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日 星期六

結婚前夕、未婚妻私奔故事續集(小惠篇)

結婚前夕、未婚妻私奔逃走了裡的苦命男主角傑生哥
他把自己的故事差不多都寫出來在PTT上給大家看了
現在我來說一下、傑生哥的妹妹小惠的故事
首先自我介紹一下
我就是那個私奔逃走背棄婚約、拋棄十年感情的那個未婚妻臭女人的妹妹、叫我小優好了
傑生哥把故事寫出來的時候、
一堆神經病鄉民在那邊起鬨叫傑生哥改追我
甚至有人下面留言講些黃色腦補情節
真是一堆愛鬧的無聊傢伙
我這輩子真的從沒對傑生哥有過男女生的感情
一來是、當我認識他時、他和我姐已經是一對了
二來是、我喜歡的對象是小惠
哈哈哈
好笑吧
我認識小惠的時候是高中時期
其實我當時也不是很清楚自己性向
對男生也不是完全沒興趣、但是看到小惠我就會很開心
在這裡就像先介紹、形容小惠一下
傑生哥長的蠻帥的、如果金城武是十分的話他應該可以算是七分到七分半
而、他的妹妹小惠呢
如果林志玲是十分的話、那小惠就是二十分

至少在我眼裡是這樣啦、所謂情人眼裡都是西施就是這意思
而、小惠是很冷很嚴肅的女孩
這真的是天性
他們兄妹都是很棒很棒的好人
但是傑生哥是那種很溫柔、很和善、很好相處、很nice的人
小惠卻是很少朋友、不太會和人接洽、很羞於表達情緒的人
所以、臉蛋美貌過人、身材也一流的小惠卻很少人敢來追求她
光是被她瞪一眼就會嚇死一堆蟑螂老鼠螞蟻
更可怕的是、小惠還是那種天才型的女生
她在美國念的是史丹福大學、專攻的是電腦、現在在博士班進修中
所以根本不會有什麼男人會自討沒趣去追求她
腦袋實在差太多了、
一般人只要了解小惠的背景就會自動向後轉
再來、我就是要介紹追到我心愛的女人的這位先生Adala
認識阿達啦是透過傑生哥、他是傑生哥公司的客戶
傑生公司客戶千百人、但是唯有阿達拉先生讓傑生哥印象深刻
不但和他結交為好友甚至帶他回家認識自己的親友
透過小惠我聽說
移民來美國的台灣人那麼多、阿達拉之特殊讓人難以忘懷
第一是他一到美國就完全講英文、就算說錯也不會羞於表達、不會不斷地說台灣的事(都來到美國了還一直講家鄉的事、那你來幹嘛?)
第二是他求知若渴的態度、什麼都學什麼都有興趣的不恥下問好奇心
第三是他做生意之靈活
聽說他來美之前先拜託傑生哥介紹他買一間住所
到了美國之後、他連續幾個月時間都在挑房子
房子買了一間又一間、連買六七間房子、
然後、快到誇張的速度、就聽到他把其中三間出租、一間賣出
然後又是出租、又是賣出
連續幾個月、傑生哥公司的律師就都在忙他這個人的買賣契約就飽了
接著是買車
他一次買七輛、然後兩個禮拜內脫手五輛、接著再買五輛、再賣出四輛、再買六輛
嚇到每個人的驚人銷售能力讓他很快的變成移民圈的明星
然後我們就在一次留學生的餐會上遇到了
傑生哥帶我姐(當時叫做他的未婚妻)和我和小惠還有阿達拉先生、一起去參加史丹佛大學台灣學生的聯誼餐會
我第一次見到他、我刻板印象以為會見到一個油腔滑調的生意人、
但是卻見到一個比學生稍顯成熟、但是不帶社會人士虛偽腔調的不小不老青年(後來才知道他當時29 歲)
臉上略帶著歷經風霜、剛旅行回來的那種倦怠感、但他的眼神中卻充滿好奇和笑意
他和我們坐同桌、不太說話、聽你說話時全心全意地看著、給人家一種很自重很和氣的形象
席間、有個台灣學生不知道什麼毛病、大概是急著要證明自己的優秀、
拿著自己最新的三星手機晃啊晃的、說韓國機各種零件的優越完勝哀鳳、把蘋果批評了一頓
然後臭屁的說自己在碩士班報告時、如何把自己論點秀出來、教授同學都啞口無言、美國人的傲氣都消逝無蹤
阿達拉有點不想聽他屁了、問傑生哥、「在這邊、企管碩士申請的難度多高?」
這個留學生無禮的插嘴『不管難度高低、你都申請不到啦』
阿達拉聞言、轉過頭去、雙眼盯在他臉上、一言不發看了十秒
邊看邊把一把餐刀放在桌上轉啊轉的、好像在打算怎麼宰了他、
然後沒有生氣沒有大聲、淡淡的說
『你剛剛的立論錯誤連篇
蘋果哀鳳至今為止仍然不見任何敵手、
主要原因就是軟硬體整合能力、和操作介面友善程度舉世無雙
