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8日 星期一

宮部美幸的杉村系列簡介~

Dear 慧
好久不見你好嗎?
應該很好、因為你有工作
有工作就不會不好、是你這種人的偉大
可惜妳沒有生為男人身
這故事告訴我們、下次記得在投胎前把性別選好
有工作的男人才是最美的
也告訴天下的女孩們、選老公一定要選事業有成的、不是要當大老闆、
但是一定要努力工作、樂於工作、用力工作的男人才是可依靠的
男人、可以沒有身材、沒有錢財、沒有口才、但是一定不能沒有工作
沒有工作的男人不能算男人

我的重點不是你會不會選男人
而是我很羨慕妳、工作忙碌的你實在是一種幸福
但是相對的、工作忙碌的人就沒時間看書了
我就不同了、
我看好多書、看到天荒地老
然後看到一本超級觸動我心的書、想介紹給你
知道你沒時間看書
所以也放棄我不說情節的個人道德原則了
就直接說劇情了
不管你想不想聽、因為、我實在好想說一下
想要用筆整理一下、
不然腦袋裡不斷的想、不懂為什麼這書把我震撼到不吃不睡

宮部美幸、日本天后級的推理小說家
大概就是英國謀殺天后的克莉絲蒂同等級的偉人
她的書最好不要買、因為實在太多了
一但開始買你就不會停、
不停就會很痛、不只是錢的問題、而是書架會擺不下、到時超麻煩的
但是不買又不行、像這次、我就是進了久久沒去的誠品、買了聖彼得的送葬隊伍、希望莊兩本書
(其實是三本、聖彼得是上下冊)

之前呢、連買了二十多本、等到看到快眼睛脫窗才覺得是時候要停下來了
最近這三四年沒看新的、有時看看已經看過的、溫習一下
還好、要是我有持續在看、聖彼得到希望莊之間、有三年的等待期、這一定會讓我瘋掉
復仇者無限之戰下集、要等到明年這件事已經讓我快抓狂了
要是隔三年才能看到杉村的下落、我會得憂鬱症

話從頭說、不然你不知道我在說什麼
杉村三郎的出現、是在「誰」這本書開始的
(四本分別是「誰」、「無名毒」「聖彼得的送葬儀式」「希望莊」)
一開始就交代了杉村先生的幸運
(所謂幸運、有點像是西洋諺語裡說的、上帝偽裝的祝福)(或偽裝的詛咒)(完全看你個人的觀點)
(偽裝的祝福or詛咒、大致上是說、這件事看起來是對你很好、實際上卻是要害你、或者相反的、這件事看起來是你的苦難、但實際上帝要賜福給你之前的假象)

杉村先生應該長得很帥、、、、不、應該用台語說、長得很緣投
從後來他可以與各種階層各種人物輕鬆交談這件事就可以知道他的長相一定很投合一般人的緣
有些人太帥了、就像我、反而沒辦法和人輕易交談、這真是我的遺憾啊~
好、說重點

因為緣投所以能得到女人的芳心
幸運的(或不幸的)他得到了超級財閥會長私生女的愛
兩人相愛、要結婚了、他才傻傻地知道了、原來這女人不是一般家庭而是夭壽好業人的私生女
(說是私生女、但因為和正室的小孩年紀差太多、正宮又早死、親生母親也死於心臟病了、所以沒受到虐待反而是備受寵愛、寵到公主病了)
(公主病其實不是一種重症、前提是要看有沒有公主命
有那個命就沒事、像男主角老婆就真的是公主、所以可以被容許有點公主病、、、、我就曾經介紹一個女的朋友給一個法師尋求幫助、但她的離婚已成定局無法扭轉、只得遺憾揮手說再見
我問法師為何無救
法師有點譏笑的下了結論「沒有公主命卻有公主病」、噢、原來如此、這的確無解)

菜穗子(公主的名字)愛上了杉村、決定要嫁給他時才跟他說明自己的身份、杉村乖乖去見人家的爸爸、不是登門拜訪、而是坐上人家的賓士、司機邊開車他們在後座邊聊
(因為連接見未來女婿的時間也沒有、就只能給你同行的時間)
大人物見了這個女婿之後、幾分鐘就確定人格不壞、可以娶自己女兒
但是要有條件、女婿不用入贅但是要辭掉自己工作、來自己公司做個小單位的職員
為愛情沖昏頭的傻瓜答應了
結果、他有自尊的媽媽把這兒子趕出家門、罵說我養你不是讓你去做沒志氣的小白臉的
但、實際當然不是、結婚後杉村雖然吃好穿好住好 但是絲毫沒有追求奢華的興趣、既沒錢也沒權、真的是完全淡泊名利的好人
他得到的就只有一堆閒言閒語、
然後、就是和柯南一樣衰小到處都碰到案件的厄運

