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2日 星期一

仰之彌高的李總統演講文

把老仙角的演講放上來請大家欣賞
九十一歲的身軀前往日本發表如此深度的演說
哲學層次修為之高
世界局勢的廣度認識
人文涵養的豐富
還有求知若渴的活潑心念
台灣有過這樣的領導人真的是天佑台灣!
像現在這隻........唉~
是不是台灣人做錯什麼惹惱上帝?
才要這樣逞罰台灣!

總之請大家拜讀這倆篇深度、廣度都引人入勝的好文!
未來的世界與日本
李登輝 二〇一四年九月廿日 大阪
日本李登輝之友會的中西輝政副會長,執行委員會的辻井正房委員長及諸位委員,還有蒞臨會場的各位,晚安!今天受到日本李登輝之友會的邀請,睽違五年再度訪日,能夠向這麼多與會來賓發表談話,感到非常榮幸。而且,內人與兩個女兒今天也來到會場。我決定到日本的時候,兩位女兒認為「父親與日本的緣分這麼深,卻連一次也沒有陪父親赴日」,所以九十一歲才帶著女兒來到日本。
七十年前,我在京都帝國大學唸書時志願入伍,服役於大阪第四師團,終戰時擔任帝國陸軍少尉。不只是緬懷當時,現在的街道和戰時的景象完全不同,令我感到非常驚訝。今年六月,我在WEDGE月刊刊載《李登輝送給日本的話》,第一章標題定為「日本的新生」。因為安倍晉三總理再度拜相,令人有所期待,感覺這二十年來,長期在政治經濟上持續低迷的日本,復甦光茫在望。
今年七月,安倍首相果斷決定容許集體自衛權的行使,美國立刻發表歡迎的聲明。我,李登輝也大表歡迎。這就是導正日本戰後長期以來不正常的狀態,邁向新生的第一步。對於安倍首相的果斷決定,個人由衷表達敬佩之意。說來驚奇,明天正是安倍首相的生日,謹由衷表達來自台灣的祝福,並期待安倍首相更加活躍。
身處這個混亂的國際社會,現在的日本應該如何因應?做為對日本有所期待的友人,我有些話要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美國強化身為唯一超級強權的存在感,做法是避免經濟上的失敗,展現在急速的經濟成長上。一九九一年蘇聯瓦解,從東西冷戰獲勝以來,美國就一直呈現出單極霸權國家的樣貌。然而,二〇〇一年九月發生的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突然改變了過去的國際秩序,這個大事件可說預告了美國單極稱霸時代的終結,以及國際社會開始陷入渾沌時代。
同時期頻繁發生的恐怖攻擊事件,也對金融方面造成衝擊,持續低迷的美國經濟,二〇〇八年因雷曼衝擊(Lehman shock)遭受決定性的打擊,美國已經喪失單獨牽引世界的力道了。不僅如此,當景氣對策成為要務,美國的國內輿論也轉為「領導人對內政應該比外交投注更多心力」的對內傾向,美國發揮主導全球的功能已經遭遇瓶頸了。
過去是美國和日本等先進五國,所謂的G5在推動世界經濟,後來變成G7召開高峰會來決定世界走向。發揮領導功能的是美國,再來,俄羅斯則從一九九七年起加入,變成G8。但是,因為二〇〇八年的金融危機,號稱先進國家的各國實力盡失。取而代之的是,中國、印度、巴西等經濟成長顯著、發言份量漸增的新興國家。而且,加上這些新興國家,G20終於成為國際政治上引發論戰的議題。
