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3日 星期六

愛不簡單(29)快車美女

當然這邊休息站也有位富豪們準備簡單茶點咖啡
就在兩人喝咖啡休息一下的時候
一個女生神色慌張、衣裝不整狼狽的跑了過來
           (圖與文無關、只是要解釋何為衣衫不整)
後頭跟了一個男的、氣勢兇狠的緊隨在後
女生一看到小瓶、就像是看到娘親一樣的高速貼了過來
阿信手一伸抓住她、但是看她不具敵意、而且小瓶沒有抗拒的意思、就放手任由她靠近、轉而去看著後面的男的
阿信什麼都還沒來得及反應
跑車俱樂部的職員就靠了過去
雖然是西裝、但是這兩個職員一看就是保安之類的大塊頭、絕對惹不起的、追女生的二十來歲男人自知不敵、呸的一聲轉頭走了
阿信回過頭來看著女孩、已經趴在小瓶肩上哭的梨花帶淚了
小瓶覺得很好笑、用無聲嘴型跟阿信說「這啥洨啊」、接著安撫女孩一下、才讓她說出來
大致就是大學生聯誼抽鑰匙、剛剛追在後面的那個小胖子開了輛保時捷911、現在正在哭哭的小妹抽到跑車、結果她根本不懂那車子有多好
蠢男人老是以為開了911就會讓自己陰莖暴長十倍、女人一上車就應該自動趴下去幫他吹喇吧
結果、小胖子自己拼命炫耀、自我吹捧半天
女生不但沒有感動到自動解開上衣、露出乳溝靠過來讓他抱、親、舔、摸、幹
只有冷冷回應『你開車看著前面好不好、不看路很危險耶』
見笑轉生氣的小胖轉成動手動腳模式伸出狼爪
保時捷就這麼小一台、女孩縮成一團貼在車門也躲不過鹹豬手
終於停進了休息站、女孩一個巴掌打退死色鱉、然後連滾帶爬逃出車子
見這裏有人就靠過來、幸運無比逃進小瓶懷裡
小瓶覺得超好笑的也開心地表演英雄救美、把女孩摟在懷裡溫柔安慰、過沒幾分鐘、跑車俱樂部員工過來報告、車子已經加滿油、可以再出發了
小瓶問懷中女孩『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家吧』
答案居然是台北
阿信小瓶還以為他們也是從台北一路飆下來
原來不是、是同學們約一約來墾丁玩、邊玩邊和外校學生聯誼、結果倒霉抽到鬼籤、現在當然是要先回家再說了
小瓶指著自己的法拉利說『我的車是這輛喔、你敢不敢坐』
阿信皺了皺眉頭、結果他還沒說話、女孩就先說『我跟姊姊你坐嗎』
阿信才想解釋說這車是姊姊開的、我才是坐旁邊的
小瓶就說『好啊、那你要讓我抱著哦』
阿信望著小瓶想說你是在開玩笑嗎、結果還沒說話法拉利鑰匙就拋過來了、阿信想接又不想接、天人交戰之後還是接了
男人有機會開到這輛夢幻跑車、實在很難拒絕
阿信先在休息站內試跑了幾圈
小瓶提點了他幾句就隨他自己玩、然後就顧著和小美眉說說笑笑玩了起來了
阿信開上高速公路後、一開始都開在很慢的一百五十上下、
大概跑到嘉義左右速度才讓車速進入兩百
然後到台中附近、對車子性能越來越熟、車況掌握越來越好、
就再也沒有注意看車速、讓法拉利的野性徹底解放開來
全神貫注在幾乎要飛起來的義大利名駒的阿信、突然聽到狂吼的引擎聲之外的聲響
隔壁座位上的女孩居然在呻吟、他媽的她居然在叫床
阿信死命盯著前方、完全不敢分心轉頭去看、慢慢放掉油門、才斜眼偷看一下
女孩兩手遮著臉但是放在雙腿的中間就是小瓶的魔爪
小瓶埋怨阿信『喂、開這種速度是在侮辱法拉利你知道嗎?』
