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5日 星期三

寫給洪慈庸姐姐的信(二).......復仇



我要對洪姐姐說的就是面對楊瓊櫻的選戰時
直接、簡單、無畏地開宗明義的說出來
這次的參選就是復仇之戰!
是的
復仇就是洪姐姐要做、應該做、將要做的事

而且是大大聲的講出來
不對、不是講出來
而是聲嘶力竭的吶喊
為了洪仲丘、
洪慈庸要站出來選立法委員
因為洪慈庸就是為了要復仇
一個有大好前程的年輕弟弟不明不白地被軍隊整死了
整個國防部至今沒辦法交出一個應該負責的兇手
至今依然官官相護
至今依然苟且因循
至今依然黑幕重重
因為如此
洪慈庸要站出來復仇

復仇
一個很血腥的字眼
但是洪慈庸要做的不是指著范士官長或副旅長或任何一個人
憤怒地把他們拖出來私刑、把他們斃了替弟弟報仇
不、不是這樣的
洪慈庸的復仇不是要來滿足我們私人恩怨的
引用一位從納粹集中營大屠殺倖存下來的猶太人的說法
『真正的復仇
是要好好地活著
體驗生活的美好
那種你的敵人永遠不能體會的美好』
這才是真的復仇

洪慈庸要的復仇就是要讓每個軍人好好的活下去
每個為國家服兵役的男女士兵們都能好好活著
活的快樂、
活的尊嚴、
活得像是個真正的人!
不管是志願役、義務役軍人都應該為自己的工作為榮
都該做得歡歡喜喜、快快樂樂
政府也有責任提供一個平平安安的環境給他們
但是什麼原因讓軍人沒辦法受到一般人民的尊敬呢?
如果要深究答案, 就是.........他媽的國民黨害的
国民黨掌握軍隊讓軍隊畸形發展
結果苦果就是國家武力不是用來保護人民
而是變成迫害一般沒有特權、沒有惡勢力的百姓

為什麼国民黨這顆台灣的毒瘤
讓國防部甚至整個國家政府組織都變成專門和人民百姓對幹呢?
因為國民黨謀求的從來不是國家的進步、人民的福祉
国民黨在隆隆啊夠的幾十年前就失去了理想、失去了善良
国民黨參與政治完全是為了自己無止盡的慾望和貪婪
(ps、現在說的國民黨指的是掌管国民黨的高層
國民黨的底下人還是有些是過得苦哈哈的老百姓
只是當國民黨黨員還過得那麼痛苦、你當初加入國民黨是幹嘛的啊?)

而我的重點就是如果你是國民黨基層黨員
你看不慣現今國民黨這種顢頇、愚昧、低能的樣子
記得支持洪慈庸進入國會

而洪慈庸並不是只會指出問題點而已
我會提出解決方案
這就是我跟國民黨不同的地方
阿扁八年期間
国民黨無止盡的日夜批評、謾罵甚至是誣衊的方式來轟炸阿扁和民進黨
然後吹噓国民黨自己有多會搞經濟
但是國民黨重返執政
大家才知道所謂無能是能害死多少百姓
国民黨一點點辦法都沒有
舉凡
國防、外交、內政、教育、稅制、福利、交通、治安、人權、防災、消費、科技、福利年金、勞保、健保、人口政策、、、、、、、、
沒有半件事情是做得好的
千萬不要跟我說兩岸關係不錯
兩岸關係看起來好像不錯完全是建立在馬正腐幾近投降的無恥賣國
(或許我該把『幾近』兩字拿掉)

而國防制度應該如何改善呢?
簡單說國防的問題就在於缺乏一個正常的管理制度
再說白點
就是台灣國防部需要一個KP
或者一個Steve Jobs
或者一個張忠謀
或者一個穆拉利

最後那個是誰?
那是福特上一任的CEO、成功的挽救了福特汽車公司
最近的福特車是不是都蠻漂亮、蠻吸引人的
(那個台灣公司組裝、零件問題不計算在內的話)

在2007金融風暴之後
美國兩大車廠GM、克萊斯勒都大量地請求美國政府幫助
GM甚至流落到破產讓政府接管
但是同時間福特卻相對的平安無事
就是這位老兄的管理功力救了福特
關於這位神級人物的事蹟請自行參閱維基百科
我不再多說
我只是想提出一點
他剛到福特時曾對屬下指示
將一堆所謂機密文件都解密、
讓公司上下階級大家一起參與討論
有些主管以為他瘋了
還特地直接打電話問他有沒有搞錯、真的要這樣嗎?
違反汽車業多年傳統、把機密業務給那麼多低階級員工一起討論
穆拉利他說
『是的、我沒說錯、你也沒聽錯
我告訴你
把資訊公開透明並且相信你下屬的判斷
因為
你沒有辦法管理機密的』

這就是我們台灣國防部的問題
拿塊國防布把錄影帶塗成黑色
                   (電腦病毒導致錯誤圖樣、抱歉、重貼)

國民黨的國防部就以為全世界都是白癡
結果引來全世界都對你吐口水
叫你去死、跟馬陰狗一樣死到十八層地獄去

你沒有辦法管理機密的
你只能調整組織架構適應這個變化無窮的世界
你只能建立一個能夠自我調整、自我成長、自我要求的團隊
然後面對挑戰、戰勝挑戰

我要說的就是
國防部或台灣政府需要仿造民間企業
建立一套確實可行的制度
而要建立制度的第一步就是要放個正確的人上去國防部長的位置
一個KP
一個穆拉利
或任何一個能讓企業起死回生的人物
要做到這點
首先要在國會放上願意支持改革的立委
不是一位而是一堆
而且是過半的一堆
任何、任何一個国民黨的立委都不會支持改革
因為一旦開始改革
就會出現台北市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
全世界的人都會知道
一堆狗屁倒灶的混蛋狗官如何假公濟私
把人民的血汗錢送給一堆狗屁倒灶的混蛋奸商
而那些混蛋狗官和混蛋奸商的口袋裡面絕對都有一張國民黨黨員證

所謂富貴要人幫、辦卡辦這張















2015年3月17日 星期二

中国什麼都是假的!

