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4日 星期日

愛不簡單(25) 善有善報

回家之後、莎莎小瓶看小孩已經睡了、送走保母之後、
在餐桌上小小吃了點宵夜、才跟阿信解釋剛剛的那位小姐家世
『韋小姐被家裡安排嫁了一個中等財團的羅先生
羅家的名聲不響、但是如果你是那種需要把錢搬來搬去尤其搬到國外去的業務
十之八九都會和他家扯上關係、
尤其是數量大到不想要人知道、不想讓人知道的金流
羅家的公司通常都是最好的選擇
而韋家、在黑心事件ㄅㄧㄤˋ康之後對於金錢的移動的需求更是飢渴不已
台灣國內的錢還好、但是在中國啊、、、啊先說這個
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一般來說錢要從中國移回台灣並不是直接中國——台灣這樣直線走的
通常都是先轉到加勒比海群島的某間紙上公司或是某家不知道誰開的空殼銀行
然後再轉進中國或台灣的
韋家在中國有幾百千億元的投資、存款、資產等等等
他們一直都有把錢轉來轉去的需求
這個需求在這幾年更是膨脹到很恐怖的數字
就在三年前、韋家的大當家的決定要和羅家結盟、
讓他們幫忙把中國的資產移到連鬼都不知道的地方去
但是這樣其實很危險的
危險一是在中國的錢百分之一百都是和共產黨王八蛋們一起搞的錢
那些錢就像中國一天到晚被失蹤被自殺的首富們的財產一樣都是又髒又臭的、絕對都有問題
不要相信商業週刊寫的什麼誰誰誰高明的商業策略、偉大的行銷天才了
那個嚇死人的幾百千萬億絕對都是污來的、
烏來你知道啦、就是碧潭附近、哈哈哈(阿信抱著自己、喊了幾聲好冷)
總之呢、在中國你要是被共產黨懷疑是心存不軌你就準備進監牢了、然後跟幾千億黑錢說掰掰了
危險二是萬一把錢交給某人處理、而那個某人要是心懷不軌、那一輩子心血就都沒了、然後你連告人都不可能、你一告全世界不就都知道黑錢有多少了、而且還得坐牢、所以你猜到要用哪種方法嗎?』
莎莎要阿信猜
阿信想了一下下『學國民黨那種共犯結構模式啊、每個都有拿、要是有人想走想去檢舉、就通通要一起坐牢』
『差不多意思、韋家要羅家答應彼此交互持股互相投資然後才讓他去管理韋家的錢、然後其中又加了一個互相交換人質的方案』
說到這裡莎莎又停下來、笑著看阿信
阿信一下就懂了『羅家的一個公子哥娶韋家的一個公主娘娘、政治婚姻、女的就是我剛剛救的女人、男的是羅家的?』
小瓶接口『嘿嘿、不瞞您說、那人就是羅家的大王子也是我的閨蜜』
『就是你那一國的?』
『沒錯、就是』
『然後呢、你就莫名其妙的變成人家新婚夫妻良緣破裂的原因?』
『也差不多、不過、、、應該怎麼解釋?』
莎莎替她解釋『他們結婚之前就講好了、一個是有同性戀伴侶、一個要在外面玩自己的、但是當小瓶和我們這圈子的朋友不小心讓她看過之後呢、
她突然產生一種競爭意識、
尤其是跟小瓶、真是很莫名其妙的
不是跟自己名義上老公的真正伴侶競爭
而是突然對大姐頭小瓶產生競爭意識
小瓶有什麼、她就要弄個有更好更貴來給大家看
小瓶穿什麼、她就會穿同品牌但是更新更潮的當季新品
然後我們家有什麼、公司有什麼、
她也千方百計打聽然後一定要比照辦理而且加倍奢華
問題是、她自己嗨、我們沒人想跟她比較
所以她這樣亂一亂、沒多久就懶得玩下去了
但是呢、她就是會在我們會出現的公共場合 也“剛好” 出現
然後就大眼瞪小眼、好像我們家小瓶是小三似的、真是很白癡的行為』
『那時我常常出門覺得好像眼睛出現幻影、怎麼老是看到我自己身影晃過來飄過去的、怪恐怖一把的』
阿信問說『就是畫虎不成反類犬、更糟的是這隻犬還想挑戰虎霸母就對了、
啊這麼不知道好歹的咖洨、剛剛你們還急成那樣幹嘛、不是應該要幸災樂禍坐下來吃爆米花看好戲』
『唉、人家也很可憐啊、沒事被安插這樣一門婚事、
你不知道啊、同性戀圈子和周遭被牽連到的、被這社會偏見害得有多慘
我們才不會恨她、她真的很可憐啊、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來相恨
更何況我們兩人相愛終成眷屬、
我們可以的話就盡量讓大家分享我們的幸福、哪有空去幸災樂禍?』
『我錯了、請兩位聖人受我一拜、不不、還是三跪九叩好了、我的心地不好、我該死、我不是人、我要在佛堂拜懺』
莎莎、小瓶嘻嘻笑笑地繼續回憶
『聽說韋小姐老爸為了讓女兒乖乖和羅家公子順利結婚
還把她原來的男朋友趕走』
『這麼戲劇?怎麼趕?叫人打到滾?』
『不、很俗氣的用錢趕走的、我聽說的價碼是兩千萬、這傢伙真笨、心胸真狹窄、兩千萬幹嘛屈服、憑韋家的份量、兩億比較剛好』
阿信想到往事、臉上浮現一股怪異的微笑
小瓶看到就懂了『你想到當年把五千萬當作大便丟掉的豪氣對不?
