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2日 星期四

愛不簡單(31)等待救贖

                      (圖與文無關、只是開場)
阿信四人又一次荒唐性愛之後、一起快快樂樂去洗澡
在小瓶豪宅內那個驚人的、幾乎算是泳池的浴缸裡共浴
小瓶當然是極盡溫柔的討好莎莎、又按摩又說笑的逗她
但是王妃只是冷冷的躺在浴缸裡懶懶的動也不動
阿信抱著小星坐在一旁、就怕被流彈波及到
終於莎莎抱著小瓶、兩張美麗的臉龐相對、鼻子相互抵著
『你到底知不知道現在家裡有一個孩子一個嬰兒一個老婆還有一個妹妹啊
還帶著大哥出去飆車、還飆那個時速三百的對不對
你是不知道我會害怕嗎?』
小瓶不敢再抵賴『對不起、我以後不敢了』
『哼』莎莎假裝兇惡地咬了她肩膀一下、然後再溫柔的親了一口
兩人緊緊摟泡在熱水之中沒說話了、一切盡在不言中
阿信看著這場景、突然有感而發說起故事起來
『對不起、這樣一句話、你知道嗎、有時候等一輩子也等不到
ㄟ你們知道嗎、我曾經有段時間在教會工作過說
當然你們是不會知道的、
因為我從沒說過啊、那是一段我也不是很想再提起的歲月了
我不是去坐過牢、雖然是短短幾個月、但是我這輩子都不想再提了
像玩命關頭第一集裡唐老大說的「我寧死也不會再進去了」
我也完全不想對那段時間有任何回想了
獄裡的生活就不用說了
只是說當時我在裡面有跟人家參加宗教活動
哈哈、很好笑吧
其實一般犯人會想信教、、、我以小人之心度人啦、都是想說這樣申請假釋比較有機會
獄方會看資料、看表現、有宗教參與者都會加分
這就是縱囚論裡的上下交相賊
總之就是我參加了、而且是什麼教都給他參加、
所以我既會背心經、同時也開始看聖經
然後我和一個蠻有抱負理想的牧師認識
他極力邀請我出獄後去他教會那邊服務
出來之後、我就抱著試試看的心態
其實我是想說、做人不要太現實、在裡面就信、出來就裝不熟
就去幫他做些事、當然、無償無薪就單純當義工然後人家給我吃給我地方睡覺
教會裡就會辦些小孩的夏令營之類的活動、
我就東看看西幫幫、結果就認識一位美媚
叫她小晶好了
哪個ㄐㄧㄥ?
隨便、看你要用精液的精還是京城的京、還是亮晶晶的晶
喔、你幹嘛計較哪個字啦
她名字就三色堇的那個堇啦、不是下面很緊的緊
天啊、我幹嘛講得這麼下流
你要不要聽故事、打斷我說不下去了
反正就認識這個女孩
一開始我是覺得、、、要發揮同情心啦
因為這女孩身體有點殘疾
你碰到殘障人士是不是都會裝得特別有愛心
假掰假的要死
就特別包容、特別有耐心、特別溫柔
然後、更重要的、會特別有道德
我後來回想、她跟我熟了之後、一直在勾引我跟她上床
但是我就是不知道怎的、當時就變得像是呆頭鵝似的、對人家的暗示、幾乎完全不懂、
她沒有穿的超露、但是就是會適時的把胸部露出大概一半以上供我觀賞
再不然就是會彎腰把內褲送進我視線範圍之內
我最記得的一次就是、我們一群人出去活動、她本來是說不想去的、但是最後關頭突然硬是跟去了
到了之後又不肯參與、就躲在車上睡覺不肯下車
後來回去的路上、她跟我說今晚不想回家
我超好笑的、帶她去看看夜景、然後就說我累了、就送她回家了
哈哈哈、過了不到幾個月、她去跟別人了、我們沒說話了、有天我才突然想到、啊、那天她是那個意思啦
