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30日 星期六

圖文簡介直升機part2

歐洲各國合作生產的NH90之外

另一架成功的大型直升機就是AW101
這是由英國義大利合作生產的好東西
有多好?她曾經成功搶下美國總統座機的標案
但是、、、、生不逢時的遇到金融風暴
當時有千人斬之稱的蓋茲國防部長把這案子硬生生砍掉
(千人斬不是說他淫亂一如中國高官、搞過上過姦過強過無數美女、
而是這位蓋茲老兄幾乎是砍掉最多國防武器發展案的一任國防部長、
所以被戲稱為千人斬)
說到美女、千人斬、不貼圖的話我還是人嗎?
就貼吧
好、不要做夢想做什麼下流無恥的千人斬了、回來說AW101
 (日本也下單了、可見是好東西)
這架直升機的安全性非常高的原因之一就是、、、她有三個引擎
一個壞了還有兩個、兩個壞了還有一個、三個都壞了、、、、、
你他媽的一定是載到馬英九了!係賀、誰叫你乘客都不挑的~
而那個美國總統座機標案的最新發展是、在美國財政恢復元氣之後
外國製造的AW101被做掉
美國製的S-92拿到這個合

S-92是不是好直升機見仁見智
但是這直升機和台灣有點關係
這架直昇機的機身是漢翔公司製造的
蔡英文政府應該考慮用合約跟美國談判一下、
看看能不能用買個十幾、二十架的誘因讓美國轉移更多的技術給台灣
讓台灣的飛機製造業和國際更多元接軌
台灣製造的C/P值在世界上名聲很棒的!
以上這些直升機都是歐美製造商生產的
這些直升機基本上都是貴得要命的東西
UH60就要兩千萬美金以上了
而黑鷹是生產數量最多的(已出產兩千架以上了)
量這麼大的都這麼貴了、其他的想便宜點是不可能的
其他的各種機型能生產幾百架就會放鞭炮開香檳了
這些直升機的售價是貴這樣到死沒人
那想買直升機的小國、窮國不就只能學賣(火柴棒的小女孩趴在路邊哭嗎
不、口袋不夠深的可以買俄羅斯貨
尤其這架Mi17
絕對可以算是物美價廉的好東西
什麼?你嫌她醜?、、、、、、是啊、是很醜
看到這麼醜的東西居然能飛
而且還能載很多東西飛 (一次可載四千公斤)
我就要再跟大家複習一下俄羅斯的建軍哲學了
在冰天雪地中和納粹德國血戰過來的勝利者蘇聯紅軍唯一相信的就是力量
力量就等於大量
數大便是美!
什麼美感、花俏性能、人體工學、乘坐舒適性、人員安全考慮、、、
全部都是屁!
對付敵人就是把手上所有彈藥通通給他用下去射下去打下去
敢擋路的就全部宰了
全殺了、就贏了!
簡單、純粹、直接
醜不是重點
重點是Mi17一次能搭載二十幾個人
而且這是1975年問世時候就可以達到的運輸量
這幾年、聯軍在阿富汗的行動常見到這種機型直升機
醜是很醜、但是在高山中還能維持強大推力的就是他了
這故事告訴我們、用外表評斷人、有時是會死人的!
以上就是直升機的簡介
如果有要小弟不才區區在下再介紹些什麼武器的、請留言給我
我要是會寫一定寫
要是不會寫、我也絕對不學某隻狗、
不懂裝懂、不會做事、無能腦殘智障腦袋進水還不要臉搶總統位置
結果禍國殃民、喪權辱國、遺害人家、夏夕夏症
怎麼不快點去死
好、貼圖平息怒氣




2016年4月29日 星期五

圖文簡介直升機

剛剛看到新回國的UH-60M型直升機在做夜間訓練
果然新貨不同於老爺爺的UH-1
又快又安靜
這錢花得真值得!
不過呢、看到這個就要再罵一下馬英九
(罵狗是本部落永遠堅持不變的偉大宗旨)
話說禍國殃民的罵宗痛、在八八水災後被全世界公幹
結果對於救災系統的改善方法上
西告提出了將台灣訂購的60 架軍用黑鷹直升機之中的十五架
轉成救災用直升機
這其實是大大破壞軍事計畫的愚蠢作為
要買救災直升機、應該針對需求提出計畫再來實現
不是為了要消除國人怒火而假裝很關心人民生命財產
然後挪用軍事計畫
這是一個超級錯誤的爛人所想出來的爛計畫
UH-60黑鷹直升機號稱直升機中的勞斯萊斯
運輸量很大可以搭載十二名全副武裝的士兵足以擔任救援任務
(之前的UH-1只能載六人)
但是不該把軍事規劃好的任務計畫胡亂更改

台灣國防部在阿扁任內向美國提出採購案
一次買六十架
換算就是打算一次擁有運送七百名士兵的運輸能力
(當然不可能只載人、還要帶彈藥糧食等等等)
一隻狗的專橫亂搞就把國防部的專業規劃一筆勾銷
這隻狗對台灣的傷害真是罄竹難書
不說狗屎般的臭狗爛人混蛋屁精婊子養的髒東西
繼續介紹直升機
                            (這是回到主題圖)
有讀者反應說、看了我貼的刺激美女圖害他長針眼
媽的、害我立刻聯想到
有人看了之後
打、、那個、、手的槍、然後分泌物射到眼睛
然後就、、、、
靠、我的腦筋有時沒辦法控制會一直想些噁心畫面
請不要刺激我啊!
                       (   這圖是用來安撫我狂野的聯想力、真的回到主題圖)
UH-60在直升機之中算是中型
能載十二人的叫中型、那大型是?
這叫做CH-47契努克
(美國陸軍依照傳統將直升機都用印第安部落來取名、
   阿帕契、契努克、奇歐瓦都是如此命名
我們未來軍隊如果未來要買新武器也先考慮原住民名字)
最新型的CH-47F最多可以搭載55名士兵
155釐米火砲連同操炮人員還有彈藥都可以一次載走
比契努克更大的怪物則是這個-----CH-53超級種馬
為什麼不是印地安人的名字、因為這是海軍、陸戰隊付錢研發的、
誰給錢誰命名
看、連UH60也一把就抓起來
你就知道她有多大隻
以上的都是美國製造的
再來說幾個歐洲製的
跟UH60可以分庭抗禮的中型直升機有這一個