這種國際秩序的多樣化,能夠取代美國、承擔統御全球能力並擁有經濟實力的國家或組織,已經不存在了。欠缺發揮主導功能的國家,可以說正是國際秩序的崩毀。就算把各有內政問題、利害殊異的二十個國家聚集起來,也找不出一致的方向。美國政治學者伊恩‧布雷默(Ian Bremmer)就把它稱為「G零」的世界。讓我來說,就是戰國時代的來臨。
以中國為首的新興國家,其經濟實力根本無法繼承美國及其盟邦所擁有的領導地位。達到經濟急速成長的中國,連美國都有呼聲期待它成為新領袖,也就是說,美國和中國的「G2」之意。但是,二〇一〇年九月,正如當時溫家寶總理在聯合國大會的演講一樣,他說:「中國現在還是社會主義的初期階段,開發中國家的地位並未改變。」所以,中國還沒有那種意圖。
而且,要繼承美國主導的布雷頓森林體系(Bretton Woods system)之下成立的國際貨幣基金(IMF)等國際組織架構,中國連領導能力都沒有。雖然說GDP僅次於美國,但因為中國人口超過十三億,所以每人平均GDP不過六千美元,只有日本的八分之一。而且,貧富差距懸殊,以致於僅佔總人口0.1%的富裕階級卻有獨霸41%個人資產的狀況。
貧富差距、崩毀前夕的不動產泡沫化、公務員貪腐、激烈的反日示威等,以及令人無法置信的環境污染;對中國來說,它根本無暇受託承擔國際社會的責任,更遑論維護國際秩序,因為中國連國內秩序都開始動盪了。美國主導的G1時代已經告終,G20沒有功能,G7已成往事,美中的G2變成紙上談兵的話,全球就要迎接「G零」的世界了。美國單極支配的時代已經過去,現正逐漸轉移到幾個區域大國激烈交鋒的世界。
日本面臨的國際社會變幻莫測,特別是西太平洋的主導權之爭,由於中國透過軍事擴張和武力展示,加深了緊張程度,美國也被迫承受沉重的負擔。在這個時代,日本該如何因應呢?
首先要說的是,日美關係這件事變得更加重要。日本已不能再採取讓美國保護的態度了,日美非得成為更加緊密和對等的盟邦不可。還有,應該重新提問的是:要如何運用日美同盟?日本應該扮演什麼角色?對於充滿內政問題的美國,看來已不能抱持太多期待。日本應該思考的是,與美國構築建立在坦率對話的對等夥伴關係,把日美關係的重要性做為前提的同時,有必要澈底重新思考日美同盟的狀態。在這個意義上,今年七月安倍首相果決容許集體自衛權的行使,不只是討美國歡心,也是要讓美國放心。容許集體自衛權的行使,確實會使日美同盟更加穩固,實際上還要關注美方對日本的期待。
如同在座的中西輝政先生所著《霸權的終結》一書所言,就像日本需要美國一樣,美國在某些情況還更需要日本。日本諸位應該對此有所瞭解。
九○年代以來,美國從冷戰結束歷經波斯灣戰爭,高擎標榜著蠻橫「單邊干涉主義」的「舊美國」,直到雷曼衝擊(Lehman shock)導致經濟疲軟不振以前,對過去的不捨似乎綿延不絕。現在的美國正以「新美國」之姿,與多極化世界探索協調的路徑。我認為,現在日本應該做為和美國協調的夥伴,與美國共同貢獻,一起發揮讓世界安定進步的功能。
