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日 星期日

愛不簡單(38)情話

這集把前後劇情交代清楚、故事大概就這樣、下集結束
謝謝大家收看
謝謝這段期間、鼓勵我幫助我的朋友
至於不理我的朋友、、、那就不是朋友了、沒關係、
失去我這種朋友、是你的損失、不是我的
我替你感到可惜

等到阿信終於完全恢復清醒意識大約是十天後了
這天、他睜開眼睛慢慢讓眼睛找到焦距、然後打量著自己的病房
然後、三個女人走了進來
非常非常令人不解的、應該說是不可思議的
她們都穿了孕婦裝而且都挺了個大肚子
阿信睜大眼睛、不敢相信
小瓶看著他、非常開心的
『老公、你起來了喔、昨晚睡得好嗎?都叫你早點睡了、老是拖到那麼晚、都半年多了、習慣還不改、每天都追劇到那麼晚』
莎莎說
『大哥、怎麼不說話、你還好吧、要起來了喔、不可以賴床喔、今天復健做完就滿五個月了、醫生說一切順利的話就要換新的課程了』
最後是小星、拿著一個餐盒
『爸爸、今天是你指定的鮑魚粥喔、這幾月都吃清粥、現在開始我會多換點口味、醫生說你可以進補了、都吃醫院餐吃一年多了、現在身體沒問題、什麼都可以吃了』
阿信先是很震驚、但是轉眼看了自己身體、發覺被一條棉被蓋住了、肩膀、腳踝、腹部都看不見
深呼吸用身體感覺一下傷口、再看著她們三人眼裡的笑意就懂了
小星最先出賣姐妹、指著小瓶『是她的主意』
小瓶罵道『沒出息的抓耙子、再多玩一下會怎樣』
莎莎說『她說這梗不玩可惜、我也有點認同』
『有點?是誰衝去做大肚子的』
阿信伸手去摸小瓶的肚子、手指一敲、是塊厚紙板
三女大笑、把「大肚子」拿出來
像是做勞作似的、厚紙板弄出一道弧形包住肚子、然後再固定住、穿上孕婦裝、就很像了
肚子是假的、但是鮑魚粥是真的
把病床調成坐姿、小星拿個大隻的木湯匙、一口一口地餵他
餵了幾口、莎莎接手、溫柔的看著他『啊、張嘴、乖喔、好好養病、快點好起來』
最後小瓶接過去餵『這算不幸還是幸運啊、有三個老婆照顧你、你真的是天底下最爽的男人了』
阿信頭腦慢慢恢復運轉能力、想到
看著小星『你、、、、他們、、、還有找你嗎?』
小星笑的開心『放心、我都搞定了』
看他很想知道的樣子、就邊餵他邊跟他說明
當天、小星爸在病床上用眼睛密碼跟她說明一切
大金小刀企圖搶佔黑道資金
但是這人背後應該還有主使、至少有合作的對象、
不然這混蛋不可能輕易闖入老大家的後院、小星爸的堡壘
而、小星爸也預測到他們接下來就只能去逼出小星、不然就沒戲唱了
小星爸在病床上就謀略好了、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用你肖想的錢錢來害死你
而父親死後、小星從醫院出來就跑到摩斯假裝大便、
實際是要去操作資金、找出大金的帳戶然後攻擊他
用巨額資金流動引人注目、讓壞蛋看得到拿不到、生不如死
至於大金合作的內奸、在橋本暗算阿信之後就很明白是誰了
只是說壞人通常都自我感覺良好、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
橋本一來是長年服侍老大和小星爸、知道太多秘密
而有點頭腦又當黑道的、心裡絕對有著一股野心、只是隱藏得好不好而已、又加上、小星偶而會和爸爸在網路上相逢、女兒有跟爸爸說已經和阿信締結良緣了
小星爸是個沒有戒心的宅男、他就隨口跟朝夕相處的橋本說了