三星和其他後繼者能夠做的、依然是經濟規模上的衝量短線生意
殊不知、庫克已經在這方面狠狠的超越一切了、
全世界都是蘋果的庫房、供應鏈、和下游廠
而且在賈伯斯在世的最後幾年、庫克早就是執行長了、更之前也早早負責大部分營運工作
在這十數年間蘋果就是同一個人管理的、
賈伯斯的最大魅力是工業設計的整合和媒體鎂光燈下的無敵演說能力
去掉賈先生這因素、蘋果依然光芒萬丈
所以你剛說的交班問題根本不存在
至於三星還有其他的安卓系統和蘋果的比較、
回歸數字看獲利、
至今Apple獨獲八成以上的利潤、其餘的渣渣才給別人爭食
這就說明一切了
你把在台灣商業週刊上寫的傻話拿來當作自己創見
在不相關的問題上打轉、難怪你的老師同學無言
最後、關於學校申請的難易程度
這樣吧』
阿達拉抓著餐刀、身體向前、盯著剛剛大放厥詞現在緊閉雙唇的傻瓜
『一年、給我一年時間、我來申請進入史丹佛大學、
如果我辦得到、你把你的BMW輸給我、
要是我辦不到、我把你買車錢給你、讓你佔便宜、不用算折舊、原價給你
敢不敢?還是來賭房子?你住的地方是買的嗎?不是?連房子都沒有?天啊!口氣還那麼大~』
話說完、傻瓜突然宣布他肚子痛溜到廁所去了
看到那狼狽樣、大家都笑了
傑生哥問了一個問題『你怎知道他車子是BMW?』
『他說話時、一直抓著鑰匙揮來揮去就怕人沒看見啊』
『真的沒注意到』
就這樣、我們、包括小惠、對阿達拉留下深刻印象
雖然阿達拉後來笑笑說他是唬爛的、
還好嚇到那傻瓜了、不然要賠一輛BMW他也很傷、他怎麼可能進得了史丹佛、、、
但事實是、後來他真的來我們大學上課了
不是一般的學生課程、而是社會人士進修之類的課、總之他的身影就常常出現在我們學校了
一開始的時候、我有偷偷懷疑他是不是對小惠有意思
(雖然小惠和我不是情人(我怕被她拒絕、根本不敢講)、但是這種假想情敵的小劇場常常在自己心裡上演)
只是說、時間久了、我就釋懷了、因為他出現在學校不是上課、就是去圖書館、再不然就是和教授同學職員說話、
在校園裡都是和不會說中文說台語的人交往
同時、他也很扯的在學校附近買了間房子、歡迎所有台灣同學來玩
不管你是要讀書要吃飯還是睡個午覺、甚至要借房間角落過一夜都歡迎
他的地方很快的變成了台灣同鄉聚集的地方
我和小惠也去了幾次
我出現就沒什麼了不起、小惠出現就有點造成轟動、因為她很難得出現在社交場合上
說到這、就要提一下、小惠在這學校裡有被人偷偷取個綽號叫做聖女貞德
因為她不苟言笑的表情、冷冰冰的態度本來就讓人不敢親近
然後再加上有一次、一個慶典活動、她被拍到一張照片、手持著一隻很大隻的美國國旗、走在遊行隊伍的前面
好像要領頭帶著隊伍前進的感覺
看到這照片的一個教授笑說『這樣子根本是聖女貞德』
這外號就黏在她身上了、但是、當然、沒人敢在她面前說
啊我們之所以去阿達拉的地方、一來是好奇、二來是聽說有台灣小吃可以大快朵頤
真的很厲害、在美國加州辦桌變出台灣道地料理十二道菜
總之、小惠和阿達拉的關係大概就是比見面點頭打招呼再更熟一點點、如此而已
如果不是我那個私奔的爛姊姊的話、他們根本不會有更進一步的交集
事情發生後、小惠和我怕傑生哥想不開、我們搬去和他住、就近看管
但是有天、傑生哥還是跑出去了
我們發現之後急得要命、不停地打手機找人、但是完全沒回應
最後急到我們想報警的時候、大約晚上十點多、阿達拉送傑生哥回來了
爛醉如泥、完全沒有意識、臉上還流血受傷
小惠、我從沒見過她生氣的聖女貞德、大發雷霆、把阿達拉大罵一頓、
罵他混蛋竟然帶她哥哥去喝酒把他灌到爛醉還害他受傷、說完就要把他趕出去、阿達拉正吃力的搬著傑生哥走進客廳
聽到小惠要他滾、帶著諷刺的笑容問
『你確定嗎?你搬得動這隻?無意識醉鬼的重量是平時體重加倍喔、他現在吐到這樣、你要搬進浴室、再搬出來、我滾了你可以嗎?』 
小惠正要開口、我就搶先說『那拜託你吧、來、先進浴室』
開什麼玩笑、兩個女的怎麼可能搬得動、就算可以、我也不想搬一具全身滿是嘔吐物的身體
我很喜歡傑生哥但是不包括嘔吐的時候
進了浴室、小惠關心他哥黏搭搭的身體會不舒服、正要去脫他衣服
阿達拉說『等等、放馬桶旁、應該還會再吐一點、讓我們一次處理不用分段』
