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日 星期五

對台灣最重要新聞!......白癡媒體只有腦殘反應

有看到安倍在美國國會演說嗎?
安倍演說的感染力可能比不上丘吉爾
但美國日本的戰鬥同盟兄弟關係從此超越英美!
以前美軍的戰鬥力幾乎單手就毀了阿富汗、伊拉克
『來來來來、、、有夠笨你就來』
現在美日聯軍等於復仇者聯盟的戰鬥力明明白白跟你說
『連想都不要想了啦、白癡!
挑戰恁杯的下場只有亡國滅種而已』
面對這麼重要的宣言
這種幾近是重新定義太平洋權力關係的演說
台灣智障到只能以可悲形容的媒體好像一點都不在乎
還在安倍沒有為慰安婦道歉這種事情靠北
還在沒有為南京大屠殺道歉
還在沒有為釣魚台道歉
還在沒有為中国、台灣這些支那人腦袋裡面都是大便而道歉
最氣的是安倍居然沒有為井蒼空不肯繼續拍A片道歉

這些白癡媒體知道安倍根本不是要去美國道歉的嗎?
他是要去宣示日本是世界第二強
而天下第二決定要跟世界最強的美國的關係從細漢好朋友進化成換帖好兄弟

而裝白癡裝太久成為真白癡的台灣媒體、馬正腐、和中国共產黨
你們繼續把頭塞進沙灘裡面、讓你們的屁眼繼續曬太陽吧

唉~
白癡太多真是人類浩劫
貼圖祈禱自己能逃過白癡的拖累































以前寫過美日安保條約的精神的文章給王定宇議員在廣播節目中說過
把那段節錄出來
以前美日安保條約就已經是台灣的護身符了
現在強化的美日軍事同盟關係更是台灣安全的保證啊!
感嘆台灣因為一隻畜生、一條西告 沒能好好把握機會為國家找活路
明年小英上台不知道時機還等不等我們
唉~
                                       (以下是舊文新貼)
台灣如果不是昏迷中的腦殘狗執政
應該趁著現在的日本的親台氣氛
遊說安倍政權制定日本版的台灣關係法
有網友說這是不是太誇張了
親愛的網友我跟你說
第一, 事在人為
艾迪達廣告說“impossible    is   nothing"
任何事不要先下定論
創造奇蹟對我們台灣人來說是家常便飯
只是現在豬頭當政
天龍人自己沒志氣
以為大家都沒有勇氣去創造未來
台灣人不要陷入那種失敗主義之中
第二,日本早已經有類似台灣關係法的法律了
只是它說得非常含糊
日本人的說法叫做 “曖昧”
(日文”曖昧“不是男女間眉來眼去的意思
它是說模糊、不說清楚的意思)
觀眾朋友一定想知道我在說什麼
很簡單
大家有聽過“美日安保條約”嗎?

美日安保條約是什麼?
解釋之前讓我們先跳tone一下
看美國最近兩場戰爭阿富汗、伊拉克
小布希發動伊拉克戰爭時幾乎全球所有國家都大力反對
沒人要跟他一起玩
但是美國在阿富汗戰爭中有幾十個國家都發兵去幫忙
其中包括最反美的法國
也包括最反戰的德國
咦?美國不是強到嚇死人,自己打就可以了嗎?
這麼多國這麼雞婆去幫忙是為什麼?
答案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
這是冷戰時期西歐國家 對抗蘇聯的組織
組織最重要的精神就是
『若有人攻擊任何一個會員國  等同於攻擊組織全體國家,
 組織全體有義務合作反擊』
這就是所以為什麼那麼多國家派兵去阿富汗
塔理班政權包庇、支持了賓拉登去攻擊美國
美國要去討公道回來
所有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小弟、細漢的都不可以置身事外
這就是以國家聯盟條約來保護國家利益

跳回來講美日安保條約
美國在冷戰時期與日本簽訂這個條約
等於是北大西洋公約的亞洲版
攻擊日本就等於攻擊美國
美國提供日本保護
美國與日本形成堅強同盟關係

那美日安保條約跟台灣有什麼關系?
關係可大了
蘇聯瓦解後,
不再是主要威脅
美、日把注意力放在確保太平洋航線的通暢
從日本到印度洋到中東這條航線是亞洲各國的經濟的根源
不容許任何威脅、干擾
條約中有說明
萬一發生什麼事時日本會幫助美國排除任何威脅
美日安保條約裡是用“周邊有事”來說明日本的責任區域
”周邊有事“這個周邊從朝鮮半島到波斯灣 
2005年時日本小泉內閣很明確說明 “周邊” 包括了台灣海峽
當”周邊有事“時
哪個白目國家危害到 ”周邊“ 的安定時、 
美國會動武干預 而日本會在後面支援
這就是美日安保條約中關於台灣的保障
雖然有點含糊其辭
但是中国共產黨的這兩天的白癡舉動
讓美國挑明講
美日安保條約包括與中國有爭議的島嶼
共產黨在『含眠』狀態中 宣佈了釣魚台空域是他家的
任何飛行機經過時必須報備
結果美國立刻把軍火庫中的最大傢伙B52派出去
大概是怕中国雷達突然“青明”, 看不見小飛機
所以讓肉眼都能看的清清楚楚的兩架戰略轟炸機
飛過中國他自爽的空中識別區
完全不“鳥”你中國宣佈什麼
賞了中国兩個火辣的巴掌

中国你不是很強!
開戰啦!
不要裝烏龜
立刻開戰打倒美帝啊
用最近這例子來看
台如果不是告宗痛執政
趁著國際局勢的緊張
一步一步游說日本政府
制定類似美國台灣關係法的法案
將日本關心台灣安全的作法訂定在法律中
這樣不是對台灣的產生絕大的利益嗎?
可惜豬頭當政
出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