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9日 星期四

桃子的故事(23)行俠仗義

漸漸進入秀美為主線的生活了
非常有趣


當我們宣布秀美要到日本念高中的時候、其實公公婆婆是沒意見的
他們也不會在乎那點費用
(他們也不知道我們計劃要購屋、只是說就算是買房子他們也不會在乎就是了、因為後來他們買更多)
但是當他們知道我們夫妻也要跟著去、至少要住一兩個月以上時、就有點不太願意了
直到李答應我會回台灣待產、他們才不說話
然後、發生一件事、讓公公對秀美的觀感變得超好的
家裡常常會有公公的朋友來找他、
或者私事或者工作、大家都會在家裡吃飯聊天
有時有些人喝了酒、有點失態、講話大聲點
有時候就單純就是有些人一輩子都在工地做事的、粗魯慣了、講話的口氣聽起來就像是在吵架
一天、秀美下課之後直接到公婆家吃飯、她背著書包進了客廳
一個公公的老朋友不知道在說什麼事、
說到激動處、聲量真的像是在吵架、身體也已經貼到公公身邊了、剛好手又舉起來、一副好像要打人的樣子
秀美路過看到了、就把背包用力甩了過去、砸中了那人背部
那人莫名其妙被擊中、向旁邊退了幾步、大怒之下、罵了一聲幹、轉身看是誰幹的
秀美大步向前要去保護爺爺、這個剛還表現兇狠的男人被她氣勢嚇到、連退了幾步、
結果絆到地毯、人站不穩、跌跌撞撞一直退、直到扶住牆壁才停住
周圍的幾個男人、先是搞不清楚狀況的呆滯說不出話來、接著又看到同伴驚嚇到的滑稽表情
突然之間、大夥爆出笑聲
包括公公都笑到抱肚子、幾個人都笑到咳嗽不止
他們邊笑邊誇獎秀美
紛紛對公公說、養這個有價值、這個太棒了、這個有guts、看到阿公被人欺負就跳出來救爺爺
連被她書包砸中的男人都豎起大拇指大聲說、這個孩子好、我喜歡
秀美見到是自己誤會了、臉紅鞠躬道歉就閃了
從此公公對她就大大改觀了、阿公一改觀、阿嬤就跟著對她更好了
他們常常在假日帶著秀美四處去玩、
有點像是要獻寶似的、去給大家看他有這麼一個乖巧的孫女
秀美對於爺爺突然的寵愛也很感謝、總是靜靜的陪阿公四處跑
可是那時已經去日本念高中的事已經決定了、公公來不及阻止了
他不敢去和他兒子爭論、他知道這個兒子決定要做的事是不會改的、要是去爭執、兒子脾氣爆發起來、人以後就不回來了
所以呢、公公婆婆每個月都往日本跑、至少一次、
一次至少待一個禮拜去陪秀美
秀美一上學、我爸媽就變成當地導遊、除了陪他們看孫女之外也要盡地主之誼帶他們四處玩
等於說兩邊親家都要各盡本事帶對方去玩
好、這是後話、先不談

我們選了千葉縣作為秀美新家的所在
雖然還是在首都生活圈、但是可以稍微離開東京都、
離我媽娘家有點遠、又不是太遠
要是真的需要幫忙也還可以得到幫助、
但是、保持一點距離、避免有人太會聯想以為我們想要幹嘛
李諷刺的說了句我有點認同的話
『有錢人就是一天到晚在心裡計算是不是又被窮人親戚佔便宜了、
我們離遠點、避免大家心裡有疙瘩』
選好鄉鎮就選房子
我和秀美選了一間洋式三樓新屋、但是李卻挑了間傳統日式二樓舊房
投票結果當然是我們女性壓倒性倍數獲勝
那個輸不起的幼稚男人躺在地上打滾耍賴
又說要替肚子裡的小孩投票、又說只有成年人能投票、反正就是不肯認輸
最後秀美說、是我要念書、以我的意見為主
李氣的跑出去打電動、後來我買了鰻魚飯給他吃哄他、他才破涕為笑

