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4日 星期四

甘地、絕食、林義雄


林義雄先生展開禁食
一個什麼官位都沒有、什麼權勢都不要的『普通人』的禁食行動
讓馬正腐(在太陽花學運中已經魂飛魄散的馬正腐)
嚇到不知所措
馬英九胡說八道是意料中的事
(馬英九不說廢話就只能說謊話了,不然呢?)
而被他傳染到愚蠢病毒的江宜樺教授院長也不斷說白癡話
江宜樺說
『請林義雄先生不要用自我傷殘的的方式來達到訴求』
網路上立刻有人打臉,賞江教授一大耳光
『原來甘地一生的行為是自我傷殘』
我看了之後先笑
轉念想到現在人知道甘地是何方神聖嗎?

基本上來說甘地的一生就是
神明以人的姿態行走於世間的範例
甘地前期的歷史就不多說了
想知道自己去孤狗
基本上就跟林飛帆、陳為廷一樣
年輕時就投入民權運動
先在南非後在印度
一生都奉獻給國家
用來對抗日不落帝國大英帝國的殖民統治
爭取印度人的民權
在梭羅的不服從學說和印度教教義的啓示之下
甘地領導人民實施世上最輝煌、最驚人的和平抗爭
終於讓印度獲得了獨立

我要說的就是甘地人生最後一次絕食的故事
在甘地領導的不合作運動的壓力下
英國終於認輸,放手讓印度獨立
但是狀況突然變得非常危急
爭取印度獨立的印度教徒和回教徒
一路合作的好夥伴、數十年一起奮鬥的好兄弟
好像從沒討論過在建國之後的計劃似的
回教徒領袖堅持印度一定要分割成兩個國家
無論如何都要立刻切割
那個割法又是完全沒有根據的亂切亂分
(地圖黃色為回教地區,右邊是今天的孟加拉,左邊是巴基斯坦)
數千年來回教徒、印度教徒混居在一起
根本沒有所謂界線
現在在地圖上劃一條線
就把兩邊分開
然後宣佈回教徒離開印度國土
印度教徒必需離開回教國土
結局就是數以千萬計的人民攜家帶眷、背着少少家當
在極度混亂中走向完全不知目的的旅途
結果當然其慘無比
不知道多少萬人莫名其妙的死在路上
而沒有拿傢俬離開家鄉的人
也開始對鄰居的異教徒展開報復行動
印度教徒殺回教徒
回教徒殺印度教徒
腥風血雨就此降臨印度大陸上
而其中最嚴重、最可怕的地方就在加爾各答
加爾各答相當於美國的紐約、巴西的聖保羅、中國的上海
不是首都卻是該國最大都市
加爾各答當時人口估計是兩百萬
這個地方開始發生暴動
就讓其他地方的屠殺看起來像是小孩子在玩家家酒
在這極度混亂、數以萬計的生命已經失去的絕望時刻
一個矮小的老頭宣佈他將開始絕食
除非動亂平息、和平來到
否則他將絕食到死

奇怪的事情就此發生
不對
應該說
神蹟發生了
在這惡魔撒旦宣佈接收的城市裡
回教徒、印度教徒在每條街上、每個角落互相殘殺的時候
人性的善念居然在最黑暗的這一刻開始發光
沒有人知道到底消息怎麼傳遞出去的
1940年代的印度
沒有網路、沒有電視、沒有CNN、沒有手機、沒有狗仔隊、沒有八卦雜誌
有報紙但是百分之九十八的居民是文盲
有收音機但是絕大數家庭沒有電力
總之
沒有人知道到底消息如何傳遞的
但是很快的城市裡的每個人都知道了
『聖雄甘地正在絕食』
每個印度人打從心底敬愛崇拜的甘地展開絕食
除非暴動停止
否則甘地將不會停止絕食
一個又一個的團體呼籲停止殺害自己的鄰居
一支又一支的守衛隊開始在街上巡邏
勸止任何的暴力行為
一個接著一個有頭有臉的士紳人物、宗教領袖
紛紛來到甘地床前
在奄奄一息的老人面前懺悔認錯
向甘地保證一定不會再有任何傷害異教徒的行為
就在此時   
一個回教徒拿著一把沾血的彎刀走了進來
將刀子拋在甘地床前
跪了下來
他說 
『我十歲的兒子在街上被人殺了
我發狂似的拿著刀四處找印度教徒算帳
不知道殺了多少人了
現在
只要你停止絕食
我願意接受你任何逞罰』
甘地連坐起來的力氣也沒了
他慢慢轉過身子把手放在回教徒頭上
氣若游絲的說
『我給你的懲罰就是
去找個父母都被殺害的印度教小孩
把他當作你兒子扶養長大』
回教徒再也忍受不住, 抱住甘地放聲大哭

就這樣
神蹟降臨人間
印度恢復平靜
大屠殺在情況更糟之前被阻止下來
愛因斯坦說
『後世的人類將會懷疑有過這樣不可思議的血肉之軀曾經存在這地球之上』

但是
我知道台灣人不會懷疑的

台灣有這樣一個人格者
一個願意為信念犧牲生命的勇者
他曾受過人間最可怕的磨難
他曾經歷過人性最黑暗的迫害
他曾經在不見天日的牢獄生涯中傷心痛苦
但是當他恢復自由時
他告訴台灣人要堅持善良、要相信光明、要無畏邪惡
而且身體力行他的信念
告訴我們
堅守原則比服從慾望重要
追求真善美人生比享受榮華富貴重要
勇敢持續的行動可以改變一切的不可能
我知道台灣人會確信
台灣有這麼一個不可思議的血肉之軀
我知道
而且我希望世世代代的台灣人都會記得他的精神和他代表的意義!


@所謂聖雄不是聖人般英雄的意思
印度文中聖雄是
偉大的靈魂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