超爆笑的
對不起、剛剛跳tone了
先回來說、小晶身體有點殘疾、、、、、啊好啦、就是臉上有點記號啦
長得不難看但是就是皮膚上有點、總之、這個算是疾病讓她很自卑
自卑的人通常就會偽裝自己
她是用冷漠來隱藏自己的痛苦
我呢、你們也知道的、我就是很厲害、這點我想真的是有天份啦
小瓶一直說要學、但是我想這種聽人家說話、聽出真正心聲的本事、後天學習再努力、也很難真的理解
先天真就要有這種直覺吧、所以我很快就看清小晶的痛楚
小晶很自卑、所以她很需要男生的慰藉、對就只要男生的、女生的不要
然後這社會呢、很糟糕的、既不能阻止男女的性慾交錯、卻也不能改善女性在性觀念上的道德束縛
小晶跟男人上床、這當然沒有錯啊
錯在她老是跟錯誤的男人上床
她自己跟我講的、就至少七八個、都是糟糕到不行的傢伙
唯一一個比較像人的男朋友、同居一年之後突然無預警的分手
甚至連個原因都不屑和她解釋就轉身離去從此即使相遇也當作不認識
讓小晶自暴自棄到、、
你們猜的到的、就是讓很多人都來享用她的身體
後來呢、她的名聲當然變得超爛的、爛到她居然尋求宗教幫助
用居然這個字眼就是因為她其實太聰明了、聰明到不太會去相信神這種看不到的東東
啊聰明人在群眾之中、當然很快就認識我、因為聰明人當然就是互相找聰明人當朋友啊
哈哈哈、你們為什麼都不笑?這應該很好笑啊
哼、我恨你們、、我不說了啦、你們都欺負我』
莎莎嘆了口氣、對小星說『值日生、快笑、笑完了故事繼續說』
小瓶說『喂喂、你男人耶、你也賞臉一下陪笑啊、雖然他的幽默感很可悲、但是你也發揮下同情心啊』
小星一臉突然睡醒狀『什麼?你們剛剛說什麼?』
阿信氣的把整個人藏進水裡、久久不肯出來
終於憋不住氣、頭探出來
就聽三個女的異口同聲、哈哈哈的假笑三聲、然後同聲催促他『好了啦、快講啦』
小瓶說『快說啦、是不是你後來上了她』
莎莎說『不對、是你想到方法開導她了』
小星說『你是不是打了欺負她的男朋友、讓她終於決定要聽你的』
阿信翻了翻白眼、撒嬌的說『你們親我一下我才要說』
小星抱住他就一個深吻
莎莎抓住他的手、在手背上親了一下
『這算什麼、我教宗啊』
小瓶身體根本沒動、手一揮給他一個飛吻『快講啦』
阿信不理她、轉頭跟小星說『我就知道只有你愛我、我只講給你聽』
然後在她耳邊假裝講話、其實伸舌頭舔她耳朵
小星一下就受不了了
『不要啦、啊、、、啊、、我、、啊、、、快上來啦』
『靠、夠了、你們給我停、要搞講完再開幹』
『誰理你啊』
小瓶游到阿信身後、狠狠地從他後腰咬了下去
阿信慘叫一聲、只好停下來
抱著小星假哭叫道『老婆、我被怪物攻擊、陽痿了、怎麼辦』
小星裝得很慌張的『不要怕我幫你把毒吸出來』
然後就要潛水進去吸「毒」
莎莎從後抱她壓制住『你別動、我要聽故事』
四人又坐回浴池裡、阿信躺在小瓶懷裡、小星被莎莎抱住
『我說到哪了?我忘了、都是你們、別說了去睡覺吧
我不要說小晶、我想要別人幫我吸精、、、、、
哈哈哈、、、、、又沒人笑、哼
好啦、一個常常和男人上床、上完之後又一直後悔
我從語氣和她描述那些過程的字眼猜測、那些男人應該床上功夫都蠻爛的
爛到她不想回味
也可能是那些人擺明就是要玩玩的、這種性經驗當然不值得回憶
然後最慘的是、其中一兩個居然是還會把性事拿出來上網分享的渣男
最悲劇的是、她之所以知道那些人在背後一起討論她、
