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8日 星期二

台灣未來~戰爭篇



在台灣可能已經被出賣的今天
我想
或許未來有天以下的情節會發生~

2016年的某天
中国 中國共慘黨總輸記辦公室
總書記先生看著自己的智慧型手機
一個幾乎沒人知道的號碼
一個有加密設計和限定號碼的手機
他與台灣總統府那隻奴才的專用熱線
現在幾個大字呈現在螢幕上
上頭寫著“請不要這樣做”
電話顯示的名字是美國總統的全名
第二封簡訊是一模一樣的
只是改用英文顯示
總輸記非常震驚
驚訝到不知道該怎麼反應的地步
呆了好幾分鐘
只得把自己的親信幕僚叫進來
除了他之外也沒人完整知道今晚的計畫
中国將派軍隊進駐台北
在台灣驢總統配合之下
中国將完成真正的統一
由他做到這百年來最光榮的神聖事業
一切都在極度秘密的進行中
但是如今.........
幕僚也是一臉震驚的看著手機
但他仍然堅持計畫不停止
一切都計劃好了
台灣總統再幾天要換人
機會是千載難逢
吳三桂這種台奸是可遇而不可求.....
兩人正在討論之時
電話竟然響了起來
總書記有點生氣的舉起話筒罵人
不是吩咐過不准打擾嗎
秘書惶恐的說道 是美國總統打來的
總書記猶豫地接這通熱線電話
經過翻譯美國總統變成中文熱絡的跟他打招呼
東拉西扯一下子
美國總統說“我好像聽說你們打算派些人越過海峽去散步,有這回事嗎?“
幕僚草草寫下“否認”字條給總書記看
總書記很自然的說了謊
雖然中國人每天都要說很多謊話
當官的尤其把說謊最為生存必要技能
但是對著美國總統說謊還是讓他有點壓力
美國總統笑着說“那今晚若在海峽天空或海上出現的都是外星人囉”
後面補了一句“那就好,我好怕你的軍隊迷了路,想要提供GPS引導他們回家“
總輸記匆匆掛上電話 要幕僚取消計畫
幕僚大力反對
就算美國總統知道
他也一定是唬人的
不用怕他
計劃在三小時後就展開了
我們已經監控所有美軍的行動了
美帝沒有能力擋住中華神州英勇解放軍的
總輸記繼續沈思了一會兒
幕僚低聲說
”萬一如何的時候把一切推給於文就好了
這是中華文化的精髓啊
台灣驢總統就靠這招當選的“
總書記點點頭吩咐先把替死鬼名單列好
有功就是自己的
有過就快快推給別人去死

同時在台灣
台灣總統辦公室有人敲門
驢總統有點不悅對懷裡的金小貝說
“不是吩咐了不可打擾我們嗎?穿上褲子去看是哪個白目”
穿上衣服去開門
進來的竟然是侍衛長帶著美國CIA台灣分站站長還有好幾個人
驢總統不高興的說“怎麼連外交禮節都不用顧了嗎”
CIA分站站長冷冷地說“閉嘴”
金小貝剛要開口斥責他
侍衛長拿出電極棒往他身上砸了下去
小貝貝立即倒地不動
侍衛長笑着說“我不爽這個太監好久了,牠鎷的狐假虎威,屌個屁啊“
站長皺眉說”不要這樣玩啦!到時拉屎拉尿出來你就有得清“
他手一伸抓住驢總統把它扯到桌前
掏出文件
”我們總統叫我傳達一個訊息給你
告訴你乖乖撐完任期
只剩六天了
請你不要再笨了
六天之內乖一點
這些文件是你所有姐妹的資料
你在世界各地藏了十億多美金
其中十一個人頭戶頭
二十個地方藏著現金
我們已經全部凍結沒收了
只要你乖乖聽話
錢就會還你
不然包括你在內你全家人都會因為逃稅去坐牢
包括你在香港的女兒
因為你們全部都有美國國籍
美國國稅局是不會放過你們的
你現在聽懂了嗎?
懂就點點頭
不要一付癡呆狀裝可愛 
我不吃你那套的
好!正事說完了
來點娛樂節目“
一個大老黑走上來把驢總統牢牢架住
站長戴上手套
”我聽說跟你的手有毒跟你握手會倒大霉
雖然我沒要跟你握手
但是還是小心點好“
說完一拳往牠肚子上打去
”這是我們總統要我問候你的
你把他當傻瓜在他背後亂搞
他要我告訴你
你並不聰明“
第二拳接著又揍下去
”這是我們下任總統女強人叫我給你的
當年當國務卿時你幹嘛跟她握手
害她摔斷手
你有毒就不要出門害人嘛“
第三拳又是一記正中胃部
”這是我老婆叫我打的
她是台灣人~原住民的啦
她叫我不用把你當人看沒關係
還有最後一拳
這是我和千千萬萬哈佛校友送你的
為了你這個白癡
讀哈佛變成了笑話
不知道多少人用你的智障來笑我們校友
哈佛到底怎麼教的
為什麼白癡也能畢業
還拿博士學位
我呸~“
驢總統已經倒在地上嘔吐
站長說
”我們走了,不用送了,記得乖乖的,
你的心肝寶貝金太監我們帶走當人質了
總統交接典禮後會還給你“
驢總統喘息半天後爬起來
爬到桌前從抽屜拿出手機
想找主子總輸記
結果電話不通了
牠趴在地上無助地大聲嚎哭了起來

