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22日 星期五

圖文簡介美軍新軍車

幾天前 (2019二月初)台灣的蠢媒體又多了一則笨新聞
(台灣記者笨不是新聞、是天天發生的、但笨到我克服懶病來罵、就真的笨到讓人受不了)
說台灣軍方嫌美國的新車太貴
不爽買了、要國造自制新一代軍車了
(圖為美國新一代三軍聯合軍車、、、海空軍還不知會不會買、但是陸軍、海陸都說要買了
因為是新的、還不知道代號跟名稱)
我點進去看內容、
靠、記者說台灣只要買一百多輛這型車但美方報價太貴、
補上一堆網友義憤填膺的廢言、意思是說美帝又再敲台灣這凱子了
連結在此、請自行點閱
總之我的感想就是
台灣什麼都少、就是笨蛋多
台灣什麼都缺、就是智障過剩
有了一狗票新聞台之後、專家變得多如牛毛、
有了網路之後、個個路人網民都是幹話王

話說從頭
自從美帝在二戰征服世界之後
美帝的武器也流傳到世界每個角落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這輛好東西
可以上山下水的吉普車載著美國大兵橫掃世界各國
連麥克阿瑟這種大人物也不例外

但是這車一看就知道缺點
太小了
男人的世界什麼都要大
這是一定要的
於是乎、悍馬車在1980年代出現了
台灣有幾個四輪傳動車的專家評論悍馬車時、都帶點不屑的口吻說
『這車沒什麼好、就是大而已』

嫉妒我的男人和經歷過我的女人也都是這麼說的
就是大而已的悍馬車一出道就是沙漠風暴戰役
一戰成名之後
美帝超會做生意的、沒把軍備載回家、卻把一堆東西往台灣送、
當時李登輝的國民黨執政、他們非常勇敢的指著美帝的鼻子大聲的說
『你、、、、有多少我們就買多少』
於是、包括悍馬車在內的一堆二手貨通通賣給台灣了
但是悍馬車在台灣就是水土不服
表面的原因是這車實在太大了
沒有考慮台灣的地理狀況、道路條件
只因為美帝要賣、我們就買
實際上真的原因、我認為是、國民黨時代的軍隊的後勤能力跟不上突然購買進來的大車
當時還在當兵的我、光是聽到同梯、同學、朋友、後輩噴出的苦水就知道
國民黨買東西就只是買個殼
應該付錢的後勤零件、修補能力等等真正的戰力
不是貪污掉了、就是在擺爛
能混就混、能撈救撈不是韓國瑜陳庚金才開始的KMT必備戰技

好、不講他媽的只會貪就會混很會扯的國民黨爛人
悍馬車享受榮耀的初次戰役之後、繼續在美軍服役
但是這次遇上的是美伊の戰
風捲殘雲般的裝甲大軍數天之內就收拾了海珊的殘兵敗將
但是十萬大軍留在伊拉克境內遇上了伊斯蘭聖戰游擊隊
游擊隊跟美軍比火力的話就只是找死
他們一定要用放冷槍和四處埋設詭雷的戰法和世界最強軍隊周旋
美軍呢、不是不在乎人命的中國人民解放軍
他們一定要想辦法保護自己的子弟兵
於是悍馬車變成了這副德性
前後左右通通加上裝甲
上上下下都要加裝防彈鋼片
於是悍馬車變成汗狗車
不要說出去城市裡巡防、光是在基地繞圈就已經汗流浹背的慘狀
讓人看了就搖頭
而且更慘的是、這樣的硬生生的加裝裝甲保護措施其實沒什麼用
心理安慰作用勝過實質防彈(這裡的彈指的是土製炸彈)

而美軍的強處就是不會睜眼說瞎話、縮頭當烏龜
高司單位知道一定要給士兵最周全的保護措施
一個人人擔心害怕、士氣低落的部隊是無法作戰的
於是JLTV、聯合輕型戰術車就誕生了



這型車的厲害、、、、你自己去查維基
我沒時間講(其實是懶、更其實是我不懂)

但是我可以跟你說一件事、基本上、只要你不是被五百公斤的地雷從地面直接炸上來
也不是讓坦克大砲直接命中
那你坐在新型的聯合戰術車裡的存活率、是悍馬車的數十倍之高

然後、一堆白癡在那邊瞎起鬨、說美帝喜歡敲詐台灣凱子
我就很想問一個問題
你覺得賓士車一輛賣一兩百萬合不合理?
S300還賣到三四百萬、過不過份?
不、賓士賣這價位、剛好而已
那一輛可以防彈的軍車賣多少錢叫做貴?
這不是價錢問題、這是價值問題
笨蛋不懂的話、不要靠北!

