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5日 星期一

愛不簡單(34)叛變

即將進入尾聲、請各方舊雨新知多多點閱多多捧場啊
最近的心境就是、還好我還會寫作、不然的話、我一定會瘋掉的
這應該就是憂鬱症吧
這應該就是神經病了吧!?
感謝老天保佑、我還有地方可以求助、還有妙法可以救援
真是感謝

阿信好不容易睡著、
到了清晨四點多、不知怎地、突然驚醒、轉身ㄧ看、小瓶還躺在身邊、但是莎莎已經不在「床」上了
吃了一驚、爬起來一看、發現莎莎站在客廳窗前往外看
怕嚇到她、慢慢的走卻故意發出聲響、從後面抱住她
『怎麼不睡了』
莎莎微笑「你還沒發覺嗎」
阿信回頭找尋、發現小星不在床上了
他閉上眼睛、想了一下『日本黑道要她回去?』
『應該是吧、她沒說、不過、這是合理猜測』
台灣黑道應日本黑道的要求、追蹤小星的行蹤、憑小星的功力是不會讓他們找到的、但這群混蛋不知怎地發現莎莎小瓶和她有關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先綁人再說、可見日本方面施了很大很大的壓力、不論如何、方法再爛都要交出人來、
由此可見、今天過後還是會有笨蛋前仆後繼的前來找麻煩
小星為了保護他們、就只好回家
想到這裡、就不用再說了
阿信打了一個哈欠、親了莎莎後腦一下、然後進浴室梳洗
換上衣物、確定自己證件有帶到
莎莎不用言語就懂、拿出手機幫他訂位
『去到機場、先去確定她是哪家飛機、我每家公司都訂位了、找到就躲起來等、不要在機場裡談、她會逃掉的
等到飛機起飛再和她談』
『談?這有什麼好談的?醜女婿還是要見岳父的』
阿信走到門口、不敢回頭、怕自己會捨不得走、淡淡的說
『如果回不來了、小孩就拜託你了、其他也不用說了、你知道我有多愛你的』
吃醋的聲音從床上響起『那就不愛我喔?』
小瓶坐在地上不爽的看著他
『你就是你們、你們就是你、如果我回得來的話、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們、愛如果還要用文字敘述就顯得太多餘了』
『哈、你真是浪漫』
阿信快步離去、馬不停蹄的趕到機場、遠遠的就看到小星在check in、那身材、那美貌真的很難會看不到

在心裡比較、莎莎小瓶都已經是成熟定型的輕熟女了、小星卻是屬於成長中的未定之數、撫媚性感清純天真嬌嫩什麼味道都有、卻都還沒確定哪種風味最適合
不是能用哪種特定的文字語言能描述的
看著她、阿信盡可能躲得遠遠的、等到最後一批旅客都辦好托運手續了、才緩緩地進場
莎莎辦事果然妥當、機位都訂好了、就等他上機
阿信坐在小星後面兩排的位置、靜靜地不發一語、偶爾偷偷看她兩眼、確定她沒跑掉
但小星也不是笨蛋、到了飛機離開停機坪時、
她發現阿信跟上來了、當場跳起來拉出頭頂置物箱的小包包、就要下機、阿信只得上前一把抱住她、把她推回位置上、拜託身邊的歐巴桑小姐換位置
小星邊哭邊掙扎
『你走開、你走開、我不要和你一起了、你快走開、不然就讓我下飛機、誰要和你這老頭在一起
你快滾啦、不要纏著我、救命啊、幫我叫警察』
阿信皺皺眉頭、給她吻下去、終於讓她安靜下來
抬頭對周圍兩個空姐笑笑說
『對不起、她的懼高症和幽閉空間恐懼症和月經前症候群、還有婚前焦慮症同時發作了
就差一個懷孕期間憂鬱症了』
小星被他抱在懷裡、還是間間斷斷的哭個沒完
阿信在她耳邊說『你真的要離開我的話、麻煩你一件事好嗎?』
小星回復一點正常、問他什麼事
阿信很正經的說
『要先打分手砲才能分手、而且要打個三天三夜、然後還要錄起來留念、經過剪接還可以進軍日本AV產業、、、、想想、我先帶面具再上場吧』
小星滿臉淚水中、笑得很開心、笑一笑又哭了
『你走啦、飛機起飛了、、、、那你原機回台灣、好不好?』
阿信抱住她、
『我知道很危險、我知道可能會死人、
但是、如果我們一定要分開了、我寧可選擇死別、
生離的痛苦、我已經受不了了、我太老了、能夠接受死亡、但是我沒辦法等待了』
小星又是一陣哭嚎、阿信用他最溫柔的聲音
『我知道黑道很壞很恐怖、我知道可能再也逃不了了、但是至少我們是在一起的、好不好?』
阿信跟空姐要了威士忌
自己喝一口、用嘴餵了她一口
『好、不要哭了、我們夫妻一起面對吧』
小星哭了快二十分鐘、終於停了、撒嬌說『帶我去洗洗臉』
阿信知道她別有居心、不過、情侶怎麼可以沒有這種激動之後的性愛呢?兩人攜手一起去廁所
空姐看到了、但是能說什麼呢、這兩個貴客的資料都清楚寫著最高等級、盡可能的服侍、不得怠慢
只希望他們不要叫得太大聲影響到別的客人了