NH90的名字叫做、、、、NH90
我找不到她叫什麼
可能這是德法荷義多國出資合作共同生產的、要取個大家都喜歡的名字很難、
所以就不娶了
這故事告訴我們名字取不好會造成婚姻的破裂
好、我說了句很難笑冷笑話、道歉
露奶

NH-90可以說在很多方面都勝過UH-60(載人數量高達二十)
因為這是到了2005年才開始生產的新直升機
(黑鷹問世則是早在1979年)
所以比較好是應該的、如果遲了二十年還比較爛那活著也沒屁用了
但是有人慢了五十年才進入太空
卻是舉國歡騰、樂不可支、爽到快高潮、甚至中出
我就不懂中國人是在爽什麼?
更何況阿姆斯壯在1969就登月成功和嫦娥姐姐玩親親
中國可還離月亮很遠、連人家的胸罩什麼色都看不到
這有什麼值得驕傲的?
好、我思想變態、我承認我道歉
本來要介紹一款差點變成美國總統座機陸戰隊一號的AW101作為結束
但是blogger怪怪的、卡卡的
貼圖超久的
剛好為我的懶病找到藉口
就下次再說








2016年4月22日 星期五

圖文簡介世界潛艦~

這世界賣得最好的潛水艇就是德國製造的U209系列
   (這艘是屬於厄瓜多的、厄瓜多?熊本之後剛發生地震那個南美小國、
      連那種小國都買得到潛艇、
     你就知道台灣被中國的圍剿得多恐怖!)
台灣國防部的規劃就是想買這型的(或是後繼的212型)

但是、但是、但是
這不是不可能、這是絕對不可能
德國在二戰後已經鐵了心、死都不會再捲入戰爭
這種決心和我決心這輩子要上過一百個美女之後才死的那種決心是不一樣的

德國嚴格規定自己絕對不會介入任何國際糾紛
(如果不是美帝在背後瞪他、手裡還拿根球棒、德國搞不好會宣布自己和瑞士一樣成為中立國)
台灣連原廠的MP5都買不到了
MP5是世界公認最好最精密最具殺傷力的衝鋒槍、
所有(幾乎是所有)執行拯救人質任務的特種部隊都會選擇MP5
但是德國原廠就是不賣台灣
台灣警察(軍隊買不到)是跟美國分公司買的
舉這例子就是說德國拒絕接入紛爭到什麼地步了

再一個月、台灣即從黑暗期將邁入重生期
蔡英文總統宣示將大量投資國防工業
其中我看到一些人說(我不曉得這算吹噓還是自信)台灣有能力自製潛艇
然後、如果你跟我一樣用心在這段話的下面再耐心找一下
你會發現有句話叫做如果我們拿得到藍圖(設計圖)的話
幹、講半天又是屁話
國防工業這東西和電影工業、精密工業、機械工業、、、任何工業都一樣
需要投資金錢、人力、物力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絕對不可能省略的因素
叫做時間
 說到時間、、、唉、、、讓我們轉換一下氣氛

 貼這圖意思就是我要潑冷水了
敝人在下區區不才曾寫過這文從日本潛艇說起
日本在二戰後痛定思痛
花大錢砸重資投資自己的國防工業
絕對不再讓二戰時被美國切斷補給線的惡夢再發生
所以大力投資海空軍武器保護自己的航運線
日本現在是世界是使用傳統動力潛艇的最大國
以一年更換一艘的速度持續更新當中
這是英國法國德國美國都做不到的極度奢侈
而這樣的日本
在最新的蒼龍級身上

還是要從瑞典引進一種技術(AIP)絕氣推進系統
(想知道這是什麼自己查維基、不懂絕不裝懂)
換句話說
我就是想說想要自己發展國防是件非常美好的概念
但是不要學中國人裝屌
那對人生沒有幫助
對做生意更沒有幫助

國防工業要一步一步踏出去
然後算盤要帶在身上
不要(也不可能)什麼都要自己做
潛艇也好、教練機也好、下一代戰機也好
先乖乖付錢買技術
就點像是台灣的『自製』車輛工業一樣
做組裝就承認自己是做組裝的
日本原廠技術支援就承認、自己是接受別人指導的
那沒什麼好羞恥的
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
不用在那邊自說自擂
學426在那裏山寨成功了、好棒棒、中國人站起來了
這樣就會高潮嗎?
中國人真的太會自慰了

說到自衛就來貼圖吧

台灣想要在最快時間最低成本之下獲得潛艦
只有跟美國日本合作(而且是最高機密的偷偷合作)
美國接收日本淘汰的親潮級潛艇然後轉手給台灣

不管是拆掉拿來台灣重組
還是拿人家藍圖假裝是自己設計的在台灣製造
不管怎樣
台灣想要潛艦就要快
趁國民黨終於沒有力量賣國、
趁安倍還掌權
趁中國還在南海張牙舞爪
台灣國防部和立法院要快快編出預算
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

(貼426女人表示什麼都很快、臉也很快變美美、胸部也很快便大大)











