更別提聯合戰術軍車有遙控機槍
士兵不用探出頭來就可以射擊
然後車裡還有各種感應設備
可以偵查、監視、巡邏、攻擊各式軟性目標
這樣的車你嫌貴要自己做?
你覺得台灣那家車廠能夠用便宜的價錢做出相當功能的軍車呢?
一百多輛的訂單而已喔
台灣有哪家車廠可以用這樣的數量產生足夠的經濟效益呢?

沒知識要有常識
沒常識、、、千萬不要看台灣的電視新聞
會變白癡的


最後用以色列的狙擊手教官的話做為結尾
1970年代的以色列第一次設立狙擊學校
以色列首相參觀學校時、當他知道一個射手一天練習要花上兩千發子彈時、
小氣的問了一句『這樣訓練花費會不會太高?』
美國來的教官冷冷問了一句『首相先生、您覺得你老婆的一條命值幾顆子彈?』

下次要嫌軍車貴、武器貴、國防花費貴的時候
問問自己、你老婆小孩爸爸媽媽的命值不值得花貴一點的國防預算




















2019年2月17日 星期日

有92萬的感謝、沒有92共識

活在台灣最痛苦最疲勞的就是有個中國國民黨
一個腦殘又無能、白痴又自大、愚蠢又有錢、自卑又固執
然後不說謊話不會說話
中國國民黨的人說的每一句話都是謊話!
每一個字都是謊話!
他們的存在就是用謊言累積出來的
但是、倒霉的台灣人又不能拿把槍把他們一個一個通通幹掉
所以只有堅持和他們戰鬥下去
遇到他們說謊、只好一次又一次的出來反駁他們
就這樣、人生很多事沒時間去做了
因為國民黨自己要墮入地獄卻不肯乖乖掉下去
他們一定要抓著台灣人的腳、逼我們陪他們一起死
幹、操你媽的KMT
重點就是、部落格繼續往百萬點閱前進
不幹掉國民黨、我就沒有放棄的權利
我只有堅持台灣獨立的義務
謝謝、請大家繼續支持指教

以下是感謝圖
因為是92
所以貼18張

















2019年2月15日 星期五

中國崩壞之殺人遊戲(七)戰術分析

場景回到日本、
當黃志清羅伯特聽完朱言的供詞之後
CIA安全屋的保安人員帶朱博士去休息
黃志清特工和羅伯特博士來到廚房、
三十歲的黃志清給自己泡了一杯紅茶
五十一歲的羅伯特則是倒了一杯濃縮咖啡給自己
兩人安靜坐了一會兒、對看、然後突然一起笑了出來
還是找酒來喝吧、這世界搞不好等一下就要毀滅了、已經有上億人死掉了、現在還講什麼規矩還管什麼上班時間啊、能喝就喝吧
兩人先是啤酒、接著又是威士忌、再來是清酒
這裡是沖繩、所以也有在地名產泡盛酒

兩人每種都拿來喝一下、因為羅伯特說「搞不好世界末日真的到了、死之前每樣事物都品嚐一下吧」
就這樣、喝到三分醉
羅伯特有點大舌頭的說話了
他像是在分析朱言的供辭、也像是在說故事
『這三個人的計畫在我看來、實在很有在地特色
他們真的很懂自己國家的弱點
無人工廠或有人工廠都好
在美國的話、沒人會讓炸彈郵包如此大量的生產出去
快遞公司也不可能無條件地接收寄送、那種數量一定會引發質疑的
但是權威專制獨裁國家讓所有人都學會閉嘴
反正死的是別人、不是我
台灣話說「死是死道友、不是死貧道」
就是這種冷漠的想法害死整個社會』
黃志清想不到羅伯特居然會引用台灣俗語、
他驚訝之後、大笑起來
羅伯特繼續說
『飛彈密碼這件也讓我很意外
中國的戰略武器指揮控制系統居然敢自動化到這種程度

