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6日 星期三

廖添丁行動

小江看著小王跟一個秘書型熟女親親熱熱地道別
然後小王嘻嘻哈哈地對她做了飛吻的動作
等到秘書轉個彎人看不見之後快步在他身邊坐下來
小王看小江的笑容
『笑什麼?忌妒還是羨慕啊?』
『不!是佩服,每天都要應付不一樣的女生
我真的佩服你
其實我比較想知道你每天這麼累會不會叫錯名字,』
『不會啊!
怕叫錯就學黃義交每個都叫Baby就好了
不過重點是你根本搞錯了
你這種問法表示你以為我在演戲
我才不是玩玩而已
你抱持著玩玩而已的心態
再怎麼偽裝還是會被識破
你要跟人交往
就是要真心
真心誠意才是重點
其他的就是表達
你是要問我跟這些女人來往怎麼做
才能這麼無往不利,對吧
簡單啊
你要用對方聽得懂的方式去講話啊
每個人的生活環境、成長經歷都不一樣
你要去瞭解啊
真正重點其實也不是說話反而是傾聽
你會聽到重點
然後反應才能讓她們開心』
『太精闢了!太高深了!』
『錯!是太普通了!人們永遠忽略最普通最簡單最基本的部分
好了,心理學說到這裡夠了
要我開課教你把馬就擺桌拜師
現在告訴我進度』
『有你大師加持還有什麼問題呢?』

小江和小王合作之下
已經成功地入侵目標電腦了
小王用好幾年時間摸熟了中狗狗民黨的各個組織的架構
也想盡辦法去親近了其中各主管的單位
通常小王會去認識主管的秘書、會計、資深助理
不一定是要勾引上床
而是相熟到完全沒有戒心
小王的社交技巧與反應能力
讓在一旁觀賞的小江佩服的五體投地
完全不認識的人在一小時之後會變成他失散多年的兄弟
冷若冰霜的櫃檯晚娘面孔職員會在見面三次後讓小王坐在身邊耳鬢廝磨
更別提什麼大樓門房警衛、打掃歐巴桑、便利商店小妹了
小江幾乎覺得只要小王想要,
他沒什麼地方進不去也沒什麼文件拿不到
最讓小江驚訝的一次
是小王在立法院跟一個斯文秀氣與火辣爆乳兼具的立委助理相熟之後
躲在立院十來天
在小江的支援之下
兩人弄到了一輛調查局的電子偵防車

在馬陰狗上任之後大量加強對言論自由的鉗制
所以花了一大堆錢來購買電子設備
然後這些東西都用國家機密層層隱瞞
小王膽大包天潛入立法院
騙過助理藉由立委權限偷看公文
更進一步偷改公文
行政院送來的申請是購買兩輛電子偵防車
小王在立院這頭駭進立院管理部門
把數字改成了三輛
然後自己亂掰了一個軍事情報局第九特別偵搜組
裝的神神密密的
等級改成最高機密
任何人前來過問都用一個白眼把人趕走
一副你層級太低沒資格問我的表情
就這樣蒙混過關、偷天過海成功

小江永遠記得一個行政院駐警過來查他時
(小江永遠沒辦法像小王一樣隨時切換角色
不論扮演誰都入木三分沒人懷疑
小江第一次跟他走進行政院難免緊張
那不自然舉動立刻引來警衛盤問)
當時站在一邊的小王把皮夾翻開一晃(皮夾只有駕照)
然後一個嚴厲甚至憤怒的表情
就讓警衛立刻後退離開
兩人順利進出行政院篡改資料

狗民黨的立委根本不管告症負送來什麼案子
看都不看就蓋章過關
小江還怕在野黨有人認真查
把在野黨看的公文中通通改回兩輛
就這樣國家出了快一億去買了一輛車
送給一個不存在的單位
小江、小王則穿上軍服(小江是少尉、小王是士官長)
大大方方到製造車廠簽收領車
弄到了一件神兵利器
現在小江小王的所有通訊都可以輕易抹去足跡
也可以輕鬆偷聽偷看到所有想竊取的通訊、電郵等資料

