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4日 星期三

愛不簡單(27)信愛慈善基金

在韋家大小姐打來保證一定會報恩後兩星期
一天早晨、小瓶在餐桌上開心的宣布、股權轉移一切完美搞定
陳大砲和韋家持有股份強力拋售的結果、她買在最低點、然後價格一步一步緩步回升、重新來到公司股票的歷史新高
小瓶總裁休息生小孩不到四個多月、功夫不但未曾衰退、反而更見犀利、一回公司就大賺幾十億
不過小瓶的自吹自擂卻沒多少掌聲
只聽莎莎抱著潔西自言自語
『媽媽有沒有好厲害好棒棒、你也知道喔、乖孩子、你知道就好、不過有人不守信用、不理我不陪我只想要賺錢啦、你說媽媽是不是壞壞』
阿信小星腦中自動響起警報、手牽手慢慢一點一點地移動、想要離開暴風圈
小瓶立刻收拾起爽的要死的威風八面、轉成噁心到快吐的柔情蜜意音調
『老婆、我們再兩天就要回美國去了啦、你看是租飛機呢、還是把商務艙全部包下來比較好呢』
莎莎笑的有點假
『我都可以啊、不過總裁大人、你可以脫離這麼繁忙的公務嗎?』
『管他媽的公務啊、我老婆要什麼我就做什麼、其他的事情完全不重要啊』
『你在我孩子面前為什麼說髒話?說謊就算了還說髒話』
『誰說謊?你現在是誣告我、我要提出毀謗官司告你、除非你現在把衣服脫光陪我洗泰國浴、不然的話、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莎莎露出很淫蕩的微笑、把潔西交給本來已經逃到飯廳門口的爸爸、抱住小瓶兩人親親熱熱的去洗彭彭了
(圖與文無關、只是要解釋浴室浴缸的樣子)
阿信抱著女兒、親親她『乖孩子、長大以後千萬不要變成你兩個媽媽那種變態』
莎莎和小瓶回頭瞪他一眼、意思就是等一下你就知死
阿信覺得一股涼意、真誠懺悔的說『千古明訓、禍從口出啊』
小星舔了舔嘴唇、『老公、他們洗完換我們喔』
『好、你先餵小孩吃奶』
小星嘻的一笑『你這變態老公、看到別人吸你老婆的ㄋㄟ ㄋㄟ 就興奮是不是?』
『不、是看到我女兒吸我老婆的ㄋㄟㄋㄟ才讓我興奮的』
『啊、好變態、我聽到都興奮起來了』
阿信很認真的看著小星
『我已經問自己千百次了、但是我還是不能相信、我怎麼會這麼好運、讓一個美到這麼恐怖地步的美女愛上我的』
『用恐怖來形容我、你確定是誇獎嗎?』
  (圖與文無關、只是要解釋美得很恐怖的意思)
阿信抱著潔西沒放、輕輕地抱住她
『是很恐怖啊、ㄋㄟㄋㄟ 大到不像話、臉蛋美的毫無瑕痴、皮膚白嫩到我好想咬下肚、
這腰、這臀、這腿、我沒有不愛你的地方、你沒有地方不是美到讓人發狂的』
小星聽了好開心
『你說的好實在喔、誠實真是你的美德、來、我們到床上去、我要好好獎勵說實話的孩子』
阿信指著女兒『先控制一下你的慾火、我有孩子要照顧』
『把她丟在床上、我拿電動給她玩就好』
『你如果不怕莎莎姐殺了你就丟吧』
『我會說是你幹的、是你性慾薰心一時糊塗』
『你以為她分不出誰是性上癮者嗎』
兩人嘻嘻哈哈的、抱著潔西來到屋頂花園
把孩子放在木地板上讓她自己爬來爬去玩
阿信坐在旁邊椅子上、小星坐在地上靠著他的腳
看著小孩邊曬太陽邊在地上扭來扭去的(四個多月、還不會爬)、兩人一看就看了一二十分鐘、都沒說話
小星突然反手抱住阿信把他的頭壓下來、臉朝上、兩人親吻
