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韓戰(30)惡貫滿盈

還沒完全終結啦、但大致的劇情就這樣啦~
最近臉書被停權、就靠G+上的讀者們多多捧場了、先上圖感恩了


一馬當先衝進了休息站、陳要小弟司機在停車場前讓他下車
暴走族老大不是幹假的、雖然一開始落後但一路加速追回第二順位緊接著進站
陳指著出口、要莎拉和兩輛機車過去『去封住通路、不要讓任何人離開』
後面的隊員一到就下車散開、兩人一組分配方向散開去搜索
陳艾倫不喜歡這種沒效率的方法但是有沒辦法
那混蛋在高速公路上領先這麼多居然還跑進休息站來、
一定是計畫好要換車或是這地方有特殊通道可以溜走
雖然當機立斷一下車就派人封住出口
但還是得一寸一寸、一尺一尺的去找出人來、不然一定會被跑掉的
那王八蛋不是吼一吼、叫一叫、就會乖乖出來束手就擒的小孬孬
他媽的混蛋是一個和毛澤東一樣視生命為草芥的天殺的狗娘養畜生
也因為如此、現在非得把牠找出來、趁沒人看到的時機把他幹掉不可
陳接著想到『靠、他媽的第一輛賓士到底是載幾個人』
應該是兩個、但會不會是三個甚至是四個
他拼命回想剛剛的畫面、但是一點把握都沒有
沒戴安全帽護目鏡的結果、就是在強風中瞇著眼睛、甚至把頭埋在司機背後躲風
真的沒法更清楚看見那車子裡面的情況
更別提和車子的距離曾被拉到一兩公里以上
正當他在腦袋裡頭想著這些、眼睛緊盯著休息站時
莎拉大叫『有輛賓士過來了』
陳拔腿就往出口跑過去、心想「靠、老子居然會猜錯、混蛋竟然沒有換車」
不過一靠近到看得清楚的距離就知道自己並沒有錯、
莎拉攔下來的車是賓士S600

剛剛的兩輛使館的車都是賓士S500
兩者相似但還是不一樣
不過、已經跑到這邊了、就靠過去看看吧
有趣的是、駕駛面對莎拉長槍攔車瞄準威嚇、不但沒有害怕還以咆哮怒吼對應
陳雙手持槍從副駕駛座靠近一看乘客的模樣、原來是日本黑道
難怪面對槍枝沒有嚇到屁滾尿流、原來是平常看慣了、
也可能是就算怕也不能示弱啦、要是求饒叫救命的話、萬一傳出去就不要混了
陳用手槍輕輕敲玻璃要司機放下副駕駛座車窗
他看到一個老大坐在後面、外表至少還是很鎮定的瞪著持槍的不速之客
駕駛是個三十歲左右的精壯年輕小夥子
陳正要用日文問話時
無線電耳機傳來吼叫『老大、在這邊、他們要跑了』
回頭望去看到一輛跑車傳出巨大的引擎嘶吼聲從停車場聲勢驚人的衝出來
莎拉和陳當然舉槍起來要迎接它接近
但是這車反應快到像是演電影似的、莎拉開槍的前半秒來個大迴旋
轉向休息站的入口車道、就從那裡逆向跑進了高速公路
莎拉M14連開兩槍居然都沒中、連車子連擦傷都沒有就看著壞蛋一路揚長而去
臉上露出非常不可置信的表情、好像被羞辱到似的
陳忍不住落井下石『聽說你是射火雞大賽冠軍?』
不過他沒資格笑人就是了、他把Glock裡面剩餘子彈都打光也沒中半顆
莎拉一聽他諷刺果然見笑轉生氣『你是在靠北喔』
陳忍住笑快步回頭、一把拉開黑道賓士車門
揮揮手槍假裝還有子彈『開車、快點』
這個黑社會還算有骨氣、不肯在人威脅下屈服、屹立不動
陳沒時間解釋了、拿槍比著他老大『快、不然你就要給你老大收屍了』
那年輕人咬牙切齒的不情願地開車了
車子一進入高速公路、陳就一直叫他加速
接著放軟姿態邊拿出電話邊對他們說
『真的覺得很抱歉、但是我真的是不得已的、前面那輛GTR車上的人、今晚試圖刺殺天皇、我們絕對不能讓他逃走』