其實第一第二集都不是杉村自己去撞上歹事的
而是公司的同事衰洨、讓杉村半自願的捲入其中、
以公司刊物編輯記載事件的名義、順便扮演起了偵探的工作
第三次才是倒楣、連搭個公車都會遇上挾持事件
但是、
有時、真的就是天命形塑著你、變成你應該成為的那種人
在歷次事件中、杉村發揮了他性格中的優點
耐性、善良、溫柔、堅強、韌性
沒有福爾摩斯、白羅、布朗神父那種驚天動地的幾近預知的推理能力
但是總能在人性迷霧中見到光明
天命這玩意、真不由得你不信
就像一些宗教大師、是生病之後才放下世俗名利走向救世之路的

好、重點是

杉村在第二次的事件中惹上一個瘋婆子、
這個肖雜某找上門來狹持他女兒、嚇到他的公主老婆
公主在事件中體會到自己的脆弱和丈夫的成熟堅強、從此開始厭惡她自己
讓夫妻的感情從此產生嫌隙
老婆終於得面對現實的殘酷、也開始省思丈夫為她的忍耐犧牲到了硬生生改變丈夫原來天性的地步
不但為了她與原生家族的切割、工作的放棄、連辦案時的興奮也要瞞住她以免擔心害怕
到最後居然促成了公主的外遇
幹、這到底算啥洨
這點、就是我一直很shock的地方(在此用英文表示我的深度)

看完第三集聖彼得的送葬、那結局叫我一整個震撼到失神
真的、
我這個人只要不是生病就一定是一餐兩碗飯、睡覺躺下只要三十秒就開始打呼、然後沒有被吵的話一定睡到自然醒
但是當天早上看完第三集、我中午就差不多吃不下了
晚上拼完第四集、自以為平靜一點了
當夜卻差不多睡不著
翻來覆去一直到四點、看了好幾篇黃色小說才勉強去睡、
在此、一定要說一下、他媽的、現在的人的文采一個比一個爛、爛又愛寫
我本來也不想寫色情小說劇情、就是看到一堆人寫的那麼爛、我才勉強在小說中加入一些片段的
不然像我這麼正直、嚴肅、剛毅、木訥的人是不會那麼沒道德的、、、、

重點是
四點才睡、天還沒亮又痛苦的醒來、我一直問我到底是什麼毛病?
頭殼嵇康啊
這是小說耶
乾你屁事啊
幹、我瘋了嗎?
可是又沒有瘋、正常的很糟糕
我一直想一直想、
是怎樣啊?
把那段翻來覆去地看
看的時候覺得怕怕的、好像書裡有鬼跑出來似的
一段一段文字敲打著我
是要告訴我什麼嗎?

是同情一個善良溫柔的男人嗎?
一個幾乎是爛好人的男人
對背叛他的妻子也沒有怨言也不叫罵
質問她時、語氣嚴厲一點就自覺不安
最後也不吵鬧、默默的帶著傷痕回到老家去、以打零工維生、還是和以往一樣的溫暖、和氣、認真、自在
(是我的話、應該會去跟老婆的有錢老爸要個幾十億來花花、補償一下受創的心靈和可悲的男子尊嚴)

但是杉村就像311大地震之後的日本人
即使天崩地裂了、還是排著隊守秩序、淡淡的迎接明天的到來
讓全世界都為這民族的優雅感到動容
(真的人性的高貴都要在生死關頭看得出來真假、裝得再像紳士的畜生、也沒辦法演出真正的從容)
看到這段時覺得、、

嗯、看到杉村這段、有點像我之前失去工作時一樣
以前很多不熟只是認識的人都特地過來安慰我一下
連多年不見、最後一次接觸時還小吵過一架的老朋友還特地打電話來假裝諷刺實際安慰(還是顛倒?)
過去的老同事在我需要幫忙的時候、二話不說就出手相助
到了那種獲得溫暖的時候你才會懂做人敦厚的重要性
才瞭解自己平時積陰德的程度

回到正題、說重點


當失去一切時、杉村見證著人性的溫暖
以為切斷關係不再鳥他的毒舌母親、重病父親、第二毒舌姊姊、不善言辭哥哥都沒說什麼就接納他的回家
(以前母親說了句「我就當你死了」給他當結婚禮物、
姊姊看到他回家、就說了句『死人復活了』、這家庭真是可愛極了)
(只有不熟的嫂嫂以為被有錢人趕回來的小白臉小叔是要回來分家產的、連果園的零工都不願意讓三郎做)
鄉下的人用含蓄的熱情迎接遊子歸來
然後、又發生事件了
柯南般衰尾道人杉村發現鄉民外遇事件真相之後、
接受徵信社老闆勸告、抗拒自己命運是不道德的、就算躲到和平的鄉下一樣有找上門的案件、乾脆就再到東京、掛牌以偵探維生
媽的、一共寫了四集、費時十幾年才正式掛牌當偵探
你對日本民族耐性、除了跪服也是跪服而已
(服氣是不夠的、要跪著服氣才能表達敬意)

