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4日 星期一

男人四十風雪月、無版權續集(二)

男人四十風雪月、是一篇色情小說、應該是香港人寫的
我在不慎的狀態下不小心看到了、正直的我本來是不會去看黃色小說的
但是網路實在太糟糕了、十八限的突然跑出來叫我看、
本來看了就看了、看了就算了、但是就是會自己自動腦補了續集
吃飽太閒就給他寫下去
以下就是無授權自行畫蛇添足的、之前的原版請按連結去看
我寫的沒人家好、我自己先承認了
只是想到就寫了、作為消遣用的
以下請看

當我們正要出發去律師樓的時候、鳳儀前夫的三個小孩居然到了
三個孩子和他們的律師以及鳳儀的律師通通趕到了
鳳儀有點不可置信的看著她的律師、
一個差不多五十歲的老小姐律師、她帶點惶恐的口吃跟鳳儀解釋
她以為是我們說好了、改地點來這邊談判
鳳儀知道現在生氣也不是辦法
忍下氣、吩咐傭人把餐桌佈置成會議桌
雙方坐下來談、
果然、一開始他們就指著我問我是誰、憑什麼參加他們的家庭會議
我沒說話、鳳儀就說、我是她的私人顧問、來保障她的權益不受損害
前夫女兒聽完就語帶嘲諷地說、他爹地才剛入土為安、就有人迫不及待尋求二春了、是不是太飢渴
如果你以為這樣子說話很過分很無禮很無聊、接下來的話更難聽
我一開始還有點目瞪口呆、
但是後來習慣他們的粗魯之後、我倒覺得有點可悲
難怪他們父親不把錢留給他們
光聽他們說話十分鐘你就會知道
要是把遺產給這幾個人的話、不管再多的財富都會被他們浪費殆盡、因為只有笨才會這麼粗俗無禮
我用同情的眼光看著鳳儀、
她這個後媽還真是可憐
三個小孩(當然他們根本不是小孩、我和鳳儀同年、他們也都差我一兩歲)之中、只有老大沒有用難聽的話來攻訐自己的後母、也沒把死去的老爸罵的狗血淋頭
他甚至試著要自己的弟弟妹妹弟媳妹夫收斂一點
但是一點用處也沒有
到後來他甚至和他們吵了起來
更要命的是、在場的律師只有一個是華裔、他只聽得懂普通話、吵架的廣東話他有聽沒懂
所以那個餐廳裡除了無數的咆哮聲、還有翻譯的細語聲
組合起來就是一種折磨人的慘痛酷刑
我忍了兩個小時左右、正想出去透透氣、
想不到鳳儀先站了起來
她手揮了一下、要她的律師把之前定好的條約給她
律師乖乖奉上
鳳儀把文件撕成四片
冷冷的看著她的繼子繼女
『我本來打算把財產分作四份、從今大家分道揚鑣不需再見、
但是既然各位對我這麼怨恨、把我說成賤貨、我想我這賤貨就成全各位的希望吧、錢是不給了、要上法庭就奉陪
阿光、麻煩你幫我送客、請他們快快離開我的地方』
說完人就上樓回房去了
前夫的小孩幾乎是暴怒的叫罵
我等他們叫囂一陣之後拿起錄音棒、冷冷的說
『你現在說的話都錄音了、不立刻出去的話、就等著吃毀謗官司吧』
手指著門口『是要自己走、還是我請保安把你們轟出去』
叫罵聲中、老二老三兩家和律師們離開
還算理性的老大留了下來
我們商量了ㄧ下子、我去上面請鳳儀下來
他對鳳儀還有我、替他的弟妹道歉、然後希望事情不需要走到無法彌補的地步
鳳儀對他冷冷淡淡的、但是沒有剛剛的火氣了、
在他再三誠意道歉表示說今晚會去說服弟妹
大家接受鳳儀的提議、讓遺產問題可以順利解決
說了一陣之後、我和鳳儀離開餐廳到書房去討論
我還沒說話勸她接受、鳳儀就說、只要他們不要再這麼惡劣、明天中午之前乖乖自行到城裡的事務所簽約
她的提議就照樣進行、否則的話就拉倒
我擔任談判使者的任務下樓來提出條件
因為鳳儀家是要換拖鞋的、我剛剛坐在餐廳時把拖鞋脫了、出來時忘了穿回去所以赤腳、因此走在地毯上沒聲音
餐廳裡的老大和鳳儀的律師沒聽到我走近
當我進到餐廳時、他們兩個才驚覺、立刻從緊貼狀態快速分開
我心裡覺得不對勁、但是裝作沒看見
裝出笑臉對老大宣布好消息、只要他能說服弟妹乖乖簽約、就把財產分成四份、讓一切平安落幕
老大一副非常感動的表情對我再三致謝
我回答他不需客氣的同時留意觀察
果然他的眼神流露出些許的緊張不安
我又和他閒聊幾句、轉身去偷看鳳儀的女律師
她刻意避開我的視線
快快地整理資料之後就告辭離去、我有點驚訝、怎麼連和鳳儀打招呼也沒有呢、是太過慌張連禮貌都不顧了嗎?
