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7日 星期五

桃子的故事(17)患得患失

後面這個轉折要點時間、才能進入最後結局
請稍微忍耐一下


我爸媽來的那天、李和我開著「我的」賓士休旅車去機場接他們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爸媽對於他家庭富裕並不意外
我原本以為他們也會大吃一驚但是並沒有、
他們就只是感謝親家的慷慨而已
反而是我對他們的反應很驚訝
我忍不住就問爸媽了、為什麼不會感到奇怪
爸爸說『嗯、我是偵探、有人要追我女兒、他的底細我調查一下是應該的吧』
媽媽說『人的氣質你感覺不出來嗎?人的教養就是會反應他的出身啊
不是說一定要有錢才會有氣質、
但是有這種談吐見識的人、
就算是家裡沒有很多錢也一定是高等階級的家庭啊、看就知道了吧』
意思就是只有我不知道、
媽還笑我『是你眼睛只有愛情、其他都看不見了吧、
啊、愛情小說看太多了
想說富家女遇上為慈善事業奔走的貧民窟王子、
故事太經典了、所以就把夢幻搬到現實來了』
被父母笑就算了、
李邊開車還邊噗哧的一聲幫別人笑我
我一指就朝他腰部戳下去、他還邊笑邊擋
好、換我整他了
扭開音樂、放大音量
李裝的超正經的、兩手抓著方向盤、眼睛看著前方動都不動
我找到帝國大反擊主題曲
他憋住笑、但是還是一樣專心開車
我換成印第安納瓊斯主題曲
他的頭就已經開始點啊點的搖起來了
這時我裝的很兇惡的聲音轉頭跟我爸媽說
『現在、我要你們體驗到我嚐受過的恐怖經驗』
說完還呵呵呵的裝鬼笑
然後下一曲就轉到瑞奇馬丁的暢銷舞曲

