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7日 星期二

桃子的故事(10)兩情相悅

這集之後、想要繼續看下去的讀者就保佑我有時間寫了
我一想到這故事、下筆飛快、一下就寫到這邊了、一天貼一篇
再來就還在慢慢擠了
希望後面情節不要跑掉、、因為我腦子有時會跑掉、、
哈哈

我們從廁所出來、李和爸媽見面行禮打招呼
完全不像平常的他、一整個緊張的要命
非常拘謹、完全不敢開玩笑、跟在台灣時根本完全兩個人
媽媽一再跟他致謝、他幾乎不敢直視她
我牽著他的手不肯放、感到他微微地顫抖、
突然想到『你不會還沒吃飯吧?』
他尷尬笑笑、我趕緊帶著他到學校食堂去
爸媽和我喝茶陪他吃飯
他說『你們沒吃、只有我吃、這樣我會吃不下』
吃不下個鬼
他吃了豬排飯、鰻魚飯、烏龍麵、沙拉、和茶碗蒸還有三碗味噌湯
還有甜點、我們一起吃了甜點
我問他昨晚睡哪裡
李臉紅一下、用一種你幹嘛問的自嘲語調回答我
『帝國大飯店啊』頓了一下、又說『他們沒普通房了、所以我睡在總統套房』我覺得自己實在很蠢會去問他這種問題
爸媽也覺得該離開給我們獨處了
正要離開、教務長和我的班導師和一個唱片公司的部長過來寒暄
他們大大的誇獎了我今天的表現
唱片公司給我名片、想要談談是不是有機會合作
我有點受寵若驚
不過當然想要好好保握機會、試試看
而且如果真的有出唱片的話、版稅要花在哪、我都想好了
這樣交談過後、決定約時間來談一下
說話期間我看到李試圖要退出我們說話的範圍、試著要離開、
我怕他真的跑走、只得穿過眾人、
把他的手緊緊握住、不讓他動
從我演奏完畢、他就想要離開、我怕他在我不注意時趁隙溜走
等到學校的人唱片公司的人離開、
爸媽和我約好明天請李吃晚餐
李突然跟剛剛付飯錢的爸爸說『剛剛的餐費我以後會還給桃子』
我們一起驚訝地望著他、他則是尷尬得要死的表情
爸爸很誠懇的說『拜託、不要這樣說、你救了我女兒、就是救了我們一家人的命、這粗茶淡飯跟你所做的比起來、根本就是九牛一毛、這樣說就太見外了』
然後爸爸突然學著他的聲音
『歐多桑歐多桑、更何況你不是都這樣叫我了、歐多桑請女婿吃點東西、應該是剛好而已』
媽媽也一再的低頭彎腰致謝、請他不要這樣客氣
我看他好像要哭出來似的、就快快帶著他要先回我宿舍
一走出食堂、我的前男友英吉居然有臉走過來要跟我說話
我時在很好奇他要說什麼、就停下來聽
這時、李有點用力的想要抽開我的手、我們掙扎幾下、我乾脆放手、反手一把緊緊抱住他
這樣用力抱住了、他才放棄要逃走
英吉看我倒貼在一個男人身上、想講什麼都講不太出來了
他先是斷斷續續的恭喜我剛剛的精彩表演、然後問說是不是有空可以出來談談
說到這、我就看到前男友、眼睛看著我身後、臉上表情好像一副好像看到鬼的樣子、就是昨天被我嚇到的表情再加倍恐怖的表情
我趕緊轉回頭去看、我一回頭、李就把他的臉別開、不讓我看見他擺出的臉色
因為實在太快了、我只有看到瞬間、他用一種我從未見過的凶惡表情瞪著英吉
怎麼形容呢、
那姿勢大概就是頭低向前、眼球集中到最前面、像是老鷹注視著獵物、要他生吞活剝的樣子
還在臉上寫著「王八蛋、再不滾、我就把你碎屍萬段」的那個意思
英吉嚇到快要哭了、等我眼神從李這邊離開、回頭再去看他的時候、他已經開始逃了
李帶著醋意、在我耳邊說『這輛車想要超我的車、還對你閃光、你這個副駕駛不用做你該做的工作嗎?』
我大笑、叫住英吉
『喂、英吉、這段時間以來、我一直有件事忘了跟你說』
他回頭、我比出中指『fuck you you mother fucker
靠、我怎麼有辦法這麼隨意就說出髒話啊、我的內心真的是淑女啊
不過呢、這些話我是早就想說了、從我看到他和朋子上床那一刻起、我就想破口大罵了、就是禮教把我束縛住、我什麼都沒說、現在說了
啊、真是暢快!
可是、我怎麼會這麼利害、、、、
我是說粗魯啦!我怎麼會這麼粗魯呢?
都是李害我的
是他教壞我的
哈哈哈、教得好