2016年4月18日 星期一

一個抓姦的故事

很久以前聽過一個故事
一個有錢人的老闆、金屋藏嬌







































(用名模說明所謂藏嬌的嬌的意思)
藏的就是自己的女秘書
就在董事長辦公室旁邊設個小套房
公事做一做就來點私事
工作不忘愉樂、娛樂 誘姦  又兼工作
快樂得不得了
但是一般人不是黑白郎君
別人的失敗通常不會是自己的快樂
別人的痛苦就是、、、、別人的痛苦(廢話中的廢話)
老闆的Happy就是老闆娘的怒火
老闆娘耳聞到老公的荒淫無道當然就來抓
但是老闆也不是省油的燈
在樓下警衛室設有絕對會通的熱線警報
(不是中國和台灣那個共產黨不爽就不會通的那種熱線)
一旦老闆娘出現在方圓百米立刻通報
通報一次賞一萬
錯過來襲敵機者拖出去處斬
所以老闆娘每次衝進辦公室就是看到老闆溫文儒雅的拿著咖啡看報紙
氣定神閒的說『親愛的、今天怎麼這麼好來抓、不是、是來看我』
老闆娘的情報網不斷的通知前來前線作戰
但是老是打到空氣
最後老闆娘的兩個女兒也協同作戰
(就是沒生出兒子、老闆才義正嚴詞的出外播種、這兩個女兒因為性別痛恨父親到不行)
三人變裝打扮突然衝進警衛室、喝令所有人等不准動
警衛被恐嚇之下失去意識、怠忽職守沒有通報上級長官
老闆娘留下女兒戰士一名繼續破壞警報系統、帶領另一名殺氣騰騰女兒殺上頂樓
老闆的戰線被攻破就看到老婆女兒破門而入
這位老闆不愧是男人中的男人、豬八戒中的豬九戒
當時已經全身赤裸、挺槍衝刺在即的一刻見到殺手進入
不慌不忙、不急不躁、氣定神閒的起身著褲穿衣
然後沒事人一般的走開
然後、、、
全面否定、全面不認帳、全面失憶
沒有啊、沒事啊、有什麼事嗎?
這位偉大的男性同胞教導了天下雄性人類一個定律
不論發生何事、就算是以上案例
說沒有就是沒有
否認就對了
 不過男人可以這樣沒責任
女人可就倒霉了、
聽說那位藏嬌小秘書被母女打的死去活來
那位女兒為了替媽媽出氣(還是為自己出氣)
從小秘書下體用力、、、幹、殘忍的情節就不提了

 (圖與文無關、只是轉換氣氛)
這故事是我多年前聽說的
當時說故事的人著重的重點是在於男人就算褲子脫了、一腳踏上床了、
但是一遇到外敵入侵
就是要否認
否認到底是男人必備的內建功能
但是我聽了故事的想法是
第一、這位老闆娘太太何必呢
抓姦是為了讓自己確認
但是知道又如何?
知道是要離婚、那就去知道然後走吧、這種老公不要了
如果不是想離婚
那就別知道了
我不是在假裝自己是哲學家
我知道痛苦就是你的痛苦、不是我能了解的
即使我了解也不能減除、減少你半點痛苦
但這是簡單的推論
不想離、那就別看了、妳已經嫁了個爛人、現在去抓姦只是確定而已、
這個確定對自己對兒女對任何人都沒好處
想離、那也別抓了、反正就離開爛人、明天會更好、
就像馬英九一滾開總統位置、台灣就一定會更好一樣
去抓了大家都難過
(除非啦、抓了可以在分財產上多個幾百幾千萬、那就應該要抓了)

第二、帶兒女去抓老公的姦是哪招?
是要恨上加恨
自己恨不夠、還要子女一起恨?
上面那故事的後繼是
 那個大女兒後來找到老爸金屋藏嬌的住所
開老爸的車去撞小三家的門
把門撞爛然後叫小三去報警、去叫自己爸爸來、、、、
後來到底誰來誰不來就不知道了
但是我要說的是何必呢?
這樣有解決事情嗎?
或者這樣有比較爽嗎?

廢死聯盟的人在台灣一點市場都沒有
但是他們堅持的理念是說
恨是不對的
恨會讓我們變成傷害我們的那種人
這就是黑暗騎士最後結局為什麼蝙蝠俠要放過小丑
小丑就是希望蝙蝠俠殺了他
殺了他蝙蝠俠就變成小丑了
兩個人的心就一樣黑暗了!

我一定要再說一次、這部電影真是人類歷史上最好的電影之一
我看完、整個人被電到似的久久不能言語
比連續高潮還刺激(殺小比喻啊這、、)
人性最黑暗的混亂屠殺 對比 使用暴力來拯救人性最後光輝的騎士
無力的人類只有相信神蹟、或者相信人性裡面最深處的一小小點的善良
不然的話你只有墮落到無間地獄去
我到底為了什麼可以跳到這裡來?
一定要請蝙蝠女來帶到我跳回去

我之前讀到一個超變態的故事
一個兒子撞破守寡多年媽媽的多P性遊戲
媽媽懺悔痛哭發誓不再犯
兒子也選擇原諒
但是過沒幾年、做媽媽不但又玩
而且找自己兒子的同學(不、是同學們)玩
兒子悲憤之餘、痛不欲生、一個人跑走四處去流浪折磨自己、、、
我知道我們台灣人不是阿度啊
對性觀念沒有那麼開放、
我也不是想說這故事的媽媽很會玩值得羨慕
我只是說做兒子的難過是正常的
不過傷心到去傷害自己就不必了
這很明顯、你媽有性方面的、、、應該說是病態、還是嗜好?
她應該去看心理醫生(這是很明顯的心理疾病)
如果醫生判斷這是個人內建的性愛必需模式
你硬要去改也是讓她更痛苦罷了
做兒子不能接受這種事、就揮揮手離開母親就是了
她走、不然就你走
不用恨到要殺人放火更別傷害自己

故事的重點是
(有緣點閱敝部落格的請記得、我一直以來的重點就是我沒什麼重點、貼美女圖給大家欣賞才是重點)
性這玩意、是一個人(或是二三四五六、、、看個人能力)私密的事
一旦牽涉到別人的時候
就會變成一種很難判斷很難說清楚的事
而更慘的是、台灣又極度欠缺性方面的教育、知識、文化
一般人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說怎麼做怎麼面對怎麼討論
因為不知道
所以亂搞的多、
因為亂搞的多、
所以社會越來越亂
因為社會越來越亂
所以越多人想好吧、那就來亂搞吧
然後惡性循環到天涯海角去了