要說重點之前先貼圖
但我要事先聲明
貼這麼淫猥、下流、淫蕩的照片是為了方便說明我要說的事、要罵的人
基本上我是不得已的
不然像我這麼正直的人是不會做這麼下流的事的!
(為什麼我有想吐的感覺)
好請先看圖
再一張
最後一張、我的道德讓我快要貼不下去了
我貼這圖不是要刺激性犯罪
我是要說明
第一、中国可以有錢去買好相機、但是有好機私不表示你能拍出好作品
第二、有錢不表示你在第二天就會得到好品味
第三、幹!中国這麼有錢是不能把假奶弄的看起來比較真一點嗎?

而第三點才是重點
中國什麼都是假的
那些艷星全身上下沒有不是假的
奶是假的、鼻子假的、嘴巴假的、腰.屁.臉都是假的
除了人是假的之外
中国有航空母艦是假的
中国有神盾戰艦是假的
中國有可以擊中航空母艦的彈道飛彈更是假的
最後
中國是世界強國、中国很有錢這些榮景表象
在我這死硬派台獨分子眼中看來也是假的!

先跳開來罵商業週刊
這期在介紹習近平
哦、對不起不是介紹
那叫做歌功頌德、
說難聽點叫做舔人家懶趴以求......(我不知道商要周刊要求什麼?)
商周先大大讚揚習近平打貪
完全不顧後果把權貴都幹掉
然後介紹習近平一個稱霸世界的計畫
叫 “一帶一路”
從北京出發用高鐵把亞歐大陸貫穿
然後下面那個海上絲路........
反正中國人說的就是真的
商業周刊就照刊了
沒有質疑、沒有問題、沒有任何一絲一毫的否定字眼
我幹!
我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
『幹』乘以一千萬一億一萬億
中國共產黨現在是上帝就是了!
沙漠有聽過嗎?
高山你知道是什麼吧?
那段不毛之地之所以叫做不毛之地
因為人類生存需要水
而那裡是沒有水的!
水有聽過嗎?
就是你家水龍頭轉開會跑出來的東西
還有大便後不把屎沖掉的話你家會臭得像馬英九的嘴巴
那個液體就叫做水
你知道吧?商業周刊

還有高鐵是用來載人的
不是用來載貨物、載石油、載駱駝、載山羊的
是誰會想要坐高鐵從西安到哈薩克
是誰需要從北京坐高鐵到中東、伊朗
又有多少人會從中国坐高鐵到德國、阿姆斯特丹
商業周刊你們到底腦袋裡面都和共產黨一樣裝大便是嗎?

洲際旅遊有個交通工具叫坐飛機
飛機聽過嗎?

飛機時速大概時速可以達到一千公里
(747載客量可以超過五百人)
高鐵速度呢?
台灣三百、法國五百、
日本實驗中磁浮鐵路的大概也沒有超過六百的
而中國高鐵呢?

對了、中國最偉大的高鐵工程完全中國人自己發展的
絕對沒有山寨日本、法國、德國
絕對不需要抄襲外國的

中国有的就是稱霸世界的高級技術
生來就有
不用時間、不需學習、不用人教
天縱英才、舉世無雙、人人敬畏

只是出了一次車禍之後
聽說偷偷地降速下來
當然這是外國勢力散播的謠言
絕對不是真的
在習近平同志的領導之下
中國高鐵從北京到德國一天就到了
而且中國人拉鐵路跨越歐亞三年就搞定了
因為中國人就要稱霸世界了!

商周還說中國現在外匯存底有多少兆
拿來蓋這天方夜譚高鐵綽綽有餘
我說如果把
中国人民的健保『搞』起來給人敢去看醫生
中国人的空氣『搞』到能用來給人呼吸
中国人的水『搞』到乾淨到給人喝
中国人的教育『搞』的像是人類該學的
中国人的食物『搞』到不會毒死人
請問商周
你覺得這樣子中国還會很有錢去稱霸世界嗎?
中国的耀武揚威都是假的
都是一時的臭屁
什麼對歐巴馬叫囂、什麼對安倍擺臭臉、什麼對付貪腐絕不手軟
那都是人治系統之下的一時得意罷了
對外如此野蠻
你以為外國領袖讓你威風之後、肚子裡不會罵你祖宗八代嗎
罵完之後往後的對中政策當然就會轉向
轉到等你中国落漆的時候就會重重踹你兩腳回來
你以為那天會很久嗎?

還有關於中国共產黨的內鬥
既然大家撕破臉對幹了
那手段就不需要再講究文明了
這樣的國家隨時都會陷入腥風血雨啊
商周你是白癡嗎?
這種事你真的完全不懂嗎?
那你不跟馬陰狗一起去死一死、活著對人類又有何用處呢?







2015年3月16日 星期一

寫給洪慈庸姐姐的信(ㄧ)----- 對手

看到美麗與智慧的化身洪慈庸姐姐要參選的新聞

覺得自己愚蠢熱血又沸騰了起來
(你說我真不要臉、自己都幾歲了還叫人家姊姊
所謂一日為師 終生為父
以前就洪姐姐、洪姐姐這樣叫了
現在當然要繼續尊稱姐姐)
上次想辭職去幫陳為廷助選的神經病又發作了
好想衝上門去毛遂自薦
不過現在自己的處境比上次更慘了
不要說去幫忙助選、我已經淪落到連吃飯成問題了!!!
實在.....
唉~為什麼人可以混這麼失敗?!

