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6日 星期三

男人四十風雪月、無版權續集(四)

男人四十風雪月、是一篇色情小說、應該是香港人寫的
我在不慎的狀態下不小心看到了、正直的我本來是不會去看黃色小說的
但是網路實在太糟糕了、十八限的突然跑出來叫我看、
本來看了就看了、看了就算了、但是就是會自己自動腦補了續集
吃飽太閒就給他寫下去
以下就是無授權自行畫蛇添足的、之前的原版請按連結去看
我寫的沒人家好、我自己先承認了
只是想到就寫了、作為消遣用的
以下請看

離開律師樓之後、我們叫了輛計程車、直奔鳳儀有投資的五星級大飯店
不需要手續直接進了總統套房、一進門我們就完全沒保留的用力擁抱接吻做愛
初戀情人能在二十年後重逢又一起經歷生死關頭
死裡逃生的我們只想在對方身上珍惜這前所未有的激情
這應該是我這輩子最猛烈最刺激的一場性愛
鳳儀四肢都狠狠地抱住我、要我讓她生孩子、我照做了
激烈的性愛直到我們累到睡著
醒來之後又是兇狠的再來一次
我用最後剩餘的力氣抱她去洗澡
兩人在浴缸裡相擁休息都說不出話來的疲累
然後打電話叫了一大堆食物上來
吃完又繼續做愛
鳳儀不斷地需求
我就真的拼了命一次又一次的做下去
兩人陷入瘋狂的狀態
就在床上沙發浴室甚至餐桌上不斷換地方不斷換姿勢不斷做愛
直到晚上八九點我們累到昏過去、
睡了大約一個小時、我起床尿尿時才想到自己還沒和婉媚報平安
我躡手躡腳溜到隔壁房間去打電話、
把昨晚到今天刺激的故事說給老婆聽 
婉媚聽了、驚呼連連、
然後忽然間、不知何時出現在一旁聽我講電話的鳳儀突然伸手把電話接了過去
先是一陣寒暄、
鳳儀說『婉媚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才好、破壞你們的假期、你老公又救了我一命、你們的恩情我這輩子都報不了』
婉媚直說不要這樣說
鳳儀說『大恩不言謝了、回去之後、我一定會在小怡的教育上盡心力、好好報答你們、一輩子都不會讓我這乾女兒吃虧』
邊說居然邊伸手來摸我
忘了說、我們兩個都直接從床上下來、是完全脫光光的
鳳儀手一伸就抓住我小弟弟(今天已經射了四、五次了、不小也得小了)
然後開始套弄它(是他還是牠還是它?)
然後、、、在鳳儀的挑逗之下、我鞠躬盡瘁的小弟弟居然又長大變成大肉棒了
接著、鳳儀居然轉身就坐下去把它吞沒了
我真的一整個嚇到不會動了、就怕鳳儀說話口氣語音有點不對勁、我就給她害死了
終於鳳儀和婉媚的電話說完
而鳳儀真的存心要害死我的樣子、居然不掛電話、說『我現在把電話轉給小光、你等一下』
電話遞回來給我、就聽婉媚說『老公你什麼時候才要回家』
鳳儀身體已經轉過來、抱住我脖子就開始大力搖起來
我邊隨著她搖晃、邊和婉媚講電話
『要是沒事的話我明天就會回去了、今天做完筆錄、明天我會透過律師去和警方聯繫、沒什麼事的話應該就回家了啦、
我也不是很想繼續待在夏威夷、我覺得我這條命都要被吸乾了、還是快回家好了、要被吸乾不如讓你吸
鳳儀?她離開了啦、她在這裡我還跟你說這些風話、好啦、我確定之後就跟你說、就這樣囉』
我才剛按鍵掛掉電話、鳳儀就迫不及待的抓起來電話丟掉