尤有甚者,對於實力正在衰退的美國,日本可以提供美國追求的功能,所以要利用這個機會,落實過去面對美國未能付諸執行的事。也就是,應該修改憲法,讓日本成為真正獨立自主的正常國家。唯有如此,才能達成安倍首相擺脫戰後體制的目標,是建構「新體制」的正確一步。容許集體自衛權的行使,可以說是一個開端,未來不只和美國,日本還要和菲律賓、澳洲、印度加強軍事關係,必然也可以為台灣帶來良好影響。再來,在釣魚台群島和南海問題上,中國也將不敢貿然行動。從結果來說,讓人對區域穩定懷抱期待。
過去日本遭逢國家危急存亡之秋,曾把西洋文明與日本文明加以融合,造就了明治維新這種世界史上絕無僅有的偉業,從而克服了國家難關。像坂本龍馬一樣的青年們挺身而出,成為引導日本的領袖。根據我的看法,現在的日本,正處於明治維新以來必須進行最大變革的情況,就是現在,應該發動平成維新了。為了改革,做為國家根本的憲法應該如何修正呢?這是當前日本的一大課題。如眾所知,現在的日本國憲法本來是用英文撰寫,再翻譯成日文的文件;也就是說,戰勝國美國為了不讓日本再度與美國兵戎相向,從而強迫日本接受現在的憲法。
其中第九條禁止日本擁有軍事力量,因為如此,日本就把國家安全託付給美國。然而,今天日本就要大幅變革,開始邁步登上新生的台階了。為了真正的獨立自主,日本需要什麼?透過歷史來省思,就無法迴避憲法課題。然而,這個問題不但很少討論,更遑論觸及修憲這個長久以來被視為禁忌的議題;部份人士似乎根深蒂固地認為:「只要有第九條就可以維護日本的和平」。
然而,無視現實、擱置憲法問題、漠不關心,我覺得這顯然是在威脅日本的國家安全。在我看來,歷經六十年以上,一字一句都沒有修改,這種情況毋寧讓人感到怪異。歷史瞬息萬變,不僅日本及其國民所處的狀況因時代變化而有差異,而且日本一直擱置國家根基的憲法,未來難道不會被拋到國際脈動和時代後面、走向衰頹嗎?
在此意義上,安倍首相果決容許集體自衛權的行使,就是邁向安倍政權最終目標─修憲、特別是修正第九條的第一步。擁有武力,並不代表戰爭之意。如同剛才一再陳述的意見,當前的世界是戰國時代。在國際社會,為了不受欺凌,有必要擁有武力來保護自己。根據報導,日本國民之間似乎有批判和反對修憲的聲音,針對這點,希望安倍首相充分向國民說明,務必落實最終目標。
最後,我想為日本諸位打氣,要對日本歷史和文化感到自豪,為了平成維新昂然奮起而充滿希望,現在的日本人一定要恢復信心和自尊。現在的日本人,尤其是年輕人很可憐,他們接受了「日本以前做壞事,是侵略亞洲的壞國家」這種單方面教育,認定日本遭受世界各國的批判,從而喪失了信心。幾年前,我曾經到台灣中部的日僑學校演講。日僑學校的校舍在一九九九年大地震時倒塌,我立刻想辦法協助他們,找到現在的校地,重新建造了校舍。後來接受這所日僑學校的邀請,向學生們發表演說,演講內容大概是台灣在日本統治時代的樣貌。當我問起學生,得知日本的學校教育都教他們「日本殖民台灣,剝削人民,帶來苦難。」那可真是彌天大謊!
