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9日 星期三

關於被壓迫與反抗者

近日來綠營為了讓無腦水母馬西告爽死
提出阿扁回黨案
果然民進黨上下相互廝殺
宛如羅馬神鬼戰士上身
你死我活血流成河死傷遍野.....
果然馬惠帝龍心大悅宣佈競技場不要關門殺到綠營死光光為止
(如果你民進黨可以殺得人家影集這麼好看我會鼓勵你天天殺不要停,
      問題是你們的戲拍得很爛,連退票都沒資格,直接噓下台)

我真覺得民進黨人用心良苦就是要教導老百姓一件事
不論怎樣低智無能的該死昏君就是可以打敗不懂團結的蠢黨
而不團結的笨人們到底見到棺材之後會不會掉淚呢?
不要太擔心
台灣人準備好要一起去死一死了
中国人如果你們看到這裡有笑出來的
不要太開心
中國有共產黨這個癌細胞在不斷繁殖
中国不是營養讓共產黨吸光然後衰敗而死
就是讓共產黨慢慢凌遲處死
絕對不會好過的
台灣有個國民黨
死法就不一樣了
對外國民黨現在讓台灣完全沒有退路
對內國民黨既分不均利益也無法像舊日子一樣強搶豪奪
(簡單說就是馬陰狗獨裁無膽執政無能)
所以想要壯大又沒有可能
像要亂搞又不能像過去一手遮天
結果整個國家快進入植物人不死不活階段
國民黨唯一還能存活的原因是建立在豬一般的對手!
完全不知死活的笨蛋民進黨實在是國民黨的再生父母啊!

說完嘲諷的話
寫點實際點的
小英2012選輸之後
檢討原因我自己想了很久沒有結論
(我很笨我自己知道,但重點是我有自知之明不會假聰明)
看到網站上寫出原因很能讓我服氣的
就是小英沒有輸給馬狗
但是小英的個人魅力沒有辦法戰勝整個國民黨
一個再爛再髒再下流的噁心黨畢竟還是代表了一群人的利益
利益就是選舉的重點
我在查理的普通常識一文有介紹過的智慧哲言
要說服一個人
不要訴諸理性
而是要以利益作為訴求
這是我認為小英選戰中不夠清晰明瞭的地方
公平正義這個口號不夠撼動人心
太像小英的學者風範了
你夠理智夠聰明夠水準就會喜歡他
但是這社會更多蠢人喜歡直接講錢
既然如此
不要講什麼清高
不要裝什麼高級
直接訴諸所有群眾的最大利益
國民黨...或者說蠢蛋無腦馬水母已經把勝選議題直接送到民進黨手上了
2016怎麼贏?
簡單
跟國民黨施政完全相反就對了
一減健保費
二減水電費
三減証交稅(或者是廢證交所,證所稅只收三啪五啪之類的)
四減勞保費增加勞保年金(前提廢軍公教特權福利)
五減油價
六廢核四
還要說下去嗎?
這樣做你還能選輸我就把頭砍下來給你當椅子坐
大頭小頭隨你砍
好啦!砍頭是隨口說說的
就算輸了我也不會認輸.....
重點是政策要直指人心
要讓人民感動
不要打高空
不要學笨蛋馬正腐
更重要的就是
民進黨諸公啊
你們是在野黨
是失敗者
是他馬的西告水母無腦馬惠帝的手下敗將
你們知道嗎?
尼采說失敗的人沒有悲觀的權利
我說
失敗的黨沒有政治鬥爭的時間、精力、能量
失敗的黨只有檢討反省進而付諸實踐
失敗的黨只有謙虛到卑微的地步
哪有一個失敗的黨像民進黨一樣那麼高傲愚蠢又懶惰
尤其有個人
我真的很想跟他說
那個人是個偉大的領袖的兒子
他的父親被無恥下流噁心淫蕩卑鄙無能的西告陷害入獄的
深為兒子的你和家人全體都充滿痛苦悲憤
但想救出你的父親
要冷靜要沈著要三思而後行
要親近有智慧有力量的賢人
不要像地方混混流氓遇到挑釁就暴跳如雷就潑婦罵街

歷史上有很多對抗暴政的有名例子
最令人感動的當然是甘地對抗日不落帝國、
馬丁路德金恩博士對抗南方種族歧視的故事
其中最具備戲劇張力的當然就是甘地拒繳鹽稅
帶領數以千萬計的印度人走向海邊用自己的手撈起海水製造出鹽巴
公然違反英國獨佔鹽巴公賣的惡法
當他們這樣做時通常都會被立即逮捕
有時還會有人挨警棍一陣痛打
數十年後的甘地“學生”馬丁路德金恩領導黑人反抗南方各州的黑白隔離政策
對抗白人優越主義
在遊行中黑人讓白人警察放狗咬、用高壓水柱噴、用警棍狂扁
這些受苦受難的印象終於使強大的勢力乖乖屈服
而在歷史上留下一頁動人的詩篇
我是在勸告某位總統的兒子要照做嗎?

我自己做不到的我不會假道學叫人去死
我是要告訴某人以及千百萬綠營的同志們
要善用媒體力量
如果用小人之心去猜測甘地、金恩博士他們當時的手法
我會說
他們其實有點希望事情鬧大
讓事人可以活生生的看到血腥、殘暴、甚至過分到死人的階段
這樣可以讓他們運動得到極度的效果
當然他們的這種設計也要建立在對手笨到會自投羅網的前提之上


而我要說的是
某位被設計疑似召妓毀掉名聲的公子
你要去接受更多的肉體的苦難啦!
而且重點是要給千千萬萬的台灣人看到
最好把林義雄那套千里苦行拿來照抄
只是變成全國走透透(一定要用走的哦,不行坐任何車)
拜訪感謝任何有表示過對總統的悲慘有同情的人士
最好先拜訪林濁水、李文忠幾位
不要覺得別人是背骨
應該說自己做得不夠圓滑遭人誤會
對自己曾經得罪過的政治人物則一一叩頭道歉
不要再為自己陣營製造敵人了

這位公子
您也是學法律的
我最後用小說上的一小段來直接打醒你
美國的檢察官遇到一個案件
最後談判條件談不攏
不得已一定要上法庭
他心中自己OS
一旦上了法庭
到了法官和陪審團面前
這案子不但跟正義無關
甚至跟法律本身也無關了

你是不是要問那跟什麼有關?
我告訴你
答案就是跟表演有關
看檢察官與辯護律師的表演如何說服人心了!
你不能現在去上表演課
但是至少先開始塑造自己清新、可憐但是自尊自強的形象

公子先生
您可以聽進我的建議嗎?
不要再上支持者的節目了
走出去受苦受難
並且傳播令尊受苦受難的事實才是重點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