其實我當時對你真的一則以敬一則以懼』
『什麼敬、懼的?』
『就是很敬佩、我已經打聽過你的財務狀困了、五千萬已經是你十年營業額了』
『是二十年吧、當年我一年賺不到百萬、不對、記錯了、那一年我記得我還是賠錢的、是靠鐵雄哥借我錢才有辦法過年的』
『就是這樣我才會怕、我搞不懂你是真的期待更多、還是真的是富貴不能淫』
小星坐在一邊只吃東西沒說話、突然開口問『什麼當年的豪氣、說給我聽』
小瓶說『你聽N次啦、還聽』
『再說一次再說一次』
阿信突然唱起李宗盛和林憶蓮的歌『往事何必再提、人生幾多風雨、、、、』
但是看小星一副你不講我就要哭的樣子、只得讓步『你們慢慢講、我去洗澡然後去看潔西睡得好不好、要不要吃奶了』
小瓶喝了口豆漿吃了一口燒餅
『還想聽、那從哪邊說起呢、莎莎誤會我變心、跑去跳海被阿信救了、然後我們終於重逢、做愛做到死去活來、結果她第二天居然跟我說要要去別人家上班
我氣死了
以前、我每天的行程是這樣的
早上、她會煮好早餐、很豐盛那種、不是一塊麵包一杯牛奶丟桌上那種
做好早餐然後親我抱我哄我起床
一起吃早餐、至少吃半個小時』
莎莎插嘴『十五分鐘、而且常常五分鐘接電話就跑掉的』
『沒那麼短啦、而且有急事才跑掉是一兩次』
『不、平均就是十五分、有事就跑是十天裡面有一兩天』
知道再被清算下去不會有好結果、小瓶趕快回來繼續講
『然後我中午會回家和她吃午餐
她會準備豐盛的整整一桌、
我們邊吃邊說邊調情、有時還會吃到一半去上床、甚至會在旁邊地上就做起來、所以旁邊都要準備毯子』
『那是畢業那一年的前三個月、再來就沒有了、你都在忙』
小瓶知道千萬不能頂嘴、不然性命難保
『等到我下班、看有沒有應酬、沒有應酬、她就會來公司接我、我們會開始約會、吃飯電影書局舞台劇品酒會等等等、然後開開心心回家做愛睡覺』
莎莎沒好氣的『你猜沒應酬和有應酬的日子是幾比幾?』
小星知道千萬不能陷入戰火、傻笑不猜
『十比一、有應酬是十、沒應酬的日子是一、這就是為什麼我和你當時會天天在虛擬戰場上相遇、我會厲害到打遍天下無敵手、因為我夜夜獨守空閨沒事做』
小瓶裝作沒聽見
『後來呢、她到阿信酒吧上班開始
早餐是我叫人送過來的、我還得爬起床把早餐擺好、然後叫她起床、不不不、不是叫、是要請、恭請我的王后起床、通常都會伴隨著起床氣又罵又咬的、
為什麼她爬不起來、因為她晚上都十二點之後才會回來、酒吧關門都十一點多了、
你以為我夭壽七點叫她起床嗎
不、我延遲我的上班時間、到八點半甚至九點才叫她、有時我乾脆先去上班、然後再偷溜回來陪他吃早餐
中餐呢、我叫人煮好用好、然後急急忙忙趕回來吃、她百分之九十還在睡、然後我得再一次忍受被打被罵的悲憤叫她起床
對對、說錯了、是恭請不是叫、我的妃子我的皇后我的愛妻起床啊女王要寵幸你和你做愛
嗯、回想起來那段時間、實在是我人生最飢渴的一段日子
跟她要、不是太累就是沒心情
我真的快氣死了
然後、就是我這輩子最丟臉的一天了
那天、我下午把工作趕完、然後叫人去做了一個超豪華超澎湃的巨型三明治
興高采烈的趕到宜蘭去、
想要和她 一起吃晚餐然後問問可不可以早點回家、我們去看個午夜場什麼的
結果一進門就看到她人跪在酒吧下面擦地
我好心疼、跟她碎碎念、結果又被反念、嫌我囉唆』
『我什麼時候嫌你囉唆、我明明說這是我的工作叫你別太誇張、你別修改記憶顛倒是非陷害忠良』
小瓶陷入當時的情緒了、說的可激動了
『後來、在我第一千次拜託之後、她終於放下工作坐下來用餐了、
我看著自己老婆吃得開心、我也覺得很溫暖