小星問他『我們什麼時候要生小孩』
阿信有點驚訝『你願意我都好啊、你有心理準備了嗎』
小星說『沒有、只是想問你有沒有計劃』
阿信之前愛惜她身體、不想讓她吃避孕藥、跟她商量以後都讓他戴保險套好了、
小星卻拒絕了、她堅持兩人之間不要任何束縛
阿信每次要跟她討論這件事、小星就立刻色誘他、使出種種奇巧淫技、讓他理智崩潰乖乖臣服、不再討論避孕方式
這時小星突然說到要懷孕、讓他有點吃驚、很誠懇地說
『我對婚姻會有恐懼、但是我這一生的女人就是你了、如果你願意我會一輩子愛你、至於孩子、只要你喜歡、我們要生幾個我都願意、生出來我帶就好、你不用擔心、你只要餵奶就可以了』
小星眼睛瞬間變得濕濕的、雙手狠狠抱住阿信、用力的狂吻他
吻著吻著、覺得上下顛倒的姿勢太累了、轉身爬到他身上去、用雙腳包住他、兩人擁吻著
小星本來就是身材超級火爆的辣妹
          (圖與文無關、只是要解釋身材火爆)
跟阿信一起生活以來、除了生活無憂、快樂美滿之外、大概也是天天運動、飲食正常的關係
居然二十四歲了還長高了五公分
可能以前生活太過壓抑了、現在壓力消除人也可以站的更直了
總之、以前還會略顯嬰兒肥的小星、現在跟兩個姊姊感覺越來越像、都是高挑苗條又性感的那種美感
然後小星為了迎合阿信之所好、在家裡都穿背心、而且一定是白色的、更惹火的是通常都不穿胸罩或者那種黑色蕾絲
阿信每次都說光看就要噴鼻血或者噴出別的東西出來了
當然要是外出、阿信是絕對不准她穿這種噴鼻血裝的、他會親自選一套保守寬鬆的衣服、一件一件幫她穿上去才讓他出門
莎莎也知道他們小倆口之間的遊戲
所以幫小星買的衣服不是誇張的性感、就是保守到像是包粽子
小星抱著阿信又親又情話綿綿
『老公、我好愛你喔』
『我如果沒有你的話、應該會死吧』
突然莎莎的聲音跑出來
『你們姦夫淫婦把我女兒丟在地上置之不理、兩人顧著親熱、是不是想死啊』
『我一隻眼睛看著愛妻、一隻眼睛看著愛女、哪有置之不理』
『哼、你看看你們的動作、根本是妨礙風化、光天化日之下、這位小姐你麻修跨給人家探聽一下』
『羨慕我對不對、不、你是忌妒、我腿這麼長、這麼好看、我老公又帥得要死、你看不得人家甜甜蜜蜜、所以說酸酸的話』
莎莎又哼了一聲、突然伸手拉衣服自己胸部露一大半出來
一整個都是草莓瘀青
只聽莎莎得意的炫耀聲『哼、想跟我比甜蜜、哼哼哼、再練一百年吧你們』
小星受不了激將法、把背心脫下來、露出傲人的肉體
『要比草莓是吧、我老公最厲害的就是種草莓了、來、讓她們知道你的厲害』
阿信抱怨『我的厲害怎麼會是這個、我的厲害又何止這個』
小星大笑『對不起、老公、對不起、我錯了、你厲害的太多了』然後裝的嬌羞的小聲說『尤其這根』
莎莎再也聽不下去、抱起女兒『夠了、我受不了了、我認輸、我妹妹變成蕩婦了、都是你害的』
說著忍不住笑著回頭在小星肩上咬了一口、小星哎的一聲假裝痛、轉過頭去親莎莎
莎莎親完她、接著跟阿信親了一下
『小瓶在找你、你們好了就下去、不要太久』
阿信忍不住開黃腔『我每次都要很久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厲害』
莎莎又是哼哼兩聲、笑笑走了
阿信轉過頭問小星『要不要吃火車便當』