後來、我看同學在群組八卦才知道、
原來發表會後他在後台被朋子遷怒、罵到狗血淋頭之後、當場被她甩了
可能是我會錯意、他似乎是真以為和我還會有機會、所以跑來約我
我怎麼可能會理他、就算李沒來日本找我、我也不會犯賤再去跟這男人有瓜葛、我又不是白癡!

我帶著李、慢慢走出校園
好死不死、一輛賓士開過、後車窗放下、朋子難看的死樣子出現
看著李的時候、露出鄙夷的表情
李做出轉動車窗、放下車窗的姿勢『來、準備、1、2、3』
我們就一起清清喉嚨、做出咳嗽聲音、然後我吐出一口痰、、、、
(其實是口水、我真沒那麼多痰)
我吐出的口水差點擊中賓士
可惡的李和我一起做出聲音、但是他居然沒有吐痰、
他看我失敗的「射擊」、指著我大叫
『你很沒水準耶、好噁心喔、這裡是日本耶、這是講究優雅禮儀的國家耶、你嘛留一點給媒人探聽』
我氣得抓住他大叫、罵他卑鄙、
他笑聲大到可以穿透賓士的車窗擊中朋子
朋子的惡毒眼光在我們嬉笑怒罵聲中完全消失於無形
對於這種嫉妒的恨意最有效的完美反擊就是完全無視她的存在

就當我們幾乎黏在一起的走出學校、來到我宿舍大樓前
說是宿舍、其實我媽買給我的套房
走路到學校只要五分鐘
天啊、母親對我的恩情、我怎麼也報答不了
她賜給我這麼多、我居然敢對她大小聲、我真的太糟糕了