然後再來的時間就很尷尬了、我好像是以主人的身份在招待老大
他東拉西扯的閒聊、我又不好意思撇開他、留他一個人在餐廳
只好吩咐廚房的人端兩份下午茶上來、我們在客廳坐下來說話
因為我已經在這地方當客人打擾十多天將近二十天了、上上下下的僕人我都很熟了、所以這種吩咐對我來說已經變得很自然了
老大看到了、有點感概的說、這地方其實是他父親再婚時才蓋的、他們三個小孩沒來過幾次、所以根本不熟
我很不好意思地致歉、他連忙說沒關係
然後他有點不好意思的說他的家務事搞得這麼難看、身處其境的他也覺得難堪、
如果不是我剛剛有偷看到他和女律師之間似乎有些曖昧情愫
他現在說的話、我大概會信個九成
但是現在的我心裡有種非常不安的感覺、似乎這人在籌劃什麼陰謀似的
大概是我剛從亨利李察的陷阱中逃出來的經驗讓我的感官變得比較敏銳
總之、這段對話在他無限的感概聲中、和我客氣的應對之下、經歷快一個小時才結束
我送他出門他才啊的一聲、連說慘了、他是被弟妹載來的、現在沒車可以走了、我當然是請鳳儀的司機載他離去
老大感謝再三坐上車子走了
我突然覺得如釋重負、他的弟妹直接的粗魯野蠻已經夠難受了、這個哥哥的虛偽更是不舒服
他一走我就快快跑進浴室沖澡、好像這樣可以沖去自己一身的不得不接觸到的齷齪
但是洗完澡我就發覺糟了、我沒換洗的衣物、行李都被婉媚帶回香港了
我本來也想搭晚班飛機回家的、所以什麼都沒帶
正想穿回自己的髒衣服、但是又不小心弄濕了
在那邊手忙腳亂的時候、有人來敲我的門
本來以為是廚房歐巴桑來問我晚餐要吃什麼、(鳳儀的廚師很棒的、多才多藝又貼心)但是門一開、居然是鳳儀
用浴巾圍住下半身的我趕緊躲到門後
鳳儀大笑『居然臉紅了、自己不穿衣服就出來、還害什麼羞』
我跟她說我衣服都被帶走了、
鳳儀一聽、轉身走開、過一下又回來、丟了幾件寬鬆的運動服給我
我趕緊穿起來
她在門口看著我笑
『我前夫留下的、你居然還合身』
這句話似乎有點讓人想歪的空間
我們突然間沈默了一下
她大概也覺得要是進我房間不太合適、要我跟她出去走走
我們在庭園散步、她在長椅上坐下來問我對今天會議的看法
想了一下我才說、他們三個好像說好了、要玩白臉黑臉遊戲、老大裝好人來博取你信任、老二老三用鄙陋言語惹你生氣
鳳儀聽過看了我好一會兒『阿光你真的比我以為的更有深度耶、你這些年的成長真的不會輸給我喔』
我笑了『這是誇獎你還是我?』
『這是商場女富豪給你最高的評價』
我們笑了一下、她才說
『那個老大啊、之前、我回到香港之後、居然也跟著我的腳步回到故鄉
然後頻繁的和我接觸
我一開始還以為他要幹麻
後來、我的天啊、你知道他在想什麼嗎』
我看著鳳儀有點羞怯的表情
『不是吧』
『我就在想是不是你們男生看太多A片了、怎麼會覺得這種事情在現實中會發生啊?』
我裝出一副色狼樣
『義母與我的快樂生活、我美麗的後母、未亡人的炎熱午夜、媽媽性感的身體、、、、』

我如數家珍的口吻、逗得鳳儀哈哈大笑、她笑到眼淚都流出來
等到平靜下來才說
『我一開始還保持一點禮貌、後來知道他的企圖之後、我是嚇到連見都不敢見他了、然後啊』
她露出狡猾的笑容
『我叫徵信社調查他、哈哈、原來是債主逼上門、他做生意和玩球賽簽賭、一共欠了六百多萬、美金喔不是港幣
欠債累累、已經走投無路了、居然動腦筋動到我頭上來
哈哈哈、我現在覺得很好笑、當時是有點憤怒、更多是噁心
不過我倒是沒跟他爸說、是的、當時他爸還活著、還活著就把腦筋動到後母身上來了、是不是很卑劣?
