感火辣程度破表
阿信在後面抱著小星『呵呵呵、老婆、我聽到有人在形容你耶、好奇怪喔、怎麼偷用我的形容詞』
小瓶裝作現在才看到他們的樣子、
『噢、是你啊、哇、打扮前打扮後、手術前手術後耶、真是判若兩人耶』
接著又抱住小星讚嘆『年輕貌美的鮮花真是美的讓人感動、只是插在牛糞上了』
阿信哼哼幾聲『你不要太過分、我老婆怎麼會是牛糞、他這麼香這麼美
不過你說對了、我這朵鮮花的確美得不得了』
小星說『如果我老公是牛糞也是印度的牛糞、受萬民膜拜』
四人嘻嘻哈哈說完、讓大餐廳老闆恭恭敬敬的歡迎進去用餐
小瓶吃飯的地方當然是包廂
不過走進包廂之前、小瓶莎莎還要跟一卡車的人打過招呼、噓寒問暖才能走得進去
阿信耐心看著、一半覺得有點煩一半覺得有點佩服
要當個有錢人真是不簡單
光是記住些人臉就已經是千難萬難的本領了
阿信稍微分類一下、
百分之六十五屬於腦滿腸肥的廢物、不用記住應該無所謂
百分之二十五屬於拍馬逢迎、意有所圖的吸血鬼、記住千萬別讓他們接近就對了
剩下的百分之十不到屬於同等或差不多有錢的有材料物種、阿信觀察著他們、發現他們幾乎都同時回饋一個也在打量你的眼神
記住他們應該會很有趣才是
只是說這種人通常也會有自己包廂、如果不是跟著小瓶、根本沒機會看到這群人
終於走到自己的包廂
阿信覺得自己好想躺在塌塌米上休息了
但是裡面已經有五個人在等著他們來到
其中兩個阿信在美國看過、是小瓶的新事業群的兩個負責人
另外三個女生沒見過、看來也是公司的員工之類的
阿信臉上微笑不滅、但肚子裡暗罵『下次別出餿主意了、自己自由自在去吃滷肉飯多好啊、結果弄到累死人了』
倒是小瓶、等到包廂門一關就大大地吐了一口氣
『我的媽啊、累死我了、要跟這麼多人打招呼就會讓你發誓下次不來了』
說完就躺在莎莎大腿上、小聲的跟她撒嬌『我們回家好不好』
莎莎愛憐的摸著她『好啊、叫這些人都走吧、預約都取消吧、工作都暫停吧、錢也不要賺了吧』
小瓶一聽就坐起來了『開玩笑、不賺錢我怎麼養這種如花似玉的老婆』
莎莎吩咐上菜
果然邊吃邊喝還要邊聽屬下報告
其中一個說的比較囉唆、小瓶表面裝的很認真在聽、手卻慢慢的移向莎莎的大腿、超慢的把她裙子撩起來往根部進攻過去
莎莎裝作不知道
但是她的身體變得緊張的僵硬立刻被坐在旁邊的阿信發現了
阿信偷瞄到小瓶的下流動作、立刻偷學她、慢慢把手伸出攻擊莎莎另一隻大腿
然後在根部碰觸到小瓶的手指
兩隻手指立刻相互攻擊起來
阿信用左手沒有小瓶的右手來的靈活、被小瓶用指甲連刺了好幾下、呈現敗象但是還是繼續纏鬥
兩人動作變得比較大一點、另一個沒在做報告的員工好像感覺到什麼了
莎莎這時把壽司塞進嘴裡、然後筷子向下插下去
兩隻手都被狠狠的刺中
阿信啊的一聲、說『好像有蚊子』
小瓶也嘿的一聲『是嗎、是你身上發癢吧、吃這個也癢吃那個也癢、是不是對海鮮過敏』
『我對鮑魚有點過敏、不過如果新鮮的就不會、尤其那種新鮮好吃到有人在搶的更不會』
小星好像有看到些什麼『那多叫幾隻來吃吧、多幾隻就不用搶了』、
莎莎說『家裡還有存貨、看你要吃多少都有』
四人笑成一團
那幾個員工不知所以只是傻笑
阿信轉身一手拿壽司餵小星吃、另一手伸到她大腿上、又要慢慢的往根部移動