新居落成、在我肚子五個月大的時候、我們離開台灣搬進日本新家
搬家這件事讓我了解了台灣人對孕婦的保護到什麼程度
(之前在台灣其實已經見識到了、
老公跟我說、公公把大樓管理委員通通叫來、
蠻橫的宣布說我媳婦有孕在身、從今起大樓住戶若是有改造工程通通不准進行、
反正只要有用到鐵鎚釘子的事通通不准做、
任何人要是有意見的可以搬家滾蛋
我問說人家會理你嗎?
李說這棟樓住的人不是他家的親戚就是朋友再不然就是親戚的親戚、或是朋友的朋友、
買屋前都審查過身份的
最重要的重點是他們都是用親情友情優惠價買到房子的、
所以我公公規定的、沒人敢假肖)


新家雖然大多都是請人搬運傢俱什麼的、
但是細部的生活用品擺設還是要自己整理
現在一聲令下孕婦在一切穩定之前不可以進來
通通交給男人來做
秀美和我和媽媽和婆婆去逛街喝茶就好
爸爸、公公和李負責一切的工作
等到一切都處理完畢才讓我們進門
據說這是怕孕婦被傷到
好吧、不用做那就在旁邊看著
總之我們搬進新家去、等著迎接開學到來

秀美這時已經長到一百六十九公分了
高挑健美的身材加上我帶去給名理髮師剪出來的俐落短髮
讓她一進學校就備受矚目
秀美怕自己跟不上進度、所以降轉重讀一次二年級
雖然台灣日本學的不太一樣、但是對秀美來說只要克服日文這一關、其他一切都是游刃有餘
第一節英文課、老師讓她起來念課文、本來是念一段就好、
但是秀美聽不太懂老師的意思、乾脆就用她好萊塢電影學來的完美口音把整章飛快的讀完了、班上同學都聽呆了
英文老師放學後有點羞愧的跟我通電話
「非常抱歉、我這老師沒什麼可教她的了、她程度已經是大學生的水準了」
再加上她在運動和音樂上的天分
一下讓她成為校園風雲人物、受到大家的矚目
雖然秀美害羞的個性不喜歡別人注意她
但是這的確讓她蠻虛榮的
而入學兩個月後、發生一件事、讓她真的受到全校的關注
一天在田徑訓練之後
(她在體育老師的請託之下、參加了田徑社、專攻短跑)
四、五個同學蹲坐在操場一旁喇賽
秀美一向都只是聽、她的個性也不喜歡嚼舌根、只是想聽聽同輩的人都說些什麼話題
正當她感到無聊想走時、
一個男生在嘲笑一個女孩、說她上禮拜跟他們去卡拉OK唱歌玩樂時、她的表現太笨拙之類
