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31日 星期四

激情結合

大家回房休息去了、
但是柳如眉可不累、拉著林清楓就進屋去繼續討論
劍法拳腳內功什麼都講、
兩人口中討論、手上比劃又過了一個時辰、
到了個段落、林清楓笑說
『師姐啊、時間已經三更又半夜了、你不睡、師弟我受不了了、
我明天一大早還要和小玉去買菜呢』
柳如眉興致還是非常高昂
『朝聞道夕死可矣、買什麼菜吃什麼飯、有什麼比學武功更好玩更有意思的呢』
『有啊、不過我猜你不知道』
『那是什麼?』
『還是別問了、說了我怕你又要打我』
『死小子又想說風話』說著果然舉手打他的頭
想不到林清楓不閃不避讓她打了一下
被打之後竟把師姐的手抓住不放
柳如眉一驚『幹嘛?放手』
另一手點他肩部穴道想逼他放手
林清楓伸手又把她另一手抓住了
柳如眉看他雙眼含笑但目光射出一股火熱的情感、不禁有點害怕
林清楓將她雙手反剪到身後、
身子和她緊緊相貼著
鼻子更是幾乎觸在一起了
柳如眉想用力掙脫開他
『你不放手我就要生氣了哦』
『我已經等候你一輩子了、我還有可能放手嗎?』
說完話就吻了下去
柳如眉大驚之下整個人呆住了
這時林清楓已經放開她手用力抱住了她身體
而那個吻還是持續下去
柳如眉整個腦筋一片空白、
什麼也想不起來、什麼反應也做不出來
只感受一股男子強烈濃郁的氣息
慢慢的親吻離開了嘴唇
接著把柳如眉的眼、鼻、耳、頸吻了個遍
等到林清楓開始脫她衣服時
她才突然驚醒過來、一個巴掌打了下去『混蛋你在幹嘛』
林清楓摸摸自己臉頰、笑笑又開始吻她
柳如眉掙扎幾下又被他抱住、吻的無法動彈
想咬他又一直被他的舌頭化解開去
林清楓又繼續往頸部吻去、柳如眉全身痠麻不知如何才好
柳如眉衣裳漸漸都被他溫柔的褪去
她羞怯的緊閉雙眼任由他放肆
突然感到林清楓停止了動作
睜開眼看到他正在欣賞她的裸體
幾乎有點顫抖的聲音
『天啊、我的前半生都白活了、
居然活到這把年紀了才讓我欣賞到這麼動人的美麗身體、
天啊、這才是朝聞道夕死可以
看過你之後就算死也沒有遺憾了
不不不、我說錯了、師姐、我的下半輩子因為你才會有意義、
如果不再讓我看你抱你吻你和你一起、我不如死了算了』
柳如眉在極度慌亂中感到他炙熱情意不禁也有些感動
不過還是害羞的把手舉起來遮住自己胸部
林輕楓輕輕地把手拿開
去品嚐她豐滿的乳房
如果剛剛的吻讓柳如眉又慌張又喜歡
現在的吻讓她猶如酒醉、完全失去意識
最後一絲的理智也不見了
只想讓這個師弟好好的疼愛自己
這個來歷奇怪的師弟雖然只和自己認識一天
但是卻是那麼熟悉那麼投合
第一他帶來師父的遺言讓她十年來的痛苦得到解脫
第二他的武學見識讓自己突破多年的瓶頸進入突飛猛進的境界
第三他輕易的讓她恢復無憂無慮的生活
更重要的是他這個人從見面開始就把她當作一個女人
一個需要人疼愛、親近、了解、陪伴的女人
以上種種才讓柳如眉無法抵抗他的熱情攻勢
如今在林清楓的書房裡
柳如眉已經被他脫去全部的衣物
一絲不掛地呈現出她動人性感的身軀
林清楓已經吻遍她的全身
正往她神秘的花徑親去
柳如眉無力地推他的腦袋『不行、那裡很髒』
『我心愛的師姐身上沒有髒的地方、就算流了一身的汗水也都是香的』
兩人從白天過招到夜晚
身上的汗水溼了又乾、乾了又濕
現在兩人更是渾身都是激情的水滴
柳如眉被他的言語感動的同時感受他的舌頭已經進入自己的身體來了
那種從沒有過的激動讓她再也忍不住呻吟出聲
那羞人的聲音一發出來、一開始柳如眉還伸手掩住自己嘴巴
但是到後來再也受不了了放開手盡情的呼喊出自己的情慾
讓柳如眉享受到快意的林清楓壞壞地笑著站起來
柳如眉見到他把自己衣物拋到一旁、露出了男子雄壯的身軀
此時已經無力抵抗這男人熱烈的感情
被他抱著又是深深一吻
此時柳如眉體內內力猶如大海翻騰、隨著林清楓的接觸而有著強烈的反應
『怎麼會這樣?』
林清楓在百忙中沒時間解釋只有說
『不用理會、放空自己不要用力不要想去控制它、盡情享受我的寵愛就好了』
接著林清楓就和她融為一體了
柳如眉雖是處女之身、但多年習武的身體沒有太多的痛楚
微微疼痛之後就開始感受到身為女人的原始快樂了
剛剛林清楓用口舌讓她覺得無比的舒暢
現在用男性陽具直接深入女人身體之內
除了純粹的男歡女愛的愉悅之外
柳如眉苦練二十多年的內力竟和林清楓產生了不可思議的強烈吸引作用
她腦中閃過一道念頭
『師弟是和我練一種陰陽雙修的法門嗎?
還是江湖傳說的那種淫賊的採陰補陽之術、
我會被師弟採補而死嗎?
就算是、我現在也沒辦法抵抗這種快感了!』
柳如眉本來有點自暴自棄胡思亂想
睜開眼看到師弟也正望著自己、他雙眼帶著有點調皮但是火熱的愛意
就把那一絲疑慮去除了
『不管這人底細到底是如何、光是這種眼神就可以確定他不會害我的』
柳如眉沒有根據卻無比堅定的如此相信著
那眼神太像師父從小看著她的關愛憐惜了
像到她把身子給了他都沒有半點悔恨
柳如眉心裡如此轉折的同一時間
兩人的內力卻如江河匯流入海
融合為一並且在兩人身上不停運轉
轉到第七週天時柳如眉恍然大悟
『師弟是藉由男女之間差異的互補來將師門那種過於威猛的霸道之氣加以化解』
想通此節她更是將身心全部放開不再有任何顧忌
全心將自己交給師弟去擺佈
果然內勁融合運轉更加順暢
在兩人體內連轉三十六週天之後終於再也不分彼此
陰陽相合、剛柔並濟
林清楓也在此時將陽精盡數射進柳如眉體內