突然被後背被重重戳了一下、劇痛下轉身
莎莎在喝湯、小瓶假得要死的在聽員工說話
阿信知道是她是從伸手從莎莎背後偷襲他
他伸手同樣路徑小要報仇去戳回來
手伸到一半莎莎突然向後壓到他的手
然後一副很驚訝的樣子、
『大哥、你幹嘛、你的鹹豬手放在我屁股後面想要做什麼?』
雖然鹹豬手和屁股這兩個字說得非常小聲但是阿信在外人面前還是羞得滿臉通紅
看著莎莎惡作劇的笑眼、阿信不敢多說、吱吱嗚嗚的嘴巴不清不楚回了兩句、轉頭吃東西
小瓶大獲全勝之餘、跟員工說起話來就更得意了
兩個高級主管比較能適應小瓶的節奏、三個小姐就比較緊張
但是小瓶無視於她們的情緒、時時掏出一些問題轟炸她們
最後一道甜點吃完之後、小瓶就讓三個女生先走了
三人一走出去、小瓶轉頭對兩個主管問說『你們覺得誰接潘姨的位置比較好?』
原來是來考試的、難怪覺得他們周遭的氛圍會這麼恐怖
比較多話的胖子開口就背誦了三個人的背景資料、然後說
『如果是比較相關的學歷學識、是A比較齊全
如果這幾年的工作表現我覺得C比較有進取心、
我跟B的接觸比較少、她的話、我就比較不了解了』
小瓶聲調稍稍露出不耐『我是問你個人看法?』
『這就要看總經理的喜好了』    
小瓶突然用台語斥罵『啥米都要問我、我請你要死啊』
那人嚇到臉色泛白、張口結舌
小瓶用眼神改問另一人
這人一看就比較精明、他直接了當的說
『我選A、誠如李總說的、她的相關知識比較齊全、這工作不就是傾向保守、安定、不犯錯為原則?』
小瓶點點頭
回頭又給李總一個答覆的機會
這次他不敢再廢話『我也選A、我覺得她年資夠、知識夠、整體的工作表現也夠』
小瓶點點頭、就示意兩人可以先離開了
莎莎在他們離去之前對兩人說『我看你們兩個都要多運動一下、我送的運動卷用完了嗎?明天我會叫小魚再多送幾份過去、記得要去流汗喔、我看李總我再加個韻律操課程給你好了、帶你太太一起去、一定要去哦、我要檢查喔』
等到兩人一離開、阿信點點頭、『一個黑臉一個白臉、一個師公一個桌頭、佩服佩服、厲害厲害、賢伉儷果然雙劍合併天下無敵』
莎莎笑著牽起了他的手、
阿信還以為她要幹嘛
莎莎突然把他的手放到嘴邊用力咬了下去
阿信叫痛『你幹嘛』
『大庭廣眾之下敢來偷襲我、你活該』
『我是要救妳耶、我是看到有色狼侵襲、見義勇為、你冤枉好人』
莎莎笑容不減、轉身靠近小瓶
小瓶把兩隻手藏到身後『你想幹嘛、我是要巡田水、看看自己疆域的土地水源有沒有被壞人入侵』
『原來如此、是大哥冤枉你了』
『對對對』
莎莎把臉靠在她胸前溫柔的說『那真是感謝喔』
然後小瓶就發出一聲慘叫
莎莎隔著衣服咬了她的左乳
小瓶抱怨『你這樣算是種草莓嗎?我等一下怎麼穿爆乳裝』
莎莎說『簡單、我穿就好了、你穿我的』
『不行、誰都別想看你的ㄋㄟㄋㄟ、只有我能看』
莎莎不理她、開始換衣服
原來吃飯穿一套衣服、再來夜店要穿另一套
小瓶對阿信說『女生要換衣服了、男人滾出去』
阿信把頭伸到矮桌裡面去、屁股翹得高高的
『這裡面沒有男人了』
『那這個大屁股是誰的』
『那是鴕鳥的』
三女大笑、小瓶毫不留情一腳踢在屁股上
阿信又是誇張的慘叫
小星說『你又打我老公、我要替老公報仇、再給你種草莓』
說完真在她右乳上咬了一下