後座一直都沒說話的老大本來半閉的眼睛聞言突然睜得大大的像兩粒牛眼似的、
帶著怒氣的低沈嗓音『真的嗎?』
『就算是外國人也不會笨到劫持日本黑道的車子啊、你以為這樣好玩嗎?』
說完這句就轉用英文對佛里曼說話了
『你看到了吧?他們換成紅色GTR、我現在追上去了、
不過我看要賓士要追到 戰神很難、
你有沒有空中支援?沒有?你幹什麼吃的?美帝不是無所不能嗎?
去弄 F-16來給他一枚小牛飛彈是很難嗎?沒有

那用阿帕契射一枚地獄火送他們進地獄去啊?又沒有
戰斧巡弋飛彈?還是沒有
現在最新的AC130不是有針刺飛彈?也沒有
媽的、那叫B52直接整條路炸斷、讓那狗娘養的沒地方跑啊

你是幹什麼吃的、什麼都沒有你像話嗎?你當什麼洨將軍?
啊~什麼?你說什麼?你有軍事法庭?
喂喂、喂喂、將軍大人您還在嗎?
剛剛訊號不好、好奇怪的雜訊、我剛剛整整五分鐘都沒說話啊、一定是有駭客侵入、是不是有人假裝是我在罵你、
等等我幫你抓住那個無禮的傢伙痛扁他一頓、好奇怪喔、電話都沒通說、哈哈、真是奇怪極了
我差點忘了、剛剛說的太興奮忘了吩咐、你叫阿呆阿瓜留在休息站繼續搜索、封鎖休息站那地方、我怕有漏網之魚、這車搞不好是誘餌、調虎離山用的』
吩咐完畢、無人機送來的畫面就到了
陳乾脆把手機拿高指著畫面讓兩個流氓看
『喂喂、你這樣也能算是流氓嗎?他們快要消失了、這賓士不是V12引擎嗎?你開這什麼速度啊?你是要讓中國人笑你嗎?』
其實現在的速度也不算慢了、已經兩百超過了
只是前面的是日本跑車界的傳奇怪物GTR
所以被甩的有點遠、粗估距離應該三公里以上了
後座的老大簡短問了陳兩個問題
『前面那些人是中國人?他們真的是要攻擊天皇殿下?』
陳回過頭讓老大看著眼睛來判斷他說話的真偽
『是的、前面那輛GTR上是中國人、只是我剛剛說謊、他們今晚並沒有攻擊天皇陛下』 故意戲劇性地停頓一下
『他們要刺殺的是太子殿下、而如果不是有剛剛那些美軍神射手剛好來到御所保護太子的話、我想他們就會成功了
然後、重要的是、要是今晚沒能幹掉他們的話、我跟你保證那傢伙一定會再來過、
他們中國人痛恨你們日本人的程度遠遠超越你的想像』
老大沈默一秒鐘、用殺氣騰騰的口吻下令
那種流氓腔陳學不會也聽不太懂、就有點像是要吐痰的喉音在講話
駕駛的小弟回了一句、那應該算是一個聲音而不是一個字眼、陳完全學不會的回答方法
想知道的人就去看末代武士、電影裡面真田廣之和手下的問答都是那樣低聲嘶吼的
短短一句話但是真的有效
小弟好像吃了春藥似的爆發下去、賓士很快衝過了250的高速
一般來說如果沒有改裝的話、引擎晶片都會把速度擋在250這界線下
看來這賓士也有去動過手腳
陳坐在一旁幾乎不太敢去看窗外、越看就越覺得怕
然後他突然想到、從口袋摸出一個東西、笑著跟司機說『我來幫你加速』
(他是用那種和制英語口音說power up up )
陳把自己挨鳳接上汽車音響
播放出來的是伍佰的搖滾震撼名曲『王道』

