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9日 星期一

愛不簡單(24 ) 救美、但不很美

又坐了一下子、小瓶看了一下時間
『好了、舞也跳了、戲也演了、該見的人也見了、還沒見的我看也不是重點了、走吧』
四個人正要走出包廂時、
突然聽到有人大聲地咆哮、像是有人在吵架
正當大家都抬頭來想要找噪音是從哪邊傳出來的時候
就聽到一聲槍響了
阿信反應最快、一手牽著小星、一手拉住小瓶莎莎
快速的走向逃生門出去
不過阿信走的不是一般人走的逃生路線
他一開始帶著三個女生走向廁所、突然轉彎然後連續幾個轉折又推開一道暗門
一下子進入只剩下他們四人的空間了
邊走阿信邊念『在緊急狀況、千萬不要和人潮走相反方向、會被撞倒、要把重心放低靠牆邊走、如果要改變方向一定要看好人潮空檔不然會被撞倒、萬一倒地千萬記得要滾到牆角去、不然會被踩死』
莎莎說『你先別背這些逃生法則了、 你路怎麼可能會這麼熟的、你不是沒來過夜店』
阿信笑說、『我是沒來玩過、我可沒說我沒來過、這裏我還真的來過、不過我是來送貨的啦』
小瓶問『你什麼時候賣酒賣到這裡來的』
阿信說『有一次我晚上去拿酒、老闆、就阿安啊、他請我幫他送三箱香檳過來、說是緊急訂單但他店裡剛好沒車可用、
我說我台北的路不熟、我們就兩個一起來了、就從後面載貨電梯進來、我就說我鄉下土包子要看看燈紅酒綠的夜店長怎樣、
就拜託叫貨的那個酒保帶路、也順便幫他拿酒上來、就偷偷看了一下、啊就是我們剛剛走出來的路了』
三個女人都同時讚嘆『你的生命經驗真的很豐富』
『還好還好』
阿信帶頭推開逃生門、門才開一點點、他突然煞車停住
四個人聽到門外一個女子的叫聲『住手、我叫你住手、你放開我』
八隻眼睛擠在門縫往外看、不太清楚的看到一個男人一個女人糾纏在逃生梯旁邊、
女的已經被推擠到牆邊
然後下一秒就聽到衣服被撕碎的聲音了
男的發出野獸般的低吼『裝什麼純潔啊、這邊幹過你的男人早就超過一打了吧、你在床上有多淫蕩我兄弟都跟我說了、幹、我今天一定要幹到你』
四名躲在門後的觀眾同時發出正義之聲『畜生』
說完小星說『老公去救她啊』
阿信看著強暴戲考慮一下說『不要』
『為什麼?』
『我好久沒看A片了、想看個刺激的』
『刺激的我們回去演啦、你去救人啦』
阿信沈吟一下『還是不要、搞不好這兩個是情侶、他們為了情趣故意在這邊演出、旁邊搞不好有攝影機在錄、我沒事跑出去搞不好被告傷害』
小瓶說『絕對不是的』
『你又知道了』
『當然知道、因為那女的是韋家二房的公主、叫韋什麼蓮的』
莎莎接口『韋怡蓮、她嫁給了羅家的三兒子、一樁注定不幸的財團聯婚』
『為什麼?』
『你先去救她吧、以後再跟你說』
阿信還是說不要『韋家不是那個賣黑心貨又在中國舔共產黨屁眼的家族嗎?那種奸商的女兒出事正是報應我幹嘛去救她』
小星很奇異的問『平時你對付壞人都很果決神速、你今天怎麼了?』
『以前是會傷害到你們的壞人、所以下手要多狠就多狠、要多快就要多快、不用客氣、今天這人我又不認識、甘我屁事』
接下來阿信突然說『但是呢、如果你現在把內褲脫下來給我、我就考慮去救人』
小星呆呆的『你要我內褲幹嘛』
『我想要戴在頭上啊、這樣可以當面具、我長久以來的心願就是當蝙蝠俠』
莎莎小瓶忍不住都翻白眼
只有小星很認真的『可是我今天穿丁字褲、遮不住臉耶、不然這樣』
她把自己的胸罩脫了下來
紫色的超大號蕾絲性感胸罩


