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7日 星期二

桃子的故事(22)決定留學

 這章開始慢慢把重點轉到秀美身上
非常精彩
敬請多多支持點閱

 婚後、我很快樂、簡直是幸福到天天都活在夢幻中
李也很快樂、他的焦慮狀態差不多消失了
公公婆婆也開心
他們像是撿到一個女兒似的疼愛我、還好我已經夠大了、比較會想了、要是年紀再小幾歲真的會被寵出公主病
我爸媽也開心、不只是看我幸福跟著高興
他們在台灣學中文、
和各國的同學交流、聚餐、旅行、郊遊
好像回到學生時代一般的開心
所有的人就只有一個不太開心、秀美
也不是完全的不快樂、她是太害羞了、有點不適應新環境
然後、我公公婆婆不是很喜歡她
沒有討厭她、但是在跟我獲得的待遇相比之下、很明顯的他們不是很喜歡這個小孩
尤其她遇到陌生人時像是自閉兒似的不敢(也不想)說話
連打招呼都不會
我們勸過、教過她很多次、但是她就是很「閉素」
李還是一樣寵她、每天早上都 起床陪她吃早餐
(我真的爬不起來、當你老公是李的時候、早上爬不起來是正常的、畢竟、我是人類、我的體力有其極限、
不是我賴床、也絕對不是偷懶、
我是要說、沒辦法早起真的不是我的錯)
吃完早餐、載她上學、而秀美很明顯的不喜歡那學校、甚至不是很喜歡這住家
這樣幾個禮拜後、在秀美還沒適應之前、我就先受不了了、
我、吃、醋、了

事情是這樣的
我們「不大」的這層樓的幾百坪空間裡、有間房是健身房
(「不大」是我婆婆的用語)
裡面除了一般健身器材之外、還有沙包、拳擊用具類的運動器材
有天、我煮好了飯要去叫老公女兒來吃飯
結果沒人理我、
我就一間一間找過去
輕輕推開健身房
裡面音樂放得震耳欲聾
他們父女在打沙包
那沙包像是他們敵人似的
父親踢腿、女兒就肘擊
一個揮左拳、一個就打右邊
老爸抓住沙包、孩子就連續揮拳、側踢
一進一退
配合得天衣無縫
我想任何人跟他們對打應該都會很快被打到滿地找牙
然後、看到他們交會的眼神充滿喜悅、我突然覺得好酸
這沒有血緣的女兒正值青春年華
漂亮女孩的樣子都有了
和我英俊瀟灑的丈夫站在一起看起來好耀眼
我一直罵自己別胡思亂想
但是這兩人的完美默契、哪是我這個才認識他們三個月的女人可以比得上的呢
想到這裡、我叫他們吃飯的聲音離開喉嚨時居然是哭音
李在轟隆隆的音樂聲中還是聽到聲音了、
回頭看到我、衝著我笑一笑
看到我臉色不對了、趕緊走過來、問我怎麼了、我當然說沒事、
吃這種無聊的醋要是說出來、會被他笑死吧
我叫他們吃飯
李回頭大叫女兒
秀美說你們先吃、我要洗澡
李也說、讓我換衣服、沖個澡
我那時神經病發作、心想、會不會是兩個一起洗?