我們就三個人擠在浴室門口、
阿達拉問說『是發生什麼事?他未婚妻怎麼了?』
『你怎麼知道是未婚妻?』我問他
『男人喝酒都是為了女人啊?吵架了?』
小惠不想講、我把一切都說出來、邊講還邊罵我姐幾句
阿達拉吐了吐舌頭『這樣搞真的過分』
看我幾眼之後、他問『可以請問你姐是讀哪種科系嗎?』
『企管』
『靠、台灣人怎麼那麼愛讀企管啊』冷笑兩聲『而且都讀到咖稱去了』
用種有點憤恨的聲調下結論
『這個小姐為愛勇敢下決定本來應該獲得頒獎表揚
但是用這種愚蠢的方式來分手、她笨到該像古代的刑罰、抓起來浸豬籠然後抓去遊街』
說到這、他蹲下來看了看傑生哥、問小惠『他穿的是名牌嗎?可以的話、我們直接拿剪刀剪掉他衣服好不好?』
小惠欣然同意、不然光是脫衣服這過程就會讓人想死
『你不是說他還會吐?』
『剛剛在車上每十分鐘吐一次、現在沒了、應該是停了』
頓了一下說明剛剛停下來原因
『我剛剛搬他手臂出力太久、肌肉僵硬了、需要休息一下恢復』
小惠真的很感激
我們把醉漢的衣服剪破、然後沖水、
對於赤身露體的哥哥、小惠有點不好意思但是也不好走開讓別人來清洗、我則是站在門邊、能不看就不看了
阿達拉幫他沖洗完畢、要我們去找大毛巾、把他抱起來丟到床上去
小惠拿著吹風機到床邊幫傑生吹乾頭髮
阿達拉很仔細的看著她
『一個人在最衰洨的時候看看周圍的朋友有多少、就知道自己做人有多成功了』
小惠淡淡的說『我是他妹、這樣還好吧』
『錯、我看過太多兄弟反目、父子成仇的的例子、你這樣、已經是屬於稀有品種』
等到我們幫傑生哥弄好、走出臥室、
阿達拉說『現在借我抹布、水桶吧、還有、哪邊有水龍頭水管?我的車被他吐到變水肥車了』
小惠很不好意思、趕緊拿了清潔用具就要幫他清理、我也只能幫到底了
果然、整輛車有夠臭的、傑生哥吐出一大堆又臭又髒的東西、我們只得非常努力的憋著呼吸、忍住噁心來清理
小惠把腳踏墊抽出來清洗、阿達拉靠過去說我來就好的同時
小惠已經開始用力噴水了、結果噴到他的腳
小惠說了聲對不起、結果剛說完又噴到他、這次噴到上半身衣服了
這下、小惠有點慌又有點好笑、又想幫他拍掉身上的水漬
兩手不協調之下第三次不小心噴到他
這下看起來超像故意的、
阿達拉有點不高興、拿著裝很多嘔吐物的水桶假裝要潑小惠
小惠一緊張、水管就往他臉上沖下去
這下他全身都濕了
阿達拉把水桶放下、過來搶小惠的水管、兩人搶成一團、然後倒在地上
這時還是一月的半夜
雖然是加州、依然是會冷死人的天氣
兩人卻像小孩一樣在地上滾來滾去玩水
你噴我、我噴你、過沒兩分鐘都像落湯雞一樣淒慘
我看呆了、因為我從沒聽過小惠笑得那麼開心、邊笑邊和他玩鬧
那種發至內心的真誠歡笑
笑完了、我們把東西收一收、趕緊回去換掉濕衣服
在走上樓的時候、
阿達拉說『你哥的酒量真的有夠差的、酒吧老闆說、他才喝兩瓶啤酒一杯長島紅茶一杯小杯威士忌、就醉到從椅上摔下來、喝那麼少可以吐那麼多、人體構造還真是有意思』
小惠驚訝的問『不是你陪他去喝的啊』
『我?才不是、是酒吧老闆打電話告訴我、說我朋友在那邊喝醉了要我去抬人回家』
小惠啊的一聲、知道慘了、錯怪人家了、剛剛還罵的那麼凶狠
我趕緊轉話題『酒吧老闆怎麼會知道要叫你抬人?』
『那地方是我介紹傑生去的啊、他看過我們一起喝酒啊』
『喝到老闆有你電話』
『那地方是我租他的、他認識房東很奇怪嗎?』
接著小惠就趕緊讓他去沖熱水澡
男生保持紳士風度不肯、一定要小惠先、
小惠不得已、就快快換掉濕衣服讓他用浴室
泡一大壺熱茶請他喝
阿達拉喝一大杯茶之後就告辭了
小惠有點扭捏的送他出去、在他車旁跟他道歉
阿達拉說『不用道歉、看到一個很愛自己哥哥的妹妹、讓我覺得人生還是很有希望』
接著的日子、阿達拉每天都來家裡和傑生哥聊天
每天帶不一樣的餐點
墨西哥菜、波蘭菜、台灣豬腳、日本壽司、義大利麵、、、、
而且每天都帶隻不同的酒來配菜
到後來聊到無話可聊了、他乾脆帶DVD來和大家一起追劇
甚至帶我們出去健行散步運動
有點變成我們三個一起在守護傑生哥
他讓我們輕鬆多了
然後、他還介紹傑生哥去當舖賣掉戒指、陪傑生哥去買露營用品、最後和我們一起送傑生哥出發去旅行(是說什麼樣的人會認識當鋪的啊?)