小瓶驚叫一聲『你這變態女生、你真害我不能穿露乳裝了』
說完開始脫衣檢查
左右乳都淤青了
阿信從桌底鑽出來讚嘆『這草莓比蘋果更大』
事已至此小瓶只好穿上本來莎莎要穿的衣服
莎莎選的是件露背裝
阿信一看小瓶露出白皙優美的背部線條沒有讚美卻嘲笑
『哈哈、沒有魔術胸罩、ㄋㄟ ㄋㄟ回復原形、露出小奶真面目了』
『我小奶?你才小雞雞啦、林祖媽的奶又大又挺、我家潔西每天都吃得飽飽的』
小星剛脫下衣服要換、聽她這麼說、就學袋鼠、跳啊跳、跳到小瓶面前
小瓶讓這強大的無言示威刺激之下、狠狠地抱住她、用力的給她連種三四顆草莓
『ㄋㄟㄋㄟ大了不起啊、看我怎麼修理你』
              (圖與文無關、只是形容ㄋㄟㄋㄟ大)
小瓶還要玩、莎莎看看時間制止她
『還想學灰姑娘十二點回家睡覺的話、還是走吧』
三分鐘之後四個穿的又帥又豔的帥哥美女走出日本料理店、差不多整家店的工作人員和顧客都停下來、給他們最崇敬的注目禮送他們離去
一輛超大型的賓士休旅車、就那種可以在上面辦公的大車接他們前往夜店
在車上小瓶突然問阿信『你覺得呢?是你的話要選哪一個當貸款部的主管』
阿信笑了『靠、你們有錢人真是恐怖耶、隨時在考試』
『是順便問的、你在現場我就隨口問一下、不要有壓力』
『這種說法讓人壓力更大而已』
『哦、你快講啦、』
阿信學她剛剛口氣『你啥米都要問我、我請你要死喔』
小瓶伸手去捏他臉頰『你講不講、講不講』
阿信連忙逃開、笑著說『我會選B啦』
小瓶覺得奇怪『為什麼』
『因為B沒人選、我選了表示我眼光獨到、要是運氣好跟你選的一樣的畫、我就爆紅了、表示我跟老闆心靈相通』
『可以不要說廢話嗎』
阿信笑了笑、心裡整理一下
『用消去法來選
A有點強迫症、甚至可能有點憂鬱症傾向、讓她做可能不長久或者你做老闆的要比較累
C工作能力聽說很好、但是聽人說話這件事好像完全不是她的強項、除了你之外剛剛別人說話她似乎都沒在聽、這樣要當主管恐怕有點麻煩
B的話、反而沒有以上的缺點、然後看她吃東西的樣子來看、這人相較之下是比較那種比較容易滿足、不會想要強勢主導那種個性、你要求的不就是安逸於這個位置上、不要想康想旁、好好負責的人、這個標準來看、B反而比較適合』
小瓶說『A有強迫症、這有可能、但是也可能人家只是習慣擺盤擺好再吃而已、
說到憂鬱症?你會不會太扯』
阿信還沒說話、小星拿起手機按按按、連按幾下、然後把手機遞給小瓶
小瓶莎莎一看、倒抽一口涼氣、是A到精神科就醫紀錄
小星『不用再駭進去看病歷了吧、侵犯隱私到這程度連我都覺得有點夭壽了』
小瓶訝然問道『是你駭客老婆偷資料給你看的嗎?』
『不是好不好、我是看臉猜的、那憂鬱症的臉部特徵很明顯啊』
小瓶說『你教我看』說得很有誠意的求教
『哦、簡單啊、你開家酒吧、連續看人臉看五年就知道了』
『靠』
談談說說之間夜店到了、阿信一看車外、覺得自己就像好萊塢巨星要走進奧斯卡獎頒獎典禮的明星紅毯大道
夜店的保全、接待、
小瓶莎莎的仰慕者朋友
平時混夜店知道小瓶莎莎魅力的玩咖
一堆看熱鬧的路過的
都擠在一旁歡迎女王的到來
只差沒有一堆狗仔擠在一旁拍照了
阿信把小星推到她們兩個身邊走在前面、他離個幾步距離跟在後面