從廁所出來、小星眉開眼笑的黏在阿信身上回到座位上、
靠在男人身上、在他耳邊小小聲的說
『我爸爸快死了、他們說是中風、但是我不信、我去查過他的電腦紀錄了、如果是突然生重病、他一定沒辦法做好備份、鎖好密碼
帳戶被鎖住了就是他們不管用任何手段都要逼我回去的原因、
因為我是唯一知道密碼的人
他們一定要我、而且一定要一個完好的我、我要是出事、他們就慘了』
『岳父大人掌管的基金有多大?』
『我離開的時候是三的後面加十一個零、現在我就不知道了』
阿信裝得像白癡似的屈起手指數了三次、三次都數出不一樣的位數、最後放棄
嘆了一口氣
『你在說笑吧、就算是百年經營的極道也沒有這麼多錢吧』
『誰說是全部都是黑道的錢、這是以合法公司為掩護、用來幫人洗錢的機構、
人就包括幾十個國家的人
錢就包括合法的和非法的、避稅的、逃稅的什麼都有』
帶著得意的微笑
『我爸是天才、十萬人甚至百萬人才會出現一個的奇才
他所掌管的基金、從來沒有虧損這回事
簡單的說、他不是一種投資、而是一種特權、一種社會最高階級才能加入的特別待遇
相對的、他的帳戶也是絕對的機密
總之
我們父女是絕對不會把密碼寫在簿子上的、而是背在腦袋裡面
信用卡的三倍長度密碼、超越核武層級』
阿信想了兩秒『16位數乘以三、就是48位數、用英文字26個再加數字十個、就是36的48次方
是36的48次方?還是48的36次方』
『你還沒加上各種符號呢?加上符號的話、那組合更是多到不可計算』
『那你怕什麼?他們連你一根手指都不敢摸了』
『所以他們會找你啊、用我爸威脅我、用我威脅我爸、用你威脅我、、、
黑道用的方法沒什麼創意、不就都是這幾招』
阿信想了想、對她說出結論
『那你要記得、不管發生什麼事、絕對不說、說了你就沒有籌碼了、
就算他們用酷刑對付我、你也千萬別心軟、
你要是看到他們打我、你記得閉上眼睛、告訴自己、這都是假的、我不會痛的
這都不是真的、我很快就會來解脫來救你的、你千萬要記得』
小星一聽又是滿眼淚水『我就叫你不要來啊』
『唉、愛到卡慘死啊、如果放你一個人、然後要是你發生什麼事、我下半生都會活在痛苦懊惱之中的
與其這樣、不如就來搏一搏吧、談判、交出錢去、然後、逃走、看看有沒有這麼美好』
小星搖搖頭『不行、絕對不能交出去、交出去就死定了、就算當權派相信我、其他派系組織還是會認為我有留一手、到時還是被追殺』
阿信嘆了口氣、『這就是有人會希望無產階級革命快點發生的原因、錢真是萬惡的淵藪啊』
既然無法可想、那就不想了
這世界就是會有一大堆無可奈何的事情、阿信活到這歲數、腦袋也有足夠的豁達了
飛機不多久就落地了、
阿信牽著小星的手、慢慢的走出機場
果不其然、一堆黑衣人排得整整齊齊的列隊對他們鞠躬歡迎
阿信露出傻笑掩飾緊張、看小星一臉自然、不當一回事的隨著幹部帶路上了大賓士車
上車之後小星下令、說要去看爸爸先
前座的幹部有點不敢決定、連忙電話請示、答案當然是好
再殘暴的流氓也不敢讓女兒不去見病重的爸爸的吧
車隊來到一間私人醫院
小星加快腳步、她的手緊緊抓著阿信、緊張的手汗都讓阿信承接住了
進到加護病房、看到她父親又是插管、又是氧氣罩的
小星想抱住爸爸、但是又怕壓到那些藥水管線
站在床邊、輕輕地叫自己父親
叫了快一分鐘、
小星爸突然睜開眼睛
他嘴角似乎有牽動一下、露出一個應該是微笑的表情
阿信走到小星身後、也叫了一聲爸
小星為他們介紹、說我們已經結婚了這是我丈夫
小星爸驚訝了一下下、然後又笑了、接著他用眼神看了一眼外邊、做出警戒的表情
然後眨左眼、又眨右眼
阿信一開始有試著去數眨了幾下、但是一下就放棄了、
他完全跟不上
既然不知道人家在幹麻、乾脆轉身看後面的幹部、
發現病房外來了兩個應該是高級幹部的咖洨
沒穿黑衣制服西裝、一個穿白一個穿紅、都是誇張的黑道裝扮、
穿白的傢伙看起來就是出主意的奸臣
穿紅的好看像是電視演員、有點娘的胭脂味小白臉
後來知道白衣的名叫做大金小刀
紅衣的叫做草馬英八
都是從中國移民來的、最近在組織裡高速竄起的狗娘養二人組
心狠手辣、無恥無良、沒有倫理、沒有道德、也沒有人性
阿信盡可能的不露出自己鄙視的眼神打量著這兩人、也看著他們打量自己、心裡對自己警告
『萬一要開打了、就是先把這白衣的幹掉就對了、這人是禍害、是畜生、是狗娘養的王八蛋』
閱人無數的他在茫茫人海中看過一兩個這種人、幹掉他們絕對是幫助人類的善行
上帝有時沒做好產品控管、撒旦趁隙放上一兩隻惡魔進入人間、這人就是了