今天就要實施計畫的第一步了

選舉就在眼前
按照狗民黨優良傳統
在最後幾天就要發下軍糧了
大量的紙鈔由運鈔車直接送達
鋪在地上可以躺在上面睡覺
聽說有些人真的爬上去過癮
爽到做夢也會笑的快樂

沒有狗民黨黨證你就不知道這種快感
在狗民黨最囂張的年代有些議長還會叫霹靂小組來家裡守著
荷槍實彈、全副武裝
叫人民保姆守護住不要臉的贓款、守住自己繼續爽四年的門票
這就是中狗狗民黨的善良、正直

總之小江、小王已經準備好了
跟小王親近的女朋友們紛紛告訴他二十七號前後都會忙到不行
那幾天不能約會了
小王也沒空陪他們了
小江的工作已經準備就緒
只等最後一個環節:匯款
狗民黨用十數個海外人頭公司、空殻帳戶
把數以十億計的軍糧傳到數十個議員指定的帳戶裡
那通常都是地方小漁會、農會
不但在議員家族、幫派的勢力範圍之下不怕被舉發
提錢出來時也比較不會被看見

而狗民黨中央黨部發錢的一定是最被黨信任的人物
實際上這人根本不是外界所知的大掌櫃
而是擔任長年主席特助的徐德立
不知情的人以為是這人終身都當小咖
事實是此人的重要性超越中央投資公司裡面所有人
而小王早就調查清楚了
並且『深入』權力核心
親近徐德立的秘書小姐
一個四十幾歲條件不差卻始終嫁不出去的小姐
點燃她長期被壓抑的熱情
小王有點羞怯又有點自豪的跟小江回想這段的時候
帶著有點內疚的罪惡感
當時先是瘋瘋癲癲地弄得熟女秘書看到他就會不自主地笑得花枝招展
然後小王學了喬治克魯尼那種深沈、憂鬱、自嘲又玩世不恭的眼神

對着她淺淺淡淡柔柔地一直笑
讓事情如野火燎原般快速爆發
小王還跟小江說
『我記得是急診室的春天第二季的最後一集的最後一幕
就那副迷死人的眼神
不要說女人
連男人我都受不了想跟喬治克魯尼上床了』
那種眼神使出來
就天下無敵了
小王想的是用這大絕招殺傷力真的太強了
強到他提出要到辦公室去做、、、、、
熟女秘書都一口答應
他跟她在桌上時
小王打開了電腦
熟女有點防備地緊張問泥要幹嘛
小王笑笑點youtube放了一首老情歌
Phil Collins 的 one more night

『放慢點、太狂野了!我會受不了』
『討厭啦你』
熟女沒看到小王把一支隨身碟插進電腦
因為她眼睛被小王用領帶矇了起來
好了、說到這裡小王就說夠了、回憶到此為止
再下去十八禁十九禁通通都禁
不能講了
重點是小江從此可以自由進出狗民黨錢櫃電腦
狗民黨花了幾百萬建立的防火牆成了燒給死人的紙糊牆

就在狗民黨發錢日的此時
小江坐在政府出錢的電子萬能車上
就在黨部外不遠的立體停車場的十二樓
就等徐德立財神爺按下enter鍵
小江已經接管了整棟樓的電腦系統
送出錢的目的地原本是全台灣一百多個不同戶頭
至少中央黨部內的他們眼中看來的確如此
但是實情是錢並不往那一百多個帳戶奔去
而是轉向小江指定的戶頭
海內外數十個人頭帳戶
黨主席、徐德立按下密碼之後
匯錢程序開始
數十億元跑起來的聲音超級悅耳
坐在駕駛座的小王突然放音樂
是Mission  Impossible

小江因為他奇特的幽默感笑了起來
明天開始狗民黨將為了這不見了的巨款開始一場腥風血雨





ps 
黃義交是親民黨當年的一號人物
把馬子手段高明
因為交往人數眾多
所以每個都喊Baby
這樣就不用去記名字或不用怕叫錯名
真是政壇的高人異士

黑金橫行時代
真有地方議長叫霹靂小組來家裡守衛
只是不是小說中的買票日
是議長家裡開賭場
賭資過大
怕萬一出事不好看
所以就警察來顧著
此事千真萬確
而且是国民黨執政的美好歲月發生的