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8日 星期日

愛不簡單(28)法拉利之夜

阿信被小瓶拉著一起去開會
看到他們集團大大小小分公司的幾十個人擠在會議室裡
阿信有些不安但是盡力保持鎮定
只聽小瓶爸宣布
『今後集團總裁正式就是小瓶了
本來就是她、只是一直沒有正式掛名
現在開始、老人退休、女兒接棒』
小瓶站起來、她一句歡喜的客套話都沒說
只是說『現在開始各個部門報告年度工作進度』
阿信又見識到在美國時看到的員工簡報時肅殺氣氛了
只是這邊的總公司的主管年紀相對都比較老
表達能力都不是太好所以報告起來都有點吃力
只是說、小瓶要的也只是部門業績數字給大家了解而已
工作地點、內容、進度跟計畫差多少、預定完成時間、有遇到困難嗎?解決方案是?
報告要是超過三分鐘的、小瓶就會有點不耐煩的轉筆、眼神凌厲的盯著那人
通常都可以把人嚇到邊發抖邊加速把報告說完
其中有一個說得離離辣辣的、
小瓶手一指、叫直屬主管站起來、由他再問一次、仔仔細細講清楚、但是情況沒改善、小瓶手指敲擊桌面兩下冷冷地說
『停、會議結束留下來、不要浪費大家時間』
主管狠狠瞪了自己部下一眼、兩人鬥敗公雞似的坐下、下一個報告繼續
一個集團的內部會議四十九分鐘開完、小瓶最後站起來宣布
『年度業務成長和利潤都有達到預定目標、甚至部分超出預期、有兩個單位甚至超出十趴以上、很棒!
不過成本控制大家還是要多加注意、不是有賺錢了就可亂花錢
然後、重點、
職員全體加薪五趴、主管職加八趴
在座一級主管沒有加薪、而是每人三張公司股票作為年終紅利的一部分、另外提供低利貸款給各位認購十張、有問題嗎?沒事解散回去工作』
剛剛被修理的單位、一共四個人留下來挨批
阿信坐在小瓶後面、給她咬一下耳朵
小瓶聽他一說、驚訝的看了他一眼、瞬間恢復鎮定問了一句『侯經理、你上次健檢是什麼時候?』
侯經理也嚇到、沈默一陣後、面如死灰的承認『我上禮拜被檢查出患了初期的帕金森氏症』
在場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小瓶很快的裁示
『把工作業務交出來、安心去接受治療、你家裡有什麼人?』
助理很快把資料調出來、iPad遞上來
小瓶眼睛瞄一眼
『回去問你兒子有沒意願做建築、叫他來面試、
女兒大學還一年畢業、願意的話、假日就先來打工吧
老婆有工作嗎?也可以安排一下、找個可以彈性上班的職位給她、陳總、安排一下
先辦優退吧、保險一切都會幫處理好、不會讓你煩惱醫藥費方面的事、先回去和家裡人先溝通一下』
侯經理感動的眼淚奪眶、要說謝謝卻顫抖地說不出口
小瓶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沒有什麼表情
『你在這裡工作十幾年了、公司會照顧自己人的』
解散走出去、阿信當然乖乖跟在總裁火辣的身材背後一起走
                      (圖與文無關、只是解釋火辣背影)
幾個竊竊私語聲就開始了『那是誰?總裁的誰?好像很親密啊?快去打聽?』
一進到總裁辦公室、關上門