隨著節奏的怒吼、車速似乎真的加快了
陳想要回頭和老大開玩笑、看他會不會被搖滾樂嚇到
結果居然聽到老大用不太標準的發音說出歌手名字『伍佰』
陳大吃一驚『你怎麼可能會知道伍佰?』
老大露出傲氣的微笑
『我是 武藤敬司的粉絲、伍佰獻唱這首歌給他的時候、我就坐在台下、後來我又聽了好幾次、這是首好歌、雖然我不太不知道在唱什麼』
陳哈哈大笑『真有這麼巧的事、全世界幾千幾萬個老大、我居然坐上了知道伍佰的日本老大的車、這種巧合一定是上天的啟示、告訴我們一定可以抓到那王八蛋』
賓士S600就在伍佰爆發歌聲中不斷加速狂飆
陳拼死忍住沒有死盯著手機畫面、他覺得自己已經有點暈車了
如果再看手機的話、搞不好會頭暈吐出來
雖然他覺得自己的胃早就空空如也、沒東西可以吐了
陳最近一次進食喝水是在四點多、在新幹線上的時候
他吃了兩個便當、一份壽司、兩罐啤酒、一杯可樂、一杯茶、半杯咖啡
其他幾個狙擊手也吃喝了差不多數量的東西
莎拉那個女人居然是吃最多的一個、再度打敗所有男人
新幹線上的服務生小姐們以為碰到一群豬了
九個人吃光兩個推車、當時以為很多
而經過這樣一夜的折騰、陳只恨當時為什麼不再多吃一點
現在身體唯一還能讓自己撐下去的大概就是腎上腺素和對廖海那混蛋的憤怒
從御所到使館再到休息站短短時間短短距離裡、
陳已經在心裡對自己發了不下數十次的誓、一定要把這草菅人命的王八蛋就地正法
就算有SNG車現場直播攝影機拍著也不管、一定要幹掉那濫殺無辜的狗賊
當陳在心裡重複火焰般的熱血誓言之際
終於來了一架日本警方直升機
佛里曼剛剛沒跟陳說但是兩人都了解的是、這裏畢竟是日本、發生再大的事也得由日本人來處理
地面少少幾個武裝人員還可以假裝是和日本公安單位聯合出任務
那種派美軍戰機進入日本領空的攻擊任務連想都別想
現在在高速公路上空偵察的MQ-1C是佛里曼親自跟首相保證、

無人機上只有監看設備絕無武裝才讓首相大人點頭放行的
不知道算優點還是缺點、日本人就是講究按部就班、嚴守計畫進度、不可能像陳這幾個人這樣自由靈活運用現有素材
終於在石川的不斷要求之下
剛剛載著萊恩吉米的AW101回去加油後、載著日本特種警察再度出發

陳先從手機看到直昇機的身影、然後試著從車上往天空看
果然看到AW101沿著高速公路追到了GTR跑車
直昇機做了一個幾乎可以拿來當性能展示影片的完美動作
先是和地面跑車平行直衝
然後加速到了GTR之前約百米的地方做了個90度的迴旋
以右側艙門對準跑車的預定路線降了下去
GTR的駕駛雖然在高速狂奔中、但仍遠遠就注意到警方直昇機的追擊
這人是個職業車手、廖海將他高薪禮聘用來逃命好用的、身手果然不同凡響
就看他先放開油門慢下車速
等到直昇機降落進入射擊位置
GTR猛地加速連續切換兩個車道鑽過直昇機下方
機上的警方射手措手不及、連忙向後打開左方艙門、想要亡羊補牢一番
但是副駕駛座上的廖海反應比他們更快、早就開了車窗掏出MP5向後方上空狠狠按下板機、對警察發射猛烈火力