對不起、、、扯太遠了、回來說重點

還是要問、到底我是怎麼了、為什麼感觸深到這麼痛?
我是對這個可憐的男人深深的同情嗎?
是他悲慘的遭遇讓我難過嗎?
是見不得幸福夫妻分手嗎?
菜穗子在分手時說的話真的蠻過分的、
明明是她的錯、卻說是要給被關在財富籠牢裡的丈夫自由解放
(杉村這人還真的蠻衰洨的、
在完全不熟的勢利眼龐大親戚群之中只能拼命演好自己女婿的角色、但還是被當作勾引公主成功的愛錢小白臉
在公司認真工作、還是被說成大老闆的走狗、
對待同事親切、卻被傳出緋聞、不實惡意毀謗還傳到公主耳裡去、、、
寫到這裡、幹、好像離婚還真是解脫、不是傷害、、、)

菜穗子真的很過份的告訴老公自己和情夫睡覺了、享受到了沒有過的青春激情(幹、這真是男人的最痛)、雖然事後還是茫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麼
然後告訴丈夫、離婚後、她會切斷和情夫的關係、不管那人怎麼不願怎樣痛苦、她會要他離去
最後、她誇獎丈夫成長了、變成迷你版的岳父大人、
並宣示她也即將努力讓自己成熟、獨立、、、、、
幹、那段對白越看就越覺得這女的好賤
(這段敘述也把這女人一生受到嬌寵的成果顯現出來、殘忍的任性深深的傷害了愛他的每個男人)
(連她老爸都說、菜穗子變成了可怕的女人了、
不過我認為這老爸是帶著驕傲的心情說的、
對個一輩子不知道做過多少壞事來對付商場爾虞我詐的商界皇帝來說、成長變壞總比蠢蠢的永遠不會長大好啊、
簡單的例子
王永慶之所以把帝國交給三娘而不是交給兒子、大概也是覺得王文洋的蠢樣讓精明無敵的他難堪死了、
血緣延續的重要性還是比不過智慧遠見啊、後者才能維持帝國的壯大)

總之
我就越想越混亂
最後、、、狂亂的我把幾本書再翻一翻
發現這系列小說要說的一個重點『嫉妒』
人都會嫉妒
而嫉妒這毒素有時會讓人瘋狂到不可置信
第一集的「誰」
委託追查過世父親的兩姐妹
妹妹明明深得父母的寵愛、但是卻嫉妒姊姊、
變態的勾引姐夫來破壞她婚約
姊姊明明知情、卻故意裝傻、最後面對杉村的雞婆主動追查、還生氣的大罵我沒有拜託你去查出事實啊
說是她怯懦嗎?還是那是無盡的愛的包容力呢?
故事很討厭的沒有說出來到底兩個親人以後怎麼辦?(幹、我最恨沒有結局的結局啦)
反而轉到男女主角帶女兒去卡拉OK、一家和樂融融的幸福
這幸福其實是建立在夢幻之上的、
本書開頭第一段、菜穗子只是做出和往常不同的發呆神情、然後表示有話要說
杉村就在心裡自問「靠北、要和我離婚嗎?我的好運結束了嗎?」這樣嘲笑自己
而這是結婚七年有一個女兒的男人所想的
所以這段婚姻會結束、其實、他心裡早有準備

第二集無名毒中、那個肖雜某明明沒人對不起她、卻自以為天下人都對不起她、嫉妒的對象從自己的親哥、害死新婚的嫂嫂後、
轉而怨恨完全沒關係的男主角夫妻(因為看不得別人幸福吧)
這種神經病最後引爆了菜穗子原本就不安的內在徹底的瓦解
連家也不敢住、躲回了父親家
把剛買好佈置好的公寓立刻拋棄
結尾時、杉村要回家去過夜、菜穗子卻尖銳地拒絕、並且堅持換地方住過
最後山村獨自待在舊房子、岳父來看他、象徵小夫妻即將分道揚鑣的伏筆