小瓶就撲倒阿信『老公、你實在太厲害了、快教我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阿信笑笑還沒說、小瓶就搶著『又是當酒保三年就練出眼力的嗎?』
『不、看出生病這個功力要五年』
『老公好厲害』
只有兩個人單獨一起的時候、小瓶才會喊阿信「老公」、每次她這麼叫、阿信都會一副怕怕的表情
這時兩人躺在沙發上抱在一起
小瓶親親他、靠在他懷裡『剛剛有沒有被我嚇到、我是不是很恐怖很嚴厲』
『不會啊、那麼多人、這麼男人的產業、不強硬點、很快就被看扁了』
小瓶很開心『我就知道你了解』
『你不用我教啦、只是要記得、既然要當 tough bitch就得從頭當到底、不可以中途受不了壓力、想改走溫柔路線、要一視同仁、對付每個人都一樣賤、一樣狠、一樣嚴厲』
小瓶真的很驚訝的佩服『你到底是哪裡受的教育啊?』
『中部野雞高職、三年成績都滿堂紅、每一年都差點被趕出學校、因為後面有更爛的、所以才勉強拿到畢業證書』
『我一定要去認識一下你那個美家姐、實在太厲害了、怎麼把你教的這麼好』
兩人說說笑笑休息一下、就出門巡視業務
剛剛報告的幾個工程都在五股、蘆洲、三重一帶
兩人每到一個工地就快速看了一圈、讓大家看到新總裁在每個工地的出現、對每個層級的關心、
跑到第二個工地、阿信問她『這樣走馬看花的意在於什麼』
『哦、你搞錯了、不是我在看工地、我是出現讓大家看到我
有看的會傳出去、沒看到的會聽到傳言、這樣就好了
我這個總裁的意象有出現就好了』
好吧、既然這樣就陪她跑吧
五個工地跑完、回家路上在車上、阿信有點疑惑
『就五個、你們公司就五個案子?』
『對、就五個、怎麼了嗎?』
『剛剛看到的有一兩個案子看起來也不大、所以我在想這樣你們人力不會太閒置嗎?』
小瓶笑得很自信
『我跟你說、以前公司曾經有手上大大小小十幾個案子擠在一起的時候、
整個公司天天像是在打仗一樣、兵荒馬亂的
我在某一年的過年期間不休息、算了四天的帳
發現這樣做根本沒賺錢、幾百個人通通白搞了
我痛定思痛、硬生生地把一堆生意往外推、然後也砍了一堆人
最後我規定公司一次最多做五個案子、多的就算有人把錢堆在眼前也不賺
結果、果然如我計算的、照我的方式做事、利潤多了七倍超過
窮忙瞎忙的結果反而就是一堆錯誤、一堆加班、一堆事後補救
甚至工期到了無法完工、結果就是虧損不斷
現在全部的人專心一意、把眼前的事做好、一個做完換一個、要是銜接不上、你說的人力閒置、就用放假來解決
寧可休息也不賺那種沒效率的錢』
『反而賺到休息』
『對、而且你知道嗎、我幾乎沒有在發加班費的』
『這是不可能的』
『不、可以的、先仔細計算工期、然後把天氣等不可控制因素排除、接著更重要的、發放提前完工獎金
這樣就不用加班費了』
小瓶很開心的問說『你怎麼知道工地幾乎沒有不加班的』
阿信笑一笑『當然是我做過啊、我當過黑工、因為要身分證的工作我都不能做、所以我都是求朋友把加班工作接下來
因為有些監工、工頭也不喜歡加班、他們一走我就可以做事了
反正就我朋友下班時間到就走、換我溜進來做加班的部分、所以我知道沒有什麼工地不加班的』
小瓶驚呼『你到底有什麼工作沒做過的?』
『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
『你現在是我的貴人、是我的老公啊』