不談自己
蜘蛛人裡最偉大的台詞之一
『there is something bigger than you and me』
總是會有比我們私人的感受更重要的事情要去面對

在台灣永遠一個痛苦的問題要面對-------就是國家的興亡
不是強大衰弱的差別
而是存在與滅亡
有個野心勃勃卻又沒有文明可言的爛國家就在三百公里之外
時時要將台灣併吞
而這如果還不讓你覺得悲哀
那看看台灣國內吧
從總統府那一隻賣國ing的西告
(賣國卻沒辦法求到榮、這真是世界絕無僅有的賣國賊)
再到立院裡面六十幾隻的豬玀立委
除了私利完全不在乎國家的未來
你看了不傷心不難過
那你不是沒心肝、就是慈濟那種自我催眠中的上人

洪慈庸姐姐要面對的立委是誰呢?
楊瓊櫻

這是誰?
大部分的人不知道
我告訴各位、她這個人如何不重要
重點是她是国民黨籍立法委員
那就很清楚了!
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

楊瓊櫻不是個壞人、但是不需要在乎她好壞
国民黨就是該被打倒

其實關於楊瓊櫻最重要的資訊就是她是省議員出身的
這有什麼了不起嗎?
你會這樣想表示你很年輕、
恭喜你不需要經歷台灣黑暗的那段歷史
小小回顧一下
當台灣當年還有省政府這個組織的時候
當時的國民黨的『一軍』是沒人會去立法院的
国民黨的各地方派系之中
最厲害的、最有錢的、最敢撈的、最心狠手辣的都在省議會裡面
立法院都是留給國民黨的二軍
那些想紅的、想出風頭的、想在電視跟人家吵架的小屁孩都留在立法院
真正殺手級的都是躲在省議會裡面狠搞狠撈狠狠賺大錢
我憑什麼這樣汙蔑人家
簡單、鐵證如山
你只要有眼睛也一定看過的
台灣鐵路局有種列車叫做自強號
看過沒?貼圖讓你恢復記憶

這是哪裡製造的火車?
日本?德國?美國?法國?
都不是
嚴格說起來這輛列車也是台灣之光!
和核四一樣讓台灣顏面無光的超級拼裝車
這車頭是南非製造、電機是英國貨、車身是韓國製造、好像是唐榮負責內裝
為什麼會這麼複雜?
因為狗娘養大爛黨要搞錢
搞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量的髒錢
就像現在美河市、頂新這種世界最不要臉的官商勾結搞髒錢
把一列火車拆成十幾個部分分開來招標
這種手法又賤又有效
賺起錢來簡單輕鬆又愉快!
但是這拼裝火車上路之後
容易故障、常常故障、時時故障
那你會說叫廠商負責維修啊
唉~
中狗狗民黨的垃圾人把髒錢吞進去就不會吐出來了
當故障狀態實在太誇張
誇張到有人(民進黨的人)要追究責任時
那些可以輕鬆標到超越市價幾十倍、幾百倍甚至上千倍
爽歪歪的無恥利潤的『類』日勝生、『類』頂新公司們
就會宣佈倒閉
然後就不需要負責了!
你連個鬼都找不到
然後呢?
過幾年同一批狗賊屁蛋鳥人就重組一家新公司
然後再度上下其手
讓冤大頭省政府繼續付出市價幾百幾千幾萬倍的價錢來買堆爛東西
然後又爽到高潮
這就是那些極盡全力反對李登輝廢省的 ”正義之士“啦

提省政府省議會這些臭史是要告訴大家
楊瓊櫻才不是什麼吃素的
她早早就是国民黨的一軍
吃銅吃鐵吃老百姓血肉吃人不吐骨頭的那堆好手之中混出來的
(我沒說她有吃哦、不用想告我.......只是我也沒說她沒吃)

再來有關楊瓊櫻的事
就是孤陋寡聞的我才剛知道的
媽的BBCall、
原來楊瓊英是軍系立委
哈!難怪洪仲秋過世的時候死都不肯幫忙
原來別人的小孩死不完、就算死光了也沒關係
軍方的利益重於一切
這就告訴我們一件事
國民黨的立委不下台、台灣不會好
軍系立委不下台、台灣軍隊不會好

我是說真的
台灣軍隊之所以這麼爛
爛到沒半點能耗估的
其中最大責任就是這些永遠在護航軍方的軍系立委
就像讓馬英九徹底腐爛的就是那些把牠捧在懷裡呵護的媒體
一個小孩犯錯你永遠不去指正他教育他
那他一定會變成王八蛋
不是他本性不好
是應該防止她墮落的機制出現問題
如果媒體在馬英九當法務部長亂放犯人
陳進興三分之一刑期就可以假釋出來亂殺人的時候
媒體就開始修理馬陰九、臭罵馬英狗的話
他搞不好會知道自己是個白癡的事實
後來禍國殃民的種種措施搞不好就沒有了

所以我的重點是
要把楊瓊櫻立委拉下台
不是他個人有多壞(即使有多好也不是重點)
因為她是國民黨立委、
因為她是省議員出身的國民黨立委
因為她是軍系的國民黨立委

有太多事沒有把她拉下台就不可能有所改善
如果想要有一個光明的未來
就是把国民黨立委都拉下來就對了!

2015年3月15日 星期日

血液、DNA、脊髓?

