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2日 星期二

滅王行動~


韓國女總統看著報告
外表平靜如常內心激動大罵
哪個白癡闖出這種禍事
剛剛世宗大王號在獨島發砲擊傷日本海防船
至少十人死亡
一艘沈沒一艘失去動力
國防部長嘴裡說一切是行動失誤
本應該是威嚇
但是不知怎地
炮彈就神準到不可置信
結果就........
於是就.........
國防部長的字眼遺憾、不幸
但是嘴角是微微揚起的
總統對他的厭惡更加的強烈了
當初任命他就為了黨內保守派的強力游說
她個人實在沒辦法欣賞這個人
現在出了這種大事 還在幸災樂禍
這些王八蛋不知道這種事會引起戰爭死人千萬嗎?
他們聽多自己人的歌功頌德
真以為韓國強大無比、天下無敵?
總統壓下一切怒火
幾近冰冷的下令“把軍艦調回來 ,其他的以後再說“
她現在只能希望時間能幫助她找到方法解決這個難題

同一時間在日本
防衛大臣邊走回自己辦公室邊回想
剛剛日本總理聽到消息時
人正在庭園裡整理花草
他蹲在地上聽簡報
噩耗說完,他抬起頭來看著他
那個姿勢、那個眼神害他想到電影洛基裡
忘了是哪一集
就洛基的好朋友被俄羅斯大塊頭打死了
洛基跪著看朋友死去
然後抬起頭來看著對手
那種狠勁那種憤怒.......
防衛大臣心理想著
怎麼會有人認為總理個性溫和軟弱
哪裡軟弱啊?
他很久以前就覺得總理是他見過最兇狠的人物之一
連黑道老大都比不上
而他防衛大臣並不是沒見過世面的溫室小花朵
總之
總理聽他簡報後低下頭去壓低聲量問“你要怎麼做?”
防衛大臣把自衛隊最近演習過的手法解釋了一遍
總理站起來簡短地說“去做”
“美國方面~”
“我會處理”
防衛大臣不自禁的興奮起來
緊張中帶著微微憂慮的興奮
二戰後第一次的軍事衝突就此展開
他為這次行動取了名字叫”kill king operation"-----滅王行動

世宗大王號上的雷達操作員李少尉緊張的看著螢幕
雖然回航的命令下達了
但是在船上的那股奇怪的氣氛還是沒有消散
一個半小時前他們靠裙帶關係爬上艦長位置的金上校
心血來潮要用艦砲來給獨島外海的日本海上保安廳船艦一個驚喜
部屬們聽到都嚇呆了
副艦長試著阻止但是被艦長一陣怒罵
大家懷疑他又喝醉了
總之他發神經要這麼做
沒正常人能阻止
艦長要艦上五吋炮對準日本保安艦的北、南方一百米處
各發射兩砲
他要讓海水水花濺溼日本人
副艦長再一次鼓起勇氣企圖勸阻
艦長直接用三字經把他轟出去指揮室
結果好死不死
在五吋炮開炮前一刻
日本保安艦偵測到韓國軍艦的雷達鎖定他們
進行高速回避動作
一往北一往南加速行進
結果是樂透彩頭獎發生在眼前了
兩艦紛紛被世宗大王的艦砲擊中
往南的艦艇只是輕傷
另一艦上則倒了大霉,十人當場殉職
闖下大禍的金上校驚慌到了呆滯的程度
清醒過來後開始對著武器官破口大罵企圖卸責
武器官忍不住反唇相譏
金上校聞言震怒
動手要打人
副艦長快步衝進控制室喝令大家住手
對著艦長大叫“還不快進行救援”
但他們走到一半就停了下來
因為日本海軍的霧島號、秋月號已經趕到現場進行救援了




雙方距離差距縮短到十公里了
世宗大王號上還能思考的朴中校副艦長怕事態更嚴重
建議金艦長轉向
六神無主的上校同意了
停下來向總部作報告
在半小時後接到命令回航
世宗大王號於是轉向南方返回釜山港

在這個時候日本總理授權防衛大臣啟動“滅王行動”
六架改良自F16的日本空中自衛隊的F2戰機緊急升空
兩架F2往北
兩架往南
兩架則直接飛向世宗大王號
機上各自搭載了兩枚空對艦魚叉飛彈、兩枚日本自製的ASM-2飛彈
在他們起飛前
兩架日向號上的AH-64D也起飛了

世宗大王號上雷達官李少尉對副艦長說
”東南方有微弱信號,可能是直升機低空貼海飛行“
副艦長”東南?“
“可能是日向號上的直升機,日向號就在我們南方四十公里處”
副艦長說“加速到二十節,找人去艦長室報告艦長“
”艦長?他現在應該醉死了吧“
”閉嘴!做你的事“
副艦長轉身轉到一半
雷達官又叫了起來“F2型戰機朝我們方向飛來“
副艦長還沒來得及反應
西南方一枚飛彈朝世宗大王號飛來
艦上警報大作
全員奔向戰鬥位置就位
但飛彈並不是瞄準軍艦
而在十公里外爆炸
副艦長問“射歪了嗎?”
“不!你看,應該是電子干擾絲,看來日本鬼子想從南方攻過來,
先用電子煙霧來干擾我們
不過這樣很白癡,對我們根本沒用“
“繼續注意”
這話剛說出口
雷達官又喊了起來
日本兩艘離他們最近的軍艦秋月號、霧島號朝他們加速衝了過來
兩方距離縮短到十五公里以內了
從此刻開始
世宗大王號控制室內時間彷彿凍結住一般
或者說一切都變成慢動作進行
日本兩艘軍艦同時發射反艦飛彈了
飛彈升空的同時
六架F- 2戰機從北中南三個方位開啓後燃機以超音速接近