我這麼告訴學生們:
第四代台灣總督兒玉源太郎的民政長官後藤新平只用了八年七個月的時間,就把台灣打造成幾乎「相差百年」的近代化社會,從而建構出當今繁榮的基礎。為了台灣的近代化和經濟發展,後藤新平先把欠缺工作能力的一〇八〇位日本官員革職,遣返日本。這種事情,沒有相當的覺悟和決心根本辦不到!就這樣,各領域的秀異專家匯聚台灣,各位熟知的新渡戶稻造,包括在台灣依然像神明一樣受到尊崇的水庫技師八田與一,還有很多才幹一流的日本人為台灣賣命,多虧他們的付出,所以造就現在的台灣。說完這段故事,演講結束後,學生代表高興地說:「今天聽到李先生這席話,信心油然而生。過去走在馬路上,總覺得臉上無光,從明天起可以挺胸闊步了。」我也感到很高興,勉勵這位學生「要加油」!用不著舉出這些例子,我覺得戰後日本人的價值觀發生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令人非常遺憾。日本的各位!一定要早日從戰後的自虐價值觀中解放出來。因為如此,日本人要更加擁有自信,應該繼承民族的精髓,要對從前武士道砌築的不成文規範感到驕傲。如此一來,擁有身為日本人的自我認同之後,日本才能在國際社會中承擔責任。
位於「G零」後的世界,日本正處在十字路口上。日本為了完成求生存的變革,不可或缺的就是全體日本人立志決行,日本人非得擁有自尊和自信不可。其結果攸關東亞更加的穩定與和平,也將為日本和台灣帶來更良好的關係。日本和台灣是命運共同體,日本好則台灣好,反之亦然。
衷心期盼日本邁向真正獨立自主的國家,我就以此結束談話。感謝大家的聆聽。

人類與和平-尋求亞洲的和平-李 登 輝
二〇一四年九月二十ㄧ日 東京
日本李登輝之友會的小田村四郎會長,以及諸位會員、貴賓,還有蒞臨會場的各位,晚安!今天受到日本李登輝之友會的邀請,睽違五年再度訪日,能夠向這麼多與會來賓發表談話,感到非常榮幸。而且,內人與兩個女兒今天也來到會場。我決定到日本的時候,兩位女兒認為「父親與日本的緣分這麼深,卻連一次也沒有陪父親赴日」,所以九十一歲才帶著女兒來到日本。
那麼,接下來就開始今天的演講吧!終戰七十年即將到來,日本和台灣,以及外在的國際情勢都發生很大變化。日本將大部份國防安全委託給美國,由於九一一事件和雷曼衝擊造成經濟衰退,美國在亞洲已經變成無法充裕運用武力的狀態了。今年七月,安倍首相果斷決定容許集體自衛權的行使,美國立刻發表歡迎的聲明。我,李登輝也大表歡迎。容許集體自衛權的行使,不但是擺脫過去完全依賴美國維護國防安全的不正常狀況,也要讓軍事實力被低迷景氣拖累的美國歡喜,還有讓美國放心。容許行使集體自衛權、促成日美同盟更加穩固的同時,就是導正日本戰後長期以來不正常的狀態,邁向新生的第一步。對於安倍首相的果斷決定,個人由衷表達敬佩之意。說來驚奇,今天正是安倍首相的生日。謹由衷表達來自台灣的祝福,並期待安倍首相更加活躍。
再來,為了成為真正獨立自主的正常國家,日本應該如何修正國家根本的憲法?是當前日本的一大課題。這正是達成安倍首相擺脫戰後體制的目標,建構「新體制」的正確一步。如眾所知,現在的日本國憲法本來是用英文撰寫,再翻譯成日文的文件;也就是說,戰勝國美國為了不讓日本再度與美國兵戎相向,從而強迫日本接受現在的憲法。其中第九條禁止日本擁有軍事力量,因為如此,日本就把國家安全託付給美國。然而,現在不但無法依靠美國,日本自己也大幅變化,開始邁步登上新生的台階了。
