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8日 星期四

愛不簡單(36)匯款

接近尾聲、我也變得比較正常一點點、心情漸漸好轉
有趣的是、遇到了不順、才更能體會世間人情冷暖、
有些人遇到逆境時、來找要幫助的時候、口口聲聲不會忘記恩情
日後一定會報答、
結果一旦變成尋求幫助時、之前的「好朋友」卻連理都不想理你、連網路上遇到都裝死
以前學過的名言真的要一再放在心上提醒自己:
當別人大聲宣揚「我將永遠記得你的恩情」時、你必須把這件事完全忘記、不然的話、痛苦的將會是你!

離開行刑房、阿信進入停車場、把身上滿是鮮血的內衣脫下、撕開
隨便找一輛賓士、把油箱蓋打開、布條塞進去、點火
這樣連續放火燒了兩輛車
黑道的反應部隊很快地衝到地下二樓了、
這建築物裡到處都是監視攝影機、他們雖然來不及阻止阿信放火、但還沒腦死、一組人馬快速趕來獵殺他
只是獵人和獵物的定義不在於人數多寡而是在於獵殺技巧高明與否
阿信就像跳鼠一樣、
在地下室停車場的十幾輛汽車之間、不斷地移動、不斷的消失、再不斷的出現
更別提他身上有槍、偶爾開上兩槍更造成流氓這邊完全陷入驚嚇狀態、六七個大漢拿著槍根本不知道目標在哪、就不斷地開火、希望亂槍掃射可以打到人
很快的子彈都打光了、毀了七八輛賓士車
還讓整個地下室充滿了煙霧
除了剛剛阿信放火造成的濃煙之外、又再加上槍彈四射帶來的火藥燃燒的塵霾
幾乎什麼都看不見的狀態下
就聽到六七個中國人日本人的呼喊咒罵咆哮
阿信呢?
早就趁亂跑到上一層去了
他被綁在車上帶進來的時候看到了控制室是在一樓進入B1的車道旁
知道想要在這建物內自由行動的話、就一定要先毀掉這監視系統
果然亂成一團的笨蛋流氓們一下就被他的火攻騙到了
最該防守的中心基地沒人守護了
阿信其實有點擔心這是誘餌、但是傷勢和對小星的關心讓他沒耐心觀察了
散彈槍開槍、先把門「打」開、順便打倒控制室門口一個
然後快步進入用槍托幹掉兩個坐在椅子上的其中一個、
另一個嚇到不會動了
阿信先用中文問他「小星在哪?」
看他聽不懂、又用英文問
還是不懂、只好指著錄影系統、
用日語問「おじょうさん (お嬢さん)?」(大小姐呢?)
這句日文是他來到日本唯一學到的
每個黑道、僕役、女傭都這麼呼叫小星、重複多次讓他記下來了
還好這句這傢伙也聽懂這句、他倒轉錄影機、把小星被帶進九樓的畫面播出來
阿信確認之後、點點頭、後退、倒拿長槍、揮棒、壞人倒地、
然後找到電源、一槍轟掉、快步離開控制室
就差五秒就會給另一組黑道火力小組撞上
阿信快閃躲進一個角落黑暗處
他看到車道的鐵門前、
幾個日本人似乎試著要走出大門去
但是幾個中國人擋住了、不讓他們走
兩邊因為語言不通、想法差異等等因素、講話越來越大聲的時候
阿信掏出手槍、對準帶頭爭吵的日本幹部開了一槍
這下中日兩邊流氓紛紛掏槍互射、火拼了起來
阿信趁亂逃進樓梯間、一口氣連跑上了兩層樓來到二樓
但是他不敢再上、樓梯間太多人來來去去的、他運氣不會持續到十樓
阿信心想、既然沒有蜘蛛人的本事從外面爬、那就只好從內部上去