然後在高空發射了日本的空對艦飛彈ASM-2飛彈以及魚叉飛彈

換句話說
日本人利用雙方軍艦距離太近這個優勢進行偷襲
朴中校內心雖然用的字眼是偷襲
 但是他知道日本人其實是正當防衛
一切都是那個白癡艦長害的
但沒時間讓他抱怨了
他開口大聲下令
“不要用標準飛彈
直接用海麻雀飛彈、公羊飛彈、守門員近迫系統
設定在自動搜尋防禦”
想不到艦長居然在此時衝進控制室
“為什麼不用標準飛彈?”
副艦長又驚又怒想不到這個傢伙還跑來亂洨
知道時間緊迫的副艦長做了件從來沒發生在韓國軍隊歷史上的事
他一拳把金上校擊倒在地
轉頭對部屬大叫“還看!快點迎戰啊!”
副艦長下了個很正確的命令
神盾防空系統雖然精密快速
但是標準飛彈是用垂直發射系統
飛彈會先直線升空然後轉向追擊來襲飛彈

距離太近時還用標準飛彈簡直是自殺
想像一個巨人拿著長棍卻讓小孩拿著短刀貼在腳下
只有任由人宰割了
朴中校知道日本人一定會讓飛彈用多種角度疾衝過來
攻來的飛彈有的從幾近垂直的高空、有的則是幾近海平面的水平角度
海麻雀飛彈負責上層部分
八枚海麻雀在船艦的上空炸開以彈頭碎片造成一道防護牆
沒看過的人可以把它想像成散彈槍子彈爆開來用子彈碎片攔截來襲飛彈
公羊飛彈對準平面角度飛來的日本飛彈不斷地吐射出去

海基版的針刺飛彈用追蹤熱源方式攔截敵方飛彈
幾近音速衝來的反艦飛彈
從公羊飛彈上的尋標器上看來一定像是太陽清楚的不得了
但是數量實在太多、距離實在太近了
以公羊射出的速度和數量
很明顯沒辦法一個撞一個把敵彈通通擋住
軍艦防空系統最後一層
是軍艦後方的守門員近迫系統

三十厘米的火炮一分鐘就可以射出4200發子彈
但是內載的子彈不過一千多發
換句話說不到二十秒內彈倉就空了
朴中校甚至有點想親眼去看看滿天子彈飛舞的畫面
一定很過癮
而他現在能做的只有
一邊祈禱一邊欣賞日本飛彈和船上防空系統的對決
總之
世宗大王號的三層防禦系統在極短時間內
共擋住三十四枚來襲的飛彈
任何標準來說都是相當優異的成績了
不過對身在船艦上的軍士官兵們而言這完全是一與零的賭注
是沒有中間地帶的死亡遊戲
而很明顯的他們輸了
六枚飛彈衝進軍艦火網之內了
朴中校大叫“大家趴下”
但他自己卻沒動
他知道即使趴下也是死定了
不如保持一個軍人最後的尊嚴吧!
但是奇怪的是日本飛彈沒有射進到軍艦內部
所有飛彈在碰到軍艦之前就爆開了
世宗大王號在強力震波下
將還沒來得及趴下的人員紛紛被震倒
數以千萬計的炸彈碎片將軍艦外表切割得千瘡百孔
立即失去動力
整艘船變成廢鐵一塊
但是內部的海軍官兵都沒有受到重傷
死裡逃生的眾人不敢置信的你看我我看你
副艦長問:是電子反制裝置引爆飛彈嗎?
大家都知道不是的
但也不知到底什麼原因日本飛彈在最後關頭饒他們一死
一片靜默數秒後
突然有人大喊:看
副艦長不太確定他是說髒話的“幹”
還是要大家看什麼
抬頭往窗外一看
兩架阿帕契接近過來

這次不用副艦長叫
大家都自動趴了下去
阿帕契用25厘米機槍掃射軍艦
把五吋艦砲、公羊飛彈彈倉、守門員近迫系統徹底毀掉
離開前一架阿帕契囂張在控制室前方空中停住
朴中校彷彿看到飛行員冷笑了一下
然後轉身走了
機槍炮口似乎對準窗口晃了一下
控制室內的全員不自禁打了個冷顫
朴中校覺得自己喉嚨又乾又痛
想說話卻發不出聲音
但就在此時倒在地上的艦長發出呻吟
副艦長舉起右手想叫人把艦長扶起來
卻發現右手腫的像麵龜
武器長問他:您受傷了嗎?是被爆炸震波傷到嗎?
副艦長一呆
想了一會兒
才領悟
“這是剛剛打艦長時,拳頭沒握好才....."
一陣沈默之後
不知怎的
在不該笑的這時
大家都大笑了起來
有人還笑出眼淚來
武器長突然對準掙扎着要起身的艦長一腳踢過去
讓他再度倒下
眾人大驚
武器長說“這樣回家一路上至少比較清淨”
眾人又是一陣莫名其妙的狂笑
不是一起歷經生死關頭的人是不懂這笑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