省思歷史,日本如果思考真正獨立自主需要什麼?就無法迴避憲法課題,尤其是禁止擁有軍力的第九條。然而擁有軍力,並不代表戰爭之意。戰後幾十年來,一直放棄自我保護的國際社會通則,日本這個國家之所以沒有發生致命性的問題,不外乎是美國透過日美同盟提供支援與日本自己的運氣。
人與生俱來擁有戰爭的本能。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以《戰爭與和平》為題,認為戰爭是人在生物學上無法逃避的本能。因為如此,我想用「國家不能欠缺自我保護的力量」做為今天的談話主題。
人意識到自己作為無法分割的個體,生命的存在只有一回的時候,就會成為行為主體的個人。此時,才能面對不同於自己的其他所有人,可以開始區分他人與自己,進而和他人擁有共同的生活經驗。這樣一來,將個體的自我意識做為核心的同時,就可以客觀地掌握住自己所面對的世界。因此,產生文化、創造歷史的人格就有了前提。
如果運用宗教上的象徵,可以用「樂園」和「喪失樂園」來表現這個過程。如同舊約聖經創世紀開頭的記載,用開天闢地來講述這個分離過程的故事。神用分離和區隔對混沌太虛賦予秩序,以創造天地;神分出光明與黑暗,用水把蒼穹分為上下並打造天幕,最後在乾涸之處用水隔開海洋與陸地。直到透過分開彼此的混融,才出現時間,創世紀開頭所記載的「最初」時間於焉開始。唯有在發生光與暗、上與下、男與女的分離過程時有所領悟,永遠的一體性才會停止。
如此一來,創世紀第一章告訴我們,在神的創造行為裏,分離成為自我認同的前提,並讓時間經驗成為可能。就這樣,做為人類古老神話的象徵,因為在個人生活史裏反覆彰顯生命原理,就可以瞭解它擁有相當實際的意義。藉由分離自我認同、自我意識、時間的歷史經驗,以獲得做為自己的勇氣,這是自由與不自由的反覆。
即使在伊甸園的東邊,人也不曾停止做為神的創造物。在那裏,人的生存不止是戰鬥,也是神所應允的遊戲,不止是嚴酷的勞動,也是神的贈禮。如此地,能夠做為個體享受生存的喜悅,人自己才能與相異存在的他者共同生活。不只如此,也才能打開與自然共生的視野。亦即,自然同時也是神的創造物,擁有有限生命;與其說是期待自然生命的無限性,無寧說是為了保護自然的權利而意識到探求人類管理的責任。就這樣,做為所有生命根源的基礎,透過與神的相遇,人既生而為個體,就被允許與所有生命共同生存。
在此,以個人為例。我在十二歲的時候離家,以前吃飯的時候,母親都會在我面前盛滿家裏販賣的上等豬肉,或是把我抱在膝上,對我百般寵愛。然而,我在感謝母親疼愛的同時,也感覺這樣下去是不行的,將會失去自我,所以下決心離開家庭。雖說如此,一想起母親聽到呵護備至的兒子要離開家庭,一定會很難過,於是心生一計,撒謊說:「待在三芝這個鄉下,一定考不上學校,所以想到淡水鎮上用功讀書」。所以,我就離開家庭了。剛開始住在老師家裏,接下來寄宿在朋友家裏。在外借住搭伙的我,行為舉止不能和家裏一樣,真正經歷了「寄人籬下矮三分」的生活經驗,並學習到與他人互動。
十二歲的我離開家庭和家人,選擇寄人籬下的共同生活,可以說是身為人的本能選擇。當人的自我形成時,就必須和兩種根源性的衝動搏鬥。也就是說,隨著脫離共生環境走向分離的慾望,以及想要接近保護自己的對象進而結合的慾望。
透過這種「人是什麼?」所瞭解的,在個人生活史裏反覆彰顯生命原理,這是分離與結合的反覆,也是自由與不自由的反覆。在討論人類與和平之前,必須談到人類如何思考戰爭與和平。說戰爭行不通、戰爭是不得已、戰爭非打不可的人,很多論調都只是好發議論的價值判斷,我們必須思考的是,怎麼做才能落實現實世界的和平。
我認為閱讀托爾斯泰撰寫的《戰爭與和平》,他的想法是有所助益的。托爾斯泰在《戰爭與和平》這本書談到的幾句話,他在結尾裏有最重要的思考。