那女孩有點不高興的抱怨、說你們男生太粗魯了、說是跟我玩但是都很用力、弄的我都烏青了
說著還把袖子捲起來、果然好幾處的瘀腫、
秀美一看、勃然大怒、
立即伸手把女孩另一支袖子也捲起來、也是到處烏青
秀美猛地站起來、衝著幾個男的大聲質問是誰幹的
三個男孩呆住了
因為他們並不是真的故意要打那女孩的
(其中一個男的甚至沒去那天的卡拉OK)
就是在玩國王遊戲之類的團康蠢遊戲當中、眾人接觸之下有點肢體碰撞、才讓女孩受傷的
秀美哪管你是有意還是無意的玩、欺負女生的男生就是該死
指著剛剛嘲笑女孩的男孩、問他是不是你幹的
那男的可能這輩子從沒遇過秀美這種恰北北的肖查某
有點慌了、但是又要表演男子氣概、所以大聲的吼回去
大聲卻是推卸責任的說了句「我只是跟她玩玩」
這要稍微翻譯一下
男孩用的字眼、那個「我」是男生比較粗魯的用法、漢字寫做 「俺」、女生是不用這個字眼的
而、他不辯解就算了、一講這句、秀美就抓狂、一腳把坐在地上的男孩踢倒、
男孩被踢、撞到他身後的自己的腳踏車
秀美順手抓起男孩放在車籃裡的書包砸了下去
男孩在地上打滾閃開這一摔
秀美發瘋似的把男生的自行車整輛抓起來再砸一次
這下男孩躲不開了、兩隻腳被砸中
還好、砸到人的部位是自行車的車輪、不是其他更硬的部位
秀美邊砸邊學他說的那句『俺也是跟你玩玩而已』
不過她不是用辯解的口氣、而是氣到發瘋的狂吼
秀美暴怒打人、旁邊幾個男孩女孩嚇到完全不會反應、通通呆若木雞
這時田徑隊的教練剛好走近看到、大吼一聲「你們在幹嘛」
秀美這才停手、不然再下去那男孩可能要送急診
這下好了、學校要求父母到校來報到
李當晚從秀美手上接到學校通知單
當他問清楚事情發生的經過之後
他的那個反應真的叫我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這人笑到躺在地上打滾
我真不懂這算什麼
不罵孩子不該打人、也不問她為何暴怒、就狂笑猛笑
這應該不是好笑的事情吧
但是他真的不是正常人、就覺得這很好玩
他只有問說女兒妳有沒有受傷、對方有沒有重傷、
然後問一句廢話、說打贏了吧
對方連還手都沒有還輸贏什麼啊
這怪胎爸爸得意洋洋的說打贏就好、打輸的話罰你不准吃飯

