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7日 星期四

20131111---勇氣





上周節目的遺憾
沒有介紹到這首好聽的台語歌
潘麗麗的流浪的黑貓姐
都是Koby那個豬頭害的
不寫清楚一點
今天節目一開始就來彌補大家
讓大家聽到這首好聽的歌


在大都市奮鬥的鄉下小孩們啊~
出去打拼努力賺錢是好事
年輕人有志氣應該被鼓勵
但是都市生活並不是適合所有人
如果發覺自己出外無論如何實在不能適應
那就回家鄉
只要不要待在家裡吃軟飯當媽寶
做自己喜歡的工作
人生會比較快樂
現在很多媒體報紙很愛說年輕人不能吃苦....
其實不對啦
吃苦當做吃補的年代已在我們父母一輩的努力之下過去了
我們父母一輩子吃苦、奮鬥成功的讓台灣富裕起來
如果我們年輕這一輩還要吃苦那不是代表前一代的努力沒有成果
我認為正確的說法應該是
這一代的年輕人可以依照喜愛、興趣來選擇人生道路
而只要年輕人打心裡喜歡
多大的苦他都願意吃、願意承當 
 而不是像以往的長輩的時代
不管你喜不喜歡
不做就要挨餓
台灣很多角落需要年輕人
在大都會裡我們可能只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
但是在家鄉
我們可能發揮極大的作用、做出極大貢獻也不一定
重點是你要喜歡自己的工作
而不光是為了五斗米折腰
就像台南千百間小吃
你去問小吃店老闆
他的料理為什麼會這麼好吃
不會是有人會告訴你,因為他想要賺大錢才來做小吃的
他們一定是喜歡做自己在做的事
(有些人、有些店可能已經堅持了兩代三代)
天天做同樣的小吃
如果是為了錢
他端出來的東西就不會那麼好吃啦
喜歡做
做出來就好吃
就會賺錢
如果心念相反
是想要賺大錢所以來做
做出來的就不會是  可以傳承百年的美食啦

而堅持做些事情 
需要熱情
需要勇氣
勇氣就是我今天要說的故事

-------------------------------------
上禮拜說到阿扁收拾李登輝時代之後留下的金融、銀行業的爛攤子
其實阿扁矯正國民黨多年執政最大的弊病是黑金治國
時間才十多年而已
大家是不是都忘了
沒關係
我來幫大家溫故知新
國民黨統治台灣多年
那個黨爛得要命
台灣有能力有水準一點的人不是出國就是不理會政治
能夠在國民黨內混的
不是連戰這種除了自己利益之外什麼都不在乎的官僚
就是在各個地方的派系人物
說派系
其實就是黑道啦
民主開放的初期
國民黨為了鞏固政權就跟地方派系合作
只要支持國民黨掌權
派系在地方上幹什麼狗屁倒灶的事、
政府就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結果就是越來越誇張的黑金橫行
社會風氣糜爛的傳聞
我先說幾個故事來形容當時社會又誇張卻又絕對真實的情形

以下是當時的故事
而那些權傾一時、如日中天的當事人他們的下場
幾乎通通都是跑路去了
真是搖擺沒落魄的久
那時候很多家族被報紙媒體稱作中霸天、南霸天
其中在中部有個號稱霸天的家族
我沒說名也沒說姓 
不要對號入座
那個家族家裡擺桌歡迎政治人物來玩麻將
玩多大呢?
注意聽哦
一百萬底
一底一百萬
所以只要一圈 可能就是幾千萬的恐怖金額 
一晚上就是幾個億的進出
你說政治人物怎麼受得了
嘿嘿
那些立委、議員贏了立刻拿錢回家
輸了的話簽字就好
那些霸天會處理債務
不需要還錢
但是以後要幫忙處理一些“小事”
真的很小啦
比如說某些機場捷運線啊、某些遊樂園、某些發電廠啊
已經開標完成
是國外的知名大公司已經得標確定的案子
都能翻盤重新開標
再來一次
讓一些完全沒有能力經營的公司就是能夠敗部復活、搶標成功
就跟最近賴素如的太極雙星一樣
你覺得今天這種現象誇張
當時是現在的一百倍一千倍誇張

