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2日 星期六

從電影看學運



我們今天要講電影
有沒有搞錯
國難當頭還講電影?
就像有些白癡對學生吼叫“回去讀書”
我說
國家都沒了,還讀個屁書
先不講民主法治大道理
以利益的角度看
大量426一進入台灣
你的薪水會無限地往下掉
因為你本來要跟兩千萬人競爭
現在要跟十億人競爭
你覺得自己前途很光明?不要天真了
(台灣薪資水準為何退到十五、六年前,因為跟中國靠近就會被拖累)

但為什麼現在要看電影
因為電影就是人生啊!
電影就是學運啊

先看Kano 
一群學生在絕對不可能的情況中

同心協力
彼此幫助
互相扶持
終於得到所有觀眾
甚至是對手的敬重
甚至是尖酸刻薄的記者完全的折服
從此來看
電影和現實立法院的學生有什麼不一樣
嘉農學生從沒有贏過一場
甚至沒有拿過一分的人人嘲笑的萬年大爛隊
歷經一天又一天的艱苦練習
終於從台灣進軍甲子園
奮戰精神贏得所有人的尊敬
日本高中棒球當局甚至特別準備了一面『 準 優勝獎牌』
(在嘉農之前,沒有這種東西,獎牌只有冠軍有 ,第二名以下沒有)
但是為了Kano破例打了一面
讚揚他們打到全日本高中棒球隊的第二名
第一名反而被冷落

相對我們來看
林飛凡、陳為廷 是突然出現
突然從學校衝出來
突然從研究室跑出來
輕輕鬆鬆的就號招幾萬人殺進立法院的嗎?

不是
馬正腐的倒行逆施又不是今天開始的
之前大埔事件、士林王家事件、美麗灣事件、中國狗官來台事件
(真的完全想不起來那個狗官的名字,
我只記得警察損毀國旗、
亂打示威群眾、
狗官所到之處全面戒嚴)
一件又一件傷害民權、鉗制民主、破壞自由的馬正腐罪行
讓這群學生(主要是黑色島國青年陣線成員)對於政府的罪惡徹底理解
領悟到這個政府有多腐敗有多反動
他們在一次又一次的官民衝突中
學習如何行動
如何對抗公權力的不當使用
也經歷一次ㄧ次的挫敗
士林王家被拆、
大埔農地被毀、
張藥局被強拆、張大哥被謀殺
馬正腐多少罪惡滿盈的卑劣行徑傷害這群年輕學子的心靈
甚至更惡劣的司法無恥囂張的直接迫害他們
但是這群年輕人就像Kano球隊一般
不樣想著贏,要想不能輸

他們這群人更偉大的是
他們不但沒想過自己的輸贏
他們發揮大愛的精神想著那些弱勢族群不該輸
他們更想著台灣的民主不能輸
(有些藍嘴刻薄的說,
他們這樣做是為了出名
雞排妹講的更好“要博版面我全裸就好了”
為了要出名來做學運會不會太累了一點)
這些領導學運的學生們個個身上都背負着官司
馬正腐寧殺錯絕不放過的優良国民黨傳統精神在此表露無遺
但是就像国民黨歷史一樣
国民黨的一切作為都是由馬英九這種腦殘在指揮的
一切的“亂污亂欉” 只有激起更大憤怒
人民總是會鼓起更大勇氣來反擊
國民黨永遠都是輸家
歷史告訴我們
愚蠢、殘暴、又貪婪的国民黨永遠會輸

而Kano雖然沒有打出逆轉全壘打獲得最後勝利

但是就像安達充(日本最有名的漫畫家之一)的大作“鄰家女孩”的對白
“甲子園的優勝旗只是附贈品而已
比賽真正的目的是
學到運動員奮戰不懈、絕不放棄的的精神
如果目的搞錯了
就失去打球的意義 了”
(大意如此,字眼不太正確)
太陽花學運的目的並不只是退回服貿而已
更重要的是
台灣人為民主、為自由、為國家奮戰精神的薪火
已經傳承到年輕一輩的心裡了