李指著我宿舍旁的公園『諾、我的帝國飯店總統套房到了』
『你在這裡窩一晚?你為什麼不來找我?』
李有點想笑又有點呆滯的
『我想說你要準備發表會要專心、不想打擾你啊』
好吧、本來想要等到進房再親的、現在不管了、誰要看就給他看吧
我想抱他親他、他卻躲開
我有點生氣有點害怕、是怎麼了嗎?
他解釋『我沒洗澡沒刷牙啊』
我的天啊!
『你到底是怎麼來的』
『廉價航空啊、然後、我想說我提款卡還有錢、所以把身上現金都給了秀美、叫她顧小孩
結果靠腰、慘了、我卡忘在家裡沒拿到、到了機場才發現我只有機票』
我呆住了『你不會跟我聯絡喔』
『也不用啊、我沒錢還是可以搞定啊、我就在機場找人搭便車、就來到東京市區裡了啊、
你們學校目標又大、問人就走過來了、當作散步啊』
『那你昨天到現在通通都沒吃東西?』
『有啊、你在百貨公司七樓彈琴、我在地下室生鮮超市試吃 吃到飽啊』
『那牛奶麵包哪來的?』
『一個歐巴桑看我一直試吃、樣子是真的餓到、可憐我、把快要過期品給我、我吃了一個、一個給你啊』
不誇張的、我當場把妝都哭花了
本來要進去宿舍的、現在走去便利商店買他的內衣褲、牙刷、刮鬍刀一切用品
他站在櫃檯、看著明細、我一把搶過來
『閉嘴、你給我閉嘴、不准看、不准記、不准還』
他笑笑『不是啊、我是想說怎麼沒買啤酒』
我笑著說我房間有
回到宿舍、他在門口用日本人的習慣說『打擾了』
我不依照慣例說『完全不會』、反而回答他『你回來了』
他笑著回憶『我以前留學的時候、同學到我家來、說這句打擾了、我都回答他說對啊』
我抱著他、一遍又一遍地對他撒嬌的說『你回來了你回來了你回來了你回來了』
他有點怕怕的、逃進浴室去了
半個多小時刷洗完畢出來
我換穿了一件寬鬆的T恤、等著他喝啤酒
他很緊張的說『你要去洗嗎?』
我搖頭『不要、你只要逮到機會、只要我沒有看著你、你就會逃走』
他笑得很尷尬
『我跟你說、你不用想逃了、我把你的衣服褲子都送洗了、除非你要穿內衣去機場、那就走吧』
『開什麼玩笑、那是我唯一的一套西裝、我怎麼可能會離開他們』
『你有穿西裝的時候?』
『教會有時會有外國神父、神職人員、外賓捐獻大戶來巡視、我要當接待翻譯時穿的』
說到這、他又沈默了
『你到底是有多少心事啊、能不能一次說出來、
你以為我不想留在台灣嗎?
我是在等你開口啊、
不然叫我自己說、我想留、拜託你收留我嗎?我沒那麼大面神
我生病的時候可以這樣講、
但是我好了、我就想要你跟我說愛我、留我、你是男人耶
還有你飛來日本了、那就來跟我說呀、
你既然來找我了、又躲躲藏藏的算什麼』
他灌了一大口啤酒
『事情比較簡單的說法就是、我有躁鬱症』
『我知道啊、我還有憂鬱症呢』
『不是、你知道的只是表面、
我的症狀很嚴重、我六年多來一直沒有好、應該說沒有好很多、
是我掩飾得很好、那天你爸來我就差點發作了』
『是我不好、你發脾氣很正常啊、又沒有怎樣』
『是的、是你不好、你是白癡』突然被罵得這麼兇、我有點委屈
但是他解釋之後、我就覺得我欠罵
『你爸媽找不到你、萬一去報警的時候、你覺得我那地方經得起警察搜索嗎?
他們每一個都要被送到育幼院去、
我要是逃得掉算是運氣好、很有可能得進監牢了』
我這才想到嚴重性、啊的一聲、趕緊頭伏在桌上道歉