我最終沒跟他爸說、算是留一點餘地給他、也是當時他身體不好了、所以不想刺激他』
『那時他爸還在?天啊、真是畜生』
鳳儀很疲累的聲音
『天啊我真的不想再跟他們有牽扯了、就讓他們把錢都拿走吧』
我安慰她、「明天過後惡夢就結束了」
「希望如此」
她靠著我肩膀很疲累的聲音說著很迷人的願望『我說希望可以這樣一輩子依偎著你、和你平平淡淡度過一生』
我真是覺得受寵若驚、但是這又是我不能回答無法承諾的事情、我只有輕輕地摟著她
鳳儀大概也覺得她失言了、趕緊站起來快快回房子裡去
進到房子、她就恢復正常、笑笑說要煮菜給我吃
我說不用了、她卻叫家裡僕人都先下班、讓她一人搞定
結果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鳳儀手藝還真不賴、三菜一湯都有模有樣、色香味俱全、不但吃得開心、鳳儀還拿出女兒紅出來小酌幾杯
香醇的好酒和美人在旁的相乘效果、我真的一下就覺得自己醉了
燈光美、氣氛佳的狀況下、我們越坐越靠近、說話越來越沒分寸、眼神越來越曖昧
然後、電話就響了、婉媚從香港打來了
我忙到完全忘記打電話問她和小怡平安到家沒
接過電話我把一整天的過程敘述給她聽
鳳儀看著我跟妻子說話、她露出一股神秘的妖嬌微笑、轉身搖曳著她柔美的身軀上樓去了
我看得有點呆掉了
差點不知道婉媚問我什麼、
趕緊專心和她說今天談判的過程、對方小孩的惡毒尖酸、鳳儀的可憐、還有我的神勇護駕
說的婉媚又是笑又跟著罵
還一直鼓勵我要多幫幫她、不能讓鳳儀讓人欺負了
我問她說、那我這麼努力回去有沒有獎勵、
婉媚說你要什麼獎勵
我說獎勵分做三種、一是香豔型的一是溫柔型一是淫猥型的
她大笑說這是哪來的
我說你穿上我送的情趣內衣迎接我進門就是香豔型
再來是後我坐下幫我遞茶水侍候我吃水果在幫我按摩就是第二種溫柔型
再來幫我把全身脫光、帶我進浴室洗殘廢澡就淫猥型的
她笑說怎麼我都設想好的樣子
我說當然、你就等我跟你說回家的班機時間、然後把小怡送回娘家、穿好香豔型服裝、等著進行溫柔型和淫猥型獎勵
兩人就在這種愉悅的氣氛中結束對話、電話一掛上、我驚然發現竟然講了快一個小時
回想到鳳儀剛剛那個似乎是在挑逗我的眼神、不禁吞了一口口水
心猿意馬起來、邊想邊到冰箱拿罐啤酒解渴順便降降慾火
喝著啤酒看著窗外突然想到、我還沒跟鳳儀講律師和前夫老大之間似乎有什麼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
然後又想到、啊、我的手機呢?
