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3日 星期五

桃子的故事(5)水上之舞

 這故事真的好精彩
連寫的人都覺得好好看
真是令人開心的小說

 自從我在跳水台上親過李之後、他跟我說要一輩子守護我之後
我們就再也沒有親密的時候了
周圍本來就一堆人來來去去、沒有太多單獨相處時刻
更因為他變得怪怪的、盡可能的不和我太過接近
偶爾幾個時間、只有我們兩人的時候
他就會講些超白癡的話
比如說、有一次在家裡、小孩都出去了、他在煮飯、我在一旁幫忙、
突然、他用很熱切的眼神看著我、帶著很期待的神情接近我、輕輕的緊貼在我耳邊說
『我想去大便、可以嗎?』
真的很想打死他

對了、要先說明一下、有些人可能會覺得我的舉止不像一般日本女孩、
日本女生不是溫柔婉約、謙和有禮、有教養到稍微失去人性的那個樣子嗎?
是的、日本女生的確如此
另外、是的、我很不像一般的日本女生、這是因為來這邊被教成恰北北
我學會的第一個台語字彙「恰北北」(幹恁娘不算、那是被騙的)
來了大概第三天、秀美就給了我一隻愛的小手
跟我說「在這邊跟男生講人話是沒用的、跟這些禽獸講道理是浪費時間浪費口水
尤其那隻帶頭的」她比了比躺在一邊的李「對準他們腦袋打下去就對了」
秀美很驕傲地告訴我
「這公寓有幫規的、女生可以不問理由就打男生、男生要是敢還手敢打女生、就會被圍毆還要罰跪、所以你盡量打、不用怕」
我本來是不喜歡暴力的、我本來是溫柔賢淑端莊可愛的、我本來是傳統日本女孩的
遇到李之後、我就通通不管那些了
我只想打死他
秀美有次還露了一手給我看
當時我好像是用拳頭敲一個小鬼腦袋
(我發誓、我是做樣子的輕輕打、不是真的沒人性打小孩)
李搖頭嘆息、好像在玩剪刀石頭布的伸手包住我的拳頭
「這樣打怎麼會有人怕呢?來、秀美、示範一下」
秀美那一拳真的很漂亮、很有拳擊手的架勢
轉腰扭臀揮拳、非常有力量
重點是她是打在李的肚子上
意外被突襲、李痛到坐在地上哀號『我是叫你打小孩、你打我幹嘛』
秀美說「因為你欠打啊」
這個過程我看眼裡、笑在心裡然後我就學起來了
這就是我變恰北北的過程
回來說我們的相處
要是出去、我們就會在車上唱卡拉OK
不是一起唱、就是一個唱一個伴舞
唱歌之外
我還被逼著學會了從車上吐痰、吐到路邊去的絕技
(我媽看到一定會瘋掉)
是他逼我的、不是我願意的
這混蛋在山間小路上、把車一停、卡住交通、後面卡車司機已經在吧吧吧、生氣趕人了
但是李說、我不吐痰的話、他不開車
我本來不想理他、但是後面兇惡的司機已經來敲車門了、
我真的是無奈、開窗吐了口口水、叫他快開車
但是他說不算、要咳嗽那樣清喉嚨、然後大力吐出去、射到樹上或牆上才算
我快被他氣死了
就想快點走、就照他說的做了(我真不曉得我做得到)
他笑到快往生了、才發動車子走人
這樣整我好像是他的人生樂趣
吐完痰下一步是罵髒話
有時在路上被人危險超車、或是被亂按喇吧時、副駕駛的工作就是要罵回去
我可以選擇台語、北京話或是英文的髒話(日文不行、不夠髒、沒有威脅力)、然後一定要配合中指動作
不然就是失職
失職的副駕駛就要接受逞罰、
別問我是什麼逞罰、我不想知道、
我是俗辣、我照做了
照做可以換來五分鐘的清淨也就是五分鐘的睡眠
為了睡覺、我什麼都願意做
我已經完全不知道什麼叫做失眠了、
任何時間任何地點任何吵雜環境我都可以入睡、而且是瞬間入睡
這是認識李這個混蛋所帶給我最美好的禮物
只是睡眠有時會被食物吵醒
在野外開車、李會從人家路邊的果樹上偷摘東西
荔枝、我來台灣的季節剛好是荔枝時節、天啊、我從來不知道這世界有這麼甜的水果
通常我睡一睡、就會被他搖醒、一把荔枝放在我懷裏、叫我吃下去
一開始我真的有試著把皮和種子找衛生紙包起來、想要等一下再找地方丟
他看了、非常的不以為然、跟吐痰一樣、要我往窗外丟
我不肯、然後就幾乎看到他腦袋在運轉、開始想要怎麼整我、我俗辣就投降了
只好開窗丟出去、
又被他罵、說不能丟在柏油路上、
要丟到樹叢裡才能有讓昆蟲鳥類啃食、才能保護水土、才有幫助植物傳宗接代的作用
我超想給他一拳的
總之、短短三個多禮拜、我就學會坐車時、把腳丫子 翹在車窗前的姿勢睡覺
學會一邊吐痰、一邊罵髒話(還要同時比中指)、一邊吃水果花生還把皮、殼、種子、渣渣丟到窗外的種種無教養行為
(媽媽原諒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這麼粗魯的、我是被逼的)
還有、關於赤腳、
在這邊、出門時、我連布鞋都不穿了、只要穿紅白拖就可以了、襪子也省了
我的天啊、跟在日本時比起來、我根本退化到野蠻人的地步了
在日本時、要出門的話、我至少要在一個小時開始化妝、找衣服、搭配件、最後再花十分鐘才能決定鞋子要哪一雙、通常要試過三雙以上才能決定
現在、一分鐘搞定一切穿著、開心出門去
因為起床之後的那一套就是這一天的一套、絕不會換也不可能換、因為沒有可以換的、、、
來到這的第二天時、我有試著要化妝、
但是李跟我說、化妝品有毒、我之所以生病就是因為被化學製品毒害了、所以身體才會這麼虛弱、想要恢復健康就不准化妝
然後、高跟鞋不准穿、因為腳底是萬物之基礎、我之所以在丁神父腳底按摩那裡會痛成那副德性、就是穿高跟鞋傷到腳傷到身體的結果、
要是我再穿、他就再帶我去腳底按摩
這種威脅的確有效、我嚇都嚇死了、只好把化妝品高跟鞋都收起來
而、他其實還是有帶我去腳底按摩、其實不是帶、是綁住我把我硬拖進去的
而第二次的確比較不痛了、還是很痛、但是感覺比較能接受了
師傅說是我身體變好所以不會那麼痛了、下一次會更不痛、做完之後身體會更舒服
李說我沒有反抗、乖乖忍受挨痛、要獎勵我、帶我去三溫暖
他的朋友讓我們從後門偷偷溜進去、免費去享受泡澡、
身為日本人、我必須告訴大家、泡澡是人類最偉大的發明
以前的我太蠢了不知道享受、來過台灣之後、
我發誓、以後回到我有澡盆的家、我會天天泡澡、我要天天泡澡、就算當天氣溫到達四十度也照泡
總之、我就在李的教導下、
在有時很有道理、更多時候是胡說八道的歪理引導之下、
我變成完全不是以前的那個我的我了