然後瘋狂的大聲淫叫起來、邊叫還邊宣誓『我要把你吸乾、吸成人乾再放你回家』
我也不甘示弱反擊、『哼、不要講大話、看誰先討饒』
這場沙發之戰十幾分鐘就打完了、我兩個又是一身汗水
正要去再洗今天的第N次澡的時候、鳳儀彎腰撿起她丟在地上的電話筒
突然慘叫一聲『啊、電話沒掛好』
我嚇到魂飛魄散差點軟腳、才看到鳳儀她一臉狡獪的微笑
『這位夫人我要是被嚇到倒陽、最後痛苦的還是你』
『你倒陽我痛苦?這是什麼道理?』
『這天底下最厲害的陽物倒了、你日後不就享受不到這最愉快的性愛了、
到時日日夜夜抱著枕頭痛哭流涕、你就不要後悔』
我煞有其事的誇張敘述、逗得鳳儀笑到差點站不住、
『你確定你是最厲害的、我得找幾個年輕力壯的猛男來比較比較才知道你說的真假』
『哼、猛男有我的美貌嗎?年輕人是有我的技巧高超嗎?』
鳳儀又是大笑、『我真的不知道、要找了才知道』
『你這蕩婦、我今晚一定要把你幹到懷孕不可、讓你大肚子沒辦法去找男人』
說笑都已經到了下流的地步了、表示兩人之間的感情水乳交融再無任何距離了
我們邊說邊笑邊泡進浴缸裡
泡得正舒服、我都有點要睡著時
鳳儀突然說『我不會破壞你的家庭的、我只是在身體還可以的時候趕快生一兩個孩子、跟大姐一樣、我怕我老來孤單一個人就慘了』
我親親她的額頭『不會的、我不會讓你一個人的』
鳳儀好像真的可以識破我心思似的
『孩子生出來我會對人家說是用前夫早早之前留下來的冷凍精子受孕生的、不會有人懷疑到你頭上的』
我有點尷尬不敢回話
鳳儀卻繼續
『大姐真是聰明啊、找了個血型相同的種馬、不過她也是百密一疏、萬一小孩實在不像老公、人家要驗DNA怎麼辦?』
我實在不知道能說什麼
『到時候你就要來跪著求我了』
『為什麼?』
『香港有三家擁有驗DNA設備的醫學中心、兩家是我投資的、一家我也有點股份、你求我、我就幫你貍貓換太子』
我真的又是驚訝又是好笑
『你說真的說假的啊』
『到時你就知道』
我當時真的以為她是說笑、直到後來我才知道這些都是真的
總之、後來我們累到真的就只有睡覺了
一覺醒來、更叫我驚訝的、鳳儀居然用嘴巴叫醒我、、、的小弟弟
我猜想、一來是我和她共同逃過死劫、讓她激動到忘了昔日的矜持
二來是和前夫小孩的糾葛終於告一段落、心情放鬆到想要放縱一下
鳳儀體驗了自己從未有過的狂野性愛
我們又做了兩回、她才心滿意足的放過我
當我正想找電話訂機位時、她說不用了、一切都安排好了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搭乘私人客機
灣流客機、以前只看過聽過、終於有機會體驗一次
果然被當作大爺的滋味真是美麗動人
香檳飲過、飛機平穩上升、我眼皮一下就重了、鳳儀坐在我身邊、突然轉過頭來問我
『你參加過 one mile club嗎?』
『那是什麼?俱樂部?』
鳳儀嘴巴在我耳邊說『當飛機飛到一英里高度時做愛、稱作 one mile club』
我看了一旁服侍我們的空中小姐一眼、非常虛弱的回答『我想睡了、你也可以休息了』
『膽小鬼、怕什麼?』
『我不是怕、我是虛、昨晚有人採陽補陰、採到身體強健、我被吸到骨髓都只剩一半了、』
鳳儀很興奮的樣子『我來問問看、搞不好飛機上有準備威而鋼』