(圖與文無關、只是解釋什麼叫紫色胸罩)
阿信笑得好開心、歡天喜地的接過來當作面具遮住口鼻、
小瓶一腳踢在他屁股上『快去啦、變態超人』
阿信推門正要出去又停下來『好香好濃好好聞的味道、老婆我好愛你、我回去要好好聞你』
現在連莎莎都受不了一拳捶在他背上
阿信玩了半天才衝出去救人
這畜生男人已經把韋怡蓮衣物差不多都撕爛了、一手抓住女人的兩隻手、用膝蓋壓住女人的腰、一手正在脫自己的褲子
阿信小跑步接近、畜生男人聽到腳步聲回頭來看
阿信左手手肘對準他腦袋左邊太陽穴、
卻因為他轉身移動了變成擊中額頭
那人被阿信肘擊打中、身體轉了半圈、姿勢變成面對著阿信
雖然第一擊效果不如預期、但阿信並沒有停下、他動作一氣呵成、右手手肘由下往上、正中了畜生下巴、
這下子淫獸一聲也沒哼出來就直接向後倒下
這位韋小姐手腳一回復自由、並沒有急著找回衣物遮蔽自己幾近全裸的身體或大聲哭叫、而是一腳踢向昏倒在地的畜生
更殘的是她是一腳接一腳、完全不停、
畜生的頭、胸、腹部、下陰挨了至少十幾腳
嘴巴更是不斷地發洩她的怒火『幹你娘老機掰、操你媽的B』之類問候他媽媽的精彩髒話沒有片刻停歇
阿信在旁欣賞她的狠勁順便連身材也一併欣賞
看得出有練過的身材、那腰部還練出人魚線、
不過看那「兇狠殘暴」的胸部、阿信猜那應該是手術做出來的水球、不像小瓶莎莎小星的自然柔美線條
阿信忍不住評分、家裡的三個女人的美貌各有千秋但是都應該是九十五分高分、就算去掉評審不公也有九十分
眼前這個裸女打扮得宜、穿著華麗的話最多七十五、現在這種瘋婆子狀態是六十九、甚至只有六十及格分、問題是阿信一向慈悲為懷、只要是女人都給六十分、所以這女的所得分數是屬於很可憐的悲哀等級、跟她家億萬家產成反比
但是呢、勇敢報復反抗的個性而不是裝可憐倒在那邊哭哭啼啼靠北靠木可以加個十分、所以最後以七十五分成績收場
等韋小姐踢到沒力稍稍停下休息了、阿信才開口說話
『如果你沒打算殺人的話差不多可以停了、現在送醫院應該還有得醫的程度、再踢下去恐怕就GG了』
『這種人渣殺了就算了啊、送什麼醫院』
『是啊、說得好、那你慢慢殺、我走先』
『等一下、你、、、』她到現在才看到阿信奇異的裝扮『你為什麼要矇住臉』
『哦、我師父說矇住臉功夫會比較好、剛剛一時情急找不到加菲貓』
這女人應該沒看過周星馳破壞之王、所以完全不知道這句雋永對白的笑點、當然也可能是剛剛差點被強暴所以笑不出來

