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反霸凌的經典鉅片

 (後面的紛紛擾擾就等事情真相大白之後再說)
無助的被霸凌小孩眼淚讓一堆知名人士都伸出援手
網路時代就是這麼有趣、
你家旁邊的叔叔伯伯阿姨姑媽不能幫你無法救你、
千里之外的美國隊長卻是舉手之勞就能讓你鹹魚翻身

說好了明年帶小孩他們一家走紅毯看無限之戰
讓復仇者做你後盾、看哪個小屁孩敢惹你

說到反霸凌、想到一部經典電影「小子難纏」
(台灣譯名有時很無俚頭、有時很貼切、有時不知所云、
這部算是尚可的翻譯、原文是Karate Kid空手道小子、但是這時要是直譯感覺就鳥了、小子難纏雖然和劇情沒什麼關係、但是比空手道小子好那麼一點點)

這片是在說一個青少年、隨著媽媽工作搬到加州海邊、
新來乍到亂把馬子、好狗運給他把到一個有錢人家千金、

但是倒霉的就是這千金有個還不肯放棄的前男友、更倒霉的是這混蛋又是當地空手道冠軍
這白目小孩當然就得演出被霸凌角色、被一群學空手道的惡少們毆打、接著就是超級唬爛的電影人物設定——
一個矮矮小小看來沒幾斤重的日本老頭居然是武林高手
一個打五個、把惡少通通扁倒救了少年
然後、救人救到西天
第二天直接帶少年走進惡少的武道館、跟對方的師傅對嗆
有本事不要倚仗人多、大家就在年度空手道大會上對決
惡少的惡霸師傅說好、比賽場上見、但是要是小鬼敢烙跑的話、會讓他死的慘不堪言
日本老頭說 「我沒關係、到時我回日本先就好了、反正我跟他不熟」
神級日本老頭高手說
『好、在那之前你的弟子不要來亂洨、在那之後我不怕你來亂、因為你們會一個一個趴在地上不會動』
好啦、人家沒說的這麼狠啦
重點就是、少年躲在老頭高手背後、聽老爺爺替他答應要去挑戰當地第一高手、嚇到尿都要閃出來了
靠北、這真是咒抓(詛咒)給別人死的最高級表現
離開敵陣之後、少年當然大肆抱怨、要死你不會自己去啊、幹嘛推我上
老人一步一步引導出少年的   獨立建國意識   男子氣概
伸頭挺身當男子漢可能是死、但是縮頭當烏龜還是死
你想要繼續忍受中國的欺壓、還是像個人站起來拼拼看、或是直接放棄墮落到學馬陰狗當個奴隸舔支那屁眼維生
少年就像台灣人是有志氣有夢想有希望的、當然選擇一拼
然後當然就是開始練功
這一段變強的過程、就讓人不得不去誇獎好萊塢了
全世界都拍電影、台港中這三國尤其愛拍武俠功夫片
但是就沒人能夠拍出這麼有趣這麼動人的片段
老人叫少年首先、、、、幫他刷地
再來、、、洗牆
然後、、、清車
接著、、、漆外牆
連續做三四天之後、
少年說我不幹了、你根本是要騙我當你的奴隸
老人說『  啊被你識破了你腦袋比我想像好 、你回來、站好』
接著出拳打少年、
少年無意識的使出洗牆姿勢抵擋、
接著又出拳、少年用洗車姿勢擋住
又出腳用漆牆姿勢擋住
老人連出了十幾招、少年都不自覺地出招擋住了
然後他就成了武林高手、、、、、還沒啦、這麼快電影接下來就沒得玩了
這樣一比劃、少年發現原來老人是真的在教他空手道了
而他悟性也不算太低、所以練了幾天招式已經內化了
好了、再來老師傅叫他洗廁所挑大便應該也會乖乖做了
故事進入到空手道大賽
惡少的道館的小孩們真是都蠻變態的、明明是武術比賽卻一副要給你死給你死的凶樣
那種窮凶極惡的嘴臉超像中國人的、
這也不能怪這些小鬼啦、
有那種教人  有錢就好人權不重要  力量才真道理的   共產黨   師父、就一定會有那種動不動要殺人全家的弟子
好、重點就是一開打、少年擺脫  處男的羞澀   初次參賽的緊張、就過關斬將一路打到決賽
準決賽的時候、惡少道館的混蛋師父眼看大勢不妙、乾脆學中國出陰招叫二號弟子違規踢少年的膝蓋、要讓一號弟子不戰而勝繼續衛冕冠軍
結果少年被抬下去、大會給他十分鐘療傷、出不來的話就算棄權、棄權就是沒有天理讓惡少混蛋們贏得最後勝利
(根據統計、男人大部分十分鐘就出來了、百分之七八十更只有三分鐘而已、、、哀、杯具啊、、現在好像不是在說那個)
少年躺在床上、日本禪宗師父勸他算了、身體為重
少年堅持要戰、如果怕流血的話、台灣獨立永遠不可能  
好、人家美國少年說的是、如果放棄我這輩子都沒辦法平衡了
(註解:禪師在教少年的過程告訴他、所謂空手道不是讓你扁人會很爽、而是追求身心的平衡、這部分請自己找片子來看、文字解釋說不清楚)
反正
日本老頭使出東方武術玄妙密技、高速修復推拿神功、讓少年暫時不痛勉強站起來、單腳打惡少冠軍
我要是惡少的話就當場表演運動家風度、要求擇日再戰
現在跟一個擺咖打、贏了不光彩、輸了一輩子被恥笑、只有連勝文  笨蛋才幹這種事啊
但是惡少笨笨以為有便宜不佔會天誅地滅、高高興興下場打了
最後關頭二比二狀態下、被少年一招金雞獨立幹掉