竟然是那個沒有理由就拋棄小晶的前男友在網站上看到了
而這位仁兄突然轉性、帶著偉大的騎士精神回頭來找小晶
意思就是 雖然妳是他們口中的公車、我願意接納你、重新照顧你
這故事實在令我不解
一是小晶到底做錯什麼會讓前男友連原因都不肯說就拋棄她
二是這位仁兄心態的變化實在有意思、先是狠狠傷害人家、讓她變得人盡可上、但是等到更慘悲劇發生、卻又回頭來拯救他前女友
但是不管我怎麼問、小晶也沒辦法解釋這種矛盾現象
最後我的猜測是兩人之間一定有發生什麼極度變態的事故、所以說都說不出口
要不然就是年輕人那種沒法解釋、無法用常識去理解的衝動情懷
不管是什麼、小晶遇到我的時候、是她最脆弱的階段
現在想想我真是君子、從頭到尾都沒趁人之危
好、我不是重點、故事的重點是、認識我之後
因為我的學識、談吐、幽默感、當然最重要的是我的英俊美貌、所以她很常來找我
笑什麼?有意見嗎?我就知道大家沒意見、有意見我就不說了
小晶常來找我、我常開導她、然後她自稱說自己變得比較樂觀比較積極比較有笑容
我這麼慈祥的人抱持著神愛世人的救世情懷當然聽了就覺得很有成就感
然後我們隨著相處的時間越來越長就變得比較親
不是我們剛剛親親嘴的那種親
是好像兄弟姊妹的親
遇到有人問我們怎麼那麼好、她就會說我是她乾哥
我那時心裡就會自己想些變態劇情
「來來、來給乾哥疼一下、干戈喔不要叫錯、叫成哥乾就麻煩大了」
但是想歸想、我們真的沒有上床去
後來我心裡過分的想過、我大概是這世界上少數幾個沒跟她嘿咻過的男人
因為她實在釋放出太多那種約砲的賀爾蒙了
故事的重點來了
我沒上她、我只是鼓勵她、幫助她、然後陪陪她
她呢、告訴我說、她洗心革面了、從此不會再隨便給男人幹著玩、會好好善待自己
然後呢、我學了一課、原來人說變就可以變
事情是這樣的
有些教會裡的志工是被爸爸媽媽押來的、父母自己信教就逼小孩一定也要信、台灣的爸媽真的很可愛
這位仁兄、叫他做阿儒好了
阿儒心不甘情不願的被父母親壓著進來宗教組織裡做事
那大概就了解這人不會是什麼善男信女
是闖出麻煩才被逼進來的
這種人基本就是什麼都不會、不會打掃、不會煮飯、不會認真工作、但是就是很會泡妞
我還做了首小詩來形容他
「有跑車卻不曾前進、有喇叭卻沒有音樂、有文憑卻不識字、有生命就從沒有生活」
不錯吧
好重點是、他進來之後沒多久我就發現常找小晶說話
我問過小晶、她有點不耐煩的說「他自己要找我啊、我又沒去招惹他」
我幹嘛去管人家、因為那阿儒已經有女朋友了、而且同居一兩年了、快要結婚了
一進教會就看上了獵物、決定找來玩一玩、反正教會裡無聊麻、牧師講經他又沒在聽
細節我也有點忘了、反正結果就是小晶這人很糟糕、
一邊答應我絕對不會和他有一腿
一邊就找機會去和他接觸
接觸到後來就和我吵架假裝生氣、然後就跑出去和他過夜去了
那天好像是教會辦活動、要帶一些孩子出去參訪然後過夜
他們向家裡宣布要當義工去照顧小孩、但是跑到厚德路去照顧對方、兩隻迷途羔羊就這樣天雷勾動地火了
當時我有注意到兩人都不見了、但是後來問他們、兩人都堅決否認
小晶甚至跟我發了很大的脾氣、罵我想太多、、幹、我後來還跟她道歉、他媽的、有夠度爛的
身在宗教組織就是這樣很麻煩、不能不相信別人不然就是自己心裡有鬼
後來一個牧師教我一句話我才比較釋懷
他說『人家敢發誓(咒抓)、我們就敢相信』