他憐愛的摸著我的頭、我的臉
『所以說、我知道我愛你了、你也愛我、但是我哪敢愛啊
當時要不是你爸在場、我可能會抓狂起來打你也不一定、你不知道我病的有多嚴重啊
我至少跟秀美說過一萬遍、我一發脾氣就要叫我走開、我沒走開的話就要換她跑去躲起來、
不要待在我旁邊、我怕我打他、打小孩、打任何我打得到的人』
他繼續喝一大口啤酒、深呼吸好幾次、
『你聽我說的故事、關於我老婆小孩死於車禍、你會以為我在車上、只有受傷但沒死、對不對?
不是的、他們是給另外一個男人載走的、所以是三個一起死的
我的妻子帶著我的兒子、跟別人出去玩、過夜、住同一間房、然後出車禍死了
她要跟我離婚去跟別人、離婚文件放在家裡、等我回來簽字
我人在國外、什麼都不知道、突然聽到噩耗、我整個人都傻了、、、應該說瘋了』
我嚇到不能言語了
『我載你爸去機場是要問他、要怎麼放下嫉妒怨恨、要怎麼面對未來
因為他懂、所以我就找他問了
真的很不好意思、從你這兒知道你家的隱私、卻拿來問他、真的對不起』
我眼淚直接就流下來了
『我們之間、
階級財富差距都還是小事、國家地方距離的差別也不會是大問題了、
因為我那個地方也不會太長久了
雖然對其他小孩不太好意思
但是我真的想要走了、秀美一上大學、我就要慢慢抽身、離開那裡了
我真的已經沒力了
我想要出國去流浪、我想要去太平洋小島、很浪漫吧
但是、天啊、你來了、我的計劃就亂了
我想要你、我好想要你、我幾乎又想酗酒的那樣渴望著你
聽懂意思嗎?就是想要用酒精麻醉自己才能阻止自己去追求你的意思
但是我沒喝、就是想要讓自己行動、伸手去侵犯妳、撕掉你的衣服、扯掉你的裙子、然後、、』
我讓他自已演到高興、沒理他、他自己停了繼續說
『你回家當天我就想跟你回來啊、
我想要天天和你在一起啊
但是我能走去哪裡
先不說那些小孩、你跟我這種瘋子會快樂嗎?
我不能妨礙你在這世界發光發熱的機會啊
我說要守護你、說完我就後悔了、我說這幹嘛、讓你以後要走的時候多一份牽掛而已
你不需要我啊、你需要的、你都有了、我只是、、、』
說到這他居然說不下去
『只是什麼?』
『我只是你生命的過客而已、你精彩的人生中的插曲、最多是小星星變奏曲、不會是第九交響曲合唱』
我把他的手上的啤酒拿起來喝掉
『白癡、現在看看誰是白癡、
一個能夠像神一般存在的男人、光芒四射、所向無敵的偉大身影
救助無數鄉民生命的超人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想法啊
這麼白癡、懦弱、愚蠢、氣量狹小、、、、的想法
我還有什麼沒說到的嗎?』
『你說什麼都沒關係啦、你只要在後面加上我性能力超強、男人其他的缺陷是可以補救的』
『好吧、那我們就來看看、是不是可以補救、說太多無益、我沒你那麼會說、但是我很勇敢、我會用行動來證實我的愛』
我站起來脫掉衣服、他嚇到
我全身赤裸地靠近他
他有點顫抖了
『我、我、我快七年沒有性行為了、不知道會不會表現的很差、做的不好請多多見諒、
幾乎要跟處男一樣、什麼都不會了』
我笑著抱著他
他開始吻我
『其實我被前妻背叛、心理創傷、變成陽痿性無能了』
我之前和他擁抱過、知道這不是真的
『那、讓我來治療你吧、你治癒過我、換我來幫你』