想到這個差點揮自己巴掌、白癡啊我、今天是怎麼了
李很快的換掉汗水浸透的衣服、沖澡
來到廚房幫我忙、若有所思的看著我
我盡可能地表現正常的吃飯、閒聊
然後、就在要吃完的時候、他們又說到學校的事
我真的不知道我怎麼會說出這句話來的
我跟秀美說
『現在這間學校待的不愉快、那就不要念了
而、與其在台灣換學校
我說個提議、你自己考慮一下、看要不要試試日本的高中
到日本去唸高中、這樣的話、就算學校沒辦法教會你什麼、至少也學到一種語言了』
秀美吃了一驚、
李也嚇一跳
我說完、心想完了、我怎麼會說這個、他們一定會以為我要趕走秀美、、、、慘了、夫妻第一次的吵架待會可能就要展開了
想不到的是
在我們通通呆住的那一瞬間過後一秒、
秀美就說『好、好主意、我去』
再過兩秒之後、 李說『真的是好主意、這就是我們之前說的、到一個沒人認識的地方』
我傻住了、真沒想到他們居然是這種反應
吃完飯、秀美說『那給你們收了喔、我要去上網看怎麼辦手續、看去哪裡報名學日文』
李說『日文?我教你就好了啊、我很會說日文啊』
他坐在椅子上、人向後仰、雙手抓著胸部、開始亂叫
『啊、亞美嗲、亞美嗲、啊奇檬子宜、啊~』
他腦袋前後立刻各挨了一巴掌
我和秀美打完之後、還拍掌表示合作愉快
打完白癡、我把碗盤收去洗
李挨近我身旁、陰險的微笑
我瞪他「幹嘛這樣笑、很噁心」
他繼續這笑容、貼近我『我知道你為什麼要趕走秀美』
我很怕、心想他要罵我了、會不會很兇、我要不要哭
我錯了
真的大錯特錯
他臉色轉成一臉感激的說
『秀美離開這裡、
我們就可以天天在餐桌上做愛、在廚房做愛、在客廳沙發上做愛、在地板上做愛
連衣服都不用穿、不是內褲不用穿而已、是全部不用穿了
任何時間想做就做、即使不做也可以讓我欣賞你的裸體、
我就知道你自己也很想要』
我完全不管滿手泡沫、開始追打這變態
他痛得哀哀叫、四處竄逃
一邊逃一邊叫我不能跑、小心滑倒、千萬小心
我說你不要動給我打、我就不用跑了
他聽話乖乖躺在客廳地板讓我修理
我騎在他身上痛扁他
他哀哀叫幾聲、然後看著我、叫我『傻瓜』
聽到那聲音、我又怕了、想說他真的要開始罵我了
結果他說『你真是傻瓜耶、何必這樣呢
晚上我們把她叫來房間、來個3P不就好了』
他的變態真的超乎我的想像
我還沒繼續狂打他的時候
他先叫痛了
秀美不知道何時走出來、聽到了、狠狠地踢了他一腳
我真的處於很尷尬的位置
不只是這個壓在他身上的騎馬姿勢很尷尬、也包括心理狀態
這時老公突然坐起來抱住我
『跟你說個故事、秀美和我一起殺過人』
我嚇到差點跌下去
他緊緊抱住我『喂喂、小心點啦、也不想想自已的身份、這麼衝動的事也做得出來』
我想他指的是我剛剛的提議也是說我這大肚婆的坐姿、一語雙關
我抓著他 衣襟『你是說真的嗎?』
『當年的事、秀美有跟你說對不對?
她出事、我受傷、但是上帝保佑、我們還能活著回到住處、一起生活、過了幾個月、秀美能走出陰暗了
我本來想找地方離開那邊算了、
但是那個混蛋、被我用酒瓶插在脖子上的那混蛋、
在鎮上放話、說要把女孩搶回去
我想這樣不行、不能放過他
於是、很蠢的、我找了支牙刷、把把手部位削的尖尖的、偷藏起來
去買了手術用手套、還找件雨衣
知道是做什麼的吧?