當傑生一出發、小惠一看不到人、就開始掉淚了
阿達拉轉身看到『不要哭啦、應該開心的笑才對、男人從此展開自己的旅程、會變得更強大更勇敢更快樂回來的』
他大概也是不想讓我們獨處變得更難過、就約我們去吃飯
小惠本來就要感謝他這段時間的幫忙、還有那天錯罵他的道歉
連忙答應、還搶著說要請客
她答應了、我哪敢反對
結果要去哪吃飯我們也沒主意(天天上課的學生哪知道哪裡有好餐廳)
就被他帶到他認識的義大利餐廳去
果不其然、老闆像是招待親人似的款待我們、不用點菜也不用吩咐
阿達拉只說一句、這不只是個晚餐這更是關乎於我的聲譽、
讓餐館老闆緊張的忙進忙出的、就怕我們有一絲絲的不滿意
(我發現他的英文真的蠻好的、幾個月時間、他所用的字彙就超越一般留學生的程度)
餐後小惠要去付賬、卻被拒絕
說是阿達拉肯帶客人來就是天大的面子了、開什麼玩笑、收什麼錢
小惠用眼神叫我問、他才來美國短短幾個月、怎麼有辦法結交這麼多朋友
阿達拉笑說『噢、是這樣的、我進門前把老闆拉到後面去、塞給他一百塊美金、叫他演的誇張點、結果就這樣了』
總之、我們又吃了他一頓、還是甚麼都沒回報他
小惠想想、就去買了堆食材、要去他家煮給他吃
自己的主意結果自己不敢約、要我約
我只好含著淚水幫自己心愛的對象約別的男人
電話裡、阿達拉有點不確定『你們煮飯?確定能吃嗎?』
『白痴啊你、小惠的廚藝是大師級的』
『好吧、那在哪?我家?你是說那個會館那邊啊』
『廢話、你是有幾個家?』
約好第二天下午四點
結果我們早了二十分鐘到、看主人的車在、就自己進去了、反正門也沒鎖、把食材拿進去、家裡卻空空的沒人
只是聽到樓上好像有聲音
我輕輕叫了兩聲沒人回應、小惠就慢慢從樓梯走上去、我跟在後面
然後我們就聽到了有女生叫床的聲音
小惠一聽之下勃然大怒、我真沒想到她會吃醋吃成那副德性
跟阿達拉變得熟還是這一兩個多月的事啊、怎麼會這麼、、、
她一個轉身就快步跳下樓、幾乎用跑的衝出大門去
然後、在門口用力的撞到一個人
阿達拉被她撞倒在地
鼻子的淚腺被她頭撞到、眼淚都流出來了
他哀嚎聲中問她、這是幹嘛
小惠居然生氣的說『你幹的好事還問我』
我趕快提醒她、阿達拉他人在門口出現就表示樓上的是別人了
小惠氣糊塗了、這才醒悟、忍不住笑出聲、邊道歉邊扶他起來、
阿達拉好像懂了、笑得很詭異
三人上樓去、阿達拉一腳踢開門、原來是一個臭男生在裡面看A片、
那人被嚇到尖叫、只是叫歸叫、他的手還在下部那邊上上下下的抽動
我們兩個女生轉頭就跑、阿達拉下樓來、三人對看然後笑到岔氣、
阿達拉叫我們把東西收一收、帶我們到另外一個地方去
原來他沒有住在會館、那地方真的只是讓留學生使用的
他的家在附近兩條街外、只是他從來不跟人家說
今天開放給我們兩個進來
我想也知道不是因為我、而是為了小惠
當晚我們吃喝盡興、然後可能是多天以來照顧傑生哥壓力太大、現在想要發洩
我用力的給他喝、喝到茫然、半躺在沙發上昏昏沈沈
就聽到小惠問阿達拉『如果是你遇到這種超扯的狀況、你會如何?』
阿達拉說『你是問我會怎麼報復嗎?
簡單啊、我會找個妓女、送給三個月男、讓她姐看到兩人上床、讓她甜蜜的私奔夢碎啊』
『我是說你自己會如何調適心境?』
『不用調啊、女人要走、就揮揮手啊、錯過我是你的損失不是我的啊』
『包括這麼過分的方式?』
『嗯、這麼過分是不可能隨便就算了
不過、先說啦、回頭看你哥、就是他個性溫和所以讓她姐敢這樣囂張
任何認識我的人應該不會蠢到用這種方式對我吧
我的個性和做人處事、應該都有一定的嚇阻性吧
相信我的報復不會是說說罵罵就算了、既然你傷害我、那我一定會狠狠的讓你痛的』
阿達拉又喝了一口紅酒
『你哥的狀況比較像是我讀過的宮部美幸的小說、聖彼得的送葬儀式裡面的男主角杉村三郎
他老婆就是知道他的個性、
知道、愛上了、所以結婚、
但是時間久了、很多當初愛的條件卻變成痛苦的根源
結果這個公主老婆做了很不該的事、外遇、然後離婚
男人很有志氣、沒有拿有錢老婆娘家的錢、孑然一身帶著破碎的心回到故鄉去、那故事對我真的蠻有啟發性的
然後、你知道嗎、我不知道你相不相信
我知道你哥的事之後、我一整個不能接受、就像我讀到那本書時、我真的覺得很傷害
幹、甘我屁事啊
、、、、對不起、喝醉了、口不擇言
我這幾天一直在問自己、到底我在難過什麼
幫人家傷心?我神經病啊?
唯一能想到的解釋、有點噁心、想不想聽?