她又看了一會兒、更驚訝的說
『你是用胸罩矇住臉嗎?你變態啊』
這女人對救命恩人居然這麼無禮、阿信忍不住笑了
『不是啦、我是蝙蝠俠啦、但是今天放假忘了帶蝙蝠裝出門、所以剛剛隨手撿了一塊布遮住臉、是胸罩嗎?我倒沒注意到、對不起啊、要救人來不及講究看撿到什麼了、還好不是撿到內褲不然這下就倒霉了、我很迷信的』
韋怡蓮搞不清楚這人是不是神經病、但是決定先不去追究他的衣著、先處理自己的比較要緊
『喂、你的外套借我穿好不好?』
阿信覺得真是夠了、居然用喂來叫他
『不要、我這件是紅肉李的、貴死了、我存了七個月的錢才用信用卡分期買的、我連我爸都不借、還借你壘』
『蝙蝠俠不是世界首富嗎?』
『因為來到台灣美金不能用所以變窮了、何況我又不賣黑心油哪能成為首富』
聽到這句嘲諷韋怡蓮立刻發怒『幹、那是我二叔幹的蠢事、不是我們這房好不好』
阿信倒也沒想跟她吵架、嘲笑一句就算了
彎腰把快要被打死的畜生的西裝外套拔下來拿給韋怡蓮
『拿去』
『不要、寧死不要穿畜生的衣服』
阿信說『隨便你、你就從這裡走下去讓大家看你的裸體吧、反正身材好不怕人家看』
           (圖與文無關、只是形容身材好與裸體)
說完就要走了、
韋怡蓮跟著他往舞廳方向走
阿信怕她遇到小瓶她們、連忙停下腳步『啊、對了、不能走這邊、要走就要從救生梯下去、裡面發生槍擊事件、裡面現在一團亂』
韋怡蓮半信半疑
阿信看她不信他、不爽的說『靠、你那什麼臉啊、不信我啊、不是裡面發生事情、我幹嘛走到這邊來』
『跟我一樣來這邊抽煙啊』
阿信吸了吸氣味『你是抽大麻吧、還抽煙、你騙鬼啊』
韋怡蓮沒否認但是還是想往剛剛來的方向走回去
阿信有點不耐煩了、『喂、你這人是不聽人話的啊』說完伸手輕輕抓住她手臂
想不到這女人回身就是一拳打向阿信
阿信想不到她這麼快就恩將仇報差點沒閃過
嘴巴也不客氣了『幹、你臭女人』、本來想抓住她的手
但想不到的是這千金小姐下一個動作是放聲痛哭、然後靠到阿信肩上、哭的可憐極了
阿信猜應該是她剛剛差點被強暴所以現在跟男人接觸到會有恐懼感、所以阿信一碰到她的手臂、她的反射動作就是揮拳
一回神就撐不住了、抱住阿信哭了起來
阿信看女人哭、也不計較了、
只是後退不讓她靠、彎腰把拿丟在地上的畜生的外套撿起來給她穿上、再幫她把破碎的衣服當裙子綁好、這次她沒嘴硬乖乖穿了
阿信問她有帶錢嗎
全身都被撕爛了、問這句真的有點蠢
阿信又從暈倒畜生褲子口袋摸出一個皮夾
『拿去啊、別哭了、先去買衣服再吃個大餐再去買法拉利、讓這混蛋背負卡債、嚐嚐看負債的痛苦、
啊你不知道啥小是負債、那就是說你擁有的金錢比較少、要支付的帳單比較多的那個狀態、
會計學還為了這個去發明一個叫資產負債表、我看過一次就暈倒了、完全不知道那是啥碗糕、大學就是在教學生把簡單的東西變複雜、複雜到連鬼都看不懂』
碎碎念聲中把韋小姐帶往樓下
本來要試著讓她穿回自己的高跟鞋的、不過拿起來一看就放棄了、一隻鞋子在和畜生的掙扎中全毀了、另一隻不見了
算是攙扶著富家千金的狀態下、兩人走到夜店大樓後方、
阿信趕緊放開她『你自己走吧、我要去找我朋友了、剛剛混亂中走散了』
他樓梯走兩步又回頭吩咐她『喂、警察要是問你別說有我這個人啊、我不想跟警察打交道啊』
說完就走了、快步跑回、小瓶三人慢慢沿著他們走的路線走下來
小星有點酸酸的『英雄救美回來了啊』
阿信翻了翻白眼『是你叫我去的、你還敢吃醋』
『我叫你去救人、沒叫你去扶來扶去摸來摸去的啊、還講得那麼幽默、你不知道這樣會讓女人很快愛上你嗎』
阿信一副很生氣的樣子、猛地向前把小星壓在牆上
一手撕掉小星上衣、另一手伸進她裙子裡去
用力一撕、小星痛叫一聲、內褲已經被阿信硬生生扯下來了
撕爛的丁子褲拿起來作勢要塞進她嘴巴去
然後阿信突然停下動作『現在在這裡強姦你、還是回家再強』
小瓶、莎莎同時從他背後伸手打他、一個打頭一個打背
『嚇死人啊你、我還真以為你生氣了』
『我差點要一腳把你踢下樓了』
小星卻是『啊、不要、不要、你放開我、我要叫了、你不要啊、、、、、、你幹嘛停下來』
阿信放開她、把紅肉李外套脫下來給她穿上、幫她遮住裸露在外的胸部、然後突然想到似的、把蒙面用的胸罩解下來幫她穿上『穿好不要給別人看、這對ㄋㄟㄋㄟ太美了只有我能看、還有我這衣服很貴的只給你穿不給別的女人穿』
小星覺得好甜蜜、嘴上盡說些蠢話『穿上幹嘛、哪有強姦犯幫人家脫掉還重新穿上的?』
莎莎已經想打她了『夠了、讓我們先回家、回家之後你們要玩哪種劇情都隨便』
『那你要不要插一腳』小星笑得像花痴般地問
『我插你的頭』
阿信搶著問『那身體呢?』
小瓶問『什麼身體?』
『她說要插我的頭、那我的身體插不插?』
莎莎白眼已經翻到後腦杓了
『賢伉儷回家之後想插哪就插哪、現在閉嘴』
一行人從送貨樓梯走出去
隨手招了一輛離自己最近的計程車就快速離開這是非之地了
然後打電話要自家車司機去附近知名豆漿店見面
莎莎看阿信有點不解表情、『韋小姐的法拉利在那裡、看到了嗎?想說不要給她看見我們、免得她猜到蝙蝠俠是誰

還是走先、不是怕她、是、、、嗯、回去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