另外提兩件事
第一
国民黨狗官們說
“這群年輕人之所以搞學運就是因為他們害怕競爭”
錯了
這群年輕的領導者其實是最不會被服貿傷害到的
服貿如果通過了
這群年輕人其實是最有競爭力和中国來的低價競爭對抗的
因為他們是台灣素質最高的一群
看這群大學生有人可以同步翻譯各國語言、
這種能力在世界哪個地方都吃得開吧!
同步翻譯.....你做的到嗎?
有人去念哈哈哈哈哈哈佛大學七、八年
還一天到晚講錯英文(更慘的是還很愛講英文)
講錯了就說是外國人聽錯了(人家外國人耳朵又沒鹿茸)


還有如果我有開大公司
我應該會請林飛凡、陳為廷來當任高級幹部
這種可以動員上千人的協調、管理能力
相當於一個師長以上的戰鬥力了
從無到有的大量補給來支撐數千人的食衣住行
以及得到各式各業、數以千萬計的外援的宣傳力
你從這地方看就會了解他們的智慧、勇氣、執行力
這些人不是為他們自己的前途而站出來反服貿的
這些人是為了會被馬陰狗害死的勞動階級、中產階級而站出來的
你摸摸自己的斤兩
如果你不是超級專業人士
如果你沒有擁有高度技術在身
你最好祈禱上帝保佑讓這些學生會贏
不然你的生活一定會被馬狗毀滅

看了Kano還有一個地方要注意
國民黨為什麼要篡改歷史、要不斷詆毀Kano 
因為国民黨做不到八十年前日本人作得到的工程
就像馬英九完全做不到阿扁的政績
不論是嘉南大圳的這種亞洲第一的世界性工程
滋養嘉南平原、造福無數人民
還是征服甲子園所有球迷
從內心教育學子,
培養下一代勇敢堅毅的靈魂的動人內涵

国民黨通通做不到
国民黨僅有的就是馬英九這種人的傲慢、無能、愚蠢


我要在廣播中放這首五佰的王道
這首歌氣勢磅薄
第一段歌詞
人生的路 我就是英雄
別項的角色 對我沒路用
赤焰的事 真是好平常
兄弟在身邊 攏是好膽量
驚破你的心臟 我是王中之王


就像Kano球隊的球員們一樣
今天台灣的少年家
就是這樣驚破你的心臟
以王中之王的魄力振奮台灣的靈魂

第二部我們要看的電影是三百壯士
斯巴達戰士對抗波斯帝國入侵的故事
現在上映的是第二集
幾年前的第一集講的是
斯巴達國王帶領三百個士兵在溫泉關對抗一百萬波斯大軍的故事
那畫面我們光用想的、就覺得極度不可思議
三百個士兵對抗一百萬
怎麼打?
怎麼可能贏?
依照懦夫九妹的想法:
做不到啦!
投降算了!
回家去裝死吧!
波斯王答應我們投降的話就會讓我們享有榮華富貴.....

但是斯巴達人想都沒想過屈辱求生
他們唯一的答案就是 光榮奮戰到死

那群衝進立院的學生們像不像斯巴達英勇的三百壯士
在國家生死存亡之際
敵人的千軍萬馬在內奸無恥的配合之下
正要一步一步的闖進國門
他們人數雖少
卻從來沒有怕過政府機器的龐大惡勢力
(林飛凡、陳為廷一開始的戰友人數是幾十個
不是幾百也沒有幾千
這學運過後如果有人問他們
我想他們應該會承認
他們從沒有預料到會有五十萬人
源源不絕的來共襄盛舉、加入戰局)

波斯帝國進軍希臘燒毀了雅典
就像中國共產黨今天毀掉澳門、香港一樣
如果我們讓他們贏了
我們台灣人的一切將被徹底的消滅
不論是
我們民主自由的生活
我們歷經數百年種族融合而成的文化
我們幾個世紀以來的先人奮鬥的歷史
都會被一一消滅殆盡
讓我們台灣人將永遠做他們中國人的奴隸

而在這最沒有希望的時刻
這群斯巴達大學生戰士不顧一切
佔領住立法院這溫泉關
他們豁出去一切
不讓邪惡的敵人越雷池一步

只是國民黨比波斯帝國更可怕的是
国民黨根本是小孬孬
不敢在戰場上明著對幹
只敢在台面下部不斷的施以小動作
用媒體醜化學生說他們是暴民
結果這群學生又有秩序又有禮貌
走路還拉線分隔、左右分開、糾察隊指揮
比捷運還整齊還乾淨
甚至有議場內的醫生幫生病的警察看病
原來台灣的暴民是會幫人看病的
幹!中天這種只有白癡才會呆在裡面工作的支那電視台

