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5日 星期日

桃子的故事(8) 恁祖嬤是台灣人


這篇的標題本來要想寫挖幹恁娘
實在是、、、、太殺了
所以變成不是四個字的、
看過內容就會覺得很恰當
就是這種感覺!
大支的台灣Song裡說的、`你不是台灣人就不會瞭解

回到了日本、本想自己坐電車回家、但一出境、就看到爸媽來接機
我一想就知道了、一定是李通風報信的
他送我爸去機場路上、兩人究竟談了多少啊
我先抱了爸爸、
然後看著我媽、看到我、她已經高興的哭到不行了、我親親她、然後也緊緊抱她、在她耳邊說了好幾次對不起
然後我站中間、三人攜手一起上車回家
到了市區、車慢下來、想到應該要跟他報個平安
結果電話居然是秀美接的
她裝的非常不像、還笑出來
「我是他新女朋友、是的、你上飛機、他就去交女友了」
這故事已經夠爛了、秀美還轉身去吐他槽
「新女友?你是有舊女友喔、你不要臉、人家可沒承認」
李用台語罵了幾句、我聽不懂、意思應該是你閉嘴照做的那意思
秀美繼續用英文演下去
『以新女友的身份告訴你、你不要再打電話來了、不要破壞我們的感情」
演員很不敬業、演到一半又吐他槽
「這世界會有誰這麼倒霉跟你有感情啊」
李又叫她不要靠腰、繼續演(靠腰這字我聽得懂)
秀美說『總之、就是叫你不要再打來了、他有新歡了』
我說「叫他聽」
秀美說「他現在是鴕鳥、不能動了、只剩下屁股露出來了」
我說那按擴音、切成喇叭、我自己都可以聽到我的聲音在小公寓裡迴盪
我用日文
『你也差不多一點、你是有叫我留下嗎
海角七號的阿嘉至少有說一句「留下來、不然我跟你走」
你說了什麼嗎?
你膽小鬼、什麼不敢說的膽小鬼』
他一聽之下就衝過來對著電話用日文大叫
『叫 你留下?
你是要我叫你放棄你日本高尚優雅的上流社會生活、
然後來過我這種窮到連鬼都不想抓、天天餓肚子的窮人生活嗎?大小姐』
他用的字眼是おじょうsama (お嬢樣)、
這是比一般尊稱大小姐再更高級一點點的意思
但是配上他諷刺的音調、跟一般敬語要傳達的尊敬是相反的意思
要懂日文的人、才會了解的刻薄語氣
我大怒、對著話筒就罵「哇幹你娘啦」

罵完我本以為他會生氣、結果電話傳來笑聲
他放聲狂笑、笑到快斷氣了、
秀美也笑了、一開始還小小聲、後來忍不住笑得很大聲、
我本來在生氣結果也跟著笑出來
笑聲中他說「你不是日本人了、你是台灣人了、哈哈哈、我把你變成台灣人了」
接著用台語說「恁祖媽是台灣郎啦」說完又笑
我覺得我應該繼續生氣才對、就把電話掛了
頭抬起來
爸媽臉上出現很怪異的表情
爸爸是憋住笑的忍耐
媽媽是驚訝又好笑又有點不安的混合表情
不過他們都沒說話、
直到下車了、我們眼神對到、突然三人都笑了
爸爸說『麻煩有一天你覺得可以的話、翻譯給我聽一下、我還蠻想了解這段對話的」
媽媽對爸爸說、「知道之後麻煩說給我聽」
要進電梯之前、
Line傳來訊息、我以為是他要道歉什麼的、有點偷高興一下
結果、居然是秀美用他電話傳來的訊息
上面寫著『我偷看他手機看到的、偷傳給你、你欠我一次、
要跟我說你們剛剛說話內容、聽懂的部分就超好笑的、日文的部分要翻譯給我聽』
她也想要知道、怎麼這麼多人要知道
然後我就看到我的照片了
兩張照片、
一張是我被他抱著跳進水潭、然後在那裡看日出的那早上、
我完全沒注意到他拍我
我全身濕搭搭的、長髮垂肩、然後衣服緊貼著我身體、曲線畢覽無遺、
說真的、我從沒見過我自己性感成這樣子、
什麼都沒露、但是一整個讓人驚艷的撫媚
                         (圖與文無關、只是要說明不露的性感)

另一張則是我爸去找到我那天、我們在雨中玩水之時、
有段時間太陽穿過雲層空隙照射下來
陽光灑在我身上、我對著孩子們大笑
我看起來好快樂、無憂無慮的幸福滿足
這兩張照拍得真的很棒、我忍不住啊的一聲
媽媽問我怎麼了、我把手機給他們看
兩人都發出真誠的讚嘆
媽媽說『這位李君捕捉到你最美的一面啊』
「李君」、我聽到這種稱謂不禁笑了
要是媽媽見到他發瘋的樣子、不知道會嚇成什麼程度
不要說別的、光是跳鋼管舞那段、就會讓媽媽退避三舍吧
她好像在網路上看過了、不過現場看才更有震撼力、嚇死正常人的神經病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