我之前有聽過、但不是很相信、可是居然是真的
以前一直懷疑、是因為我覺得獨裁政府對於部下的控制不敢只依賴單一系統、一定是多元控制、想不到共產黨居然對於安全問題輕忽到這種地步
但是讓我覺得最扯的不是飛彈系統本身
是那位張俊居然選擇水壩來攻擊
這點就真的很、、、、、
靠、應該用哪種字眼呢?
冷血?殘忍?恐怖?』
黃志清灌下一大口啤酒、幫他選了個字眼
『  「無所謂」
他們這三個人都在共產黨同溫層裡的文化洗禮、或說洗腦了
那種對人命無視的輕挑、冷淡
造成一種「無所謂」的看法
你知道一本小說嗎?
是說人類進攻宇宙遙遠的昆蟲星球
他們讓一個八歲小孩當指揮官
就因為他的想法不受世俗所干擾影響、可以更加有創意
甚至騙那小孩說、一切都只是訓練演習、不用在意
最後讓小孩不惜犧牲大量的地球聯盟軍、
指揮大軍直搗黃龍、直接衝去消滅對方星球所有生命

這三個人給我的感覺就是這樣』
羅伯特灌下一杯威士忌、然後幫黃志清倒上一杯表達認同的意思
繼續把自己的感想說下去
『中國飛彈命中率很差勁、這點我不驚訝
但是選擇多座中國水壩進行攻擊
這點讓我訝異之餘還帶了一點佩服
是的、很嚇人、但是仍然佩服
中國共產黨那種人定勝天的愚蠢讓他們像是得了強迫症似的
在這數十年間不斷興建水壩、聽說一共蓋了五萬座水壩以上
結果就是中國地表的含水量越來越少
我在十五年前提出過一份報告、現在依然被列為機密文件喔
我判斷、
中國不會因為戰爭或是什麼瘟疫而滅絕
但是會因為水源的不斷鋭減和嚴重無比的污染、而在二十年之內面臨到生死存亡危機
現在這位張俊把水壩毀掉、
當然、短期來說這是大規模毀滅性武器
但是用另一個方向而言、長遠來說、這也是解救中國的方式啊』
黃志清用疑惑的眼神表示不懂
羅伯特解釋『水壩已經被證實對於生態平衡有嚴重的傷害

歐美各國已經將上千個水壩推平、把水還給河流、把生命還給自然
短期來說、炸掉水壩是殺人無數
但是長期來說、對地球是好事』

這樣說黃志清就懂了
羅伯特繼續說下去
『最後、真的讓我害怕的就是生化武器的部分
天啊、他們真的瘋了、我真的嚇到了
中國那群神經病真的是他媽的王八蛋
居然發展這種殺人無數的鬼東西
你記得那部電影嗎?尼可拉斯凱吉和史迪恩康納萊的演的
化學專家尼可拉斯凱吉對那個神經毒氣的評論很適合在這邊用
「這該死的玩意根本不應該被發明出來」

這也是我的想法
電影那個毒氣被釋放之後只有一定的範圍、還是可控制的殺傷力
生化病毒萬一被釋放出來
就算地球的人類消滅殆盡、病毒也不會有停止的時候』
羅伯特又狠狠灌了一口酒
『冷戰結束的時候我剛進CIA
當時我的老師、叫他史密特好了
史密特他教了我半年之後就退休離開局裡了
退休前他跟我說了一些話
那天場景有點像現在這樣、史密特他喝得半醉、在我耳邊重複叮嚀我
「小羅、這些年我們在中情局對蘇聯武器的估計評論
不管是數量、性能、還是實際的使用狀態
幾乎都全面性的高估了
三成、我算過、至少比事實的狀態誇張了三成
在蘇聯垮台之後、當我可以親身接近那些武器之後、
我發現、有些武器的威力、我們甚至高估了兩倍以上的
這些法西斯政權威風八面的外表輕易的欺騙了我們