當夜台灣時間0300
中国空軍按照計劃由十二架Su-27護航
空中預警機則在機隊後方警戒
運輸機分小中大共十八架載了一千五百名傘兵
計畫佔領松山機場
然後直奔總統府
半挾持半保護讓驢總統宣佈投降
這計劃有點鹵莽但是台北已經佈置了上百名間諜配合
相信過程難免瑕疵但仍能完美達成目的
指揮的將軍在空中警戒機上如此期待着
眼看機群要通過海峽中線了
突然保持靜默的無線電傳來一句話
“回頭是岸!這是最後警告!三十秒後你就沒有機會了”
將軍心頭一震
這麼大機群果然還是逃不過美帝的掌握
不過不用怕只要衝過去
就算死傷慘重只要有漏網之魚跳傘降落下去
達成象徵意義就好了
其他的工作有台奸會配合
過了三十秒
將軍在內數十名有聽到這段無線電警告的飛行員
他們人生最長最煎熬的三十秒過了
那個聲音帶著笑意說
”好吧!朱將軍我把你留到最後,讓你看看全軍覆沒這個字的真實意“
Su27戰鬥機飛行員拼死調整他們的雷達螢幕
想要找出美帝的戰機
但是還是什麼都沒有看到
唯一看到的就是不停的爆炸火光

剛從菲律賓超音速巡航來到台北南方空域的F/A22戰鬥機上的飛行員冷冷的看著
基本上現在進行的空戰不能算是戰鬥
說是屠殺比較適當
在紅旗演習以及各種演習都演練過幾百遍甚至上千次了
沒有飛機可以找到F/A22隱形戰機
再怎麼嘗試都做不到
何況今天F/A22是從南方飛過來的
中國的一切偵察都在注意關島、沖繩、日本、韓國
根本沒想到我們是從菲律賓起飛
超音速巡航功幾乎讓空間從新定義了
眼前的這一切只能說照表操課
只是有人要為這堂課付出很高代價
甚至是付出性命的代價
Su27一架一架從螢幕上消失
跟任務簡報時規劃的一模一樣
兩架F/A22各自發射六枚AIM120飛彈
數十公裡外的十二架Su27根本沒時間反應
短短五十五秒護航戰機就全沒了
剩下的就是運輸機
運輸機飛行員發覺護航戰機的命運了
黑空中那麼明亮的火光很難看不見
飛行員們逃命要緊
什麼軍紀什麼解放台灣都忘的一乾二淨了
極度慌亂中一架運20型和運六型居然撞在一起
這樣幾百條人命就一次燒成骨灰了
剩下的紛紛轉向腳底抹油
只有三架最前線的載送特種部隊飛機還堅持愚蠢的勇氣向前衝
F/A22猛禽戰機飛行員搖搖頭輕嘆一聲
對僚機說北邊那架給你 南邊兩架我來
只見響尾蛇飛彈的火花拉出一條耀眼的線條
立刻執行了自己命令
又一架運輸機成了火花
最後的兩架運輸機在火神機炮的子彈下撕裂成為碎片

在後方的空中指揮機上的將軍已經無法從震驚中回復了
其實不止他
飛機上的二十多個控管人員沒半人說得出一個字
終於有人想到剛剛無線電上的話----將軍要被留到最後一個
硬著頭皮鼓起勇氣對長官說“我們還是回航吧”
將軍有點像是抽筋似的點點頭
全機人員忍不住的歡樂才安靜的傳達到飛行員時
副駕駛大叫“地對空飛彈!有地對空飛彈!“
可惜他無法再形容更仔細了
他嘴裡還未吐出的字眼不論是咒罵還是祈禱
都隨著炸掉的空中預警機消逝在台灣海峽的上空