來到老大的書房
書櫃上滿滿的英文原文書
陳志翔看了一會
『很難不讓人肅然起敬、
尼采、康德、艾因蘭德、馬克斯、索忍尼辛、凱因思、、、、
我看得懂中文版的臥底經濟學家的笑話就覺得自己很了不起了
想不到有這種高級知識分子
居然可以讓我有幸可以見到
我實在太榮幸了
請讓我握一下您的手吧』
林永森笑道『這是我大學的書、已經很久沒讀了、都是他在看比較多』
金小坡說『我們是柏克萊前後期的學長學弟
我在學校的時候看到他的論文
想要問些資料
兩人才經過教授介紹用電郵通訊認識的』
陳志翔『那我可以問個冒昧的問題嗎?
一個哲學家怎麼會跑來經營黑社會的』
『不是一個、是兩個、我們都是讀哲學的
至於為什麼?
答案是這是家族事業』
金小波笑說『我爸爸本來就是城裡的大哥級人物
想要我繼承家業
但是光看外形就知道不可能
所以把我男朋友找來
算是入贅吧』
四人為這個笑話都大笑了起來
金小坡說
『本來我說什麼都不肯、
不過我爸急性的白血病爆發、
我們被情勢所逼不得不回來
我真是這樣覺得、一切都是命運!
說到我爸
我這陣子不舒服
去檢查了一堆
就怕是跟我爸一樣的病
還好遺傳沒遺傳到這個上面去』
說著又笑著說
『這人緊張的、
霸道的叫所有手下都去醫院抽血檢查
不只抽血還抽脊髓
萬一發生什麼事
就算要做移植手術都做得到
甚至去參加慈濟功德會
聽說他們有亞州最大的脊髓捐贈移植資料庫什麼的
但是再怎麼檢查就是找不到原因
現在聽到大師說的原來是黑網的關係
終於可以放下心來了!』
然後深情款款的看著林永森
陳志翔聽完他的話若有所思的沈默好一下
『怎麼了嗎?』主人問道
『沒事沒事
我是在想這房子的坐向的沖煞
應該選什麼日子動工
然後....嗯~
我就直說了
這房子基本上的問題有三
一是屋頂的黑網、
二是這房間的空氣流通
我可以很直接地說
這房間的門窗都沒有符合風水的適當尺寸』
『風水有什麼尺寸?』
『很簡單、一點四尺的N倍加減一寸就是風水的尺寸
你房子裡所有空氣流通的地方
不管門、窗
都要符合這個尺寸
相傳是魯班先師留下來的大智慧
不懂這是什麼?
很簡單
你一定有學過這個數字
二開根號 1.414點點點點
你要問我我也不懂為什麼
但是這真的還蠻神奇的
幾千年前居然有人可以有這種智慧
只要門窗的尺寸是這個數字或其倍數
住在這房子裡的人相較之下就會比較順利
簡單說你就是要控制你房間內空氣的流量
符合這神奇數字的
氣流就是會顯得比較柔和、適合人體呼吸』
林永森說
『我立刻叫人把門窗拆了裝新的』
『不用這麼大費周章、只要在門框、窗框上加塊木板就好了
就是每個空氣進出的地方都符合文公尺的財字、本字就好了』

陳志翔靜了一下
『以上兩點都好解決
只是我想兩位應該不是為了這點小事把我叫來的』
林永森和金小坡相看一眼
林永森說
『厲害厲害、大師果然不同凡響、我們的確有事要請問
小文啊、對不起、是不是請你和小坡去泡壺濃茶啊』
曾文動作可快了
『你們兩個都留著、泡茶小事我可以的』
金小波『事情是這樣的、一個禮拜前我在買菜的時候、有人想要攻擊我、還好我幸運地躲過了』
林永森憂慮的接着說
『說攻擊還是太輕描淡寫
那根本是想要小坡的命
兩個槍手接近小坡連開五槍
如果不是小坡命大早就沒命了
我真的氣到發狂、
沒用的手下連保護一個人都做不到』
『而其實我們更擔心的是
其實手下之中有人是敵人的內應』
『當天本來負責保護她的人突然有事
換上了剛來的新人
結果就是讓人有隙可趁』
『總之我們雖然仔細盤問了手下
但是總不能把有嫌疑的人都全部抓起來拷打』
『我們也怕冤枉了對自己忠心的手下』
『所以想是不是藉由大師您的功力
來幫我們解除疑惑』
『應該說是威脅』
兩人毫不間斷地接著說話
陳志翔聽得腦袋發麻
『我直接告訴你們
這我沒辦法、我是真的沒辦法
而且老實說、就算我有辦法我也絕對不會指認誰的
想想就太可怕了
我手一指然後那個人就被拉出來ㄆㄧㄤˋ ㄆㄧㄤˋ
這種事脫離我的職業太遠了
我的工作是讓人趨吉避凶、離禍得福
不是製造腥風血雨、血流成河』
『我們不會那麼野蠻、
什麼時代了沒有那種當場槍決的事情啦』
『你沒聽清楚我說的
我沒辦法幫你們指出誰是內奸
但是我可以幫你們不被內奸所害』
陳志翔稍停一下製造戲劇效果
『這方法簡單得很
離開到外面去就不會被內部的奸細傷害到了
你們的堡壘再堅固十倍都不能防止內部生變
既然防不了就不要在內部坐以待斃啊!
巴菲特的合夥人查理蒙格說過一個故事
一個鄉下人問神說請問我會死在哪裡?
有人問他說你問這幹嘛
他說我知道之後就絕對不會去那地方、那我就不會死了!
我沒辦法告訴你內奸是誰
但我現在先占一卦
金小坡這個月求平安往何方為吉?
好、祖師爺指示、往東北為吉
這樣你們知道怎麼做了嗎?
藉著要裝修內部
告訴你們手下要去南邊渡假
派先遣部隊去探路、準備好一切
就派那個我在一樓遇到的那個
170公分壯壯的、兩撇鬍子那個
那個人是絕妙的人選
因為太顯眼了
絕對會吸引對手的注意
中国南部哪裡是度假勝地?
說澳門好了
到澳門去
他會跑去賭?
就是要讓他去賭啊
賭了就會輸、輸了就會走投無路、走投無路就會有人來.....
下面不用我講了不用我教了吧
說在前面
不要出人命
不要讓我背這條因果
我的重點是消息往南去、人往東北方去
東北好、出國更好
出國要用護照什麼的、我想應該難不倒兩位
這國家有錢能使鬼推磨
推個護照不讓人查到應該沒有困難
如果可以參加個貴族貴婦團更好
隱身在權貴之間
誰會笨到來找麻煩呢?
這樣可以解決兩位的難題了吧?
我怎麼知道你們的困難不是單純風水問題?
哈哈!連這都看不出來的話你們找我來要死哦!
連這都不知道我就沒用處了啊』
再聊了一會兒
林永森招呼曾文把泡好的茶送過來
四人又談了一下
賓主盡歡的氣氛中主人送客人到門口
上了賓士車前
陳志翔不經意地提到
『下禮拜就要回台灣了、回台灣之前要再幫幫街坊
、想要借莫妍老家讓大家來問問事
讓大家昨天沒問完的問題可以讓他們問完
聽說這樣的服務要先報備過
不知道要跟誰報備比較好?』
林永森非常感動地說
『大師的菩薩心腸真的令人感動、那塊地方的人一定會受益無窮的』
就這樣算說定了
上車離開後在車上
曾文拿了個包包遞給陳志翔