自己在餐廳和臥室都找了一下、卻沒有蹤跡
才想到和鳳儀在庭院散步時、把它放在戶外的椅子上了
我趕緊走出房間去拿、走到庭院、戶外的燈光比較昏暗我放慢腳步、讓瞳孔適應光線
然後緩緩的找到黃昏時坐的椅子
才走近那地方、我遠遠的看見那位盡職的警衛也走進過來了、
心裡覺得這人真的很盡忠職守、舉起手要跟他打聲招呼
警衛他看到我的手也舉起手回禮、他喊了一聲Hey you
接下來我就聽到噗噗的兩聲輕微的聲響、
再來發生的事我只能解釋做老天保佑
因為我的腦筋還沒搞清楚那聲音是什麼、我的身體居然自動反射動作蹲了下來
蹲下來的同時我看到警衛先生倒在地上、
然後又是兩聲噗噗聲、這次聲音是往我這邊來的
是的、就如讀者你猜到的
剛剛那個噗噗音是加上滅音器的槍支開火的聲音
警衛開口出聲那聲Hey害死了他自己、救了我一命
我後來回想猜測殺手藏身在草叢中、他聽到警衛喊了聲、以為是自己被發現了、其實那是對我打招呼
所以殺手先對警衛開槍、這讓我產生警覺、給我時間蹲下、躲過了接下來的兩槍
接下來不知道我是哪種力量驅使我狂奔快跑的、
我手拿啤酒、拼命快跑逃回房子去
真的是在拼命跑
因為不拚就會沒命了
連滾帶爬跳進了房子裡去、我真的不懂我為什麼不把啤酒瓶丟掉、就死抓著這東西然後像狗一樣用四肢爬上了二樓
上了二樓我逃盡了鳳儀的房間
謝天謝地她沒鎖門、我闖進去、反手上鎖
然後、一個非常刺激的、足以讓任何一個異性戀男人噴鼻血的畫面進入我眼裡、鳳儀穿了件不能算是睡衣、也幾乎不能稱做是衣物的東西、

基本上三點之外沒有遮蔽到身體任何部位的超級無敵性感蕾絲內衣
然後、她ㄧ手是伸進內褲裡、一手抓著她左乳、
雙頰紅艷、雙眼緊閉、那副表情說明她剛剛手淫自慰過後睡著了
然後最扯的是、她身旁放了台筆電、上面還有影片在播放、
這不是最誇張的事、
最最最不可思議的是那影片的主角是我
我和婉媚昨晚在客房做愛的影片被鳳儀錄下來供自己觀賞
這真的是我人生最戲劇化的一刻、但是我沒時間去品味這一切了、
(雖然後來我有一直回想那畫面、說真的、真的很淫猥、但是真的好美、美的、、、很、、、、很淫猥)
我伸出手(終於把酒瓶拋開了、我為什麼要死握著它?)堵住鳳儀的嘴巴想把她搖醒
我一碰她、鳳儀就驚醒過來了
她一看到是我、本來已經紅通通的臉更是變成深紅色
正要開口解釋幾句、我根本沒給她時間、
我快速的說『快起來、外面有人拿槍殺進來了』
她呆了一兩秒才懂我說什麼
大吃一驚跳下床、我手指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拿張椅子擋住門
她拉著我要我和她一起躲進更衣室
我搖搖頭、做手勢要她躲進去、
我指著外面『你去躲好、我去引開他們』
鳳儀堅定地抓住我的手硬是要我跟她進更衣室
一看、我的天啊、這不能叫做更衣室、
我知道的更衣室、是小小一間、放堆衣服的地方
這間房大約十坪、這應該叫做展示間
進了這間大更衣室、她推開最裡面的一排衣服、趴下去、在牆壁角落推開了一道暗門、一道大約一米見方的小門
她整個人鑽了進去、然後回頭叫我『阿光快進來』
我說「等一下」
回到鳳儀臥室、已經有人在撞門試著闖進來了
我猛地大力推開通往陽台的門、發出很大聲響、
然後抓起剛剛一直抓在手上的啤酒瓶、用力的丟了出去
破碎聲在寂靜的夜色中顯得格外的響亮
我跑到陽台上大叫一聲啊~
裝出一副好像有人跳下的模樣、然後回頭鑽進更衣室
鳳儀見我終於躲進來、連忙伸手要去關門、
我趕緊說「小聲、小聲關」、說完才發現自己聲量並不小
趕緊伸手嗚住自己嘴巴、好像這樣會消除自己發出的噪音
門關好、我打量這藏身處、
這密室大約兩米長一米多寬、很巧妙的利用房間之間的空間切出來的地方
鳳儀好像知道我在想什麼、在我耳邊用幾乎聽不見的聲量解釋給我聽
「我前夫蓋好這房子之後、從香港請了一個木工、他買好機票、自己去機場接他、然後從機場直接帶他過來動工
