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3日 星期二

復仇者聯盟


當然我寫這文章絕對不是對苗栗大埔事件的深沈的憤怒
請大家看清楚我寫的是發生在  苗“票”  的故事
還有在台灣沒有必要革命
因為國民黨官員都好清廉好有能好愛民如子
沒有一個操他馬的狗官會去強拆別人幾輩子的家園
因為台灣在馬陰狗的英明領倒下
沒有人會因為嗆聲被警察打的頭破血流
因為靜坐抗議就被抓進警局依公共危險罪起訴
台灣絕對不會這樣的
台灣絕對是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安居樂業四季如春山明水秀
台灣絕對不會發生革命的

天佑台灣!
---------------------------------------------------------------

車子裡播放的音樂充滿力道

駕駛座上的男子不耐地說
“你一定要不斷重復聽嗎?不能換個音樂嗎?”
“不行!你蜘蛛人沒有好的配樂是你們自己的錯!不要忌妒蝙蝠俠
誰叫你們拍不出這種史詩般的好片子
沒有史詩般的電影
當然沒有這種澎湃動人的經典配樂”
“哼哼!”駕駛座上被叫做蜘蛛人的男子不屑的回應一聲
然後突然一句
“喂!來了!終於滾出來了,一頓飯六點吃到十點半,他馬的怎麼不撐死“
”吃飽喝足現在去第二攤, 有錢人酒氣財色就是這樣爽死的“
“那我們還不快點送他們去死一死”
目標開著美式跑車黃色野馬顯眼的不得了













兩人開著偷來的箱型車沈著地跟著
還好晚上車少不難追
事前也勘查過前面車子裡兩位酒友接著要去的金錢貓酒店位置
果然在一個路口追到他們
蜘蛛人故意用車撞了大黃蜂一下
果然兩個醉貓跳下車來大肆咆哮
“你白癡啊!你豬啊!王八蛋下來”
蜘蛛人和蝙蝠俠各自戴著面罩然後下車
拿著一把手槍對準目標
蝙蝠俠對大黃蜂駕駛說“你是瘤公子對吧?”
想不到那人懼怕之餘還敢大呼小叫“你知道我爸是誰嗎?”
蝙蝠俠笑一笑“苗票縣長瘤正黑對吧!”
蜘蛛人對準另外那個倒霉鬼酒肉朋友的大腿開了一槍
那人大叫一聲倒了下去
蜘蛛人把槍對住他腦門
“不准出聲,仔細聽好,瘤公子我們帶走了,
你叫他老爸晚上十二點整在縣政府裡接電話“
蝙蝠俠接著說“喂!看仔細了”
對準瘤公子大腿一樣位置開了一槍
瘤公子抱住大腿倒下
蝙蝠俠打開大黃蜂的後車廂把他當做行李塞進去
蜘蛛人說“他跟你一樣大腿中一槍
不想他出血過多而死就乖乖聽話
懂嗎?”
那個倒霉鬼忍痛點頭表示知道了
“晚上十二點苗票縣政府,叫他老爸照電話指示去做不然就準備收屍,
現在不想死的話就快點跑”
蜘蛛人把ㄧ顆手榴彈拉開保險
丟進堆滿汽油的廂型車裡
跳上瘤公子的大黃蜂野馬急奔而去
倒霉鬼酒友忍痛抱住大腿拼死半爬半跑逃命離開
不到十秒只聽爆炸巨響把七期豪宅的有錢人都驚醒了過來
大黃蜂車裡兩人擊掌大叫
“Welcome to the revolution"