第三集、菜穗子成功說服杉村(與其說是說服不如說是撒嬌)成功換房子了、但是書中後來的場景卻是他們更常住在岳父豪宅中
然後這個妻子竟然破天荒的推薦一個美女進去老公單位當助理
因為從未做過這種事、所以父親有點驚訝的答應了
(靠、那是你的美容師、你把她送到老公身邊去、你到底是白癡還是要挖洞給你老公跳啊)
壞事磁鐵化身的杉村又遇上案件、這次被人挾持在巴士上幾個小時、
事件結束後、人質都要到警局去做筆錄、
老公怕公主老婆又嚇到、所以要她回爸爸家等、不要擔心
這點居然成了老婆心裡極大的不滿、「我只能被你丟回爸爸家嗎?你為什麼不要我到你身邊」
只能說、要發瘋不用怕找不到藉口
明明是你喜歡躲在城堡裡的、現在又嫌騎士不先回家保護你?
這種心態之下
老公為了找出真相、想知道犯人到底要做什麼?和同為人質的這群人合作追求謎底而四處奔波(其實是很樂在其中的工作)
老婆卻神經病的胡思亂想吃那不需要吃的醋、再加上公司裡無止無盡的虛假流言、、、、我說這公司也快倒了、職員沒事做都在講幹話
終於驅動公主藉著犯錯來結束這段婚姻
說莫名其妙也對、
說人性脆弱也好
她其實也是嫉妒自己老公、明明把男人放在城堡裡和我一起享福了、但是為什麼他還是可以在外面的世界發光發亮呢?為什麼不學我快快樂樂躲在家裡呢?
因為自由是籠中鳥最痛苦的渴望吧!
杉村到了第三集也變得越來越像偵探了
解決事件的最終是要找到一個人
他居然可以在天黑之後、隨便就拉到兩個人、陪他衝到墓地去挖墳去把那死人找出來、這種刺激的確是他嬌生慣養而且有心臟遺傳疾病的老婆不可能享受的過程
這也就註定了兩人的分別

然後第四集希望莊來了
顧名思義、這是帶給人希望的一本書
但是、幹幹幹幹、、、、、、、
從頭到尾沒說他們夫妻有沒有可能破鏡重圓、但又不是什麼都沒說
就點著點著說一點點、
他媽的、我最恨這種人了
宮部美幸我恨你、、、、、啊啊啊啊~怒吼、、、
你要就擺明了兩人不會再見了、
不然就說說女的要變成哪種魔女
偏偏就在句裡行間偷偷塞幾句、
他媽的、這是三洨啦
首先、我覺得杉村的伯樂突然出現很可疑
怎麼鄉下會出現一個調查公司老闆、查過杉村之後、交給他小任務要他幫忙、然後這公司又有東京本部
可以多請一個調查員、而且讓他自己有空兼著做偵探的好缺
媽的、這是不是岳父大人背後搞的鬼?
然後、因為這書又是短篇集、所以破案速度是前三本的十倍
幹、根本是藉由偷懶來加速杉村變成神探的過程
他媽的、就算真是這樣也沒關係啦、拜託快出第五本啦
我他媽的很急耶、、、我想要知道結局啊~
悲劇喜劇都沒關係、、、、、
只是說、我還是不懂、這是甘我屁事啊!????

是我徹底的憎恨背叛吧?
天蠍座
絕對不容許我的朋友捅我一刀
我的敵人、隨便啦、反正我根本不在乎你他媽的死活
我的朋友敢出賣我背棄我對付我
幹、
絕對不原諒
幹、
天蠍座

之所以跟你說這些、也是因為、你有經驗
不好的經驗也是種刺激
讓人的潛力無止盡展延的刺激
想這些有的沒的、
有時候真是蠻無聊的
有時候卻覺得這是一生一世的課題
越想、越是滋味無窮呢
祝你平安、快樂、進步、
然後早點找到一個好的伴侶、
不要說不可能
人生有伴侶還是好過沒伴侶的
是不是這麼說的




ps
杉村的辦案方式在第四集有提到類似的偵探、紐約的馬修史卡德
他也是一步一步的走在街上、敲門、問話、再問、再聊直到找到對的人、然後破案
只是日本的處理方式就是偵探找到真相、
然後等著報應來到、等著警察處理
接受痛苦的折磨並且淡淡的忍受、不哀嚎不狂怒
相信善良的溫柔力量終會解放自已的心靈

美國的解決之道就不太一樣了
當正義不能伸張的時候、馬修就會想辦法扮演上帝、法官、劊子手
他就是見不得壞人能開開心心地走回街上去
比他的作法更激烈的是李查德寫的浪子神探傑克李奇系列小說
(就湯姆克魯斯演的神隱任務、永不回頭那個原著小說、不過克魯豬一點都不像書中男主角、非常不像)
有人殺了他的舊同事、他說了一句、『沒有人可以殺我朋友而不用付出代價的』
最後當然是全數殺了
在陌生小鎮上看到有人打老婆、他就去「借」了一輛車、夜裡四處找人、在混蛋老公臉上同樣部位賞他一拳、讓他見血哀嚎
人家問他甘你什麼事?他說、林北昧爽看男人打女人
善惡有報、若是時候不到、那我親自來報、誰要等啊、等你老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