小星在父親床前、父女對看長久
阿信後來有看出來
父親用眼睛打密碼、女兒用唇語和手語回答、
兩人的交談太快了、就算是錄下來分析也破解不了他們之間的對話
終於半小時後、剛剛在機場接他們的機的幹部老兄敲門進來、想要問狀況如何
小星回頭瞪他一眼、就用眼神把他趕出去了
終於父女談完了、阿信體貼的拿張椅子讓老婆坐下
小星爸笑了、眼睛又講了幾句話
小星翻譯『爸爸說、以後就麻煩你照顧我了』
阿信像個日本人似的90度鞠躬、用不標準的日文說『我一定會讓小星幸福的』
小星很驚訝也很開心、什麼時候學的啊、居然會講這麼一句
轉頭看自己爸爸、他閉上了眼睛、兩行淚流下來、
然後很戲劇性的旁邊的儀器就開始叫了
心跳停止了
小星從此繼承他父親的職位和復仇的工作了
現在全日本的黑道白道都知道了、小星是開啟百億資金的唯一鑰匙了

小星緊緊靠在阿信身上、臉埋在他身上拼命地哭
她一直自以為對父親的感情沒有多深
畢竟這個爸爸一生都沒怎麼管她、照顧她、關心她
但是親情就是親情啊
見到爸爸在眼前過世、小星哭到幾乎站不直
心裡突然一陣感激、要不是阿信堅持一同過來、沒有依靠的她、這下可能崩潰倒地了
醫生護士過來急救、把他們請出去、
當然再高明的醫術都沒用了、宣告死亡之後、留在醫院也沒意義了
那個接機幹部男恭恭敬敬的請他們上車
上了賓士車、車隊啟動、要回本部去、到了半路、
小星突然興起、要他們停在摩斯去買漢堡、
阿信有點驚訝、小星卻笑嘻嘻的說要吃吃看日本摩斯和台灣的不同
公主下令沒有半個屬下敢有意見、乖乖把車隊停在摩斯前面
他們一群凶神惡煞下車進去買東西把老百姓嚇到屁滾尿流
等待的時候、小星突然下車說要上廁所去
阿信隨侍在一旁、
然後阿信的旁邊是另外兩個外表凶狠的黑道侍候著
結果就是撒泡尿、廁所外有三個大男人在護衛著
小星原本要拉阿信進去、
阿信小聲說這麼多人你不要玩啦、小星本來還是堅持要
但是廁所門一開、這才看到、日本公共廁所真的小到不可能擠第二個人、小星才掃興的放棄、自已進去、進去之後就久久沒出來
等到快半小時了、阿信才敲門問她、是不是要幫她買女生的東西
小星說『對不起、我肚子突然超痛、你們先吃漢堡、再等我一下下就好』
阿信試著用英文跟旁邊幾個臉上有疤、看起來超像電影走出來的青面獠牙解釋、說了三句就放棄了、就算懂也沒人有反應
乾脆就把漢堡拿過來、想要給大家分一分、但是這些人沒一個拿的、只是看著他一動也不動
阿信自顧自地笑了
拿個漢堡、可樂
邊吃邊走到外面去
他看到車隊之外有輛車、遠遠的停在後頭、很明顯的違規停車
阿信緩緩的走過去
車上四個人也毫不掩飾的放下車窗來瞪著他
應該是跟蹤他們的、但是應該不是別的派系的小弟、看起來是便衣之類的
反黑組嗎?阿信心裡想
把那幾個人的臉稍微記一下
阿信對於人臉的記憶有著超越常人的辨識能力
這點不只是工作需要、也是一種天生長處了
看過之後、漢堡也吃完了、他緩緩的走回摩斯、小星總算出來了、
她跑到阿信身邊跟他致歉、讓他等這麼久
阿信看著她、溫柔的說
『等你大便、等你洗澡、等你吃飯、等你睡醒、我的人生就是幸福的等待啊』
小星一聽、哪管旁邊多少人、一把就跳上他身上、抱緊深吻
兩人吻了一陣、終於肯上車了
雖然阿信聽不懂日文(那種流氓腔就算是通日文的也不一定懂)
但他知道那位接機仁兄已經接電話接到快哭了、電話那頭的兇狠叫聲、差不多是命令他去死了
終於、車隊來到豪宅
超大日式傳統庭園的超大日式豪華建築

