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6日 星期三

新戰爭論


最近聽吳錦發老師在廣播節目講台灣不應該一直想要學習美國的作法
不管是經濟上或者是軍事上
台灣是島國小民 地稠人窄
先天上跟美國地大物博完全不同形態
一味遵循美國的方式 根本不通
個人既贊成也反對這種說法
反對是因為不論你覺得美國對台灣好壞
我們要認清台灣現今的情勢是依賴美國的保護
要挑戰這個現實未免太過夢幻
而經濟上的國際分工我們更是與美國息息相關
要是不學習不了解我們真正最大市場我們的麻煩就大了
台灣應該學美國嗎?
先就現實面來說“除了美國還有誰肯教我們?還有誰能敢教我們?”
阿扁八年我們所做所為已經很清楚的看到
在中國大流氓無所不為的賤招封殺之下
除了選擇待在更強大美國羽翼下接受保護
誰有更好方法?
又有哪個國家是願意伸出援手的?
想要請越南 荷蘭 古巴等等國家來教導台灣軍隊........
那還是說說就好了 ........不要想太多.....

但吳老師說的是對的
台灣不該只想模仿美國的成長方式
應該學習荷蘭  古巴等 世界上各個小國的成功生存之道

就像這本書------新戰爭論 所要告訴我們的
新戰爭論

在這瘋狂變化的時代中
戰爭憑藉的不再只是飛機大砲坦克槍彈而是使用它們的軍人
不再只是數量而更是是質量
真正影響戰爭的是知識的力量
知識 才是真正重要的新武器

新戰爭論是1990年代艾文托佛勒繼Powershift大作後的又一傑作
他闡述的就是這個科技時代中
知識在每一個層次都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不論是創造財富的生產方式
也包括 摧毀消滅的戰爭方式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序幕
當然就是1991年第一次的波灣戰爭
美國展現電影般的魔幻表演徹底擊潰 
還夢想以數量取勝 還在想壕溝戰的伊拉克獨裁者海珊
正式宣告第三波的資訊時代已經全面掌控世界
(人類的第一波是一萬年前的農業時代  第二波工業時代是蒸汽機發明的四百年前   第三波則是資訊時代的近代)
而回顧歷史
美國軍隊也不是輕輕鬆鬆轉型成為現在這種強大到幾近所向無敵
越戰後的十年他們也被當作 早已過氣的腳色
但是美國社會的強大就在於他們容許錯誤並且接受新觀念新做法
這也是我想說的
“知識”簡單兩個字
大家都會掛在嘴上大聲嚷嚷
但是 一個 人甚至一個國家要擁有真正的知識談何容易呢?
如果知識這麼簡單
那靠著外表演戲的馬陰久 胡痣戕 這些人怎麼會活得這麼辛苦呢?
他們這些人渣之所以在這個時代這麼難混
就是因為他們心智完全沒有容納“知識”
或說接受現代知識所需要的柔軟心靈是不存在牠們愚蠢的腦袋裡

幾年前跟一個空軍中尉聊天

她問我覺得要怎樣台灣軍隊才能進步
我說“要可以開除人!”
她聽了之後久久沈默不語
我知道我說到他的心坎裡
台灣軍隊(或說馬正腐公務員們)跟世界每個地方的官僚都一樣
什麼服務人民都是屁
錢多事少離家近才是真正重點
就像雷根總統說的
官僚的首要任務就是維持官僚組織的存活
追求效率砍掉不必要的米蟲
追求新的方法要求公務員不斷的精進 
來建立更美好社會
這種作法基本上 違反了所有官僚的天性
比照奇異的前CEO威爾許用的粗殘手法
公司每年做評比
最好前十趴員工拿走大部分獎金  中間八十趴分他們吃剩的  
 最後十趴滾回家吃自己
台灣公務員簡直是身在天堂
而我要說的就是
環境-----是創造新思維的基本條件
沒有一個容許顛覆思想生存下去的社會
不會有驚天動地的進步
所以我一再想說的就是
下此選舉不要再像以前提出我們想做什麼
我們能做什麼了
而是該想
我們不要再想政府去扮演上帝的角色了
政府不但不是無所不能
她甚至什麼都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