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3日 星期日

男人四十風雪月、無版權續集(ㄧ)

男人四十風雪月、是一篇色情小說、應該是香港人寫的
我在不慎的狀態下不小心看到了、正直的我本來是不會去看黃色小說的
但是網路實在太糟糕了、十八限的突然跑出來叫我看、
本來看了就看了、看了就算了、但是就是會自己自動腦補了續集
吃飽太閒就給他寫下去
以下就是無授權自行畫蛇添足的、之前的原版請按連結去看
我寫的沒人家好、我自己先承認了
只是想到就寫了、作為消遣用的
以下請看


我的故事在男人四十風花雪 這篇小說裡都說了(重點都是那些風花雪月的事)本來也沒什麼好再繼續說了
只是後來鳳儀家發生些事情我覺得蠻刺激的可以說給大家聽
話說當時我在鳳儀等人的幫助之下、反擊了亨利、甚至從過程中大獲其利
這些是我瞞得過亨利李察老闆娘等人、但是瞞不過老闆銳利的眼光
他雖然在病床中、但是還是識破了我的手段、並且已經查問到了我佈局的一切經過、然後在我極度恐慌中他告訴了我一個驚天動地的秘密
原來亨利不是他的親生兒子
是為了要讓老闆的爸爸、也就是太上老闆有個男孫、鞏固他的地位、才在老闆娘生下死胎後、花錢去偷抱來的
如今、大限將至的老闆為了讓不成材的假兒子和一直讓他戴綠帽的老婆後悔不己、決定在死後公佈這秘密、
讓老闆龐大的遺產回到父親太上老闆手裡去、讓老婆兒子拿著一點點的收入在後半輩子一直活在憤怒和悔恨的遺憾中
我聽了這麼冷血的計畫、嚇到不能說話、回到家之後、就快快去辦手續買機票、帶著妻小出國放大假避風頭去
一直等到老闆過世、遺囑曝光、震撼了整個業界、我才打了幾通電話回來打聽消息、聽說亨利受到這麼嚴重打擊、崩潰到差點發瘋
老闆娘也暈倒好幾次、醫院住了一星期
而這時、鳳儀到夏威夷來和我們會合了
我的女兒小怡早早就拜鳳儀當乾媽、婉媚也超喜歡她的
大家一見面當然就是親親熱熱的又說又笑的
晚飯後、鳳儀要我到他書房去說話、我們坐下來喝杯僕人奉上的茶
她才打開電腦和我算帳
不是我們平常開玩笑說要給人好看找人算帳的那個算帳
是真的算帳、我提供了內線消息、她下手佈局、把我公司的股價拉到谷底、再在第二天我讓公司發布好消息時追買、
讓股價漲回新高點
這樣一來一往、她少說也賺了十幾個億
去掉手續費、和她該賺的、我自己預估她應該會給我幾千萬港幣、最好的狀況是八千、最差五千、
不管如何我都心存感激、畢竟我是無本生意、一塊錢也沒出、
我就是將計就計、將了亨利李察一軍、讓自己脫離險境之際順便賺筆錢
只是說當她把電腦一轉過來給我看、我臉色真的大變
鳳儀她給了我一億五千五百萬港幣
比我想的多了近一倍
我趕緊推辭『你這樣就沒行情了、錢不能這樣算的』
鳳儀一笑
『天才、這不是兩天來回的盈利、你的消息這麼準、我要是全部玩當日沖銷的話早就被請去ICAC喝咖啡了』
我這才鬆了一口氣、原來鳳儀是把後續利潤都算進去
公司股票從亨利誣陷我那天的重創、再到第二日起的漲停板、漲勢走了將近一個月、怕被看出內線交易、鳳儀的基金操控經理一定是進進出出來來去去的、不敢當天沖銷
算給我的、就是這段期間的總數
鳳儀說『我把錢放在避稅天堂了、戶頭我幫你開好了、這裡是密碼、以後要不要匯回香港再看吧』
我表現出非常狗腿的感激
鳳儀笑說『你也不用這麼客氣啦、我還要謝謝你、這次也算是幫到我了、我之前有些資金缺口、你一下通通幫我補上了、說起來我們是互蒙其利』
說完她有點遺憾的跟我說
『你不知道啊、我這段期間實在很煩、前夫的三個小孩恨不得把我殺了
我最近把我所有的資產做一個整理、想要把財產切割開、把他們的部分還給他們、不要再來煩我了』
這件事之前有聽她提過、她前夫幾個月前過世、把遺產全部留給她
前夫的上一段婚姻的三個小孩當然恨得牙癢癢的
不斷的上法庭要討回公道
鳳儀上次跟我說打算把前夫的錢通通還給他們、
這種事我聽聽就可以了、一個外人哪有置喙的餘地
鳳儀知道我不好問她家務事、自己主動說給我聽了
『我之前告訴過你、我前夫為了要得到我、所以騙我爸爸亂投資、害我家破產、然後逼我就範、用這種卑鄙的方式來得到我
我才在十九歲時、不告而別離開你、投入他的懷抱』
說到這段往事、我們都靜默了下來、這是我青春年華最痛苦的悲情記憶
鳳儀繼續
『但是這十多年來、他真的對我百依百順、呵護備至、
他三個小孩對我稍稍不禮貌就會被他斥責、甚至趕出家門去、
這樣雖然造就了我的地位、但是也促成他們對我不可能消解的仇恨
更慘的是、你知道嗎、他們三個、一個比我大一歲、另外兩個一個小我一歲、一個小我兩歲
你說我這後媽尷不尷尬?』
我只覺得她前夫真是瘋了、真的是愛到發瘋、這種年齡的差距真的只有用錢才能彌補
故事繼續說
『我既然被他買下來、就認命乖乖陪著他