阿信差點罵粗口回應、一句要強行進入女性生殖器的髒話到了嘴邊又縮了回去、他心想別管這「肖薄」比較好
阿信強逼自己回到駕駛的樂趣上、不去管小瓶亂來
法拉利繼續狂飆、三十秒後回到250的高速
女孩的呻吟也是進入高速嘶吼階段、
小瓶邊摸她身體邊開口指導她
『看著前面、這種速度像不像是上天堂的道路、一切俗世間的煩囂都拋掉了、這光影迎向美麗的未知世界去』
女孩好像瘋了似的大聲的叫床
咦咦啊啊之外還有「不要了、求求你放開我、我不要了、啊~~我真的不行了、啊~、我又到了、放開我、我、讓我休息一下、啊、、、好舒服好舒服、我好愛你我真的好愛你」
阿信再也忍不住笑了出來、非常危險的眼光移開正前方、快速瞄了一眼、女孩上半身衣物已經都褪到腰間了、露出了相當豐滿的乳房、、、
            (圖與文無關、只是解釋何為豐滿胸部)
阿信看到女孩胸部的同時、小瓶把她的胸罩丟到阿信頭上
『靠、時速兩百多、你還敢亂丟、遮住我眼睛你就知死』
女孩好像直到此時才發現阿信坐在一旁似的、頭轉過去、羞的恨不得跳出車外、小瓶在她耳邊說了些話
女孩啊的一聲、用力搖頭拒絕
小瓶有點不高興的重新命令了一次
女皇從不接受拒絕的權威讓女孩不敢再猶豫、慢慢地貼近阿信、伸手去脫他褲子拉鍊
阿信沒立刻推開她、把車子速度再降下來、大約一百八十左右的「慢速」、這才敢伸手去推開女孩的頭
想也知道一定是小瓶命令她來幫他吹喇吧
阿信沒好氣的說『現在是要製造共犯結構是吧』
『什麼共犯?你是趁小女孩受到性騷擾之後、心神不定、藉機脅迫女孩口交、
你是卑鄙無恥下流淫蕩的大爛人
我呢、則是犧牲我自己為他人服務、讓她進入舒暢狀態來忘卻受到侵犯後的痛苦、我是功德無量恩同再造的好人啊』
女孩剛被阿信推開本想停下來、但是小瓶不停催促之下只好乖乖照做
阿信試著推她、還是被她入侵吞吐成功
女孩用嘴巴含了阿信的陰莖幾下、委屈地哭了起來、 阿信趁機推開她
小瓶笑得像瘋子一樣、然後安慰她
『好了好了、對不起、委屈你了、但是沒辦法啊、這樣才能封住他的嘴啊、男人小頭壞壞大頭就會乖乖啦』
阿信笑罵『你那什麼鬼理論』
『我的理論就是、、、、下去關西休息站吧』
『不能忍忍嗎?台北就要到了』
『就是台北要到了、所以得下去整理一下啊、我下半身都濕了』
阿信本來以為她是在說笑、下車一看、笑到快昏倒
那女孩內褲被小瓶脫掉、小瓶不斷的用手指玩弄她
結果女孩高潮一波接一波、最後竟然潮吹了、而且一次接一次的興奮、分泌出來不只愛液甚至失禁把小瓶的褲子都弄濕了
阿信跪在地上捧腹大笑
這時已經半夜了、休息站裡剩下7-11那種賣店了
小瓶阿信找了一圈當然什麼衣物都沒有了
小瓶只好褲子脫掉丟了、阿信的襯衫脫下來讓她圍住下體當作裙子穿
這樣折騰之後、再度上路回到台北
法拉利下交流道時、阿信就看到一輛保時捷尾隨在後、本來以為是一起出去跑的車友
後來回到展示間下車時、阿信回頭一看、才發覺是剛剛在台南那個想吃天鵝肉的癩蛤蟆
想不到居然他也回到台北、可能是阿信他們在新竹耽擱半小、所以又被遇上了、
阿信開著賓士車讓小瓶和女孩坐在後座、離開展示間重新上路、見到保時捷又跟了上來、他決定先不說給那女孩聽、免得她害怕
阿信車子開得超慢的、想要讓911越過去、然後甩掉他
但是小胖子鐵了心一定要硬跟到底
阿信覺得很不耐煩、這笨蛋是想怎樣?把人拉去強姦嗎?