兩人緊緊相擁深吻、最後進入夢鄉


2016年3月29日 星期二

自然比較好

結束一段生活回到自家展開又一段新生命的朋友最近跟我說
他的日子過的還不錯、、、、
而我最近聽過吳念真接受鄭弘儀訪問時說到
『憂鬱症患者最討厭聽到親友說、
不要想太多、要多正面思考、要多運動、、、、、』
所以我一點不敢跟朋友說那些自以為很正面的廢言
(雖然我這朋友沒得憂鬱症、但是還在憂鬱狀態應該沒錯、、
、、、難道有人在這種生離死別狀態下會很開心的嗎?)
而一個朋友能做的就是盡量的陪他
我的肉體沒辦法超越時空地理限制過去陪他(人家也不需要我陪)
但是精神要到位
而我想來想去、
我最拿手的還是貼圖貼歌了
既然這樣、那就貼吧
我知道我知道、一張不足以表達誠意
貼了兩張不貼第三張像話嗎
貼完三張(就像酒席都是先乾三杯再說話)再貼首歌
有人可能會覺得人家可能不見得會喜歡這種照片啊
哦、關於這事、我的看法是
管你喜不喜歡、我喜歡不就得了
活在這種出門可能被神經病毒蟲砍頭的年代、
凡事喜歡就好、爽到就好
其他的不用想太多
想太多很累
講到這、不再多貼一張讓自己讓大家爽一下說個過去嗎?
而說到爽一下
就說到重點了
重點就是、、、
先貼進入重點圖
我的重點就是、、、什麼?嫌穿太多、幹、色鱉、
好啦重貼一張
我的重點就是
我開玩笑的說、不要看太多A片A書什麼的、慾火焚身很麻煩
他說、現在的他無欲無求了、不會再想那些了
哈哈哈、這個、我說啊、那個啊
先貼圖讓我笑一下

這個、人啊、是這樣的、只要是人就會七情六慾就會喜怒哀樂
什麼死人骨頭的麻煩事都會沾惹到啦
慾望這件事更是絕對中的絕對
只要一口呼吸還在就不會消失的
對於性慾這東西除非去勢變太監
不然你跟我說無欲無求
我只能跟你說
要唬爛也去找別人、你說給我聽是因為我天真無邪又可愛嗎
人、順乎自然比較好啦
更重要的、認清自然、認清事實、認清自己啦
像這樣拍個照故意顛顛倒倒的
不自然就不會是好照片
自然發洩自己的慾望、、、、
當然不是叫你去找炮友、或者自告奮勇要出借肉體
我的重點是要說
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可以像廣告一樣幫你買東西
不是衛生棉啦
我知道你比較不好意思、我可以幫你去情趣用品店買機斯
當然錢你要先給我
我聽說那些東西都很貴
我沒去過不知道
總之、做朋友是幹什麼的、當然是要盡量幫忙
有困難就說吧
要錢、沒有
要人、沒有空
要時間、也不是很空
但是我真的是難得一見的好朋友
真的啦
最後再來一首不同版本的

2016年3月28日 星期一

星空晚宴(武俠小說第十一段)

前言、
居然有人說他在跟我的小說
本來我看一篇才三四十人看
所以也貼得很不起勁
想到說再來就快進入床戲階段了
沒人看就算了、也不是很想貼了
想不到啊想不到
好吧、感謝讀者、繼續貼出來