樓梯不行、那只剩下電梯了
正常搭乘電梯是別想了、那就從電梯內部吧
他用力拉開電梯門、看看裡面、嘆口氣、狹隘的空間讓他只得放棄長槍、開始用爬的、
不是拉著電梯的鋼纜線爬上去、而是扶著電梯旁的支架往上爬
阿信以前做過建築黑工、什麼地方都爬過、日本建築雖然不太一樣、
大致相同的結構讓他還是知道怎麼爬上去
邊爬阿信就邊欺騙自己「其實傷的不是很嚴重」
而每當阿信覺得自己已經成功催眠大腦不再去理會傷勢的痛了、他就會感受到另一股激烈的疼痛、
好像是大腦在跟他說「你想得美」
雖然和地心引力以及痛感神經奮鬥狀態下、
救人的迫切期待還是讓他速度越來越快、
很快的阿信來到九樓、在門縫偷看了兩眼之後、他決定去下一層、拉開電梯門進入八樓、再從樓梯悄悄上去
大金小刀在九樓安排了兩個親信在守在門口
阿信用槍輕輕地在門板上敲、敲得很小力、但是聲音卻很清楚傳遞出去、敲五六下之後阿信退後等著、果然一個守衛靠過來查看、
這人慢慢推開樓梯的安全門、腦袋緩緩的探出來看
阿信無聲快步上前、手槍塞進了這人的嘴裡去、警衛嚇到不敢動、阿信也沒叫他移動、就只是發出噗嘶噗嘶的聲音
另外一名警衛聽到了、以為是夥伴在叫他、上前來看他朋友在幹嘛、怎麼像隻鴕鳥般頭伸出去人卻不動了、
等到第二人靠得夠近、
阿信就開槍
一石二鳥、一彈兩人
子彈從第一人的後腦穿出、所以子彈威力被削弱了、後面的第二人只受傷沒死
阿信用手槍抵住傷者的後腦、將他繳械、推著他走、來到門前、要他叫裡面的大金開門
第二個警衛比較有骨氣不肯陷害老大
『要開槍你就開槍、我不會出賣自已兄弟的』
阿信微微一笑、心想只要酷刑用上了、義氣就會消失的、但是現在他沒時間使用酷刑
眼睛繞了周圍環境一圈
看到一堆運動器材
這些流氓把九樓當作健身房
阿信想了幾秒、叫受傷的警衛把一支三十磅的啞鈴、四五條跳繩都拿著、逼他帶路到屋頂上去
俘虜很是奇怪、但是乖乖照做了

這時候的九樓逼供房裡、大金小刀冷靜下來、拿出注射筒和藥物出來
『你不知道有沒有比你老爸聰明一點、他就是太蠢了、寧可挨針也不肯說實話、你比較年輕應該比較懂珍惜生命吧』
小星看著大金、眼中冒出怒火
這王八蛋就是想要用自白藥物來逼她爸爸說出密碼
結果、她那宅男工程師般的老爸身體狀況比一般人脆弱太多了
注射之下、一根腦血管受不了自白劑的副作用而爆開來、變得無法言語、還好小星爸雖然是極致的書呆子型人物、還是有股男子漢想要復仇的意志、這點希望讓他撐到女兒回來才死去
死前把他想出來的報仇方法傳遞給女兒
現在就等女兒女婿能在他的靈堂上擺上仇人的頭顱
大金拿著藥一步一步的逼近小星
小星有點想要自己動手打他、試著自己為父報仇、但是阿信在飛機上跟她說的話讓她忍住不動
阿信在飛機落地之前、在她耳邊說
『我以你老公的身份命令你一件事、你不可以殺人
不要想要去殺掉那些企圖傷害你、已經傷害你爸的人
我會幫你做到的你想要做的事
讓我做、我殺過人、我知道那種痛苦、你不要去嘗試那種事、
我求你、我拜託你、我命令你
你不要讓你的手沾到血腥
這些事我們說說笑笑不當一回事、但是實際上遇到了、會整個摧毀你的靈魂的
我不要你遭遇那種會整個改變你的事情