陳志翔『給我個女人包包幹嘛、這不是鉑金包嗎?一個要幾十萬吧?』
『別裝蒜了、你知道是人家送的
你一口氣就把一百萬送給了莫言的故事已經轟動S市了
人家知道你貼心
所以送禮就直接給了個女人包包
讓你回家可以送給莫妍
裡面自己看看
送禮送的這麼大方
即使是我都沒看過』
陳志翔打開一看
真是非常壯觀的謝禮
滿滿都是錢
一半台幣一半人民幣
陳志翔突然想到一句非常應景的話『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隨便看一下、臺幣就至少一百萬了
陳志翔看著錢發呆起來
『幹嘛、這麼感動啊』
『不是、我是在想我該不該送回去』
『千萬不要啊、要讓人覺得你不給面子就慘了』
『你不覺得黑社會之所以那麼恐怖都是你們自己誇張的結果』
『哈哈、誇張?等你看過那些火拼、槍戰就知道有多誇張了
那些衝突幾乎沒有一個不是為了些芝麻小事開火的』
『好啦、那我要怎麼謝謝大姐啊
大姐這樣為我奔波辛勞、
我該送怎樣的好禮物呢?』
曾文橫他一眼
『少來甜言蜜語這套了
我們明人不說暗話
你對我是超級有用的棋子
你的那套實在太好用、太厲害了
我喜歡你能夠讓人服服帖帖的功夫
我會好好利用你的
你就好好讓我利用就是了』
『我覺得我好像是你手下的第一紅牌男妓
隨時讓你送給王公貴族享用』
『哈哈哈~
別說那麼難聽
男人啊、我這輩子看多了
幾乎都是越認識我就越看不起
你呢?
是讓我越來越佩服的一個
真的很難把你歸類
也很難看出你的目的
不過不要緊
只要你站在我這邊就好了
我只需這點而已』
兩人在陳志翔公寓下道別
曾文笑的曖昧
『早點睡啊、我們莫妍每天上班都在打瞌睡、你精力也太旺盛了吧』
說著眼睛飄到他下體瞄了一眼
『哦、那是我打呼聲太大了、她被我吵的睡不著』
『哈哈哈、原來如此、那下次莫妍帶著幸福的驕傲在道歉的時候、我會吐他槽』
陳志翔還沒走進門
莫妍就已經衝下樓來迎接他
陳志翔說
『沒這麼誇張吧、
又不是演電影、
你陳浩南看太多了啦
黑社會要砍人也要先演床戲
床戲完了才輪到武打戲』
莫妍抱著他說不出話來

陳志翔帶他回房間
在電梯裡又遇到那對夫妻從地下室停車場上來
陳志翔笑得開心、點頭打招呼
那夫妻看到他嚇的連滾帶爬逃出電梯
陳志翔一直說『才一樓而已、還沒到啊』
那夫妻頭也不回的跑出大門
莫妍等電梯一關又是一陣狂笑
回到房裡
莫妍又抱又親的激動不已
陳志翔把經過簡略跟她說了
到最後說還要給人問事
莫妍生氣地說不要
陳志翔淡淡地說『這沒得選擇、我吃這行飯、既然答應人了就不能悔改
你想辦法去做些號碼牌
一天就看三十或五十人
一人限問三個問題
就這樣
你先不要上班
來幫幫忙
就先一個禮拜吧
下禮拜我要回台灣一下』
莫妍聽他用嚴肅的口吻命令她
完全不是平時的嘻笑口吻
不禁有點害怕
不敢再多說話
想不到接下來陳志翔又露出本性
『你先去放水、我要洗個澡、你要不要來個鴛鴦浴啊
聽說歷劫歸來人會變得又粗暴又強壯哦
嘿嘿嘿、等會不要脫衣服
我要一件一件把它撕掉
這樣比較像是色狼』
莫妍白他一眼
聽話去放水

