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1日 星期三

迫切的危機














湯姆克蘭西的大作之一
英文原名是Clear and Present Danger
意思是清楚明白而且立即的危機
必需遵守美國憲法的美國總統在這狀態下提出做法來解決問題
即使手段不合法律規範也是應該的
美國第一次發生這種情況是在南北戰爭時
林肯總統為了拯救國家于分裂狀態
做出超越總統原有規範的極限
但是這是被認可、被接受的行動
尤其林肯悲天憫人的慈悲心胸以及民主素養的高尚情操
讓他把權力作為服務國家、拯救美國的工具
而不曾為一己之私, 喪心病狂的拿來攻擊政敵!

湯姆克蘭西的迫切的危機小說中
美國總統的朋友因為幫哥倫比亞毒梟洗錢過程中
偷了毒梟的錢而遭報復全家被殺光光
讓美國總統氣到抓狂
在馬狗一樣自以為聰明的國家安全顧問的計劃下
美國秘密派出部隊溜進哥倫比亞
把販毒集團狂殺一堆
最後事情出ㄔㄨㄟˊ  
美國總統因為濫權、違法而被追究
電影演的是男主角去國會作證逼總統下台
小說則是男主角叫總統自己任期到了就滾蛋不准再選
不論如何
重點在於
美國總統-----即使是全世界最有權勢的人都不可以犯法!
違反法律就要付出代價!
輕者下台
重者坐牢
這是一個法治国家的基本信念、原則!

但是今天的台灣
唉~
先嘆一口氣
唉~
很明顯, 嘆一口氣是不夠的!
我們台灣人樂善好施、熱情好客、溫暖有禮、
我們到底做了什麼孽~
殺錯多少人~
才會選了一隻沒血沒淚、殘忍無情的畜牲當總統!
結果今天全世界都在笑話我們-----這麼智障也能當總統
可見你們台灣人智力有多低落!
(另一個受害者是哈佛大學
這種貨色也發博士學位給他
可見這爛學校只認鈔票不管腦筋能否正常運作)

這件事有多嚴重~
第一
違法監聽
國會議長、民意代表可以被任意竊聽、長期監控
特針組已經不是濫權亂搞了
而是東廠太監蓋世太保狂犬病上身了
一個正常法治國家發生這種事
監聽內容不但不能用來對付當事人
相關的所有狗屎檢察官都要一個一個送進監獄去吃牢飯

第二
馬陰久神經有病
自任法官或更慘的自任上帝
沒有任何證據
不給任何辯解機會
自行宣判自己行刑
完全不把法律放在眼裡
如果放任牠搞下去
這個國家就準備回復君主極權專制國家
明年就是馬惠帝陰狗元年
金小刀就是後宮太后母儀天下
太監首領由白賊義和江教授競爭中
苗票拆地王瘤政紅可以和現在這個特偵組黃拭冥並列東西廠特務頭子
反正都是不要臉、不管別人死活而且超會超愛舔馬告卵蛋

第三
不論是世界主流的三權分立
或是孫文的怪胎五權分立
權力的相互抗衡在台灣完全看不見
一隻肖告
不論是因為牠是被外星人附身了
還是愚蠢病毒侵入腦髓發生效用
居然沒有任何司法、姦碴、立法系統來阻止牠隨便咬人
人人都惦惦
好像看瘋狗咬人的戲碼還蠻有趣的
憲法、刑法、民法、証卷交易法、廢棄物管理法、食品安全管理法.........什麼法都好
沒有任何人要根據任何法律發動任何行動來趕這個神經病下台嗎?
我們要乖乖看國家完蛋嗎?
還是中華民國完蛋了我們台灣才能真正獨立!?
嗯~這樣說來好像要鼓勵他們這些雞巴人繼續搞下去

說真的
難道真的只能學“迫切的危機”那本小說 用非常手段對付非常人物
書中哥倫比亞毒梟組成一個黑道組織
權大勢大幾乎可以操控國家
美國總統想要快速打擊他們
讓國家情報組織監聽他們手機
發現他們要在其中一個老大家開會
於是派了架戰機用隱形炸彈
(所謂隱形是指用纖維材質而不是鋼鐵彈殼的炸彈
理論上可以躲過雷達的偵測
也沒有彈片殘骸可以讓人追蹤來源)
一枚兩千磅炸彈從雲端飛下來
把一群毒梟殺光




有沒有哪位空軍軍官開著F16對準阿告
當牠跟小刀在哪裡快活時
把他們炸到十八層地獄去~
我是說笑的
如果真的發生了
不要說是我指揮的
我沒那麼神

我是要介紹小說最後
男主角傑克雷恩不願意當烏龜學鴕鳥
假裝事情沒發生過
勇敢的帶著國會議員去跟總統攤牌
總統先生你做錯了!
你想剷除毒梟的目標是對的
但是手段是錯的
你自以為可以超越法律之上便宜行事
但那是錯的
現在你乖乖下台我就不去跟媒體講
美國媒體不是台灣媒體
該有的節操還是有的
他們不會放過你的
你會身敗名裂的”

湯姆克蘭西是大美國主義者
他要描述的是
即使美國不是完美的國度
但是美國人的勇氣、制度、歷史、文化、情操
還是會將國家導向正途
不容許國家走向錯誤、腐敗、墮落、滅亡!

而我們台灣呢?
哪一個人站出來對抗這隻瘋狗
告訴牠
”西告先生
你雖然是總統
但那是你不要臉搶來的
不是你位居九五就表示你天縱英明
你不可以這樣目無王法的亂搞
國會議長不是你家的小刀刀可以隨便你插屁股
你的目的是錯的
你的手段是錯的
你的心智完完全全都是錯的
事實上
你根本是牠媽的瘋子
我本來要叫你肖告,不過我知道你聽不懂台語
你應該被關到精神病院去
或者直接回中國去
那裡才是你的家
現在快點自己滾回你奶奶的死人國家去
不要在我們美麗的台灣塗炭生靈!“
到底有誰可以這樣站出來說這幾句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