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30日 星期六

愛不簡單(37) 人體衝浪

讀了一些邱吉爾對抗憂鬱症的文章、
覺得那個「黑狗」的比喻實在很貼切
然後發覺、當身體健康時、心靈的抵抗力道也隨之增強
然後、最重要的、人一定要有信仰、不管信什麼都好、相信才會有力量、有力量才能對抗這世界


正當小星性命面臨危險、大金小刀這王八蛋慢慢走近之時
傳來一聲巨響、有個東西大力地撞向帷幕玻璃
大金叫道『什麼東西』
就看到窗外的那東西慢慢地移動向上不見了
然後一秒後又撞向安全玻璃
這次大金和小星看清楚了、那是一隻啞鈴
小星大喜、這表示阿信已經到了頂樓了、打算打破玻璃進來
大金小刀趕緊拿起電話叫人
但是這棟建築裡的人已經亂成一團了
他打了好幾通才有人接、然後又過好一下子才有人回答知道了、另一個反應小組會帶槍上頂樓去
啞鈴連續撞擊玻璃三四下、已經撞出一個小洞了
大金拿把槍等著
果然接著就是一個人跳了下來撞向玻璃
大金正要開槍時、小星跳過來撞倒他
萬萬沒想到一直龜縮在牆角的小星會突然發難、一個大男人被女孩撞倒、不過大金很快恢復鎮定、一腳踢走小星、
起身就對窗外吊在半空中正試圖踢破玻璃的人影開槍、
大金槍法也不怎麼樣、連開十槍左右才打到人
窗外那人好像一直在大叫些什麼的同時、試著要踢破玻璃
但是他的努力嘗試都在槍火之下化為無用
大金小刀射中窗外這人十幾秒之後、他掙扎幾下就從九樓掉了下去
小星大叫、衝到窗邊向下看、角度問題其實什麼都看不到
以為阿信掉下去了的小星、氣憤又絕望的又一次撞向大金、想要和他同歸於盡
大金有了提防、連碰都沒讓小星碰到、把她推倒在一旁的地上
這時、窗外又一個巨大聲響
一道人影在劇烈的撞擊之下、終於成功的撞破安全帷幕玻璃、掉進九樓進來
撞進來的同時、把大金小刀撞倒
小星一見之下、大喜若狂、大叫一聲老公
原來剛剛那個掉下去的不是男主角、是被他丟下來的警衛
(阿信讓他抓住繩子就把他丟下來、告訴他想活命就把玻璃撞破)
第一次丟啞鈴第二次丟警衛第三次才是阿信跳進來救老婆了
大金小刀被撞倒之後滾了幾圈站起來、舉槍對阿信開火
阿信剛剛在屋頂對付上樓去追殺他的流氓、已經把子彈都用光了、所以沒有辦法開槍回擊
大金一把手槍拿起來、阿信就伏低、向前一跳閃避子彈、然後撞向大金、
結果手槍只開了一槍就沒子彈了、阿信把大金撞倒
兩人分別滾開、然後站起來對峙
大金小刀露出微笑、從背後拿出兩把刀子
一手一支、比劃了幾下、非常自豪地炫耀『你知道我的名字是怎麼來的嗎?』
阿信點頭說『我知道、是因為你的雞雞超小、又薄又短、像刀子一樣、只能桶男人屁眼、
啊、對了、你得找新的寵物了、你的小賤貨已經毀容了、我想現在應該已經死透了』
對於激怒人這件事、阿信真的是高手
大金狂怒之下向前就是一刀
阿信動作有點遲緩、但是還是退後閃開了
雖然閃開、但是撞到一張椅子
大金見有機可趁、想要一刀刺穿阿信
阿信右手一把抓起椅子用力揮向大金腹部
椅子較長的優勢打倒了大金但是不是重傷、大金立刻又站了起來
阿信沒有趁勝追擊、反而動作有點遲緩呆滯
用椅子靠著喘息一下、眼睛沒有看大金反而是看著小星微笑
大金看出便宜、緩緩地向前想要趁他病要他命
當他靠近到阿信一米左右時、阿信將椅子甩出
大金早有預備、向右閃開、正在暗喜阿信手上已沒武器時
阿信動作根本沒有剛剛的遲鈍、猜測到他會閃的位置、跳過去一腳狠狠踢在這混蛋的膝蓋上
一如他在女子防身術課程所教授的、一旦膝蓋重傷、任何人、不管多壯的男人也都會失去戰力
大金站不住、跪了下去
阿信再一腳正中他臉蛋、只是大金倒下前最後一點力道把刀子揮出、在阿信右腿留下一道兩三寸的傷口
小星此時衝過來在大金後腦上補了一腳
阿信見敵人已倒、再也沒力氣站立、也坐倒在地
小星趕緊過來幫他包紮傷口止血
阿信不讓她弄、一把抱住她、
兩人緊緊擁抱、一種晃如隔世的幸福感
阿信喃喃自語似的不停說著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沒你我會死』
小星歡喜的像是要爆炸似的、不斷的去吻他
阿信被她親了好幾下才想到『別親、我全身都沾到血、小心、那些王八蛋搞不好有毒』
小星先找布幫他綁住腿部傷口止血、然後又去找水幫他沖洗