「我很清楚地體悟到,歷史事件的發生原因並非理性的理解範圍所及,數百萬人相互屠戮、五十萬人被殺的事件,不應該把人的意志當成原因。數百萬人為何會互相殺戮?從創造世界的時候開始,大家都瞭解那不論在肉體上或精神上都是惡的。
然而它卻是必然的需要。人類相互殘殺,就像蜜蜂一到秋天就會互相殘殺,雄性動物會彼此殺害,因為那是在踐行自然界、動物學上的法則。除此之外,其他答案都無法回答這個恐怖的問題。」如此一來,托爾斯泰對戰爭的觀察,清楚說明了人是什麼,相反的,這也可以適用在思考人類對和平的想法。
托爾斯泰提到蜜蜂法則,一到秋天完成交配,就會故意把只有群聚飽食蜂蜜的雄蜂殺掉。我也關心這個法則,我到台灣南部視察的時候,剛好拜訪養蜂場,所以向主人確認過。一到秋天,雄蜂真的會被殺光,不論俄國和台灣,蜜蜂的行為都是一樣的。也就是說,是蜜蜂的本能引發這些行為。
同時,人類也有為了生存而被迫犧牲的例子。日本東北有「KOKESI」這種人偶。我常常問日本來的客人:「KOKESI是男的還是女的?」他們幾乎都答不出來。
KOKESI是數年遭逢一次欠收和飢荒的東北地方做出來的人偶。荒年的時候,沒有食物充飢,自然必須決定有限的食物要給誰吃,男孩子未來是家裏的幫手,女孩子則不是。如此一來,被選為減少扶養對象的人就是女孩子了。所以,KOKESI(子消し)也就是除掉小孩的意思。為了安撫女孩子的靈魂,因此製造出有祭祀意義的人偶KOKESI。當然,KOKESI的起源好像有各種說法,我從人類生存的本能進行思考,覺得這個說法最符合實情。
追求和平是多數人的想望。然而,正如托爾斯泰在《戰爭與和平》中闡述的想法一樣,想到人是基於什麼本質的問題,想要適用前後一致的原理、原則,則是不可能的事。可能的只是從具體狀況中探索和平的條件,如此一來,就不能輕易地說戰爭行不通、戰爭非打不可了。在現實的世界,有必要思考和平如何成為可能。要言之,所謂的和平只是不打仗的狀態。而且,就算讓戰爭從世界消失是困難的,但戰爭畢竟是例外情況,對世上大多數的人來說,只有和平才是現實的日常狀態;很難實現的是棄絕戰爭,而非和平。
當然,問題就在於要怎麼做才能實現和平。為了和平,思考應該廢棄所有武器,這又將變成無法實現的烏托邦式和平。相反的,思考不用武器威脅就無法維持和平,則放棄戰力就是放棄以武力做為自衛的手段,只是讓自己置身在被侵略的愚行。因此,有關和平的討論,其實不是和平本身,而是圍繞在爭論實現和平方法的歷史。
國家是國際政治的主體,各國只要為了國家的存續而行使權力,國家間的合作關係就只能侷限在某個範圍。相對於國家內部的社會,只有國家是擁有強制力的主體,以暴力為後盾,政府才能執行法律,但國際社會則非如此。國際政治並不存在可以對個別國家行使強制力的執法主體,只要不存在可以託付行使防衛權的主體,各國除了自我武裝維持存續之外,別無其他選項。就這樣,各個聲張主權的國家擁有軍隊,國際政治就持續存在對抗的世界。
如此一來,所謂「被國家分割的世界」裏,其政治就是擁有平等主權的世界各國追求國家最大利益、反覆權力鬥爭的過程,即使訴諸法的支配或正義都沒有意義。法律或正義是屬於國際政治領域的觀念,國際關係則被視為是與善惡正邪無關的領域。國家的上位不存在實效性的支配,這種國際政治的基本特徵現在依然沒變,而且不存在可以讓國家委託防衛權的國際組織,從而不論跨越國境的貿易和人的往來如何擴大,都無法保證不靠武力就可以保衛國家。