他沒有想到橋本在老大家擔任侍衛多年、內心早就愛上了小星
而小星就是因為橋本擔任保鑣期間、過分保護之下、亂打傷無關的路人、讓她對黑道的厭惡再也掩飾不住了、心生離去的念頭(詳情請見愛不簡單、、童顏巨乳)
而小星離開不久之後、居然就很快的愛上別的男人
雖然是不認識的男人、但是嫉妒的念頭終於腐蝕了橋本的心智
讓他藉機找上大金小刀這些外來客、借他們的手幹掉了老大
本來他是不需要自己動手去推阿信的
但是在摩斯之外、他看到小星對阿信那種瘋狂的愛戀、終於讓他受不了了、非要親手把情敵幹掉不可
但是他也沒想到居然阿信如此強大、可以瞬間回擊、打倒黑人冠軍
這更讓他嫉恨難當
偷偷吩咐大金一定要把這男人幹掉
而他的計畫更是等到阿信一死、橋本就帶領大隊人馬攻進武鬥派的總部救回小星、把大金一幫人全數消滅殺人滅口、立下大功、更可以拯救公主、這樣一來下屆幫主說不定就是他了
(但是橋本他應該沒想到大金這傢伙也同樣心懷不軌、這王八蛋想的是等到大軍攻進來就引發大火、讓所有人同歸於盡、再趁亂逃走)
只是想不到的是、在莎莎小瓶的情報幫助下、警察居然已經這麼神速就到了、這下黑幫人馬只好撤回
最讓橋本不可置信的就是阿信居然有那種電影英雄般的身手、
他站得遠遠的就看到了從九樓跳下來的人體衝浪者、居然這樣也行
三十多米跳下來也不會死
然後更痛苦的是、透過望遠鏡又看到小星公主被阿信騎士拯救的幸福神情、這讓他氣到差點自殺
不顧一切的他把所有積蓄通通拿出來、聘請殺手冒險進入美軍醫院、一定要殺掉阿信這情敵而後快
當一切計畫都失敗時、他知道不去殺人滅口就等著被殺
只是沒想到、小星早已經懷疑他了、其實小星爸也認定橋本是內奸了、就差證據而已
被活逮的殺手只是誘餌、引他出洞的一塊香餌
最後說到小星為父報仇、一刀刺進橋本腹部、、、、
阿信皺了皺眉頭『你殺了他?』
小星有點怕怕的辯解『我走的時候他是活的』
阿信先是有點譴責的看著她、接著笑笑表示算了
殺都殺了、不然怎麼辦、指責她也沒用
這種出賣老大的叛徒、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是死定了、阿信只是不希望小星的手染血而已
更有趣的是橋本死之前、被告知政府官員和黑道談判、把阿信打死打傷的那些人通通算在橋本頭上、讓他頂罪、橋本真的是氣到吐血而亡

至於黑道那邊
小星已經把自己意願說得很清楚了
然後表達意思的方式也很堅決了
最後、她還把各方老大一個一個請進後面密室逐一會談
這不是幫派談判、是金融理專資料會報
小星告訴各個老大、他們的帳戶每個月都會依照他們之前投資的金額大小、逐月流入大量定額資金
時間長達二十五年、
看看利息、想想報酬率、想解約也可以、你是笨蛋的話就會這麼做
當然獲得這筆錢的基本條件就是小星和他的家人朋友一律平安
任何騷擾活動都視為對該帳戶的放棄
不但會拿不到錢、還會把全數資料轉移給執法單位、讓你吃牢飯去
能當老大的、腦袋應該都蠻清醒的、沒人會跟錢過不去
小星再強調一次、這些帳戶都是自動轉帳、但是她會逐月輸入密碼啟動、她要是不在了、失能了、發生任何意外了、
那全數的黑道幫派都會再也碰不到一毛錢
從今以後、日本黑道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該做的事就是向老天祈求小星長命百歲、健康平安
這樣、事情就擺平了