這時門外有人大叫大金『老大、老大你沒事吧』
叫了幾聲、居然把大金叫醒過來
阿信看到他醒來、慢慢在小星的攙扶下站起來
他把剛剛用來砸開玻璃的啞鈴撿起來
走到大金的旁邊、一腳踢翻小刀這人渣、讓他趴著
對準他的後背上的大椎穴、啞鈴用力砸下去
大金發出一聲慘叫
小星這時把剛剛差點注射進她身體裡的自白劑注進大金身體裡去、對阿信解釋、王八蛋就是用這藥殺了我爸的」
阿信跪了下來、啞鈴再拿起來、對準他的尾椎再砸下去、這下大金不會叫了
阿信露出殘酷的笑容對小星說
『不要殺人、讓他做一輩子的廢人、連輪椅都沒辦法坐的廢人』
一般正常人看到這麼變態的事、應該會覺得害怕或噁心
但小星的反應是露出一股幸福的微笑、
抱住阿信『我突然覺得好興奮、好想要、我們來做愛吧』
阿信大笑
笑聲中卻夾雜著哀號聲、
小星這才發現他的左肩在流血、
原來大金最後一發子彈從阿信左肩穿了過去
因為阿信全身上下都是血跡、所以沒立刻發現
阿信也痛到不知道自已身上又多一道傷、還好沒射到骨頭
就在他們包紮傷口的同時、
門外的小弟們決定開始撞門了
                 (圖與文無關、只是轉場用的)
而此時的大樓外面、小瓶和莎莎不斷地催促著日本警察進攻
莎莎和小瓶怎麼可能讓阿信小星自己到日本來冒險、兩人則躲在家裡吹冷氣呢
阿信一離開宜蘭、他們就開始電話不斷的動員、把所有可以用的人脈都叫出來用了
四個負責跟蹤小星、也就是之前在摩斯外面和阿信對看的就是小瓶派來的偵探、他們和反黑組警官在黑道的地下拳館外等著、
阿信和小星被帶出來後就偷偷跟蹤
當阿信從刑房逃出來的時候、小瓶和莎莎就從機場趕到了
她們心急如焚的等著日本警方動手
但是、說好聽叫做紀律嚴明、說難聽叫做墨守成規的日本警察沒辦法由現場警官指揮進攻
一定要等到總部大官僚開會討論之後才能決定進行攻堅
莎莎實在是不耐煩了、眼睛餘光看到居然有消防隊的救火車來到
好奇問道「那是怎麼回事?」
原來剛剛大樓有傳出火警冒出濃煙、
但是現在已經沒事了、大樓的守門員堅持說沒事了、不讓消防隊進入
「有火災就可以讓人進入是吧?」莎莎心念一動、拉著小瓶回到計程車上、要司機開到百米外的一家便利商店、
她進門就去找酒精濃度最高的酒瓶
心靈伴侶小瓶不需要解釋就懂她要做什麼
二話不說、把每瓶酒都倒一半出來、然後買了三四條毛巾、撕成一條一條塞進酒瓶裡去
店員看到眼睛都快突出來了
莎莎拿出一把萬元大鈔、問年輕壯漢店員想不想要
店員快嚇死了、一句話都回不出來
莎莎說『酒瓶我丟不遠、你敢丟的話、這把錢就是你的』
店員不敢賺這錢、但是載她們來、跟在後面的計程車司機想要
司機問說『你們是要對付的是黑道、對吧』
『當然』
司機說「好、我來」
原來他女兒多年曾被暴力團組員強姦、後來憂鬱症上身、自殺死了
他想報仇已經很多年了
三人抱著十支「莫洛托夫雞尾酒」回到黑道總部、繞到後面
莎莎和小瓶抱著酒瓶帶路
司機老兄負責點火拋擲燃燒彈
連丟了十瓶、把建物後面通通燒起來了
周圍的警察、消防隊員都看傻了
三個瘋子公然在執法人員面前犯案、想要進監牢也不是這樣幹的
莎莎衝到負責的警官面前大叫『快點救火、順便衝進去救人啊』
食古不化的警察一邊要手下先逮捕莎莎、一邊打電話請示
小瓶火氣上衝、衝到消防車上、
消防隊員這時都已經下車、站著看這兩個瘋婆子放火燒屋的傑作
車上一個人都沒有、讓小瓶輕易佔領駕駛座
小瓶把救火車當作法拉利來開、油門踩到底、短短幾十公尺就加速到六十、然後在黑道總部大門前緊急煞車甩尾
救火車的屁股撞破了鐵捲門、然後前進後退再撞一次、現在甚麼阻礙都沒有了吧!
兩個瘋子的恐怖讓日本警察不再請示了、下令進攻、
副官勸他等等先、
他大罵、
「你是沒看到那兩個瘋女人嗎?再不進攻、那兩個女人殺人都幹得出來啊」(言下之意是她們要殺的可能是我啊)
就在此時、天下掉下來了一具屍體
砰的一聲巨響、不用看就知道是什麼東西證明地心引力的存在了
這時主官還沒說話、副官就大叫「進攻進攻立刻進攻」
莎莎聽到那聲人體撞擊地球表面的聲音、大吃一驚、想要衝過去確認
從消防車下來的小瓶一把抓住她『不是大哥、不是小星、不用怕』
『你確定?』
『是男的、但是沒大哥高、也比較瘦、不是大哥』
其實她也沒看清楚、但是死也不想讓老婆去看那麼恐怖的東西
警察雖然發動攻勢、還是太慢了
         (圖與文無關、只是緩和氣氛用的)