2018年7月16日 星期一

桃子的故事(9)復仇女神

關於音樂的部分、
不用解釋、看也知道我是唬爛的
如果有行家看到、實在錯的離譜的、請來指正
一定改進
不過其他部分真的有趣極了~




回到我家、我洗了個很過癮的澡、待在浴缸裡泡到皮膚都皺了才起來、然後躺在我的大床上、睡得很深很舒服、
依照這個月養成的習慣、天一亮我就醒了
我下廚露了一手
就是把每天煮的雜菜粥、煮個日本版的給爸媽吃
他們吃了一驚、當然大讚好吃
我邊笑邊把每天數十人爭吃的混戰過程說給他們聽
媽媽聽得好心疼又好驕傲、想不到她嬌生慣養的女兒可以做到這些
吃完、休息過後、我穿上漂亮洋裝、
本來要化妝的、但是擦完口紅就決定不要了
我要用素顏去面對一切
一個人走進學校
校園裡看到我的同學、紛紛發出低聲的驚叫
我好像動物園的猴子似的、被當作展覽的對象
但我挺直腰、帶著淡淡的微笑、勇敢的、、、、至少表現得很勇敢的走進音樂學院
我先去找教授、
和老師談過、她倒是很慈悲
我該修的學分都修了
雖然曠課數不少、但是都還在可容忍範圍
明天的表演一定要出現、然後表演的夠好的話、她就不會痛下殺手當掉我
我感謝過她、出來找間琴室練習
然後中午時間到、我知道該面對的也躲不了、我也不想躲了
就大步邁向食堂
果然
我的前男友和前閨蜜就在那邊
親親密密的擠在一起午餐
我心裡沒有痛苦、只有憤怒和不屑
當我在拿餐具的時候、他們自己牽手走到我身後來了
我前閨蜜朋子裝出一副很在意的口吻說畫、
那音量不是說給我聽的、是說給全部的人聽的
「我聽說桃子你回來了、你身體都好了嗎、聽說你是被送進精神病院、噢、我的天啊、
精神病院耶、那裡面是不是很恐怖?
你好厲害、能忍受那個地方、是我就不行了」
我背對他們、靜靜聽完她的嘲弄
背叛我的前男友小小聲的完全無力的阻止她『不要這樣啦』
可能是我的想像、我只覺得那聲音真實的含義是鼓勵她繼續說下去
我一時想不出任何回答他們的話
媽媽的教養裡面沒有教我如何應對這種惡意對白
而、當我無助時、李就出現在我腦海裡了、
他用來嚇我的鬼故事嚇人招數現在正是使用的時候
我慢慢地把我的馬尾放下、讓長髮披散開、有點遮住臉
用很小的聲音說『你知道我是怎麼從精神病院出來的嗎?』
小聲量會讓他們不自禁靠向我、想要聽清楚我說什麼
我用更小聲但很清楚的聲量說出下一句
『我殺了醫生護士然後逃出來的』
他們兩人對看一眼、不確定自己有沒有聽錯
這時我突然快速轉身、大喊一聲『就像這樣 』
一手抓起叉子、一副要刺向他們的兇狠樣子、
更精彩的是我在眼角、嘴角塗上了番茄醬
整個臉乍看之下、應該很像是鮮血滿面
(可惜現場沒鏡子、我看不到自己作品、實在可惜)
轉身同時我還發出非常悽厲的恐怖笑聲
然後、
超好笑的
我的前男友嚇到轉身就逃、他撞到一個同學的餐盤、兩個人撞倒在地、湯湯水水的、應該是盤咖哩、倒在他身上
但是他不管燙傷了沒、更沒管他的現任女友如何
一個男人連滾帶爬的逃出餐廳
我的前閨蜜、他的現任女友朋子、跌坐在地上、暈了過去
我有點驚訝、這效果未免太好了
然後我聽到一聲噗赤的笑聲、我趕緊轉過去找那熟悉聲音的出處
但是什麼都沒找到了
我一定是太習慣他的陪伴了、李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
我把叉子放下、拿面紙把臉擦乾淨
蹲在地上看著我前閨蜜、臉上露出真誠的復仇快意微笑
她慢慢醒來、睜開眼睛發現我蹲在她身前
我用一種白痴的笑法「呵呵、呵呵、呵呵」
此時的我對李充滿誠摯的感激、
如果不是一天到晚聽他這種智障笑聲、我真的學不來這種白癡樣
我前閨蜜根本不知道是什麼狀況、只想盡量遠離我、撐住身體向後、直到撞到桌腳才停
我笑笑『喂、接著』
我清清喉嚨、吐出一口痰、噁心的分泌物落在她雙腳之間
我的前閨蜜、假裝愛我、發誓一輩子都要做好姐妹、事實上痛恨我暗算我出賣我的這個人、發出一聲小聲的哀嚎
跟前男友一樣手腳並用、像條狗似的、連滾帶爬的逃出了食堂
我就知道、這種喜歡欺負人的人本質就是懦夫就是俗辣
我站起身、環顧四周
沒有半個人敢直視我
不幸靠我最近的幾個、用最慢的速度盡可能地不漏痕跡的遠離我
不敢接近我、也不敢冒犯到我
現在的我、是高高在上的復仇女神了
我幫打掃的歐巴桑掃乾淨一地的垃圾
自已搶先去擦掉我吐出來的排泄物、真是丟臉、真是噁心、、、、真是愉快
用無比暢快心情、坐下來吃大碗的豬排飯、
以前的我連半碗都吃不完、現在、、開玩笑、再一份都是小意思
兩個學妹、帶著崇拜的眼神靠過來、問我、學姊可以一起坐嗎?
另一個同學、很安靜沒什麼朋友的女孩、本來也要湊過來、但是看到有人捷足先登就轉身走開
我叫住她、來、三人通通一起來、坐到女王身邊來
可惜我要畢業了、不然從今起自成一派系、稱霸校園、保護弱小絕不再讓人被欺侮霸凌