就是我沒辦法看著正直溫柔的人處於被背叛的痛苦中卻什麼都不做、
在最深沈的痛楚之中、我至少可以發出些溫暖的聲音讓心碎的人得到一些溫暖、不只是你哥、也不只是你、就像她』
他突然指著昏昏欲睡的我
『喂、聽得到嗎?你也不用太過痛苦啊
是你姐的錯、不是你的問題
你有更多的傷痛要去背呢
你姐就讓她過去吧、不是我詛咒她啦、從一開始就搞到不被祝福的愛情是永遠不可能幸福的啦
而你不用以罪人的妹妹身份來折磨自己、
更不用把原罪的設定當作是自己的錯啦』
他突然裝瘋買傻的演了起來
『噢、我是有罪的、請你來傷害我吧、請用那條皮鞭狠狠的鞭打我、再用蠟燭滴我、再用、、、』
小惠突然大聲喝止他
『夠了、不好笑、不要再說了』
她的聲音裡充滿的驚恐
要不是我醉到說不出話來、我應該也是這聲音
靠、這人怎麼什麼都知道了
我們之間從不說破的事、怎麼他都知道了
但是阿達拉不停、繼續說
『不喜歡皮鞭蠟燭嗎?那、還有什麼道具?靠、想像力居然停擺了』
『叫你不要說了、聽不懂嗎?』
小惠像頭豹子一樣的氣勢兇狠
阿達拉聽到她的威脅、一時酒氣上湧
『聽得懂啊、但是我幹嘛聽你的、你又不是我誰?我幹嘛聽你的、憑你是聖女貞德啊?』
小惠抓狂、給了他一巴掌
那力道還蠻大的、
ㄆㄧㄚ的一聲
阿達拉有點驚訝、當然也生氣了
『幹、臭查某』
小惠給了他第二個巴掌
阿達拉不怒反笑
『上帝說有人打了你的左臉、把右臉也給他打、上帝、我照做了』
說完、他突然撲上去、一把抱住小惠、親了下去
我的意識就到此斷線
似乎隱約有看到小惠掙扎的樣子、但是真的完全不確定
等我醒來、大約是一個小時後、我昏昏沈沈的掙扎起來、小惠已經坐在我身旁、遞了杯茶給我
『不能喝就不要喝那麼兇啊、還好吧』
我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四周
阿達拉不在客廳、
小惠的衣著已經整理過了、比出門時還要更整齊
頭髮也疏過了、馬尾綁得好好的、
我很想問剛剛到底怎麼了、後來又怎麼了、但是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這時阿達拉走回客廳、笑嘻嘻『睡美人、你醒了噢、我才想志願提供白馬王子之吻而已說』
說完他就送我們回家、小惠說要自己開車、他卻堅持不肯
說他明早會去載我們來牽車、現在太晚了、十二點超過了
小惠沒有再堅持己見、讓他送我們回家
回到家、阿達拉安安靜靜讓我們下車、一句話都沒說的、只是笑笑的揮手道別走了
進到家裡、我有點怕怕的問小惠『怎麼了嗎?』
小惠有聽到、但是一句話都沒回我就進房間了
然後我就聽到她彈琴的聲音
彈了至少半小時才停、我知道她只有心情大好或大壞才會在半夜彈琴、不知道現在是屬於哪一種?
然後、我隱約聽到她和人講電話的聲音、
為了要證實、我把自己手機號碼隱藏、然後打給阿達拉、果然電話中
我趕緊掛掉、溜回房睡覺去
第二天阿達拉送早餐來
帶小惠去牽車、又一起回來、三人一起吃早餐、
然後留了幾本書給小惠、就走了
接著我就看到小惠廢寢忘食地看那幾本書
宮部美幸的小說
就他昨晚講的和傑生哥個性很像的男主角的系列小說
小惠連看兩天
看到第三本時、在客廳裡大哭、
哭一哭、打電話給阿達拉、跟他說
『我看完第三本了、真是不可思議、怎麼會這樣、
什麼都是你要的、你不滿卻用這種方式來傷害愛你的人
他媽的、賤人、賤人、、、不要臉的賤人』
我覺得她是在罵我姐、事情發生她可能考慮到我的立場、我拼命罵、她卻一直都沒說過什麼、現在好像機會來了大罵特罵
再說一次、我從沒看過這樣的小惠、
自從阿達拉把傑生哥送回來之後、我看到太多次從沒看過的小惠了
不是流露情緒而已、而是大喜大怒幾近崩潰
小惠接著看第四本
看完之後、當晚兩人電話說了三四小時、都在討論書本的世界
因為他們有用擴音、我不小心聽到的其中一段是說
『你不要說宮部太殘忍、
她其實都有留點伏筆在暗示杉村的未來仍然是有希望的
希望莊那段、養老院裡死掉的老人年輕時和杉村一樣的遭遇、
被妻子背叛、被迫與骨肉分散、一個人流浪去
說慘、已經慘到不行了
但是、這老人被人尊重、被照顧他的護士們深深的尊重、私底下被叫做紳士、這是對於又老又病幾乎無法自理的老先生最高的讚禮
不只如此、這老人還心存善念
就算是對殺人犯、他了解這是衝動殺人、不是更邪惡的那種預謀殺人、所以希望給兇手自首的機會、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
最後老人雖然病死了、
他的兒子孫子理解到父親祖父不但不是殺人犯、而是一個願意照顧他人的好人、一個人格高尚的好人
這就夠了
雖死猶榮、讓人永遠懷念、即使是那麼少少幾個人的思念尊敬
已經足夠
我們都希望完美大結局、但是當結局不如預期時、
我們要了解這不是我們可以控制的
可以控制、可以做到的是沒有對不起自己良心
然後、因為善良所以才能做出最正確的決定
在偵破案件之後、杉村繼承的不是老人的悲傷、而是透過理解老人的寬容睿智、來贏得他家人真誠的感激
那些沒有說出口的感情都由此得到傳達
這是杉村和他妻子最大的不同、也是你哥和前未婚妻最大的不同
這是你該慶幸的地方』
光是聽阿達拉講話、小惠就已經心醉神迷了
我知道是時候該死心了、小惠已經愛這男人愛到不行了
然後、就是出外旅行的傑生哥打電話來、
阿達拉居然像古人一樣、要求哥哥允許讓他追求她妹妹
這尊重他們兄妹感情的行為更是讓小惠感動
她有稍微提過怕跟阿達拉在一起的話、哥哥看了會觸景傷情之類的
想不到阿達拉居然有這招
然後、更想不到的、得到人家哥哥允許之後
阿達拉人不見了
消失了
整整一星期都不見蛋
小惠第一天覺得怪怪的、
第二天開始擔心
第三天擔心
第四天很擔心
第五天擔心到決定報警了、但是沒報
第六天擔心到真的報警了、但是警察沒受理、因為小惠又不是他的家人
第七天、小惠已經從擔心轉為暴怒、宣布「最好死在外面、再讓我看到就打死他」
宣布完、十分鐘後、我敲她的門、告訴在哭泣中的她「我找到你最好死在外面的男人了」
小惠立刻忘記她在哭、神速跑來我房間、看我筆電、拉斯維加斯德州撲克賭王大賽直播
她男人坐在決賽桌上、正在加注
他加一千、對手加五千
阿達拉考慮一下、蓋牌
勝利屬於對方的、他拿到亞軍
十分鐘後、小惠電話響起
一開始、小惠還試著要生氣、至少要表演出來賭爛的怨氣
但是超失敗的、那口吻聽起來只能算是撒嬌
阿達拉在電話那頭像是下命令
『我現在去機場、你等我電話跟你說幾點班機、然後你要來接我嗎?