打完了一個彈夾、好像有打中艙門、但是直昇機完全沒事的樣子
GTR駕駛一來有點賣弄自己技術一來迎合老闆好殺的野性、把方向盤一轉、學藤原拓海的特技、持續向前但車身偏移約三十度、調好角度想要讓廖海打個痛快
正當廖海換好彈夾、要徹底擊落AW101的這個時候那個時間
賓士趕到了
直昇機沒能攔下GTR但是減緩他的速度、讓黑道賓士填補距離追了上來
陳一見到GTR進入五十米射程距離
也沒空去管直昇機有沒有凶險、
打開車窗、手臂靠在車門上勉強算是固定、急躁但完全沒把握的開火了
手槍在強大逆風中什麼都沒打中
陳大罵幾句Fuck
手上這時拿的是FN槍廠出品的好東西Five-seveN
這是幫韓國特種部隊搶中國銀行時、陳突發奇想特別去訂購的槍
P90和Five-seveN讓韓國軍人配成一套
這兩種槍、以5.7釐米的強大威力的特別口徑聞名於世
當時在分配槍枝的時候
喜歡搜集槍枝的他和愛槍的阿呆阿瓜、三人「光明正大」的偷摸了一套給自己當紀念品
這時、終於有機會把這隻「神槍」拿出來用了、卻一點屁用也沒有
說來丟臉、陳整個晚上打光了三支手槍的子彈只打到一個輪胎
另一邊、廖海手上的MP5也開火了
他有點三心兩意的不知道應該打直昇機還是對賓士開槍好
最後決定兩個都想打的結果、白癡什麼都沒打到
當兩車更接近的時候
後座的老大突然打開天窗人站起來探出身子、掏出手槍對準GTR狂射
手還伸在車外的陳大叫、要這位神經病老大快點滾回到車子裡來
老大快快射光手槍子彈坐回位置
一頭用濃厚髮油梳得服貼的頭髮已經吹成瘋子般的亂髮
就聽老大說了句『不行、什麼都打不到』
廢話、時速兩百的逆風能打到就有鬼了
陳的頭還沒轉正回來、就聽到駕駛少年兄大吼一聲『啊~』
雖然沒說出他要做什麼、不過陳非常清楚下一個畫面是什麼、
腦袋閃過一絲絲的後悔、幹嘛挑神經病黑道的車跳上來
陳的身體自主的做出防禦姿勢迎接接下來的衝擊
賓士S600往GTR車屁股狠狠的撞了下去
由於跑車還處於賣弄的飄移姿勢、這一撞立刻讓戰神飛到空中翻轉
同時、賓士車上的十幾個安全氣囊也全數炸開了
安全氣囊雖然保護乘客但是也影響了駕駛視線
少年仔在看不清楚的狀況下、自然反應想要盡量離「飛車」遠點所以重踩了煞車
賓士重量大、重心穩、而且是撞人的不是被撞的、所以沒有重心全失跟著翻過去
只是在撞擊之下賓士控制不住、車輪打滑、和路邊柵欄緊緊kiss在一起
在副駕駛座這邊車身幾乎全數毀掉的猛力擦撞數十米之後、車子終於停了下來
車子靜止的這個時候、陳真希望自己可以躺在車上就算了、不要再動了
不過、檢查過自己身體、確定沒什麼大礙、他還是試著越過駕駛下車
駕駛流氓兄的額頭不知道撞到方向盤還是啥洨東東、血流滿面
陳既沒有時間也沒心情去同情他、小聲的說句『還活著?』
沒確定他到底是真的點了點頭還是肌肉自主動作
先用手推了兩下、不知道是手沒力、還是車門受損卡住了、門打不開
陳慢慢的移動身體站起來、從天窗爬了出去
謝天謝地賓士有氣派的大天窗、不然要是那種小車的窄窗他的大屁股就卡住了
他爬出車頂、正要跳下車時才驚覺肌肉不受控制、整個人摔了下去
靠、是驚嚇過度還是撞到什麼部位嗎?
陳躺在地上、深呼吸幾口、強逼自己意識回來控制自己四肢、終於可以扶著車子緩緩站起來
這時遠方的天際淡淡的亮了起來
原來他已經追殺這些混蛋一整晚了
他又試了好幾秒鐘、眼睛才調好焦距讓他找到了GTR
翻了不知道幾十圈、他媽的車子居然恢復本來的正常上下位置
但是車子已經毀到看不出來是剽悍的戰神而是堆廢鐵了
陳拖著腳步終於走到車子前面
駕駛好像還活著、還會動
然後下一秒、陳就發現、錯了、不是還活著、是活得好好的
媽的、死日本人把車子做得那麼堅固是要死喔
該死的不但沒死、人還敏捷的爬出車窗、更慘的是居然還拿把衝鋒槍站在自己面前
陳怒罵一聲幹、不是罵別人是罵自己、居然忘了拿把槍在手上
他整晚打掉了三把手槍子彈、身上只剩下原本以為一定不會用到的左輪手槍
這玩意放在他左腳腳踝槍套上而敵人現在站在短短的五米外、雖然有點搖搖晃晃的、但是MP5在這距離絕對百發百中
不願意這樣就死翹翹的陳很快做出反應
他一手摸著頭一手摸自己下陰部位扭來扭去的
嘴巴發出一個旋律、
如果這位玩車高手夠老的話、有聽過西洋流行音樂的話應該會知道他是在唱Michael Jackson的 Billie Jean
這位陳艾倫先生嘗試著做出月球漫步
不知道是因為受傷腳軟還是他的舞技實在太爛
那個倒退的舞步看起來拖泥帶水而且還卡卡的跌了一下
終於駕駛看到受不了了、問說『你到底在幹麻』
陳吐了一口長氣『我?我在拖時間啊』
這一刻他已經可以聽到摩托車狂飆而來的聲音了
接著下一秒就是雙輪機器的煞車聲
帶頭的暴走族車隊老大使出了一個很漂亮的滑行停車技巧
車子停在離陳約三十米處、車還沒靜止、莎拉就掏出她的M9開火連射了兩槍
第一彈失準沒中、第二發子彈則擦過了GTR駕駛的右肩
挨槍的這位開車高手發現莎拉因為停車位置不佳、她怕打到陳艾倫所以射擊有點礙手礙腳的、不敢再開槍
藉這機會他決定先幹掉陳艾倫再說、
正當他的MP5衝鋒槍壓低向下扣下板機的這時
第二輛摩托車趕到
陳本來想雙手抱頭或者趴下、又想這樣太孬了不好看、大丈夫死了就算了、不要丟臉比較重要、所以又把手放了下來站的挺直
擺好姿勢感覺到一股氣流從他臉頰旁邊擦了過去
原本以為是子彈、定睛一看、居然是一支箭
對、就弓箭射出來的那個箭
原來是御前弓道教練清原趕到了、
日本傳統武士沒騎馬、人從摩托車後座站起來
機車按照他的吩咐沒有停下來只有減慢速度
就在陳千鈞一髮之際發出一箭、
太子預定今天要表演的那招武技、騎馬行進中射箭的功夫現在由清源先表演了
箭射穿了那隻握著MP5機槍的手
槍枝應聲掉了下來
這個駕車高手居然不死心、彎腰用另一隻手想要去撿槍
持續接近的清原發出第二支箭射近他胸膛、讓他不用再麻煩了
威脅被解除之後、
過了幾秒鐘陳終於會動了、
他人蹲了下來、把身上最後一把槍拿在手上、
有點跛腳有點發抖的靠近GTR
他發現廖海被卡在車子裡面動彈不得了
原來如此、他就想這傢伙應該是逃命第一的、怎麼還乖乖待在車裡
一動也不動原來是因為他動不了了
雖然下半身卡住了
廖海看到陳接近過來
也不想想自己已經是甕中之鼈
掏出一把MK23對著陳就開火了
但是由於這把槍是.45口徑大槍、後座力非常強勁