食堂之役大獲全勝             
我志得意滿的大步走出系所、
想到我的恩人沖教授、來到他的研究室、登門向他道謝感恩
沖教授一種早知道我要來的樣子、非常慈祥的和我交談
對於我的復原、他用種我早就知道你會好起來的當然態度
我忍不住問說「你是介紹過多少人去找李啊」
「沒有啊」他回答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當時的我就是有個感覺、想說你到台灣去找他的話、你們會一起想出辦法面對這一切的、
我自己是三年前去找過他、
親眼看到他的生活、讓我對自己經有點厭倦的教書生活重新點燃動力、我早上才跟他說、我對他的感謝不會亞於你啊』
我大吃一驚站起來『你早上看過他?』
他比我更驚訝『你們不是一起回來的嗎?』
我很冒失的衝出他的辦公室、剛剛那笑聲果然是他、
他趕到日本來了、來守護我
我就知道那個感覺、他一直在我身邊的感覺是對的
但是呢、很討厭的、我找不到他的人
我走了好幾圈校園還是失望了
回到琴室、看到閨蜜那組人馬的其中一兩個在外面窺伺
我猜是要探聽我這段期間是否退步了之類的
雖然不怕他們看、但是就是覺得不舒服
想想、乾脆快步跑出校園
看到一個學妹、叫住她、跟他借腳踏車
學妹有點傻眼、但是我也不等她反對、我就把鐵馬直接搶過來了
這招你沒反對就是贊成的不要臉借東西法也是從李身上學來的
我邊騎車、邊想
我這個月到底學到了多少啊
學會騎腳踏車、騎摩托車、做菜、罵髒話、從車窗吐痰到外面、吃水果丟渣渣
還學會剛剛那種嚇人的方法
還學會開大貨車
學會拜拜
學會活得快樂而不是為別人而活
我越想就越快樂、
騎到一家百貨公司
到七樓、我知道那裡有鋼琴專賣櫃
到那邊、我就用人家的鋼琴來練習
人潮來來去去的、有人留下來欣賞、有人聽聽就走了
在那種吵雜環境中、我彷彿回到台灣時的音樂課
我沈浸在樂曲單純的快樂之中
把我想要彈的曲目練了十幾遍、幸褔的時間總是快到讓人不可置信
一個業務員有點想趕我走又不敢、
拿個紙袋、站在我身邊
練習完畢、我終於注意到他、
他怯生生把紙袋交給我、然後說「小姐我們營業時間到了」
我不肯拿他的禮物、跟他道謝就要走了
他看我誤會了、趕緊解釋『小姐、這是一個先生要我交給你的』
我打開一看、是牛奶和紅豆麵包
李、他還是在守護著我
我差點又哭了、
不顧禮儀、邊走邊吃邊喝
走出百貨公司才發現紙袋裡還有張紙
是用中文寫的
「進入神的領域、然後讓神引領你的才華」
我把紙放在我懷裏、感覺到一股溫暖
不懂他為什麼不肯和我見面
只得騎車回去學校還人、然後回宿舍休息

第二天早上十點、畢業發表會正式展開
我被排到最後一位、也就是要等到下午場次
我把我選定的曲目交上去、老師和同學只要是看到的、無不用奇異的眼神看我
在這講究技巧、強調特色的場合
朋子一如我的預期、彈奏最拿手的拉赫曼尼諾夫第三號鋼琴協奏曲
我的前男友英吉選擇李斯特的死之舞
這些都是極難彈奏、非常可以凸顯個人技術的曲子
這種場合、很少人會選貝多芬的、我不但選了、居然還選了田園交響曲第四樂章
這根本是一種神經病的亂搞
看著同學悲憫的眼神、我心想「對、我就是瘋了、你不爽啊」
然後偷笑自己的反應、我真的變成台灣人了、恁祖嬤是台灣狼啦
我也不去聽同學的演奏、就一個人躲在休息室裡
坐著坐著、我居然睡著了
我居然在最緊張最重要的表演前睡著了
等到倒數第二個同學開始前、
場控人員發覺我居然沒在一旁等候才到後台叫醒我
我梳洗一下、進場的時候、同學剛好彈奏完畢、站起來謝幕
我不疾不徐走進舞台、
目光掃過觀眾席、爸媽都坐在台下、朋子英吉則是從舞台後方的布幕之間偷窺
我看不到李的身影
但是我知道他一定在某個角落看著
用了比一般人更多一點時間就定位、
然後我深呼吸幾次、調勻情緒
突然之間、從觀眾席的最後面、
有個人鼓掌叫好
bravobravo、、、、啊、還沒開始啊、、、、啊、對不起」
全部人大笑、我也笑了
是他、把我從地獄救回來的男人、我深深愛上的男人、他果然在守護著我
我本來就不會緊張、現在則是輕鬆極了
我站起來、用力的把琴鍵狠狠的壓下去
田園交響曲的第四樂章、快版、貝多芬標題註記、暴風雨
但我所彈奏的、不是暴風雨、是西北雨
台灣特有的夏日午後氣候現象
在炎夏午後、會有這樣的一陣及時陣雨、讓人心情舒暢、愉悅的一場快雨
沒有冷氣的孩子們和拼命養活他們的男人還有音樂老師
一起在操場上玩水
在草地上滑水、
把人當做冰上曲棍球丟來丟去
我們沒有錢沒有車沒有房子甚至沒有下一餐
但是我們沒有任何憂愁苦惱
我們快樂的像是神仙
我們在愜意的田園中生活著
我們身邊認識的人持續不斷的施捨他們的溫暖善良
我們周圍陌生的人隨意佈施他們的慷慨
我們或許曾經失去、
但我們總是得到更多
我們是一家人、不需要血緣的一家人
我們在田園快樂地生活著