林清楓給柳如眉追打、連滾帶爬逃了開去
兩人前逃後追的跑進了食堂
所有弟子都呆呆的看著兩人
林清楓停下來裝得若無其事的含笑看著眾人
柳如眉大羞、也只有學林清楓的態度、沒事人般的入席用餐
林清楓坐下來一看不禁呆住了
這哪叫飯啊、根本只有一碗稀飯一點青菜
半點肉也沒看到
『這是清修人在吃的餐點嗎?我可以吃不是修行人的飯嗎?』
眾女弟子有的笑有的嘆氣
原來林家婚禮之後、潘文柔打傷林清楓之後、
林家上下的所有僕役通通消失
柳如眉和弟子們找遍了林府上下沒看到半個人也找不到任何值錢的東西
所謂富甲天下的驚人財富憑空消失了
更扯的是回到真清觀那三個老道姑也不見了
平時照顧大家生活的人就消失了
雪上加霜的是潘文柔和程冰都受傷了
程冰的內傷隨然嚴重但是並不致命
潘文柔那流產的失血狀況不去看醫生不行
但是剛結婚就流產的臭名可不能流傳出去
柳如眉煩惱但不知該如何是好
還好她聰明伶俐小弟子方小玉想出一個辦法
把一個大夫從他家裡『請』來出診
蒙上一塊黑布直到房裡才鬆開
然後把大師姐放在床上
拉上床簾讓醫生看不到臉
診療完同樣方法把人送回
然後去回春堂拿藥
回春堂是林家開的藥鋪、
林老爺有規定窮人出家人拿藥不用給錢
雖然那藥鋪伙計看到藥方
覺得有點奇怪、抬頭看了穿著道袍的方小玉一眼
但是終究還是把藥給了她
方小玉心虛的要命但還是成功地幫師姐拿藥回來救命
但是再聰明的女孩還是不知道沒錢該怎麼餵飽師父師姐二十個人
只得把林家裡面還能找到的東西拿出去賣
但是年輕小女生哪裏知道她拿的碗盤其實都價值不菲
被當鋪掌櫃用少少一點錢打發了
只得靠那點錢買些米買些菜養活大家了
林清楓問清楚了這一切、
奇道『林家人通通失蹤了?怎麼會?林家少爺也不見了?』
問到這兒
人人面面相覷無人敢答、無人能答
弟子們已經大約知道大師姐失貞
柳如眉乾咳兩聲正想胡混過去、一人走了進來
向師父行了個禮無精打采的回了座位、食不知味的吃了起來
柳如眉向她說『歡兒、來跟你師叔行禮』
來的人正是洛歡
林清楓落水多日、只有洛歡不肯死心
天天日出就出去尋找、日落才回到林府稍作休息
整座大湖已經被她找遍但是還是完全沒有林清楓消息
洛歡一日比一日傷心、弄得憔悴不堪
這時聽到多了個師叔不禁大奇
抬頭往林清楓瞧來
立即雙眼睜得大大的、死命的盯住他
柳如眉說『這是師公了了道人的關門弟子、風青林風師叔、趕快問好啊』
洛歡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他、嘴巴閉的緊緊的、行了個失魂落魄的禮
柳如眉知道她這些天為了林清楓的事已經身心俱疲了也不怪她
叫她回座吃飯
林清楓笑說『我看這點飯菜不夠讓大家溫飽、我到鎮上弄點東西回來吃』
柳如眉問『你有錢嗎?』
林清楓在口袋摸了幾下『錢財乃是身外之物』
『那就是沒有了』
『這個呢、我等江湖俠士視金錢如糞土』
『所以你有糞土?』
『我還是不和師姐你說了、我弄吃的回來你就知道我的厲害』
林清楓問說誰負責買菜、就請了方小玉和他一起去採買
一屋了家門、方小玉就問『師叔你到底是有錢還是沒有』
『這不是重點吧、現在的重點不在有錢與否、而在於大家吃飽與否、你搞錯重點了』
『問題是沒有錢就沒有辦法吃飽啊』
『這就是你的問題了、你看不清楚事情的真貌
比如說我現在是壞人、拿了這隻劍要殺你、你是要打我的劍還是我的人呢?』
林清楓順手拿起了方小玉的佩劍對她比劃了幾下
方小玉說『當然是打你啊、可是要打過你的劍才有辦法打倒你啊』
『錯了、劍歸劍、人歸人、兩者混在一起看就全錯啦、來、換你拿著、用劍擋住我』
方小玉拿著劍對著林清楓
林清楓身子向左踏一大步佯攻
方小玉劍跟著他刺向他胸口
林清楓快速一個轉身竟然已經來到她身後、一把抱住她然後放開
『這樣簡單說明、我的重點是制住你、跟你的劍一點關係也沒有
你的劍是用來檔住我的、如果擋不著、劍就一點用處也沒有、
所以你該怎麼辦?』
方小玉一點就通『我懂了、再來一次』
林清楓又是佯攻右邊
方小玉作勢要用劍橫劈、林清楓想要向左就被擋住了、
但是林清楓更快地滑回右方
而方小玉的橫劈竟然只是虛招
劍尖跟著林清楓方向直刺
林清楓再度改變方滑向左側
方小玉長劍脫手擲向他、
林清楓右手兩指夾住長劍
方小玉一腳踢向他小腹
林清楓大笑退後『你果然很聰明』
方小玉得到師叔誇獎也很高興
兩人說說談談一陣子來到鎮上
林清楓看到最大的一家餐館春雨樓走了進去
方小玉大急『師叔啊、這家是最貴的啊』
林清楓一笑、招手要掌櫃的過來
掌櫃見此人衣飾華貴氣宇非凡不敢怠慢連忙迎上前來
林清楓說『掌櫃的、在蘇州城待多久了』
掌櫃『小的從小在蘇州長大』
『那你不可能不知道蘇州第一富豪林家在哪裡吧』
『知道是知道、貴客有何吩咐』
『是這樣的、我和林家當今的當家林清楓少爺有約、
但是我呢打從遠方過來、路途給耽擱了、時辰有點錯過了、
但是我現在還是要趕過去赴約、所以我想給主人家一個驚喜、
今晚在他家外面那個小溪邊的涼亭裡辦個星空宴
所以呢、我要掌櫃你現在叫廚房給我動起來、
把最拿手最好吃的菜都給我弄出來、並且派人送到剛說的地方、這不難吧?
十兩、、不不不我要連林少爺覺得很豐盛的好菜、
你給我做個一桌二十兩的上等菜色送過來、千萬不要給我丟臉、知道了嗎?』
說完就走了
方小玉跟著他走、邊走邊回頭看『師叔、二十兩的宴席、我們怎麼付得起?』
林清楓笑道『我們付不起、就要去找付得起的人來付啊』
帶著她轉而走到了蘇州城的煙花區、
方小玉心裡覺得不妙也的確不妙了
林清楓走著走著看到了一群人
一看就知道是富貴公子哥帶著護院保鑣家丁豬朋狗友浩浩蕩蕩的來嫖妓
林清楓吩咐方小玉站住等著、一個人就迎上前去
方小玉看師叔和那群人的首領交頭接耳還不斷指著她笑
不禁有點害羞、有點不自在
過不多時那個公子哥兒人物叫手下拿錢給師叔
師叔拿著錢大笑和一群人一起走回她面前
只聽那群人看著她不住讚嘆『美美美、的確很美』
林清楓附和他們『很美吧、好了、我們走吧』
那公子說『走、走去哪裡?』
『天色這麼黑了、我們要回去吃飯了』