電影都有演、
牙刷那個是監獄犯人想出來的招數、用完立刻毀屍滅跡、我怕有萬一還準備了兩隻
手套和雨衣是用來隔開血跡的
然後我偷偷去跟監那個壞蛋、摸清楚他的行蹤、然後去埋伏、準備在清晨時分堵他、
打算幹掉他之後再離開那裡
我啊、蠢啊、完全沒想到秀美都看到了、
她看到了、照樣準備一份兇器
在我出門之後、她也去埋伏、
所謂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秀美黃雀、在我背後不遠處等著
然後那人就死了』
我滿滿的驚駭『你殺的?』
看到他眼神、我立刻改去望著秀美『是妳?』
兩人露出神秘微笑
我急了『快說啦』
秀美說『當時、我是想說人一旦出現、我要搶在他前面、先下手為強、我是未成年不會判重刑、
但是等到清晨三點多快四點了、我們都累到超想睡的、我就看到他一直打哈欠、光是看、我就覺得我被傳染到瞌睡蟲了、眼睛都快瞇起來了、就在我想換位置、找個舒服點的地方繼續等的時候』
李接下去『我們都同時看到了一個人走出來、應該算是跑出來的
神色慌張的、匆匆忙忙跑走』
秀美說『我剛好站起來、就被那個人看到、我嚇一跳、一時反應不過來、被他一把抓住、拉著我衝出那地方』
李接著『他抓住秀美的時候、我才發現她居然跟來了、我趕緊追上去』
秀美說『這傢伙一出現、那人就把我放開、要我們兩個快走、換成他抓住我跑、我們就跑回家了』
我擋住他們連環接龍『停、那人是誰?』
李幽幽的說『那人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啦、一個教會的牧師、我就是被他帶去鄉下靜養的、
要不是他、我的下場不是喝酒喝到死、就是發瘋進醫院』
秀美說『第二天早上、小鎮就很熱鬧了、大家都在討論那個我的前男友死了的消息、被人捅了好幾刀、死得好、可惜不是我幹的』
李接力說下去
『我們兩個都想說、牧師居然動手殺人、這下他要是被抓、我們怎麼對得起他、我一定要做些什麼來幫他、至少幫他吸引開警察的注意力
於是我就帶著秀美、在眾人的眼前、裝得很慌張的、東摸西摸的在鎮上招搖幾小時後、
幾乎跟每個人都宣布一遍我們有事要走了、才離開小鎮去
我們一路逃到東海岸、把準備用來行兇的器具、一一丟掉、
牙刷丟花蓮、刀子丟台東、手套丟屏東』
秀美『我們一個月後才回來、這時、你猜發生什麼事?』
我大膽猜測『你們被抓去問話?』
李笑得開心『錯了、什麼事都沒發生、鄉下的警察混得多兇、真的超出都市人的常識、就當作沒事發生、
 一旦變成公務員、那種官僚體系上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悲劇、就像瘟疫一般、把每個公務員都變成沒有人性的機器了、這機器的第一要務也幾乎是唯一重點就是維護自身利益、至於正義有沒有被伸張、是沒人在乎的』
我問說『那、那位牧師現在人呢?』
秀美神色一黯『死了、兩年前癌症死了』
李露出嘲諷的微笑
『直到死前我們才知道、誤會大了、
人不是他殺的、
哈哈哈、、、、我們兩個把他當作英雄崇拜、結果拜錯人了』
秀美笑的開心『在牧師病床前、他』
指著李『他居然叫人家牧師死前懺悔一下、我們兩個預備犯願意赦免他的罪』
這真的是我這老公才會說出來的話
『結果牧師狂笑、
他說、靠腰啊、你們兩個笨蛋、人不是我殺的啦、
我進去的時候、有一個人從另一邊溜出去了、那個混蛋的老大啦、
他們分贓不均、一時口角、失手殺人了、
你們兩個笨蛋要是衝動一點、早半個小時一個小時進去的話、你們就是兇手了、還不謝謝我比你們早一步進去、我是去阻止你們的啦、
兩個罪人你們的意圖太明顯了、我那天晚上到你們家去找人要勸你們別衝動、結果人居然都不在、用屁股想也知道你們去哪了
我趕過去那邊、才被我撞見兇案的、
你們兩個蠢人喔、我看現在是誰要懺悔啊』
李露出嘲諷的笑容