『你千萬不要做這種事、我、要是被傳出去說我需要用藥物才行、我的人格我的尊嚴我的人生就全毀了
男人可以被說是下流、卑鄙、無恥、邪惡、但是絕對不可以被說成性無能』
鳳儀被我逗到笑得花枝招展
我真的不知道她是裝出慾女模樣要跟我開玩笑、還是說真的要再來一次、
總之、還是先轉移話題比較正確、
我說『有件事想要拜託你、我們匆匆忙忙、我一時忘了去做』
『請說』
『我要感謝那位幫我擋子彈就我一命的警衛兄、看他需要什麼、如果不失禮的話、送點錢給他不知道可不可以?』
鳳儀看著我的眼神突然顯得更加撫媚動人
『阿光、你知道我為什麼喜歡你嗎?』
『我知道』我裝的很懂的樣子『因為我性能力高強』
鳳儀大笑『這事昨晚之前我哪知道啊』
『你二十年前就知道了』
『那時還不懂性愛、只覺得好痛』
『可惡、為什麼你的記憶和我的會完全不同』
鳳儀又一陣笑
『說正經的、我喜歡你、因為重逢之後、
我發覺你這人即使到社會打滾多時、個性還是跟年輕時一樣、
會替人想、不貪得無厭、做人敦厚
小時候覺得這樣讓人很舒服的特質也沒什麼特別的
到有年紀的時候、才知道、很多事後天努力可以彌補、
但是個性這種事大多是先天決定好的、而這些比什麼都重要』
說著她坐在我身上、靠著我的胸膛
『這是我喜歡你的原因』甜到有點嗲的聲音說『畢竟我什麼都有了、只要你不要傷害我、其他的我都無所謂了』
『我怎麼會傷害你?』
『就是知道你不會才這麼喜歡你啊』
『那你記得要提醒我報答那個警衛喔』
『我已經叫律師準備好文件、設立一個信託基金給他全家了』
嗯、有錢人果然想的跟我們不一樣
我們就這樣抱著直到睡著、等我醒來、發覺鳳儀已經回座位上去了、
還好、我偷偷慶幸、她多少也會忌憚別人的眼光的
當然、我是錯的!鳳儀的熱情讓她無所畏懼
睡不到兩小時、我醒來、看到鄰座的她眼睜睜的看著我、露出一個非常快樂的微笑、
站起來牽著我的手『來、我給你看個東西』
跟著他進了浴室(是的、灣流客機上有浴室)
鳳儀靠在洗手台前看著鏡子
『你要我看什麼』我一副天真無知、不知已經落入獵人陷阱的可愛模樣
鳳儀背對著我、把裙子後襬拉起來『你看、我的內褲』
我看了看、她根本沒穿內褲
好、到這裡我就懂了、不用再說了、

重點是我是男人、我是肉做的、我沒辦法抵抗鳳儀這種誘惑
接受她的邀請、我從後頭為鳳儀服務
看著鏡子裡她風騷浪蕩的樣子、我真的有點控制不住自己了、
結果很快的十幾分鐘就結束了、當然我還是做到鳳儀舒暢才敢結束
然後我用一種無辜的聲音問她『夫人、請問這樣算是俱樂部會員了嗎?還有別的手續嗎?』
鳳儀又是一陣嬌笑
我知道這次表現得不夠好、這根本是我兩天來最差勁的一次、所以事後的愛撫做的特別到位
鳳儀沒跟我計較、而是臉上露出非常幸福甜美的笑容
然後從口袋把內褲拿出來
『我是要你來找我的內褲、結果你這色狼好變態好下流、這樣欺負人家』
『小姐、要找內褲你早說啊、我口袋也有好幾件你的內褲、我偷了想要拿回家慢慢欣賞的』
總之鳳儀她人慵懶的像是沒長骨頭似的、讓我服侍她、把她脫光、幫她洗澡、然後擦乾穿衣、最後抱她回座位
我自己隨便梳洗之後、再去要了杯威士忌、喝完也回座位睡覺了
跟空中小姐要酒時、她拼命裝出不在意的樣子、不過我還是隱約看見她嘴角上揚的曲線