陳志翔走到陽台外去打電話
『媽、我是阿榮啦、你寄來的鐵牛運功散我收到啊
媽、我啦
你兒子啦
我下禮拜回去啦
我現在在哪?
在中国S市啊
你也關心一下自己兒子好不好
出門好像“胖見”、回家像是撿到
對啦對啦
飛機時間還沒定
定了我會跟你講
對了、我要問你一下上次那個來問我身體的那個蔡小姐
現在怎麼樣了
有沒有聯絡
就那個我建議他去驗血
檢查看看到底是不是遺傳、還是基因什麼問題的
我就說她可能是什麼罕見疾病、還是罕見血液什麼的
結果沒來跟你說啊
好啦好啦
沒時沒事啦、就突然想到
你有空查一下啦
打電話問一下
了解
好了、再見!掰掰』

陳志翔打的真的是他媽的電話(不是罵人、真是他媽)
這是他跟桃莉絲聯絡的方法
只要是整點時間打過去的電話
他母親的手機會自動轉接、轉到陳志翔家中電話
那電話再自動轉給桃莉絲、然後桃莉絲會啟動變音器
她的外國人腔調會變成陳志翔媽媽的聲音
陳志翔是在跟黑社會老大講話時被他的話激發到
被監禁的吳太太可能不是因為知道了什麼、探聽了什麼而被關的
她可能是她自己是什麼特殊體質、特殊DNA細胞、血液之類的原因而被關起來
『會不會是這樣?』陳志翔一想到就忍不住打電話要桃莉絲快點去查
事情的真相到底是如何呢?








2015年3月10日 星期二

老大的家

                                     (圖與文無關、貼爽的)
莫妍進了辦公室之後就直奔曾文的座位
想要先問她意見
想不到曾文居然還沒到
這真是很難得的事情
曾文一向嚴以律己
絕對是公司第一個上班最後一個離開
除非到外縣市洽公
不然假日也照樣到辦公室來
莫妍只得先做自己的工作
只是根本心不在焉
眼睛就一直望著曾文的座位
終於十點快半時
曾文突着疲憊的步伐走了進來
莫妍聲音幾乎帶著責備的激動問到『文姐你怎麼這麼晚才來、、、, 還這麼重的酒味~』
曾文帶點不爽的無奈回問
『你先說你家昨天發生的事吧?聽說很熱鬧是吧?』
莫妍奇怪『你怎麼會知道?』
『你先說就對了』
莫妍只得把昨天的事都說了
那些太激情太激動的事就簡略沒說清楚
但是曾文是老江湖
看莫妍臉紅紅的嬌羞就打斷她、一一點破
『說、我知道不只是這樣
還幹了什麼?
是不是帶到閨房裡慢慢安慰你疼惜你
是不是?對不對?有沒有?說』
莫妍死硬不認, 只說
『他人真的好好哦
昨天還一邊幫我吹頭髮一邊跟我說
如果媽媽已經答應人家要幫忙街坊鄰居的忙
甚至有給人家收錢了
那他要來找文姐
看看文姐可不可以跟哪位高幹打個招呼
看是不是可以讓他繼續給人家問事
改成拿號碼牌也好、
改地點也好、
改到公開場合讓官方認可的地方都可以
我當然我說不用了、再也不要辦就是了
但是他堅持要我來問問文姐、看看姐姐有沒有什麼意見
所以我就要先來問文姐啊!
請文姐勸他
叫他不要再多事了』
曾文打了個大哈欠
『你們啊、就在家裡風流快活
我就得在背後幫你們擦屁股
你那個老公講得真好聽“來問我意見”
還不是想把事情推給我
你那個媽啊真是沒大腦
沒事做不會去打麻將不會去逛街不會去唱歌啊
去惹這種事出來
你以為我是在家睡到太陽晒屁股啊
我是昨晚就被叫去報到了
人家透過我們大老闆Tony把我叫去
說我不夠意思
有這種奇人異士也不介紹一下
分明是不把他們放在眼裡
叫我乾了又乾喝了又喝
把我折騰了一整晚
我幾乎要想把你叫去一起喝了
你說好不好啊、要不要一起來喝啊』
莫言一臉的驚恐和愧疚
『文姐文姐、、、、』
『好了好了不用叫了
去打電話叫你老公晚上吃飯吧
是福不是禍、是禍想躲也躲不過』

到了晚上莫妍連說要跟也不敢說
看著陳志翔和曾文離去
陳志翔坐上車對曾文說
『拜託、真那麼恐怖嗎?看莫妍那樣子像不像與夫訣別啊?』
曾文正色地說
『應該不會那麼糟啦!
畢竟你是Tony認可的朋友
他們想要無理取鬧也會有個程度
但是我跟你說今晚你所見到的如果沒有把握
請你不要講太滿
就是不要他們太大希望
最後又讓他們失望
就是那種感覺你知道吧
這些人喜歡做事有立刻的效果
不喜歡有人告訴他們做不到
而且比較喜歡怪罪別人
更糟糕的是他們不在意別人痛苦的』
『那妳呢?妳在乎別人的痛苦嗎?』
曾文毫不遲疑地回答
『我最怕看到別人難過不開心了』
陳志翔若有所思地笑了笑