我要說的重點是、如果你不能抑制這世界的墮落
不妨去看看一部好電影、一本好書、做一件好事
這樣世界就會更好了嗎?
不、而是這樣你就不會去想世界快要毀滅的事實、你的心情會比較好!














































2016年4月17日 星期日

魔功(武俠小說第十七段)

林清楓繼續解釋
『從臥病不能動彈開始、整整七年時間、我終於讓兩股力量融合了七八成
但是說是融合卻還是不穩定
從癱瘓到能下床自行行走一個人四處亂跑也算是一個境界了
後來我到道觀去看你們、在武林各處走動、
就是要看看我的內力在各種狀態下是不是會產生變化
等到我自覺得有把握再三年後就可以徹徹底底解決一切時
我這位好岳父就上門來要求我和我這位好妻子成婚、嘿嘿』
林清楓說到岳父妻子這字眼時、散發出一股嘲諷的怒意
眾人聽在耳裡都有感到一股寒氣
躺在金子堆裡的潘文柔更是恐懼不已
只聽林清楓說下去
『當時、我是知道我這位未婚妻不喜歡我、不想嫁給一個半身僵直的廢人
但我不知道原來她已經有心上人了
也不知道原來害死我爸的馬夫人正在背後策劃一切
打算把我幹掉讓她繼承林家的巨大財富
等到婚禮舉行當晚、我知道一切之後
這位嬌妻用馬家堡那一記殺招暗算我時
我突然領悟了如何借用外力讓我的魔功水乳交融完全為我所用
就是當外力來襲時、把自身能控制的部分含蓄不發、
而那股不聽我使喚的內力會自然反應去反擊外力
當外力又是魔門的正宗內力時
兩力相碰之下會發生魔門武功特有的現象
既相撞擊又相吸引
潘文柔那道力量較弱一定會被吸收掉
而在被吸收那個瞬間
我發動自己力量從後捕捉
在兩力顧著融合的時候、把這股新力量徹底吸收
簡單說就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觀念
但是因為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態
我發動自身力量去攻擊的時間沒抓好
變成潘文柔的力道還在和那道不能控制的內力交纏之際我就先動手了
那內力立刻放棄和潘文柔的內力融合的過程轉來和我交手
我變得又要和這股力量膠著
如果是在平時當然不是問題
我已經和這股內力交戰七年了
但是林雅茹和潘文柔在一旁虎視眈眈的時候
我哪可能坐下來慢慢運功
還好那時眉姐已經發現她的好師妹正在謀財害命當中
眉姐她ㄧ過來干涉我就找到機會逃了
後來小歡找到我時、我一邊運勁一邊逃命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了
到了湖邊時、我發覺體內已經變成三國演義了
就是大中小三道內勁互相交錯
小的那道鑽來逃去的、大的跟中的兩道力量則是打的不亦樂乎
小的則在兩力僵持不下時會趁隙偷襲
所以我要把我的內力分為一大一小二股力量
就在湖邊運功把潘文柔那道力量吸收消化之際
我突然又感受到當年我爹和我傳功時發生的混亂狀況
當時我想如果又要癱瘓在床三年、我不如死了算了
所以乾脆孤注一擲、叫洛歡再給我一掌
我這次一定會抓對時機一次解決我體內紛亂的幾股內力
結果洛歡不肯打我、我只好假裝輕薄她惹得小冰來給我一掌
當我人被打出去飛到半空中時、就是我人生最重要的生死關頭了
這次我真的抓對那個時間點了
當身體裡不為我所用的內力自動反應去對抗小冰那股掌力然後進行融合時
我這股內力全數終於全數水乳交融
但是這過程還蠻慢的
我一共在湖水裡泡了五六天時間
怎麼可能?當然可能
我進入了龜息狀態
全身放空就讓內力自然運行
然後我與外界的一切都隔絕了
而泡在水裡有個好處
當魔功運行到最高速的時候、我全身就像被大火焚燒似的
不是慾火焚身啦
而是魔功之中那股強韌到無可匹敵力量會釋放出高熱
我又沒辦法控制力道
我如果沒在埋在水裡恐怕自己就被烤焦了
總之大功告成之後、魔功的傳承終於完成、
我、第十六代的魔門之主重新降臨人世間、
不知道會帶給武林多大浩劫
首先會慘的當然就是我明媒正娶的好妻子潘文柔』
林清楓帶著完全沒以笑意的笑臉看著躺在地上動彈不得的她
慢慢的把一塊一塊的金子撿起來丟到一旁
雖然看也沒看、但是被丟出金子並沒有四散散亂、
堆疊成一排一排、整齊排好
潘文柔身上的金子被拿走、可以站起來之後
她站在林清楓面前、把頭抬高倔強的說『你要殺了我嗎?』
『我幹嘛殺你』
潘文柔說『那我走了』
『你要去哪?你是我的妻子、你哪裡都別想去』
『你剛剛不是說、、、』
『我是說我不准你說我們是夫妻、但是沒說我不當你是妻子啊』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你要在我身邊、看我怎麼處置你』
『做人不要太過分』
『哈哈、我不曉得你有資格說這種話』
『你要怎麼做』
『首先當然是先把你潘家的女性都一一享用過啊、不然怎麼洩我心頭之恨、
對了、跟你說一下、你媽和你妹都已經懷了我的孩子了』
潘文柔聞言大怒『你說什麼?你混蛋、你敢碰我娘我妹一下、、、』
林清楓笑道
『碰一下、我碰了何止幾千萬下了、還親還舔還摸還、其他的我不好意思說了』
潘文柔繼續大罵
林清楓笑笑看著她、伸出一根指頭、在她手臂上點了一下
潘文柔奇怪『幹嘛、、』話還沒問完、人就直接倒在地上
那個摔法就像是有人把她抓起來丟在地上
在站得好好的狀態下突然直接貼在地面上
然後發出了一聲短促的『啊~』的叫聲
眾人看到大師姐露出痛苦無比的表情卻連半點聲音都發不出
只能用眼神透露出那種錐心刺苦的疼痛
心地最好的洛歡看了不忍、開口求情『大姐夫、不要這樣啦』
林清楓微微一笑、左手伸指一彈
根本沒碰到潘文柔身體狀況下就解除了她的痛苦
眾人只見大師姐仍然說不出話來只能大口喘息、
雖然中招只有短短一下下時間、她卻像是被拋到水裡一樣濕透了
可見那痛苦來得有多劇烈
林清楓露出邪惡的笑容
『還有人要試試嗎?感覺會痛得很爽哦、上次我用這手法對一個傢伙拍了一掌、結果他痛到把自己脖子對準刀子切下去、、嘿嘿嘿』
所有人聽了都露出恐懼不安的表情
林清楓『好、故事就說到這裡、是不是很精彩?有沒有問題?』