他自己把一切材料設備準備好、給那師傅一天時間施工、當天做完之後、他親自把人帶回機場、讓他直接上機
上飛機之前他還在市區亂逛亂跑讓那木工根本不知道自己到過哪邊、最後把人送走、就這樣蓋好一間除了他沒人知道的密室」
然後她有點感概的說
「他娶了我之後、就帶我進來這邊、讓我知道他的藏寶地、只有我、全世界他只有告訴我一個人」
『藏寶地?』
她從一旁抽屜隨手拿出一條項鍊
我的天啊、
雖然我們躲在這昏暗的地方、但是我幾乎可以看到寶石閃閃發亮的光芒
『這裏的項鍊、戒指、寶石、通通都是他送我的、價值應該幾億以上』
說著、她把項鍊戴上脖子、我伸手去幫她
我們幾乎忘記了外面還有殺手等著要我們的命、就在裡面欣賞起她穿戴昂貴珠寶的貴婦人風貌了
鳳儀搔首弄姿時、低頭看到才想起來她穿的是性感到近乎赤裸衣物
她羞的雙手掩面
我趕緊提醒她、千萬別那麼大動作啊、外面有壞人啊
我們不敢出任何聲響默默並肩坐下來、
我突然喫的一笑
她問我笑什麼
我悄聲說這時是色狼最方便的時刻了、不管我做什麼你都只能安靜忍耐不能叫救命
她居然哀怨的說『已經都準備好在等你了、是你自 己不來的』
我一聽之下哪來受得了、抱住她吻下去
這個吻持續到兩個都有點缺氧頭暈了才停
我在她耳邊廝磨邊解釋說
「我這人就是有色無膽、雖然你今天好像釋放出很多訊號了、但是我就是怕是不是自己想太多、我很怕說萬一自己會錯意、你要是生氣以後不理我了、我就失去一個最重要的朋友啊」
鳳儀嘻嘻一笑
『連自己老婆大姐都敢染指的人居然會這麼膽小、真是讓我意外啊』
我大嚇一跳、人向後退、但是這擁擠的空間要退到哪去啊、
鳳儀用力抱住我『想死是不?還這麼大力、出聲音就知死』
我不敢動彈
看著鳳儀的眼睛、她露出嘲笑但是理解的眼神
『我剛剛之前只是猜測的、現在則是很確定了、果然種豬就是你』
我知道自己反應露餡了也不敢再否認『我被你暗算了』
雖然不能出聲但是鳳儀光是表情就讓我知道她笑得有多開心
『回到香港後、我第一次要和你見面、就是拜託大姐牽的線、她居然露出些許的醋意表情
我以為是我看錯了、但是我從此我就留上心了
果然你這大帥哥四處留情連我最欣賞的貴婦人也勾引上了』
『冤枉啊、當時我們根本什麼都沒有的』
『後來大姐懷孕之後、我和她見面、看到她滿面春風的愉悅表情我就多了三分把握、
如果不是跟你、她也一定是跟心愛的男人製造出愛的結晶的
那表情不是跟一個已經徹底失望的老公在一起時會出現的幸福感
女人、愛與不愛的眼神天差地別、我很懂的、再怎麼掩飾也掩飾不了』
我默然不語、心裡偷偷歡喜大姐的垂青錯愛
鳳儀這時又吻我
『你這種豬、我也要、我想生個孩子』
我又被嚇到了
用眼神問她、你說真的說假的
鳳儀用行動回答、
她脫去我短褲、把自己那小到不能再小的小褲褲也脫掉、丟到一旁、自己爬上我的身體、
我就感覺到她濕潤多汁的肉洞把我的已經一柱擎天的巨龍包了進去
啊、她發出了一聲充滿感情的滿足呻吟
她動沒幾下、然後就達到高潮了
我覺得不可思議
『這算是破我記錄了』我實在忍不住笑著說出來
前後應該沒有三十秒吧、而且是沒有前戲沒有藥物的狀態下
鳳儀拋了一個媚眼給我、告訴我一個很震撼的事
『我十年沒有男人、沒有性生活了』
我的天啊、真的假的
鳳儀哀怨的說『我前夫身體生病之後就不行了、當時我也不是很在意、畢竟跟他上床不是一件很愉快的事、
我心裡一直有疙瘩、就覺得自己是被他買的、好像妓女一樣、很怪啊』
我抱住她久久沒辦法說話
『真是辛苦妳了』
『回到香港遇到你、我才慢慢發覺我的情慾重新開發出來、但是哪敢亂找男人啊、我那些繼子繼女就等著抓到我痛腳
隨時都有狗仔隊在追殺我
我已經夠煩了、不想更多煩惱、所以有時會自己摸自己』
我想到剛剛畫面『嗯、我剛剛有看到一幅芙蓉自娛圖、真的美到讓人流鼻血』
她粉拳輕輕敲了我一下、
『就這樣暗示你了、你還不來、我等不及了、就只好、、、、我還在胡思亂想說要不要衝過去強姦你』
我接著興師問罪『強姦我就算了、我主演的A片是怎麼回事啊』