小星笑的很邪惡、伸手就脫他衣服、阿信也急色的把她褲子脫下來、也不管頂樓有被看到的可能性、兩人瘋了似的把對方剝光然後緊緊抱住對方狂吻猛親
阿信用僅存的理智抱著小星往樓下移動
一離開空曠的地方、兩人就真的在樓梯間做起愛來了
火車便當就從頂樓慢慢吃下來
不知道是氣氛太過狂熱還是姿勢、力道很到位
小星還沒回到家門口就來了一次猛烈的高潮
阿信溫柔地問她舒服嗎?小星爽到渾身都沒力了只能靠在他肩膀點頭、四肢像章魚似的緊緊纏在他身上
阿信就用這姿勢抱著她進屋
小瓶和莎莎坐在客廳抱在一起談天、看到他們赤身裸體的經過
『無恥』
『狗男女』
『姦夫淫婦』
『狼狽為奸』
『這句跟淫蕩無關、你是有沒有唸過中文啊』
『那戀姦情熱如何』
『比較好了、還有嗎?』
『輪到你了還問我』
『嗯、書到用時方恨少、一時想不出來』
『不是啦、是我們沒有辦法這麼淫蕩下流、無恥姦淫、所以不會用這些句子』
『老婆你說得太好了、不愧是我貞節賢淑的老婆』
『你這樣誇獎我、我會緊張、因為你說的不夠好』
『哈哈哈、你的這種自信真是太美妙了、難怪我會這麼愛你』
『除了自信呢?』
『這還用問嗎、你全身我都愛』
兩人在沙發上纏綿起來
雖然剛剛已在浴室來一次了
但是被那對「狗男女」鹹濕淫蕩的畫面影響、性致又來了
兩人正在濃情蜜意之際、莎莎突然說了一句『幾點了』
小瓶抬頭一看、大叫一聲『慘了、來不及了』
急急忙忙跑進浴室叫阿信
『喂、快點快點遲到了遲到了』
只見小星手撐在洗手台上、臀部翹得高高的、阿信從她身後進行活塞運動
小星大聲的淫叫『不是遲到、是還沒有到、快到了、快到了』
『到你個頭啦、快啦』
阿信喘息的回答『好、我到了我到了』
莎莎站在門口大罵『噢、真是夠了、這是什麼對話啦』
四人大笑起來
阿信把小星抱起來放進浴缸裡
回頭問小瓶『什麼事啦』
小瓶把毛巾丟給他『擦擦你那半軟不硬的小弟弟、穿好衣服、快點』
『到底要去哪裡?』
『驚喜』
莎莎走進浴室來、邊走邊脫去全身衣物『去吧、你老婆我幫你照顧了』
說完進了浴缸和小星抱在一起、還親吻了起來、剛剛被小瓶撩撥起來的興致要轉移到新目標上
阿信看著她們『我哪裡都不要去、我要留在這裡看』
小瓶罵道『快啦、我爸在等啦、你是主角耶』
阿信莫名其妙、但是快手快腳穿上衣服
兩人下到停車場、一輛賓士V型商務車載他們兩個快快出發
車上已經準備好了一套適合阿信身材的西裝
小瓶像個賢淑妻子般的幫他換衣
阿信下巴比了一下前座的司機、助理
意思是你不要這樣、有人在看
小瓶一點也不在意笑笑『你知道你多幸福了吧、沒人讓我這樣服侍過哦』
『我擔待不起』
小瓶嘻嘻一笑『沒關係、你今天是主角』
到了小瓶家總公司舊總部、就還是小瓶老爸掛名老闆的那邊
一到大廳就是一堆人潮
看過去、記者至少幾十個人在等
阿信有點怕怕的、小瓶知道他個性、不勉強他一起上台、讓他待在門邊、從記者的後面觀看
小瓶爸和女兒上台致詞、先說明最近公司的營運狀況一片大好、接著說公司經營理念是如何偉大、所以決定要回饋社會盡一己的社會責任、於是成立一個信愛基金會要來照顧社會弱勢民族、在台北台中高雄三個地方設立社會型住宅
三地方都各自提供三百兩百三百個單人宿舍
以超低價格讓偏鄉青少年、來到都會讀書就業有地方可住
這地方不只是只有食宿功能、還有管理員輔導員幫忙服務輔導、提供獎學金、工作機會給這些青年