我父親的產業讓他買下來、兩家的資產在他手上合而為一
然後九零年代的柯林頓八年牛市來了、任何白癡都能在華爾街賺大錢的年代、我這無知的小女孩在他指導之下學會了如何賺取財富運用財富累積財富、在他的幫助下成了一個精明的CEO
到了去年我前夫生病、他才跟我懺悔說出當年我家破產的實情
我震驚之餘、就用要重新整頓我家族在香港的房產為藉口、離開他回到家鄉來、不久後、他的死訊傳來、
可能是要彌補我、要我原諒他、他把三個小孩的權利都剝奪了
全部的財產都留給我
雖然不願意、我只得回去把整個公司的資產做一個整理
我告訴過你、我想把屬於他小孩的錢都還他們
我不是說說而已、真的著手進行
只是、又不是玩大富翁
不是說我要切就可以切開的、要給就可以給的 
幾個月下來、我盡量的調整過了、現金和股票、房產都平均分好了
至少我認為很公平的把資產切成四份、他們的歸他們、我的歸我的
我約了他們三個明天來夏威夷談一談、想要把事情做個了結、不要再和他們有任何瓜葛了』
鳳儀歎一口氣的同時、我也嘆口氣
她笑說「你在學我嘆什麼氣啊」
『我在感嘆啊、我這輩子沒有機會可以煩惱這種錢太多的痛苦啊』
「你也別客氣了、你現在身價也是億萬富翁了」
『跟你比就是九牛一毛了』
『如果不是為了錢、我想我的人生會大大不一樣啊、我想我會和你走很長的一段啊』
她突然又提起往事、我眼眶忍不住紅了一下
鳳儀很快恢復鎮定『對不起、我真是口不擇言』
我當然說不要緊、兩人又坐了一下、我就起身告辭、不是回房睡覺而已、我第二天一早就要搭機回港了
鳳儀說、這邊的事一結束、她也會快快回香港去
我們約好回香港再見
走到門口、我手才放在門把上、鳳儀突然從背後抱住我
「如果可以、我願意和婉媚交換人生、我才不要這些錢、我要一個愛我的男人白頭偕老」
我感動的無法言語、
正想要回身抱住她時、鳳儀已經放開我、回到她座位上去了
我不敢回頭、怕我要是再看她的話會捨不得離開她
長嘆一口氣、我不敢直接回房去、怕被婉媚看出我差點哭出來的激動、
我溜到廚房冰箱找了瓶啤酒、走到戶外、在庭院中走了一圈、走到黑暗處、突然一個黑影出來、嚇了我一跳
原來是社區的警衛(這社區住了六、七戶的大富豪)
他跟我抱歉、說看到有人在庭園中閒晃、過來看看是不是匪類
我對他笑笑、誇獎他的盡忠職守
警衛點點頭、又從黑暗中消失
我確定自己情緒恢復之後、回到房間、看婉媚拿了本雜誌在床上看、一副已經快睡著的樣子
我快手快腳去洗個澡、跳上床去、抱住老婆說『親愛的、今晚是我們在夏威夷的最後一夜了、我們應該來做些事情慶祝一下』
婉媚笑問『那要做什麼?』
『我想我們該把夏生帶來』
『什麼?誰是夏生?』
『夏威夷出生的小孩可以取名叫做夏生啊、想想還好我們這次不是去台灣花蓮、或者是去侏羅紀公園』
婉媚被我逗的笑出來「哪來的小孩啊?」
『這就是我們今晚的功課了、來、不要妨礙送子鳥的工作、我們也來好好工作一下』
說完我就伸出魔掌把她睡衣給脫了、把妨礙我們生小孩的東西都去除掉
接下來一夜激情、我成功的播種、只是會不會生根發芽就不知道了
重點是讓彼此在假期最後一夜留下美好回憶
第二天早餐過後我們和鳳儀辭行、
鳳儀嘴上雖然說的很輕鬆自在、但是我從她的眼神看出她的緊張和焦慮、、、、
她一臉沒睡好的疲憊根本掩飾不了
連婉媚也看出來了、
上車之後、她立刻問我說「鳳儀要不要緊啊?她看起來根本沒睡啊?』
我用很憂心的口吻『會不會是你昨晚叫床叫得太大聲了、吵到她了』
婉媚立刻給我一頓毒打
我小聲的叫救命
討饒半天終於停手、我拉開自己衣服、胸口手臂烏青了三四塊
載我們到機場的司機聽不懂廣東話但是也知道我們在耍花槍、笑嘻嘻地看了我們一眼『你們夫妻感情真好啊』
雖然和婉媚說笑、但是我心裡是很掙扎的
考慮半天、當機場出現在眼前時、我對婉媚說
『老婆、我想做一件事、請你要原諒我』
婉媚有點怕怕的看著我、不知道我要做什麼
『鳳儀現在算是要經歷她人生最難過的關卡、我想回去陪著她、多一個朋友幫她忙
就算幫不了、陪她站在一起也好
你和小怡先回香港、最快今晚、最遲應該是明天、明天我就回去』
婉媚立刻答應了
我感激的抱住她『得妻如此、夫復何言』
我送她們上機之後、原車回到鳳儀家去
鳳儀看到我大吃一驚、
聽我說道『你在我有難的時候幫我、我想、我在你需要朋友的時候、不可以放你一個人吧』
她感動的抱住我『傻瓜、你現在來、他們更多了一個藉口指責我、一定說你是我的情人什麼的、把我說的更難聽』
我想一下『那這麼說吧、我不來的話、他們會說的比較好聽嗎?不會吧?那不如讓他們多一個不舒服的藉口、
多一個朋友站在你身邊、讓你舒服一點』
鳳儀笑著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