我一定是把這個意象表現的很動人
因為所有的觀眾都站起來大聲的鼓掌、久久沒有停止的意思
朋子在布幕的空隙之間傳來一道仇恨的眼光
我突然懂了她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單純就是嫉妒而已、
不去珍惜自己所有的一切、卻怨恨我擁有的比她多
我笑了
我徹底地打敗我的惡夢了
但是這時、當我第三度鞠躬謝幕時、我看到觀眾席的後門打開、有道身影快速的離去
就像我的選曲讓所有人驚訝一樣、我接著的動作也讓所有人嚇到
我從舞台上跳下去(不是階梯一階一階跑下去、是直接跳下去)然後追了出去
這時、才有人注意到、我穿的是布鞋、
我居然穿了球鞋來參加古典音樂表演
這種神經病真的全日本找不到
但是我一點點都不在乎、
我為什麼要在乎這些試圖傷害我的同學的看法
現在的我只想追上我的男人
他是我唯一需要在乎的人、
我覺得我已經跑出我這輩子最快的速度了
但是我還是追不上他
不是追不到而已、我是完全看不到他的背影
我有點絕望的大叫『膽小鬼、你不要跑』
我有種感覺、如果我沒追到的話、他會立刻回台灣去、從此消失
追到大廳卻完全沒有他的蹤跡
我正想往外跑、但是轉念一想、問櫃台人員、有人跑出去嗎?
我好像可以看到呆掉的這個人腦海出現的字眼「這人不是演奏者嗎?怎麼在這邊罵人追人?』
另一個還會反應的服務人員指著男廁「有個人跑到那邊去了」
我追到廁所、一腳踢開門、大叫『給我出來、你這臭小子、你給我出來』
李站在洗手台前、賊賊的偷笑、一副剛上完廁所的樣子
他回了一句日文、中文有點難翻譯
我剛剛罵他「大便傢伙、給我出來」
(日文的罵人字眼非常有限、「大便」「傢伙」已經算是最髒的了)
他笑著回答我「大便要先出來了、我這傢伙才有辦法走出來」
我被他逗笑了
他裝得超假的『啊、天涯何處不相逢啊、怎麼會這麼巧在這邊遇到大小姐呢?』
我一時對這嬉皮笑臉的混蛋不知道該說什麼
突然想到一招『我腳扭到了、為了追你、從舞台上跳下來、扭到了、好痛』
他知道我可能是裝的、但是還是沒辦法狠心不理我
『哪一腳?』
我伸出左腳
他把我鞋子脫掉
把我公主抱起來、把左腳放到洗水台、用冷水沖洗腳踝
我看著他關心我的神情、覺得好開心
他問我說『這樣有沒有好一點』
我用一個吻回答他
他回吻時、從鏡子看到
『你爸媽、門外面那兩人應該是你爸媽、站在男廁外面等我們出去』
我嚇一跳、回頭看、果然是爸媽
要從他懷裏下去穿鞋、李把我放下、單膝下跪、拿擦手紙幫我把腳擦乾、再幫我穿鞋
我眼睛充滿水氣、覺得這種溫柔可以把我完全治癒、不管是憂鬱症躁鬱症還是厭食症或是任何精神病
不管天底下哪種病、他都可以治好我
或者應該說、只要有他、我就不會生病了






2018年7月15日 星期日

桃子的故事(8) 恁祖嬤是台灣人


這篇的標題本來要想寫挖幹恁娘
實在是、、、、太殺了
所以變成不是四個字的、
看過內容就會覺得很恰當
就是這種感覺!
大支的台灣Song裡說的、`你不是台灣人就不會瞭解