從此、就輪到少年去霸凌別人   少年就不用當魯蛇了
總之、這電影真是經典中的經典
印象中有兩段特別有趣
第一集、老頭要少年到海裡面去練拳
和海潮的超強力道對抗激發無限潛能、最後神功大成練成了黯然消魂掌、成就一代神雕大俠楊過
 日本禪宗空手道師父是要少年在水中保持平衡、熟習攻守之間的力量、他們練完了要上岸走人
兩個白目酒鬼以為老人小孩好欺負、故意把喝完的啤酒酒瓶放在他們的古董車上、日本老人客客氣氣的請他們拿走、說孩子很冷了要回去換衣服了
酒鬼挑釁的說『不高興啊、你自己拿啊』
日本老人也不多說
手刀一起、ㄏㄚˋ的一聲、手一揮
酒瓶應聲被切斷(幹、根本不符合力學原理、根本唬爛、、、、、不過超有戲劇性的、看的好爽)
酒鬼當場立刻酒醒、恭恭敬敬的把酒瓶拿走、把車子擦乾淨、鞠躬恭請兩位離去
上了車、少年問老人『你是怎麼做到的』
老人說『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打酒瓶』
第二集他們回到沖繩、
有一段戲是老人的師兄在練習空手道、用手刀在切一根很粗的木頭、切了不知道幾年了、大木頭還是完完整整的好好躺在那裡給你劈
少年問老頭『他好像很厲害?你可以用手刀劈斷木頭嗎』
老頭說『我不知道、木頭又沒惹我、我沒事幹嘛去打它』
當然後來就惹到了、一個颱風突然來到、吹倒房屋、一根超粗的樑木壓在師兄身上、太重了、少年老人抬不起來、人救不出來
老人舉起他的手刀、手起刀落、
那根跟他師兄每天在劈的大木頭差不多粗的大東西就從中斷成兩半了
要說的道理很簡單
強者不要沒事找事在那邊欺負人、甚至欺負木頭
而是要培養自我的堅韌
(還是電影說的是其他別的道理?)
用一句戲裡的對白來說明就更感人了
『空手道不是讓你去爭奪獎盃獎牌的、空手道是用來捍衛男人的榮耀的』

如果交給別的獨裁國家別的威權文化別的虛偽演員(讀作 ㄔㄥˊ ㄌㄨㄥˊ)來演
可能變成教條式的說教
一種讓人恥笑的反諷
但是在這裡卻變成一種生活、一種態度、一種讓人景仰的感覺
故事很簡單、但是一個會說故事的導演、一群知道如何表達故事巧手
就讓一個日本空手道的故事就成了好萊塢賣座巨片了

最後用我一個不認識的親戚的話來勉勵天下間所有被霸凌被欺負的小孩
故事是這樣的
二十年前我去日本長野參加一個我父親很熟但是我只見過一兩次面的姑姑的女兒的婚禮
遇到一個號稱也是我家親戚、但已經換成日本名移民日本多年的親戚
席間聊天聊到日本嚴重的霸凌問題
我問說你小孩身為台灣人後代在學校會不會被欺負啊?
日本人台灣親戚說
『被霸凌這件事、是發生在強的來欺負弱的、
所以很簡單的、只要你小孩功課比人好、運動比人強、這件事就根本不會發生了啊』
言下之意當然也有、我小孩要是不去欺負人、同學們就開心偷笑拜拜謝神了、誰敢來欺負我家小孩、、、哈!
你要說廢話、也算是廢話、
不過也有它的道理
讓自己強起來
想要來欺負你的、自然會滾得遠遠的
台灣人、你說是不是啊?
如果我們強大、中國兔崽子可能來靠北嗎?敢來嘰嘰掰掰嗎?

總之、推薦大家看小子難纏這部鉅作、大家一起來反對霸凌
(揮手致謝下台)

ps
第一二集真的是經典
但是第三集有點弱掉
只是說第三集的最後決戰有段話真是讚到不行
惡霸道場請來槍手、在空手道大賽決賽中打的少年遍體鱗傷
然後惡霸們又自作聰明、故意犯規、讓決賽一直拖長到正規時間完了、最後進入驟死戰、就是先得點的是冠軍
這時少年被打到趴在地上爬不起來
幾乎哭著跟日本師傅說『我不幹了我要回家找媽媽我不打了』
禪師在他耳邊大叫
『No No No No No你可以打輸、
但是你不能輸給國民黨那堆人渣
但是你不可以、絕對絕對不可以敗給自己的恐懼』
少年大叫『我就是怕啊、我很怕、我真的很怕、我真的不行了、你要我怎樣』
老頭用那個完全日本口音的不標準英文說
『我認為你還沒有把你真正潛能發揮出來
真正的空手道還在你的內心裡面
現在是時候、讓你的空手道真的發揮出來了』
然後、當然、混蛋就是會輸、這是好萊塢的世界、
好人會贏的美好世界!

ps2
女主角叫做伊麗莎白酥、、、跟方塊酥沒啥關係
她的代表作有、湯姆克魯豬的夭壽帥鉅片雞尾酒
 沒看過的我介紹一下、
她跟不要臉的湯豬兩人在瀑布下面脫光光、不知廉恥
然後嘿咻嘿咻
然後、、、、看到吐血、、、我是說流鼻血
劇情?不重要、完全不重要、保證看過也不記得

後來蘇小姐又變成透明人
白女人普遍都是早熟又很容易顯老

但是她感覺還蠻凍齡的
最後跑去CSI當警察
依然看起來很舒服的一位女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