證據就是、有天下午在學校裡、悶熱的午後、突然來了一陣大雨
李突然在走廊大喊一聲「水上曲棍球」
老師苦笑一聲放下書本停止上課、教室裡原本昏昏欲睡的小孩醒過來大聲歡呼衝出教室
我莫名其妙什麼也不懂、就興奮的跟著跑出去
大家來到已經積水的籃球場
就看到第一粒「曲棍球」自動滑了出去
李把自己身體當作球在球場滑過來滑過去
男孩女孩們紛紛下場照做
我站在場邊大笑、
但是不用笑了、我被人從後頭架住、那個人當然就是那混蛋、
他把我抓起來、像是雙人花式滑冰一樣、他抓住我一隻手一隻腳、像丟鉛球一樣轉了一圈然後丟出去、我就用背部在水上籃球場上「滑冰」了
一開始在空中轉圈的時嚇到尖叫、不過滑出去之後就蠻好玩的了(他很小心的沒有丟痛我)
這裡就好像一個免費的水上遊樂園一樣
小孩紛紛花式滑水起來、
有的像是滑壘、有的直接朝你撲過來、有的轉得亂七八糟不知道方向往那邊去
幾個男孩對準我滑過來、我想他們是想要趁亂來偷摸我、、、、、該死的色小孩
李不知什麼時候就站在我身邊了、不著痕跡的把他們一一踢開、
他們看到老大過來守護地盤就訕訕的滾開了
我看到李的眼裡有股隱隱燃燒的駭人火光、他們應該也都看到了、之後我就很安全了
然後、有人跑去學校播音室放音樂
籃球場瞬時變成跳舞場
大人小孩跳成一團、
原住民舞蹈原本就充滿了生氣、在水中跳舞、揮灑的水滴更象徵著無比自由的奔放快樂
跳到累了、
李跟小孩們玩起了電影情節的模仿
一下是鋼鐵人(手掌看不見的雷射光把他們紛紛射倒)
一下是三百壯士(他大叫這就是斯巴達、然後小孩紛紛裝作被他踢到地洞去)
又一下變成超人(這群超人家族在水上飛來飛去、也撞來撞去)
不知道怎的、音樂變成了圓舞曲
李到我身前來、躬身、邀我跳舞、我還了一禮
兩人跳起了水中華爾茲
小孩們嘻嘻笑笑看了一陣、也兩個兩個下來跳舞
我再說一次、這些原住民的韻律感天賦真是驚人、沒學過、只要看過就能快速抓住重點
這時、李突然下巴指著場外一個人『找你的嗎?』
一個西裝男、外套脫下來用手指勾著披在肩上、另一手撐著雨傘的中年人
站在積水的跑道上、微笑看我們在雨中跳舞
我定睛一看、吃了一驚、朝他跑過去、大叫一聲『爸爸』
爸爸笑笑看著我『看來很有元氣啊、女兒』
這時、那個不知道要看場合、不懂事情輕重大小的神經病、用跪姿、滑了過來
我真不知道這世界上可以用跪著的姿勢滑行三四公尺的
他大叫『爸爸、爸爸』(用日文叫 噢多桑、噢多桑)
把水花濺到我爸腿上
這白癡大叫
『 噢多桑、請不要拆散我們、我們是真心相愛的、、、而且、而且桃子已經、、、已經有了』
接著他站起來、用個誇張的舞臺動作、假裝要抱我
用英文『茱麗葉、茱麗葉、為什麼你是茱麗葉呢?而我卻是羅蜜歐呢?
難道神一定要這樣折磨相愛的兩個人嗎?』
正當我已經準備好一腳把他踢到義大利去見莎士比亞的的時候、
我爸笑著說『我想我知道你是怎麼恢復健康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