說完靠在他胸前、靜靜抱著他
阿信有點緊張在她耳邊輕聲說『你這樣不要緊嗎』嘴巴一孥、在耳邊更小聲的『他們不會說出去嗎』
『這兩個是親信、保鑣、兼司機、兼助理、兼、、、愛愛你們兩個有什麼工作沒幫我做的』
前座助手席的女生轉頭回答『沒有、我們什麼都做、只要是可以讓總裁開心的、我們什麼都做』
阿信問『為什麼聽起來有江湖小弟宣誓效忠的味道』
小瓶笑說『愛愛你說』
可愛的小女生愛愛轉頭看著阿信很認真的說
『我爸是爛賭鬼、賭到傾家蕩產然後要把我賣掉、我老公』
指著旁邊三十歲左右、中性打扮、超酷表情的司機
『她去找總裁、完全不認識總裁、他就跪在地上求她借錢來救我、我被救出來之後就當總裁的貼身助理了、我們會一輩子在總裁身邊工作報恩』
『我好像在哪部電影、好像是黎明和劉德華演的電影、看過類似的情節』
『那什麼啊、下次找來看』然後很開心地說『這樣你暸解了嗎、這是我的貼身侍衛、所以我不用怕她們出去說嘴』
阿信點點頭『你的人生就是好萊塢式夢幻、不夠戲劇性的情節不配出現』
談笑間回到住家
愛愛透過無線電耳機跟警衛說話、然後跟小瓶說『莎莎姐在三樓、已經開始玩了』
阿信看著他們、不知所云
小瓶笑嘻嘻的拉著他兩步做一步跑進電梯裡
到了三樓會議廳、僕人拉開門一看
靠、七八桌的麻將桌已經開桌了
大家看到主人回來都大聲歡呼
小瓶興高采烈的和朋友寒暄問好、但是腳步沒停的走到莎莎身邊、滑進了莎莎座椅、兩個人合體坐在同一張椅子上
變成兩人四手一起打麻將
旁邊三人大聲抗議、大喊不公平『你老婆已經連莊自摸三次了、哪有人還加幫手的』
小瓶說『囉唆、我們夫妻兩人一體、她就是我、我就是她、不服氣自己去找伴來』
『這根本是用放閃來刺激三家、想要讓人輸到脫褲啊』
莎莎哈的一聲『那你就脫吧』居然又是自摸
小瓶抱著她就是狂吻『我老婆就是這麼厲害』
旁邊三人又是嘆氣又是抗議的
阿信在他們身邊看一下下、那根本不是人的神速、不要說看牌、他連那是什麼都搞不清楚就又聽到胡了
算了、放棄再看、轉去找自己老婆了
小星就坐在旁邊兩桌和他不認識的人廝殺
阿信過去站在她身邊
小星很開心地喊、『老公來看我贏錢』
旁邊一個太太小姐說『你老公?喂、你這老婆怎麼教的、未免太厲害吧、已經連二拉二了』
阿信有點囧『別問我、我連怎麼算錢都不會』
小星說『你坐下來我教你』
阿信搖搖頭『我看就好、這種遊戲對我太難了、我玩不來』
阿信大概知道怎麼玩、但是不太有把握、因為一直都沒錢玩、所以都是看沒有親身下場玩
對麻將的一切知識都來自兒時、
還不會走的時候被媽媽帶到麻將桌邊丟在嬰兒椅上、母親就只顧玩自己的、幾乎不理會他了、
等到他長大會走了、就和一群也是麻將孤兒的小孩跑出去玩了
對於這種被遺棄般的記憶他實在沒什麼興趣回味
看了幾圈之後、就自己緩緩離開回樓上豪宅了
自己晃到廚房開了冰箱要找東西吃
結果一個歐巴桑小姐就突然出現
恭敬地問『先生要吃什麼嗎』
阿信有點不好意思、但是想到說要是堅持要自己弄的話、搞不好會害她被莎莎罵
所以說『那幫我炒個飯吧、簡單的就好』
趁她煮晚餐的時間、阿信回房去把拘束的西裝換掉
衣服一脫、心想那就來沖澡一下吧
洗澡先洗頭、正閉著眼睛讓熱水沖去泡泡的時候、突然有人闖進淋浴間
阿信以為是小星、閉著眼睛向後一抱