鳳儀被抓包了、趕緊道歉
『對不起啦、這間房子因為很久才回來一次、所以我們都有設下監視器、就方便遠地監看、怕僕人亂來、或者小偷闖入我、、、、我昨晚實在是覺得很焦慮、睡不著、然後走出來想要拿點冰水喝、結果聽到有人在演出愛情動作片、一時好奇、就點來偷看、我一定會把影片通通殺掉啦、你放心、對不起啦』
鳳儀用撒嬌攻勢來求饒、我瞪著她搖搖頭
『不行、我不會放過你的、、、除非你也跟我演一片』
聽到我這麼威脅她、鳳儀害羞的點頭、用蚊子般的小聲量、『如果影片是給我保管的話、那就可以』
我裝出生氣的表情『那我要看的時候不是要來找你才能看』
她更羞怯的說『是啊、要看的時候來找我、我們一邊演新的一集一邊看上一集』
我無聲大笑『真不愧是商場女強人、這麼會算計』
鳳儀說『我們現在先排戲一下、不然到時演技會很生澀』
說完就影片開拍了
這次比上一次久一點點、大約一兩分鐘、她又趴在我身上、不行了
我真沒遇過這種事、差點笑出聲音
鳳儀看我笑他、輕輕地咬我表示抗議、然後休息過後又繼續
我任由她這樣一次又一次的達到高潮
應該有一打次數之後、她含笑倒在我身上睡了
我滿腔的慾火完全無法發洩、覺得很辛苦
但同時也覺得高興、和自己的初戀情人居然是以這種方式這種地點這種狀態、重新結合
我們真的也該覺得開心了
我正在考慮是不是要冒險偷溜出去看看狀況
鳳儀醒了過來、問我在想什麼
我這才想到她繼子和律師的事
『對了、有件事我一直忘了說、』
就把我偷看到他們兩個似乎很親密這件事說給她聽
鳳儀說『難怪了、這一定是老大幹的好事啦、狗急跳牆就走極端、
先從我律師身上下手、騙到老女人的芳心、知道我分配財產的內容、然後才去買凶殺人』
我想了一下下
『不對啊、他既然知道你要給他們錢了、怎麼還要殺你?』
『笨笨、你傻傻的、
我的分配方式是我拿二分之一、
他們是三個人平分剩下的二分之一
要是幹掉繼母、我又沒有繼承人、那全部都是他們的啊』
我這才懂
然後我雖然知道不該問但還是好奇
『可以跟我說大概多少嗎?你現在的財產?』
鳳儀笑笑、淡淡的說『不多、三十億』
我心裡想、不多你個頭、難怪他們要殺人、
三億都可以殺到血流成河了、三十億就更要殺了
結果我心裡還在讚嘆這數字時、
鳳儀又補了兩個字 『美金 』
『你有三十億美金?』確認性的追問『US Dollar』
鳳儀點點頭、
這我就懂了『這就難怪了、是我也要買兇啊』
『你捨得殺我嗎?』
『捨得、不過我不是用槍來殺的』
說完我就開始運動了、鳳儀一開始差點叫出聲、趕緊用兩隻手嗚住嘴巴
我看她這姿勢超性感的、更是加重力道
她用力拍我一下『你真的不要命了啊、我叫出聲你就知死』
『不管、我現在就是要讓妳死』
說歸說、我還是放輕力道、鳳儀到了要忍不住要叫出聲時就親我、我們兩條舌頭不斷的交纏
這次她撐了快十分鐘才又達到高潮
『我死了、我真的死了、你快停啦』
休息一陣她害羞地問我『你還沒射噢、真的這麼厲害喔』
『這是我大概一半功力而已、限於場地、心情和姿勢、我的厲害完全沒辦法發揮』
我們憋笑、抖成一團
笑完了鳳儀才黯然地說『這大概是我十多年來最快樂的時光』
我安慰她『以後你會更快樂的、如果不嫌棄、然後又有提供密室的狀態下、我很樂意來陪你一起快樂的』
『你說的、不可以反悔喔』
『你不是羨慕大姐、就和大姐一樣、我就送一樣的禮物給你啊』
『送我夏生是吧』
『你這小蕩婦、竟敢偷聽我們夫妻做愛、夏生不是給你的、你的是威生、或者是夷生』
『什麼啊、好難聽、』
『還好吧、台灣還有個地方叫龜山島呢』
『哈』鳳儀剛笑出聲、嘴巴就被我的吻給封住嘴
我們在裡面纏綿良久、
直到我真的尿急到實在受不了了
我跟鳳儀說『我先出去、看到沒事了、我再進來叫你』
鳳儀搖頭不肯、眼淚都快要流下來了『我已經死一個老公了、我經不起再損失一個』
我很無奈的說『可是我膀胱要破了啊、我可不像你、可以盡情發洩出來、我可是憋了整晚了』
這句笑話一語雙關
兩人往下體看去、真的叫做一片泥濘啊!