『牧師繼續笑我們、他說那老大後來翹頭、逃到台北、因為別的案件在三重落網了、因為犯的案子太多件、所以這件一直拖到了半年後、才被宣布偵破了、因為不是鄉下這邊警察辦的、所以根本沒聽過後續、對不對?你還在笑台灣警察很笨對不對?現在笨的是誰啊?』
秀美笑說『我們兩個都呆了、想不到搞了半天、我們白替牧師擔心這麼多年、白白內疚這麼久』
李說『只是這種共犯心態反而讓我們變得很像江湖兄弟、我們憑空獲得了一次共患難、同生死的經驗』
秀美的結論說的很白
『他是我爸又是我一起殺人的兄弟、這樣的經歷、應該不太可能轉化成別種關係了』
意思就是叫我別亂吃醋了
秀美超齡的成熟讓我臉紅到比紅龍果還要紅了、我真想找地洞鑽進去
李卻又開始白癡了
『如果你胸部再大一點、比現在大一倍、臀部也更翹一點、皮膚再白一點、那我可以勉強閉著眼睛讓你上我』
說完又挨了兩個女人毒打
秀美站起來『可是我是真的喜歡你的提議的、
參加日本婚禮時、
我就有想過如果是那邊、我會喜歡
真的、我真的喜歡那個國家的氛圍』
她輕輕踢了李一腳
『現在我去洗碗、你們去洗你們該洗的東西吧』
李把我公主抱起來、進浴室、脫衣服、溫溫柔柔的幫我洗澡
我羞的頭都抬不起來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是我不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真的、、、』
他吻住我、不讓我說
『才不是你不好、是我、是我太帥了、我要是不麼帥的話就好了』
這樣自誇還真是不要臉
、、、、不過說真的、我老公真的真的很帥啦
剛認識的時候、剃個平頭、穿的很隨便、天天要做苦工的時候、
我看著他做事時、有時會突然一陣悸動、那種觸動心裡深處的不知名的歡喜
真是一種讓人不能不煞到他的帥!
以前的他、婆婆和阿傑有拿照片給我看、帥是帥、但是就是少了點什麼
現在的他、帥是一定帥的、不然我幹嘛嫁他、
帥之外、還有一種力量
讓我安心、讓我很溫暖的感動人心的力量
不是臉蛋好看、他跟馬陰九那種繡花枕頭王八蛋是不一樣的、那是一種經歷過人生生死的灑脫味道、不是化妝出來的好看
以前穿的隨隨便便、邋邋遢遢的就很帥了
現在穿的講究、頭髮留長、養尊處優的優雅生活、看來就更帥了

回到浴室場景、他看我沒笑他沒打他、而是癡癡的望著他、有點不習慣的不知所措
我說『對啊、你就是很帥啊、所以我才會怕被人搶走啊、才會三八到連女兒的醋都吃』
他沒想到我會附和他、會這樣誇獎他、變成他臉紅了
他把臉藏到蓮蓬頭下面、沖水沖到不害羞了才重新出現
『我本來是要說、是我不好、過去的事情都沒跟你說、當然你會覺得不安、
我是怕秀美會想起往事難過、所以以前的事能不提就不提
總之呢
只要讓你覺得不舒服的行為我就不會再做了
你想要知道的事我盡可能跟你說、這樣好不好』
我又是慚愧又是感激、不停地說抱歉
他不讓我說、用親吻堵住我的嘴
我們終於可以從浴室出來是一個小時之後了
我穿好衣服就到秀美房間去
她半躺在床上用iPad看日劇
我用媽媽的口吻念她「不要躺在床上看啦、眼睛會壞掉啦」
她有點不知所措的看著我、
我一下就撲上去抱著她
『對不起』說了幾十次、邊親她臉頰邊在她耳邊跟她道歉
她有點怕怕的輕輕推開我『你是嫁給瘋子然後就跟著起肖喔』
我說『當個媽媽我太失職了』
秀美喫的一笑『天啊、如果你這算失職、我那個真媽媽應該要槍斃』
我跟她保證『我以後會做得更好的、相信我』
她真的很酷『不用了、這樣就好了、再下去我會怕』
轉開臉去
我不習慣這樣和人親熱的、不是討厭你、是覺得很怪、
他不會碰到我、更別說抱我、
所以你睡在我身邊、抱我的時候、
我一開始是嚇到了、不過那次之後、我覺得蠻喜歡的、所以啊、要是我到日本去、、、、記得買個抱枕給我抱』
我大力抱住她、親了七八下
 『完全不需要、你以為你爸會讓你一個人去啊、笨喔
我們全家都要搬過去、我們一起到日本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