午夜時分
蝙蝠俠“喂!你好,我們是復仇者聯盟....
蜘蛛人“不要亂講, 蜘蛛人、蝙蝠俠是正義聯盟好不好
我知道啦!但是正義聯盟還沒拍好還沒上映
這些土匪不知道這兩者的差別啦!
你不能堅持自己的品味
有時候要降低自己的格調才能跟這群智障溝通啦
沒辦法啊! 這些人除了姦淫擄掠什麼都不會
啊你不要打擾我啦
我在打電話勒索人耶
你惦惦啦
喂,抱歉重來
你是瘤縣長對不對
我們是復仇者聯盟
現在事情很簡單
你兒子在我們手上
腿上一個洞
我們有給他膠帶
但是還能撐多久我不確定
你自己去問問旁邊的條子
他們會告訴你中一槍多久才會流血流到死
所以我的重點就是
明天早上十點在縣政府大門口
準備好十億元
十億臺幣放在縣政府門口停車場
前面拉一條布條
上面寫著
苗票縣長瘤正黑炒地皮賺來的十億元
布條、現金都對了
我們就會派人去拿
你不要裝笑維
兒子的命在我們手上
十點整
遲一分鐘我就會在他另一腳再開一槍
我們不會再聯絡
時間到了錢對了就會有人去領
不要讓我們再打電話“

第二天早上十點
苗票縣政府前用十億新臺幣堆成的台灣經濟奇蹟
讓圍在線制線外湊熱鬧的群眾興奮的不得了
一個警官跑進了縣政府內
對現警察局長說
“局長,我問了好幾個人,都是看到網路留言
說縣政府有要發現金
叫大家來領
所以現在才會這樣
有些人甚至是台北天龍國跑來的”
警察局長一個頭兩個大
緊張的滿身大汗
拆老百姓的房子他功夫一流
不過遇到這種刑案他真不知道怎麼辦
那堆錢裡面放了許多偵測器
本來是打算綁匪來拿錢就可以追蹤他們
但是現在看來似乎綁匪另有所圖
十點過五分
一台貨櫃車大鳴喇叭直直往縣政府衝來
兩個大塊頭跳下車
一個戴綠巨人浩克面具、另一個是鋼鐵人
打開貨櫃
從裡面開一臺推高機下來
把十億綑起來
把錢堆上車
動作又快又流暢
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但是警察有令讓他們離開不得阻擾
刑事組已經準備好跟蹤他們了
何止刑事組
霉體SNG車也跟得緊緊的
貨櫃車快速開上高速公路
後方跟蹤車隊又長又混亂
在台中下了交流道
往逢甲夜市開去
在不寬敞的道路上停了下來
貨櫃車上面自動打開
突然一棟大樓上面垂下來一條鋼索
工程用的吊臂把錢都拉了上去
十億元吊在半空中就停住了
整條街道都被塞住了
雖然逢甲夜市本來就長年處於塞車狀態
但是這樣被故意堵住還真是難得一見
圍觀的群眾越來越多
突然間那堆錢爆開來了
十億元變成雪花飄了下來
群眾大樂紛紛擠上前去搶
亂成一團的狀態中
浩克、鋼鐵人早就不見蹤跡

苗票縣政府裡縣長電話又響起
“復仇者聯盟感謝流縣長您的贊助和配合
雖然您平時作惡多端
而且幹的多是生兒子沒屁眼甚至絕子絕孫的壞事
但是因為您的幫助
我們終於做到您崇拜的共產黨的均富理念了
多謝瘤縣長
您的公子我們把他放在他應該在的地方
您老家東南方大約七公里處有間豬舍
他正跟豬兒們快樂的生活著呢!”
警方快速趕到把奄奄一息的瘤公子緊急送醫
劉家人也趕往醫院探視
就在此時
瘤家被列為”滑稽“的不需要拆除的老房子後方突然燃燒起來
救火車火速趕到
在瘤府門口守衛的警察一邊疏散瘤家人離開
也對消防隊員起了疑心
”你們怎麼可能這麼快趕到“
一個領頭的隊長對他大叫
“白賊二,是我啦!我阿義啦“
警察看到熟人才安下心來
消防隊員對他說
”我們十分鐘前接到報案,說縣長老家起火了
就趕過來了
有看到什麼嗎?“
白賊二說
”剛剛屋後突然燒了起來,我也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你知道的嘛~我只會甩嘴皮子引經據典
或者承諾些我不可能做得到的事
再來就是訓練白海豚轉彎
其他的事我就不太會做了“
兩人說話間
其他消防隊員把火撲滅了
看起來有人丟了莫托洛夫雞尾酒



