回到了日本、本想自己坐電車回家、但一出境、就看到爸媽來接機
我一想就知道了、一定是李通風報信的
他送我爸去機場路上、兩人究竟談了多少啊
我先抱了爸爸、
然後看著我媽、看到我、她已經高興的哭到不行了、我親親她、然後也緊緊抱她、在她耳邊說了好幾次對不起
然後我站中間、三人攜手一起上車回家
到了市區、車慢下來、想到應該要跟他報個平安
結果電話居然是秀美接的
她裝的非常不像、還笑出來
「我是他新女朋友、是的、你上飛機、他就去交女友了」
這故事已經夠爛了、秀美還轉身去吐他槽
「新女友?你是有舊女友喔、你不要臉、人家可沒承認」
李用台語罵了幾句、我聽不懂、意思應該是你閉嘴照做的那意思
秀美繼續用英文演下去
『以新女友的身份告訴你、你不要再打電話來了、不要破壞我們的感情」
演員很不敬業、演到一半又吐他槽
「這世界會有誰這麼倒霉跟你有感情啊」
李又叫她不要靠腰、繼續演(靠腰這字我聽得懂)
秀美說『總之、就是叫你不要再打來了、他有新歡了』
我說「叫他聽」
秀美說「他現在是鴕鳥、不能動了、只剩下屁股露出來了」
我說那按擴音、切成喇叭、我自己都可以聽到我的聲音在小公寓裡迴盪
我用日文
『你也差不多一點、你是有叫我留下嗎
海角七號的阿嘉至少有說一句「留下來、不然我跟你走」
你說了什麼嗎?
你膽小鬼、什麼不敢說的膽小鬼』
他一聽之下就衝過來對著電話用日文大叫
『叫 你留下?
你是要我叫你放棄你日本高尚優雅的上流社會生活、
然後來過我這種窮到連鬼都不想抓、天天餓肚子的窮人生活嗎?大小姐』
他用的字眼是おじょうsama (お嬢樣)、
這是比一般尊稱大小姐再更高級一點點的意思
但是配上他諷刺的音調、跟一般敬語要傳達的尊敬是相反的意思
要懂日文的人、才會了解的刻薄語氣
我大怒、對著話筒就罵「哇幹你娘啦」

罵完我本以為他會生氣、結果電話傳來笑聲
他放聲狂笑、笑到快斷氣了、
秀美也笑了、一開始還小小聲、後來忍不住笑得很大聲、
我本來在生氣結果也跟著笑出來
笑聲中他說「你不是日本人了、你是台灣人了、哈哈哈、我把你變成台灣人了」
接著用台語說「恁祖媽是台灣郎啦」說完又笑
我覺得我應該繼續生氣才對、就把電話掛了
頭抬起來
爸媽臉上出現很怪異的表情
爸爸是憋住笑的忍耐
媽媽是驚訝又好笑又有點不安的混合表情
不過他們都沒說話、
直到下車了、我們眼神對到、突然三人都笑了
爸爸說『麻煩有一天你覺得可以的話、翻譯給我聽一下、我還蠻想了解這段對話的」
媽媽對爸爸說、「知道之後麻煩說給我聽」
要進電梯之前、
Line傳來訊息、我以為是他要道歉什麼的、有點偷高興一下
結果、居然是秀美用他電話傳來的訊息
上面寫著『我偷看他手機看到的、偷傳給你、你欠我一次、
要跟我說你們剛剛說話內容、聽懂的部分就超好笑的、日文的部分要翻譯給我聽』
她也想要知道、怎麼這麼多人要知道
然後我就看到我的照片了
兩張照片、
一張是我被他抱著跳進水潭、然後在那裡看日出的那早上、
我完全沒注意到他拍我
我全身濕搭搭的、長髮垂肩、然後衣服緊貼著我身體、曲線畢覽無遺、
說真的、我從沒見過我自己性感成這樣子、
什麼都沒露、但是一整個讓人驚艷的撫媚
                         (圖與文無關、只是要說明不露的性感)

另一張則是我爸去找到我那天、我們在雨中玩水之時、
有段時間太陽穿過雲層空隙照射下來
陽光灑在我身上、我對著孩子們大笑
我看起來好快樂、無憂無慮的幸福滿足
這兩張照拍得真的很棒、我忍不住啊的一聲
媽媽問我怎麼了、我把手機給他們看
兩人都發出真誠的讚嘆
媽媽說『這位李君捕捉到你最美的一面啊』
「李君」、我聽到這種稱謂不禁笑了
要是媽媽見到他發瘋的樣子、不知道會嚇成什麼程度
不要說別的、光是跳鋼管舞那段、就會讓媽媽退避三舍吧
她好像在網路上看過了、不過現場看才更有震撼力、嚇死正常人的神經病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