『要回去你回去、你這老婆可要給我留下來、你一百兩已經拿了、還想反悔不成』
方小玉一聽大驚失色、這師叔竟然用一百兩把她賣掉
只聽林清楓笑嘻嘻的說
『這位王公子啊、我說我要把我老婆賣給你、要價一百兩、
可是我可沒說這位姑娘是我老婆啊、這姑娘是我妹子、我可沒說我要賣你我妹子』
那群人聞言大怒
『你這兔崽子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敢來欺騙我家公子』
林清楓笑得可開心
『這個騙字我可承當不起、我明明說把我老婆賣你好不好、
我說很美然後回頭看我妹子、
但是我從沒說過我老婆是這位姑娘啊』
『那你把你老婆交出來』
『交出來是一定要交出來的、可是問題在於沒有的東西我沒辦法交、
我還未娶親啊、沒有娶親哪來的老婆交人?』
公子哥受到愚弄、大怒之下『給我打、打死了我負責』
林清楓往前幾步『有話好好說啊、不要打人啊』
眾為護院保鑣拳腳齊上、往林清楓身上招呼
七八人連打了他十多拳
越打覺得越怪
拳頭好像不是打在人肉上而是打到了一層氣牆上
這人還是笑嘻嘻的
一個最莽撞的拳師推開眾人
一腳踢向林清楓下陰結果拳師大喊一聲倒在地上、
他小腿竟然震斷了、拳師痛到躺在地上哀號
林清楓小聲笑說
『媽的、我忍了幾十年還沒用、你竟然敢動他、真該死啊你』
這群人嘴巴繼續吆喝、臉色都變蒼白了、個個都往後退
不甘上當的公子哥氣得要大夥再上
有個護院喊聲『抄傢伙』
來嫖妓都沒帶大兵器、只有匕首短刀之類的東西
方小玉叫聲『師叔小心』把長劍丟了過去
師叔把劍丟回去『你自己小心就好、師叔用不到』
護院中另一個長肌肉沒長大腦的挺把短刀就直刺過去
林清楓輕巧閃過同時伸指在那豬頭肩上一點、
那人竟然轉向對準公子刺了過去
雖然沒刺中、但是公子已經嚇到鬼吼鬼叫、伸足踢了那護院好幾腳、
被踢的護院莫名其妙自己怎會去刺殺自己主子
其他武師再笨也知道此人是武林高手、沒半個人敢再向前
有個鬼靈精的護院偷偷繞了一小圈來到方小玉的背後、
小師妹畢竟江湖閱歷不夠、沒注意到敵人
這武師用刀抵住她後腰大喝一聲『不許動、不然我就宰了這小妞』
林清楓笑了笑『宰就宰啊、就說她不是我老婆』
接著笑著問方小玉『你的重點是刀?還是人?』
方小玉背對這個武師
手腕一轉連劍帶鞘往他頭上敲下去、同時人身體急速向前、
回頭一看那武師已經被他敲昏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這群人擁著公子一轟而散
林清楓大笑帶著方小玉回去林府
方小玉在路上問道『師叔、這樣好嗎、這不算搶劫嗎?』
『什麼啊、我是騙錢好不好、哪有搶』
『騙錢就比較好嗎?』
『你學武功是為了什麼?
還不是為了除暴安良行俠仗義、難道是練著好玩的、
今天我給你機會劫富濟貧有何不好』
『我們是有劫富但是哪有濟貧?』
『我們連吃飯都有問題了還不貧啊』
方小玉覺得這師叔強詞奪理不再跟他多說
林清楓岔開話題
『背後那刀你處理得很好、雖然你一開始沒注意到他接近你、
但是重點你有掌握住』
『重點不是刀、是他用刀威脅到我、處理了他就解除威脅』
『哈、聰明、來、我們來練練還有沒有別的方法』
林清楓以手刀抵住方小玉後腰
方小玉連使六七種方法都躲不開林清楓
不禁覺得有點沮喪
『師叔啊、你武功太強了、我怎麼逃得開啊』
『那就想想我是你師叔的角度、因為我是你師叔、所以該怎麼做』
方小玉凝神一想
身子不再是向前衝意圖躲開林清楓手刀
而是向後用力想讓刀子插進身體裡
林清楓果然把手刀一縮
就在此時方小玉反向向前一衝逃開了林清楓的狹持
林清楓拍手鼓勵『好、一點就透、我喜歡你這個聰明人』
接著教了她一些劍法原理
方小玉只覺得這師叔武功真是深不可測
林清楓回到林家之前囑咐小玉不要跟別人說傳武、騙錢這些事
遠遠就看到春雨樓的人已經慢慢把大餐搬了過來
叫方小玉去把師父師姐們都請出來
柳如眉等人看到如此豐盛大餐個個心花怒放、當然是放口大嚼
吃的大家眉開眼笑
這段莫名其妙的日子以來大家覺得最愉快的時刻
吃得愉快、林清楓一手持劍一手持杯、在空地上舞起劍來
邊舞還邊吟詩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
劍如風、人如雲、在月光之下飛舞自如、
大病初癒的程冰看到師叔的劍法、眼睛睜得大大的、嘴巴開開的、半响說不出話來心想『天下竟如此高明劍法、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來學會』
才想到這裡、竟看到師父柳如眉持劍躍入圈子裡和師叔共舞了起來
劍舞、舞劍
不管稱呼他兩人的動作
都是美到無以復加的劍術
兩人你來我往、有時雙劍相交有時
弟子中如程冰心裏有懷疑這男子是否是師叔的、
看了他們的劍術再也沒有任何疑慮了
若不是同門弟子不可能在招數、意境、神韻上相似到這種地步
林清楓和柳如眉舞劍一招又一招
雖然是從未事先演練過、卻默契十足好像一生都在一起練武似的
兩人嘴角含笑、如浴春風
林清楓的來到激發了柳如眉這二十多年來對武學的熱情
尤其師父死後、對於自己武功的進展有著一種孤獨到幾近傷感的地步了
這個又奇怪又好玩的師弟讓自己不再是寂寞孤單的一個人
這是二十名弟子完全不能帶給柳如眉的快樂
所以現在才會一改平日嚴肅拘謹的形象
和林清楓玩得這麼開心
柳如眉雖然年近四旬、但是容貌仍是極為美麗
尤其她一生習武所以身材曼妙完全不輸給這群二十歲上下的女弟子們
現在和林清楓吟詩舞劍、來去進退之間
相視而笑、眉來眼去的表情
好像一對情投意合的愛侶
終於兩人四目相對停了下來
周圍弟子響起如雷掌聲
柳如眉才記起來四周有人看著
突然覺得臉紅耳赤、不知該如何是好
而林清楓竟然講解起劍法要訣起來
他把宗門劍法精要之處一一說明給弟子們聽
一開始講的比較艱深
除了柳如眉能懂上八九成之外
就只有程冰能理解三成
他一發覺大家還沒達到能理解階段立刻講的比較淺顯明暸
這樣一來眾弟子們都能體會剛剛劍舞那些招式的意涵
口中講述、手上比試
林清楓興致大發連說了一個時辰

