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1日 星期四

台灣未來----暗殺篇(下)



美國總統快步走進白宮戰情室
在門口深呼吸一口氣
把一句“現在情況到底是怎樣了?”的緊張問話吞下肚去
轉化成冷靜到甚至有點嚴肅的表情
事到如今你只能相信現場人員
再多的情緒都無濟於事
當個領袖人物把自己的激動傳達給手下既愚蠢又無意義
只會讓人看不起你!
她看著國防部長
國防部長則指著銀幕
參謀聯席會主席的聲音從電話麥克風傳來
”總統女士
我們根據NSA截收的電話情報
派了一艘自由號瀕海戰鬥艦緊跟著一艘貨輪

貨輪在台灣時間今天下午離開港口進入公海
我們原本預訂要在由一支海豹部隊於清晨趁黑登船
搜捕可能是狙擊中國總理飛機的犯人
但就在剛剛五分鐘前
自由號在近距離發現貨輪上有狀況
似乎有人從船上被丟下來了”
“天啊!不會是那個吧”
“是的,我們懷疑是有人要殺人滅口,把涉案人員丟下海去
自由號船長見狀
下令海豹提前行動
一面救人一面攔截貨輪
現在海豹部隊已經登上船了“
”被丟下海的...."
"有搜救人員去搜救了....不過我們還不知道情況,請稍候“
總統深呼吸一口
“拿破侖說如果不是好消息就不要把我吵醒”
房間內眾人都神經質的笑了一下
國防部長像是要打發時間似的回述整個情況
“我們在五個小時前開始跟蹤那艘貨輪
海豹小組一切準備就緒
打算兩路進攻
直升機由上、小艇由下
在凌晨兩點時進攻
自由號的匿蹤外型和高速性能在那裡發揮到極致
貨輪在黑暗中完全沒發現她的蹤跡
所以那些人才放心的把人丟下海去
自由號艦長一發現狀況不對
就把行動提前
載著海豹直升機立刻升空
有四個組員已經跳下海去搜救了
而現在海軍弟兄應該已經控制那艘船了
只是貨輪船隻太大搜索要點時間”
總統在腦海裡想像照明彈狂射到天空的景象
“傑克,照明彈是一發接一發不斷射擊
還是照明彈快掉到海裡了再射下一發?“
”我不是海軍,不過我想是射一發等幾十秒再射下一發吧
彈藥庫裡不會每發都是照明彈
應該會有節制的射擊
何況自由號和小艇和直升機都配備有探照燈“
”你有參加過搜救嗎?“
”沒有,我怕水!不要說游泳池我連浴池都不太敢下“
”哈!所以你參加的是陸軍“
”是啊,我還自願參加第十山地師,天天爬上山連洗澡都不太洗“
”難怪你的男人味那麼重“
”是啊!聖誕節、生日都直接送我香水就好,我最需要了“
就在總統和國防部長的一搭一唱中
參謀總長的聲音終於又傳來了
”報告總統,兩個落水的男人救起來了
一個在CPR之後救活了
一個還在急救不過恐怕不樂觀
另外船艙內還找到一個被迷昏的男子
根據船長的說法
那三人是一起上船的
船長現在在指認用藥把人迷昏的四個中國籍男子
我們也把他們抓住了
現在正帶回自由號監禁中
船長充分的合作
他表示他是“
”那四個人可能是間諜特務
分開他們
徹底搜身
把他們扒光
小心不要讓他們自殺“
“遵命,總統女士“
總統在這一刻終於放鬆下來
她心中充滿感激
感謝上帝
感謝美國海軍的強大
感謝美國NSA無所不能的電子搜查破解能力
飛機失事後NSA立刻重新檢視相關電子通訊的錄音
發現一個北京中南海地區的電話打給一艘貨輪的船長電話記錄
(NSA不只追蹤監聽某些特定電話
 而且會把某些特定地區的所有電話
不論有無記錄、有無用處、不論打到世界任何地方
全部一網打盡,先錄再說)
然後查到那艘貨輪即將進入台灣卸貨
而那位意大利籍船長的海外匿名戶頭一筆鉅款入帳
(這裡就要歸功於美國國稅局平時的查稅功力了
寧可殺錯決不放過的全球追查稅務功力
讓美國可以在必要時查到特定隱密帳戶)
這樣的證據一查到
美國海軍把已經在台灣海峽上空監控的RQ-4無人偵察機轉向去追蹤這艘貨輪