手一摸到那個身體就知道不是小星了、阿信微微一驚『小瓶?』
小瓶哧的一笑『會不會太厲害啊、這樣用摸的就知道』
阿信沖去洗髮精才轉身說『你比較結實、小星比較肉、莎莎肌膚比較滑膩、當然分的出來啊』
抱著動人的肉體問『你這樣玩一下就過癮了嗎』
    (圖與文無關、只是解釋何為動人肉體)
『沒辦法、贏太多、三家已經輸到要冰桌了、只好讓開』
然後嘻嘻一笑『比起麻將、我比較喜歡另一種運動』
『為什麼要用那種淫笑看著我、我好像是槍口下的小白兔、我好害怕』
『什麼淫笑、這是可愛的笑、來、小白兔、來大野狼的嘴裡這裡很溫暖的』
『嘴裡?你不是吧』
想不到小瓶真的跪了下來給了他口交服務
看著這個大公司的性感總裁捧著自己的陰莖又舔又吸的
阿信心裡的虛榮感也隨著性器膨脹到不行
過沒兩分鐘、阿信就伸手把她抱了起來
『你不是還沒、、』
『你口技太好了、我怕我撐不下去了』
『幹嘛撐、就是要讓你舒服的啊』
阿信笑了、『女皇沒舒服、我不敢先舒服』
把小瓶抱到蓮蓬頭下、邊幫她洗邊愛撫、往下摸、看她已經濕潤了就從身後進入她身體裡
小瓶笑說『啊、這樣我會一直喝到水啦』
阿信把她抱起來原姿勢走出去
『以你為名的信愛基金會一年的花費大約是五六千萬』
『所以?』
『我本來想先吞兩千萬回來先啊』
阿信愣了一下、才懂她說的黃色笑話
『何止兩千萬、可能有一兩億啊』
說完就加大自己的動作、讓她更舒服
小瓶呻吟聲越來越大、阿信的動作也越來越快
果然、敏感的小瓶一下就高潮了
小瓶喘息的說『放我下來、我要休息一下』
阿信把她抱到化妝檯前坐下來、兩人身體還是黏在一起
小瓶側身親了親他、抱著他的臉猛瞧
『看什麼?』
『剛剛麻將桌上有個太太問你是誰、然後誇獎你、說你長得不帥、但是很緣投
就是越看你就覺得舒服』
『這位太太慧眼獨具、讓人讚嘆』
『她老公是XX集團的副總、她算是閱人無數了』
阿信突然啊的一聲
『怎麼了?』
『我拜託阿花姐炒飯給我吃、結果和你在這裡炒飯、外面的炒飯已經放到涼掉了』
小瓶大笑
擺出了早上小星趴在洗臉台的姿勢、
『來啊、早上我看了本來想叫小星讓開換我來、現在終於輪到我了、來吧』
阿信輕輕拍了她屁股幾下『天啊、你這種邀請沒男人能拒絕的』
他知道小瓶喜歡有點粗暴的模式、就把自己獸性那部分用出來
也就不管什麼憐香惜玉了
何況剛剛已經一次了、也不用再前戲了、他一開始就三檔加速奔馳
雙手也在美麗肉體的臀、腰、胸部狠狠地施力
小瓶很快地陷入強大的快感之中、口中發出的呻吟越來越大聲、簡直是在嘶吼了
幾分鐘之內兩人同時達到高潮
小瓶在歡樂的喘息中跟阿信說『老公、快點清洗一下、我們出門要遲到了』
『還要出門』
『這次是去玩的啦』
阿信無奈、只得穿上衣服和小瓶出門去
把炒飯裝上餐盒外帶
到了地下室、小瓶指著滿滿的賓士車隊
『挑一輛吧、晚上沒有司機、自己開車、挑輛比較不引人注目的』
『這裏哪有不引人注目的東西啊』
小瓶大廈地下室B1停放的是她的車隊
B2才是其他的住家的私人車
而放眼望去幾乎通通都是賓士車
阿信曾經特地走一圈、全部看過一遍
小瓶似乎偏好AMG車廠的改裝車、差不多四五十輛都是
在這堆名貴車子之中、
阿信選了輛C250

『只要不是從後面看到AMG三個字母、一般人應該會以為這只是一輛賓士、這樣夠低調了吧』