見大家都累了就吩咐大家先去休息、明天再繼續教課

2016年3月26日 星期六

柳如眉(武俠小說第十段)

離開知縣府、林清楓帶著輕鬆愉快的心情散步回到自己的家敲門   
小弟子方小玉前來應門
看到一個長相俊秀、笑容可掬的青年男子對她施禮
『姑娘、小生有禮了、請問是不是有位柳如眉師姐住在這裡?』
『請問你是?』
『在下不才姓風、風吹雨淋的風、
名青林、青乃青黃不接的青、林是風林火山的林
意思就是說呢、
當風吹雨淋弄的收成青黃不接的時候
恐怕就是風林火山的軍隊要起義作亂的時候了
家父取這名字有點難以理解、
不過既然是父親取的名字、我也只有接受了』
『那請問風吹雨淋青黃不接風林火山先生、您有何貴事呢?』
『是是是、在下太囉唆了、難怪姑娘不耐煩、是這樣的』
林清楓裝腔作勢、輕咳一聲
『小弟是前來找我家師姐的
我師姐名叫柳如眉、外號是火鳳凰、師父是了了道人、
而我就是了了道人的關門弟子、
前來和師姐相認並且傳達師父生前最後遺言』
方小玉聽了一呆、先想此人是不是腦子有問題、
師公了了道人一生只有三個女弟子、而且仙逝多年了、哪來一個男弟子
後來又多看他幾眼、外表乾乾淨淨的樣子實在不像瘋子
心想還是先去跟師父說一聲好了
要把人打跑也是師父決定之後再動手
請林清楓稍待要進去和師父傳話
林清楓說
『怕師姐以為我是招搖撞騙之徒、請這位姐姐拿這枚玉珮給師姐看就知道了』
方小玉進去找到柳如眉一一轉達然後奉上玉珮
柳如眉鳳目睜得大大的、施展輕功衝了出來
林清楓一拜在地大叫一聲『大師姐在上受師弟一拜』
柳如眉也不跟他廢話一把拉起來就是一掌
『哪來的騙子?先師名諱是你叫的嗎?』
想不到林清楓不慌不忙接住她突如其來的一掌
然後是師傳無蹤掌掌法回擊
兩人對了四十多招
你來我往完全都是同門武功
柳如眉手腳漸漸緩了下來、林清楓當然跟著停下招數
柳如眉一掌慢慢推向他胸口兩人手掌相交、
林清楓知道柳如眉在測試他的內功
柳如眉三成、四成、五成慢慢加力
林清楓面帶微笑只守不攻
柳如眉加到九成功力心裏已經信了
這人真是同門中人
招式可以偷學、但是這內功心法師父普天之下只有傳給她
連兩個師妹都沒教
但是師父了了道人傳授武功給他?怎麼可能?
柳如眉心裡認了他、但言語並沒有比較客氣
手一揮叫他進屋再談
說是談、其實一走到內院、就拋了把劍給他
然後就刺了過去
林清楓一開始嚇了一跳似的東倒西歪的逃來逃去狼狽樣
惹來眾女弟子一陣哄笑
過了數招漸漸回穩
面對師姐的劍招有攻有守
過了百餘招
柳如眉退出圈子、目不轉睛的瞪了他一會兒
要他隨她進入書房
柳如眉坐在林清楓平時常坐的位置
也沒叫他坐、也沒給他杯茶就是靜靜打量了他一陣
有點緊張又有點凶狠的說『說吧、把師父的事情全部說出來』
林清楓很慎重地說『師父吩咐我
見到師姐之後要把他的話一字一句不能漏掉、連語氣都不能更改、
完完全全的轉達師姐』
乾咳一聲、模仿了了道人的姿勢
『師父說:告訴眉兒、在長江上發生的事、師父知道不是你的錯、
師父完全沒有怪你、不用放在心上了』
柳如眉先是震驚的表情接著大哭、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林清楓趕緊也跪下想將她扶起
但是柳如眉反而抱住他、而且哭得更兇了
林青峰回抱住她不斷的安慰她、輕輕柔柔的說
『不是你的錯、不是你的錯、不是你的錯、、、別哭了別哭了、、』
柳如眉在他懷裡漸漸停止哭泣、問道『你和師父是怎麼相遇的』
『這個呢、就要從十年前說起了、
十年前我還在過著我遊手好閒的人生
當時和朋友買了艘船在長江上嬉戲遊玩四處為家
餓了就釣釣魚、能自己吃就自己吃、多了就賣給人賺點錢
錢多了就去賭、賭輸了就喝酒釣魚去
當時我記得是個雲淡風輕月明星稀的夜晚、
我獨自一人在船上喝酒唱歌、
興致來了就讓船隨便漂流也不管自己到了哪裡、
只聽到船和一個東西撞了一下、我以為是條大魚、趕緊、、、
啊、對不起我講的太囉唆了、
總之呢、我就把師父當作魚抓了起來、當時我以為他已經死了、
正在想要不要再把他踹下船去的時候、
還好他呻吟了幾聲、我才知道他沒死、
於是我趕緊把他送到我一個大夫朋友家去、
雖然說我是不學無術、但是交遊廣闊、什麼朋友都有一些、
這位大夫朋友好酒貪杯但是醫術還真是不錯、
施針給藥忙了七八天才讓師父恢復意識清醒過來、
清醒過來是七八天但是恢復行動是三四個月、
我只得把他老人家帶著坐船四處捕魚維生、
而恢復之後師父就收我當弟子了、
我就變成師姐的師弟了、過程大致就是這樣』
柳如眉遲疑了一下『師父有說過我、、我們幾個弟子的事嗎?』
『沒有、有也很少、他如果沒教我練武、通常就是一個人沈思發呆
他有說過他有三個貌美如花的女弟子、但是詳情就都沒說了、
我要是多嘴問了就討打、就不太敢問了、
直到一個月前他老人家知道自己不行了、就吩咐我剛剛那幾句話、
要我一定要來找大師姐、然後跟著大師姐練武、
說你只要繼續和我練武功就會了解他的心意了』
『師父真的這樣講?』
『難道我會捏造師父遺言?』
『那我們就繼續練武吧』