受傷的他只開了兩槍就握不住手槍、槍掉了下去
對於他的突襲、陳完全沒有躲閃、
不是他不會怕不想躲、而是迅雷不及掩耳、
大腦終於想到自己躲一下的那一刻、廖海已經射了兩發子彈、手槍已經掉下去了
陳忍不住哈哈大笑、笑到眼淚都流出來了
邊笑邊罵
『他媽的我就說這槍是男子漢在用的、你這娘娘腔不配用這種槍、你不信吧
現在死到臨頭、有沒有遺言要說啊』
說完把左輪指著他、眼神露出一股痛快的殺氣
廖海居然開始討饒
『不要殺我、我給你錢、很多很多錢、十億美金、給你十億、one billion、、、、不然二十億、二十億美金、他們的份都給你、給你三輩子都賺不到的錢』
陳露出很開心的笑容
廖海還以為自己撿回一命了
想不到陳接著說『留著你的錢、去買通牛頭馬面吧』
『不要殺我、我跟你說、我知道很多中國政府的秘密、我通通告訴你』
陳嘴角拉到最高角度、一個很誇張的大笑容
『我相信你知道很多美國政府會很想知道的事情、不過我跟你說、我他媽的一點都不在乎』
板機扣下、零點357口徑子彈射出、輕易的射穿了廖海腦袋