到了第三個紅綠燈、阿信故意切到左車道打方向燈假裝要左轉、胖子死黏在後、
等到左轉燈亮、阿信故意不走、等到燈號轉成紅燈、對向直行車子慢慢開始開動那一瞬間、賓士就衝了出去
保時捷也料到他這招緊黏著跟著左轉、
阿信方向盤打到底、變成迴轉、
911跟著照做時、阿信把車子轉成360度硬生生擠回原來車道
這下保時捷跑向相反方向去了、阿信甩掉他加速跑走
小瓶大誇特誇『我手下什麼人才都有、但是像你這種膽識、除了我之外再也找不到第二個』
『所以結論還是你最棒?』
『這樣說也不過份』
阿信衝過兩個路口後轉彎、連續左轉、切進小巷子裡、看到一個車位就停了進去、躲好熄火停下來等待
阿信閉上眼睛休息『壞人通常都沒耐心、所以睡個十分鐘吧、十分之後再走』
坐在後座的小瓶懷裏抱個美女哪有辦法睡、果然不到三分鐘、阿信又聽到女孩的淫叫聲了
阿信忍不住調侃她『你是不是退步了、要這麼久才能讓她叫?』
『不然你來』
『你知道青少年犯罪十之八九都是這樣互相刺激、你激我不敢、我笑你沒種、然後才釀下巨禍的嗎?』
『那你敢不敢?』
『不敢、我小孬孬』
『來啊、一起來嘛』
『妳好大方啊』阿信本來要說「拿別人機掰請人」之類的、不過想想算了、依小瓶個性會覺得更刺激然後做的更過分、那女生聽了搞不好會哭、兩人邊鬥嘴鼓邊聽女孩呻吟、時間一下就過去了、阿信重新發動、一起步才想到自己在台北真不知道怎麼走、實在是不得已、只好回頭問叫到快燒聲的女孩
『你住哪兒?』
女孩羞怯的用手遮住自己半裸的身軀、斷斷續續的報出地址
阿信這時也有點惡作劇的裝沒聽清楚要她再說一次
要在小瓶的魔指侵擾中把話說清楚真的很難
好不容易阿信輸入完畢、女孩身體另一波快感又湧來
發出了拼命想忍住的歡愉叫聲
此時、小瓶更過分的命令她把副駕駛座放倒、身體向前趴、繼續剛剛在法拉利車上沒完成的工作
阿信要試著去推開她、但是女孩現在已經陷入瘋狂狀態了
小瓶說什麼她就做什麼
阿信知道不讓女皇為所欲為的話、她會對女孩更過分、
只得隨她為他做口技服務、
他做人很厚道沒嫌棄女孩的技術、因為真是完全沒技巧可言的貧乏口技、還好半夜車少、快快來到女孩宿舍住所、讓她不需要再做這種事了
阿信回頭瞪著小瓶要她停手、小瓶玩夠了放開女孩
好了、現在阿信的襯衫和小瓶上半身衣物也差不多都毀了
阿信溫柔幫女孩整理亂七八糟的衣服
小瓶退開乖乖坐好、手放好不再動
女孩邊穿衣就邊哭了出來、阿信橫了罪魁禍首一眼、安靜沒說話、小瓶裝出一副無辜天真的笑容說 
『哭什麼啊你、快點回家去休息了、乖乖、不哭』
女孩竟然說『我哭是因為我太高興了、今天晚上謝謝你、讓我夢想實現』
阿信忍不住問『夢想?』
『我居然可以和我夢中情人相處這幾個小時、我好快樂、好像置身天堂』
小瓶驚訝『夢中情人?你是說這位哥哥嗎?』
做夢也想不到女孩說
『你是我學姊啊、我高三時跑到大學看你對系裡的學弟妹們演講、當時我就迷上你了、所以發誓一定和你要讀同個學校同個系、我已經大學畢業了、現在在念研二』
阿信和小瓶都嚇了一跳、居然有這種事、巧到這副德性的
女孩繼續說『你和莎莎姐是我們系的傳說故事、神仙伴侶啊、
我們不知道有多少人都是拿你們做我們人生目標的
我們私底下投過票你們是大家性幻想永遠的第一名、男女生都一樣』
阿信忍不住哈哈大笑
小瓶則是差點暈倒
阿信笑到快瘋了『夜路走多了遇到鬼了吧、色鬼』
趕緊補一句『不是說妳喔小妹妹』
女孩又說『我不會跟別人說今晚的事的、你不用擔心』
說完就趕緊下車、車門要關之前、忍不住又探頭進來
『學姊、讓我親妳一下好不好』
小瓶很冷酷地說『不好』
『臉頰就好』
這小瓶就沒反對了
女孩用嘴唇碰了一下小瓶左臉
喜不自勝的走了
阿信看著小瓶又想笑又好像在發怒又好像很囧的臉色
又是一陣大笑
小瓶忍不住脾氣往他身上發
『笑夠了沒?笑屁啊』
