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3日 星期二

權力的轉移!

看李登輝老先覺(不是老仙角,上篇寫錯)的演講
除了佩服的五體投地
只有對美國的看法不同
我堅持的看法
現今世界中美國的力量依然無與倫比
因為美國在知識的層面佔盡優勢
要說明此論調所以舊文新貼
略為修改
不離本意
總之
對美國的看法這些年來不曾改變
也還沒有看到要改變的證據

                                                        (以下文章開始)

小弟不才曲曲在下在青澀歲月時期(1990年代初期)
讀到未來學大師艾文托福勒的『大未來』這本書
(大未來,什麼爛翻譯!Powershirt 應該說是 權力的轉換
當時的我就像瞎子遇到神醫被治好恢復光明
發現世界原來如此遼闊雄偉無邊無際

而我這隻井底青蛙爬出爛泥水井
發現了天際無窮無盡並不覺得自卑
只覺得興奮開心又充滿期待
在托福勒夫妻介紹的美麗新世界裡
我認為台灣的也有充分的條件走向充滿希望的未來
(那是李登輝掌政、阿扁還是明日之星的時代)
雖然還是國民黨執政
但當時 反抗者的精神、靈魂、意志都顯得美麗、強韌、無畏!
簡單說就像太陽花學運時那群學生所帶給你的感動
那種純粹、單純但是絕對誠實、絕對偉大的心靈
以這樣的心智對世界
雖然落後但沒有悲觀的必要

當然事情走到今天
我們知道
想像是美麗的、 現實是殘酷的
台灣不幸給無知無能又無腦無雞雞的死宦官爛太監奪權把持
墮入黑暗年代
變成了已經落後沒有逐鹿天下的力氣、勇氣、志氣
我們現在的杯具生活是何等悽慘......
就像你的床前有這種美女
卻找不到藍色小藥丸來幫助
不喜歡洋妞的看下面這張
因為太過悲哀不再多說廢話了


介紹這本偉大的好書 Powershift
這書主要是說世界的權力是如何轉移
由過去的工業時代進入資訊時代
權力的變化
而權力由三個元素構成      
金錢  暴力  知識
而在未來的世界裡權力將越來越需要知識來穩固暴力與財富

首先
托夫勒以第一次波灣戰爭說明人類正式全面進入資訊時代
美軍從越戰爛泥裡重新爬起來
新一代的軍官檢討過去的失敗
推動了以知識為導向的軍隊改造
到了1991年的中東沙漠裡
美軍已經不再是龐大呆滯只講究暴力的戰爭機器了
而是一整套可以思考、能夠改進、隨時回饋的知識系統
美軍在波灣戰爭中重新定義前線
突破天氣、地理、數量的限制
在極速中完敗敵人
數十萬大軍一百小時內移動了幾近不可能的數百公里
科技讓工業化的大量生產
昇華成資訊時代的精準毀滅
第三波知識戰士徹底擊垮守舊無知的獨裁者
宣告了人類的新時代
總之
知識改變了暴力的原來面貌

財富更是需要越來越專業的知識才能獲得
看看2001的網路泡沫 和 2007的次貸危機
除了人性貪婪恆古不變之外
網路世界席捲人類所有生活模式的巨變
而全球化的生活讓金錢光速般的移動
一切的一切都說明了知識的力量
將殘忍的淘汰所有跟不上時代的知識匱乏者

而托福勒在書末描述了當時世界的三極 日本 美國 歐洲
各自詳述了這三地在知識層面的優劣
然後問大家
這三『國』演義將誰勝誰敗
最後他幽默地自答(他的幽默感很冷)
:我們問錯了問題

國家不再是未來世界的主要參賽者
全球鬥士才是!
這世界將是全球鬥士的樂園!!!

什麼是全球鬥士?
他提了一個很有意思的觀點
何梅尼(九零年代伊朗的實質領導人)下達一道追殺令
叫激進回教徒去追殺一個小說家魯希迪(應該是這名字)
因為何梅尼聽說(他不可能看過)這傢伙寫的書侮辱了先知默罕莫德
而重點是這位作家不是伊朗人是個英國人
所以何梅尼是無視於任何國際條約、法律、慣例
這個超越了國家界限的動作
讓舞台一舉提升到全球性
(後來的賓拉登就是這種精神的極致表現)

也就是說國家機器慢吞吞的舉動
不能限制住全球鬥士的活力
反而只是全球鬥士的絆腳石
所以精英鬥士們將繞過國家這種觀念限制
自己創造出另一個沒有規範的舞台

不論好壞
不管你喜歡與否
我們已經進入那樣的世界了
這世界不是艾文托福勒發明的
但他以他的觀察歸納研究的心得勸告我們
---------我們這堆痲痹到沒注意到世界已經天翻地覆的人們
你的生活已經再也不一樣了
如果你還不知道要去適應世界的巨變
那你就準備像宗痛負裡面那隻西告邦伯馬惠帝死人妖一樣
被活埋進墨守陳規、不知變通的歷史土石流中去吧!

當時的我
天真無知又可愛的年輕的我心想
我們台灣不就是最適合這世界的品種嗎?
靈活、不在乎規則、勇敢接受挑戰、、、、、

只是遺憾的
 讀過這書多年後
世界強者越來越強
領先群大幅領先
落後者已經看不到他們蹤影
遠遠被甩在世界的盡頭了

而台灣
至少一大部分的台灣
沒有樂觀的條件
沒有掌握這本書所列舉的適應者該有的生存之道
這不只是領導位置上的無知死狗的錯誤施政
也是台灣社會環境忽視知識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