但是、即使紀錄如此、
我要跟你說、千萬不要低估了那些狗娘養的王八蛋們的邪惡
我要說的是、他們的秘密實驗室裡有些東西是喪盡天良的毀滅性武器
共產黨王八蛋他們甚至敢抓政治犯死刑犯來做人體實驗的
幹、那些人不是人
那些撒旦的代理人在他們軍火庫裡、在極機密實驗室裡都有些見不得人的恐怖傢伙
你、只要在這工作崗位上一天、千萬要記得我的話、
第一、絕對不能相信那群狗娘養的屁話、他們絕對有把一些清單以外的東西藏起來
第二、只要有機會、不管用什麼方法、一定要把他們全數幹掉、把他們的秘密武器全部銷毀』
說到這、黃志清覺得羅伯特好像下一秒就要醉倒在地了、但是他沒有
羅伯特有點亢奮的看著他繼續說
『不曉得你知不知道一件事
冷戰之後、美國國會有提出一個法案
由美國人出錢、去處理些毀蘇聯時代留下來的核子武器
你知道這件事嗎?
你相信嗎?
美國國會議員願意拿美國百姓的納稅金、不是幾千萬喔、是幾十億喔
美國大大方方地把錢拿出來、
花到蘇聯各個基地、實驗室去
去處理掉蘇聯共產時代發展的各種核子、生物、化學武器
我跟你說這筆錢花的非常非常值得
因為我有幫忙處理到這些鬼東西
我不知道我們有沒有將那些武器全部處理掉
但是我們有去處理掉的那數量就足以毀掉人類數十次之多了
今天聽到的三種武器、三種攻擊
前兩個雖然很嚇人
但是我認為萬一用來對付我們美國對付民主國家的話、應該不會成功
因為在美國、就算是一般平民百姓都可以質疑任何人
不會像中國這邊這樣、
因為沒有人敢對上級有意見、要是敢的話就要進監牢或者被當場斃掉、
所以聽了之後、雖然恐怖、但是不會害怕
而、第三項的攻擊計劃真的他媽的令人感到顫慄
我用顫慄這字眼不是要表演我的文學程度
而是要說、他媽的這三個王八蛋不是人、沒人性到讓我害怕得要死
尤其第三個傢伙、研究這種天殺的武器還敢拿出來玩、
就算一開始是單純拿資料出來模擬玩遊戲也絕對不可以、
這是絕子絕孫的幹你娘婊子生的王八蛋才會做的事情』
羅伯特的髒話越來越精彩
不過罵完之後、他跌回自己椅子裡、像是汽球消風一般的安靜的呆滯了
黃志清問他、要不要回房間休息一下
羅伯特搖頭、瞪著他說
『說出你的感想、用你的專業告訴我、你怎麼想的?』

























2019年2月10日 星期日

中國崩壞殺人遊戲(六)全面封鎖

當朱言報告完畢
美國總統和他身邊的大臣們立刻招開視訊會議

總統衝著身邊的CIA局長劈頭就問
『中國那群共匪白痴真的有在製造伊波拉病毒嗎?』
中央情報局局長有點畏縮的說
『據我們的判斷、可能性很大、
中國在非洲的勢力不斷擴張、光是工人就百萬之多
幾年前伊波拉病毒爆發時、聯合國進行救援、中國也有派救護人員到場、但是他們似乎對於搜集死亡屍體比較有興趣、反而對於救助傷患反而不是很在意』

聽了這句用了「似乎」「可能」等字眼的敘述、總統有點不爽
『可能?從一到十、一是你自己想像、十是百分之一百確定、你覺得是幾分?』
CIA局長還是不很肯定的聲音說『六、或許有七』
總統深呼吸一口
『如果我的人生有學到什麼教訓的話、那就是現在是一個就算下錯判斷也好過什麼都不做的狀態』
一直被外界認為個性莽撞的總統這時顯得非常謹慎的追問
『好、現在有任何人擁有任何其他有用情報要補充嗎?』
沒人敢說話、
因為所有人都知道要是提出反對意見一定會被問一句
『你反對?那萬一發生了病毒傳染進來怎麼辦?』
這個「萬一」把所有可能的其他作法通通消除掉了
頓了一下、總統發出堅毅的聲音
『那麼即刻切斷和中國的一切交通、
任何人不准進出、從現在起、直到禁令解除為止
已經起飛或是還在空中的飛機乘客、只要是從中國入境者、一律擋在、、、、』
他看了身邊的各個部長官員、問到『要擋在哪裡?』
國防部長深呼吸一口氣『機場、指定東西岸各選幾個空軍機場、把人送進停機棚觀察、、、應該觀察多久?』
國家安全顧問舉起右手食指、說了個數字『一百』
她臉色鐵青表現出她的緊張、說的話也有點顛三倒四的重複
『一百個小時、
依照剛剛情報所言、五十小時應該絕對會病發了
我們用倍數時間以策安全
把人隔離一百小時、之後再依照狀況判斷、
剛剛簡報所言、這病毒爆發的快、
一百小時就應該可以確定有無傳染了』
國務卿問說『那、還在中國境內的美國人呢?』
總統閉上眼睛、後仰沈思一下、過了十秒鐘、像是發狠的聲調說
『現在也只能以大多數的人的生命為考量了』
也就是說、現在要是還沒上飛機的美國人就會被丟在中國境內讓他們自生自滅了