當然一旦有了好工作穩定下來之後、就會請他們搬出去、把機會讓給更多的鄉下年輕人
記者會結束、小瓶部屬送上精美禮物然後一個美食小餐會、招待客人請記者們多多美言幾句、
小瓶來到阿信面前、拿杯香檳給他『覺得怎麼樣?』
阿信有點哽咽『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我替天下蒼生感謝你』
信愛兩個字、就是說這是阿信的愛、這讓男人覺得受寵若驚
阿信這些年來對於遇到困難來找他的原住民朋友、多多少少都會幫忙、只是他的酒吧民宿能提供的就業機會最多就是旺季臨時工、要借錢給朋友、他能支配的錢最多不會超過十萬八萬、真是有心而無力的很
而原住民離開原鄉來到大都會舉目無親、資源又相對薄弱、
要是倒霉點遇到壞人被騙被拐的、通常都超慘的、所以會找到阿信大概也都是走投無路了
而自己盡力幫人的事、阿信幾乎不曾對人說、只有莎莎多少知道一點、想不到現在小瓶用財團的力量來讓他想做的事情能夠實現、這對他實在意義很大
『剛剛簡報資料中說是針對偏鄉青年啦、當然主要都是針對原住民、你當年流浪都是原住民收留你的、現在算是幫你回報、不過比較遺憾沒有找些你當年認識的人來參加』
阿信真的說不出話來了
『不、不用了、這樣很棒了、、、我謝謝、真的很謝謝』
『好啦、來謝謝我爸吧』
拉著阿信來到大老闆面前、誠懇的道謝、然後聽老闆講古
有個白目的女記者擠過來、很魯莽的問小瓶、這位阿信是什麼人物、為什麼一起來、是什麼關係?
小瓶心情好沒計較她失禮的問話、淡淡笑說
『這是我公司很重要的一位顧問、負責對本公司的重大決策提出建言、尤其對集團的未來發展有極大的幫助』
女記者還要八卦下去、小瓶臉色變得有點冷的看了她一眼
公司公關立刻上前接手把人請走、讓她去給別人、、、看
小瓶爸在一旁看了、突然想到以前的故事
『現在的記者都好囂張好白目、
不過、說現在白目也不太對、以前就很白目了、只是以前的人對付記者方法跟現在不一樣
我以前在中部工作的時候、有一次真是開了眼界了
那時我在一家公司做事、公司裡有敵對派系、好像掌握了老闆的什麼黑資料、要開記者會爆料
然後我靠的這邊的總經理奉命去處理、怎麼做你知道嗎?
說了你真的不會信、因為我到現在回想還是覺得很扯
總經理帶著我、還有外面叫來的七八個少年啊
衝進了記者招待會會場、他先看了一圈現場、看見兩三個熟人、對他們眼睛一眨手一比、
熟人記者立刻就包包衝出會議室、其他幾個聰明的一看也跟著跑了、等他們離開、總總經大喊一聲、「關門、尬哇打」
幹、真的、我不蓋你、真的有這種事、真的發生在台灣
記者招待會變成打人招待會、那群記者邊挨打邊奪門逃出
打完了、我還想說公司會不會被報復在報紙上寫些什麼
靠、我才知道記者也是欺善怕惡、這件事就當沒發過、船過水無痕』
阿信、小瓶聽了、又覺得不可置信又覺得記者真是沒骨氣
小瓶看著滿間的記者們、若有所思地說『好吧、下次有人敢寫我們家壞話的話就全部拖來打了』
『那是中南部啦、天高皇帝遠、而且是沒有王法的時代、現在記者要是挨打、我看警察會團團圍上來』
三人說說笑笑、然後再多少應付一下記者就解散

阿信被小瓶拉著去開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