陳志翔跟著曾文來到市中心的一棟大房子
下車之後陳志翔站在門外好一會兒
他回頭跟曾文說
『等我一下、我讓心情平靜一下、剛剛被你們說的我都有點毛毛的了』
『不用怕啦』
『我不是怕、我是要把偏見拋開』
深呼吸幾口氣、口中念念有詞
曾文猜是念經念咒之類的
然後陳志翔帶著溫和、自然的笑意
『走吧!讓我們拜見S市的大哥大』
門禁森嚴的一樓大廳有七八個小弟迎接他們進入
然後經過層層關卡
其中有一個橫眉豎目的小頭頭之類人物
人繞著曾文轉了一圈
眼睛卻看著陳志翔冷笑
嘴裡發出『嘿嘿嘿』的不屑聲響然後走開
讓他們上電梯
陳志翔笑道『以前的朋友啊』
曾文皺皺眉頭『瞎了眼的年輕時代的朋友』
朋友兩字加點咬牙切齒的重音
陳志翔『還好!現在進步了、目光如神!』
電梯裡有另一個小弟負責操作
帶他們進入一間超級氣派豪華金光閃閃的辦公室
一個穿著相當時髦的休閒服
長相並沒有滿臉橫肉
反而可以說用秀氣來形容的四十多歲中年人迎上前來
非常有禮貌的向曾文、陳志翔問好
陳志翔感覺他的手渾厚有力
只是手汗有點濕
主人感覺到客人的感覺
立刻遞上手帕、 
連陳志翔這種不常用名牌貨的人都知道價格不菲的好東西
連說不用不用
最後在主人堅持之下簡單擦了一下手
『主人太客氣了』
『不好意思、我剛剛練書法、手上用力、所以帶有汗水』
陳志翔眼光移到主人的書法上去
『指教一下』
『哈哈、叫我指教書法、那就等於叫小學生指導博士寫論文』
不過陳志翔在主人殷切眼光要求下還是說了
『林先生的字渾厚有力、可以說是力道萬鈞
您的字跟某位偉人有點像、哪位你知道嗎?
是岳飛
不、不是說笑的
我去參觀過、那字的形、韻都很像
將武人的氣勢都充分發揮了
只是岳飛的字過於尖銳執著
所以不見容於當局
以他的智慧明明知道當皇帝的
最憂慮才不是老百姓的福祉而是自己無止盡的權勢
但是執著正義公理、
勇猛精進絕不退讓
讓他走上無解的道路
岳飛的正氣受到萬世景仰
但是做人的圓融智慧就欠缺了點
書法怎麼說到那裡去了、扯太遠了
抱歉』
主人林永森閉眼沈思一下
『小文小文小文
你待會再給我多喝三杯道歉
你認識這種大師居然暗槓起來
不給我介紹、
你實在太過份了
我昨天就很不高興了
今天才知道
昨天我的不滿實在是太輕微了!』
曾文陪笑
陳志翔客氣一下
林永森帶客人走一圈辦公室
『大師、您覺得我家怎麼樣?』
『這不是家、這是一座軍事堡壘!』
林永森哈哈大笑
『請請請這邊請』
兩人被帶到後方有一個電梯
然後坐上更高層樓
那電梯先進到用指紋、聲控多重控制
來到樓上
整個氛圍完全不同
相當典雅簡單的設計
幾乎全部用原木來裝潢
非常溫暖的色澤
擺設顯示了女主人的巧思與用心
只是走出來見客的不是女主人
是個年輕、長得郭富城還要好看的男人
曾文已經知道了、
陳志翔就算有吃驚也沒表現出來
一樣禮貌問候握手
林永森一點也不遮掩的
抱著那年輕人宣示自己的性向
陳志翔知道不能裝作沒看到
做作的神態一定會被看穿
只能盡可能的自然應對

年輕人已經做好一桌菜請大家用
陳志翔細細品味誠懇讚美
『最高明的廚藝就是用
最簡單最平淡的料理表現食物的美味
這頓飯真是我在中國各地大宴小酌以來
最貼近靈魂深處的一餐
人生如果有完美這件事
大概說的就是這個了』
林永森對這段評語的反應就是
興奮地把珍藏的好酒一瓶接一瓶拿出來
陳志翔淺嚐即止
觀察主人和『女』主人的氣色
酒足飯飽之餘
陳志翔開門見山
『主人家請我過來不是單純請我吃這頓飯吧、
如果沒有要我效勞的地方
那我就真的是無功不受祿了』
林永森眼神閃過一絲哀傷
『那我也不跟大師繞圈子了
我的愛人身體一直不太好
我用了很多辦法、找了很多醫師
還是沒辦法治好他
既然大師來到我們S市
我想無論如何也要來給我們指點一番』
陳志翔放下茶杯慢慢站起來
『那請帶我走一圈
讓我看看有沒有什麼地方要改進的
我們來一起討論看看』
林永森一邊帶路一邊解說
來到陽台時主客站定
林永森為自己辯護的說道
『請大師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不用顧忌也不用擔心
我知道有些流言
說我曾經對我不滿意的風水師、醫師動手腳
那絕對不是事實
我唯一對人不禮貌的就是有個傢伙滿嘴胡說
說我家有鬼、什麼女鬼附身、一定要拿錢給他設香壇祭拜的
我實在是一時忍不住才動手把他趕走
但是即使如此、
絕對沒有江湖傳言說我把他打到住院
那絕對不是真的』
陳志翔聞言轉頭對著曾文笑道
『你叫我不要擔心就是不要擔心被打到住院是吧
最多被打出這裡、
不用擔心重傷住院是吧』
曾文笑道
『我一點都不擔心
憑大師的功力
大家感激都來不及了
哪會失禮』
那位『女』主人金小波歉然道
『這人就是這樣急性子、
一言不和就用拳頭解決
我勸他好多次了都不聽』
陳志翔『不會啊、我想林先生年輕時一定更火爆
現在早已經收拾起過去的脾氣了
至少百分之八十吧』
『沒有、百分之六十而已』
賓客笑語一番
陳志翔說
『是不是樓上還有房間可以上去看看嗎』
『樓上是頂樓
我們在上面種些花草蔬菜而已
這邊請、這邊』
來到頂樓
有溫室種植蘭花
也有蔬菜也有樹木
陳志翔看到旁邊長椅就坐下來
『這才叫做人生嘛!
人們汲汲營營賺錢是為了什麼
還不是為了坐在這種仙境裡面享福』
陳志翔的讚美真的很讓主人開心
兩人坐在一旁笑得好幸福
陳志翔『金先生是不是頭部有些什麼不舒服』
林永森反應激烈可見完全說中
『沒錯!很久一段時間了、
醫生檢查都說找不出毛病但是就是很不舒服』
 陳志翔手指向上一指
『問題在那裡啦』
三人眼光隨他手指方向望去
『溫室?』
『不是溫室、是溫室上的黑網
種蘭花的通常都得蓋黑網
防止日曬過強
但是這叫做天羅地網
時間久了、人就病了』
『我立刻把它拆了』
『不用急、我們下去看個日子再說』