企圖要燒掉瘤公館
但是看起來威力不大也沒丟準
只在外牆上留下一片焦黑
這時進入屋內查看的消防員中突然有人大叫
”有炸彈!屋內有炸彈“
白賊二一聽之下火速逃走把所有人拋下
叫阿義的消防隊長不得已只好指揮所有人撤離
一陣混亂後終於有人想到打電話報警
苗票警力都被調去辦縣長公子綁架案了
拆彈小組最近的也在台中
等到拆彈小組趕到
天已經快亮了
拆彈人員著好裝備正要進入
房子裡跑出兩個制服警員大叫”快臥倒炸彈要爆炸了“
穿的像相撲胖子的拆彈員很高興地被他們一邊一個抓著
快速的退了出來
兩個制服警察出來後
迅速坐上一輛開過來支援的警車走了
現場指揮警官想到”那兩人是誰“
你看我我看你沒半人知道
”全部上車把人追回來“
這時在封鎖線另一端
也就是縣長老家的後面出現一輛車
是縣長公子的大黃蜂
大黃蜂停下來走下兩個人
不是蝙蝠俠跟蜘蛛人了
兩人戴着雷神索爾與鷹眼的面具
從行李箱拿出RPG













所有人都驚呆了
有人問要不要開槍
還沒人回答索爾就發射火箭了
縣長老家中彈
爆炸聲讓所有人都臥倒找掩護
索爾跟鷹眼再射一枚火箭
然後在爆炸煙霧之中
復仇者聯盟所有人都消失了
留下苗票歷史上最會拆人房屋炒地皮的瘤正黑縣長老家的斷垣殘壁

在醫院急診室外等待兒子急救的瘤縣長臉色鐵青的聽完電話
親信報告老家的狀況讓他一身冷汗
牠所有資料文件海外祕賬都藏在老家臥室旁的更衣室秘密保險庫裡
那兩個假扮警察的在裡面那麼久
不知道會不會.....
還好現金是藏在縣政府裡頭
昨晚幫他管帳的阿文半夜打電話給他
怕中央特警來到苗票幫忙時 藉機搜查縣政府裡面
就他把所有藏在縣政府資料室後面的秘密金庫的幾億元都領出來
阿文派一個司機開一輛大台的Range Rover 來
後座已經改裝成一個大保險箱了
由那個司機把錢搬進車裡面
把車開進地下室停車場
然後走上來把鑰匙交給他
這樣一來萬一有人真的開始搜查縣政府
他可以隨時把錢運走
不然也可以抵賴說不知道是誰把錢放在地下室裡.......
這時瘤縣長突然想到那群綁匪不斷的說什麼復仇者聯盟
那到底是什麼
牠叫隨從中一個比較年輕的
從電腦點出來給他看
看著這張照片
他突然想到那個阿文派來的年輕人把手機遞給他時
手機的桌面照片好像就是這個叫黑寡婦的女生



















牠一身冷汗
趕緊打電話回縣政府
警察回報情況一切正常、沒人出入
車輛都管制而且封鎖出入口了
除了剛剛一小隊支援警察撤走之外
沒有任何情況
瘤正黑縣長心頭一緊
趕緊吩咐備車趕回去看
還好車子完整無缺的停在停車場裡
他斥退左右
自己打開車後一看
他差點暈了過去
裡面是阿文
專門幫他洗錢管帳的阿文
被綁的像肉粽般躺在車裡
錢當然全沒了
這時他知道那些被他強拆房子、強挖田地的農人的絕望痛苦了

第二天所有新聞頭條都是瘤縣長偷渡逃走
目的地應該是世界最強盛的國家-----中國
一個貪官污吏最熱愛最嚮往的國度!






























復仇者聯盟成員在機場舉杯說再見
贓官的辛辛苦苦賺來的民脂民膏他們用來放空股市
除去各自酬勞
本金(搶來的那些)平均捐給台灣各地偏遠鄉區的慈善機構
復仇者聯盟就此分散開來
心裡希望馬陰丸惠帝做越久皇帝越好
台灣貪官越多越好
他們才有下次演出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