謊言帶來的幸福(愛很簡單續篇之五)

恆春海灘上
從阿信的眼神看來他正處於完全放空的虛無之中
安安從後面一把抱住他時、他真的被嚇到了、有點惱怒地看著安安
安安看他生氣、有點膽怯的撒嬌『老公、有沒有想我啊』
阿信略微不悅的『我以為你不會來了』
安安『怎會?不是說好這裡會合』
『我以為、、、、嗯、、就、、那個、、』
『講清楚、不要講那個天語』
『我以為你厭倦我了、想走了』
安安很驚訝
『莎莎說得對耶、你真的很愛亂想、而且我要補一句、你很愛往壞的想』
『我覺得這樣好啊、萬一的時候至少我有心理準備』
安安微怒
『好你個鬼啦、你就是覺得我沒有在為我們的未來付出嗎?我是那種輕易放棄的女人嗎?』
阿信笑笑不說話
安安一個翻身壓在他身上
『給我說清楚、不然跟你沒完沒了』
阿信抱住她吻了她
『今天這招沒用、一定要給我說清楚』
阿信吻了第二次
『不行、不會放過你』
阿信就吻第三次
『不行、我一定要你給我說清楚、你是不是以為我付出不夠多、我隨時會走』
阿信乾脆去拉她衣服作勢在海灘上給她就地正法
安安逃開、怒瞪他
阿信躺回沙地上
『我們一起做事之後、你讓店裡收入平均成長十五趴
酒吧淡季的時候、我外面的導遊工作至少有一半是你介紹的
我們去旅遊的時候、你偷偷付一半的錢讓我以為去巴黎倫敦是很便宜的
血拼的時候又不敢給我看價錢怕傷我自尊心
平常買菜的錢你最多都只報一半甚至常常不報
店裡賣咖啡、豆子都是你從家裡拿來的
平時吃飯如果多了什麼龍蝦鮑魚好料的、百分百都是你付的
水電電話帳單你都給我拿去偷偷繳掉
我的車壞了開你的、油錢你不肯跟我收
結果我們開你爸的賓士出去、被人偷了、我說要賠你不肯、
我去訂車你背後給我取消
最重要的我那個店如果沒有你、笑聲至少會少一半
你問我知不知道你付出多少、
對不起我不知道因為沒辦法計算
就像小時候學英文的時候學到那個不可數名詞一樣、不知道是什麼鬼
長大才知道真有那種欠人家的債是種不可數名詞
不知道怎麼數、因為不知道怎麼還
年輕的時候讀神雕俠侶、
讀到小龍女跟楊過說、我才不喝孟婆湯、我要永遠記住你的恩情
那時還想說金庸寫錯了、愛情怎會是恩情
長大才知道接受別人的愛是一種無比巨大、不能忘記的恩惠』
安安見情郎清楚知道自己的用心ㄑ覺得很感動、緩緩躺在他懷裡
阿信繼續
『我想說你不跟我來是不是不想繼續了、是因為我會想如果不跟我、可以不要這麼辛苦、如果你可以不用這麼辛苦、我可能會覺得舒服一 點、不用像現在這樣不知道該怎麼還的歉疚』
安安抱著他『不用還啦、我覺得這樣很好』
阿信微笑『嘿嘿、沒那麼簡單、我跟你說、我昨天去找妳爸了』
安安一驚『什麼時候?』
阿信得意的『我昨天把車送過去給他、就你退掉那部』
安安急道『就跟你說不用這樣、又不是新車、他買三年的二手車、又開五年了、不值錢所以才沒保險啊』
阿信說『所以啊、我跟你爸說、我只有幫他付頭期款、分期的請自付、這樣會不會很小氣?』
安安笑道『你真的這樣說』
阿信說『其實不是』
說到這裡停下來、把安安輕輕地稍微推開『我是跑去找他說一件事』
阿信神色凝重讓安安覺得有點不安
『我是去跟他說、我想要請求他的許可、讓我把這戒指給你、問問看你肯不肯』
說完就把戒指盒拿出來
安安雙眼含著淚水、右手微微顫抖的打開
『我不會挑戒指、所以找Tiffany的、如果不喜歡、我們再去挑過』
『喜歡、我很喜歡』安安感動得幾乎說不出話來
兩人擁抱了好一陣子才慢慢牽手走回民宿房間
坐在窗前
安安說『我也有件東西要送你』
她叫阿信手掌向上伸出來、放了一根驗孕棒在上面
『我換了三個牌子、結果都一樣』
阿信眼睛睜得大大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喂、你說話啊、你別跟我說不要啊』
『我怎麼會這麼說』
『因為你常說你不喜歡小孩』
『不喜歡的是別人的小孩、自己的不一樣』
阿信有點吃力『太突然了、我不知道我自己現在想什麼』
深呼吸幾口、站起來把安安抱住
兩人相擁好一陣子
阿信坐在窗前把她放在腿上
靜默了好久
『我們前幾天差點吵架那個事情、、我、、』
『那是吵架嗎?我覺得你是想要跳過來掐死我』
『那是手抽筋晃了一下、你想太多了』
安安有點猶豫但是還是開口問了『你要跟我說你之前愛的女人的事了嗎?』
阿信抿著嘴想了一下
『那天你吃那個不知道是哪門子的醋、突然跟我講美家姐
我不是生氣、我是嚇一跳、我不曉得瑪莎這麼大嘴巴、連她的事都跟你說
我動作那麼大、那麼不爽主要是你冤枉我、什麼我還在想她、
說真的、我已經一兩年完全沒想過她了
以前是不是愛過?很愛啊!
不過時間久了就是知道那種愛有點像是你看星星好美