莎莎和小星十指緊扣牽著、抱著小瓶的腰、三人一起向前走
莎莎對小星輕輕說『臉露笑容、抬頭挺胸、讓全世界都看到你的風範』
小星笑說『可是我只想擠到一邊去看你們的風采啊』
莎莎說『我以前也是這樣想、可是啊、你生來就是該像公主般受萬民景仰、這是你的命、你要學著接受、然後扮演好你的角色』
說著說著、他們給人群擁護進了夜店大樓
阿信跟在後面差點給保全擋住、    
小瓶轉身回來拉住他的手、對彪形大漢大吼『他是我一起的啦』
 阿信卑微的感恩的小聲的『謝謝女王抬愛、不過請問是睡一起、住一起、還是吃一起、拉一起』
小瓶皺皺眉頭『拉?不要說拉、你要是敢在我面前尿尿我就把你那根髒東西切掉』
『髒?你用的時候就說是好東西、不用就嫌她是髒東西、你這不知道感恩的東西』
小瓶嘻嘻笑笑的握著他的手
『你這壞東西要小心了、我這樣公然握著你的手、不知道有多少仰慕我暗戀我的男女玻璃心破碎了哦、現在已經有幾百個人想上前來砍你了』
阿信聞言想要甩掉她的手、小瓶卻緊緊握住不肯放
阿信小聲地喊說『大家相信我、我真的跟她沒一腿、除了做過愛、上過床、生過小孩之外、我們真的沒關係的』
四人邊說邊笑進了夜店
當然、一定有包廂在等小瓶女王光臨
門口還有四個保全凶神惡煞的男子漢、四個服務生兩男兩女等著伺候著
阿信一開始不知道保全要幹麻
後來一看才懂、好像整個club的客人都沒人有心玩樂、大家都在排隊等著擠進來包廂、保全不擋著全部都衝進來了
阿信不懂問莎莎『這些不是都是富二代官三代什麼的、要比錢可能沒你們多、但是也不會少很多啊、這樣排隊等著寵幸會不會太誇張』
莎莎解釋說『主要是我可愛的女王是這個年齡層的頭頭
這些人年輕時就開始一起玩、小瓶本來就是他們的領袖
而大姐頭除了人美、魅力十足之外、她娶的老婆又是個性甜美人見人愛
種種條件讓這些後輩仰慕不已
但是呢、小瓶是見首不見尾的神龍級人物、要見她一面難如登天
她寧可和我浪跡天涯也不願意和他們這些金枝玉葉、太子公主唱歌跳舞喝酒聊天
現在千年難遇的機會來了、女王重出江湖了他們自然要進來朝聖啊
然後呢、除了小瓶的魅力之外、也想要來套套交情、未來做生意難免會碰上啊、
小瓶這麼優秀、不現在趁機會還能巴結的時候多巴結一下多套套交情
以後要是商場遇到了被大姐頭無情痛宰豈不倒霉
你看誰三十歲就主導家族企業的、他們都還在總經理特助董事長特助的吸奶嘴階段
對他們來說、小瓶的魔力就像是美國人喜歡去接觸巴菲特爺爺一樣的意思』
小瓶在包廂「接見」七八組人之後、覺得氣悶了
左手牽著莎莎右手牽小星走出包廂進入舞池開舞了
阿信站在舞池邊緣笑著看他們的舞姿
心想『我怎會想說我和他們是一掛的呢?她們都是天仙般的明星、我最多算是經紀人兼保鑣吧、我連配角都沒辦法演啊』
想著想著正要退回到包廂裡喝酒
小星不知道從哪兒跑出來、拉住他要跟他一起跳舞
跳迪斯扣難不倒阿信、
只是看著小星隨著節奏肢體舞動的性感姿態、阿信身體自動彎腰駝背起來
小星看他動作怪怪的、關心地問
阿信在她耳邊說『趁夜店保鑣把超級無敵大海怪抓起來丟出去之前先去坐下來吧』
小星一開始不懂、後來見他比了比下體、就笑到彎腰了
本來兩人要回包廂但是看一堆人擠在那裡
阿信小星就自動轉身到吧台邊去坐了下來