考慮國際政治的安定,如果不能把各國間的抑制、威嚇、「均勢」視而不見,就不能排除用武力做為政策手段的必要性。人類歷史是不同組織集團的反覆分合,古今中外並無區別。最後,所謂歷史的發展,就是記錄組織和共同體的興衰和輪替;更微觀來審視,則是記錄組織的掌權者之興衰輪替。
剖開歷史斷面即可瞭解,組織或共同體的幸與不幸、繁榮與滅亡,都受到領導人強烈的影響;領導人擁有的能力與承擔的條件,同時左右著組織的興衰,歷史上成為決定興亡關鍵的事例所在多有。
一九九六年,台灣舉行歷史上首度總統直選。這是改變過去的間接選舉,由國民用自己的手選出來的方式。中國對這場民主選舉深感不滿,就在選戰方酣時以演習名義向台灣近海發射數枚飛彈,很顯然,這是中國對台灣不放棄武力的恫嚇。對此,我透過電視演說告訴人民:「飛彈彈頭是空包彈,我已經備妥幾套劇本了,不必擔心。」結果,動搖的民心獲得平息,安然完成選舉。
如果當時的我畏懼中國的飛彈,宣布延後投票、頒布戒嚴令,那就完全中了中國的詭計,而且無法獲得人民的信任。我深信,正因為透過堅定的信念和手腕進行對抗,才能夠實現民主選舉。日本周邊環境越來越充滿火藥味了。置身這種情勢之中,規範國家根基的憲法明定不保持戰力,就是自己放棄生存,或是必須把生存權交到別人手裏。所謂的保有戰力,並非就是戰爭的意思。身處渾沌的國際社會之中,為了不受欺凌,擁有自我保護的戰力是必要的,這是國際社會的常識。
我在總統任內也很關注軍備提昇。因為我們無法依賴日本或美國,為了維護台灣的生存,我們非得自我防衛不可。台灣向美國採購F16戰機之後,社會黨的土井多賀子黨魁曾經來台。她似乎認為台灣不宜購買戰鬥機,數小時沒完沒了地問我:「為何要買戰鬥機?」我從頭開始懇切說明,告訴她:「保護國家是總統的責任。妳知道自己的國家必須自己保護的道理嗎?」從那次以後,她就沒來過台灣了。
位於「G零」後的世界,日本正處在十字路口上。日本為了完成求生存的變革,不可或缺的就是全體日本人立志決行,日本人非得擁有自尊和自信不可。其結果攸關東亞更加的穩定與和平,也將為日本和台灣帶來更良好的關係。日本和台灣是命運共同體,日本好則台灣好,反之亦然。
衷心期盼日本邁向真正獨立自主的國家,我就以此結束談話。感謝大家的聆聽。



我只有一個地方有意見
美國不是走向衰弱而是走向不同面貌
美國依然世界超強、而且是獨強
(之前文章介紹過未來學大師托福勒所定義
權力由三種要素組成
知識、暴力、財富
美國三者兼而有之
尤其在知識領域超越群倫)
之所以有人覺得她不強
那是因為她內部權力結構變化導致她對外的政策看來不怎麼樣
簡單說那是歐巴馬的問題
(歐巴馬會崛起實在也是共和黨政策讓社會經濟的強者越強
弱者需要國家利益分配轉向
但是過度注重內政
美國傳統外交利益受到忽略
已有美國有智之士提出嚴厲警告)
2016如果是希拉蕊入主白宮
那美國在國際間力量展現的手腕的細膩、強韌
會證明美國依然在地球稱霸
不論美國是不是世界霸主
我要提醒那些喜歡大聲疾呼美國已經沒落中國已經取而代之的『天才』
美國在世界各地
日本、歐洲、中東、中亞等等任何地方
他們的利益是美國人一尺一寸自己打出來的
看看二戰、韓戰、越戰、波灣戰爭、、、、、、
人家憑什麼會讓出自己的利益
尤其憑什麼會讓出給中國
中国要奪取人家的利益
就要真槍實彈去打啊
憑中国人自己喊崛起喊強大喊得很爽人家就會讓你?
還是老話一句
自慰有益身心健康
手淫過渡就容易精盡人亡
尤其天天意淫人家妻女
還大聲嚷讓唯恐天下不知

等人家老公烙人帶傢俬找上門來時就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