我真覺得自已下體是泡在水裡的感覺
鳳儀臉紅紅的在耳邊招認、第四次還是第五次的時候、好像激動到失禁了
我忍住不大笑、問她 『是失禁還是潮吹』
她把臉埋在我胸前『不知道啦、我沒潮吹經驗啦』
嗯、說真的、還蠻得意的、
男人就是這麼變態、把這種事當作自己能力的強弱
我還是跟她商量、要出去看看、
鳳儀她堅持不肯、說著說著她突然落淚了
『我跟你說、我前夫、、、應該說丈夫吧、我為什麼一直叫他前夫、我們又沒離婚、
我是要說、我丈夫不是生病死的』
她抬起頭看著我『他是自殺的』
這消息實在太駭人了、我不敢回答一個字
她繼續說下去
『我們結婚、相處了十幾年、然後他心臟病發、他以為他要死了、
所以跟我懺悔、說我父親家道中落都是他害的、為了得到我、他用盡了卑鄙手法、我當時嚇呆了也氣死了
但是好笑的是、是該用好笑這個詞嗎?還是諷刺?
結局是他沒死、醫生優秀的急救技術把他從死門關救回來
之後我們就幾乎沒說話了、等到他能自己行動、我就走了、回來香港了
他試著挽回、但是我幾乎不為所動、
直到我們重逢之後、大概是你原諒我之後帶給我的感動、我突然覺得自己也不是那麼恨他了
後來就在電話中跟他說了、我原諒你、但是我們要再見面的話還要時間、現在的我沒辦法和你相處了、
他聽了之後淡淡的說他知道了、一切都是他造成的、結果如何都是他活該
然後幾個禮拜後我就接到他的死訊了』
鳳儀說到這、淚水也落了下來
『我趕回來之後就看到他三個小孩用怨毒的眼光等著我
在他們髒話洗禮之後、我終於見到他的遺體、那表情充滿不安和愧疚
終於等到我三個繼子繼女離去之後、我抱住他遺體前放聲大哭、哭到不能自己、然後我發現一封信藏在他胸前、
他吩咐下人不准把他搬離臥室、直到我趕回來、原來就是要我看到他的絕筆信、他知道他子女不會去碰到他的身體的、生前不會死後更不會
那封遺書對我再度敘述了他的歉意還有驅動他做那些錯事的愛意
但是這麼多年之後他發覺真的愛是要讓我快樂、不是把我綁在他身邊
所以他決定讓他走開、讓我自由
這就很明白了、不是嗎
我後來把管家、護士、醫師一個一個請來問
他用的方法就是偷喝酒、把藥藏起來或者偷丟掉、然後不吃飯或者暴飲暴食、除了叫女人來縱慾這點實在做不到之外、他真的就是把年輕人那套聲色犬馬生活拿出來用
當然那個身體怎麼可能承受得了這種玩樂
於是、他就走了』
說到這、我膨脹好久的分身終於軟化了下來、聽到這種故事還能保持硬硬的話我就不是人了
雖然我們下半身還是緊緊相連

但是在密室中的激情也在這段故事之後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