就在這時、這個討厭的男人走了進來、他一手拿著三明治、
那種一個二十塊錢的幾乎都是糖、甜得要死的那種不配叫做三明治的三明治
吊兒郎當的走進來、邊走邊喊「奴隸、來吃飯哦、吃完就要做苦工了、不好好做的話就用皮鞭和蠟燭、、」
然後他就看到我了、他立刻就閉嘴了、閃到一邊去坐下
我當時怒火沖天、我的心肝寶貝是這樣給你玩弄的嗎?就算是說笑也不行
當然啦、那是一段日子以來的怒氣的總和爆發啦、那幾句話只是導火線
我就把支票簿拿出來、心算一下我打聽來的那家爛店的營業額
然後很豪邁的寫下五千萬這數字
心想、這樣就可以幫我老婆贖身了
於是我志得意滿的用那種屈尊降貴的聲調跟他說
「王先生、我覺得這裡不適合莎莎、這裏是五千萬、算是對你的一點答謝」
然後呢、就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讓人用三明治砸臉、然後伴隨著第一次有人敢用三字經罵我、不是三字、是六字
我的記憶如果沒有進行過修改的話、他說的應該是
幹恁娘老機掰、有錢了不起啊、幹、如果你不是女人就打到你滾、幹、給我滾出去
以上就是你老公、對我的震撼教育』
小星聽的如癡如醉的樣子、感動到無以復加
小瓶伸手指敲敲她腦袋『夠了、醒過來了、不要流口水了』
莎莎看著小瓶跟小星說
『我一定要說清楚、糾正某人胡亂修改的歷史
那時我哪有不給你
明明是說好了、你要晚上做愛就別在早上再來要
結果你這耍賴大王、晚上要了做了高興了睡了、早上一起床又來亂
吵到人都不用睡了、說話不算話就是你這種人
然後中午跑回家吃飯、飯只吃兩口就急急忙忙要做愛、
前戲隨隨便便、然後自己爽到了就說時間來不及了、就把我丟下來走了
晚上的玩樂都是你的應酬的延伸、三次有一次是要跟我完全不認識的客戶應酬
還有不好意思介紹我是誰的時候、說我是你朋友、然後還有幾次、、、』
說到這裡小瓶突然大聲呻吟
『啊、我頭好痛、突然頭痛死了、你趕快抱我去睡、不然會痛死』
莎莎帶著嘲諷的微笑看著她
小瓶撒嬌的『老婆、我錯了、我對不起你、我以後會乖的、你原諒我吧』
小星笑著說『這真是所謂大丈夫能屈能伸啊』
莎莎抱著小瓶繼續說
『她那時吃大哥的醋吃到多誇張
有一次、我們酒吧有個團體要聚會、第二天要一大早要開門、我就沒回台北睡在阿信家、她不敢攔我只好讓我去、結果我們一到她就打電話給我查勤
那天我睡臥室、大哥睡客廳、
啊、要跟你解釋一下、那房間很小只有一間臥室、所以大哥讓給我他睡客廳
後來電話情話還不夠、要我開視訊、阿信家沒網路、當時的大哥大好像到三G而已、速度慢得要命、訊號還會斷、最後只好換回電話語音
結果她說要我跟他電愛、對、就是電話做愛
一直要我叫、要我呻吟給她聽、我被她煩死了、只好照做、
然後叫了半天、我問她好了沒到了沒、結果大哥在外面很小聲的說「我到了」
那真是那段時間最好笑的一個畫面』
小星笑的東倒西歪
莎莎說『那晚不是這樣就結束了、後來我手機沒電、我跟她說我不說了、要睡了、大概是訊號不好沒聽到最後一句
突然斷訊小瓶她急得像什麼似的、居然找到大哥家電話打過來、我真的不曉得她是怎麼知道的、大哥有點害怕的接起電話、因為他家電話幾乎沒人會打來的、通常都是房東有事才會打來、這電話還是前一個房客留的不是他辦的
然後我們這位小瓶小姐口氣很惡劣很急切的叫他轉給我聽
大哥氣到、半夜兩點多打電話來吵人還這麼沒禮貌
大哥故意跟她抬槓、
『莎莎?誰是莎莎?我不認識、你哪位?我誰?他媽的你誰啊?打電話來問我是誰?我誰干你屁事啊?