十分鐘後、總統上電視發佈禁令
美國接獲可靠情報通知、中國遭受恐怖攻擊、可能有喪心病狂的恐怖份子傳播可怕病毒、美國為了防範未然只好進行停飛令
史上第一次為了防止病毒而發動的封鎖令就此展開
美國一發佈禁令、世界各國當然立刻跟隨
中國就被全世界封鎖了

美國、日本這種隔著海洋的國家用空運來隔絕
海運方面、就命令船隻全部停在外海一百小時以上、接到准許命令之後才得以入港
而俄羅斯、越南、北朝鮮、緬甸這些國家的做法就只有派出大量軍隊封鎖邊境
不論國籍一律禁止入境
擅闖者當然就是子彈伺候
最最緊張的就是中餓邊境了
俄羅斯派出了三十多萬的軍隊沿著新疆蒙古東北全線戒備

國境封鎖伴隨而來的就是中國陷入了無政府的混亂狀態
共產黨唯一能做的只有從現有的宵禁狀態加碼變成全面戒嚴、任何人未經許可不得外出家門住所、
當然這樣一來、就是國家經濟全面停擺了

這或許是發動恐怖攻擊的策劃人的額外紅利

2019年2月9日 星期六

中國崩壞之殺人遊戲(5) 水壩潰決

朱言博士繼續回憶
我和張俊溜到研究所院長辦公室去
趁著混亂、借用院長名義去跟公安要了兩份通行證、要他們送過來
在等待的時間
張俊拉著我躲到一間無人的小辦公室裡去打電話
他打電話給他爸、一個中央委員級的高官
跟他說出我們這邊發生的事
張俊在電話中其實也沒說出全部實情、
只說研究所裡所做戰爭模擬模型設定程式被人盜用了
程式的第一步驟是郵包快遞恐怖攻擊
第二步是偷取彈道飛彈系統密碼攻擊水壩
第三步是施放病毒
他對不同人物做同樣的簡報、我在他身邊聽著
說到第三遍時、他跟我說
「你走吧、照我現在說的這樣去講給老美聽、快去」
我知道他的判斷是對的、萬一中國的領導不相信他、或是來不及阻止下一波攻擊
我就是唯一可以把災害減輕到最低的人了
想到這裡、我頭也不回地快步跑走了
然後到了美國大使館、我拿出我的美國護照進入使館之內

此時、
朱博士有點臉紅的說出他家人人都有美國國籍的這個尷尬的事實
其實沒什麼好羞愧的、
基本上來說、美國護照是中國高官家庭人人必備生存救生系統而已
不過、要和美國官員簡報也很累啊
美國官僚也是官僚
從低到高、層層上報、報到我一個晚上說了七八次同樣的話
終於轉達到大使本人身上
也終於回報到華盛頓、從國務卿親自向美國總統簡報這一切了
這種幾乎會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恐怖事件
朱言說到這裡、沒看對面兩人、而是對著鏡頭說話
『美國總統先生、我知道你在鏡頭前面、
麻煩翻譯的先生女士幫我確定總統聽到我現在說的這句話
總統先生、請快點封閉國境、不要等到來不及了再後悔
我們計畫前兩項任務都已經發生了、我真的害怕又發生第三件、那就真的是世界末日到了』


說到這、讓時間回到朱言博士在美國駐北京大使館簡報室時
外面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大事
簡單說
當朱博士在對大使述說恐怖攻擊的真相時
他所說的殺人遊戲的第二步驟同一時間啟動了
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第二炮兵部隊的東風飛彈依照電腦傳來的指令
射出了兩百枚短程彈道飛彈
對中國境內的五十個水壩進行攻擊
對平民百姓來說、應該要謝天謝地的是、平時中國共產黨吹上了天的導彈精準度完全是屁話
美帝在世界各地荼毒敵人的實戰統計數字來看 , 美國製造的各式飛彈大概有八、九成的命中率、
從沒有拿來實際作戰的彈道飛彈、在測試時也有差不多的數字
中國的科技明明就沒有歐美國家的水準、卻天天在電視頭條新聞告訴百姓、中國飛彈準確率是百分之一千、只要有常識的腦袋就知道這就叫做鬼扯
但是沒人敢質疑的結果就是
可以用彈道飛彈可以追蹤攻擊移動目標這種神話武器也可以在中國軍隊裡「發明」出來