還有一個是南部的一個霸天
好像是幫白副總統取外號的那個
當時開了間銀行
我說
一個銀行老闆要亂搞要從銀行搬錢
也花點腦筋
手腳做得漂亮一點
比如說公司職員薪水入帳
每個人戶頭多個十萬八萬
然後再偷轉出去之類的
被捉到再說是烏龍轉賬就好了
反正監聽立法院都可以說是烏龍監聽了
烏龍轉帳很奇怪嗎?
不知道以後會不會出現烏龍強姦、烏龍殺人、烏龍搶劫
在馬政府執政之下什麼都不奇怪了~
反正這個南霸天進銀行金庫搬錢
是真的照字面上這樣子硬幹
命 令 職員、保全把警報器關起來
然後帶人直接走進金庫把錢一布袋一布袋搬出來
不蓋各位
就像好萊塢搶匪電影一樣
一袋一袋的現金就這樣搬走
在場的銀行職員臉都綠了
第二天立刻辭職逃回家鄉
連薪水都不敢拿
就怕被當作同夥的
一起抓去關

說這些要讓大家恢復記憶
知道當時社會有多誇張多惡劣
要進入最扯的劇情了
在台灣最南端的屏東
一個叫做鄭太吉的屏東縣議會議長
一個不折不扣的大流氓黑道老大
因為拉下蘇貞昌縣長有功(威脅、恐嚇、栽贓、買票什麼都來)
讓當年風頭不輸給瘤正紅的 伍澤元 當上縣長
(伍澤元最感人事跡則是花了幾十億公款
 蓋四汴頭抽水站,
啟用二十秒之後宣告報廢)

因為功在黨國 
越來越囂張、越來越猖狂屏東縣議會議長鄭太吉為了賭資之類的事情
(他有句名言:過了高屏溪殺人無罪!)
把一個人(鐘源鋒)從他家裡拉出來
不理會他的母親跪在一旁苦苦哀求聲中
行刑般的開了幾十槍
很噁心很恐怖對不對
親愛的聽眾你會想說
那第二天警察會開始查案逮補犯人
全面通輯鄭太吉
霹靂小組重裝上陣
警匪開槍對決
最後壞人伏法
正義得以聲張
你是不是這樣想?
我告訴各位
當時的情況是
沒有啊!沒有人死啊!天下太平啊!台灣人幸福指數亞洲第一啊!
跟中國時報的報導的六四天安門一樣、沒死半個人啊!
當時的黑道囂張到可以叫警察局長到議會甩巴掌
可以一手遮天到無法無天的程度
命案發生三天
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一切平靜
老大們花天酒地、酒池肉林
快樂的不得了
平民百姓敢怒不敢言
正腐依照國民黨傳統跟今天一樣進入腦死狀態

但是有人就是不怕死
有人就是不肯說算了算了,
有人就是不懂得  明哲保身 
上禮拜我說過你聽到這種形容詞的
不肯閉上嘴、
不願意惦惦把人格當垃圾丟掉求取富貴榮華的
不肯學自由派教授拿風骨換行政院長官位的
不用猜你就知道是民進黨的啦
當時嘉義有個立委叫做蔡氏淵
他知道了這個慘案
他決定要挺身而出、為正義發聲、為一個不甘他的事
甚至完全不認識的人發聲
就因為他認為這是錯的!
就因為他拒絕向惡勢力低頭!

你會說立委出來講話
開個記者會很簡單啊
現在看很簡單啦
但是當時的風氣之壞、氣氛之恐怖
不是沒經歷過的人可以瞭解的
當時連檢察官都有被開槍送進醫院的
你以為立委很大嗎?
有立委身份就是金剛不壞之身嗎?
不是的
尤其這位立委不是活在台北天龍國這種警察多的要命的地區
他是住在嘉義
當時嘉義的風氣恐怕不比屏東好多少
而嘉義當時早就有別的黑社會大哥因為別的事
嫌蔡氏淵白目 、多管閒事
放話要給他好看
而鄭太吉人面極廣
什麼地方都叫得到人的
而且更要命 的是
蔡立委當時妻子去逝沒多久
家裡剩下他跟一個幼子才十來歲
處於很尷尬的年紀
他小孩曾經跟他大鬧
“我已經沒有媽媽了!我不想爸爸又沒了!
我不想當孤兒,現在是甘你何事?
你不要那麼假會好不好”
(妻子過世後,
蔡式淵曾暗自決定「從此不再做太讓家人擔心的事,」
因為一旦將個人陷入危險狀況,「對家人是很殘酷無情的。」)
但是蔡氏淵看到社會沒人敢說話時
就決定要挺身而出去揭發這件事了
無論如何他就是要讓正義得以伸張
他把兒子送到哥哥家去
然後在案件後第三天
他在國會殿堂中質問當時的法務部長
那位部長叫什麼大名呢?
馬。英。九
是的
就是現在這位禍國殃民、倒行逆施的混蛋
當時馬英九擔任法務部長
他最有名的功績就是讓犯人刑期滿三分之一就可以假釋出獄
而這些因他德政出獄的優良受刑人當中就有一個叫做陳進興
後來犯下無數大案
殺了很多無辜的百姓
其中有一個可憐的小女孩叫做白曉燕
她的母親現在則是馬英九的國策顧問
跟馬英九的交情好得不得了
真是可喜可賀!