『好啊、師姐要什麼時候開始都可以啊』
柳若眉這時才注意到自己被他抱著連忙推開他
林清楓還陶醉她成熟女人的香味中突然被推開、
整個人倒在 地上、後腦撞了一下
『啊~好痛』
柳如眉覺得自己有點過分、沒有道歉但是蹲跪下來看著抱頭哀嚎的他
『你幹嘛突然推我』
柳如眉不知道該怎麼麼解釋
伸手去揉揉他的頭算是謝罪
林清楓坐在地上讓他摸頭然後呆呆看著她
柳如眉說『看什麼?』
『師姐、你真是個大美女耶、我闖蕩江湖多年從沒見過你這麼美的』
柳如眉有點臉紅『謝謝誇獎』
『如果我可以娶到你這種美女當老婆不知道會有多好?』
『別跟你師姐講這種話、我是出家人』
『你是嗎?』
柳如眉被問到這問題居然回答不出來
她從小就給師父收養長大、師父雖然總是來來去去、
但是總會安排好她的生活
不是在師父朋友家寄居、就是在大戶人家裡當護院、
說是護院但是根本被當作貴賓招待、衣食住行總有人服侍照顧、
她的一生除了練武還真的從沒去煩惱過生活雜事
十年前師父過世後不久、她就遇見了林清楓的爸爸林火寬、
林老爺對她非常客氣非常禮遇
帶著她去看了清靜幽雅的道觀、極力地邀請她入住、
當時心灰意冷的她以為出家是個好選擇、所以根本沒仔細想就答應了
後來自己雖然穿著像個道姑、
但是可從來沒有做個半件出家人該做的事
自己那群弟子也是、大家都穿著道姑的衣服、
可是根本沒半點修道人的樣子也沒做過任何出家人會做的修行功課
什麼雜務都有那三個老道姑包辦了
她和弟子除了練武其他什麼事都沒做過
她有時午夜夢迴時分會胡思亂想、
師父是不是還在哪個角落默默的照料著她、所以她才會生活得這麼愜意
尤其到了最近這幾天她和弟子入住到了林家來
林家上下所有僕役竟然全數消失了、
從管家到廚師到女婢家丁通通不見了、
她才驚覺自己根本連最簡單的生活技能都不會
這一生其實幸運的不像話、
這也是為什麼她會這麼氣惱師妹林雅茹和潘文柔
居然動腦筋動到她供養人的獨子身上來了
她更氣自己竟然連林清楓都保護不來
當程冰和洛歡支支吾吾的報告把林清楓打到湖裡去、生死不明的時候
她更是氣得衝動的一人一個巴掌把兩人臉都打腫了
以上這些想法是在她腦裡一瞬即過
回到林清楓問她『你是出家人嗎?』這問題
答案很清楚:她根本不是
但是她沒辦法跟個陌生人說這些因為她連對自己都說不清楚這些了
她搖搖頭想站起來、但沒注意到自己手還放在林清楓頭上
站起來的時候手上一用力變成把他腦袋往自己身上靠
林清楓整張臉和她的胸部、腹部、甚至大腿摩擦過一遍
柳如眉站起來之後才發現出了什麼事、臉漲得通紅
林清楓則是不知如何是好的呆滯
柳如眉想要當作沒事發生過沈穩的說『起來吧』
林清楓慢吞吞的站起來卻彎腰駝背的很不自然
柳如眉奇道『怎麼了?』
林清楓忙道『沒事沒事』
柳如眉『那你幹嘛走得這麼奇怪?』
林清楓臉紅紅的『就說沒事嘛』
柳如眉好奇心起硬是抓住他背心往他身前一看
原來兩人剛剛身體接觸、林清楓男性身體有了反應
柳如眉是處女之身對於男人似懂非懂但知道那是羞恥之事
一急之下又打了他腦袋瓜一下
林清楓大叫『幹嘛打我』
『誰叫你這麼壞』
『是你壓我頭去碰你身體、我又不是故意的』
『閉嘴啦』
兩人尷尬之際
門口有弟子來敲門稟告『師父、二師姐又不舒服了』
林清楓問道『怎麼了?有人生病嗎?』、
柳如眉心想這師弟功夫也很好不妨請他來幫忙
就把事情一五一十說給他聽了
原來當日程冰打了林清楓一掌將他打下湖去
一直找尋不到林清楓的屍體(她以為不會武功的他受那一掌死定了)
心情沮喪地回到林家給師父打了一巴掌責罵之後
突然全身痠痛然後就昏迷過去不省人事了
柳如眉一把脈竟然和大弟子一樣是受了極重的內傷
忙輸內力幫程冰療傷
但不知是功力不到家、還是治療不得其法
這十天以來程冰都是昏昏沈沈、醒醒睡睡、不知人事
柳如眉邊解釋邊請林清楓一同來醫治程冰和潘文柔
林清楓假意幫潘文柔及程冰把脈一番
驚道『師姐是你打傷他們的嗎?好強勁的本門內力啊?不是你?那還有誰?
難道另外兩位師姐的功力如此高深?不是、那怎會如此?』
林清楓嘴裡裝傻、看著程冰躺倒床上不禁內疚、
當時要她打他一掌時明明有準備把內力收斂著
但她還是被震傷了
他收起嬉皮笑臉的態度
閉目嚴肅地先用左掌輕輕碰著程冰的丹田幫她診療
果然是當時還無法完全為他所控制的內力所反擊的結果
那股力道之大害得他痛苦的死去活來七年多
程冰當然受不了、柳若眉當然醫不好
林清楓緩緩施力先出一股陰勁
將這力道在程冰丹田運行
再用右掌放在程冰喉部引導那股陽勁環繞程冰全身
不但將她傷勢療癒更幫助她功力增進
他運功長達一炷香時間才大功告成
眼睛一睜開看柳如眉疑惑的眼神就知道糟了、
身為師弟的風青林怎麼可以厲害到這地步
林清楓趕緊說『師姐、你來看看師父教我這個法子如何?』
柳如眉細問他是如何做到的
林清楓一一講解、如何將本門內勁中的陰陽二力分離
末了補上一句
『師父在臨終前把他參悟的內功心法交給師弟、想不到竟然如此有效、
不過師姐啊、我已經內力耗盡了、另外這位師侄可要麻煩你自己來了』
柳如眉抱著姑且試試的心態照他剛說的方法替潘文柔治療
一手放在徒弟的丹田一手放在頸部