那會讓我們沒辦法再在一起的
你一定要答應我、絕對不可以殺人』
小星靠著回想這段對話、忍住、不上前動手、
當然、她也知道不管再憤怒、她也不是大金的對手的
小星看著窗外、內心呼喊著『老公、快來啊』
等到大金已經伸手抓住她的手臂、針筒要注射下去時
小星冷淡的說『先去看看你的戶頭吧、看完再來打針』
大金小刀不知道她在說什麼、但是還是先放下針藥、拿起手機點開自己帳戶來看
一看之下、不禁又驚又喜
他的三個戶頭共湧進了數十億的鉅額款項
而且不斷的高速增加
大金喜出望外、但是轉念一想『不對、這是借刀殺人之計』
轉頭望著小星、看到她露出冰冷的嘲笑、不禁怒火中燒
『你們父女想要用這筆錢來陷害我?』
『哼、你不是想著要這些錢、這點小數目既然要就拿去啊、給你你還不高興啊』
當然高興不起來、
911之後的世界、任何一筆大金額匯款進出都會引起注目
CIA之類的情報機關更是對疑似洗錢的戶頭進行嚴密的監控
像大金小刀這樣一個並沒有在做金融外匯操作的戶頭、突然湧入數以十億計的大錢
這個大金小刀鐵定要為這樣的「大金」額度 被請去執法機關喝咖啡了、無法合理解釋的話這錢就絕對被沒收了、人也免不了要去吃牢飯
更別提今天晚上他還幹下了慘絕人寰的大案子
十幾條人命再加上幾十億的爆量資金湧入、這帳戶絕對已經被凍結了
小星幸災樂禍地火上加油
『我本來就要讓你死在全日本黑道的追殺之下
你這笨蛋卻自己先挖洞來活埋你自己、
哈哈哈、你看著錢進了你口袋、卻完全碰不到的苦痛、這世界只有你能享受這滋味啊』
大金小刀已經氣到快爆炸了、隨手抓起一把刀子就想先砍小星幾刀出出氣再說
小星冷笑表情鄙視著他
『你不要先等等嗎?看看帳戶的錢一共進來多少、看看我還有多少沒匯給你、這是我爸管理的帳戶的十分之一左右而已耶、
錢、不想要了嗎?』
然後非常不屑的對大金再補一刀
『你要錢、只要好好跟我爸說、我爸不會不給你的、幾千萬甚至幾億對他來說根本沒有什麼差、事實是他完全沒感覺、錢對你們這些貪心的蠢豬來說好像比血液更重要、但是對我父親來說、那就是數字而已、他根本一點都不在乎!
但是你笨到用威脅、恐嚇的方法對他說話、他最討厭粗魯的人了、他寧死也不會屈服於別人的威嚇
你這白癡、自己弄巧成拙了』
大金小刀呆住了
他原本的計畫就是幹掉黑道老大、造成大混亂、然後縱火燒掉基地、在死人堆中逃走
隱姓埋名、甚至動整形手術、和心愛的小馬逃到世界各地去逍遙
但是前提就是要先弄到錢
現在不但這條百億黑道基金都摸不到了
連自己的帳戶原來的近億積蓄都別想再碰了
這女的真是厲害、自己隱藏的幾個秘密帳戶都被她找到了、灌進大錢來封鎖他的帳戶、這招真毒
大金越想就越是覺得不甘
心裡陷入狂亂、眼露兇光、既然這樣、那乾脆把人幹掉、現在就先逃了、反正什麼都沒有了、、、她剛剛說錢還有一部分在、一定是騙我的吧、、、、
想到這裡、下了決定、決定把逃走時間提前、毀掉這棟大樓、然後逃跑、先出了心口這股怨氣再說、
正要接近小星動手殺害她時
突然聽到一聲巨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