在九樓、
門外小弟用身體撞不開門、
拿來散彈槍連開了七八槍、看來再三槍就可以芝麻開門了
阿信和小星合力把床鋪推過去堵住門、再把書櫃推倒在床上、再加兩張椅子、但是看來這些玩意多擋不了幾分鐘
門外傳來
『你他媽的王八蛋、挖掉我哥的眼睛、我一定會把你千刀萬剮的、你他媽的等著』
『那女的是我的、我要先上』
『誰先幹掉那男、女的就是誰的』
聽著這些污言穢語
阿信站起來扯下窗簾的拉繩
一端綁在自己腳上、一端綁在大金小刀的脖子上
小星睜大眼睛、不懂他要幹麻
阿信笑笑(他現在的笑比哭還難看)說
『你會衝浪嗎?不會、沒關係、我回去之後教你、好不好、現在呢、火車便當姿勢預備』
小星不懂他要幹嘛、但乖乖照做、爬上他身體、像無尾熊緊緊抱住
阿信把大金小刀的身體抓起來、站在窗邊、
深呼吸好幾次預備、但是還是會怕、退一步、繼續深呼吸準備
小星突然懂了他要怎麼做、大叫道『不要、你身體撐不住的』
這時門被撞破、支那黑道混蛋推開障礙要衝進來了
阿信把大金身體一丟、人體衝浪板拋出去、跟著跳下、
非常勉強的算是「站」在那「衝浪板」上
          (圖與文真的無關)