來接我、我想看到你
我想一下飛機就看到你、我好想你』
小惠根本沒有招架之力、唯唯諾諾的答應了
結果、電話一掛三分後、阿達拉又打來、叫我一定要當司機、他不放心小惠一個人開車去機場
媽的、我又得當電燈泡
不過、倒不是很不願意啦
至少我可以跟上劇情
不然小惠是絕對不會說的
我們接到人、阿達拉一把就抱住她、兩個上車就坐後座、把我當司機用
阿達拉抱著她、不斷地說、我好想你我好想你我好想你、、、
靠、像是跳針一樣講個沒完
我拼命忍住不說話不嘔吐
終於小惠從甜言蜜語中醒來、問他為什麼不聯絡
阿達拉才說
『有個朋友約我去賭城那邊看房子、我提早先去看環境、然後一看就懂了、是騙局、就推掉他、不去了、
然後還車的時候看到撲克大賽廣告
那時心裡想東想西的、想到後來都有點混亂了、意識清醒之前、就發現自己坐上桌開賭了
然後我就很專心、全部精神都賭下去了』
『你在想什麼?想東想西的』
『想你就是菜穗子啊、我不想當杉村啊、我的個性沒那麼善良、我太粗暴了、沒辦法這樣愛你啊』
『說清楚一點』
『我去調查你家背景了、不是想探隱私、是想說、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至少要知道自己跟什麼人家庭交往啊
結果、靠、我嚇到了』
阿達拉看了在開車的我一眼『你也不知道對吧』
『不知道什麼?』
『小惠家有多有錢』
小惠有點生氣的說『亂講』
我說『我知道很有錢、不知道多有錢』
阿達拉說『你那笨姊姊也不知道吧、知道了一定會捶心肝、居然放棄和王子結婚的機會、哈哈哈、以後知道了一定會吐血的』
小惠又說了一次『你亂講』
阿達拉看她一眼
『靠、你是真不知道啊、你家人是瞞的有多緊啊、連女兒都沒說啊、只有你哥哥知道、還是都留給兒子沒留給你』
小惠表情有點慌亂、難道他說的是真的、家裡真的那麼有錢?
阿達拉繼續爆料
『其實你爸媽有錢還不是最讓我害怕的、婚前協議書就可以解決了、
用法律把我隔開你的錢包之外、就沒事了
讓我真的害怕的、是你家在台灣算是地方仕紳、有頭有臉的大家族、台南歷史悠久的望族
家裡不是校長就教授、醫生、老師
這下慘了、
只要一比家庭什麼的、我就穩被淘汰的了
我家說難聽點是地方派系、跟黑道有關連的
雖然是混的、但又不是大尾的、是小咖的、
一半跑腿、一半鬼混的
我爸又離婚去娶小三了、
家庭說亂七八糟倒是沒有、但是也絕對拿不上檯面
天啊、只要一被調查我就得被驅逐出境了
不是離開美國、是離開你的國度
還有、我之所以會移民也有牽扯到黑道恩怨、不得不跑路的可悲
像不像杉村三郎的台灣版還是美國版?