La Copa de la Vida

李看到我的選曲就大聲呻吟
『不要、不要這樣對我、不要、、、、我不行了、我控制不住了、、啊、、、』
然後音樂開始他就開始大跳特跳了
人雖然是坐在駕駛座上、但是學瑞奇馬丁扭啊扭的、甚至把手伸出天窗外、抓住車頂
把他稍微抬離開座位、方便他扭腰搖晃、
他跳到車子都在震動了
我轉頭看爸媽
這表演真的會讓第一次見識到的人先是錯愕不安、繼而捧腹大笑
我大笑『有沒有嚇死人、我來台灣第一天就被這神經病嚇到差點跳車』
形容當初大貨車上的狀況給他們聽、
當時我整個人退縮到車門上、就怕被他揮來揮去的手打到
這時李喊說太累了、手指比著我、就換我就跟著節奏跳了起來了
我跳了一段、手比著爸爸
爸爸真的還蠻放得開的
他也學李的神經病舞姿跳了一段
最後是媽媽
媽媽遲疑了一下、隨便跳了兩下就想算了
我第一個說不行、要快樂一點
媽媽上錯賊船只得任由我們擺佈
只得放下身段乖乖跳舞
四個人快快樂樂的跳到新竹
李下交流道讓我們吃貢丸湯、米粉
然後一人一杯現打果汁、再上路
不只是吃而已、李介紹了新竹的天氣、地理、人文、菜餚等等
新竹風既然是日常必備、就要充份利用、用來製作食材
說完差不多就到苗栗了
他開到一個田邊的小店
不須吩咐就是三菜一湯準備好
一吃就懂、這是農民的菜餚、所以要充分補充體力的高熱量料理
下一站當然是台中
車子直接開到火車站、把日本時代台灣最美的車站介紹給日本人
然後到宮原眼科買冰、
邊吃邊散步到台中州廳、看著優美典雅的古老建築
聽李講解當時日本最具雄心壯志卻在本土不得志的建築師們紛紛到台灣來一展身手的故事
講到這再跟日本人解釋、為什麼台灣人會這麼慷慨捐款給311震災受難者、
因為日本人在百年前就為台灣人做太多了
台灣人只是報恩而已、
報答日本人這麼多年來在台灣建設的諸多功德
跟日本人比起來、國民黨政權只是一個差勁到家的賊、
偷拐搶騙姦淫擄掠之外什麼都不會的狗娘養的強盜集團政權
(髒話是李說的、不是我、我嘴巴沒那麼髒)
終於、我們回到七期住家附近、李在附近繞了一兩圈、介紹一下我們未來住家的環境
然後先回家洗澡休息
晚上七點、上樓、和親家見面吃飯
公公婆婆非常慎重的把家人全部叫回來
大哥二哥全家通通被要求趕回來認識親家
尤其重要的、要他們認識我這個家庭的新成員
在全家團圓的歡樂氣氛中、我感覺到有點微微的嫉妒眼光
尤其是兩個嫂嫂、那臉色真的很不對勁
後來李跟我說、婆婆對我的好、差不多是她們兩個媳婦所得到的十倍
婆婆對她們永遠都是淡淡的禮貌、從來沒有像對我這樣親熱的對待
李是最小的孩子、本來就受寵
尤其他跟兩個哥哥差了十歲以上
婆婆懷他的時候
家裡事業已經有成
所以他受到的照顧本來就超過哥哥甚多
哥哥生長在事業草創期、是父母最累最沒時間照顧家人的時代、公婆都是讓孩子自生自滅了
後來、
大哥最會讀書當上醫生
二哥去美國念設計回台灣當上室內設計師
等到兩個哥哥都是社會人了
老三還是國中生、公公婆婆自己從小養到大的小孩就他一個
現在我來了還如此得寵、這些家人的心情可想而知
好、家人的親情好壞不是重點、重點是公公婆婆非常看重我父母親的到訪
先說本來是男方要先過去日本致意、
反而麻煩親家來這一趟、先深表歉意
今天這頓粗茶淡飯是李家對親家的一點點敬意
(開玩笑、我這輩子還沒看過烏魚子滿滿一盤、每塊都切的比厚片土司還厚、其他的山珍海味就更別提了、我粗估一下這樣一桌在日本應該要五十萬以上)
公公說、語言限制的關係、很多話我就不多說了、但是保證桃子在李家絕對不會受到半點委屈、不只是當作媳婦疼、更是當女兒疼、
他們一直很想要一個女兒、現在有了、一定「秀命命」
李呆了一下、這句台語差點不會翻譯
我爸媽也站起來舉杯還禮、
爸爸說、語言關係他不太會表達、但是就是麻煩多多照顧多多教導、希望女兒能和大家相處和睦、說我從小受到嬌寵、如果有不會想的地方、請多多包涵、兩邊可以結成親家是我們榮幸
李這樣的人才到哪邊都是百中選一的優秀份子、有這種女婿他很高興
公公和我爸、舉杯乾了、其他人也都祝賀乾杯
李的目光穿過人群、佳餚、笑鬧聲靜靜的看著我、
他溫柔的微笑
我們對看良久、心情都充滿溫暖快樂
吃完這頓、賓主盡歡
回到樓下、一進門、李就把我爸拉到他廚房去
我實在太好奇了、忍不住靠過去偷看
他拿了瓶高粱酒、兩個小杯倒滿
和我爸舉杯
用英文說『for justice』
兩人乾了
他又倒滿
舉杯
說『for revenge』
兩人又乾了
第三杯、
他說『for man’s honer』
三杯乾掉
兩人相對大笑
李指著牆角、用力把杯子丟過去、爸爸也跟著照做
兩人還用力的抱了一下
我實在太好奇了、用眼神問這兩人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我這個老公永遠有一堆廢話來唬弄我
『我們實在是惺惺相惜、想要結拜當兄弟、但是輩份不能搞錯了、只好留待來世再來盡兄弟之緣』然後他就裝昏、說喝醉了、要去睡覺了
好吧、他們不肯說的、我問也問不到
但是更不可思議的在後面、
爸爸居然答應他新女婿、不立刻回家、讓他招待去環島玩
真的假的
不敢相信的不只是我、還包括媽媽
我們看著他們開開心心的計劃
在我們新家多待一天之後就出發
爸媽坐上火車、第一站直接到屏東
李都安排好了、一下車就有人全程接待接送
不住一般飯店而是住民宿、玩一般旅行團玩不到的深刻之旅
平均每三天我們就會在台灣的某地方會和、
四人一起吃吃飯、散散步、看看風景
然後再讓他們繼續出發
沒和他們一起的時候、我們就回去小鎮照顧小孩或是在台中準備婚禮事宜
總之我爸媽來台灣不但是結識親家、談好婚約
更是得到二次蜜月、
我看他們真的很快樂、不禁對自己丈夫充滿感激

回頭來說我和李回到小鎮後、我當然乖乖重新去當音樂老師、
但是做了兩天之後、一天下課時突然看到李坐在操場、神情很鬱悶的樣子、
我以為他又發作了、趕緊靠上去看
他看到我、眼睛就紅了
很難過地跟我說『我想跟你說件事』
看我很認真在聽了、他說『對不起、我不行了』
我心裡一陣驚恐、是說婚不結了嗎?是我做錯什麼嗎?
他看我的臉色大變、趕緊安慰我『笨蛋、不是我們的事啦、是我啦』
他又露出變態的笑容『這次不是我惡作劇喔、是你亂想的喔』
『什麼啦、講清楚』
『我沒辦法再繼續待下去了、
我一直想東想西的、我沒辦法讓你再繼續在這裡了、
我一直害怕些有的沒的
我怕哪個小孩在玩的時候碰到你、
我怕那些孩子會不會因為我們要走了、嫉妒你討厭你、去推你一下、甚至在樓梯時碰到你
我腦子不停的想這些奇奇怪怪的畫面
現在的你、對我來說太重要了、如果你發生任何事、我這次就崩潰定了、一定會發瘋了
我再也沒辦法接受任何刺激了
但是我又會想、如果要求你不要這個不要那個、我是不是好像把你關在黃金鳥籠裡似的
讓你失去自由什麼的
好像為了我、你必須去犧牲什麼、忍受束縛之類的
我完全不想要這樣
啊、我真的快瘋了啦』
我抱著他的臉『你不是瘋了、你是在戀愛、我們在戀愛、這是正常的、別害怕、我們會一起解決的、一切都會OK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