第二天就一起上學去見校方
李打扮的很誇張
西裝不打領帶、頭髮用髮油全數梳到後面去、一副商業強人的姿態
(華爾街看過嗎?就麥可道格拉斯那樣子)

但是、他又加上太陽眼鏡、這就有點極道人物的味道了
秀美一看到、哀嚎一聲
『我去道歉、然後請他們記我兩大過好嗎?你可以饒了我不要去嗎?』
李一副盛氣凌人的霸氣『學校要見的是家長、我是家長、你是沒看到家長兩字嗎?』
他說完轉過來看著我、一肚子奸計要施展的鬼樣子
我趕緊說『你不用動歪腦筋、我自已要穿什麼已經想好了』
李說『打扮要越年輕越好、最好看起來像是十五歲的高中生的模樣、一副被壞人拐走、爸爸媽媽找不到人、結果淪落到黑道手上的樣子』
我才不理他、就穿著一般孕婦穿的衣服、老老實實的像個正常女人的樣子
秀美緊緊的牽著我的手和我走在一起、盡可能的離這個偽黑社會老大越遠越好

到了學校、我覺得大概全校學生都跑出來看了
一來是秀美來自台灣國的外國人身份就充滿神秘感
二來是昨天的扁人事件讓她變成神力女超人等級的巨星
現在可好了、大家一看、原來秀美是黑道的女兒
旁邊這個又像姊姊又像媽媽的孕婦更是令人充滿遐想
這兩個家長年輕的不像話、又帥到美到不行、這就更讓人好奇了
進了校長室、這位校長的表情真是一絕
看到我時、先是有點高傲的即將展開說教臉色、
等到看清楚李的裝扮之後、立即轉換成有點怕有點想諂媚的噁心
我做出很誠懇、極度憂心的樣子、
聽著教務主任和導師說明昨天被她打傷的男孩接受診療之後、醫生說了什麼
(就擦藥之後沒有大礙、在家休息一天、有問題再來即可)
然後重點就是對於這種暴力事件、學校一般做出的處分就是、在家謹慎一個月
(在家謹慎意思翻譯過來大概是禁足)
說到這個時候、校長主任老師眼睛都不自主的轉去看著李
李擺出了一種即將暴怒的神情
雖然戴著墨鏡、但是誰都看到他殺氣騰騰的眼神了
校長先吞了一口口水、然後裝出很莊重的寬容口氣
『由於秀美是國外來的學生、對於日本的教育還不熟悉、又是初犯、
所以這次學校可以稍微減輕一點處罰、就兩個星期好了』
李猛地站了起來、雙手握拳、一言不發的看著他們
對面三人之中、就剩下教務主任還能做出救命反應
『一星期、因為秀美是個優秀的學生、我想我們應該給他一個機會好好改過
在家謹慎一星期再來好了』
李發出嗯的一聲、一個快速的三十度鞠躬、轉身就離去
在還能控制自己臉部表情之前、我也趕緊鞠躬跟著離開、秀美當然也跟著走
走出學校之前、我看全校學生大概都趴在大樓的欄杆上看我們了
李、突然的、靠近想要離他遠遠的秀美身邊『喂喂、我們來那個一下』
秀美低聲哀叫『不要啦、很丟臉啦、不要啦』
他們兩個說的是中文、我聽不懂、就只看到他們開始了
李抓住她的臉、開始甩她巴掌
我嚇到、想要抓住他、叫他住手
但是我看到秀美眼睛在笑
甩了五六個巴掌之後、他放手、我們繼續向前走
我罵他『幹嘛打女兒』
李驚訝的『你沒看清楚啊、那再來一次』
秀美頭低低的唉唉叫『跟你說不要啦、很丟臉耶』
但是李不管、他又抓住她、又打了她兩巴掌
這次動作慢了一點、我看清楚了
真不知道這世界有人會發明這麼無聊的遊戲
李的左手抓住她的臉、右手假裝打她、其實通通巴在自己的手掌上、
秀美只是頭部跟著偏來偏去、假奘挨打而已
我低頭笑罵『你們真是無聊』
三人分別裝的好像生氣、懺悔和憂傷的樣子、快步走出了學校、
一到了轉彎處確定沒人看得見了
秀美一腳踢在他屁股上『我要轉學啦、丟臉丟死了』
李說『誰叫你要打人、打人又不用蓋布袋的、丟臉活該』
『丟臉是你害的好嗎、本來還好、是你來演這一場我才丟臉的、這下我沒朋友了啦、人人都以為我家是黑道了』
我問『什麼叫蓋布袋』
李到便利商店買了一個大號的塑膠袋示範給我看
他從秀美後面套住她腦袋
假裝打她、邊打邊叫
『桃子不要打人啦、不要再打了、不要打死她、打個半死就好、
桃子不要這樣啦、快逃啦桃子、不然他會知道是妳幹的』
秀美站定了讓他玩、玩完之後她一副受不了的表情跟我說『妳到底喜歡這男人什麼?幼稚當可愛嘛?』
李搶著回答『這你就不懂了、等你過十八歲之後才有機會了解、不過如果晚上妳到我房間來、
我按時間收費跟妳講解、、、、』
還沒說完就被我們打到不敢說了
最後我們三人在外面吃蕎麥麵後回家