看久了就想撈下來、但是那根本是碰不到的距離產生美感
我和她差距何止是以光年計算啊
她和鐵雄哥都是完全不同階級不同世界的人
鐵雄哥就是美家姐的老公、你不知道吧、因為我從來沒說
酒吧的幕後老闆就是鐵雄哥、這你知道
而買酒吧的第一筆金是美家姐給我的、你就不知道了吧
我知道我說那是瑪莎給的
那是故意裝傻的
瑪莎哪來兩百萬啊
我跟著她做了幾年、她養她那兩個臭小鬼就夠慘了、兩百萬?兩百塊比較快啦
我當時在坐牢、美家姐離開台灣回日本
她把兩百萬交給瑪莎、讓她交給我
瑪莎裝得很像、說是給我做創業基金
我當時傻傻的信了、但是等到我買下現在的店、鐵雄哥就出現了、
我第一時間就想到是美家姐拜託他來看我的、我這呆瓜哪會做生意啊
果然、鐵雄哥說的每件事我都沒想到、
比如說二樓那個觀景窗
鐵雄哥一來就問我這裏的特色?
我說海啊
他說那你酒吧看不到海、這酒吧有什麼用
我被他說的臉都綠了
他走過去一看、指著二樓說、這堵牆打掉、換成玻璃、
我不敢說好也不敢說不好、
兩百萬早就花光光了、還打掉牆、打掉我比較快
鐵雄哥說怕什麼、錢我出啦、然後他就變成我的老闆了
至少我是這麼認為
他從沒來跟我要、我每年年底可是乖乖奉上他那份
這就是你會奇怪我怎麼沒賺錢
有賺啦、只是要乖乖算利息還錢
話說從頭、我從山上下來之後就在瑪莎那裡看她怎麼經營酒吧
然後就認識美家姐、
我從沒見過這種女人、就像電視上日劇演的那種日本女人、只是沒講日文講中文
當然我就暈頭轉向、非常迷戀她
不要吃醋啦、當時幾年前啊、七年、不對是九年了
九年都從幼稚園變成大學生了
我跑去跟美家姐、當一個藝術家的助理
美家姐為一個日本老建築奔走多年、把財產都用光了
用自己的錢把建築整修保存下來、
但是顢頇的狗政府狗官不是毫不在意就是一直刁難
大概就是想毀掉舊建築蓋新房子賺錢
我就跟美家姐守著那地方守了幾個月
眼看就要彈盡糧絕了
鐵雄哥就回來了
他們本來就是未婚夫妻、就為了那老房子吵架、吵到鐵雄哥氣的跑回日本
他是台灣戰後移民去日本的第二代啦
美家姐是灣生的後代、灣生就是台灣出生的日本人、
戰後灣生他們被不要臉的國民黨搶走財產趕回日本
美家姐帶阿公阿嬤骨灰回來台灣安葬
發現他們老家幸運沒被拆除
美家姐就發誓要保存下來這片記憶、不是他的記憶是阿公阿嬤的記憶
一開始鐵雄哥還幫她但是藝術家的脾氣有時候很難忍
兩人爆發衝突鐵雄哥拂袖而去、留美家姐一個人在花蓮苦撐
過了一年多、鐵雄哥聽說她已經山窮水盡就按下脾氣回來幫她
兩人一重逢、跟莎莎小瓶重逢不一樣啊
莎莎哭得死去活來、小瓶哭的活來死去
兩個人哭的、、、靠腰、女人真的就是水做的
一邊哭就一邊抱、抱抱親親就帶走了
幹、我當時心想、喂喂、馬的先買單啊』
安安笑得差點從他身上掉下來
『喂、坐好啦、你現在別學人家開玩笑
說到哪?美家姐和鐵雄哥重逢了
一個又哭又打又抱又逃、一個又追又抱又哭又笑又不斷的哄她
我躲無可躲、逃無可逃
盡可能地縮成一粒肉丸塞在沙發邊邊看重逢戲碼
所以我發誓你以後如果要走就千萬別回來、我不跟人家演這齣的
好啦、好啦、開玩笑啦、別打別打、打在我身痛在你心
反正兩人重逢傷心噁爛戲演完
鐵雄哥一問、為什麼搞那麼久還搞不定
一聽是政府刁難、他問我們有沒有帶去喝?
我們連聽都聽不懂、喝什麼?喝酒?
鐵雄哥第二天就跟我們去縣政府、
那邊的公務員看到我們就開始表演出公差、躲貓貓
鐵雄哥叫我們閃一邊、
他開始和承辦人員東拉西扯、他平均說兩句話周圍就一次爆笑
笑到後來就被請到上面去和主管談
談到中午就一群人帶出去喝
一喝、從中午喝到晚上十二點半
我半夜被叫去載鐵雄哥回家
他一臉酒氣一身疲憊但是意氣風發的跟我說
『回去跟我女人說、她的男人為了她沒有事情辦不到的』
第二天中午、邊說話邊打酒嗝的狗官蓋章放行
美家姐的心願達成了、然後他們就回國了
我看著他們就想、我應該學人家活得有尊嚴有目標
就想跟自己過去做個了斷、就去自首、還好關幾個月就被假釋出來了
這就是我怎麼開始的、後來的事我差不多跟你講了
鐵雄哥幾個月來一次、看看我做得好不好、我也自己盡量學盡量拓展觸角
酒吧、民宿、導遊地方名勝、特產生意、一個一個做
我做的實在不怎樣、、謝謝誇獎、不過你的誇獎不準、
你是情人眼裡出范蠡、、、你是西施、西施眼裡不是夫差就是范蠡了
我歷史很棒吧
反正我就一直很好運、莎莎來了、你也來了、你們給我的幫助實在太多了』
阿信停下來喝一大口茶
『再來、我知道你要問小陳的事
她結婚前我們沒事、結婚後他們吵架分居
我跟她、、、、還是沒事
你是不是緊張一下下
哈、就算有事也不干你屁事啊、拜託不要吃醋吃到幾百年前去