回到鄭太吉槍殺案件來
蔡氏淵立委質詢馬英九法務部長
“屏東縣內發生如此令人髮指
在母親面前將兒子斃掉的槍擊事件
議長鄭太吉涉嫌其中,你知道不知道?“
這位馬英九部長當時還沒練成不要臉的不粘鍋神功
名言“我看報才知道”當時還沒開始拿出來用
他一臉茫然的說他完全不知道
但是他答應交代調查局快速查辦
就這樣
呆滯到幾近昏迷的司法系統終於動了起來
報紙媒體也才因為這個質詢開始敢報導涉案的人是鄭太吉
在社會壓力之下
終於將鄭太吉逮捕到案
審判後惡貫滿盈、伏法槍決

這就是國民黨統治之下的台灣曾經的歲月
這就是阿扁上台前的社會
然後呢?
阿扁執政後呢?
黑道呢?黑社會議長呢?派系開槍殺人呢?
我不敢說沒有
但是類似剛剛敘述的囂張、肆無忌憚、跋扈、可怕
自阿扁上任後就慢慢消失了
因為沒有政府在背後撐腰
再蠢的黑社會也不敢公然挑戰公權力
只要執政者有心
那社會的秩序就會上軌道
更何況阿扁任命的法務部長不是每天在做夢的馬英九
而是嫉惡如仇的陳定南
聽到這個名字還不知道怕那也真夠笨了
總之在阿扁時代
有好多事物我們不知道有多珍貴
現在馬正腐 亂舞、亂欉
阿扁的政績就一件一件被凸顯出來
而馬正腐越來越智障的執政中
活在現在唯一讓我們覺得欣慰的
就是台灣人的堅持與勇氣依然令人動容
我在說什麼事呢?

先來聽馬來西亞的梁靜茹小姐的成名曲-----勇氣
感謝民進黨千千萬萬堅持原則、不顧性命的勇敢前輩
展現給我們看作一個人該有的典範!



-------------------------------------------------
現在的台灣人有什麼可以開心的呢?
大家記得那位手上抱著小孩還是把鞋子用力扔向畜生的媽媽嗎?
大家覺得很爽很痛快對不對?!
但是這些勇士不是不需要付出代價的
馬陰酒這個告正腐一個都沒有放過
用公權力通通起訴
(當年對阿扁嗆聲的有一個被起訴嗎?沒有!一個都沒有!)
阿告告人效率一流
跟阿告的昏迷施政 呈現絕對相反的高速

那位媽媽被起訴
民間司改會打電話給曾威凱律師,
詢問是否願意幫這名抱著小嬰兒、向馬總統丟鞋但未丟到的仙杜拉媽媽(化名)辯護
(仙杜拉就是童話灰姑娘的女主角的名字)
曾威凱馬上答應,沒多久仙杜拉媽媽打電話來,
聊完案情後問:「曾律師,那費用是?」
曾威凱回答:「妳已經付了律師費」、
「在妳丟出妳的鞋子的時候,妳就已經付了我的律師費。」


啊~多麼感人的對白!
唉~多麼悲哀的正腐
我們現在處於一個最黑暗的時代
但也是一個最光明的時代
我們處在 雙城記那本書所描述的大革命即將來到的時代
放一首歌跟節目開始時放的“流浪的黑貓姐”相呼應的歌
林強的向前走~
台灣人
雖然馬阿告的政權如此下流、濫權、可惡
但是只要秉持信念、鼓起勇氣
歷史在在告訴我們暴政必亡
與大家一起來聽台灣年輕人的自信與樂觀
向前走啥瞇籠不驚


已於20131111播出
王議員說的永遠比我寫的好聽!
https://www.copy.com/s/OR1gvHAm27EG/131111cafe-.mp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