黑道大樓的十樓建物旁邊有棵三層樓高、約九米高的大松樹
阿信看準了樹頂做接觸點、嘗試要用大金小刀的身體做緩衝器
用人體與大樹的摩擦來減緩向下的衝力
試著像是滑水一樣、要用大松樹做潮浪滑下來
但是這是很蠢的想法、幾乎不可能做到、
松樹完全不平整的外型和海浪差太多了
不過呢、人體衝浪雖然做不到、
但是阻力減緩衝力這件事倒是很成功、
撞擊大樹樹頂、三人就立刻分成兩邊繼續摔下去
阿信用來和大金綁在一起的尼龍線、把三人吊住、停在約六米高的粗樹枝上
三人的重量超越繩索的負荷力、
阿信腳下的尼龍線先斷掉、他和小星繼續向下掉
阿信伸出右手試著抓住樹枝停住跌勢
但是第一隻樹枝太瘦、一碰就斷了、
阿信再伸手抓第二隻、沒抓好只有擦過、
第三次再抓、抓住樹枝的同時、他的手心也被小樹枝狠狠地插進去
阿信稍微停住跌勢、但是痛楚讓他右手無力再支撐住
眼見要從四米高的樹上摔下去了、此時小星突然雙手伸出、一把牢牢抓住、兩人終於停住、
阿信忍住痛、再伸手牢牢抓住樹枝
然後、看清楚方向之後、阿信要小星放手、他對準下方樹枝跳下
撞斷三四隻樹枝緩衝了最後這段的下墜
阿信左腳先和地面接觸、接著身體一翻、不敢壓到小星、他用背部著地、掉落的重力造成的痛楚都由他承受了
著地之後
他看小星一眼、確定她沒事之後、發出一聲歡呼、
但是這歡呼聲是用一陣又一陣的哀號組成的
他已經痛到快要休克了
一輛救護車火速開過來、急救人員把阿信抬上車、
小星跟著上車的同時、她才發現兩個姊姊跟著上車了
三人抱在一起痛哭失聲
小瓶抱她一下、哭兩聲意思意思一下、轉頭用堅定聲音指揮救護車開到附近大停車場去
救護車司機本來不肯、但是看她手上拿支手槍來拜託就肯了
停在停車場不到兩分鐘、救護人員想要試著和女瘋子商量一下、趕快讓傷者趕去醫院急救的同時
一架救護直升機就降落下來了、而且還是美軍的直升機
天啊、神通廣大的小瓶女皇連美軍都可以叫來
阿信在直升機上接受有戰場實戰經驗的急救醫護人員緊急處理、然後送到美軍基地醫院開刀
他的傷勢不多、先是肋骨被黑人打斷三根、再給日本相撲胖子強抱之下、內出血更加嚴重
然後、子彈穿過肩膀、最後落地時左腳腳踝也斷了
其他的擦傷挫傷什麼的大概十幾道、、、、
如果傷疤真是男人的勳章的話、阿信應該可以升將軍了~

阿信昏迷前對小星說的最後一句話就是
『別擔心、我一直想試試嗎啡的味道、但是又不敢吸毒、現在有機會可以嚐嚐了』
手術成功結束之後、在加護病房裡就昏睡了三十六個小時
終於脫離險境之後轉普通病房
他看著三個女人站在床邊、眼睛都是血絲、看來都沒睡守護著他
心裡一陣感激、覺得「得妻如此、夫復何言」
後來又想、是得三妻吧、這根本是該天打雷霹的幸福快樂
終於能說話時、
他看著莎莎說
『哇、哇嗯相信、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啊、、、、我是誰、我底兜位、為啥米我通通不記得了』
莎莎縱聲大笑、
這是阿信以前最愛演、莎莎一聽就笑的一個蔡阿嘎的梗
阿信接著對小瓶說
『老闆娘、我知道有個地方發生大案子、死了好多人、房地產一定會跌、要不要趁低買進一批』
小瓶笑到差點又哭了、這幾天她居然哭了十幾次、這是堅強的她這輩子沒發生過的事
最後阿信對著小星說『你有空去找戒指、找到你喜歡的就先下訂、不過不准買、我自己會去買、你稍等我一下』
說完、嗎啡又發生作用、他又昏睡過去
三人看他這樣、總算比較放心一點點
走出病房、正要下去用餐、
小星眼睛餘光看到一個似曾見過的身影
趕緊低聲和姊姊商量、然後手機聯絡相關人等
過了十分鐘、阿信病房被推開、一個穿著護理師衣服的男子推了輛推車進入、當這人看向病床時、他立刻呆住了、
因為床上躺的不是昏迷不醒的阿信
而是莎莎小瓶衣不蔽體、互相擁抱的性感身軀
是男人看到都會變得癡呆
但是、所謂色字頭上一把刀
之所以在病院中見到不該出現的香豔畫面、只是因為這是陷阱
蹲在門後的小星也不說話、就直接開槍射向這人的雙腿
前面三槍把人射倒、接著小星站起來對著地上的他不斷開火
對準殺手下半身、不停射擊直到打光彈夾子彈為止
小星接著檢查推車、果然裡面不是藥物也不是食物、是一把手槍
她冷冷地對躺在地上的殺手說
『你不知道自己身體有股臭味、對吧
你暗殺我乾爹的時候、站到我身邊來、我就聞到你噁心的味道了、
雖然沒看到臉、但是味道我記得了』
當時在地下拳館時、這殺手假裝是僕役送餐點飲料進入貴賓室、
然後拿出衝鋒槍大屠殺、因為橋本怕他傷害到小星、
所以指定殺手要站在她身邊、背對她射殺諸位老大
千錯萬錯就是距離太近被小星記住體味了
剛剛從小星身邊經過就遭到小星的鼻子活逮
小星怒火中燒、想不到他們居然膽大包天到連美軍醫院也敢闖進來
(後來查看監視錄影、這殺手是假裝成送餐的進入廚房、再換裝護理師衣服偷溜進來的)
本來殺了他一萬次也是剛好、但為了追出背後主使、這殺手還是要留活口、小星打開病房門口、三個黑衣西裝進來、先拿強力膠帶包住傷口算是止血、再拿塑膠布包住殺手抬出去
把殺手送到已經過世的乾爹老大家去關起來、逼他說出幕後黑手
然後小星不斷聯絡、要求明天晚上七點要招開全日本黑道大會