小瓶二話不說就上車、只是她很轉性的不搶駕駛座、坐進旁邊位置去、阿信頭探進車裡『你坐錯邊了吧?』
『沒有、快進來、我開車的話怎麼餵你吃炒飯』
阿信聽話上車、照著導引設定路線開車
小瓶餵他吃飯、自己也稍微吃點
『你自己多吃點啊』
『我這樣夠了』
『吃炒飯和自己炒飯兩者還是有分別、你知道吧』
小瓶大笑
阿信找話題閒聊
『你在美國就是 BMW控、回到台灣就當賓士粉絲啊』
『這一切都是生意啦、你看這麼多車、以為我凱子對吧
錯了、這花費少到你不敢相信的』
『願聞其詳』
『第一、AMG看起來超豪華、超殺的、對不對、
其實啊、只要大量購買、折扣都超乎一般消費者知道的價格
而且一加上那三個字、脫手價錢就可以更靈活
我一年都訂個五十輛以上、
然後、我大約就是十輛自己用、其他的轉手
這樣一來、我的帳單低到你不敢相信的、有一年、利潤甚至到了免付錢的地步
厲不厲害?』
『讓我這窮人完全不敢相信的厲害』
『我買車目的有三、
一是節稅、賺錢
二是公司有需要
三是用來獎勵員工
一不用我解釋、節稅是每個公司都做的事、
賺錢大概的方法就是大量購買、享受折扣、然後轉手賣出獲取利潤
第二是、公司主管、家人通通可以享受這支車隊服務
公司主管有公務、只要登記就可以讓司機接送
甚至私人需要只要提前申請、又沒有公務衝突、就都可以使用
然後、過年過節不是要發獎金?
我就拿車來當獎品
聖誕、跨年、尾牙什麼場合都可以拿來當抽獎頭獎
又或者業務表現優秀的、本來就要發獎金的、就鑰匙拿給他
這樣公司一分錢都不用再出了
另外有優秀人才想要購車的、我會把車給他先開回家、讓他分期從薪水扣』
『王永慶死後、台灣新的經營之神就是你了』
小瓶真的很得意
『我屬下的人、吃我的、喝我的、穿的也是我的、連車也是我給的、你說有人敢對我不盡心盡力嗎?我真的聽說過有人離開我公司、結果女朋友就要求分手、老婆就直接簽字離婚的
因為太笨了、這種福利居然會想走、笨到受不了了』
『穿你的?』
『我投資的服裝店、西裝店都提供員工特價』
『這城市有什麼不屬於你的嗎?』
『你啊、你是我一直無法控制無法擁有的』
阿信笑一笑、
『不會啊、我是你忠心的僕人啊、』
『啊啊、心口不一的傢伙』
說到這裡、行車導引目標到了
一間超跑專賣店
這裏阿信曾經經過過、當然都會稍作停留多看幾眼、但是看過就算了因為看也沒用
因為這裡的東西他連摸都摸不起
法拉利等超跑沒有一千萬以下的車子
幾名員工在路邊導引客人把車開進後面的車庫去
小瓶先下車、一堆人已經在一旁等著他了
阿信把車停好走出來
就看到小瓶已經坐進一輛488裡面
(車型是後來小瓶跟他說的、阿信的超跑知識只能分辨出廠牌、車型就完全不懂了)
小瓶看到他、就揮手叫他快上車
阿信有點猶豫、緩緩坐進副駕駛座、
『我可以先去拜拜嗎?雖然這車很美你更美、但是我的小命也很美』
『呸呸呸、快坐好』
果然不出阿信所料、這女人一進跑車裡就進入瘋癲狀態
一路衝上高速公路上去
阿信在某本漫畫上面有看過書中男主角只要看到路上有車在前面就一定要超過去才爽
這種病、小瓶小姐顯然也有
阿信嚇到快心臟病發了
他眼睛一直在車前和時速表之間游移
那車幾乎沒有降到200以下的
離開台北桃園車多地區之後就狂飆到三百
還好、到了關西休息站她放開油門、停了下去