阿信很讚嘆的『你就住這裡長大的啊?難怪你會這麼美麗又有氣質、屋相即是人相啊』
小星緊緊牽著他的手一起走進去
兩旁通通都是九十度鞠躬的黑衣西裝小弟
走進玄關換上拖鞋、有人引導走進主廳、有點像是時代劇的將軍接見臣子的場景
阿信和小星被引導坐在主位旁邊
看著旁邊橫眉豎眼的幹部人物沒正式跪坐、讓阿信鬆了一口氣、也盤坐下來
接下來的行禮如儀、大致上應該是小星接受老大和一群幹部們的慰問之類
小星有試著翻譯給他聽、但是阿信叫她不用
他就是坐在那裡靜靜觀察這群人、然後在小星介紹到他的時候、行禮鞠躬表示敬意
這群老人不是重點、重點是那個主位的老人
小星以乾爹來介紹、阿信也跟著叫多桑
這個慰問兼接風的小會議大約花了十五分鐘結束後
多桑單獨帶著他們兩人走到後面庭園散步

老爹老大再一次對小星表達遺憾
小星兇惡的看著乾爹、沈默看了幾分鐘、才冷冷的對他說話
阿信聽不懂、但是也知道是要逼他做決定之類的
老人先是沈默不語、但在小星的壓迫之下、終於緩緩地低頭、很艱難的承諾了一句
小星站得直直的、看著他、意思就是恁祖媽等著看
阿信盡可能的後退、站在兩人話語能傳達到的最遠處看著他們
也確定沒別人接近過來
最後老人帶著他們用晚餐、
簡單日式家庭料理、真的感覺像是祖孫一起用餐的感覺
老人雖然是黑社會老大、不過對於孫女婿還是愛屋及烏、一副很慈愛的樣子
透過小星、兩人簡單的交談、阿信把自己的工作、經歷、人生盡可能的好聽的描述出來
老人好像很滿意似的、頻頻點頭回應
不過阿信看得出來、他有點心不在焉、似乎在擔心著即將到來的風暴
飯後、大家不是各自解散休息、而是出門去
小星去換上一套洋裝、阿信也穿上一件黑西裝
換上好衣服、裝得好像什麼貴族世家似的、來到黑道經營的地下拳館
這裏正在舉辦類似年度派對般的活動、好像整個日本有頭有臉的黑道都來了
阿信當然跟著小星、老大來到貴賓席包廂
裏頭都是最高級幹部和各地方老大
兩人站在最邊邊
小星在震耳欲聾音樂和人群吵鬧聲中靠在阿信耳邊、跟他說明剛剛的對話
『我剛剛跟乾爹說、我爸死前的遺言、說了是誰害死他的、要乾爹一定要為我爸復仇
但是他一直猶豫不決、
我差不多跟他下了最後通牒、不宰了那王八蛋就不用想要再見到那筆錢了、他才答應』
阿信指著在拳擊場旁邊、正在對場上對打的拳手大聲吆喝的大金小刀
『那個白衣服的、對不對?』
小星嚇到『你怎麼會知道是誰?』
『你在病房時、他在外面看著你們、我仔細看過他、、、
我這輩子看過一兩次跟他同樣的眼神的人
他們絕對都是該死的狗娘養王八蛋、
這種人是絕對的邪惡、地獄來的魔鬼』
『老公、你實在太厲害了』
『這是很簡單的推論而已啊
你乾爹是組織的當權派、不好使刀弄槍、也因為太久沒使壞流氓變俗辣了、所以讓武鬥派越來越囂張、不得已只好去外面找來這些混蛋東西來當打手、
結果、幫忙的小卒變成大尾的、最後尾大不掉了、反而跑到頭頂上拉屎了
正當領導階級為了這群新崛起的畜生的地位煩惱的時候
不知道怎地、他們探聽到你爸是金庫的掌門人、貪心的狗賊蠢到想要用暴力來開門
結果把門栓折斷了