第二天、莎莎小瓶本來要陪她去、
小瓶還說穿上和服、她比小星更有繼承老大位置的氣勢
但是小星堅持不要、她要自己處理這一切、徹底切斷黑道和她的關聯
兩個姊姊不能拒絕她自己成熟長大的機會、只得讓她去了
黑道大會開始前、手下先上來報告、殺手死了、在地牢裡死掉了
小星不為所動、靜靜的等到各地老大到場
人到齊、會開始
小星拿出手機、點了幾下、屋宅內全數的手機響起來、
大家同時都收到一段影片畫面
殺手關在地牢裡、有個人偷偷潛入、用塊布無聲的悶死了殺手、然後再靜悄悄的溜走、一切順利、只是沒想到的是、小星早就放好針孔相機了、最後一個畫面定格、
大家就看到、幹掉殺手的就是現在坐在小星身邊的侍衛長橋本
小星冷冷地盯著他
『你才是幕後主使、
殺掉我爸、乾爹的是大金小刀
但他只是你的魁儡而已』
橋本知道自己死定了、
死前真情告白『我這些年深深愛著你、你卻理都不理我、還選了那麼老的一個傢伙、、、』
小星本來要聽他說完再宣判他的死刑、但是聽到他說阿信的壞話、
就完全按耐不住了、抽出身邊保鑣的武士短刀、用力插進橋本腹部去
『你推我老公進去競技場、給黑人拳手打的那一刻、你就死定了、
你以為我沒看到嗎?你這只會暗算別人的小人
我再告訴你一件事、我老公是世上最好的人、你這雜碎連幫我老公提鞋都不配
他一個人就可以打敗全部武鬥組的殺手、你呢?
你只是欺善怕惡的人渣、我呸』
說完吐一口口水在他身上、一腳把他踢翻
這氣勢讓在場所有人都震攝住了
小星接著宣布
她絕對不會再回到黑道、她要和阿信一生廝守、如果有人敢妨礙她的幸福的話、那就是大家玉石俱焚同歸於盡的時候
秘密、永遠都是秘密
組織的資金被大金小刀偷去了、將來恐怕會落入政府的手裡去
但是這是男人之間鬥爭造成的結果、她一點都不想管
你們也別想叫女人來擔待這責任
有意見的現在站出來說話、、、、、
當然、沒有這種笨蛋!
小星對義父、親爸的遺像跪拜之後、一人悄然離去
終於結束了她與黑道的關聯


莫洛托夫雞尾酒
別名「莫洛托夫雞尾酒」來自蘇聯的外交人民委員(外交部長)維亞切斯拉夫˙米哈伊洛維奇˙莫洛托夫(Вячеслав Михайлович Молотов,1890.03.09~1980.11.08)。二次大戰時蘇聯入侵芬蘭,芬蘭士兵無論是人數或裝備皆處於下風。面對紅軍的坦克,芬蘭人借用了之前在西班牙內戰時,這種由蘇聯人支持的共和派人發明的武器。

由於汽油彈製作容易,使它幾乎已成為游擊隊及街頭暴民的「標準裝備」。但對全無經驗的人來說,製造及使用汽油彈亦非全無難度。第一種常犯的錯誤是瓶內放進太多的汽油,在玻璃瓶碎開後過多汽油會難以著火。另一種錯誤是點燃布塊前沒有把玻璃瓶抹乾淨,使瓶外殘餘的汽油燃燒起來。此外,用作引信的布塊來封著玻璃瓶也是錯誤的作法。其他各種錯誤包括瓶子的塞不密封,選用錯誤(太堅固或太易碎,瓶頸太長或太寬)的玻璃瓶等等。但最常見的錯誤還是點燃以後的投擲過程出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