如果你受騙、那不是你的錯、是說謊傢伙的錯、因果如何說謊者自負
人家要睡就去睡吧、我哪能過問
就像一個歐巴桑小姐說的「東西是我的、我要給誰用乾你屁事」
我覺得難過的就是一再欺騙願意相信你對你好的人、實在很罪孽

而小晶的作為就像死侍那電影結局時、那個很迂腐的鋼人說的那句話
「一次、一次就好、人有時就是發揮一次善心就好、
就一次原諒他人、就一次幫助他人、
或者很重要的就一次堅持自己的承諾、
就一次不要屈服於性慾而是堅持自己應該找個更好的」
好啦、鋼人不是這麼說的、大意差不多、我改編過
反正故事就是我後來發現事實了、覺得很受傷、
是不是非常莫名其妙
人家要給我睡我不睡、那去給別人睡了也是剛好而已啊
但是我就是覺得很不爽
事情明明不該如此的、卻偏偏是如此
這件事讓我自己思索好久、當然也覺得受傷很久
後來我就離開教會了、去開酒吧了
不是說我對神沒信心了、而是說我覺得自己對小晶說的那些道理、我根本自己也是聽來的
沒有在社會上實際做過一番事業的話、我永遠不會有份量的、說什麼都很虛、沒有力量
就這樣、我出獄之後的贖罪之旅告一段落
邁向另一段人生
然後、續集就是、經過這些年、小晶居然還跟我有聯絡、反而是睡過她的阿儒之後大概一個月後就人間蒸發了
蒸發的原因之一可能是他們去睡覺之後一個月我知道真相了、我一時衝動去找他、問他打算怎麼對小晶
你看我是不是神經病、我居然去找他、
這像不像妹妹被欺負了、哥哥跑去問負心漢要他負責
阿儒他莫名其妙的看著我、這可能是他這一輩子第一次遇到我這種瘋子
根本沒我的事、居然多管閒事問男生要怎樣、
我跟他說、你不要給人家玩一玩就拍拍屁股走掉、這樣很傷女孩的心
阿儒看著我久久才艱難的吐出一句『你不要聽她亂講、我跟你說那個女孩不簡單、她也是個玩家』
意思就是大家都是玩玩的、你是在靠悲啊
我沒有打人啦、真的、人在教會裡面不敢隨便使用暴力、雖然這人真是爛人、幹、都給你幹了還講這種話
那段對話就在我瞠目結舌中結束
而阿儒從此就人間蒸發了
什麼、你電影看太多啦、什麼我殺了他埋屍、我還分屍丟到海裡去啦
他好像找到一個工作、他爸幫他安排的爽缺、有事做就離開教會了
然後我也離開去經營自己的酒吧了
一開始還墾丁、宜蘭兩邊跑、忙得不亦樂乎、對對、有時還回花蓮去
但是不管怎樣、久久我和小晶就會聯絡一下
一年半載我就會打電話給她一次兩次
沒要幹嘛就是想知道這人現在怎樣了
我就是一定要知道連續劇結局是怎樣的那種人、
然後、她是一遇到困難
比如說要換工作啦、要換男友啦、要搬家啦、就會找我一下
我能幫的話、有時就幫他一下、不然就聽她說話給點意見啦
比如說有一次、她短短時間就狂戀愛上一個很成功的 sales
我忘了不知道是保險還是直銷的、應該是直銷啦、保險沒聽說過可以年輕就暴富的
小晶好像是一下子就跟人家打得火熱、拋下自己同居男友去跟人家住
天天淫亂無比的瘋狂做愛、、大概就是我們這個樣子、
不過男主角一定沒我帥、雞雞沒我長、性能力沒我持久、這是一定的、大家都知道啦
好回來說故事、故事很快就轉折了
同居沒一個禮拜、不知道怎麼搞的、突然就被前女友反撲成功、小晶被那男的轟出家門去
大獲全勝的前女友回鍋當正宮、還在人家傷口上灑鹽、
要小晶把男生送的項鍊戒指珠寶通通還來、如果不在期限內還來就要告她之類的