林清楓從她背後伸手上來把她的右手移到檀中穴
『我是男女有別才放那裡的、你放這裡』
幫忙移動之後林清楓手不但沒拿開還把另一手也放在她左手手背上
手輕輕一壓潘文秀丹田
『這裡先用陰勁、要慢慢慢慢、對、這樣輕輕用推力、對對對』
那股留在潘文柔體內的內力產生反應、在丹田部位不斷增強
『再來就比較難了、你要先施力、然後在那股力道反擊之後立刻放掉、
簡單說就是先攻、有反應了、但是還未和你內力較勁前就要放
是是、就是這樣、再一次、對、很好』
林清楓就從後面貼著柳如眉教導她
柳如眉本來心無旁騖、非常專心的依他指示運功治療
過一會兒有了成效覺得開心、想表達歡喜
才發現這人從後緊緊貼著自己
聞到他的男子氣息心裡突然一陣慌亂
心理一亂氣息也跟著亂了、
林清楓趕緊提醒她
『專心啊、你在想什麼?你弟子的生死握在你手上啊』
柳如眉聽他語氣有點笑意、
想推開他又知道他說的是真的、現下不可分心
只得任由他去繼續專心運功、
等到陰力已在它指引之下不斷繞著潘文柔丹田運行的時候
林清楓右掌壓著她右掌
『來、現在陽力開始用力、先一分勁力就好、感覺到抗力了嗎、再來準備好
餘下九分要全數一氣灌出、但是一出力就要急收、
你收得慢了就會傷了自己、收得快了這股陽力就往丹田過去了
然後是最難的、你的陰勁要從左掌收右掌出
收陽勁出陰勁全在你一念之間、不用害怕你做不到
然後切記陰勁先推後吸
對、吸引出來
用力將她裡內那股陽勁吸出來
我講的很繁複但是你可以很簡單做到的』
柳如眉心想、這種運勁之法一點都不簡單
但如今也只有抱著姑且一試的想法去做了
一連失敗了三次
每次都是師弟巧妙的幫他化解危機
第四次終於成功
那股內力被吸入柳如眉體內
林清楓在她耳邊教她如何導氣歸元、
在體內運轉三週天後終於與柳如眉原本內力融合為一
柳如眉大喜之餘也復震驚
先驚異於師弟如此高深的修為再為本門內功如此神奇的妙用感到讚嘆
原來自己修了二十多年都還只是皮毛
柳如眉驚喜過後發現自己還被師弟從後抱著
更過分的是他好像是故意緊貼著自己
她輕咳一下『可以了、我可以控制這道內力了、師弟你可以放開了』
林清楓沒回答、她說了第二次
林清楓說『我腿麻了、不能動了、師姐你等等我先、我運勁調整一下、
可能要一柱香時間你稍等』
柳如眉二話不說、一個肘擊就撞向他胸部
林清楓大聲哀痛又倒在地上了
『師姐你怎麼一直打我、我是你失散多年的可愛師弟、
你疼愛我都來不及了、怎麼可以這樣一直打我』
柳如眉一腳就踹向他腦袋、林清楓一個打滾閃過去了
柳如眉拳腳齊使、十成功力完全不留情
林清楓東倒西歪滾來滾去躲過她的拳打腳踢大叫『師姐你是要殺了我嗎』
柳如眉冷冷的說『正是』
把最高深的無蹤掌都使了出來
一掌一掌拍向他腦袋
『師姐有話好說啊、我做錯什麼?』
『你怎麼可能是我師弟?你武功這麼高?你這傢伙根本是騙子』
『誤會誤會誤會啊、都說是誤會了還不住手』
『誤會你個鬼』
『師父他重傷之後、重新領悟師門的武功
他說他以前只重教你培氣養元、沒有教你太多運氣行功法門、
後期教我的時候都想把告訴你的一併都教我了
他還說我遇到你之後一開始你會覺得我武功比你高、
其實我的武功外表好看而已
像師姐你這樣基礎扎實的才是正道、
只要你學會師父教我的那些技巧之後、我們的差距就會天高地遠了』
林清楓說完、柳如眉停下手來看著他『真的嗎?』
『當然了、我怎敢騙師姐啊』
柳如眉走近他身邊伸手扶他、
林清楓對著師姐傻笑以為師姐是要講道歉的話
結果竟是柳如眉突然用力從他頭上巴下去
『幹嘛還打我』
『你下次再對我毛手毛腳、風言風語我就打死你』
林清楓心有餘悸的站了起來、很害怕的聲音說
『師姐、我問你哦、如果對你毛手毛腳風言風語會被你打死
那只有對你毛手毛腳沒有風言風語是不是只會打半死、
如果只是打半死的話、我想我還是可以試試、、、、』
柳如眉一腳踢在他屁股上
林清楓又是一陣哀嚎
程冰、潘文柔慢慢清醒過來
看到平時嚴肅寡言的師父和一個陌生男子打打鬧鬧都覺得不可思議
莫非自己是在作夢
柳如眉看弟子在看著自己覺得有點失態、忙收斂表情
對兩個剛復原過來的弟子說『這是你們的師叔』
感到莫名其妙的兩個弟子更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怎麼生了場病之後會多出一個師叔出來
柳如眉覺得越描越黑就要弟子多休息然後找個藉口出去了
看到林清楓嬉皮笑臉走在自己身邊又覺得生氣、都是這傢伙害我丟臉的
手一舉又想打他出氣
林清楓躲得可快了『現在又是為了什麼要打我?』
『因為看你討厭』
『這種理由也行?』
『我是大師姐、長姐如母、媽媽打你剛好而已』
林青楓想不到柳如眉會說這種笑話、大笑之下失去戒備又被她打中
『媽、兒子好痛』
『打到你叫不出來』
『娘、別打了、娘~兒子不敢了、兒子以後會好好孝順娘、聽娘的話』
林清楓越嚷越大聲、柳如眉一把扭住他耳朵『小聲點啦、白痴』
『娘、兒子要吃奶』
柳如眉臉漲得通紅、一腳就踹在他屁股上
『你還跟我講風話、打死你』
想像柳如眉應該高挑、豐滿、成熟的樣子