當一個發展中國家有著天方夜譚般神奇的武器
那你就知道這國家的武器是沒有信用可言的
東風飛彈差勁的命中率救了很多百姓
真實的數字是、以四枚飛彈射向一個不會動的超級大目標、僅僅得到了百分之四十一的命中率
也就是50座被瞄準的水壩之中、有二十座水壩被擊中
中國的城市和地球其他都市都一樣、大部分都建立在河水旁邊
水壩崩潰的結果就是上千萬的沿岸居民遭殃

至於中國最大、、、不、應該是世界最大的三峽水壩呢?
謝天謝地、中國把兩套S400型俄羅斯製防空飛彈部署在三峽附近

在水壩的東西方、各自防範著可能的攻擊路線
四枚東風飛彈遭遇到十六枚的防空飛彈攔截
其中一枚偏離航道、根本沒進入水壩空域之上、掉在山區
另外三枚通通在天空之中被擋了下來
過多的防空飛彈沒有目標可以阻擋、有兩枚甚至飛進了附近的小鎮造成一些傷亡
本來、三峽大壩已經躲過一劫了
但是、驚慌過度的北京國家主席為了以防萬一、下令洩洪
不只是三峽、洩洪的命令發佈到全國各地去
各處的水庫管理人員都慌慌張張的進行緊急放水
本來這麼外行的蠢命令不會被專業水利管理人員接受的
但是專制政權之下、抗拒命令、你就準備上斷頭台
總之、中國所有水庫都把蓄水放光了
這樣一來、
第一造成的傷害是中國的灌溉和飲水將出現嚴重缺乏
第二、這樣粗暴的緊急應變措施讓中國水利工程面臨前所未見的考驗
三峽大壩建設初期就有一堆工程師提出警告
如此巨大的水利工程的複雜性可能超越中國工程師能力之外
又因為這個牽涉到國安問題的超級大工程、
除了面子還有機密的考量之下、
主管水利高層一直拒絕外國有經驗的結構工程師的全面參與和檢驗
更糟糕的是三峽大壩建好之後14個月後、真的發現裂痕了、
在水壩高度約五分之四的高度、出現了一道人眼就能辨識的裂縫
但是為了偉大的共產黨領導的面子、這件事情一直被掩蓋住
掩耳盜鈴的鴕鳥心態讓水把管理人員用減低蓄水量來應付工程設計疏失
把水壩蓄水量都保持在原本設計極限標準之下、
無論何時把水壩水位都只能維持在原來規劃的百分之七十蓄水量
但是這樣做也只是治標不是治本之道
但是中國官場就只求不要發生過錯就將過且過了
只是、現在北京這道緊急命令、指示全國每個水壩都全面高速洩洪
值班的水壩管理人員又是沒有經驗的菜鳥工程師
不顧後果的把水閘門一路開到底
壓力急速改變的結果、就變成一堆工程師擔心的恐怖災難
三峽水壩還是崩塌了
中國有史以來最可怕、死傷最多的洪水來了
長江沿岸數十個大大小小城市都倒大楣了、
逃得不夠快的沿岸居民都成了水下冤魂
爛共產黨有錢去蓋沒必要的建設、就是沒有錢做洪水警報系統
中國百姓只有自求多福了

以上敘述的這些災變發生之時
就是朱言進入美國大使館提出證詞後半個小時開始發生的
這場大災難讓朱言預言的災難成真了
這樣一來、沒人把他當作瘋子看待了
美國駐中國大使甚至親自來到會議室內、
請朱言再說一次整個事情的經過讓她進行報告
總統和國務卿聽完大使的緊急報告之後、
就下達了使館人員撤離令
除了少數幾位人員駐守之外、美國使館工作人員眷屬全體離開中國
當然、順便把朱言偽裝成使館工作人員、打包起來帶回美國
說是要回美國、但是哪有美國時間等客機飛越太平洋
飛機到了沖繩就降了下去
朱言和另一個CIA的人下機、快快帶到一間中情局的安全屋

對著全美的所有大官做出以上簡報

2019年2月8日 星期五

中國崩壞之殺人遊戲(四)遊戲開始、、、正式開始

故事說到這、朱言停下來休息問說「能要杯咖啡嗎?」
天啊、十杯也給你啊
有人遞了一杯星巴克拿鐵進來
朱言有點吃驚「這附近有星巴克啊、那我可以要份肉桂捲嗎?」
國際連鎖公司或許抹殺了地方特色小吃、
但是全球化的好處就是讓大家知道菜單上有什麼
不過這裡沒有肉桂捲、只有甜甜圈
朱言不挑、人家給他什麼都吃下去
吃完喝畢、深呼吸一口氣
他知道自己再來要講的事情太大條了
大到他必須逃出中國、幾近叛國的跑來跟美國人說明真相
壓力真的大到他快要不能呼吸的程度了

