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4日 星期六

桃子的故事(6)父女夜話

父母、子女之間的談話、似乎是我的弱項
說笑簡單、
說到談心、好像超難的
台灣哪有什麼親情教育啊、愛情教育也是匱乏無比
這是社會不安、人心大亂的原因吧
所以要多看我的小說
他媽的G+  一直刪我的貼文、前四集都沒事、第五集就拼命擋
說我是垃圾內容、是有人去檢舉嗎?媽的、神經病!
一整個莫名其妙的爛Google
難怪會輸給臉書那麼多、神經病系統

羅密歐演完戲、天色也快暗了、李下令大家解散、洗澡換衣
小孩都有放衣服在學校、我就慘了、我什麼都沒有
秀美把她的體育服借我、小了一點、勉強可以、但是沒有內衣
秀美憋住笑看好戲似的、說她只有B罩杯、就算有帶也沒辦法借、何況她沒帶
我換上衣服臉紅紅走出來、一出門口就看到李還是全身濕搭搭的站在走廊
他看到我、就猛吹口哨、我想踢他、但是ㄧ想到內衣褲都沒穿就舉不起腳來
這色狼死命瞪著我、臉上露出淫猥的笑容、看過癮了、才從身後拿出一件襯衫、我趕緊接過來穿上、太大了、好像連身裙、但是我不計較了、能遮住、不激凸送人看就好了
換好衣服他帶我去找爸爸、
爸爸在校長室裡喝茶、校長用超級爛的英文和我爸聊天
我爸英文也爛、不過似乎校長更爛、所以還不會太尷尬
李勸我爸爸去換下濕透的西裝
他拿出一套運動服、給他換
我爸入境隨俗、照他說的去換了
我們父女穿上運動服加上藍白拖、紅白拖讓李帶去夜市吃飯
今晚學校附近有夜市、小孩都很期待、還好雨停了、不然大家會很失望
李一人發一百讓大家自己去吃喜歡的食物
大部份小孩都選百元牛排、
我爸看了決定也選這個
牛排本身很糟糕但是鐵板麵是偉大的發明
李去隔壁攤位去端來了臭豆腐、炒鱔魚、珍珠奶茶
我個人連納豆都不敢吃、臭豆腐就別提了、
(李之前聽說我不吃納豆、用一付你算是日本人嗎的眼神瞪我)
但是加上泡菜辣椒、我爸一口吃下去、然後把盤裡的另外兩塊也吃了、真服了他
爸吃得很開心、我也很高興
席間我問爸爸是怎麼找到我的
李聽了嚇一跳『你、沒有跟你家人說你在哪裡?』
我被抓到、有點害怕也有點抱歉
『我有傳幾次簡訊報平安啦』
事實上是三次、一禮拜一次
第一二次都簡單說我很好、不用掛心
第三次才稍微詳細一點說、我人在台灣、病症已經減輕許多、復原的很好、不用擔心了
然後地點完全沒說
李臉一沈、很不高興、
我第一次看他這麼憤怒、一直跟他說對不起、
他有點大聲的『是跟你爸媽說對不起吧、跟我說幹嘛』
說完就起身走開
我要追上去解釋、秀美阻止我、