你誰啊?你爸教你半夜打電話來人家家裡問誰是誰嗎?
叫妳爸聽、不然你媽也好、我問問他們怎麼教的、不然叫你爺爺呢、也妹有、奶奶呢二叔公呢八嬸婆呢四姨媽呢你沒家人啊、
好可憐、你住孤兒院嗎?
有一個女孩叫甜甜、從小生長在孤兒院、、、、、、
唱到不會唱了、又開始跟她胡說八道
好啦我跟你說我是哪裡、我這裡妓院啦、好巧啊、孤兒院的打電話來妓女院、要叫小姐嗎?』
大哥就這樣寧可跟她亂也不肯把電話給我
小瓶氣到把電話摔了、然後、、、是的、你猜對了
小瓶從台北衝到宜蘭三十四分鐘就到了
她樓下按門鈴、沒人開、因為我們住那一樓的電鈴壞了、
大哥也從沒人來找他沒人按過所以不知道故障了
小瓶她就一至五樓全按了
鬧到整棟樓的人都醒了終於有人開門
接著她就怒氣沖沖的跑到三樓捶門
阿信哥剛躺下、睡的有點模糊被她吵醒、很不爽的去開門
然後她就衝進來、直接衝進臥室看到我睡著了
她就安安靜靜的退出來
然後瞪著阿信、
阿信又氣又不知道該拿她怎麼辦
轉身去拿一瓶高粱兩個杯子
倒一杯給她一杯給自己
兩個人坐在餐桌上、那餐桌大概這麼大、兩個人坐下要是靠近一點、膝蓋大概就會碰到的小桌子
阿信也不管她喝不喝、一杯乾了又倒一杯
小瓶有點不想輸人的氣憤、也一杯乾了
兩人一言不發、連乾了七八杯
阿信酒意來了想睡了、手指比了比房間、
小聲說『你進去睡、我睡客廳、別再亂洨了、我明天要早起』
我到第二天起床才看到她睡在我身邊、嚇到、當然嚇到、然後我又罵了她一頓、她臉臭臭的走了、我跟你說這段故事是要說這人有多會吃醋、嫉妒起來有多瘋狂』
說完把小瓶臉扳過來深深的親下去
『我愛你、我知道你愛我、我也好愛好愛你、其實我生氣之外也有偷偷高興、我知道你有多愛我 、我好高興』
『你高興、可整死我了』阿信洗好澡慢慢走回餐桌
『後來這人改變戰略、不跟我鬧、直接就帶人去霸佔我酒吧
我那地方後來乾脆插彩虹旗算了、通通都是gay和T
我都被懷疑是同性戀了、真是害我當時都有勃起障礙』
阿信嘻笑之後突然轉為嚴肅
『我現在問你、你老實回答、你是不是有偷偷命令那些小妹妹、一堆穿著火辣然後年幼無知的辣妹來勾引我
                (圖與文無關、只是解釋什麼叫年輕辣妹)
是不是你?我那時候一天到晚有豔遇、那些女孩就會在我關門後在外面等我、要約我什麼的、婉轉一點的說要去宵夜、直接一點的要跟我打砲、
靠、我一開始還有點心動、想說我好有男人魅力、好棒棒、
後來想說、奇怪了、怎麼一堆人前仆後繼一直來、然後我就想到是你的陰謀、嚇出一身冷汗、那些陌生女孩再靠過來我都死都不敢跟她們接近了』
莎莎瞪著小瓶說『你真的幹過這種事?』
小瓶不敢承認『哪有啊、是她們自己看上阿信哥哥又帥又溫文儒雅的氣質、自己要貼上去的、我哪有可能做這種事』
嘴巴狡辯但是眼睛不敢看莎莎、趕緊再追加解釋
『我當時把他當作敵人、我一定講了些什麼不太好聽的話、可能有人以為我要對他怎樣、然後自作主張去做了以上他說的豔遇事件
但是我絕對沒有直接下令或間接建議、絕對沒有、真的沒有、我發誓』
小星和阿信同時舉起手指一根一根扳起來『一、二、三、四、我發四』
小瓶被他們嘲笑的臉紅、惱羞成怒的『你看、他們都笑我、我不要跟他們說話了啦、我要去睡覺了』