小晶哭哭啼啼的電話裡跟我訴苦
我真的好壞、嘴裡安慰她、心想你這是報應吧
只是電話說了半個多小時、我超想掛掉的時候、她突然說她要去死要自殺
我當然說不要不要、不過我也不是很在意
放心啦、說要自殺的、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都不會死、果然她沒死
好像跟我哭一哭有點溫暖啦、表示人世間還是有愛、所以再給自己一次機會不死了
再來我說快點好了、因為情節都重複
後來當了一家貿易小公司的老闆娘、
然後、她和公司的業務員搞了起來、當了人家的小四一段時間
小晶的豔遇歷史中、她最大力推崇這位業務員的性能力、雖然這位推銷員的業績很爛、
再來就是她懷孕了、不知道誰的、她心煩意亂的乾脆去墮胎、因為她不愛老闆也沒辦法愛業務員
接著就是離婚
再來就是換到一個還不錯的工作、幾年之後告訴我說要結婚了
所謂「最近」就是我離婚之後、去美國找你們之前那段時間的事了
所以現在應該已經結婚了
說這故事的重點就是
這些年來、我跟她聯絡談話什麼的、有時、、、好啦、不是有時、是時時、
我時時拿往事來吐她槽
有時嘲笑、有時諷刺、有時根本是指責了
她有時就會靜靜地聽、有時就會回嘴、兩個人就不歡而散摔電話
我就像蕭告一樣、死都不肯放棄這個話題、
她就很不能理解、我為什麼一定要拿這件事一直說一直說
跳針似的不肯放棄、明明就是人家的私事啊
剛剛聽小瓶說對不起、說的很有誠意很像是在懺悔
好啦、別打、是真的在懺悔不是好像
我才想到、我之所以一直沒有原諒過小晶是因為、、、
雖然這是她的床事、雖然感情沒有對錯可言
但是重點是她從來不認為她錯了
從不覺得當時答應我不要去和那個浪子亂搞、但是又違背承諾然後又騙我的這件事
對我來說、即使這麼多年了
我還是覺得你騙我就已經很糟糕了、騙我又死不認錯就是不可原諒的重罪
還說自己是情慾驅使、沒什麼大不了的、這真的讓我憤怒
我完全不能接受這種背叛行為
而她的態度卻是認為是我小題大作、是我食古不化、是我太過迂腐了
更好笑的、她還會拿神的話來吐我、說我不懂得原諒、要學習神的慈悲什麼的
這就好像國民黨、他們從來不曾對於台灣人民、對二二八事件有過懺悔、只有不斷的演戲說這都是歷史的錯
等到別人指責他們的時候、卻又說、你們要放下、要學上帝原諒
他媽的、我先送你們這群王八蛋去見上帝啦、你直接求祂饒恕你啦
以上回憶完畢、我和一個不認錯女孩的故事

莎莎說『所以你在等她有天跟你說對不起』
阿信『不、不是的、我已經不期待這種童話故事了、
反而我從那種情緒中掙脫的過程讓我獲益良多』
小瓶『那你獲得什麼救贖?』
阿信哈哈一笑
『救贖、你這字眼用得好
我想是這段經歷讓我從新體驗到說、
事情不是我想的那麼美好、人性的複雜不是可以自以為是的一廂情願啦
然後、看著別人的痛苦、我會感激自己的幸福
感謝我在誘惑中、或者是痛苦中、堅持住自己原則、即使是一部分的原則也好
不要像她這樣、背信忘義、寧可追隨自己的慾望也不願顧念一下友情、道義、責任這些東東
最後就是基督山伯爵說的、我原諒你、因為我也需要被原諒
這大概就是我得到的救贖吧!這樣有沒有很偉大?』
             (圖與文無關、只是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