朱博士繼續他的回憶
『再來發生的事情你們都知道了
搞不好你們知道的、會比我多很多
因為、、、你們知道的、中國把資訊都封鎖了
我都是靠著翻牆偷看CNN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好、讓我再說一遍、
四天前、已經是五天前了、五天前的十月三十號的晚上
我在研究室裡工作了一整天、忙得天昏地暗的、大概晚上八點左右回到我的住處、
還沒坐下就接到張俊的電話、他在電話裡的聲音充滿了恐懼
『出事了、你知道嗎?』
整天都泡在實驗室裡的我當然什麼都不知道、
他傳給我一個連結
我點出來看、外電報導說被北京、上海、天津這三個大城市發生了數十起的爆炸事件
我看新聞影片傳出來的畫面都是爆炸過後的慘狀

從影片畫面判斷、那些都是有名的大型餐廳
當時我心想的就是「我的天啊、不會吧」
同一個影片我重複看了好幾次、
看完又搜尋其他新聞繼續看
越查我就越確定、我的計劃給人拿去用了、
我遊戲狂想的恐怖攻擊計畫居然成為真實了
越確定我就越害怕
怕到說不出話來
等到我終於有勇氣站起來已經是半小時以後的事情了
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出門狂奔跑到一條街外的張俊的公寓去
他住的地方當然是最高級最豪華們盡最森嚴的豪宅大樓、
門口警衛雖然認識我、但是他不肯放我上去
我發狂的鬼吼鬼叫、要他快點通知張俊放我上去
但他不管打了幾次內線電話就是沒人接聽
我連打幾次他的手機、卻連撥號都撥不出去
仔細一看、發現訊號通通都是零格
心急如焚的我不再等待、轉身就往研究室跑
亂成一團的我跑了三條街才想到我應該叫車的
但是街上像是鬼城一般、街上沒有任何人影
我這才注意到手機上的緊急訊息、北京已經宣布宵禁了、
所有人不得離開家門、要躲在室內
但是我才不管這個、我繼續跑
又跑了幾百公尺、我在一個街角被兩個警察攔了下來
他們還沒開始審問我、我就兇巴巴的叫他調車來載我回研究院
這警察被我的態度和我拿出的單位識別證嚇到、乖乖聽話
警車上、我問他現在狀況到底如何、
他回答我「簡單說就是一片混亂」
他個人能確定的就是、在北京就至少有二十個地方發生爆炸、五六百人死亡、受傷上千
我問了發生爆炸的都是哪些地方、
他把他知道的地方都說了
我這下更確定了、這個爆炸案絕對來自我的手筆
案發地點都是最大最熱鬧最多人聚集的有名餐廳
時間通通是中午用餐時間
這不是我還能是誰
警察看我臉色蒼白、搖搖欲墜、問我要不要緊
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心裡想的就是我死定了
就算不是我下令、只要被查出來我和這件事有關聯、我就死定了
不但我死、連我爸媽妹妹都會一起倒楣
警車在無人的街道上衝刺
五分鐘不到就衝到了研究院、我一下車就快步衝向張俊的研究室
果然、他把自己鎖在裡面
我敲門大聲叫他
他過了一會兒才來開門放我進去
我一進門就問他到底怎麼了、
但他不理我、自顧自的在電腦前不斷的敲打、
我探頭從他背後看、我猜他是要試著去破解密碼、至於要破解什麼系統的密碼、他不說、我也搞不清楚
但是不管張俊怎麼做、他始終都不能找到他要的
大概半小時之後他放棄了、
就見到他狂躁的跳起來、大吼一聲之後、憤怒的把自己的筆電抓起來砸到地上
接著整個桌子上的東西也全部掃下去
我被他嚇呆了
他氣憤的大叫、髒話衝著我噴出、連罵了幾分鐘
他可能不是真的要罵我、只是我是唯一在場的人、所以對象也只能是我、 總之我安靜的讓他罵
罵了幾分鐘後、終於他平靜下來坐在地上
指著電話『打內線給柯倫化、我已經打了N通了、手機被全面停話之前我就打了、他就是不接、
你再試試看、說不定他人回在研究室了』
我照他說的試了、但是沒用、沒人接
我們坐在地上沈默了好幾分鐘
終於、張俊問我說「要怎麼辦?」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張俊顯然想的比我周全多了
他說『我剛剛試過了、想要找出我的計畫的破綻、阻止飛彈發射、搶先一步更改密碼
你知道我看到什麼嗎?』
我當然不知道、他也沒想要我回答、就繼續說下去
『我們的權限通通被不見了、
過往那些有如上帝般的權力
那些橫行無阻的一切網路特權通通沒了、
有人不只盜用了我們的殺人計畫、將它化為現實、
更把一切可以試著去奪回計畫的路線都被切斷了、
聽得懂嗎?我們那個上天下地唯我獨尊的那個網路系統通通都不見了』
說到這、我稍微解釋一下
我們這群研究員算是天之驕子
是黨最信任的一群
血統、思想、家世、一切的一切都是這國家的最高等級的一群
中國權力金字塔上最頂端的那一塊