酒保問他點酒、阿信隨便叫了杯啤酒
結果五百塊居然一去沒有回來、阿信以為他忘了、跟他要找錢
那酒保呆了一下、用有點不屑的表情找他一百多
阿信看了旁邊的人才知道這些凱子的錢都是一千一千丟下就不要了、多的算小費
他愈看越覺得好笑、原來平平是賣酒的、顧客級數可以差這麼多
以前他就算收過小費也是那種190收200不用找了、或是好一點360拿400之類的
但一定乖乖誠實把零錢端過來、等客人大爺耍帥手一揮說聲不用了才收起來
他這輩子還沒看過這種小費自己收去連謝謝都不用說的情況、真是太好笑了
等到又幾支熱舞跳過、小瓶莎莎也擠到他們旁邊來休息
阿信又見識到女王級數的點酒了
她根本不用說話、用手指比一下、霎那間就一杯Mojito擺上來了

當然也不用給錢
誰敢叫她付錢啊
阿信心想回去要問一下到底是夜店會專程來請款還是另外怎麼算
等到她們共享半杯調酒喘息過後
阿信跟莎莎說『你說謊、你在這裡根本如魚得水、根本豔光四射
club根本是為了你們要有地方表現狂熱性感而開的、你哪裡不適應這裡了』
『我說我不愛來、我有說我在這裏會畏畏縮縮嗎?我們兩個本來就是夜店的女王好嗎、你傻傻的』
阿信看著她們兩個渾身香汗淋漓的嬌豔美麗
正想要再說些什麼
一個看來很稚嫩的妹妹走過來、拉著小瓶的手、想把她帶離莎莎身邊
小瓶一下就把她甩開
那女孩突然哭了起來、然後靠近莎莎身邊大吼大叫
阿信怕她傷害莎莎、上前一步想要保護她
小星卻拉住他不讓他動
吼了幾聲之後莎莎先是不動聲色的拿起Mojito一飲而盡
放下酒杯然後甩了那女孩一巴掌
女孩抱著臉就跑了
小瓶站在那裡不敢動、莎莎瞪了她一眼然後走回包廂去了
整間夜店好像電被拔掉一樣、瞬間啞然無聲
但是DJ很快就醒過來、立刻繼續放音樂轟炸
阿信傻住了、心想難道小瓶偷吃被活逮、小三鬧上門來?
不論如何自己是站在莎莎那一邊的
想到這裡就牽著小星慢慢移步回到包廂、想說萬一要哭就到我懷裡哭吧
只是跟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樣、看莎莎神情自若於愉快的喝馬丁尼、
剛喝一口、小瓶坐回她身邊接過酒杯也喝了一口
阿信還沒說話、剛剛被挨巴掌哭哭的小妹妹走進來跟兩個姊姊撒嬌邀功
莎莎把自己脖子上絲巾拉下來、抓了一把冰塊包起來遞給她敷臉
那傻女生喜不自勝的接過莎莎的獎賞貼在臉上、一副喜從天降的快樂
阿信才懂這是套好的猴戲
但是幹嘛要演這齣?
答案很快分曉
一個男人走了進來、向女王微微鞠躬示意
『一切都辦妥了、剛看過影片一切OK』
莎莎笑說『你要我再演一次的話、你就要自已來挨巴掌了』
阿信看那樣子、突然間就懂了、這男的是狗仔隊或徵信社之類的
今晚的演出就是早上自己雞婆說的那句、
『小瓶你要是不上班、或是做些風花雪月的事、最能夠讓股價跌個過癮』
先是出去大吃大喝讓商場朋友看她出現應酬、讓世人確定她王者回歸的消息
然後接著玩樂、玩到被狗仔拍到感情生變什麼的八卦消息放出去
一切都是小瓶莎莎安排好的
阿信忍不住豎起大拇指讚嘆
今晚實在大開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