好啦、別打啦
我發誓他們分居那段我真的是勸合不勸離
只是我說的不是夫妻緣份難得那種古板話
我是說你就多找幾個男人來上床、幹一幹就知道老公其實比較好還是回去吧!
有什麼事忍一忍、晚上幹一幹就過去了
只是說萬一 比較之下老公比較爛、外面幹的都比較好
那那那那就離婚吧
你看我的勸告都超實際超有建設性吧
還打?  我的建議這麼好你還打?
重點不是建議、是他們夫妻有去找心理醫生諮詢、然後有比較好了
雖然我是覺得治標不治本啦
但是夫妻有在一起好過沒在一起啊
然後就到了小條子掛掉、小陳變成有錢寡婦的那天
說真的、我只是知道他們要來、而且我並不喜歡他們來
小陳那ㄊㄨㄚ 人一來不是好咖、二來我還得忍受小條子那種眼神
什麼眼神?就你他媽的別想上我老婆的眼神
拜託、你不要以為自己娶到林志玲好不好
哼、我的安安隨便也比小陳漂亮一百倍
對啊!我做人就是太正直了太誠實了、不然我的成就遠遠不止如此
反正重點是我坐在店裡等、
因為那群人大概都是午餐過後大概兩點左右才會進來吃點心喝飲料
結果時間都過了蠻久了、我還是沒看到人
我就想出去外面溜溜
看看是不是被放鴿子了
哎、就看到悲劇了
然後我就看到小陳一整個崩潰不能走路、不能言語
我就趕緊去幫她
小條子被救護車緊急送去醫院搶救
我就開他的車載小陳跟到醫院去
我們在車上一言不發、我就一直唸佛號
幹嘛、沒看過我拜拜啊、我在、、、
好啦、就不是很想回憶的那段、在獄裡就有人教念經、我就跟著念一陣、
不過現在連268個字的心經都記不太清楚了
只記得遇到事情就念佛、念佛帶給自己信心智慧力量
結果、當然人還是死了、我陪著小陳直到她家人趕到
然後、我就做了一件事、你在調查的事
我要回去之前、去小條子車上拿我的衣服
我心念一動、就打開行車記錄器、
聽他們來的路上的對話
他們當天大吵了一架
為了女兒的教養、為了小陳的工作、為了一堆芝麻蒜皮的小事
然後最慘的說到了我
小條子說漏了嘴、說他曾經請徵信社跟蹤小陳、
小陳當時太常來我這裡、更慘的是還過夜過好幾次
當然沒跟她睡啊我當時、就真的沒有、幹嘛否認、
她有那個意思啦、但是我裝傻假裝不懂暗示
我當時有點、、有點該怎麼說啊、有點瞧不起她啦
結婚了還以為自己是小公主、一點長進都沒有
當時還有另一個朋友常來找我、也是差不多一樣的問題
我就被這些人弄的有點煩
人不進步、尤其不隨著自己的生活階段力求長進
老是犯一樣的錯又老是想依靠別人來解決問題
雖然我是靠聽這些人的苦惱來賺錢的酒保
但是我也有職業倦怠症啊
上班聽這些就算了、下班還要上床去安慰你、我不『幹』、
林北袂頌幹可以吧
好我的重點來了、我當時在車子裡想了又想、
我實在受不了萬一警察聽到因為這段爭執來找我麻煩
我有案底這件事加上我是酒吧的老闆
這兩者加起來說實在的反而增添我神秘浪漫的色彩
但是萬一警察常來我店裡坐、到時就浪漫不起來要吃西北風了
當時我就自作聰明的把卡片抽出來
去買了一張新的換回去
舊的就剪成五十段丟了
後來一想、我好像幹了一件白癡事
對、不要罵、我知道這樣萬一有人查的話我反而是自找苦吃
但是你要考慮更生人的想法是先保護自己不要再回籠的思考模式
台灣的司法、警察有時候不是用證據在辦案
她們姐妹就是因為張卡片和原來不同而來拜託你查我?
屁啦、我不信
因為我是拿舊卡去電子街買張一模一樣的回來換的
她們姐妹要不是自己記錯了要不就是唬你的
然後我就和小陳保持一點距離的遠距關心
賴啊、臉書啊、電話啊
保持一點關心但是隨時提醒自己可能有人家監聽
我連半次黃色笑話都沒說過
喪事辦完沒多久小條子的媽媽也死了
小陳回去沒幾天就受不了跑了、她說那對小姑瘋了似的超級惡劣的對待她
好像哥哥媽媽都是她殺的
小陳被人家這樣對待沮喪極了、連家都不想回、
不是來我這借酒消愁就是跑到道場寺廟去誦經贖罪
她整個人都亂了啦
然後她也是被那對姐妹花氣到
就故意叫律師去把他死鬼老公的遺產全數拿走一毛都不分給他們
唯一沒有要的就是她老公的車
那車帶給她的記憶太爛了
她自己的後來賣給、、、咦、你怎麼知道是莎莎
莎莎買下來之後沒多久小陳她就移民了
移民前她做的事就是給我一千萬
害我被那對姐妹纏上
你知道你是第幾個受委託來查我的嗎?
我有注意到的徵信社狗仔就六七個了、不知道分屬多少個徵信公司
媽的、這樣花至少也要幾百萬吧
至於為什麼小陳要給我這筆錢
對不起說錯了、是借
為何借給我這筆錢呢?
原因一是我長期照顧她
她從婚前到婚後、唯一稱得上是她朋友的人就是我
其他的不是人家和她處不來、就是她和人家處不來
她能依賴的、而且長期依賴打擾的就是我了
第二她拿了大筆遺產心中有愧
正在思考要不要捐掉、、、一部分