在中央研究院裡的我們可以享受最高級等級的機密網路使用權
中國在西方科技幫助之下創立的這套金盾系統
不但可以隔絕西方自由世界的網路系統、更可以容許我們得到絕對的生殺大權
我可以任意的駭進我想要看的任何人的網路世界去
只要位處於中國境內、不管你是用什麼手機電腦、使用哪一種軟體、
只要我喜歡、我都可以隨時切入
這種沒有限制的權力太過巨大、那種近似上帝般的特權只要沾染過了、就像染毒一樣無法脫離
我看過一個同事犯了錯之後被開除、他受不了被剝奪這權力的痛苦、跑到大樓屋頂跳下去
張俊剛剛嘗試進入的就是這套金盾系統
他發現所有的最高權限使用者、通通被隔絕在外了
不但進不去、而是完全停擺了
我膽怯的問「是哪個領導下令關掉的嗎?」
張俊轉頭看我、一副你是白癡嗎的表情
「笨蛋、是有人對國家進行攻擊、而且讓我們連試著去做補救的通路都沒有了」
好、我知道我是笨蛋、現在不要說被罵笨蛋白癡、罵再難聽的話都無所謂了、只要跟我說該怎麼辦就好
張俊知道我在想什麼
他面如死灰的說「什麼都不用想了、快逃吧、有多遠逃多遠」
我嚇到說不出話來
他看我孬種的鳥樣子、不耐煩起來
「還待在這裡幹嘛、快跑啊、不跑、你就死定了、不只是你、你家人你工作夥伴、
只要和你牽扯上關係的都不會有好下場的」
我根本沒辦法回話、過了好一會兒才有辦法細細的說出一句
『外面宵禁了、任何人不得出外』
張俊顯然完全不知道這事、他吃了一驚
不過轉念一想、立刻覺得這樣才是正常、
發生這麼大事、宵禁戒嚴這種處置也是剛好而已
我們坐在地上好久沒說話
張俊站起來、到櫃子裡拿出一瓶約翰走路(他跟我說過他討厭中國的白酒、只喝洋酒)


他懶得從一團混的辦公室裡找杯子、拉開瓶塞就對嘴灌了一大口
喝完遞給我、我灌了兩口還給他
他又喝了三口、傳回來給我
沒半小時、我們就幹光了整瓶酒、兩個人就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兩個小時之後、我被張俊粗魯的用腳推醒
睜開眼、我就見到他坐在我旁邊、
兩眼血絲、一臉疲憊地看著我、
他慎重的跟我說
『我想過了、我不能看著事情這樣下去、我要去找柯倫化、去想辦法把事情解決
就算是被處罰也好過這樣坐在這裏眼睜睜的看事情發展下去』
過了大約一分鐘、我才完全從酒精影響之下完全清醒過來、
終於瞭解他說要去做的事情有多偉大
我被他感動了、對他點點頭、然後心想那就豁出去了吧
『我陪你去、要死一起死』
張俊卻搖搖頭
『神經病、你講的好像要跟我殉情似的、我才不要跟你一起死、你要是美女我還考慮一下、像你這種宅男肥男我才不要

而且我這一去搞不好什麼都做不到就莫名其妙地掛掉了
我們一起死的話沒有任何意義、
如果你是美女、死前還可以跟你來一炮、那我讓你跟
你這臭男人想陪我死、我並不想
何況你有你的任務要做、我要你去美國大使館』
『什麼?』我驚呼
『你去把事情告訴老美、告訴他們事情有多嚴重、
然後要他們快點叫全世界都關閉國境、萬一病毒真的爆發的話、至少不能再讓它擴散』
『你瘋了?這怎麼可能?』
『這世界要滅亡了、你不發瘋就準備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