到了下午六點左右、有人來按門鈴
我有點驚訝地看著這對陌生的父女
對方還沒說明來意、這時客廳傳來一陣陣淒厲的叫聲
年輕的女孩很急切的脫鞋闖了進來、大叫「不要再打她了」
結果、她看到的景象讓她傻眼了
如果我是第一次看到應該也會很痴呆
三十幾歲的男人和十七歲的女兒玩Wii的拳擊遊戲
爸爸被女兒打慘了、
這不稀奇
稀奇的是這個爸爸嘴巴會自己做出音效
電玩公司應該請他去錄音的
比任天堂的音效逼真多了
真會以為他還在打女兒
來客他們看到傻掉了、玩遊戲的就停止了
秀美叫出她同學的名字「華美」
華美和她爸爸發覺自己上當了
這個同學的爸爸才不是黑道
唯一黑的、是他會讓人頭上三條黑線
原來華美見到秀美為她出頭被罰、又被爸爸「打」巴掌
讓自己爸爸帶來我家登門致意
結果、、哈哈、這下不知道該笑還是該氣自己白擔心了
大家坐下來、李泡台灣茶給大家喝
華美奇怪同學的臉都沒有紅腫、直接問秀美挨巴掌疼不疼?
秀美只好表演一次給同學看
換成李被她抓住臉、連甩了十幾個耳光
他們跟我一樣、終於看懂了、居然有這麼無聊的遊戲
我看這父女白眼也快翻到後腦去了
誤會解開
對方還是很感激秀美見義勇為
李笑笑不表示意見、讓秀美自己說
秀美低頭表示自己太衝動、不該強出頭、結果也造成華美的困擾
就這樣說說談談、
李問說被打傷男孩家住哪邊
剛好就在華美家附近
那就麻煩帶路、我們上門去道歉
秀美聽了、睜大眼睛、一副不想去的表情
但是李不管、就請華美父親帶路、一家子上門去道歉
當然、我不用進去、我在外面散步就好
結果這道歉也蠻怪異的
華美和父親帶我們到對方家
對方父親來開門、華美父親說明來意
李卻靜靜地、沒表示什麼
那男孩家很小間、李也不進去、在門口和人家的父親對看一下
然後說『與其叫我跪下來道歉、我想、我請大家吃頓飯更顯得有誠意、走吧、我看街口有家居酒屋、我們大家去那邊說話吧』
日本國應該沒正常人是這樣說話表示歉意的
不過我這老公不管在哪一國都不會是正常人
對方可能是對於「黑道」的邀約不敢不從
父子兩人都來了、單親、沒有媽媽、所以兩個而已
很簡單的、李邊說邊笑、施展魅力、讓父子兩人還有華美父親都歡歡喜喜地喝到茫酥酥
華美、秀美和我在旁邊小桌自成一國、我們吃喝我們的
酒足飯飽、李才把秀美叫過去
拿隻酒杯、裝滿冰水、叫女兒親自道歉
男孩父親搖手說不用了啦、又沒怎樣
但是秀美乖乖接過酒杯、一乾而盡、鞠躬說句抱歉
由此可見、雖然她平時對爸爸可以又打又罵的、
但是一旦李開口要她做的事、再不樂意她都不敢違逆
這件事就這樣算是解決了
不過呢、秀美爸爸是黑道的流言從此不曾消逝
這樣也有好有壞啦
好的部分是沒人敢去惹秀美
壞的是、有些想混的笨蛋卻想要來接近秀美、還想問李是哪一組的?

而、又一次事件在一個月後發生了
幾個學校的不良少年勒索可憐小孩這種連續劇般的蠢事被我們俠女看見了
她轉身跑到棒球隊拿了一根球棒、兩粒棒球
距離那群笨蛋不良大約三十米的距離
她丟球、揮棒
球兒以超高速從三四個混蛋中間穿越過去
直接撞進了棒球場邊的鐵絲網上、卡在上面下不來
接下來就是電影般的慢鏡頭播放畫面
那四個小混混瞬間全身冷汗直流、緩緩地轉身去看那粒球
然後、秀美又拋球再揮棒、這次揮棒落空
趁著她彎腰撿球之際
四個混蛋拔腿就跑、有多快就跑多快、瞬間消失在校園
秀美的威力從此幾乎是超越老師、訓導主任的
聽說他們班上的男生怕她怕到曾經有過這樣對話
一個男生口無遮攔的對一個胖女生開玩笑『肥豬、你是什麼罩杯』
胖女生轉過頭對他說『我要跟秀美講』
那男的立刻就道歉了、而且是站直之後再彎腰鞠躬道歉
陪笑臉說千萬別這樣、他還不想死、最後是放學後請女孩吃點心、終於讓胖女生答應饒了他一條狗命
由此可見秀美班上女尊男卑的社會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