『他發脾氣就這樣、不要擋他、讓他走一走、他一下就會冷靜了』
說完秀美又跟客人解釋『躁鬱症患者有時脾氣來、就會抓狂、抱歉抱歉』
說真的、我知道他對我真的很好、這是這段期間以來第一次對我生氣
而且這是我自己亂來、被罵活該
我爸饒有趣味的看著我們的小衝突、嘴角上揚
害我覺得有點害羞『爸你笑什麼啊』
『沒什麼啊、就爸媽擔心得要死都不在乎、男朋友生氣就怕得要死、
女兒心中誰重要誰不重要、一目瞭然啊』
『爸你說什麼啊、珍珠奶茶多喝點吧』立刻轉移話題『你還沒說你怎麼找到我的』
『你爸我是偵探啊、找人只是基本功而已』
李突然重新出現在餐桌前、嚇死人啊、突然冒出來
『多桑你是偵探?真的假的、白羅福爾摩斯柯南金田一這些偵探的那個偵探?』
『是啊、我真的是、不過不是那種神探、只是普通的小偵探』
李頭一低、手放在桌上做個磕頭的姿勢
『多桑、請收我為弟子、我從小的夢想就是想要當偵探』
『真的假的、你唬爛的吧、真的有這種夢想』
他看我一眼、眼神還是有怒火、但是他決定以後再算帳、我爸在這、不方邊講髒話
指著我『多桑你先告訴我們你怎麼找到這笨蛋的?』
我爸笑笑
『失蹤就從最後被人看到的地方開始找啊、你媽一開始也是有點嘔氣、不肯去找你、所以過了兩禮拜才讓我開始找
最後你被人目擊到是和沖教授談話、
我就上門去訪問沖教授
教授大吃一驚、你居然沒和父母說就出國去了
趕緊跟我說你是來找李君、我就知道你到台灣來、但這位李君就很難聯絡了』
李臉一紅、他手機都是設定熟人才接的、其他不認識的一律擋掉
然後他也沒有吃到飽網路、他都是有必要時才開通上網功能、
比如說要賣愛心蔬菜的耍寶節目的時候才上網宣布
當天我要來台灣的時候、沖教授能聯絡上他算是中樂透了、
他剛好上網看到教授的訊息、才即時回答他
不然他手機都是用來聽音樂而已的
而這幾禮拜、他心思都放在我身上、網路什麼的、他一律不看
所以後來教授有再傳要找我的訊息也都沒注意到
一個資訊時代的山頂洞人的概念
接著爸爸就拿出手機來
『李君沒有留下住址、電話又不接、我就在網路上找資訊
結果就找到這個影片了』
好、不用猜了、就是愛心蔬菜的噁心戲碼
我爸點的是我站在後車廂演奏小提琴的那段
『看到車、就查到車牌、就往這邊來找了』
車子不是他的、是跟附近一個老頭借的、
老人死了兒子、不想再做生意了、貨車就免費給李做善事、
住址是老頭家、他人常常不在、所以我爸來了、還是找不到我
但是、把影片一點出來、問附近的人
這位仁兄就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
隨便一問就問到學校去找、於是我就被找到了