四點十分台灣海峽上
高速奔馳的氣墊船上共載了近萬名陸戰隊員 
他們不知道頭頂上天空剛結束的大屠殺
整體還算是興奮地趕往淡水外海
十三艘的高速氣墊船將速度提升到四十節
希望真能像昨天領導同志所言
攻其不備!
處於正中央領隊船艦的陳上校心裡雖然還是很亢奮
但是已經兩天沒睡的他還是強迫自己閉上眼睛休息一下
借小小一個角落坐了下去
剛剛瞇一下下
突然一個水兵過來請他過去
氣墊船船長一臉驚恐的遞給他一個夜視鏡
他接過來戴上
船長抓着他指給他看
先指了指左舷又指了指右舷
他沒看到什麼特別的
船長見他反應這麼慢
氣的大叫
”不見了!我們的船都不見了“
他猛然一驚
才發覺左邊剩下一艘右邊剩下兩艘船了
越過海峽中線後船隊改成一條橫隊
發揮氣墊船的高速性能
預計兩個小時內可以到達攻擊線
怎麼才衝刺不到半小時
十三艘變成了四艘
其他的呢?
如果被飛彈魚雷擊中也該有爆炸火花吧?
怎麼都不見了
怎麼可能會這樣?
陳上校覺得自己好像在看美國那種無聊的恐怖片
那種神經病不知道從哪裡跑出來殺人的爛電影
爛歸爛
觀眾還是會被嚇到
只是現在被嚇到之後你不會笑的
他拼命的用肉眼搜尋
好像這樣可以看到些什麼
看到些什麼似乎就能改變什麼似的
他昨天出發前就問過領導同志
這樣完全沒有護航可行嗎?
不高興他提問的領導給他一頓官腔
才說後方五公里處有中華神盾之稱的深圳號
另外新建成的航空母艦也在北方數十海哩掩護
他不敢再問
但是心裡冒冷汗想那有用嗎?
中華神盾是自己叫爽的
根本連神盾的邊都摸不著
還躲在後方掩護
你是在開玩笑嗎?
領導信誓旦旦的說這次是解放台灣統一祖國的千載難逢好機會
再大風險也值得
陳上校不敢再問
也只有寄望他們小命在高速、攻其不備這兩件事上頭
回想到這裡
陳上校見到左舷的那艘氣墊船翻過去了
隨著船上人異口同聲的大聲慘叫
他知道敵人怎麼擊沈他們了
魚雷在船進行的前方水面下引爆
爆炸的威力足以掀翻任何一艘船
何況氣墊船在高速之下其實是有點離開水面略微飛起來的
敵人可以說是用大水泡讓氣墊船翻覆過去的
難怪船體本身沒有爆炸
陳上校腦筋動得快對著船長大叫轉向
船長在他一推下也醒悟過來”接下來的一發一定輪到我們了“
但是命令還是太慢了
整艘船被爆炸力道送上天空
所有動作都慢成了定格
幾百個人慢慢撞在一起
感覺不到痛也聽不到彼此的呼吼
直到落在海水那一刻
一切才又回復真實
恐怖到要你性命的真實
陳上校也不再擔心了
因為黑暗冰冷的海水讓他失去了一切思考的能力

已經在兩百五十呎深處 待命兩天的海狼號剛射出第十三枚魚雷
因為總統要求盡量不要在驗屍報告上看到美國製造這些字眼
所以海狼號的艦長用了這個方法
她覺得她這輩子不會去回想這支艦隊
即使她正以第一位女性艦長身份參與戰鬥創下歷史記錄
這實在是太過誇張的智障想出來的方法
沒有任何護航就這樣大辣辣的衝過台灣海峽
除了想自殺
她想不出任何受過訓練的海軍軍官會這麼亂搞
這時聲納室對她說”一萬五千碼深圳號高速接近“
艦長說“準備三號四號管魚雷”
聲納又說”等等,它轉向了~往北走了“
艦長冷靜聲音跟著下令
“我們也慢慢離開,先往西再往北,保持五節的速度~
各位
今晚的任務順利完成
沒有任何中國海軍艦艇可以越過海峽中線
去威脅、傷害到民主國家的自由獨立
謝謝各位令人讚賞的專業表現“
艦上沒人歡呼繼續保持靜默
不過眼中難掩驕傲顏色
一艘潛水艇就讓一個國家不能越雷池一步

六天後
小鷹總統順利接任台灣總統職位
台灣終於結束恥辱、愚蠢、痛苦、殘酷的八年歷史
再度邁向光明自由民主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