阿信聽得很高興『你早點來這招不就好了、我現在除了懼水症、還多了個懼高症』
小星抱著他的頭親啊親的『可是我覺得我好幸福、真的好刺激喔、好想要再來一次』
她穿的是鬆鬆垮垮的孕婦裝、彎腰向前抱著他的姿勢、讓阿信有點吃不消『你為什麼不穿胸罩?』
『孕婦有奶水、胸罩濕掉了不能穿了』
實情是三人在更衣室換衣服的時候、小瓶和莎莎為了讓她鬆弛這段時間的緊張不安情緒、幫她脫衣服然後口手並用、讓她「放鬆」了好幾下
小星站直、退後一步、把裙子拉起來、
靠、內褲也沒穿
阿信閉上眼睛『你是想要我的命嗎?』
『不是啦、是幫助你血液循環加速』
小瓶伸手摸他下體『各位姐妹們、不用擔心守活寡啦、這根還能用、還活著、還能動』
莎莎也彎腰向前露出美麗身體、靠、她也沒穿胸罩、
她假裝過來檢查『真的耶、硬硬的、不是軟的』
小星裝得很著急的推開她們的手
『你們不要搶我的東西、那是我的、不要給你們玩、要玩的話要跟我租』
阿信笑了、但是身體還在痛、他笑得很像是在哭
突然想到『喂、你弄得到大麻嗎?醫療用大麻、我很久之前就想試試了』這樣喂的叫法就是在叫小瓶
小瓶『我問過醫生、你身體可以的時候、就拿來給你』
然後又淫猥的笑『聽說吸了之後性能力大增不知道是真是假』
四人說說笑笑、
阿信又累了、閉眼慢慢又睡著了
小星留下來守著他、其他人時間到再換班
阿信突然醒過來對小星說「去帶小咪來啊、我想跟她報告跟妳結婚的事」
小星差點又哭了『笨蛋、你好了再說就好了、我們永遠都在一起、什麼時候結都一樣、還有、哪有爸爸跟女兒是用報告的、是通知』
接著抱著他輕輕地叫『爸爸、爸爸、我最愛你了、爸爸』
阿信閉上眼『這種叫法會聯想到AV變態劇情、你一定要這樣叫嗎?』
小星乾脆上床躺在他身邊、摟著他、在他耳邊
『我愛上你的那一分那一秒就是我們相遇那晚、
你抱著小咪、放她上床、哄她睡覺、關心疼愛的表情、看著她入睡的那一刻、
我好羨慕、我好想要、對、我就是想要一個爸爸、一個照顧我的爸爸、
我就是變態、而且是超級愛你的變態
你是我的爸爸、我要做你的女兒
任何人敢傷害我爸爸、我就殺了他』
阿信讓她抱得緊緊的、右手也勉強出力回抱
『幫我報警、不然通報精神病院也好、我要逃命、太恐怖了、變態女兒』


又過幾天、阿信突然想到問小瓶
『你到底是認識哪個美國大官、怎麼有辦法弄到直升機送我到美軍醫院的』
莎莎笑笑『你也認識啊、就是高爾夫球場老爺爺啊』
『他是什麼大官?』
小瓶說『人家老爺爺是海軍上校退役、以前掌管過慈悲號醫療船、
我們本來是要找傭兵或是特種部隊、直接殺進去大樓裡
但是、畢竟不是演電影、叫不來那玩意、折衷之下、就弄來急救直升機救你一命』
莎莎說『明天他就會來看你了、終於、他藉著看你的藉口、有動力要來亞洲了、看你之後要到泰國去看兒子媳婦孫子了』
小瓶看阿信ㄧ眼就懂他意思了
這男人就想回報人家、但是又不好意思出口叫她出錢
『放心、我一切都安排好了、老爺爺不但賓至如歸、而且是絕對是全程五星級待遇、處處有僕人管家司機伺候著、老人家一定滿意愉快、舒舒服服、快快樂樂』
『謝謝你了』
『是誰跟我說、如果活著回來、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以後不分彼此的、現在還跟我謝什麼?』
『禮貌上說一下比較好、我對女皇還是要有一定的規矩、總不能一看到你就把雞雞掏出來給你舔』
『這真是我聽過最噁心最下流的比喻了、、、、不過我喜歡』
等到小星出去買咖啡喝