弄到所有大頭都必須出來擦屁股了』
小星嘴巴張得大大的
『你是不是聽得懂日文啊?怎麼這樣也能猜到?』
『日文我聽不懂啊、只是故事也只能這麼掰了啊、不然呢?黑道還會有什麼創意?有創意的都去矽谷當海盜了』
 阿信接著在她耳邊悄聲說
『我只是猜不到你爸和你的反擊手段而已、不要說、我知道你已經做了、不要說、我不知道最好』
兩人說到這裡、不再說話、牽手並肩看著台下的打鬥
一個全身是恐怖肌肉的黑人已經連勝三場了
說是拳擊台、其實比的不是拳擊而是自由搏擊、拳打腳踢、肘擊頭鎚都可以用上的
這時、接機那位老兄近來貴賓室、跟老大請示過後、來到阿信小星身邊『下面的拳賽告一段落、兄弟們想要請駙馬來為勝者頒獎』
小星當然不肯、但是老大點頭示意讓阿信下去
阿信深呼吸一口、跟小星說
『該來的還是會來、就讓它來吧、我會保護自己的、你呢?
記得我跟你說過的孫臏的故事嗎?被他師弟逮住逃不出去時的活命之道就是?』
小星點點頭、沒有把答案說出來、她了解阿信的想法、既然已經落於被動了、不如就見招拆招吧
阿信隨著接機兄走下去時、故意走在他身邊、看他的表情
靠北了、那是嫉妒的怒火、
阿信想到在車上時小星有介紹過、這位橋本從她小時候就是老大的親衛隊也是負責守護她的
看來是對大小姐日久生情、
但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自古多情空留餘恨、、、、阿信在心裡還自己搞笑
來到擂台邊、那個邪惡的大金小刀上前來用中文寒暄、笑笑的說請到駙馬爺來頒獎真是榮幸
阿信靜靜的看著他、沒說話
就聽一個拿麥克風的大聲宣布事情、阿信以為是在介紹自己
接著就是橋本從背後用力地把他推進擂台裡去
緊接著下一秒、黑人拳手神速的衝過來、一記右拳就打在他左胸
阿信知道自已中暗算了、肋骨已經被打斷了、不知道斷幾根就是了
不過這時不是研究傷勢的時候、阿信挨拳的同時、
左手手肘用盡全力下擊
正中黑人的右手手腕上
由於沒有戴上拳套保護、黑人的手腕受到重擊、吃痛之下、他的左拳稍微出得慢了一點
慢了這十分之一秒、阿信才能及時蹲下躲過連環攻擊、
坐倒在地上的阿信什麼都沒想、完全依照自己本能反擊
雙腳對準黑人左膝用力踢下去
擂台上雖然吵雜、但是幾乎在場的每個人都聽到了骨折的悲慘聲音
黑人發出哀號倒地、
阿信完全沒同情心的對準他腦袋、兩腳又是一踢、結束黑人的連勝、這才站起來
周圍的觀眾自然發出歡呼的吼聲、
但是阿信根本沒心情聽這些針對他的讚揚聲、
他只想著小星、趕緊抬頭看向貴賓包廂
看到了 一陣一陣的閃光、雖然現在場實在太吵了聽不到聲音、
但是一看就懂、那一定是槍枝駁火的亮光
這個大金小刀果然一如他心裡的預期、叛變造反了
雖然知道、這王八蛋一定不可能傷到小星一根汗毛的
但是他還是關心的想要試著回到貴賓室、確定妻子的安危
只是身體一動、斷掉的肋骨就開始痛到讓他想哭
然後下一秒鐘、他就讓人從後頭偷襲、電擊棒把他電昏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