就像他說的、如果早早知道了、就早早放棄了、不會發神經以為這種童話故事可以延續下去、但是到了已經愛上階段了沒法割捨了
我啊、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很痛苦的跑去賭錢、
想說輸光了就喝酒喝到爛醉
順便學你哥去買哈雷旅行去
結果居然贏了、、也算贏了啦、打到冠軍賽了
其實賭到一半時我就想、當作是請老天爺給我啟示吧
如果贏了就繼續追求你、如果輸了、就是自已做人要知道分寸
有些事情是沒辦法強求的
這世界還是有門當戶對這件事、騙自己沒有階級沒有差異是沒用的』
我聽他帶著嘲笑的口吻在諷刺自己
小惠不爽的問『那、你的結論是?』
『我的結論是、當我賭完了、
腦子裡想的就是你而已、別的我都不在乎了
好像洛基第一集、打完15回合、洛基被打到腫得像豬頭、記者拼命要問他話、他卻什麼都不在乎、只是不斷嘶吼叫著女朋友名字
叫啊叫、別的都不想管了、就想抱著她
我就想、抱著你、告訴你、跟你說我的問題、
至於其他的、未來的、不可抗拒的事情、就以後再說吧』
小惠聽完就主動親他
兩人就在我背後親熱起來、如果我消失了、他們應該就開始車震了吧
親到回家、阿達拉去洗澡、小惠煮飯給他吃、我躲回房間不敢做電燈泡
他們有叫我去吃宵夜、但是我非常識相的說我睡著了
然後、我就偷聽到他們纏綿的聲音
之後的日子、我幾乎不太敢留在家裡
他們就天天黏在一起
在校園在家裡都不怕人家看的
不是抱就是親再不然就是親親抱抱
我超希望自己可以變成隱形人、反正他們都當我是
你會問說我幹嘛不自己乖乖搬走對不對
答案很簡單、
我沒錢
這理由好不好
我真的沒錢
我在美國這已經是最後一年了、我家裡沒錢給我了
所以再不要臉也沒辦法、只好死皮賴臉的待下來
還好小惠後來常去阿達拉家過夜
阿達拉也把那間留學生會館的二樓專用權給了我
所以人家夫妻之間的親密私事、我沒有常常撞見啦
沒常常、只是偶爾
有次我在會館唸了三天書、想說、中午時分、沒人會在家、就跑回去公寓泡澡然後拿一些衣物
(會館只有簡單沖澡設備)
我在浴室裡泡到舒服的快睡著時、突然聽到外面有聲音
嚇一跳的我也帶點窺淫的變態好奇
悄聲地慢慢開一小縫的門、躲在門邊偷看
我真不知道小惠身材好到那程度、胸部應該是D以上、所謂的腰束奶澎就是在說小惠吧

他們在沙發上瘋狂地做愛、甚至滾到地上去、然後換廚房、貼在冰箱邊喝牛奶、果汁邊做愛
我知道他們很快就要換到浴室來了、
因為飲料都不是用嘴喝的、是用身體喝的、不來浴室清洗不行啊
我把門一寸一寸緩緩打開、然後趴在地上手腳並用偷偷地逃回自己房間去
他們好像發覺我的存在了、火速進去浴室
我完全不敢發出聲響、躲在我房裡不敢動
到晚餐時、小惠來我房裡叫我吃飯
我裝睡裝的很像是真的
眼睛稍微睜開一咪咪偷看她
讓愛情滋潤的小惠變得超有女人味的、那種魅力、那種性感、我裝不下去了、兩眼睜開、死盯著她
她臉微微一紅、突然把我抱起來、親我一下
她親的是額頭
我也不知道哪來的膽子、反抱住她、從她嘴唇親下去
小惠先呆了一下、後來任由我親她、沒有回親我、但是也抱住我
我親了幾分鐘、甘願了、放開她、然後就放聲大哭
小惠緊緊抱住我、讓我發洩
終於我不哭了、她又親親我的臉頰、像個姐妹似的親我
要我快點出來吃飯
我終於平靜之後、出來看到阿達拉端出一盤菜
他說『抱歉、沒去買菜、只好炒飯、最近還蠻愛吃的』
說到這、小惠臉一紅、瞪他一眼『閉嘴』
阿達拉笑笑、又回到廚房端湯出來
粗食淡飯象徵了他們對我不變的照顧
席間、小惠和阿達拉還在討論宮部美幸的書
我記得阿達拉說的一段
『杉村系列有個點是在講嫉妒、
嫉妒心常常蔓延在完全沒有必要的地方、
或許是因為誤解、或許是因為需求、或許就單純就是人不夠堅強
當心靈的毒素滋生之後、就會無止盡的吞噬自己原有的幸福
所以、像傑生哥這樣、在感情一時找不到出口的時候、
不妨走出去
外在的寬闊世界的刺激可以把內部狹隘的自限心靈世界加以無限放大
等到空間放大、光明進來、原來的黑暗就會被消滅』
我有點錯覺、以為他在暗示什麼
不過、就算是真的對我說、我也樂於接受啦
畢竟這些年我都覺得小惠也懂我的心意、只是她不想講破、給我留面子
現在她找到真愛了、我除了祝福還能怎樣?