陳不用再開第二槍也不用去摸脈搏什麼了、混蛋的後腦都炸掉、死到不能再死了
終於幹掉這混帳王八蛋、陳滿足地坐在地上、然後躺了下去、閉上眼睛
清原、莎拉都走了過來看他、
『你應該不是受傷什麼的吧、只是單純在休息、對吧?要叫救護車嗎?』
陳累到一個字都講不出來、只是輕輕搖頭
突然、他想到廖海剛剛講的話
像觸電似的他快快爬了起來
坐在一邊休息的莎拉被他嚇到『靠腰、你不是要掛點了、幹嘛突然嚇人啦』
陳沒理他、身體伸進GTR裡面搜索
摸來摸去、看了好一會兒
站起來大叫『叫直昇機下來、快點』
往自己身上摸來摸去、找不到自己手機、快點跑回賓士、
從天窗爬進副駕駛座摸索、在地板找到自己手機
趕緊打給佛里曼『亨利福特還在日本吧』
佛里曼奇怪『你找他幹嘛』
『用問句回答問句是很沒禮貌的事你知道嗎?』
『禮貌是什麼?能吃嗎?』
佛里曼邊講幹話邊找到資訊
『他今天早上十點飛機回加州、舊兒子新身份、算是衣錦榮歸要回去家鄉』
『哪個機場?』
『東京成田』
『叫他等我』
叫直昇機降下來、陳把廖海車上的東西都抓進自己包包裡、
本來上機了、又想了一下跳下來、
以防萬一、乾脆把廖海的屍體也拖出來(還好死人不會在意自己的腿骨被打斷、終於拖出了殘骸)放上直昇機
機上的特種警察都被他趕下去
陳命令駕駛全速飛東京
不到幾分鐘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消失在大家面前 




(海豹六隊創始人理查馬辛克以自己越戰親身經歷說過、射擊移動目標遠比想像困難很多很多、他曾經在練習時、讓四五個人埋伏好位置、對準一輛慢速直線前進的吉普車、射了幾百發子彈卻只中兩發、成績爛到都是老兵的他們沒人願意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