只希望這小姐有職業道德一點、不要大嘴巴
我自己都被鳳儀熱情如火給嚇到了、只希望她回到香港不會繼續這樣
重新回去睡覺、睡到飛機停好我才醒來、就知道我累成什麼樣子了
鳳儀下飛機後不讓我自己去坐電車、拉我上了接送她的賓士
然後直接回我家、我本來以為她是要送我而已、結果、她居然也下車
我嚇一跳、以為她要做什麼
就看鳳儀後面跟了好幾個僕人、大包小包好幾包抱著跟著來
我問說這是幹嘛
鳳儀居然跟我說
『我拿著禮物要上門去認姊姊啊、入門前後來分大小、我要奉茶認大姐啊
不對、是二姐、大姐也一起請來、我一次認兩個吧』
我真被她氣到、但是哪敢發作啊、只能無奈地望著她
她又一次捉弄到我、開心的嘻嘻哈哈笑個不停
直到我的寒舍、陋室、那小小間的公寓門口、她才停止那幾乎瘋癲的狂笑
這時我頭上不是三條線、是十幾條線和烏鴉十幾隻飛來飛去
然後一進門、鳳儀就變了一個人、瞬間回復平時優雅的貴婦人狀
跟婉媚親親熱熱的寒暄、然後跟婉媚說
「讓我抱妳一下吧、死裡逃生的我覺得生命很多事情是不能等的、尤其是感情的表達、讓我充分宣洩我的感激之情吧』
抱過婉媚又抱小怡、連親了好幾下、親到小怡臉上都是她的口紅印
總之、她來到我家前半個小時、幾乎沒停過的笑聲
不斷的告訴婉媚我是如何英勇、不是我的話、她就死定了
一而再再而三的訴說她的感激之情
婉媚留她下來用餐、她歡喜的接受了
雖然是臨時準備的晚餐、但是也算是很豐盛了
鳳儀對婉媚的手藝讚不絕口、而且讓人感覺是從心裡的真心讚嘆、不是隨便說說的敷衍而已
吃完晚餐、告辭之前、鳳儀突然對婉媚說
『阿光的前老闆太蠢了、沒能好好把握人才、趁著這個好機會、我想請阿光來我公司幫我忙、不知道可不可以?』
婉媚說一切看我自己的意思
我搖搖頭說『不行』
氣氛突然變得有點尷尬
我解釋說『我的經驗告訴我、朋友之間最好不要牽涉到工作更不要談到錢財、這樣友誼才能長久
我做你的顧問、不支薪的、這樣就好了、有事我一定幫忙、但要我去你公司上班或是牽涉到金錢來往
我拒絕、一概拒絕』
鳳儀笑得非常溫柔『好、就這麼說定、我們當一輩子的好朋友、不談錢不做生意不講利益』
轉頭跟婉媚說『你呢、就是我的好姐妹囉』
就這樣、賓主盡歡、開心的一夜結束
我們送鳳儀出來時、鳳儀突然指著我家隔壁、之前由肥豬租下用來養小三的那個單位
鳳儀說『我白白當人家的乾媽、卻一直沒送小怡什麼見面禮、就送點小東西給她吧、
你們不准拒絕、我是給她的不是給你們的』
我大吃一驚、婉媚正要開口拒絕
鳳儀卻伸手輕輕嗚住她的嘴『我說不准拒絕的』
婉媚看著我、讓我決定、
我說『那你接受我的專業服務也不准收錢喔』
鳳儀伸出手來一手握住我一手握住婉媚『就這麼說定』
我送她下樓
電梯裡、鳳儀看著我笑沒說話
『怎麼了?』
『沒有啊、就你比我想的更帥而已』
我看著她也是笑『我知道、帥、就是我的代名詞』
我們相視大笑
走出一樓大門
鳳儀看了周圍一下、拉我到角落、親了我一下、轉身上車走了
我站在那看著她的豪華轎車離去、直到不見蹤影
心中各種情緒交替流動、五味雜陳
二十年前的初戀情人居然重回到我懷抱

這種戲劇性發展真讓我無法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