我才不會學我姐那個笨蛋亂來、搞到連朋友都沒得做、到時去流落街頭就慘了、反正我算是把我的心意傳遞給小惠知道了、
她不可能選我、我也早知道了
我會把這份情意當做美麗的回憶好好保存在心裡
然後、再來一段刺激的
小惠和阿達拉交往三四個月、天天如膠似漆、甜甜蜜蜜的
但是呢、小惠的課業很重、
阿達拉的工作時間很自由但是又雜又多
有次、兩人都忙、連續幾天時間沒見面、
我和小惠在學校忙功課忙到一個段落、
突然小惠說要去他家煮飯吃要我一起來、我有口福幹嘛不跟
我們把車停在會館、看阿達拉不在、就步行去他家(他家超難停車的)
兩人到了之後發現沒人在、小惠早就有鑰匙了、自己開門進去、還沒坐下就聽到阿達拉車子回來了、小惠一時童心大作、要我和她躲起來嚇嚇他
我們躲在桌子底下
等到他進來、就看阿達拉在房子裡走了一圈、然後拿起電話撥號
然後、該死的王八蛋用很噁心的口吻說話
『在幹麻、我剛到家啊、想不想我、我好想過去找你、當然要做愛啊、不然呢、我要好好愛你、一次一次不停地幹你、幹到妳昏過去為止、、、』
我發覺身邊的小惠體溫先是急降至冰點、然後爆炸燃燒到沸騰
這時、阿達拉把一支手機放到桌子下面來遞給我們
原來他早就發覺我們躲在下面了、也看到小惠的手機放在客廳茶几上、
他故意打電話給小惠手機、沒讓它響就按住通話鍵、自言自語惡作劇
我啊的一聲、笑出聲來
但是小惠已經衝出去了
她衝得太快、頭去撞到桌角、但是她好像沒感覺似的
就聽她對阿達拉大吼大叫
『不准開這種玩笑、永遠不准你開這種玩笑、
你永遠永遠不准背叛我、我把我的心通通給了你了、我沒有任何一點保留的通通給了你
你不准背叛我、連玩笑都不准開
我、、我、、、我
我不像我哥這麼堅強、我不像你這麼勇敢、我不是小說的杉村那麼寬容
我會怕、我會怕
我愛你、我只愛你、你懂不懂啊、我沒辦法去面對任何不是百分百的愛啊
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有多愛你』
下一秒當然就是阿達拉抱住她邊說對不起、然後親到天荒地老去了
親到她終於平靜下來之後、阿達拉讓她坐好、
先去拿冰塊幫她敷頭、就剛剛撞到的地方
然後、他上去房間下來拿個東西、然後單膝下跪、拿出戒指
『我本來是想等妳懷孕、這樣我就有王牌你就不會拒絕了、、、』
他一開始還在開玩笑
下一秒就很認真了
『我去賭城比賽那次就買了、只是一直不敢拿出來、就怕你不答應、就怕我被你家人嫌棄、所以連問你的勇氣都沒有
現在、請妳嫁給我吧
我在你兄長最痛苦的時候看到妳照顧他的樣子
看到一個最美麗最溫柔最多愛心的天使
當你吼我的那一刻、我的心就完全被你帶走了、我就愛上你了
我那時就知道、這輩子要是娶不到你我就慘了、我會一輩子不快樂的、
雖然可能仍然有階級差異有待克服、
但是只要是你、任何困難我都願意去承擔
因為是你、所以我什麼都不怕、連死都不怕、
我可以證明給你看
如果你沒有立刻說好的話、我現在就出去從這裡跳樓』
剛剛小惠還在爆哭、現在就笑了、這裏是一樓、跳個鬼啊
淚水還在臉上、但是笑容依然嬌美無限
然後、他們就結婚了
不是立刻啦、但是也沒隔很久
阿達拉後來做個比喻我覺得蠻好的
他們的遭遇就像張愛玲的傾國傾城那故事
香港的淪陷造就了一對不可能的情侶
傑生哥不幸被我姐背叛、卻造就了他妹妹小惠的幸福人生
只能說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最後、一年後我回到台灣工作、在學校任教、然後交了一個女友
穩定交往當中、還沒要結婚、但是兩人已經討論了很多未來的計劃
我把我姐愚蠢的行為說給她聽
要求她、要離開我的話請說清楚講明白、我可以理解的
但是千萬不要用不告而別的方式來傷害我
然後、過年期間、我帶她回家去出櫃
我媽心裡早有準備、我是他女兒、她早就看出來了
我爸則比我想的更鎮定、雖然有不理解的害怕但至少很有禮貌
此時、我姐回來了
一如大家的預期、三個月男不見了、兩人分了
她帶了另一個洋人男朋友回來
我爸完全不跟他們說話
我媽則是冷淡的點點頭
我弟哼的一聲就摔門走人
我牽著我女朋友的手、看著我姐、久久說不出話來
遭到這種對待、
她哭了
但是家人沒人安慰她
只有她那個洋人男友在哄她
我用不帶任何情感的聲音說
『你的哭聲很虛假、你的眼淚不值錢、你所作所為太過自私、你沒有想過你所傷害的人和他家人有多慘
你最好離開、我們真的很羞於承認你是我們的家人』
我那個姊姊就這樣走了
後來和我媽還有些聯絡啦、不過也是很久以後了

然後、當阿達拉和小惠結婚的時候
阿達拉問我、想當伴郎還是伴娘
廢話、我內心也還是少女啊
何況我一定要和小惠站在一起的啦!
當時在新娘室內等著婚禮要開始前、我突然想到、就問小惠
要她回答我八卦、當時我喝醉了、小惠打了阿達拉兩巴掌、阿達拉抱住她狠親、後來呢?是不是當場就做了?
小惠白了我一眼、罵我白痴、但是經不住我的不斷糾纏、就跟我說了
「我神經病般的打了他、我都不懂我是哪裡有病、幹嘛要打人、我猜是我應付不來真相、我們都知道真相、但是我們從來不說、突然被他說出來、
我嚇到不會應付就抓狂打人了
他開始親我、我整個人都軟掉了、根本沒辦法掙脫他
他一直親、從嘴到眼睛再到耳朵再一路往下親我的頸、然後要脫我衣服
我就哭了、眼淚一直流、不敢拒絕卻一直流淚
他看我掉眼淚、就停了
然後舔掉我的淚水
抱著我一直盯著我看、我們互抱互看大概半小時、
旁邊的你動了一下、好像要醒了
我逃到廁所整理儀容、他居然闖進來、幫我梳頭、然後又親我抱著我、
在我耳邊說
『我發誓、我要愛著你、不管你有多害怕這世界、我會愛著你
直到你可以勇敢的回報我的愛
直到我們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小惠回憶時、整個人甜到好像變成一副人形蜂蜜
我在一邊就能夠感受到那股幸福感
這就是小惠和阿達拉的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