不一會兒、剛剛在展示間集合的一堆車紛紛跟過來
他們都停在原本是遊覽車停的大停車場裡
車子一停就有穿制服的員工圍了上來接過鑰匙、詢問開車的大爺、奶奶們
其實除了小瓶、全部都是男的在參加這次的飆車會、只有男人才會這麼幼稚
其他的女人都是有錢男人帶來炫耀的「看、我就是這麼有錢、待會幫我吹喇吧可得甘願一點」
販賣超跑的公司員工跟這些大老闆好野人們確定車況沒有問題後把車開去加滿油
短短距離再親自試試、看看車況如何
畢竟大部份有錢人的汽車機械知識跟白癡沒有什麼兩樣、問了差不多是白問的、還是員工自己試試比較安心、
有錢人只要知道支票要簽多少數字就好了、其他不該要求的
阿信有點顫抖的走下車想要去買咖啡
只是不用他買、人家早就想好了
一個簡單的帳棚、桌子、準備點心飲料就等富翁們來享受
阿信看小瓶和這群人寒暄一下、拿了咖啡、吃了一個布丁、開開心心的雀躍興奮
然後差不多第一個想要衝回到車上
但是員工卻禮貌的擋住她、他們說今晚有特別服務
十分鐘後、過了十一點、車隊再上路
阿信就看到特別服務是什麼了
三輛賓士C200、車牌都只差一號、0001\0002\0003
三車並行走在車隊前面、
速度超慢只有九十
把高速公路全數擋住了、原來他們用這種惡劣的方法佔領高速公路
低速擋住車流、空出一大段路供這些有錢人飆車
小瓶跟著賓士車之後、等待高速公路淨空
在等待時刻開心的和阿信講述這跑車趴的由來
『我跟游董大概七八年前結緣、當時他差了一筆錢週轉、差點要倒了、我和朋友到他店裡、就剛剛展示間那邊、那時我朋友吵著說要跟她爸要法拉利當生日禮物、我就剛好聽到游董被人逼債、一文錢逼死英雄你知道吧』
阿信笑說『我不知道、我有過連一文錢都沒有的日子、所以我知道人沒錢其實是能活的而且可以活得好好的、不過請你繼續故事』
小瓶回給他一個甜甜的笑
『當時我其實跟他不熟啦、我那兩個匪類哥哥都跟他買過車、所以有接觸過、知道這人為人不錯、但是朋友多是非多、中間曲折不說了、反正結局就是我借他一億讓他度過難關、
那次我風險其實蠻大的、要是他真的倒了、除了我別的債主也會搶那些車、我後來有點後悔自己是不是太衝動沒有充分擔保也借人家錢、但是見到這些車實在很難不心動』
『你這麼喜歡怎麼不買一輛回去』
『我買過啦、不過、就家裡的娘娘不喜歡我冒險、只好就放手啦』
『怎麼了』
『就小小撞了一下、我發誓不是我的錯、是白目三寶撞上來的、
就我借錢幫忙人、過四個月、游董要還錢、我說不用了、讓我入股、
游董不肯、他說不想受人拘束、我答應他不過問他店的經營、只要按時送上利潤就可以、
然後、、我就買了一輛、其實是兩輛、同樣車型但是不同色
我沒辦法決定要紅的還是黃的、乾脆就都買了
然後就載著莎莎出來跑、媽的、真的夠倒霉的、就第一次出來跑、整段路都沒事、回到家前五十公尺、一個死小孩撞上來
莎莎嚇到、當然我們都沒事、但是她就很不高興
如果跟我吵就算了、但是她太聰明了、就很憂鬱的樣子、用不說話來抵制
我看她臉色兩天就投降了、把車賣回去
游董知道我沒辦法忘懷這種狂飆快感
就每幾個月安排一次這種試車夜奔會
找這些凱子來和小瓶女王同樂
他們試駕之後通常就會下單、畢竟錢對他們來說沒什麼、如果快樂用錢買得到話、那錢就拿出來吧』