從那時候開始
這艘貨輪的一舉一動都完全在美軍的掌握之中了
而就在出港前一個小時船長的衛星電話又收到訊息
又有人用一筆鉅款換來四個”廚師“上船
一艘貨輪居然會臨時增加四名廚師
那些傢伙以為這是豪華遊輪嗎~
美國總統把一切狀況作一個整理
現在手中掌握的這些人證
加上FBI所追查到的線索-----
那個皮條客在加勒比海的遊艇上被抓到了
只是他的證詞很驚人
他的確和財家老二接觸過
那個沒人性的白癡的確叫他買兇殺父殺兄然後殺中國總理
但是他根本沒去聯絡職業殺手
那個皮條客根本沒門路也沒膽子做這麼大的案子
他乾脆敲了財家凱子一百萬美金
然後逃到邁阿密
租了艘游艇出海
逃之夭夭
所以世界大戰都快發生了他都不知道
還在海上醉生夢死
FBI檢視他的證詞又給他測謊
相信這個混蛋真的沒有做財家二少要他做的事
換句話說
幕後真兇另有其人
一個想把財二少當作替死鬼的影武者
而經過這段海上追捕
真兇已經呼之欲出了

同一時間在台灣天龍国裡
台灣刑事組兩名刑警帶著兩位美國FBI的探員一起
來到台灣已故首富財旺旺公司總部
四人來到董事長辦公室門口
兩個FBI探員突然對台灣警察說抱歉
“我們進去就好了,兩位請在外面稍後“
台灣刑警中的老警察非常不高興的要開口破罵
但是年輕警察拉住他
FBI探員過了十五分鐘後出來
向兩名帶他們來的台灣刑警又說了聲抱歉
一起走進電梯下樓
電梯中還是笑嘻嘻的年輕台灣刑警說
“認罪了嗎?財二少爺”
FBI探員驚訝中露出強作鎮定的微笑
“什麼啊?”
“別裝了!突然要求要見財二少
又神神祕祕的不給我們聽
那就不打自招了
在一般刑案中財二少本來就是最大受益者
也就是最大嫌疑犯
克莉絲丁的ABC謀殺案裡就有這一招了
殺一堆不相干的人
其中一個是殺了之後可以繼承遺產的
你們一定是掌握什麼線索證據的
纔會這樣千里迢迢來辦案
不然會等我們整理、回報之後才行動
你們兩個又是高級官員
如果只是問問話哪會派高級督察來...."
"你是個好刑警
要不要來FBI工作?“
”嘿嘿,我猜你們現在一定在竊聽財二少的電話
他那個白癡被你們嚇唬過後
一定會打電話去找他同黨
你們那些高科技的什麼衛星啊竊聽器啊一定現在都在忙線中了“
"你為什麼會懷疑財先生?“
”前天是我被派去機場接他
護送他回家並且在他家守了一個晚上啊!
結果他當晚就狂歡了一晚
那不就很明顯了
有人死了老爸老哥還那麼爽
那還不知道誰是兇手嗎?
何況他的女傭嘴巴也很大
我稍微引導一下就把那家庭的情況什麼說了
那位少爺從不把佣人當人
卻不知道傭人完全掌握家中大小一切動靜“
“嘿嘿~今天遇到個有趣的人哦~
來!這是我的名片
有空來美國記得來聊聊
你蠻有意思的”
“不送了!美國SPY"
這段對話的同時,果然財二少慌張的打電話給中国的”朋友“
美國人告訴牠已經東窗事發了
讓他自己選擇要回美國花大錢找律師舒服地接受審判
還是要去中国那種不人道的地獄般監牢裡受死
然後告訴他說期限兩個小時
兩個小時後就沒有機會自首了
財二少嚇得屁滾尿流
連忙打電話想找救兵
那是提供他”好主意“的一個官二代
從中國到美國
兩個人一同吃喝玩樂
就像親兄弟般的好哥們
就是他教了財二少那個計畫
如何透過第三者去買兇
然後人留在美國,讓不在場證明堅強無比
最後就準備好眼藥水
裝的悲傷欲絕就像馬英九每次去拜蔣經國的那個假樣子
就可以開心以億萬富翁身份過下半輩子了
但做夢也沒想到這麼快
美國人居然找上門來了
而他的好兄弟電話居然不通了
他絕望的坐在冰冷的地板上
這間他爸爸最意氣風發時
花了幾百億買下來的大報社的董事長室裡
只有他與幾千萬份賣不出去狗報報紙孤孤單單的做伴