吃完夜市、坐上大貨車回家
本來要讓出前座給爸爸坐、但是他覺得有機會坐貨車、一定要試試車斗後面的滋味
我們就和小孩們坐在後面、唱著英文歌回家
我爸一副自得其樂的樣子
公寓當然沒有地方給爸爸睡覺、
李去借了帳篷
在頂樓搭帳縫讓我們父女休息
這真的是很新鮮的睡覺地方
李把一切佈置好、確定我們什麼都不缺了、留一隻手電筒就下去了、臨走前才回頭說句
『噢多桑、晚安了、親愛的、和爸爸聊完天可以下來睡喔、我會等你的』
他一整晚都乖乖的、沒發瘋、直到現在才說這一句、算是超級乖的
爸爸看著他背影、誇獎說『很好的男人』
聽爸爸這樣說他、我也高興、不過心想、那是你沒看到他發狂的那一面
只是父親接著說
『不過他心裡有很深沈的傷痛、掩飾得很好、不過我想他經歷過的、一定很慘痛』
看我不懂的表情、爸爸摸摸我的頭
『這你就還要多多磨練了、和人相處久了、才會懂人心的複雜的』
『是不是你也經歷過、所以才懂』
『嘿嘿、我的女兒長大了』
好吧、來說重點吧
我一開始就投降『爸、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傷害媽媽的』
當時我一整個瘋狂、崩潰
媽媽難過傷心之餘還要照顧我
我居然去責怪她、把過去的事拿出來指責她
來到台灣、平靜下來之後、我有想過要道歉、但是一來太忙了、二來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就一直拖延下去
想不到爸爸來找我了
這時只有我們兩人、我就先道歉了
爸爸有點驚訝、他知道我個性比較像媽媽、不會輕易低頭
想不到他還沒開口、我就先說了
他想了一下『這是李君的功勞是吧』
我本來沒想到、聽爸爸這麼一說、真的是耶
李跟我分析事情、很能突破我的盲點、我很快就會被他說服
對媽媽的態度、看法也在他的影響下變得不那麼尖銳了
我有點不好意思地承認『也是他的功勞啦、也是我的症狀減輕之後、我就發覺自己太過分了』
爸爸很高興、那就沒什麼好說了
他本來以為還要花很多時間來說服我、現在這樣我會自己想就最好了
我問爸爸『你是來帶我回家的嗎?』
爸爸說『不是、我在網站上看到你表演時的風采、我就知道你恢復健康了
我只是來親眼確認一下而已
順便來看那位李君、看看他對你有多好、
的確很好、而且就像網路上看到的、的確是非常有趣的人、連你媽都笑的彎腰』
『真的嗎?媽媽沒有被他嚇到?』
『一開始有、但是後來笑到不行、有點像是志村健的表演』
我們說說笑笑、完全沒了睡意、乾脆來到帳篷外、站在欄杆邊看星星
笑談之間、我居然向下看到李一個人走在街道上、不知道這麼晚了他要去哪邊
爸爸也注意到了、
他看了看『你要愛什麼樣的男人都是你自己的選擇、但是這個男人的愛很強烈、甚至可以說是激烈、恐怕需要相等的熱情來回應、你自已要斟酌你是否有同等強度的情感』
我聽了父親的愛情建議、不禁覺得超級佩服
忍不住問了一句『爸、你不會恨媽媽嗎?』
爸爸看著星星好一陣子
『只要有愛、很多事情是可以克服的、
嫉妒、憤怒、痛苦那些東西等到時間來冷卻之後、你會發現愛情的偉大力量的』
『爸、我不知道你是詩人』
『哈哈、我有偵探這工作、男人到了三十多歲才發現自己的天命、有這份職責支持著我
和你母親之間的一切、我還是有力量來面對的、
就像你的音樂一樣、即使有了背叛、失望、傷害的事情發生
但是你的內在的力量會幫助你脫離困境的』
我把父親的話記住、很驕傲地想、我爸爸和李都是哲學家
過了一下、我爸又說
『我沒有要你現在回家、你也不用急著決定、
只是要提醒你一件事、你的期末發表會要到了
如果今年不能去、那就明年再試一次也無妨、但是、、、』
他認真的看著我
『我認為、以我今天看到的你來判斷
我認為你已經強壯到可以面對它了
那些攻擊你、傷害你的人就是希望你去不了、
如果你出現了、你就贏了
人生不一定說要天天打勝仗、
偶而躲開一下也OK
只是呢、如果鼓起勇氣面對它一次、
你未來的人生不論怎樣都不會害怕了
你回不回去都沒關係、不管你怎麼選擇、你都是讓我驕傲的女兒、我都支持你
但是我必須跑來台灣直接跟你說、面對它是一個比較好的選擇』

說完、爸爸就去睡了
我又看了一下星星、然後跑下去找他了
我猜我知道他在哪裡
小鎮唯一一家7-11
果然他在那邊呆坐
我以為他會拿罐啤酒自斟自酌
但是他兩手空空什麼都沒喝
他看我眼睛找來找去卻沒有啤酒
有點苦笑跟我解釋、今晚預算超支、不敢再喝了
我很抱歉、他平時省吃儉用、什麼都不敢買不敢用
為了請我爸吃飯、多買好多樣菜
只是說他還是起身、去買了易開罐金牌
我們兩人分著喝了
我說「不是超支了」
「離別沒酒也不行啊」
我就知道他猜到了
解釋給他聽
『我學校有規定、畢業生一定要參加發表會、這是音樂系很重視的一場活動、不參加就別想畢業』
我們有點離別依依的走回公寓
在房門口、我親了他一下、上樓去睡帳棚
他看著我、不動、我希望他留我、但是他什麼都沒說、雖然沒回頭、但是我知道他一直看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