說到這裡、賓士車速度放得更慢了
然後同時閃警示燈作為暗號
表示可以開始了
就見到小瓶一馬當先、從路肩超了過去
阿信則是很孬的貼緊椅背一動也不敢動
小瓶可開心了、高速公路全是你的的那種快感、有點像是一種進入神的境界
時速三百、只要油門一踩就到了
阿信害怕到後來、眼睛乾脆不再看窗外只看著小瓶
看她專注、自信、愉悅甚至有點瘋狂的表情
突然間覺得也不用怕了
兩人這樣的相處、讓他覺得非常舒服
想想和她的關係、相識以來多次的轉變
和她生了一個小孩的親密、現在幾乎算是夫妻般的生活
阿信突然有種就算生命是到今晚終結也沒有什麼遺憾了那種滿足感
小瓶狂飆一陣、前面掃興的出現別的車子了
她嘆了口氣只得把車速慢了下來
所謂慢是降到兩百五十左右
還是會被警察抓起來的危險駕駛
車子一慢她有個空隙轉頭看到阿信正看著她發呆
『老公、在想什麼?』
阿信照實說了
小瓶淺淺的微笑又看了他一眼
阿信驚慌的『要感動回去再感動、眼睛看前面、謝謝、殉情要和莎莎不是和我』
小瓶說『少亂說、我們要一起活一起老、一起看傑西小咪長大嫁人生孫子』
過一下又說『還有莎莎、她說要生你的孩子、你一定讓她感受懷孕過程的快樂』
阿信有點無言『你可以接受嗎?』
『拜託、幹嘛不接受、你是我們討論很久的結果、是我們一致的決定』
『討論?是說別的人選和我到底要選誰的討論嗎?』
『白癡、你連這種醋也能吃啊、討論是要不要去精子銀行找諾貝爾獎得主或是奧林匹克田徑金牌的種?還是要不要找個白人?我如果生混血兒一定很美』
『我沒有吃醋、我是想知道討論過程、有沒有說到我的雞雞大小之類的』
『除了該看的都看過了、我們也驗過你的血液啊、知道你都OK啊』
阿信沒聽過件事、大吃一驚看著她
『就有次不是哄你去我家醫院做身體檢查、驗血驗尿、就那次啊』
『難怪我覺得莫名其妙、怎麼驗血搞得好像在捐血、抽了又抽、抽個沒完』
『這種影響一生一世的事再小心都不為過啊、你那時候有沒有偷吃我們都有在給你監督啊』
阿信笑罵一聲『靠』
隨著窗外景色不斷飛快的倒退、法拉利狂吼的引擎聲像是一首驚天動地的交響曲
兩人突然同時覺得這樣沈默坐在一起很愉快
阿信伸手輕輕放在小瓶放在排檔桿上的右手上
小瓶眼睛盯著前方持續自己狂野的駕駛、嘴裡卻很柔情地說了句『老公、我愛你』
阿信知道自己應該回一句我也愛你
但是不知怎地竟說不出口
一言不發直到小瓶終於把車開進休息站之後停下車來時
他看著窗外說『我會用我的生命保護你們、一生一世』
小瓶轉過頭來、眼睛發亮的徹底感動『天啊、這是我聽過最美的情話了』
兩人抱在法拉利車子、熱烈的擁吻
車行職員人過來要請客人下車把車開去加油、
一看他們吻的完全不理會外面的世界了、趕緊走開不敢去打擾大小姐
這些職員都是公司老鳥、對於這位超級客戶的私生活、會很想要窺伺、會私底下八卦
但是這些人打死也不敢去打擾到她、或者讓她認為你打擾到她了
這時有多遠就閃多遠、就算車震真的展開了、他們絕對不會往這邊看上一眼
這是生死交關的事、沒人敢拿自己性命開玩笑
四個職員沒有討論就去站在法拉利的四個角落背對著車子、自動成為警衛戒備

過了好一會兒、小瓶覺得親夠了、兩人才整理一下衣物下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