莎莎還是有點不高興『我那時怎麼跟你說的、你還敢在背後做這些事?』
小瓶嚇到不敢再反駁改用求饒戰術
『我就是氣你這麼袒護他啊、想說是他重要還是我重要、所以就很氣啊、我真的沒幹什麼壞事啦、但是你不能讓我連抱怨的話都不能說啊』
莎莎哼的一聲不說話表示氣還沒消、但是沒有更氣了
小瓶趕緊繼續、對著阿信說『你知道嗎、那段期間是我人生最大的轉折
在她失蹤之後、然後你用三明治砸我之後
我在這段時間根本無心工作、甚至找了一個可以在家工作的事來做
後來終於我和老婆之間終於合好如初了、甚至是感情更進一步了、
我發現一件很恐怖的事、
原來我沒去做事的那段時間、和以前工作狂的日子比較起來、居然只有好五趴
就效率啊、利潤啊、營業額啊、這些數字我一看、居然最好最好就是多五趴而已
有些事情我放給職員去做甚至比我自己做更好
我那時才一整個徹底檢討我自己
我自以為是到什麼程度、沒有和老婆好好的過生活、搞到她快要離開我了
結果我得到是什麼?我根本沒有多厲害啊
那種失落感那種悲傷我當時實在受到極度的震撼、撼到對自己充滿懷疑』
接著緊緊抱住莎莎
『當時如果不是我老婆的支持鼓勵和開導、我真的有點走不出來』
轉頭看著阿信『還有你、你當時也給我說過一句很啟發的話』
阿信指著自己鼻子『我?我當時怕你怕死了、哪有講過什麼?』
『那時我不是剪了個平頭裝男生、然後還抽菸還跟些怪怪的傢伙交朋友、
有一次我在你酒吧外面和那些人喇賽、說些言不及義的廢話、
你走出來丟垃圾看到我、突然轉過頭說了一句
“你在我這地方坐就算了、你不覺得自己搞錯地位嗎?”
當時聽了當然是和那些人一起罵了你一頓、
不過回去之後我想了又想、你和老婆鼓勵我的話一樣、
我跟她說我的效率跟員工根本沒差、她勸我說那是因為你是做大事的人啊、偏偏跑去做小事情、當然不會有大成就
就這樣我終於領悟了、後來的我就蛻變成你們現在看到的我了』
說到這裡、阿信看看時間『各自帶回去睡覺吧、太晚了』
莎莎說『不行、我聽說有強暴戲可以看才撐到現在的、我要看戲』
小星癡癡的傻笑
阿信翻白眼『不如你來演吧』
小瓶伸手把小星已經撕壞勉強套在身上的衣服用力一撕、扯成破布
學導演喊一聲『action』
阿信叫道『別撕到我的紅肉李』
小星這時身上還是剛剛穿著他的外套的狀態
莎莎說『被你撕破的那件更貴、貴一萬』
阿信大吃一驚『那拿去縫可以嗎?救得回來嗎?』
小星嗔道『強姦犯有在在乎衣服多貴的嗎?你很不盡職耶』
阿信大聲叫『妳這騷貨、看你穿這什麼樣子、你一定欠男人上、好、我成全你』
用力扯掉她裙子、然後從後頭架住她
對莎莎叫說『老大我抓住她了、你們快來幫忙』
小瓶莎莎好像等了整晚就在等這時候
伸手脫掉小星身上所有衣物
『天啊、這女的身材好好啊』
                    (圖與文無關、只是解釋ㄋㄟㄋㄟ好大)
『這奶子好大好圓啊、你老公是不是天天吸你啊』
小星手臂阿信從後方抓住、兩腳一隻被一個架住、她做出似乎在掙扎的反抗
『沒有沒有、我沒老公也沒有男朋友、人家還是處女、你們要幹麻』
莎莎撫摸她胸部『胡說、你騙人、你明明有老公、而且雞雞又大又長』
小瓶則是直接摸她下體『還想說謊、連丁字褲都沒穿、你明明很淫蕩、老實說、你有多少男人上過』