接著国民黨能幹的是什麼呢?
派些小屁孩飆車族拿著西瓜刀來外圍恐嚇、叫囂
被逮住了就嚇得像小BABY
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明天又有白狼要帶黑道進去鬧事
國民黨~
啊~幾十年了
都快一百年了
還是不長進
還是只有這種賤招

但是最厲害的還是馬英九、江宜樺的招數
第一招叫廢話
說要去和學生對話
結果廢話滿嘴
你光在電視機前面就快被他氣死了
還好我沒在現場
不然拖鞋就飛過去了
你上課就靠這招廢話拖時間就對了
難怪你學生看不起你嘛
幾十公尺的路被抗議人潮堵成要走幾十分鐘才走得到
結果開口問候就講了三分鐘
你有病嘛
而且這傢伙真是要來”對話“的
不是解決問題
只有對話-----
『對』付學生一切要求都用廢『話』應付
其他什麼都不想鳥你
那你他馬的來幹嘛
行政院長上班就這樣說廢話浪費時間的
難怪馬政府施政爛到掉渣什麼都做不好
因為時間都用在說廢話還有吃太陽餅、吃屏東蛋糕

第二招叫拖字訣
馬英九就離開台北四處旅遊、鬼混
(賴神直接發公文請牠不要來台南,留在台北處理國事!
結果馬卡茸跑去新北找茱莉輪聊天 說屁話)
拖到不行了就開會
自己開會給自己聽
完全是一組廢人拖時間說幹話
後來想想這樣不行
就想到要嫁禍給王金平
叫王金平來要把責任丟給他
他打電話給王金平
電話內容可能是這樣
“金平啊!雖然去年我有叫人搞你
但是你不要放在心上啦!
反正我也沒搞到
這樣啦
你再給我一個機會
我繼續搞
你再給我搞,好不好?
學生就交給你處理了
搞定了功勞就是我的
搞不定我會發動所有藍霉鬥臭你”

王金平老狐狸闖蕩江湖一生
當然知道這九啪總統就想 “挖康”給他跳
這個”馬帶賽握手衰小病毒“能不要碰 最好絕對不要碰
ㄎㄜ ㄎㄜ
”不好意思!你自己的大便自己擦!恁北我並不想理你“

馬英九被打臉之後
祇好拖字訣繼續用下去
期待天龍國又冷又濕的天氣能夠逼走學生
但是沒想到台灣人的熱情遠遠超越馬正腐的冷漠無情
現場便當、飲水、睡袋、棉被什麼都有人免費提供
源源不絕的後勤支援
立院裡外的太陽花戰士們比溫泉關孤立無援的三百壯士狀況好太多了


最後一段來引用一部老電影的對白
小子難纏第三集(Karete kid) 

不是成龍拍的那一部, 那部難看死了
我說的是日本老人教導美國小孩空手道的充滿禪意的故事
這電影的最後
好人和壞人在空手道大戰最後決賽中
壞人把主角打倒在地上
那男孩痛得要命
不敢再站起來
他的日本老師過來鼓勵他
他幾乎哭著說“我不要打了、我不敢打了、我想放棄了....."
日本老師大聲告訴他
“打輸了沒關係
但是你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不可以不可以絕對不可以輸給自己的恐懼”

這是在跟這群年輕學子說的話嗎?
這是告訴台灣所有做父母親的

吳念真說過一段話
我們這一代除了給下一代富足的物質生活之外
還給了他們什麼?
我們自以為做得更多
其實我們所做的是不是剝奪小孩的未來而已呢?
看看這群偉大的年輕人
我們是不是應該慚愧
這麼多年來的民主前輩奮鬥
不就是為了讓下一代不需要在現今天這樣上街頭抗爭呢?
結果今天他們居然代替我們來做我們應該做的事
而在這種狀態中
我們是不是還抱著似是而非的理由
要小孩回學校唸書
不要管政治
這樣教小孩是正確的嗎?
服貿一過
台灣小孩唸書念多好都沒用了
台灣的父母親們
你們現在不鼓勵孩子出來衛自己前途奮鬥
抱著沒必要的恐懼
而且要你的小孩跟你一樣輸給自己的恐懼
那才真的完了

最後再以電影對白作為結語
非常經典的反抗政府巨片”V怪客“裡說的
人民不應該懼怕政府
是政府應該懼怕人民

台灣的馬正腐現在正躲在棉被裡嚇得發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