2016年3月25日 星期五

點閱破二十七萬貼圖感恩讀者

自從自己規定、部落格每破一萬點閱就貼十張圖來給大家欣賞、共樂
第一次發生一天破一萬的事
看到自己文章這麼受歡迎自己也蠻爽的
所以當然要誠意十足供上美女圖
什麼?你嫌穿太多?色鱉、、、
好吧、雖然這麼正直的我覺得很為難、
還是勉為其難的貼上比較、、藝術的照片
什麼?又嫌不是真人不過癮
很麻煩耶!
好啦好啦找真人的啦




























全裸、沒穿、真人、胸部又大、、、滿意了嗎?
還是不滿?很難伺候耶!
好啦好啦、誰叫你是我的讀者、再上一張
嫌小?
馬的、不要太過分喔!
是嫌罩杯小、還是照片小、、、
好啦、換到你滿意
還嫌?那就再來
極品了吧?不要洋妞要東方人、好啦

童顏巨乳、極品中的極品
人來台灣拍寫真集耶!有沒有很感動
貼台灣產出的代表我很愛國
這兜是愛台灣啦

2016年3月24日 星期四

感恩讀者順便說明為什麼沒有東風21D這種蠢飛彈

十二萬分地感謝網友支持、個人部落格點閱突破二十六萬
依照慣例貼圖致謝
一張圖是無法表達謝意的、我知道
貼兩張也只能聊表敬意、所以最好的方法還是、、、貼三張

寥寥幾張圖還是不能完全表達我的感謝於萬一
但是一直貼圖也不是辦法
所以來罵人、
用精彩的謾罵中國人來表達本部落格的立場讓大家高興
最近得到數千點閱
其中不幸的有支那來的蠢貨
(之前說過了、我不一定要叫中國人做支那
但是想到叫了會讓他們暴跳如雷、我就忍不住叫了)
有幾個支那人給我留言
為了我文中所說的中國的東風21D完全就是個騙局
這世界根本沒有能夠追蹤移動中目標的彈道飛彈
這幾位“愛國“的憤青小丑為了我說出真話而暴跳如雷
留言內容很符合中國人一貫的水準、
既沒邏輯又沒創意不值得一提
唉、想到我的文章給這種中國人的眼睛看過就有點有小哀愁
貼圖來撫慰我的悲傷

東風21D彈道飛彈號稱擁有可以攻擊航母的能力
但事實是沒有這種東西
那是中國憤青為了吹噓支那有武器有能攻擊美國航母的天方夜譚
而在網路上不斷改進的夢囈式的宣傳
中國共慘黨政府可能覺得這個主意很棒
於是就宣布他們的彈道飛彈超越美帝俄羅斯英國法國以色列印度
全世界就只有他們支那人的彈道飛彈可以跟變形金剛一樣
穿越大氣層之後達到十倍音速以上然後還能瞄準移動目標撞上去
這件事只有中國支那人能幹到
任何懷疑這玩意的外國人都是種族主義、
質疑這種神奇武器的中國人就是叛國賊
任何嘲笑他們偉大科技成就的台灣人就是台獨份子
只是支那人不知道台獨這個詞在台灣不是髒話、
而是高尚、純潔、偉大、智慧、志氣、人格者的同義字
想到這裡就開心地再貼一張圖

為什麼彈道飛彈不能追蹤地表(陸地或海上都一樣)移動目標
因為彈道飛彈的特點就是快
穿越大氣層升空之後在穿越大氣層降落一定要快
不快就會被大氣層彈開
而速度快的話就會與空氣摩擦產生高熱
高熱會讓飛彈上裡面的電子儀器通通失效
因此沒人會在飛彈裡面放上搜索雷達
在十倍音速的高速之下開啟雷達就是讓它燒掉而已
這是為什麼沒人會想去製造東風21D那種蠢飛彈
這樣懂了嗎?
蠢蛋支那小白癡們你、們、聽、懂、了、嗎?
沒有這種東西
幹、我幹嘛要解釋給中國人聽、對牛彈琴而已
再貼張圖安慰一下我的疲累

說真的、你在這世上提出任何一種想法
最常遇到的狀況是通常已經有一千萬人已經先說過一億遍了
當然、除非你是霍金、愛因斯坦、牛頓、、、、
不然的話、你想過的事情都已經有人想過了
這不是什麼羞恥的事、
這世界上大家都差不多一樣聰明差不多一樣笨
(當然馬英九不一樣
馬英九擁有這世界上最無與倫比的頭腦
人類是不能理解這種畜生的智力的)
既然正常人類的智力都差不多
那能拿出來比的就是把夢想變成現實的能力了
誰是能讓夢幻成真的代表人物?
當然就是蘋果之神、史蒂芬賈伯斯!
你可以抄襲、偷竊、模仿、學習蘋果任何一種機器
iPod、iPad、iPhone、Macbook、iMac、、、、、
但是不論你怎麼做
你就是做不到比他好
沒有就是沒有
不只是中國沒有類似蘋果產品
日本、韓國、歐洲也都沒有
為什麼?
工業技術、科技專利之外
還包括了美學、人文、管理、環境、人才、、、、
種種不能言傳、也不能讓不夠資格的人意會到的條件
如果這樣的美帝都不能做到追蹤地面移動目標的彈道飛彈
你告訴我中國可以做到、、、
那是我笨
還是你蠢
還是中國人以外的人種智商都太低
到底是哪一個?
最後還是貼圖感恩讀者的支持愛護
恭請大家多多點閱多多分享
多謝多謝
最後、我想跟中國來的讀者說句話
如果你是支持民主自由民這邊
想要中國共產黨跟國民黨一起倒光死光爛光光的話
我歡迎你
不然的話、我想偷偷告訴支那人一句話
你們中國支那人很討人厭
請滾遠一點
我不喜歡中國人來看我們台獨人士的文章
最後強調一點
台獨在台灣是個象徵高尚、純潔、偉大、智慧、志氣、人格者的同義字
懂嗎?支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