『你們好變態、我不要我不要、救命啊、救命啊』
阿信淫笑『就破喉嚨也沒人來救你的、小美人你就乖乖享受吧』
說完把她輕輕抬起來就從後面進入她身體了
小星啊的一聲然後繼續叫不要不要不要、
但是叫聲卻越來越騷、根本就是在享受
小瓶莎莎一人一邊從正面又吸又親的攻擊她、阿信則是從後面來
小星沒兩下就讓三人聯手玩到高潮了
阿信溫柔的問她『這樣過癮了吧、可以去洗澡澡睡覺覺了吧』
小星還沒說話、小瓶就說『不行、老大我還沒爽到』
莎莎也說『哪有那麼簡單放人、要抓回去當山寨夫人、山寨裡面的弟兄大家都要爽到才可以』
小瓶又說『然後我要一人分飾兩角、我要演英雄救美、讓我打倒你們這群淫賊』
她學剛剛夜店裡面阿信的攻擊法、用手肘打阿信下巴、又打小星的ㄋㄟㄋㄟ
『這胸部實在太好打了、我好甲意』
阿信有點無奈的說『就是說今晚又不用睡了是吧』
莎莎說『拜託、難得抓到這種美人來姦淫、你睡個頭啦』
『好啦、好啦、我睡頭你睡身體、這樣可以吧』
就這樣玩了一整晚、阿信累到不行睡著了、三個女人還意猶未盡的繼續演下去
小星後來發起瘋來把莎莎小瓶的內衣也都撕破
三人甚至打起枕頭仗來、弄到整間寢室都是羽毛棉絮
終於到天亮才通通累到睡著
小瓶因為要餵奶所以八點多就醒過來去抱潔西、
阿信掙扎著起來陪著她
兩人在半夢半醒之間突然聽到電話聲響起
小瓶有點奇怪、她家裡電話很少人知道、居然會一大早有人來找
阿信拖著疲累的腳步把電話交給她、然後抱住女兒讓小瓶方便說話
小瓶把話筒放著按擴音
只聽一個女人的聲音
『喂、你好、我是韋怡蓮、我是打電話來感謝你、
昨天是你、或者應該說你的朋友救了我、我真的很感謝你們』
『你還好嗎』小瓶完美的答非所問
『我現在沒事了、都是小傷口而已、心理治療恐怕還要花點時間、不過人現在好好的』
『你沒事就好了、在外面真的要小心啊』
『我這麼早打來是有原因的、
嗯、你家電話應該也有防竊聽功能的啦、但是怕有人偷聽什麼的、我還是講的模糊一點、我想妳懂意思就好
因為九點要開始那個了、我想說一定要先跟你說、
我知道你最近在忙著要讓你家的那個下來一點、我可以為你做點事、算是報答你昨天的救命之恩、今天起我們會把手上所有的那個都拋掉
我手上有五趴、我知道你應該很清楚、
五趴我會盡快把它都拋掉、幫你壓低價錢、然後到時要拍賣了、我會通通買回來、
讓價位高上去
你如果想要我在特定的時間點買賣、你就叫我那個老公跟我說
這樣OK嗎?好、就這樣、沒事了、最後再謝一次、如果不是你、我怕我昨天真的會很慘』
『你人沒事就好、其他的都是小事而已、不用放在心上』
小瓶掛上電話、很開心的跟阿信說
『這真是好心有好報耶、你的英雄救美讓我省了十幾億耶、我到底該怎麼感謝你才好』
『喔、讓我強暴一次啊』說完阿信就後悔了
因為小瓶興奮地叫了起來『好好好、昨晚我覺得玩的不夠過癮而已、一定要玩更刺激一點的』
潔西本來喝奶喝到快睡了、現在被媽媽嚇到哭了起來
小瓶收起過大的動作、小小聲的哄潔西睡覺、然後看著阿信、眼中露出獵人看到動物時的興奮和愉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