阿信不管她繼續笑、開沒五十公尺、突然不笑了緊急煞車
坐在後座的小瓶差點撞到前座椅背、罵他『幹嘛啦』
阿信不說笑了、趕緊迴轉違規停車、把車一丟、跑了下去
小瓶不知出了什麼事、下車亦步亦趨地跟著
阿信邊走邊解釋、『你看、剛剛的保時捷』、
小瓶一看、原來是剛剛那個小胖男的車、居然人在這邊埋伏
果然一個轉彎就看到女孩被胖子和另外一個男生抓住、
看來是精蟲入腦的智障慾火焚身、決定就算犯法也不管、今晚一定要幹到女孩才肯罷休了
阿信加速衝了過去
胖子和他的黨羽已經看到阿信急步接近了、居然笨到賤手還不放開、捨不得放下戰利品的下場就是胖子的後腦和黨羽的左眼各中了一拳、
一個倒下一個蹲在地上抱住眼睛哀嚎
阿信牽著女孩的手要走、轉身就看到旁邊一輛廂型車下來一個男人、光看他走路模樣
阿信就一個強烈感覺、這傢伙不好對付
趕緊把女孩一推、送到小瓶身邊、叫兩人走先
小瓶把女孩扯到身後說『一起走啊』
阿信搖頭、專心看著接近過來的傢伙
男人手上拿了個東西、靠、居然是雙截棍
阿信心想「又不是在演電影、還是說這傢伙是周杰倫歌迷」
心念一動、轉過身去、手搭在小瓶肩上叫道『快走、我打不贏他、你快去報警』
只聽雙節棍老兄加速腳步衝了過來
阿信手搭在小瓶肩上當作支點、背對敵人、整個身體飛起、一腳踢了過去、有點像電影黃飛鴻的佛山無影腳、只是阿信沒吊鋼絲、用手撐在小瓶肩膀上「飛」起來的
功夫小子笨笨的、沒想到阿信示弱大吼是在引他過來
一進入阿信攻擊距離、胸口就中了一腳、整個人飛了出去
他也不是沒注意到距離、只是沒想到阿信會在背對敵人狀況下飛腳踢人、才會一下就中計、
這時胖子和另一個黨羽從劇痛中恢復過來、居然不知死活又追了過來
人類腦子真的很奇怪、都沒想說厲害的倒了、兩隻死肉腳衝過來又有什麼用
兩人一接近、
阿信驟然停住轉身、立定跳起、一次出兩腳
兩個壞人注定要演出電影裡面那種出場就去領便當的丑角
下巴中彈、這次完全昏過去、再起不能了
阿信用手一比、叫小瓶快上車
他盯著著雙節棍小子、看他有沒有要試著站起來的意思、
結果是爬不起來了、那一腳至少讓他斷了三根肋骨
剛剛要是沒拿武器的話、阿信是不會下那麼重的手的
只是既然要打了、對敵手留情只是傷害自己而已
戰鬥瞬間結束、三個人快快回車上、小瓶沒去後座和女孩坐在一起、靠在阿信身邊、一副小鳥依人的小女人姿態、
打電話安排女孩到一個宿舍之類的地方去過夜
女生嚇到不會說話了
阿信猜測、應該是小胖被他開車甩掉之後、心有不甘、去探聽出來女孩住哪裡、然後帶人等在宿舍外面
如果不是他眼尖看到小胖子的藍色保時捷亂停在路邊的話、
現在警察又多了一件強姦案要辦了
車子依小瓶指示來到一間小飯店時、小瓶的私人司機助理愛愛兩人已經站在門口等了、
小瓶開窗跟她們說『把她安頓好、陪她過夜、明天再送她回家』女孩嚇傻、忘了要說謝謝再見、小瓶也沒理他
車裡剩下兩人時、小瓶提議去買永和豆漿然後回家喝豆漿吧
阿信當然說好、看看時間、居然一點多而已
天啊、
九點多從台北出發、去到台南再返回來、居然四個小時有找
這就是相對論吧、速度的確可以扭轉時間的定義
才想跟小瓶說相對論的笑話時
看她貼在自己肩上、柔情似水的樣子、感到奇怪『怎麼了?』
『都怪你啊、打人的樣子那麼帥、我看了就濕了、現在超想喝豆漿的』
說著居然手往他下體摸去
阿信怒道『不要拿你摸過別人的手來摸我』
小瓶被嚇到退開、一看才發覺他眼睛在笑
推了他一下『不好笑』
阿信笑的詭異
『誰跟你說笑啊、你這樣一下要製造共犯、一下要陷害我、我被你弄的一下有火一下沒火、很累的』
小瓶說『那我幫你生火』
說著就要去拉他褲子拉鍊
阿信說『停、豆漿店到了、我們回家慢慢生火慢慢煮慢慢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