中国共慘黨總輸記臉色鐵青的放下電話
其實這種情節他也不是沒想過
中共的鬥爭史他從小聽到大
只是他一直以為這世界已經比較文明了
但是這又能怪誰呢?
從文化大革命開始
中國人有多少人都變得沒有人性了
又有多少人現在還呼籲中國人要有狼般的野性為榮
現在事情又被美國全盤整握住
逼的他想私下靜悄悄解決也不可能
正在思索中
想不到的電話鈴響了
特務頭子打來的
“美國佬都跟你說了吧?”
“嗯”
“別那麼生氣啊!我們無論如何是同一邊的啊
我除掉總理也是為了大家的福祉啊?”
“是為了什麼?錢?女人?權力?”
“別那麼天真了,我們這個世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那傢伙也不是吃素的
他不給我條路走
說從台灣回來就要揭發我跟財旺旺的過去
那只好把他了結掉”
“財旺旺倒過去他那邊了所以一併除掉?”
“那個混蛋也不想想這些年我給他多少好處
就想當牆頭草
他媽的該死啊!”
“所以你設計他兒子
假裝是他買兇
其實是你幕後策劃一切
最後還想殺人滅口”
“哈
我知道計畫草率了點
不過時間太趕
雖然知道會露出馬腳也只有硬頭皮上了”
“殺總理、財旺旺我能理解
另外那對霉體夫妻是哪裡惹你?”
“財旺旺放了點秘密檔案在那夫妻那裡
我只好連他們一起做了
花了點時間讓他們招供
財旺旺知道李氏夫妻也是我的手下
想這次投靠過去時跟他們一起過去
所以把我的機密放在他那裡當作擔保
操!真他馬的小人”
“那現在呢?”
“放心我不會讓你難做的
我已經在辦公室裡自殺了
你可以派人去驗屍
指紋、DNA都一定符合
其他黨羽都有名單在桌子上
歡迎一網打儘“
”你以為可以這樣溜之大吉“
”放心!你不會再見到我聽到我任何消息“
“永別了!”
總輸記冷冷的道別
走到港口邊的特務頭子本來還有十足信心可以全身而退
但是聽到總書記的話不禁打個寒顫
已經舉起腳來要踏上漁船
忍不住又回頭看看後面
在肉眼看不到的一千碼之外
ㄧ顆7.62 厘米子彈飛了過來
正中特務頭子的眉心
狙擊手按下無線電回報
“目標確認倒下;任務完成“
專業冷靜的口吻和內心的情緒髒話成為對比
”幹你娘!想殺人滅口,還好老子命大給美國人從海裡救起來!
去死吧!王八蛋“


台灣政壇在混亂中度過了狗民黨執政的最後一個禮拜
狗總統一個禮拜之間處於崩潰的狀態
一生都只會算計別人、出賣別人的牠
完全無法接受這麼大的打擊
尤其他心中神一般的中國總理居然死在他面前
讓牠終於乖乖地度過最後的任期不再搞鬼

上天保佑台灣
戰爭威脅始終沒有成真
奴才的投降也沒有成功
但是狗總統的八年自殺政策仍然會持續讓台灣的未來蒙上一層陰影
有待台灣人的自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