別想太多、不是全部
而我剛好和她說過一番話
在她第N次醉到死去活來的時候、我服侍她上床
她清醒之後又在哭哭啼啼的時候
我跟她說一件事
在她老公死前一個星期、小條子曾來我店裡找我
他灌了一大杯馬丁尼(媽的裝007啊)
跟我說他真的很愛他老婆、雖然他知道兩人差距實在很大
但是他真的有用心在調適
想辦法配合小陳的生活、價值觀、想法等等等
但是他發現他老婆可能愛上我了
我要否認、他阻止我
他說他知道我們沒有上過床
但是他是要來拜託我、請教教他如何讓他老婆開心
他常看我和他老婆只要一聊都可以談得愉快
他決定要試著跟我學習讓他老婆快樂、、、、大致就是這樣的故事
我跟小陳說、之前沒跟你說這段是怕你更傷心
但是現在看你這麼糟糕了、其實也沒差了、不如直接告訴你
你老公雖然死了但是他心裡其實想的就是要讓你過得更好更開心
你如果心裡對他有歉疚、想做點什麼彌補、
那就記得過得更好而不是像這樣活得像狗屎
小陳終於聽進去、然後她爸給她安排移民
走之前、那不知道算是貓的報恩、還是鶴的報恩
我想應該算人的報恩
人報恩直接用錢
直接明瞭有效
不過我說真的、我還寧可不要、有個鐵雄哥酒吧老闆我已經很有壓力了
還來個小陳民宿老闆娘
我消受不起啊
光是分給他們的利潤就讓我夠吃力了更別說還要還本金
我跟你說有一次我本來有機會拿到一筆大錢
就是一時脾氣按耐不住、不然喔我今天就不用這麼累了、想娶老婆都想這麼久
你怎麼知道是小瓶?莎莎說的啊
我跟你說我真的好後悔
就先收下來再說嘛、我幹嘛啊、五千萬得而復失的痛苦、你怎麼能理解、我不知道打我自己多少次了、我當時幹嘛耍帥、我豬啊、
先收下來、反正莎莎走不走我又不能決定、
我跟你說莎莎才不會走、
她在這裡小瓶得隨時過來陪她怕她跑掉怕她給哪個酒客拐跑
她要是搬回台北、小瓶光是公司的事就忙到死了、她就準備獨守空閨孤枕難眠了
台北頭城短短數十公里、這段距離卻讓莎莎的價值提升了百倍
我當時就把錢拿了再耍賴說莎莎又不是我的、她要走要留干我屁事
我就可以人財兩得了、這成語是不是這樣用的?
阿、曾經有這筆真摯的支票在我眼前、我沒有去珍惜、等到失去了才後悔莫及、塵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如果上天可以給我個機會再來一次的話、我會對這隻支票說、馬的、我馬上去兌現』
安安笑得快斷氣了、喘息了好久、突然跳回小陳的故事
『那是你掰的對不對、小條子根本沒來找過你』
阿信嘴角微微牽動、有點讚嘆的看著她、激賞她的聰明
『其實是有、不過不是來店裡、是打電話來店裡、找我的理由也不是那麼動人、
是警告我如果再找他老婆、要打斷我的腿』
安安驚訝『那你怎麼說』
『我慢條斯理的說、警察先生、我店裡的電話是有錄音的、小條子立刻嚇到掛電話、哈哈哈、馬的白癡』
『那你幹嘛掰那故事、、、』
『就看小陳這樣不是辦法、也得找個辦法讓他振作起來
而且我把記憶卡換掉也不只是為了自己、
而是小陳在憤怒爭吵中說了幾句叫小條子他去死之類的話
我怕她陷入更大的麻煩、乾脆把這段影片徹底毀掉、
好了故事說完、你現在徹底安心了吧、安安小姐、
不用怕自己是嫁給一個殺人犯了
我沒有殺人、沒有姦淫人妻、沒有策劃完美謀殺案、
你別以為我沒看到、你買的推理小說最多的就是完美謀殺案件
你就希望找出點蛛絲馬跡來激發你的靈感、
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證據或是從我口中聽到什麼破綻
你覺得這樣才刺激對不對
我死都不說就是想說這樣你就多一個理由永遠不想離開我、
只要我不跟你謎底你就有份期待
是的我從不說、就是我很怕你離開我、
就從你和我在一起第一天開始我就怕
我從不說、但是我會怕、
當鐵雄哥和美家姐回日本的時候我就有種被遺棄的感覺
我的父母本來就不疼我、我是個很糟糕的家庭生長大的、
你父母把你當寶、我父母把我當屎
我的原住民朋友每個對我都很好但是在那裡就是很明顯的有種隔閡、
直到和美家姐一起過生活我才有家的溫暖
後來就是跟莎莎在一起
但是她是屬於小瓶的、我不是她的歸屬
直到你來、你才是我的
我的、、應該用哪個字眼?
我的家庭?
啊、想不出好字眼
我的女人啦
我終於找到你、我的女人
只是我隨時都在害怕我不能永遠擁有你
我怕我配不上你、
請你對我更好
我需要你、
我需要你肚子裡的孩子還讓我更成熟
我需要組織一個幸福的家庭
我以前不敢說、但是我真的需要
謝謝你選擇我、我會好好愛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