阿信才問小瓶『那個大金小刀、最後是死了、、對吧』
『廢話、從九樓跳下來能活著的應該就只有你這個超人了』
『我是確定一下、、、我是想問、是怎麼死的、我好像有看到、、、』
『看到什麼?』
『他是不是掛在樹上?』
莎莎接話『你是要問他是不是被吊死對不對?』
『對啦、我在想說、我把線綁在他脖子上、丟下去、然後、好像他也卡住了、是不是就勒死了?』
莎莎笑說『不是、當時我也沒看清楚、後來我有去問、是整個人卡在樹枝上、然後、有隻樹枝插進大腿、動脈破掉、失血過多死的』
阿信點點頭『便宜他了』
小瓶莎莎對看一眼、這人真恐怖、這樣死還嫌不夠慘
『你這傢伙是為岳父報仇才下這麼重的手?還是他動你老婆你才這麼殘暴?把人打到癱瘓、你真恐怖耶』
阿信想了想『都有吧、其實不管他做了什麼、他這種人早就該死了、你們很幸運、不用去接觸那人、
那是屬於邪惡的信徒、惡魔的手下、
不用問原因、那種人就是殺了就對了、
我以前在獄中看過一次、後來在外面也見過一個、有種人就是不配活在人間、有辦法的話就是要徹底毀滅掉他』
『好可怕、我聽的毛骨悚然』
小瓶說到這、從包包拿出一份文件
『諾、自己看吧、故意檢查給你看的』
阿信最先想到的就是以為她懷孕了、
原來不是、是小星的身體檢查報告、
英文寫的、阿信一堆字看不懂、但是按照照片來猜、應該是哪裏挫傷、哪裡瘀青之類的報告
『這個是她以為你掉下去了、氣到跑去撞大金、撞到頭、一個包、腫起來、這個是被大金踢到大腿、烏青一塊、然後重點是這個』
小瓶翻過次頁、一張小星下體的照片
阿信吃了一驚『她怎麼了』
『沒有啊、你以為她被強姦了啊、我是叫醫生給他開一張沒被強奸證明
很遺憾、處女膜已經被你破壞了、所以不能做處女證明、但是呢、沒有被強奸證明是開得出來的』
阿信被嚇到、有點莫名其妙
『沒怎樣就好了、你開這證明幹嘛』
『因為你們男人喔、就愛胡思亂想、她被綁架四五個小時、我是幫你免除庸人自擾的痛苦』
阿信沒好氣的『你以為我會想說她被怎樣、然後我以後心裡就有陰影、然後就會欲振乏力、雞雞硬不起來、然後就不跟她做愛了、然後夫妻感情破裂之類的』
『男人這種低等動物、什麼噁心念頭都會有的、防範一下總是好的』
『我為天下男人跟你道歉喔』
『沒關係、沒關係、你們進化比較慢、我可以理解低智能動物的缺陷的』
小星回到病房、看到他們在看病歷、羞的臉紅、
阿信堅定的看著她
『不要說你沒怎樣啦、就算你有怎樣、那是我作為男人保護不了你的錯、不可能會是你的錯、
然後我下手那麼狠、不是胡思亂想說他有沒有對你怎樣、
而是他殺了你爸、綁架了妳
這種人該死、而且該受盡折磨而死、
如果不是怕你知道我有多變態、我會用更殘忍更噁心的酷刑對付他的
至少會讓他痛更久而死、才不是像這樣丟下去就算了
我只想說、算他運氣好、我當時只想到衝浪這招、不然的話、、、嘿嘿』
聽了這話、小星又是淚崩
小瓶搶著說『你真是哲學家耶、我對你的崇拜真的每日俱增耶、不對、是每日倍增
天啊、我應該這麼說、雖然你是男人這種低級生物、不過你不是男人而已、你真的是高級的男子漢耶』
莎莎也是感嘆『大哥、如果你這樣神勇的殺出重圍的行動還不能讓人膜拜的話、剛剛這段話也該被放在某間神殿讓人景仰才對』
阿信笑一笑然後就被小星抱住親個沒完了、臉上都沾滿她的淚水
就這樣、結束了他們在日本短暫而刺激的冒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