                   (圖與文無關、只是那隻鞋好美)




2015年3月7日 星期六

奇人異術


莫妍、陳志翔散步到家門口樓下
莫妍在耳邊輕輕地說
『我跟你說的話不要在家裡說
我不敢確定但我覺得這是絕對是有可能的
家裡有可能被裝上竊聽器』
陳志翔一臉驚異
莫言解釋『你是台灣人
又是一身特異功能的台灣人
又接觸過那麼多政要富豪
監控你應該是最基本的吧
如果沒有監控你那就是有人失職了
不要怕啦、我是說監控
不會對你怎樣的啦
只是你說話要小心』
陳志翔很憂慮地說
『那你怎麼辦?
你的叫床聲不就全世界都聽過了
啊!很痛啦!』
莫妍已經不用指甲捏他了
她直接咬了他一口
陳志翔把手舉起、兩隻手個伸出食指中指、點着自己額頭
看著莫言嘴巴念念有詞
莫妍奇道『幹嘛』

『學周星馳啊、你不是說我有特異功能、
我現在發功要你脫衣服
就在這裡、
脫光脫光全部脫掉』
莫妍又是一陣毒打
陳志翔逃進電梯裡
有同棟住戶從地下室上來
陳志翔微笑點頭打招呼
對方夫妻抽筋似的頭動了一下算是回應
那位太太突然想到什麼似的
指著陳志翔大聲『你是那個莫太太的女婿對不對?
今天下午在給大家問事的那個算命仙對不對?
聽說什麼問題都可以解決的
我下午本來要趕過去排隊的
結果趕到的時候已經結束了
氣死人了!
不過我有遇到陳大媽
她說她有問到
你幫她指點一條財路
解決她家媳婦的病痛
原來你住這裡啊
那太好了
我們真是太好運了
老公我們以後有什麼疑難雜症可以拜託這個鄰居來指點我們』
陳志翔突然嚇死人的大聲念些沒人聽得懂的怪話
手上畫符似的不斷比劃
『快快快、快點把法寶拿出來、我快制不住這隻餓鬼了
牠現在要衝出來咬人吸血了
快點啊!快!
你到底有沒帶我交代你一定要拿的法寶袋
還放在房裡?你搞什麼?
快啊!
再慢這整棟樓的人個個都會七孔流血、死的慘不堪言』
說完腳還連跺了兩三下
然後又繼續大聲念咒語、手上不斷比劃
嚇、哈、嚇、嘿的叫個沒完
那對夫妻嚇到臉色慘白連滾帶爬的逃出電梯
等到電梯關上
陳志翔還在哈、嚇、哈、嘿的鬼叫
莫妍用力憋住笑
等到十二樓電梯門一開
急衝出去打開家門
整個人趴在地上狂笑
笑到整個人都快散了
最後躺在地上沒辦法動
陳志翔站在家門口望着她
『有沒有這麼誇張啊』
莫妍笑到眼淚都流出來了
陳志翔把她抱起來進房去
她還是不停地大笑
『你看那個八婆的表情沒
我願意花一個月薪水把那表情錄下來
她嚇得連口水都流下來了
她那張臭嘴張得開開的整個人黏在牆上
如果不是她老公抓著她跑
她恐怕會黏在那裏一小時都下不來
哈哈哈
我笑死了
我真的好愛你哦』
『這個轉彎未免太大了
怎麼從八婆變成愛我』
『我好愛你讓我笑得這麼開心
沒有你逗我笑
我根本不覺得我的人生有什麼樂趣』
『胡說、你在床上的時候感受到的人生樂趣更多才對
畢竟我除了幽默風趣、英俊瀟灑、聰明過人、體貼溫柔、慷慨大方、正直老實
這些小優點之外
我最大的優點就是我的性能力高強、雞雞超長』
莫妍聽到這裡
又是完全止不住的狂笑
『喂喂、你笑這是什麼意思?是非常贊同的意思吧?』
莫妍邊笑邊猛點頭
『贊成贊成非常贊成、
不過優點部分還要加一個
厚顏無恥
你是我見過最厚顏無恥的人!沒錯!絕對是!』
『那也可以!性能力超強但是厚顏無恥
只要你把性能力說在前面、後面要加什麼都隨你』
莫妍緊緊摟住他
臉紅紅的小聲說『我們一起洗澡好不好』
『好啊!你先說我性能力超強、然後再說要一起洗澡
只要你前面先加這句可以
這樣好了
從今以後
你不管要做什麼、跟我說話前都先加這句
性能力超強的老公
不加這句後面說什麼我都當沒聽到』
『不要啦』
『不管、一定要』
『好啦!性能力超強的老公帶我去洗澡啦』
(…………………………………….
點點點代表三千字的床戲部分、
其中沒有SM

、沒有肛交、

沒有特殊器具


......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